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萧白最讨厌两种女人,一种是花痴到满嘴乱撒口水的女人,一种是在街头喝得烂醉的女人!

现在他还要加上一种更甚的,在街头喝的烂醉,还花痴到极点嘴角淌着口水抱着他的腿,死活不肯松手的——男人!(HE,温馨小白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白,闵经艺 ┃ 配角:沈合,黑瞿 ┃ 其它:校园,轻松,年下


  ☆、第 1 章

  萧白最讨厌两种女人,一种是花痴到满嘴乱撒口水的女人,一种是在街头喝得烂醉的女人!
  现在他还要加上一种更甚的,在街头喝的烂醉,还花痴到极点嘴角淌着口水抱着他的腿,死活不肯松手的——男人!
  这个男人穿的正儿八经,领带打的井井有条,别致的衬衫袖口闪亮的钻石袖钉简直要闪瞎他的眼。
  他还要参加聚餐,OMG,这个大叔是从哪个屎坑里爬出来的!但遇上醉鬼纠缠他只能认衰!
  明明素不相识,萧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裤腿上湿哒哒一片口水哇。嘴里还喊着[不要,罗睿聪,你要是和我分手,我就死给你看!]这是哪个电视台外拍的八点档整人节目吗?
  一些女生捂着嘴,暗笑的从边上擦肩而过。总之,萧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连环三脚,那个男人依旧像块烂泥巴糊在他裤脚边。[欧吉桑拜托你看清楚,谁是那个JB罗睿聪啊]他蹲下来,抽着那醉的不像人样的男子红似烂苹果的脸颊,迫于街道如同原子弹纷纷射来的x光线,简直瞬间能烧个人。
  最后一脚狠踢过去,终于男子闷哼一声,呜咽着倒在一边,惨不忍睹,从西装口袋里滑出个钱包。本来萧白不想管这个屎货,但一见钱包,他大脑登的冒出个惊叹号。[哎...]
  最近很穷。但他还不至于众目睽睽下抢劫。 但是手却不由自主的伸向那个皮质上等的鼓鼓钱包,他本来打算联谊时认识个女生,住个几天,至少吃住暂时不愁的,现在泡汤了。
  鬼使神差的扣开那个吸铁扣,里面的宏观再次亮瞎他的眼,虽然是处于晚间,但是这个钱包仿佛比太阳更加让人觉得刺目,堪比救世主的圣光。
  [靠,这精英男。]萧白有时真觉得社会真他妈不公平,想到暑假拼死拼活打工才自己勉强凑齐大学学费!
  逮着他的衣领就吼[老子问你住哪里!]那男人大概一时间被吼醒了几分,盯着面前凶神恶煞的少年,结结巴巴道[风华棠北]
  一直拖拽到路边,这八点多,逛街约会的女人尤其多,一时间打不到车,萧白眼见明明自己打的车却往前开到了不远处两个长腿妹子的前面,以往,他也不会介意,奈何,今天边上有个醉鬼,他提着这个醉鬼在女生没上车前拦住去路,拍着车窗喊。
  [你找茬啊!没见我刚招手啊!]横眉竖眼,本来瞳孔就比一般人小,吊眼梢,现在看着更骇人,女生一时退了几步,司机摇下窗子。
  [ 小瘪三,你很拽啊,我爱载谁载谁。]
  [妈的,你叫谁小瘪三。]虽然在学校的确是不良分子,但被人直呼这还是头一次,刚想发飙,身边那个摇摇晃晃的醉鬼喷着冲天酒气吞吐道。
  [这位叔...到,到风华棠北x栋。]
  那司机上下打量这个男子,突然不再说什么难听的了,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一句。
  [上车吧。]拖着那个又醉过去的男人上了车。七绕八绕到了目地区附近,车费都快八十多了。
  [喂,你是不是绕路了!]
  [ 小伙子,我只绕了一条道,你不知道西街口那堵得让你能尿**吗?]妈的,萧白头一撇,颠了颠钱包,算了,反正又不是我出钱。
  [biji,biji...]一阵小鸡电音响起,萧白瞧了眼来电显示。
  [喂,沈合,今晚聚餐去不了了!]电话那头嘈嘈杂杂,就像早上五点批发菜场的吆喝声,沈合已经在喝了,不满的嘟囔道[你又不来,上次也是,你今晚住哪!九点门禁,好歹回学校公寓啊。]
  不听他废话,萧白掐断电话,笑话,今晚难得逮着个醉鬼,好歹给他送回家,拿些钱还要讲?
  绕过湖区,车一直开到x栋下,萧白环视了周围,糙,还真他娘的好地方啊,我都忘了,上次电视上说什么本市最金贵的别墅地带,就是讲的这地。
  从钱夹里抽出一张整百[不用找了。] 司机不客气的接过,还别有含义的勾起嘴角,看着这两人,不知道往哪里想歪了。
  [看什么看!]
  [快滚吧,小瘪三,下次别让我见着你!]
  说着车子呼啦一下子从两人身边擦过,卷起一阵灰。
  继续拍着那个黏在自己身上的醉鬼,[喂,醒醒,醒醒,钥匙有没有。]
  [809771]
  [什么?]那个男人迷糊说完便双手穿过他的脖子,整个身子勾过去,[睿聪,你果然和我回来了!]
  萧白双手扯着他肩胛骨[放开,放开,]最后没办法,在铁门边输了密码进了别墅院中。 硬拖到门口,里面门竟然没锁,屋子黑乎乎的,点开灯,萧白又愣住了。[妈的,客厅比他十个宿舍大!]
  将人扔下,从皮夹里抽了整三十张,也是够歹的。又拍拍那个男人的脸[我好歹送你回来了,要是糟了坏人,你可不是损失这点钱了。]
  将钱塞到运动裤口袋里,吹着口袋拧门就要走。倒在一边的男人突然扑上去。
  [睿聪,你别走。]
  [一起洗澡,明天我可以送你去学校。]男人急切的抓住面前少年的手。萧白傻了眼,嘴o起来口哨也停止吹奏,不可思议的憋出几个字眼。
  [啥?你是那种人?]]说实在的,虽然这男人声音沙哑听起来还真有点小性感。不过他萧白还没重口味到这个地步,现在想想,怪不得刚刚那个司机用那么恶心的眼神注视着他俩。
  他向甩开烂泥巴似得,挥开那个手。[喂,欧吉桑,别恶心我,就算你全身整容成凹凸玲珑的大美人,我对着你,也打不出炮啊!]
  闵经义虽然已经二十七,但也不至于被眼前少年形容的欧吉桑那么糟糕,他带着银边眼镜,平时是很有魅力的一个人,难得失心疯也就这么一次。这次显然醉的不轻,扯开领带,喘着粗气。
  [睿聪,你厌倦我的身体了吗?]
  [啥?]
  萧白觉得不能再呆在这了,敢情有钱人脑子都有些不正常,但是那只手又转袭他的双腿,衬衫已经解开大半,露出明晃晃的胸膛。
  [糙蛋啊,造毛啊!]一张放大的脸忽然袭向自己面前,萧白愣是吓出个死鱼眼,直到双唇被攻击,胡搅在一起,口腔充斥着酒臭。
  死鱼脸危险的眯起来,一脚踹开男人,[你眼瞎到天国了,谁是那个狗屁罗睿聪!]
  [算了,看在钱的份上,当被狗咬了]说着,一根根掰开那抓住自己的十指,猛地甩门就走。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糟糕透了,男人的嘴竟然贴上来了,呕...在别墅区外的大道上吹了十几分钟凉风,萧白才缓过来。等了半个钟头才来了辆夜间出租车,一看手表都十点了,只得直接去市区。[算啦,开个房间把小婼约出来好了。]想到那个骚到不行的小婼,浑圆的屁股,刚刚的噩梦早一时也就忘到九霄了。
  闵经义醒来时已经是早上八点,手机上炸满了电话,以及短信,宿醉的他还有些头晕脑胀,胡乱抓着头发,眼镜什么的早就被踢飞在老远,地上的钱夹胡七遭八的散着,信用卡一张没少,现金全部不翼而飞。
  [遭贼?]站起来将身上大开的衬衫扯下胡乱的扔向一边,眯起眼,他是A.E五星级酒店的董事,现在已经看不出昨晚那糟糕透顶的狼狈神色了。闵经义当然也还记得醉酒后的事,而且是一清二楚。
  [那个死小子!]
  也怪自己怎么就在路上胡乱抱个人就认为就睿聪呢,想到罗睿聪,他心口宛如刀绞。那个遇到更有钱的,就毫不犹豫的踹开自己的小浪蹄子。
  不过现在他更想将昨夜的死小子杀人灭口。 自己也是经常上电视杂志的人,昨晚形象真是毁于一旦了!他迅速钻进偌大的淋浴间,冲了澡,裸着身上了二楼,在衣帽间换着衣服,顺手打了电话给秘书车旬。
  [车旬。]电话那头像是终于找到人似得,急切的呼声[董事长,昨天一天,您都到哪里去了!.....]底下是无限的汇报汇报....
  闵经艺在几条花色繁复的领带中挑寻今日的配饰。[啧,车旬,你怎么三十几岁就已经像是迈入更年期的老头一样啰哩八嗦的。]
  [君华的董事说今晚务必赏脸一起吃饭。]
  [怎么,又要推销他那个丑到堪比驴脸的女儿?]
  [....]
  [你为什么不随便编个借口搪塞过去!]
  [董事长,已经很多次了,糊弄不过去的...]闵经艺深深叹了口气,作为商业合作伙伴,有些事也不是都无可匹敌,有钱就能太任性也是看形势的,何况他才接手没多久酒店。他的老子早就跑到外国左拥右抱的享福了,约了个时间,他看了下表,时间还充裕,还是先出去吃个饭吧,不然晚上对着那个丑女,他是甭想吃得下饭了。
  走到玄关处,一个暗绿的长方卡片吸引了他的视线。捡起来随便看了眼,便顿住了。这是一张学生证。 [圣湾大学一年级,萧白....]
  萧白在软香温玉里醒来,小婼细白的双臂缠绕他腰间,又厥过屁股伏在他身上。[你还真他娘够浪。]狠捏了一把软肉,将她掀翻在下,女生连连告饶。
  抬头一见挂钟[糙!九点了!]又旷了方老头的课,将女生抛下,急速穿起衣服,就走。
  [萧白,下次还找我呗。]
  [你那阳萎老公把你空虚的,瞧瞧你那什么欲求不满的脸!]说着不留情的进了浴室随意冲一冲,看也没看一眼床上的女人,就走了。
  圣湾大学不是什么名门学院,而是和北高一样出了名的坏学生的聚集地。萧白被方老头戳着脑门就骂,路过许多学生纷纷掉头。[你这样下去,现在不如就出去打工,学习不学,还旷课,玩女人!你以为我不知道,昨天风纪委员见到你搂着一个女人进了xx酒店,我是管不着你,要不是看在你死去的父母面子,你死了滂在河上我都懒得看你一眼!]
  萧白翻着死鱼眼,忍着没发怒。嘴角不屑的撇道[你老拿我父母说个什么事!作为以前的邻居,我小时候是受你照顾,既然我现在这么不中你意,以后你也管不着了!]
  [畜生!]方老头被主任室里其他人强拉进屋,对于萧白,大家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萧白吹着口哨迈去了教室。
  沈合一见他的臭脸就损[你又惹的那可怜的老大爷发狂啦!]
  [滚滚滚。]
  [萧白,周一要打卡的!]
  [打个JB啊。]一口气将身后的班长喷噎着,萧白已经成了新生中有名的不良分子,甚至在周围几所高校都有些名声,有些女生就爱他这一类,总是私下里找他玩,他也难得有免费的包吃包住包玩,何乐不为。
  [萧白,三年级的伙你下周去北高干架。]
  萧白接过沈合扔过来崭新的书本,上面印着心理健康,[怎么,三年级又被人打的鼻青眼肿回来了?]
  [你不在,三年级就像群死鱼,胡乱干架,没头脑,昨晚被北高包抄围殴了。难得他们肯认你为头头,你好歹出口气。]
  萧白翻开第一页书。“心理与健康,第一课,爱情。"
  [什么鬼东西。]他翻着吊着眼梢,看着嗒嗒进门来的丰满**韵味的女老师,眼睛一亮。[学校里什么时候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女老师?]
  沈合无语的叹了口气,[这门课都上了半学期,也难怪,今天你第一次来上这个课。]
  等课结束,两人搭伙去了学校餐厅,不少女生过来和萧白打招呼,也有不少是冲着温柔笑脸的沈合的,老实说,没有沈合在身边,一般人见着萧白都不敢接近的,看上去就像是个恐怖分子。
  第二餐厅女生多,两人端着餐盘找个空桌子,立马有两个女生坐到边上。沈合像是想起什么似得。
  [萧白,昨晚聚餐有个你肯定喜欢的类型,极品漂亮,可惜你没来。]
  一提到昨晚,萧白脸一白,翻动着盘里的黄金咖喱饭,不停地搅得像盘黏糊糊的恶心的东西,就像昨晚那个黏糊糊的屎货。
  不过倒是拿了三千块,一个月生活费倒是解决了。萧白掏出钱夹晃了晃鼓鼓的钱夹,[今天不是周五吗?潇洒下。]
  沈合盯着那平日里总是瘪瘪的钱包[你发财啦!]边上的女生立马黏上去,[去哪里欢啊,带上我俩呗。]
  萧白这才注意这两个女生,姿色太过一般,他将视线转向沈合,[我们下午去北高,那边女的够辣。] 边上两个女生闻言,哼了声,端着餐盘自觉的走了。
  说到眼前的沈合,其实是个温柔型的男生,比萧白大一岁,两人干架的本领都是一等一的厉害,分在一个宿舍,平日里志趣也相同,经常一起活动。                   
作者有话要说:  

  ☆、第 3 章

  不过沈合家在本市,有父母在身边,在学校还不像萧白这么自由。两人在宿舍打了会电玩,沈合的电话就不适宜的响个不停。
  [喂,哦,妈,做什么?]
  电话声音不小,萧白也听得到,里面的女人声音虽是中年声,却是很温婉的声线,[小合啊,今天周五,回来吃饭啊,你爸爸今天也回来的。]对于自己妈妈这么满怀的关心,沈合一般难以拒绝,他扭头看了眼萧白,踢踢他的脚,低声问[今晚怎么办?]
  萧白无所谓的努嘴,[回去呗,又不是一次两次了。]里面的女人又说了什么,挂断电话后,沈合说[我妈让你这周也去我家。]
  萧白翻着白眼,[这次我不去,你妈总是逼我吃黏米红豆汤..]一想到沈合母亲热情的一进屋就会拉他去桌边吃甜汤,他胃里就一阵翻滚。
  [好吧,那你下周要去哦。]
  [知道了,知道了。]不耐烦的回道,沈合简单的收拾个包回头道[三年级今天好多不在学校,你一个人可不要去北高惹事,随便找个认识的女生打发两天好了。]
  萧白挥挥手[快滚,快滚。]
  五点多时,萧白放下电玩,外面乌云滚滚压向天际,但是又迟迟不下雨,看得人干着急,也不知道出去好,还是等雨下来干脆在宿舍上网好,他又不喜欢打伞,唯独套了个外套,才出了宿舍公寓。
  也是,周末还一个人憋在宿舍,那是傻子才干的事,他萧白从不缺温柔乡。周围离圣湾这最远一点的就是北高,走近道的话,一刻钟能到,公交车一块钱,十分钟就能到。
  他迈着步子,从裤兜掏出包硬中华,难得吃好点的烟,也是托于昨晚意外的收获。这条近路要穿过大学城的大片植物园小道,路边不少长椅上有情侣抱在一起。萧白很帅气,脸蛋足够吸引人,一米七八身材也不矮,所以不少女生会扭头看他,那些男朋友怀着怒意注视着他,一直到他走到北高后面的大街上,这些敌意才消失。
  等他还没进北高,身后长巷不知什么时候堵了一群人,有人手里还捏着弹簧刀,程亮骇人,天上也蒙起小雨。
  萧白看了眼天,咂了砸嘴[这两天还真他妈的不顺。]
  带头的男生身上穿了不少环,圣湾大学不怎样,但是北高更是垃圾中的垃圾学院,管理更是差,有钱就能进,混个毕业证书。
  [萧白,好小子,昨晚你学长刚被打的屁滚尿流回去,今天你就一个人来为他们报仇吗?]
  萧白往地面磕了下马丁靴,怒目道[大爷今天没空理你们,大爷等着上你们学院一些小学妹。]
  [妈的!]带头男子先是冲上来拳头就砸,萧白掏出插在裤兜的手,反身一脚回旋踢在他下颚,好像听到一声不小的骨裂声,后面的四五个男生一见虽然有些害怕还是一涌而上,本来,这几个人萧白不在话下,在踢到最后一个人时,拿起掉在地上的折叠小刀,踩在其中一个男生手腕上。
  男生龇牙咧嘴,直呼[痛痛痛... ]
  [拿这个小孩子玩的小刀,你找茬?]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啐了一口,转身就想走,却没想到身后一把明晃晃的刀抵在腰侧。
  [黑瞿来了!]
  身后那股无声的气息的确不容小觑,萧白猛地蹲下,一个侧腿扫去,面向身后人敏捷躲开,一袭黑风衣,眼神冰冷的黑瞿捏着有小臂长的定制短刃在身后。
  这个黑瞿,也是新生,说来,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听说是个很厉害的家伙。[黑瞿大哥,像昨晚那样,将这小子四肢打断扔在圣湾后门!]
  黑瞿冷冷的扫了一眼萧白身后躺倒一片的人,[废物,滚。]
  那些男生很怕他,纷纷爬起,往巷外跑去。
  [萧白。]他嘴里念了一句。
  [叫你爸我做什么。] 萧白干架从不动刀子,黑瞿看了一眼,也将刀子扔在一边。
  [我知道你嘴巴厉害。]
  萧白捏紧拳头,看来有些乐子寻了。两人身手都敏捷,互不相让,都多少挂了彩,一时间也分不出个胜负,不过黑瞿惯使刀子,也许拿刀,萧白会处于弱势。两人对于伤口都无动于衷,直到巷后不知谁喊的,警察来了,两人才住手。
  [切,妈的,谁这么多管闲事!]不管是真是假,两人还是没再动手。
  黑瞿下腹被萧白狠毒的拳头砸的不轻,直直单膝磕在地上,啐了口血,雨越下越大,淋在黑瞿身上,虽然受伤,眼神却看不出狼狈。
  萧白盖上帽兜,往远处走了,也不管他死活。但萧白清楚,自己也不好受,他的肩胛骨到后背也生疼,也没心情出去找乐子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到一个车棚下,里面早已经没有车辆,他扑通坐在下面,这没什么人来的地方,多了一丝凄凉,萧白擦干嘴角漫出的一丝血,眼神幽冷,看不出带有什么感□□彩,连之前的骇人眼神在此时也平静了。
  帽衫湿透了,糟糕透了,也爽极了,拳头砸在身上却觉得很舒服,这样的痛感最后能麻大脑五脏,一片空白的感觉好极了。
  他小时候双亲就去世了,在亲戚家四处留住一段时间,没少受过欺负,受过的伤,十个手指头掰二十次都掰不过来,十五六岁便开始独自生活了。
  这又算什么。因为没有多少闲钱买药去医院,所以不能受伤。即使受伤,轻微的对他来说比蚂蚁咬一口都不如。
  他看着面前的路上,疾驰穿梭的车辆,什么车都有,漂亮的流线型跑车在朦胧的雨中停下来。
  闵经艺直直的注视着蹲坐在雨棚里盖着帽子的男生,穿的还是昨晚的那件衣服,看着手中车旬找来的资料,错不了了。
  [偶遇落单小狗。] 嘶哑的声音在上方响起,萧白抬起湿润的双眼微眯眼疑惑的看着站在面前的西装笔挺的男人。
  [是你!]
  闵经艺诧异的看着这个男生,之前那悲哀的眼神是自己的错觉吗?因为此时萧白又变得一副炸毛警惕的模样。
  [你还记得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 4 章

  [像你这种**,也没见过几个。]话外音就是,我只见过你这么一个**,而且还是不久前才见过面,怎么忘得了。
  [你出手真不是盖的,三千块,一分钟扫进自己口袋。闵经艺掏出手机中播放的昨晚门前那段视屏,里面的情形高清的播放着。
  [我家一楼有监控。]
  [你什么意思。]萧白扯下帽子倐的站起。身高貌似比闵经艺矮了一头,不过气势倒很强势。
  [如果,我将这个视频送到警察局,或者发布到你们大学论坛上,你说你会有怎样的下场?]
  萧白的脸一阵白,也许是忽然的大暴雨天,气温陡降,他身上衣服单薄,给冻的,[那又怎样,我送你回去,拿些好处再正常不过了!]
  [谁教你送人回去,就得翻人钱包,你家人都这样教唆的?]
  [干你屁事!]萧白暴吼一声,一把推开身前逼近的人 。
  [我是野生的!怎么,没有家教,连上学费都勉勉强强交,你们这些有钱人,住那么高档的别墅,少个几千块,龟毛个屁啊!]
  [你嘴巴还真歹毒。]闵经艺语气缓和下来,资料上并没有说明萧白双亲的事。
  [我无所谓钱。]萧白听他那样说,便扭头想走,有点冷,还是找个认识德尔女生来温过这个周末吧。在跨出第三步时,泥水溅到靴子上,星星点点,闵经艺注视着那湿透表面的鞋子,忽然道。
  [要不要一起吃个热餐。你请客。]
  步伐伫立,萧白吊着眼梢,不屑道[我为什么要和你吃晚饭。]
  闵经艺料他会那样拒绝,晃了晃手机。[恐怕,你没有什么理由回绝。]
  [你说不介意钱。]
  [我是说不介意钱,可没说不介意你这种犯罪行为。]
  [糙。]萧白又盖上帽子走过去,双手□□口袋。
  [我车在那边,]漂亮的进口跑车,萧白也不跟他客气,直接拉开副驾驶的门。
  目的地直往西街的 A.E五星级酒店,外界的评价是神秘、高级和昂贵的A.E,尤其三楼的西餐厅这个时间点几乎坐满了老外,看来食物确实很棒。既然要去那里,闵经艺没有真的让萧白请客的意思。
  闵经艺问他吃什么。 [随便,只要关于红豆的东西。]
  [看来你很讨厌红豆。]
  倒也说不上讨厌,但是萧白还没理由到和这个才见第二次的人谈论自己的喜好。车子里飘散着淡淡的香水味,萧白不懂这些,觉得男人擦香水太他妈叽歪了。
  到了A.E奢华高雅的门前,萧白止住了身子,怒道[你是想挖苦我吗?还是想凸显你有钱人的身份?]
  闵经艺发觉到他身上的衣服半湿,不是正装,的确要不是自己在身边,萧白离大门五公分远大概就会被保安轰走,但是他是A.E的董事也,不会有人拦他俩,但现在看来萧白就像只龇牙咧嘴全身毛炸起的猫,已经没有想进去的意思了。
  [我带你去换身干净衣服,去你喜欢的地方吃好了。]
  [换什么换,习惯了,一会就干。]萧白想到什么似得,[你和我出去只能吃地沟油烧的小白菜,你吃不。]闵经艺无畏的耸耸肩[随意。]
  跑车又绕回了靠自己学校圣湾后面的是优化科技大学,那条大道后面有大型超市,超市边有美食一条街,价格便宜,花样繁多,连那种五颜六□□素质的碎碎碗冰,一年四季都能卖的火热,下雨天照样热闹。
  跑车在超市停车场入了位,因为美食街离得不远,闵经艺看他走在前面,年轻人嘛,步伐也迈的太快了。
  萧白挤入街口,虽然人与混杂,但显然是消费水平不足的学生居多,闵经艺已经被许多人像看怪物似得盯着了。
  眼见人挤人,伞挨着伞,光顾着躲避,眼一抬,萧白就轱辘没了身影。他有些慌乱,但也只有那么丁丁点,因为这个地方,他还真的从来没有来过,抠着脚趾头也能知道啦,住在风华裳北的,哪个不是数一数二的有钱人?
  闵经艺的眼镜打了不少雨滴,一时间又找不着人,站在原地,被来往的人,推来挤去,呆若木鸡。
  [喂。]
  翻着死鱼眼的萧白,尖尖下巴映入眼前,两人都湿透了,萧白呼了口气,无奈的拽过闵经艺的手臂。
  闵经艺才醒过来,他自己都有些愣住了,一开始明明是自己处于主导地位,到这种地方,萧白却如鱼得水,也是,熟悉的地方嘛。
  [服了你了。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啊!]说完拉着人横向穿过几个烧烤摊,走到一个店门,看上去比外边摊要上些档次,挂个大牌,优华牛扒城。
  闵经艺笑着看他[这里看来很贵哦。]话里显然挪揄之意更甚,萧白不甩他,只是认真的拿着手机不知道噼里啪啦按个什么。]
  然后嘘了口气,[还好赶上了六点之前的。]
  [什么?]
  [团购啊,反正那三千块我是不打算还你的啦。]将人拖入餐厅,在收银区递上手机刷了二维码。
  [请问几个人?]那女服务员有时也太不长眼,萧白刚想冲动骂一句[你眼是掉地上了?]明明就两个人站你面前。但是闵经艺却快一步看了他一眼,手放在他湿漉的头发上,礼貌的微笑道[两位,谢谢。]
  眼前这个女服务员立马脸一通乱红,周围的其他服务员也注意到了这个优雅的年轻男人。
  萧白不喜欢牛排,所以他单点了常吃的草莓披萨,其他团购套餐里的东西全堆给闵经艺。
  闵经艺看着面前十□□岁的男生,吊眼梢,瓜子脸,鼻子高挺,长得非常帅气,除去那双一翻就经常变成死鱼的眼睛以及暴躁脾气,应该算是个不错的人。
  切了一块牛排,闵经艺嚼了一口,嘴就抽搐了,恐怕连脸都抽起来了。 牛排难吃,而且闵经艺没注意那是辣酱沾着,脸色变得怪异非凡。如果要形容,闵经艺在脑中大概比拟了下,就像是擦着劣质辣酱的烂皮鞋,当然,他没吃过皮鞋就是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 5 章

  [你有病啊,抖个不停。]
  [难吃。]闵经艺不客气的放下叉子,端起边上送的一杯颜色怪怪的说是西瓜汁的东西,一口下去,又顿住了,灰着脸将就着喝了一口,便不动了。
  萧白午饭在学生餐厅吃的不多,难得吃点好的,面前这个男人却不动了,虽然这是69.9的团购套餐....
  [你难道没吃过学生餐厅的菜?比起来,这里简直是人间美味。]
  [至少我学校不是这样]萧白挑着上面的草莓,眼也没抬,对于闵经艺的言行看来已经习惯了。
  [你怎么找到我的,你吃饱了撑的,来找我就为了这顿饭吗?]
  [不是,我是想让你忘了昨晚的事。]
  [什么破事啊,你要是指我入室顺手牵走钱的事,我现在就忘了。]
  [不是,我指马路上...]
  [哦,你是指你和那个罗睿聪搞同性...]说着说着萧白发现周围不少人注视他俩,声音低了不少问他[你俩搞一腿的破事,与我何干。]
  [睿聪和你一个学校,也是大一新生。]
  萧白停止手中那些草莓利索塞入口中的动作 ,脑回路忽然一转。[你说的罗睿聪不会是那个学生会副主席,穿着名牌到处显摆的那个垃圾男吧。]
  闵经艺一听这话,本来是要发火,但是出于公众场所,他皮笑肉不笑的说[你骂谁,也与我无关,就别牵扯到他。]
  萧白见他这么袒护那个死歪唧男,虽然没照面,但是对于风纪的人,他一个也不爽,[反正是与我无关啊,只要别弹到我哪根脑神经犯到我就是。]
  但他是风纪新员 ,萧白是不良少年,迟早会碰车。
  闵经艺掏出手帕擦了擦手,看来是真不打算再动筷子,[我就知道你迟早会知道这事,会威胁他,所以,说吧,要多少钱,你就不会与他摩擦出麻烦。]
  闵经艺已然十足认为萧白是那种吊儿郎当,不劳而获的人了。
  [有几个钱就JB拽啊,]萧白也不吃了,将那拆的乱糟糟的披萨挑到一边,忽然嘴角勾起个大弧度,笑的令人发毛。
  [我不要钱,不过我就问一下,我很好奇你那句"你难道厌倦我的身体“是什么意思。]十足变成了头上长角的恶魔样子,饶有兴致的反逼闵经艺[你要是老实告诉我你是上面还是下面的,我或许会无视他也说不定。]
  闵经艺今天的步伐已经乱了,他垂眼低眉没有回答。
  [哦,哈。]虽然萧白不是同性恋,但那种事也见多了,平日里没把到妹,他与沈合两人看片激动时,不知互相帮x了多少,但他可对男人没兴致。
  只不过眼前这个男人看着就不爽,凡事都拿钱说事,吃个饭还挑三拣四。既然你认为我是那种人也无妨啦,我就偏偏做那种人更恶劣的人给你看。
  [你不说也无妨啦,你陪我睡一觉就是了。]故作轻松的挑衅道,萧白还有点心虚,我去,万一来真的我真能真枪实弹硬的起来吗?不不不,往这方面想本身就已经歪门邪道,走火入魔了。
  [好。]闵经艺起身,扣开了最上面衬衫纽扣,大概是有些湿,紧贴着不舒服。
  [现在就去我家。]
  [啥?]萧白觉得自己刚刚真的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大嘴巴随便那么一说,这男人。
  他硬着头皮杵到他身前,低声道[喂,大叔,我可是总攻。]
  这样说他肯定能懂吧,但是闵经艺摘下眼镜放回西装口袋,面不改色又说了一个字[好。]
  喂,喂,难道那种圈子,1,0无所谓吗?萧白只得硬着头皮,掏出手机,胡乱翻着,又想打电话给沈合约出来,让自己好找个台阶,故意开溜。但是这个时间点,打扰他和家人聚餐,萧白还没到那种智障地步。 自己平时又总是惹事,其他大三的学长恐怕都在哪个温柔乡里拱着。
  一直上了车,萧白还浑浑噩噩,闵经艺看着那副模样,有些想笑,哼,死小子,言行可不一致,倒是觉得萧白有些可怜了。
  车子依旧往风华裳北方向疾驰,雨势渐弱,萧白总觉得很困,身上一阵寒一阵冷,但他从不在人面前示弱,直到车子绕进别墅区内,萧白已经意识迷糊的睡去。
  闵经艺怎么也拍不醒,才发觉他有些异样,抱着他进了屋子放在沙发上,进了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缸的热水,这小子,身子这么虚啊,都发烧了。
  [我都成你爸了。]说完又有些发笑,萧白十九,他二十六,怎么可能,有这么个儿子还不操碎心。顺起萧白贴在脑门的刘海,将他湿衣服扒下。
  [这小子..]运动衫拉链拉开,里面什么都没穿,这可是深秋,不冷吗?看到萧白身上的伤,他愣住了。
  淤青有深有浅,闵经艺按了一处,萧白微睁开眼,囔嘟着哼了句[找死啊,]颤颤巍巍想爬来,刚起身,嘴里一甜,便吐了口血,连他自己都呆住了,单手撑在沙发上,捂着胸膛。
  闵经艺找了件厚风衣,披在他身上,本来想抱他到车上,奈何萧白太抗拒,只能钳制住半拖着往地下车库,将人甩进去,赶往市区医院,车子超速行驶在道上,幸好雨天路上车不多。
  萧白抓住他的手,恶狠狠道[我不去医院]
  [疯子 。]闵经艺不理会这个疯子。
  [我身上只有三千多。]萧白眼梢撇下,气若悬丝般的无力转头看着窗外。
  闵经艺急打方向盘,到了医院,直接进了急诊室。萧白昏昏沉沉被推进了里面做检查。半个小时候一个男医生走出来告诉他[肺部轻微出血,高烧,总之问题不算大,住院两天天看看情况。]
  闵经艺叹了口气,那男医生转过身子朝向他[你是患者什么人?他身体素质是不错,不过身上那些伤不会是...家暴?]
  欧,天啊,闵经艺大步走到他面前,说道[医生,我看上去是那种十恶不赦的歹毒人吗?]
  医生白了一眼他,[有些人表面上是看不出来有多坏,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说不过他,闵经艺只得无奈的坐回长椅,难不成睡在里面的小子就看上去很和善?角色明明颠倒了好不好,那小子才坏透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小药罐 by 荒淮 下一篇:惩罚蜜恋 by 千木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