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40、确定

    顾柏简单整理好弄皱的睡衣,靠在床头望着卧室的门,虽然知道那人很快就会回来,但还是抵抗不了体内上涌的思念和激动,这感觉来得无与伦比,直让人想做些什么才好,他虽然仍不知小乐今晚的目的,却能做个大胆的猜测,那人没像昨晚那样哼声警告,而是直接睁眼,是不是代表要准备接受这段感情了?
    多年的守候,突破生死,失而复得,这一天终究被他等到了,顾柏嘴角勾着笑,觉得从没这么满足过。
    祈乐从厕所回来首先看到的就是某人的笑脸,表情不禁一僵,下意识磨磨牙,心想笑你妹啊,你以为这么多天的账,老子会轻易的一笔勾销吗?
    顾柏下床将他到身边,看他几眼,伸胳膊:“要是还不爽就再咬几口。”
    祈乐拿起咬一口,抹把嘴:“就不用我做自我介绍了,是吧?”
    顾柏笑了:“不用,我早就知道了。”
    祈乐点头,把他的胳膊随手一扔,起身就走:“那你睡你这屋,老子要回我的卧室睡。”
    顾柏急忙把他按回床上,从身后将他牢牢抱在怀里,笑着问:“这就睡了?好不容易说开,不聊聊吗?”
    “不聊,老子现在没什么想和你聊的……”祈乐微微一顿,扭头看他,“我爸妈搬去哪儿了?”他自从重生后遭遇的事情接二连三,日子越过越不正常,下限也在不停的被冲刷,加上亲耳听到这人的表白,导致他不能表明身份,询问父母地址的事也就押后了,现在倒正是时候。
    “S市,具体住在哪儿我不清楚,”顾柏摸摸他的头,“我父母应该知道,就算不知道也应该有他们现在换的手机号,我帮你问。”
    祈乐点点头,眸子有些深。
    顾柏侧头看他,收紧手臂:“害怕?”
    祈乐没否认,一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二是他现在还没弄清对顾柏的感情,但万一真的成了,他不知道父母对这件事的态度,当然害怕。他前世因为生病已经让父母操碎了心,现在重生又要让他们糟心,这就是不孝了。
    顾柏能明白他的想法,再次摸摸他的头,安慰:“你父母那么疼你,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很高兴。”
    祈乐应了声,心想也对,他一直挺乖,就算将来真的和顾柏有点什么,在父母眼里总比他死了强。
    顾柏想了想:“这马上就要开学,开学后你得补考,C市和S市离得挺远,如果坐飞机在双休日去,顶多在S市待一个晚上,国庆节倒是可以,但得等一个多月以后,你怎么想的?”
    “尽快吧,我先考试,然后你去问手机号和地址,我看看课表是怎么排的,如果条件允许我就逃课去。”
    “嗯,我陪你。”
    祈乐掰开他的手臂,起身:“那我睡了。”
    “睡这么早干什么?”顾柏重新将他抱进怀里,“再聊聊。”
    “……”祈乐说,“老子没什么想和你聊的了谢谢。”
    “我有,”顾柏侧头看他,笑着问,“关于咱们的事,你考虑的怎样了?”
    “……不怎么样,”祈乐躲开他的目光,接着忽然看到前面的墙壁,不禁问,“我那幅画呢?拿出来挂上,怎么说也是老子画的。”
    顾柏了解的问:“就是你那幅写错日期的画?”
    “没写错,老子本来就是在那天画的谢谢。”祈乐瞪他,大有你敢笑一声试试,敢笑你就死定了。
    顾柏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亲,手上加力不让他逃开,眨也不眨的望着他,目光深邃:“和我在一起吧,嗯?”
    祈乐心底微微一震,沉默半晌,最终点头:“我会考虑。”
    顾柏含笑看他:“那我就当你同意了。”
    “……”祈乐说,“你耳朵有问题吗?”
    “不,你既然肯让步,我觉得趁热打铁更重要,谁知道你要考虑多久,”顾柏温和的眸子里都是笑意,“我们可以先试试,就这么说定了。”
    祈乐:“……”
    祈乐用力挣开他,并在他把自己拉回去之前跳开:“晚安,老子去睡觉,”他转身出去,走了几步却发现某人一直跟着他,不禁扭头,“你跟来干什么?”
    顾柏一脸淡定:“回去睡觉。”
    “……滚回你的卧室睡,”祈乐进屋,关门前看他一眼,“哦,你要是再敢半夜三更溜过来,老子就把你那玩意儿剁了!”
    “……”顾柏看着摔上的房门,顿时无奈,以小乐的脾气,估计短时间内自己都别想再抱着他睡了,早知道刚才就多占点便宜。
    祈乐扑倒在久违的大床上,来回滚了滚,很快睡去,他第二日醒的很早,睁眼后瞬间对上一张脸,立刻沉默。
    顾柏躺在他身边,笑着问:“醒了?”
    “……”祈乐一字一顿,“二圈,你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吗?!”
    顾柏把他抱在怀里揉了揉,解释:“我是刚刚进来的,等你吃早饭。”
    祈乐打量,见他衣服都穿好了,觉得应该是真的,便点点头,起身下床,飘去浴室洗漱。顾柏跟在身后,靠着浴室的房门,静静看他。祈乐快速收拾妥当,用毛巾擦了把脸,诧异的问:“你一直站在这儿干什……唔嗯……”
    顾柏捏着他的下巴来了个早安吻,拉着他出去:“走吧,吃饭。”
    祈乐:“……”
    卧槽,这与前段时间的冷漠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啊!祈乐回神后已经坐在椅子上了,他看着桌上丰盛的早饭,又看看对面的某人,在心里感慨,到底是与以前不一样了。
    二人吃完饭,祈乐便雷打不动的复习,不过这次他们挨得很近,并且休息时不再是简单聊天,而是他被某人揉在怀里,偶尔还要被亲几下,他的内心波涛汹涌,尼玛这人以前看着明明挺斯文挺温雅,哪来这么多的小动作?他拍掉某人的爪子,认真看着他:“你差不多适可而止吧?”
    “我们现在是恋人,这很正常。”
    “放屁,老子当初谈恋爱的时候撑死就是牵牵小手,”祈乐瞪眼,“哪和你一样?”
    “那是你,其实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顾柏解释,想起小乐和小颖有段过去,暗道万一这人知道小颖喜欢的其实是自己而不是他,会不会又炸毛?他们才刚在一起,为了保险起见,这件事还是以后说吧。
    祈乐严肃认真:“你现在是和我谈,而我是那种牵牵手的人,懂吗?”
    “哦,你不适应……”顾柏陷入沉思,祈乐盯着他,本以为这人能说点人话,诸如“我以后注意”之类的,可谁知等了等,却见他摸摸自己的头,温和的安慰:“没事,过几天就习惯了。”
    祈乐:“……”
    顾柏看一眼时间,放开他:“行了,看书吧。”
    “……”祈乐气咻咻的抱着书平移,远离他,继续复习,接着再次被某人吃豆腐,不过他发现频率低了,估计是和刚才的谈话有关,这才稍微满意。顾柏含笑看他,自己故意多占便宜果然有好处,现在既不会让小乐炸毛,又能争取福利,一箭双雕。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祈乐只觉大脑发胀,恨不得把这些书全吃了,顾柏看看他:“学累了就歇会儿。”
    “没事,还有好多没看呢……”祈乐抹了把脸,准备再战,这时只听清脆的铃声忽然响了,他拿出手机,发现是叶水川,便按下接听键:“喂,哥。”
    “我是你哥夫,”钟睿渊在那头笑呵呵的问,“有空吗,出来喝一杯,你朋友也在。”
    祈乐诧异:“我哪个朋友?”
    “就是昨晚你说缺爱的那个,”钟睿渊笑着说,“我朋友昨晚见了他一面,还挺满意,准备今晚约出来喝酒,彼此熟悉一下,就在你哥上班的酒吧,你来吗?”
    祈乐诧异:“他们这是要相亲?”
    “不算吧,昨晚就确定在一起了。”
    才见过一面就确定了……祈乐满脸黑线,不抱希望的问:“是你朋友先确定的?”
    “是,你来吧?”
    祈乐挣扎片刻,还是挡不住好奇心的趋势,点头:“我去看一眼,然后就回。”
    “随便你。”
    祈乐挂上电话,起身就走。顾柏看着他:“去哪儿?”
    “去酒吧,马上回来,你不用送了。”
    “反正我也没事,陪你去,”顾柏拉着他出门,心情甚好,“顺便宣告一下所有权。”
    祈乐:“……”
    二人很快到达酒吧,沈书等人照例坐在吧台,见到他们都有些诧异,因为这二人平时虽然总在一起,但看着并不亲密,现在则是只要不瞎,就能看出他们是一对。宁逍坐在沙发沉默的注视他们,他之前也隐约觉得这二人其实没什么,毕竟顾柏的神色一直很淡漠,可今天不同,那人的眼底都是遮不住的笑意,显然已经钓到手了。他的眸子顿时冷到极点,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上去就等于自找没趣,便把桌上的酒喝完,起身离开。
    叶水川正招呼自家男人和男人的朋友,见他们过来,眼睛瞬间亮了,上前把祈乐拉到旁边:“小远,你们成了?”
    祈乐点头:“成了。”
    叶水川高兴的捧着他亲一口:“好样的!”
    顾柏眸子一寒,把媳妇拉到怀里,擦他的脸:“我知道你是他哥,但以后控制一下,他现在是我的,别随便亲。”
    叶水川笑得更好看,一点都没生气:“好。”
    祈乐抽抽嘴角,不理会他们,目光一扫,沙发上除了自家哥夫和热血医生外还坐着一个人,这人不到三十,长得挺斯文,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镜片后的眼狭长漂亮,特别迷人,他的目光内敛,透着股宁静的味道,看着……挺正常。
    他在心里流泪,尼玛这些人如果单看外表都是正常人。
    热血医生见到他很高兴,起身过去:“太好了,你也来了。”
    祈乐将他拉到旁边,小声问:“他有哪儿不正常?”
    “我也想问你,原来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啊,”祈乐问,“你们昨天见面说了什么?他为什么那么痛快的就同意了?”
    “没怎么说话,”医生交代,“他往我头上戴了个东西,看我一眼,说了句行,然后我就走了。”
    “……”祈乐嘴角一抽,“什么东西?”
    “一对猫耳。”
    祈乐:“……”
    “别这样看着我,”医生说,“我问过,他没S-M倾向,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出他有哪不正常,你不会骗我呢吧?”
    “你傻吗,我骗你有什么好处,”祈乐看一眼身后的人,小声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赶紧走吧,别为了你那点破事业把自己搭进去,这就悲剧了。”
    “不,这不是最悲剧的,悲剧的是我其实是直男。”
    祈乐:“……”
    “不过没关系,”医生一本正经,“如果他真不正常,我能把他变正常,这样我就没事了。”
    祈乐:“……”
    医生扔下他,回去坐好,祈乐挣扎片刻,也过去了,顾柏早已落座,正和他们聊天,见他回来便让他坐在自己身旁,伸手圈住他。祈乐看几眼,诧异:“你认识他?”
    “嗯,以前见过几面。”
    祈乐沉默,忽然想起这人以前也见过陆炎彬几面,但他和这人相处这么多年,二圈应该是正常人啊!
    顾柏看他一眼:“怎么?”
    祈乐强迫自己镇定:“你和我哥夫……是朋友吗?”
    “不是,我也是最近才认识他。”
    祈乐放心了,至于这人为什么和那两人见过,他能以后再问,他静静观察,只见那人看着医生:“开房去吗?”
    祈乐:“……”
    医生一怔,掏出小本本写字,看着他:“我们才刚认识。”
    “嗯,我对你的外貌挺满意,想看看在床上合不合拍,去吗?”
    “你太心急,”医生刷刷写字,“应该慢慢来,先看性格合不合,然后再考虑别的。”
    那人点点头,和他聊天,过了一会儿问:“开房去吗?”
    “你这就不对了,”医生耐心的劝,“都说了要慢慢来,而且纵-欲伤身,要控制,懂吗?”
    “我已经一年多没纵-欲了,”那人淡淡的说,“我对人比较挑。”
    医生刷刷写字,一边和他聊天,一边问了几个问题,还是觉得这人挺正常。
    那人喝了口酒:“开房去吗?”
    医生看看小本本,又看看他,最后一咬牙:“走。”
    祈乐差点喷了,他急忙拉着某人狂奔到小角落:“卧槽,你疯了?!”
    “我就是想知道他在床上的表现是不是不正常。”
    “那你也不用这样啊!”祈乐怀疑的盯着他,暗道这也是神经病不成?
    “放心,我会没事的,”医生侧身,从口袋摸出一个小巧的防身电棍,得意的笑,“你看这是什么?”
    祈乐:“……”
    卧槽,你真是医生吗?!
    医生拍拍他的肩,转身回去,看着某人递过来的手,淡定的把手伸给他,于是二人恩爱的牵着手,悠哉的出了酒吧。祈乐默默望着门口,看一眼钟睿渊:“哥夫,你那朋友……有啥不正常的地方吗?”
    “没有,很正常。”
    老子不信你……祈乐望着他:“那他有啥特殊爱好吗?性格怎么样?”
    “你是怕你朋友被欺负吧?放心,”钟睿渊笑呵呵的安慰,“我朋友对人一向不错,而且家庭背景很强,身手也不错,如果有人欺负你朋友,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祈乐默默反应一秒:“……身手不错?”
    “嗯,散打高手,绝对厉害……你怎么了?”
    “……”祈乐心想那白痴医生的电话号码早就被他扔了,现在也联系不上啊,他捂着脆弱的小心脏,“木……木事……”他微微一顿,“他算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这么牛的人,怎么还用你帮忙找对象?”
    “他说想定下来,让我找人,其实喜欢他的不少,他之前也谈过几个,但最后都莫名其妙跑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祈乐:“……”

    41、开学

    祈乐变换各种话题试探,依然没从钟睿渊口中套出有用的东西,不过从刚才的对话推测,他说什么也不信那人是正常人,只能在心里为白痴医生默哀两秒钟。
    叶水川有工作,喝了杯酒便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拉过自家弟弟,小声提醒:“我记得顾柏一直有个特别喜欢的人,你注意点,别让那人把顾柏抢了,哦对了,你们做了吗?”
    其实那个人就是我……祈乐抽抽嘴角:“没。”
    “反正都已经定了,怎么不做啊?”叶水川耐心教育,“做了吧,你电脑里有片子,多学学,适当的主动一点,让顾柏更喜欢你,他比宁逍可靠,以后就跟着他吧。”
    主动你妹啊,老子被他吃的豆腐够多了,如果真主动,老子肯定就被他直接吃了好吗,祈乐满脸黑线,默默点头:“你去工作吧。”
    “嗯,你加油。”叶水川放开他,和钟睿渊**的接了个吻,起身离开。
    顾柏凑过来抱着自家媳妇:“他和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大意就是你以前有心上人,让我小心点。”
    顾柏应了声,笑着亲他一口,玩味的低声问:“就没说点别的?”
    祈乐侧头,怀疑的看着他:“他也找你聊了?什么时候?我刚才把那白痴医生拉走之后吗?”
    “没有,”顾柏笑了,“我只是觉得他上次既然能往我手里塞润滑剂和套子,现在不可能只对你说这些吧?”
    “……”祈乐说,“你真聪明,所以别明知故问了谢谢,而且咱们现在算是试用期,不能做那种事,懂吗?”
    顾柏惋惜的在心里叹气,表情不变。
    祈乐见他没反驳,便觉得他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高兴的拍他的胳膊,正要夸几句,只听钟睿渊忽然笑呵呵的开口:“试用期算什么,想当初我和我老婆还不认识,照样做了。”
    祈乐提醒:“……我哥那是被下药了好吗,误打误撞的碰上你,否则你哪能得手。”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吃到了,”钟睿渊看着顾柏,“吃吧,吃完后就从试用期转正了。”
    顾柏含笑不语,只觉这话说的真有道理。
    “……”祈乐悲愤了,“我怎么说也是你弟弟好吗?你怎么能帮着他?”
    “我这是帮你转正,”钟睿渊一脸和气,“我老婆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祈乐:“……”
    祈乐气咻咻的起身,准备离开,决定以后远离这些人,钟睿渊叫住他:“别走这么早,这才几点啊,再聊聊,就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坐着,多可怜。”
    祈乐斜眼看过去:“你不是有一大堆朋友吗?让他们陪你。”
    钟睿渊摇头:“我朋友其实不多,就那么几个谈得来的。”
    祈乐心想也对,这世上终归还是正常人的比例高,他抽抽嘴角:“有那几个朋友就够了,找他们聊,哦,我记得有个陆炎彬,把他叫出来。”
    “他现在估计在看电影,没空理我。”
    祈乐沉默一瞬:“……鬼片?”
    “嗯,好让那个叫易航的投怀送抱,这还是我们出的主意,所以我觉得他应该……”钟睿渊微微一顿,似乎想起什么,便掏出手机,“你们先别走,我打电话问问。”
    陆炎彬确实在看电影,某位二百五哆哆嗦嗦窝在沙发上,一副可怜样,仿佛随时都会冲过来抱着他,正是温馨(?)的时候,此刻接到电话自然不肯去,他看一眼屏幕:“这片子快完了,据说最后几个镜头非常恐怖,我不想浪费这些机会,你如果不急就等会儿……嗯?行,我带一瓶,挂吧。”他放下手机,见旁边的人正在揉眼,便伸手扒拉下来,耐心的哄:“乖,害怕就到我怀里来。”
    “……不是,我有点看不清,”易航颤声说,接着随手摸摸,摸出一个眼镜,他微微侧身,低头戴上,看着屏幕,“现在好多了,继续看。”
    陆炎彬点头,将目光重新转回,这时画面开始进入恐怖阶段,他都已经做好被拥抱的准备了,可等了等,却不见某人有反应,他扭头看看,那人的眼镜框很宽,从这个角度根本看不见眼睛,他不禁倾身,发现某人确实睁着眼,他盯着看了两秒钟,果断摘下眼镜,接着看到镜片上贴着一双眼睛,简直能以假乱真。
    陆炎彬:“……”
    易航动动眼皮,缓缓睁开,瞬间对上某人的视线,干笑:“是你啊,又见面了,好巧,呵……呵呵……”
    陆炎彬:“……”
    易航慢吞吞向沙发里缩,识时务的介绍:“这是上课睡觉不被抓的大神器,我白天买的。”
    陆炎彬点头,倒没生气,而是回去操作鼠标:“那把刚才那点重看一遍,你肯定会扎到我怀里来。”
    易航受不了了,崩溃的过去阻止:“大哥,咱看别的电影吧?我让你抱着我看还不行吗?!”
    陆炎彬想了想,平静的问:“睡觉的时候也让我抱?”
    易航:“……”
    “所以还是看这个。”
    易航哭了:“哥,去问你朋友吧,我认了,你老换个办法吧啊啊啊!”
    “嗯,你如果不喜欢,我就换,”陆炎彬摸摸他的头,接着转过他的下巴,“来,先把这点看完。”
    “不!”易航悲愤,“既然已经决定换,老子就不看了!”
    陆炎彬思考一瞬,点头:“也行,过来亲我一下。”
    易航心想都不知接过多少吻了,谁还在乎这个啊,便凑过去亲一口,期待的望着他,一副呆萌样:“行了吧?”
    陆炎彬没想到他能这么痛快,当下一怔,接着快速回神,把他向沙发里一按,捏起他下巴便吻,探进去和他的舌搅在一起,直到双方的呼吸都有些不畅才放开,他用拇指擦擦他的嘴唇,低声说:“我出去一趟,你如果困了就早点睡。”
    易航窝在沙发缓气,见他关上电脑起身要走,急忙过去拉他,惊悚的说:“现在是晚上,你别把我独自扔在公寓里,我跟你一起去,顺便给你朋友提点宝贵的意见。”
    陆炎彬不答,而是盯着他直看。
    易航缩了缩,却没松手:“……怎么了?”
    “他们说你会越来越离不开我,”陆炎彬平静的叙述,“果然不假。”
    易航:“……”
    “没事,你既然不喜欢看电影,我这就换,”陆炎彬摸摸他的头,“反正结果都是不出一个月。”
    易航:“……”
    陆炎彬拉着他的手,下楼开车,很快到达酒吧,祈乐这时还没走,见到某位二百五不禁诧异:“你也来了?”
    易航一怔,立刻激动的扑过去:“亲人!我又见到你了啊啊啊!”
    顾柏急忙把媳妇抱进怀里,看着某人一头扎进沙发,淡漠的说:“他是我的,以后别乱扑。”
    易航哀怨的揉揉脑袋,转身坐好,看他们一眼:“你们……成了?”
    祈乐动动身体,找到舒服的姿势:“嗯。”
    易航双眼发亮:“你被爆了啊!”
    “……暂时还没,”祈乐淡定的看着他,“不过我能保证如果真有那一天,我肯定是心甘情愿的,你就不一定了。”
    易航:“=口=”
    顾柏听着媳妇那句“心甘情愿”,不禁收紧手臂,侧头他在脸上亲一口。
    陆炎彬在易航身边坐下,从口袋摸出一瓶东西,递给钟睿渊,后者笑呵呵的看一眼,推给顾柏:“给,北区的GAY BAR是我朋友开的,这是从那儿要来的高级货,有钱都不见得能买到,绝对好用。”
    顾柏拿起看看,微微挑眉,从容的装进口袋:“谢了。”
    祈乐顿时瞪眼:“什么东西?”
    顾柏笑着摸摸他的头:“没什么。”
    “……”祈乐说,“你把老子当傻子吗?!”
    顾柏见他要炸毛,急忙按住揉了揉,耐心的哄:“怕什么,我又不来强的。”
    祈乐心想也对,便慢慢冷静,看一眼身边独自伤心的二百五,拍他的肩:“放心,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有个人肯定比你还惨。”
    易航顿时来了兴趣:“谁?”
    “咱们讨厌的医生,”祈乐将事情简单说一遍,“他们去开房了,现在还不知怎么样。”
    “我擦,才见过两面啊,”易航说,“那人长什么样?有啥爱好?哪不正常?”
    “暂时不清楚。”
    “没事,反正那傻X肯定被爆,活该,这就叫自作自受。”易航满意了,得意的笑两下,接着发现某人在和他朋友商量办法问题,立刻仔细听着。
    钟睿渊笑呵呵的看着陆炎彬:“早告诉你直接上,用你的技术去征服他,肯定管用。”
    易航提醒:“这是在讨论怎么追人。”
    “我知道,这叫先上车后补票。”
    易航:“……”
    祈乐觉得这话题有点危险,生怕他们教坏顾柏,便拉拉他:“二圈,我想回家。”
    顾柏知道他的意思,便笑着和那几人道别,拉着他离开,在上车前指指斜对面的酒店:“一般从这里出去开房都去那儿,那人应该在上面,你和他的关系很好?”
    祈乐抽抽嘴角:“没多大交情,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那白痴医生一直想让我告诉他换身体的事,我当然不能说。”
    顾柏点头:“那我们回去?”
    “回吧。”祈乐上车,仰头看看金碧辉煌的酒店,在心里默哀,医生,你自求多福。
    某位医生被他男人拉着去酒店,一路上到五楼,最后进了间客房,他捏着小本本:“要怎么办?”
    那人看看他手里的东西,指着“鱼明杰”三个字:“这是我的名字,你在写什么?”
    医生合上小本:“没什么。”
    “那就做吧,”鱼明杰说,“先去洗澡。”
    医生率先进浴室,这是用玻璃做的,上半部分透明,下半部则带着磨砂,他在心里满意的点头,一边洗澡一边观察那人,结果没发现不正常的地方,便穿上浴衣,将电棍揣进怀里,开门出去,暗中把它放在枕头下,捏着小本本观察那人洗澡,仍没发现问题。
    鱼明杰很快洗完,他只在腰上缠了条浴巾,上床后便伸手扯了,将某人困在怀里,亲亲他的额头:“开始做吧。”
    医生一咬牙:“嗯。”
    鱼明杰扳着他的下巴亲吻,顺便解开他的浴衣,快速将他扒光,并且在他身上来回抚摸。
    医生心想挺正常啊,看来自己猜错了,他见这人要拿润滑剂,便推开他:“不做了。”
    鱼明杰并没生气,将他按在床上:“都已经这样了,停不了。”
    “那好吧。”医生点头,接着趁他不备用力将他踹开,手探到枕头下,快速拿出电棍按下开关,他算准了时间,估摸这人肯定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扑回,但他不知道某人练过,自己的那一下根本不管用,于是在他把电棍伸出的同时那人刚好重新把他压在身-下,人体导电,而此刻他们浑身赤-裸抱在一起。
    只听那一瞬间噼啪作响,两人同时开始哆嗦。
    鱼明杰:“……”
    医生:“……”
    鱼明杰望着他:“快……关……上……”
    医生被电得浑身直抖:“我……控……制……不……了……”
    鱼明杰提醒:“动……动……手……指……”
    “手……麻……了……”
    鱼明杰:“……”
    医生继续抖:“电……是……满……的……”
    鱼明杰:“……”
    鱼明杰极力挣扎,由于抖动的影响,他很快从某人身上脱离,这才终于不抖了,他喘了口气:“还好不是那种电力强的,否则都得晕过去。”
    医生浑身发麻,默默望着天花板:“……嗯。”
    鱼明杰快速恢复状态,拿过电棍关上,随手一扔,摸摸某人的脸:“不用再考虑性格方面的事了,你很合我的胃口。”
    “……”医生说,“那是你单方面的感觉,你是不是应该听听我的看法?”
    “不用,”鱼明杰打开润滑剂的盖子,“我有把握你会喜欢我,嗯……咱们相处两天,如果可以就去国外登记结婚,现在先做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这世界疯了 by 一世华裳(上) 下一篇:执念 by 油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