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内容简介:

  【娱乐圈爽文,禁止一切形式转载,盗文必究】
    韩东是群演,兼职看相,预知力爆棚,测姻缘神准。
  某天他算出圈内大金主与自己“姻缘相配”,作为纯种直男,他不惜在金主面前自毁形象,装傻X,装龌龊,怎么讨人嫌怎么来,生怕人家瞧上他。
  你以为金主会适得其反地看上他么?那你就错了。
  韩东折腾来折腾去自己反倒动心了,又开始千方百计挽回,结果之前演技太好,傻X形象深入人心……


  内容导读

  一个流氓、腹黑、擅长看面相、且有梦游症的吊炸天小受。
  一个前期正人君子、后期属性由受定的娱乐圈大金主小攻。
  演绎了夫夫携手在娱乐圈翻云覆雨,称王封神的一段佳话。
  本文秉持着一贯的爽歪歪风格,笑料百出,真情满满,精彩不断。想看JQ的来这里,想看内斗的来这里,想甩开膀子爽一把的更要来这里……


  第1章 接地气。
  
  早上六点半,天刚蒙蒙亮,北影制片厂门口就挤满了前来等戏的群众演员。几乎是清一色的男人,而且各个都很土。他们有的踮脚探头焦灼四顾,有的神游物外目光呆痴,还

有凑在一起斗地主打发时间的……
  唯独一个人。
  他淡然自若坐在一个小马扎上,头发全部向后梳起,扎成一个拉风的兔尾巴小揪揪。大冬天只穿了一件碎花领的白衬衫,一条带窟窿眼儿的牛仔裤。看着青春逼人,不修边幅

,却做着完全不搭调的事——看相。
  “大师,我特别敬仰您,听说您老神了,看姻缘看得贼准!我特意从铁岭坐火车过来找您,没想到啊,您竟然这么年轻!”
  韩东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道行深浅不在于年龄,在于悟性。”
  “对,对,大师说得对,我这种外行啥也不懂。不过我纳闷了,您怎么在这种乱哄哄的地方给人看相啊?”
  韩东幽幽地吐出三个字,“接地气。”
  “哈哈哈……那大师您快帮我看看,我的婚姻能不能幸福美满一辈子?”
  韩东眯着眼睛仔细一瞧,这男人山根有横纹,左侧还有暗斑,注定要离婚啊!想是这么想,但他不能这么说。因为此男眼皮薄,人中短,嘴小紧绷,表面大大咧咧,其实敏感

脆弱小心眼儿。真要这么说了,不给钱怎么办?
  “您与您的爱人一定会携手相伴一生的。”韩东语气诚恳。
  不料,刚才还毕恭毕敬的中年男人一听这话,脸色陡然一变,“你的意思是我跟那个败家老娘们儿还离不了了?”
  韩东,“……”
  敏感脆弱的中年男人果然开始摩拳擦掌,“老子忍她大半辈子了,为了离婚我把菜刀都架脖子上了,她就是不肯离!本想来这求个心安,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一句话把老子

后半辈子幸福给断了!”
  韩东心中咆哮:你倒是早说啊!!
  “有事好商量。”韩东挺客气。
  中年男人更气愤了,“看相还能商量?”
  韩东正要解释,突然瞧见戏头从北影厂门口走出来,要“派活儿”了!韩东那股子大师的稳重劲儿立刻不见了,拎起马扎就往那边冲。
  中年男人一把拽住他,“你干嘛?还想跑?”
  “撒手!我得去接戏了。”
  “接戏?原来你是演员啊!行啊!拿老子练手是吧?”
  “谁拿你练手了?我这是兼职!兼职懂么?”
  “我就没听说过看相的兼职当演员!”
  “看相的怎么了?看相的就不能追求梦想啊?”
  中年男人咬牙切齿,“瞧你那个逼样儿,还梦想?我看你就是江湖骗子!今儿老子不揍你一顿,这张火车票就算白买了!”
  
  第2章 他的毛病特别多。
  
  这边已经打起来了,那边的一群人却毫无反应,都忙着向戏头推荐自己。
  戏头也是群演出身,但在这群人中间已经算个腕儿了,他对周围人的巴结和自荐毫无回应。傲慢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一圈,像点牲口一样的从里面挑选出符合条件的,“你,

你,还有你……其余的散了吧。”
  选上的如中了头彩般屁颠屁颠地跟着戏头走,没选中的只好继续漫长的等待。
  李尚刚到这,就看到韩东与中年男人扭打的一幕,因为不了解情况不敢贸然上前劝架,就拽过一个人打听。
  “那边打架的是谁啊?”
  “就是每天在这跟我们一起蹲点儿的哥们儿。”
  李尚皱眉,“那他挨打了,你们怎么不管啊?”
  “管?为什么要管?我连自己都管不过来!再说了,每次戏头挑人,十有八九都会选他。哪怕就一个名额,只要他在这,别人就没戏。”
  李尚打量了韩东一眼,个儿高腿长,身材条件极好,大概被选中也得益于身材。至于脸,说不上来帅也说不上来丑,但是非常有辨识度,基本看了一眼就能记住。
  “你们就是因为这个才不待见他啊?”李尚又问。
  “也不是不待见,怎么说呢,这种人不能深交。”
  李尚来了兴致,“为什么?他这人什么样啊?”
  “他啊?说起来毛病就多了。一是花心好色,流氓不正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女朋友了。二是喜欢吹牛逼,整天自我感觉良好。三是慢性子,磨磨叽叽,你越着急他越给你拖

着。四是心眼儿多,特会算计,一般人对付不了他。五是神神叨叨,就跟通灵了似的,有时候他看人、看事特别准……”
  还没说完,爆料者就起身朝门口冲去,“又有戏头出来了,今儿的活儿还真不少!”
  那边“苦战”的韩东瞧见一群人涌到门口,急得直朝中年男人爆粗口:“操尼玛的,给我撒手!”
  一瞬间中年男人真被韩东锐利无比的眼神唬住了,但很快就缓过来,又把韩东拖拽到了更远的马路上,两个人又是一顿撕扯。
  韩东虽然年轻腿脚利索,但体型差跟那摆着,中年男人粗壮的手臂轻而易举就把他抡甩起来。本想来个过肩摔,结果没摔到地上反而摔到了护栏上。韩东的衬衫撕了一个大口

子,牛仔裤的窟窿也穿进扭曲的钢管,导致整个人头朝下倒挂在了护栏上。
  中年男人一阵粗喘,感觉差不多了,直接掉头走人。
  “我操!放我下来!老子贴个符让你进医院你信不信?”
  韩东一边叫嚷一边挣扎,无奈衣服被勾得死死的,不仅没挣脱下来,反而把衬衫下摆胡噜到了脸上,腰身暴露在寒风里,两条大长腿高调地扬在空中。
  
  第3章 条条“躺枪”。
  
  一辆豪华的私人座驾在马路上缓缓行驶,坐在车上的人是中鼎影视公司王牌监制梁景和一个刚入行不久但背景很硬的女演员陶允允。
  梁景做过监制,做过导演,出过不少名作,圈内权势自然不用多说。但是这一次,他不得不破例开尊口叮嘱陶允允。
  “这部片子是王总亲自策划,主要角色都是他定,压根没导演的事。女一号你就别想了,里面有一个比较讨喜的角色,能不能争取下来,就看你今天的表现了。你要知道,王

总从不单独见演员,今天我是以聊电影为由才争取到半个小时。”
  陶允允牙齿轻咬着艳红的嘴唇,“那……王总有没有什么特殊爱好?”
  “特殊爱好什么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他是一个特别简单、认真的人。就算真要潜规则,也潜不到你头上。”
  陶允允还是不放心,“那他总有讨厌的东西吧?你跟我说说他讨厌什么样性格的人?免得我到时候触到雷区。”
  梁景想了想,谨慎地说:“第一,他讨厌花心好色、流氓不正经的人,虽然是针对男性的,但你也要保持端庄得体。第二,他讨厌爱吹牛逼,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你一定要注

意低调谦逊。第三,他讨厌慢性子、磨磨叽叽的人,你最好说话办事利索点儿。第四,他讨厌心眼儿多,特会算计的人,你最好不要表现得太精明。第五,他是无神论者,最讨厌

神神叨叨的人,千万不要发表迷信的言论。”
  陶允允脑袋都大了,“天啊,要求太多了吧?”
  “这还多?”梁景撇撇嘴,“你知道他对男一号的身型要求么?身高1米80,臀围102点9,大腿长58点5,小腿长51点7,多一寸少一寸都不行。”
  陶允允瞪大眼睛,“不是吧?这么刻板?”
  “没办法,理科出身,对数据有种**的执念。而且电影里男一的动作戏和腿部镜头相当多,又是大制作,画面精细,相当强调视觉效果。”
  “那他干脆直接找模特好了。”陶允允说。
  梁景哼笑一声,“你以为我没找过么?问题是模特里都挑不出一个!这段时间选角选的我啊,满脑子都是数据,基本一眼就能扫出你的三围。”
  “真的假的?”陶允允保持怀疑。
  梁景自信满满地报出三个数,“93、62、95.”
  陶允允捂嘴,“你……你这是遭到多大折磨才能练就人眼扫描仪啊?”
  “我怀疑他就是存心跟我过不去,这么逆天的身材去哪找?180的身高怎么可能长出110的长腿?怎么能达到103的臀围?就算这两条都达到了,58点5?51点7呢?就算放在模具

里长也未必能长那么精准吧?简直就是闹……闹……”
  梁景正对着车窗外哀叹,突然脸就白了。
  护栏上出现两条倒挂的大长腿,腰身的裸露完美地凸显了被仔裤包裹的性感tun部。180、102点9,58点5,51点7……要不是有眼眶拦着,梁景的眼珠子都蹿出去了。
  “快,快从前面拐弯,给我绕到旁边车道上!!”
  
  第4章 数字控。
  
  “我翻,我翻,呃……”
  韩东呼哧乱喘地折腾了好半天,终于一个跟头栽到了地上。迅速翻身而起,迈开大步朝北影厂门口跑去。
  可惜,戏头已经带着第二拨人走了。
  韩东恨恨地朝地上啐了口吐沫,等到一次机会多不容易啊!有的人在这熬了几天,都未必能接一个活儿。而且剧组都在七八点钟开工,这会儿基本上已经招完了。
  韩东正要走人,突然瞧见不远处一个小伙子朝他笑。
  “新来的吧?”韩东问。
  李尚点头,“是啊,刚才听一个人聊起你,就想认识认识。”
  “怎么聊我的?”
  “他说你人品不好。”
  韩东挑了挑眉,“那你还要跟我认识?”
  “因为我人品也不好。”李尚一脸坏笑。
  韩东抽出一颗烟,暗示李尚帮自己点上,一边抽一边问:“想在这混?”
  李尚点点头。
  “那你就跟对人了。”
  韩东揽着李尚上了马路,很快就从旁边的路口拐了。
  等梁景的车开过来的时候,韩东早就没影儿了,梁景还不死心地让司机在周围转了转,都没看到韩东的影子,急得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
  “人呢?人哪去了?”
  陶允允在一旁试探性地问:“什么人?”
  “刚才,就在这,在这个护栏上,一个人头朝下挂在上面。那个屁股,那两条大腿都是王总想要的!我还高兴呢,怎么就……”梁景唏嘘不已。
  陶允允尴尬地问:“是不是你最近为了选角的事操劳过度,出现幻觉了?”
  梁景突然看到了什么,疾走几步来到护栏旁,猛的揪下来一块撕裂的牛仔布,上面还缠着乱七八糟的线头。
  “绝对没有错!”梁景扭头朝司机说,“你把允允送到公司,我有事先走了。”
  陶允允惊呼:“不要!没有你在我会紧张的!”
  梁景已经飞跨过护栏奔到几十米开外了。
  ……
  因为提前到了十多分钟,金主未回,陶允允被请进他的办公室静候。
  刚一进去,陶允允就被琳琅满目的表盘震到了。大到三米多高的摆钟,小到纽扣般的精致怀表;早到清朝的“大八件”,晚到最近的潮流新款……再往里走,长五米高两米的

表架上都是价值不菲的腕表。
  陶允允扫到一个网眼镂空手表,没有指针只有网眼,蜂窝煤都比这看得明白。
  再一回头,电脑屏保都是三个圈的诡异表盘。
  这还不算什么,陶允允突然发现,房间里到处都是数字。明着的,暗着的,就连水晶灯的吊坠上都有数字,站到正中间抬头看,又是活生生的大表盘啊!她感觉自己进了一个

游戏间,正在玩“数数这里有多少个表盘”。
  除此之外,还有印着摩斯密码的开关,罗马数字形状的水杯……
  陶允允暗暗咋舌,这个男人对数字痴狂到了何等**的地步啊?!
  现在想想男一号的选角要求,突然就可以理解了。
  
  第5章 神回复!
  
  钟表的滴答声在耳旁错落交织,就像密集的鼓点,一下子把心跳逼上了快节奏。
  陶允允大脑高速运转,不停地默念着梁景叮嘱她的那几条。要端庄,这个没问题,现在她大气都不敢出。说话办事儿要利索,这么多表针催着,哪敢磨叽一秒钟啊?至于迷信

言论,她自己都不信这一套,完全不在担心范围内。
  谦逊低调,不能太过精明,这两条才是难点所在。
  正想着,门突然开了,一个气度不凡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你好,我是王中鼎。”
  两个人握手的那一刻,陶允允眼前绕出无数光圈。
  王中鼎很少在公众前露面,所以陶允允对他的相貌一无所知。在她的固有印象里,一个数字控的领导应该戴着厚厚的眼镜,表情僵硬刻板,官派十足。
  然而眼前的王中鼎一身钛灰色西服套装,线条硬挺利落,气韵醇正阳刚。
  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钢!硬!高!矜!
  更让陶允允意料不到的是,王中鼎虽然没有笑,但他的目光很随和。
  “请坐吧!”王中鼎说。
  陶允允紧张感减缓了不少,坐下之后,杏核美眸对着王中鼎忽闪个不停。目光灵动却不放荡,表情乖顺又不失端庄,演技确实不错。
  不过,王中鼎只关心一件事,“你怎么不说话?”
  “等您先说。”
  “不是你要过来聊电影的么?”
  “哦哦,我才想起来。”陶允允露出娇憨的笑容,“一紧张就给忘了。
  王中鼎淡淡一笑,似乎陶允允这股子简单纯粹劲儿对他很shou用。
  “王总,您这里的钟表真不少啊!”
  “这只是一小部分,大多数都在家里。”
  陶允允瞪圆眼睛,“啊?我以为只有摆出来的这些。”
  “不光摆出来的,还有一些融到装修里了,比如你身后的背景墙。”
  陶允允早就猜出背景墙上的四栏液晶屏是异形表盘了,却摆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这是表么?我完全看不懂啊!”
  王中鼎指了个简单的,“那你看出这一排盆栽摆出的是方程式么?”
  陶允允重演了一遍刚发现时的惊讶,“不是吧?”
  王中鼎又是一笑。
  随着王中鼎脸上的笑容增多,陶允允那谦逊低调、简单淳朴的戏越演越精彩。王中鼎点哪哪是惊喜,说什么什么是高大上。而且方寸拿捏得非常好,谨记梁景叮嘱他的“干脆

利索”四个字,见好就收,时间没到就爽快地告别了。
  梁景寻人无果再次折返,刚到公司就看到陶允允从大厅门口走出来。
  “怎么样?”梁景问。
  陶允允笑容满面地摆了一个OK的手势,“聊得非常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梁景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快步朝王中鼎的办公室赶去,结果刚到门口就被助理拦住了。
  “你不用进去了,王总让我转告你,他是不喜欢精明人,但不意味着他一定喜欢傻逼。”
  梁景,“……”
  
  第6章 多么重要的戏份!
  
  韩东带着李尚去了他的临时住所,两个人边走边聊。
  “你都演过什么啊?”李尚问。
  韩东说:“我演过的,那就多了,翻拍的西游记,我就在里面演了个重要的角色。”
  李尚一下来了兴致,“什么重要的角色?”
  韩东眉毛一挑,“你猜猜。”
  李尚看过那部电视剧,但是因为里面都是牛头马面,没几张正常的人脸,所以猜起来挺有难度的,不由地嘟哝道:“重要的角色……肯定不是孙悟空……”
  “虽然不是孙悟空,但和孙悟空有密切关系!”
  李尚一惊,“不会是六耳猕猴吧?”
  “我所谓的关系不是指像,是指有对手戏!”
  “还有对手戏?”李尚朝韩东投去艳羡的目光,“演孙悟空的可是一线演员,你竟然能和大腕对戏?你不会演的是东海龙宫三太子吧?”
  韩东摇头,“再猜。”
  “牛魔王?太白金星?太上老君?托塔天王?二郎神?妖怪?……”最后连铁扇公主都差点儿逼出口,韩东还是摇头。
  “你说的那些角色都是提前审批的,我是群演,临时招的,能演那些角色么?”
  李尚想想也是,“那你演的是什么啊?”
  “我乃花果山美猴王身处险境时请出来的重量级救兵,没有我他就玩完了!”
  “你……你演的不会是金箍棒吧?”李尚瞠目结舌。
  韩东一拳头扫过去,“你特么才演金箍棒呢!”
  李尚笑得咳嗽,“那……那演的谁啊?”
  韩东不卑不亢、掷地有声地说:“我演的是大圣爷吹猴毛时,第一只蹦出来的猴子!”
  李尚差点儿没呛死,“这也能叫对手戏?”
  “怎么不叫对手戏?我可是有台词的。”
  “什么台词?”
  韩东立现猴音,“大王!”
  李尚擦擦额头的冷汗,“好‘重要’的戏份,不过我觉得你演猴子不合适,你应该演你家大王的那张嘴。”
  “什么意思?”韩东斜睨着他。
  李尚坏笑,“能吹呗!”
  “谁跟你吹了?”韩东不紧不慢地点了一颗烟,“你要找准定位,咱是群演,有句台词已经很不简单了,多少人演了十几部戏连个镜头都没有!等回到我住的地方,给你看看

我参演过的镜头,多得你都看不过来!”
  李尚刚要开口,就听到韩东一声口哨。
  “嘿,美女,看个相呗,不收你钱,给个电话号码就成。”
  美女瞪了韩东一眼,“**。”
  韩东依旧肆无忌惮地盯着人家看,直到美女快步走开,他才把脸扭向李尚,叼着半截烟头歪嘴坏笑,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回味,“小骚丫,穿成那样……”
  李尚不得不承认,刚才爆料韩东的人真是一针见血啊!
  
  第7章 我就不信逮不着你!
  
  走到一栋公寓前,韩东说:“到了。”
  “哎呦,这地方还不错嘛。”李尚挺意外,“地段挺好,楼盘也挺新。”
  韩东呵呵一笑,“我这人就这毛病,没钱吧还穷讲究,从不舍得亏待自己。”
  李尚走上去才发现,一百平米的房被拆分成十个隔间,其中还不包括公共卫生间和厨房。韩东就住在其中一间,说白了就是群租房,比地下室稍微好点儿而已。
  “进来吧。”韩东给李尚开门。
  李尚汗颜了,整个房间已经不能简单地用“乱”来形容,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堆在地上。橡胶皮子、报刊杂志、瓶瓶罐罐、衣服零食……哪有下脚的地方啊?
  “早上走得急,没来得及收拾。”韩东说,“找个地方坐吧。”
  李尚环视四周,一把椅子都没有,坐哪啊?
  韩东从破烂堆里捡起一块橡胶皮子,啪啪啪踩了几下,一个充气凳子就出来了。
  李尚又问:“你晚上睡哪啊?打地铺?”
  “这不是有床么?”
  韩东又啪啪啪踩了一阵,一个充气床垫就出来了,再来几下,充气枕头也出来了。
  李尚咽了口吐沫,“你这电脑不会也是充气的吧?”
  韩东抛了个冷眼,“对,连我都是充气的。”
  李尚随手打开电脑,因为开机速度慢,他又趁这工夫打量了一下四周。真是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除了充气就是折叠的,除了塑料就是橡胶。十多分钟过去,再一瞧电脑显

示屏,还没开机呢。
  我天……李尚唏嘘不已,就这生活还敢称讲究?这要是对自己稍稍狠一点,还不得住进粪坑啊?
  “我这房子吧,除了隔音不好,其余都不错。”韩东倒挺知足。
  李尚问:“隔音有多不好?”
  刚问完,隔着三面墙的房间发出幽幽的一声,“我们10个屋用一个闹钟。”
  李尚,“……”
  韩东拖动鼠标,“给你看看我拍过的电影吧,先看这个,我的镜头在11分钟多一点。”说着拖拽到了10分钟。
  李尚特别期待地等着,结果到了12分钟,韩东问他:“看见了没啊?”
  “啊?”李尚眨眨眼,“刚才出现了么?我没注意啊!”
  “那么清晰的动作镜头你都没看见?拖回去,拖回去,注意力集中点儿。”
  李尚这次连眼睛都没敢眨,结果还是没捕捉到。
  “要不这样吧,到了你的镜头,你帮我点暂停。”李尚说。
  到了11分钟多一点,韩东猛的戳了下鼠标,结果点早了。
  继续播放,再次点击,“操,过去了。”
  拖回去重点,“又早了。”
  “擦,又晚了。”
  “……”
  韩东撸袖子摩拳擦掌,“我就不信我逮不着你!”
  这次快狠准……电脑死机了。
  “没事,咱重启。”韩东说。
  李尚有种蛋疼的心酸,他终于明白韩东那句“看都看不过来”是什么意思了,照这捕捉难度和电脑配置,两个镜头就够折腾一宿的。
  
  第8章 早晚会火。
  
  参观完韩东的住处,两个人又一起吃了顿饭。
  “你哪的人啊?”李尚问。
  韩东说:“内蒙的,你呢?”
  “我安徽的,来北京念大学,去年刚毕业。虽然学的是理科,但我一直喜欢表演,老想来试试。对了,我听说王宝强就是在北影厂门口被发掘的?”
  “别做梦了,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再说了,王宝强也不是光靠蹲点儿啊,人家是少林寺弟子出身,干的是武行,你来得了么?”
  李尚反问:“那你为什么漂了这么多年?”
  “因为我早晚会火。”韩东特别理所当然的口吻。
  “你怎么知道你会火?”
  “我自己算出来的。”
  李尚玩笑着问:“那你能算出来你什么时候火么?”
  “快了。”韩东吃完一抹嘴,仰靠在椅子上目光傲然,“应该就是今年。”
  李尚不信但也不驳韩东的面子,为了图个吉利他也问:“那你看看我能不能火?”
  韩东仔细打量了李尚一阵,眼神突然发生了诡异的波动,语气半分玩笑半分真,“行啊,小子,有点儿明星相啊!”
  “哟,您是怎么看出来的?”李尚饶有兴致地问。
  韩东用筷子敲着碗说:“因为你的身材跟我很像。”
  李尚哈哈大笑,双手抱拳,“托您的福,托您的福。”
  因为暂时没找到合适的住处,韩东就让李尚先住在自己这。出乎李尚的预料,精于算计的韩东竟然没要他的房租,还放出仗义豪言,“哥们儿不缺这个钱。”
  晚上收拾房间的时候,李尚捅了捅韩东,“嘿,我说,你这房间这么多充气的东西,那玩意儿应该少不了吧?”
  “你说充气娃娃啊?”
  韩东毫无顾忌的一声反问,让九个屋的男人同时扬起了头。
  “你在开玩笑么?”韩东弹了下李尚的脑门,“哥身边从来不缺女人,要它干嘛用?”
  九个屋的男人又同时塌下了肩膀。
  因为换了个新环境,隔音又不好,李尚有些失眠。韩东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儿,沾枕头就着。李尚熬到凌晨一点多,刚有点儿困意,韩东就在一旁幽幽的发话了。
  “斜对门那哥们儿,你行不行啊?撸了半个钟头还没射。”
  斜对门的哥们儿回了句,“老子的JB随你,慢脾气。”
  李尚猛的来了精神,“我擦,你们都没睡啊?”
  呼吸声此起彼伏,无人应答。
  李尚扭头一看,韩东眼皮合着,呼吸均匀,完全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心里一惊,不会是说梦话吧?那斜对门的哥们儿……也是说梦话???这都能聊到一块,那以后这地方

还怎么住啊?
  
  第9章 梦游
  
  带着满心的忧虑,李尚总算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又被说话声吵醒。
  “新来一哥们儿,介绍给你们认识认识。”
  又说梦话?李尚睁开眼,发现韩东没在床上,抬头看到他站在窗口。应该是给谁打电话吧……李尚没在意,翻个身继续睡,结果胳膊被什么东西铬到,一摸竟然是韩东的手机


  李尚脑中一道霹雷扫过,这里是五楼,既然没打电话,那他站在窗口和谁说话?李尚想起爆料者对韩东的“通灵”之说,想起所谓的神神叨叨属性,心猛的揪起。再定睛往那

边一看,两个眼球瞬间翻白。
  韩东面前,凭空出现五个女人,身体僵硬,皮肤在黑暗中显得尤为苍白。
  “来,跟李哥打个招呼!”韩东跟其中一个说。
  李尚当时魂儿都吓没了,滚下床踉跄着往门口跑,却被韩东一个箭步冲过来拽住了。
  “你跑什么?”韩东合着眼睛问。
  是的,他的眼睛自始至终都是闭着的,闭着眼在房间自由穿梭,闭着眼睛判断出李尚的方位并准确无误地拦下他。
  李尚彻底被吓成傻逼了,毫无反抗力,直接被韩东拽到五个“女人”面前。
  “听我的口令,稍息!立正!向李哥看齐!”韩东发完口令后拽着李尚一一为他介绍,“这是苍老师,这是璐璐,这是芝芝,这是娇娇,这是兽兽。”
  李尚看清楚之后,浑身的冷汗唰的一下就落了,眼泪差点儿没跟着一起下来。
  立在他面前的五个“女人”不是僵尸不是鬼,竟尼玛是充气娃娃!!李尚心里的火蹭的一下就上来了,妈的,大晚上不睡觉装神弄鬼吓唬人!
  刚要开口骂人,就被突然闯入的某位捂着嘴拽到了门口。
  “别出声!”来者小声提醒,“梦游的人不能随便叫醒。”
  李尚碉堡了,梦游?他不仅说梦话他还梦游?我这碰上的是什么人啊?
  “他这人心里不能装着事,一旦有心事,晚上就会梦游演绎出来。”
  李尚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白天韩东瞒着自己有充气娃娃,结果到了晚上就迫不及待地把这些“私藏货”请出来了。
  “诶,你是谁啊?”李尚这才想起来问。
  男人开口道:“我是住在斜对门那哥们儿。”
  斜对门的哥们儿……不就是跟韩东说梦话聊天的那位么……李尚再次露出惊恐的表情,“你你你……你不会也在梦游吧?”
  “你瞎啊?”男人悠悠的,“我不是睁着眼么?”
  李尚松了一口气,又转过头看了韩东一眼,突然有些怜悯他,“这样的人多悲哀啊,自己就把自己出卖了。”
  男人冷哼一声,“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万一哪天把他惹了,他白天不跟你计较,说不定晚上就一刀把你捅了。”
  刚说完,韩东突然一巴掌将“苍老师”抽倒在地。
  “让你丫不给房租!”
  李尚,“……”
  
  第10章 十天之内。
  
  中午十二点,王中鼎的助理冯俊手持一份文件,面色凝重地从电梯里走出来。在距离王中鼎办公室还有二十米远的距离收住脚步,眼中的温度跌至冰点。
  一名新来的女清洁工正在门口拖地,听说王中鼎对卫生要求高,她特意提前动工,一块地来来回回拖了数遍,丝毫不敢含糊。
  感觉到冯俊的注视,女工笑容殷勤地打招呼,“冯经理。”
  冯俊说:“你明天不用来了。”
  “为什么?”女工僵愣住。
  “现在是午休时间,难道没人提醒过你,王总睡觉的时候是不能听到任何动静的。”
  女工急着辩解,“我只提前了十分钟。”
  “王总的休息时间是按秒计算的。”
  “可我没有进去打扰他啊,我一直在外面拖,而且动作很轻的。”
  冯俊冷冷回道:“办公室门口向左十七米,向右十四米,都在王总的听觉覆盖区。在这个区域内,你走了多少步,他就数了多少步。”
  女工恼羞成怒,“哪有那么金贵啊?有钱了不起啊?走就走!别说一个月一万,就是给老娘十万,老娘也不伺候了!”
  冯俊面无表情地伸手,“您请。”
  女工咽不下这口气,走之前对着办公室门口撒泼,“我就嚷嚷怎么了?装逼!我祝你找到一个睡觉磨牙打呼噜,说梦话外加梦游的媳妇儿……”
  冯俊拿起手机,字正腔圆地对人事部经理说:“十八层C区的清洁工是谁招进来的?让他麻利儿给我滚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四季凶行 by 小生月歌(下) 下一篇:锋芒 by 柴鸡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