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祈乐:“……”
    尼玛那是老子的车啊有木有?还有天理吗?!
    祈乐僵硬的扭头,干巴巴的问:“那什么……你忙吗,你要是还有事就先走吧,我自己打车走……”
    顾柏看着他那无辜的小眼神,简直恨不得扛回家,他淡漠的看他一眼,大发慈悲的说:“上来吧。”
    祈乐立刻高兴,乐颠颠的过去。
    顾柏打火倒车,在转弯前最后扫一眼公寓,掉头走了,他很快追上叶水川,慢慢跟在后面,穿过几条街来到那人的公寓,他在驶进小区前特意看了看名字,牢牢记下。
    几人帮忙把东西搬到楼上,然后伪娘和娃娃脸便告辞了,顾柏站在客厅打量,觉得这里还行,总比和宁逍住强多了,不过他得尽快想办法让小乐住到他那里,这样才踏实。
    叶水川帮祈乐简单收拾好东西,看一眼时间,要请顾柏吃午饭,顾柏知道小乐现在换了身体,以后与这人的联系估计不会少,所以他有必要和这人搞好关系,便装模作样的拒绝两次,最后在这人热情的邀请下勉强同意了。三人找地方和气的吃了顿饭,顾柏没理由再留下,只得告辞。剩下的二人则回公寓聊天,叶水川教育:“顾柏这人绝对靠谱,你跟着他没错。”
    祈乐无奈,只得默默听着,最后实在受不了,干脆去睡觉。他睡的很沉,再次醒来已经四点多了,他迷迷糊糊在床上坐了一阵,接着被叶水川拖出去吃晚饭。
    祈乐坐在车上,诧异:“这是去哪儿?”
    “带你去酒吧熟悉一下环境,你的伤好的差不多,老板说可以工作了,”叶水川专心开车,“现在好多人都等着见你呢。”
    祈乐眨眨眼,又眨眨眼:“我失忆了,忘记怎么唱歌了。”
    “试试呗,你嗓子那么好,就算现学也行。”
    我以前的嗓子也好,但不会唱就是不会唱,我连唱国歌都能走调……祈乐诚恳的说:“你会后悔的,我真不会唱……”
    “到了再说。”
    二人很快来到那家gay吧,这时还没营业,老板刚刚睡醒,见到他立刻高兴:“小远来了啊,我看看,已经没事了吧,明天开始上班?”
    祈乐犹犹豫豫说自己不会,老板不禁笑了:“不就是失忆嘛,怎么可能连唱歌都忘了,来来,把麦打开,上去唱唱就会了。”
    祈乐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拉上去了,一群工作人员鼓励的看着他:“唱一首。”
    祈乐站了半晌,憋出一句:“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呦呦,切克闹……”
    老板沉默两秒钟:“不错,有点节奏,换一首,别念词,要唱出来。”
    祈乐吸了口气,看着下面那些人,点头:“好,你们别后悔,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哦,留下来~”
    那老板正在喝水,首当其冲,瞬间喷了,其他人全凌乱,只有叶水川点头赞道:“能唱的一个都不在调上也种技术!”
    祈乐:“……”
    老板抹了把嘴,亲切的上去拍他的肩,满脸温和:“乖,没痊愈就好好休息,不要勉强。”
    祈乐:“……”
    祈乐默默的下去找地方坐着,见他们忙来忙去,这才知叶水川竟是DJ,酒吧六点半营业,现在还没人,他四处看看,却见伪娘带着娃娃脸来了。
    “你也在啊,过来一起坐。”伪娘坐在吧台对他招手。
    祈乐沉默一瞬,起身过去,却见娃娃脸双眼通红,正自言自语,顿时诧异:“他在干嘛?”
    “我在帮他摆脱奴性变女王,”伪娘答,踢一脚旁边的人,“说一遍我听听。”
    娃娃脸睁着红通通的眼,面无表情:“你……你算什么东西,我……不,老子告诉你,老子以后要是再鸟你,老子的名字就倒着写……”
    “要更有气势,”伪娘教育,“继续练,等宁逍来了就这么对他说。”
    娃娃脸哽咽:“这样他真能正眼看我吗?”
    “真的,”伪娘伸手一指,“你看他就是好例子。”
    祈乐:“……”
    娃娃脸看看他,哽咽的点头。
    “去厕所对着镜子说,去吧。”
    娃娃脸吸吸鼻子,扭头走了。祈乐嘴角一抽:“你真觉得宁逍肯理他?”
    伪娘切了声:“懂什么,不理更好。”
    祈乐:“……”
    伪娘哼着小曲,悠哉的四处看,偶尔和路过的人打招呼,祈乐挑眉:“你也在这儿工作?”
    “嗯,今天没我的班。”
    “那你来干什么?”
    “看人啊,都是帅哥,你看那个,”伪娘指着不远处,“长相多好,你再往下看,看他的鸟,啧啧。”
    “……”祈乐说,“你就为了看人?”
    “还有鸟,”伪娘教育,“一会儿人就多了,好多穿紧身裤的,都是鸟,看着吧。”
    祈乐:“……”
    “这不是小远吗?”帅气的调酒师笑着过来,“喝点什么,我请客,鸡尾酒、啤酒还是果汁,小远?”
    “啊?”祈乐回神,“哦,来杯鸟。”
    伪娘:“……”
    调酒师:“……”
    祈乐消化一秒钟,纯洁的问:“……我刚才说的是什么?”
    调酒师回神,**的对他笑笑,拿出小杯、中杯和大杯:“那小远,你想要多大尺码的鸟啊?”
    祈乐:“……”
    伪娘趴在吧台大笑,可这时忽然扫一眼门口,坐正:“来人了,是帅哥吗……咦,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祈乐看过去,瞬间对上一张白痴脸,而那人显然也看到他,快速跑过来:“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祈乐惊悚:“卧槽,你是怎么找来的?!”
    易航揪着他的衣领,脸色苍白:“这个一会儿再说,你救救我啊救救我,那混蛋想要爆我的菊啊啊啊!”
    祈乐:“……”

    24、寻妻

    酒吧还未营业,这突然多出的生人格外显眼,叶水川抬头看看,立刻冲过去拉开他们,冰冷的逼视某人:“我们小远好不容易这几天能正常点,你来干什么?!”
    祈乐:“……”
    易航:“=口=”
    伪娘顿时恍然大悟,打量某人:“我就说看着眼熟,唉,明明长得挺好,可惜。”
    易航颤颤巍巍:“随你们怎么说吧,我找他有急事……”
    叶水川冷眼看他:“你们才认识几天?能有什么事?”
    “真有事,”易航可怜巴巴的看着某人,“你倒是说句话啊。”
    祈乐回神:“哥,你去忙吧,让我和他谈。”
    “不行,让他说到底什么事,不说清楚我不放心。”
    祈乐解释:“就是他和他男人有点矛盾,让我帮忙出主意。”
    “你刚才说想爆你的混蛋是指你男人?”伪娘一直坐在这儿,自然把易航进门的吼声听的清清楚楚,他回忆,“你出院那天,被你叫做亲爱的那个帅哥就是你男人?”
    “嗯,是他。”
    “你叫他亲爱的,应该挺喜欢他的吧,”伪娘诧异,“你既然喜欢他,他想上你,你为什么不让上?还是你想上他?”
    易航猛摇头:“鬼才想上他!”
    “你不想让他上你,也不想上他……那你们还在一起干什么?”
    易航哽咽:“我也想知道……”
    叶水川冷哼:“这说明还是你有问题!”
    易航:“……”
    祈乐及时开口:“行了哥,你忙去吧,我们就在这谈,出不了事。”
    叶水川心想也对,点头离开,走了两步忽然折回:“你今天喝益母草了吗?”
    “……”易航说,“喝……喝了……”
    “那好。”叶水川这才放心。
    祈乐拉着易航到沙发坐下,稀奇的盯着他:“他竟然还没爆你,那你这段时间是怎么挺过来的?”
    “他没逼我,然后我就开始玩游戏,看动漫,吃薯片。”
    祈乐住院时和他聊过,知道这人是宅男,他嘴角一抽:“你这些天都是这么过的?你快三十了吧?怎么不找工作?”
    “我提了,那混蛋说我之前在他的公司上班,让我休息几天再去,我就安心的玩呗,然后我发现他在看我的资料……他竟然在看我的资料!”
    祈乐诧异:“这又怎了?”
    “你听清楚,”易航一脸惊悚,“不是这具身体的,是我以前的资料!”
    祈乐惊了:“你跟他说实话了?”
    “自从进过精神科又被他拍了一下后,我哪敢说这种话啊,”易航悲催,“不止这些,我刚受伤时他没来医院,等我被送去精神科他才出现,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祈乐挑眉:“说。”
    “因为他早把我甩了,他娘滴,我说他当时怎么下得去手拍我啊,原来早就和我没关系了,可后来我被他拍的老实了,问他是我什么人,他让我喊亲爱滴,我他妈就真喊了!这不是自掘坟墓吗?!”
    祈乐反应一阵:“那他怎么知道你以前是谁?”
    “可能是我在精神科对那些人解释我出车祸做手术换身体被他听见了,”易航想了想,“要不就是我玩游戏登录的是我之前的账号。”
    “……”祈乐说,“你是二百五吗?”
    “你才二百五,我好不容易快练到顶级,刚打了神器,那号哪能说扔就扔啊,”易航满脸认真,“不过我舍友知道我死了,在全服频道骂我偷号,我就留言说是帮朋友完成遗愿,打到顶级,嘿……结果好多人帮我。”
    祈乐:“……”
    “我这具身体的主人似乎不玩游戏,那混蛋看我玩,又看到我的级别,是不是就怀疑了?还有我发现他朋友都不喜欢我,有的还单独找我让我别耍心机,”易航一脸白痴相,“是不是我变化太大也让他怀疑?”
    “是吧,”祈乐想了想,“他除了上次在医院吻过你,之后还吻过吗?”
    易航肩膀一塌:“这两天吻过。”
    祈乐估摸那人最开始应该在试探,后来发现确实不是之前的人这才调查,他深深觉得精英男不是一般人,这种事竟然都能接受,不过那人既然肯试探,就说明他们的关系不止恋人那么简单,他挑眉:“原来那人和他有什么纠葛?”
    “不清楚。”
    祈乐心想依这二百五的智商就算调查估计都不知从哪下手,便换了话题:“你怎么知道他想爆你?”
    易航可怜的说:“我的薯片吃没了……”
    “……”祈乐说,“这两者有关吗?!”
    “你听我说完啊,”易航伤心,“我薯片吃没了和他去超市买,然后我站在一堆套套前看东西,他过来问我喜欢什么样的……”
    “等等,”祈乐打断,“你没事站那儿干嘛?”
    “我看的又不是套套,只是恰好站在那儿好吧!”
    祈乐点头:“嗯,那你怎么答的?”
    “我哪能答啊,就什么也没说,”易航顿了顿,崩溃道,“然后他每一种都买了一盒!”
    “……”祈乐说,“然后呢?”
    “我吓跑了,”易航泪眼汪汪,“我之前和他聊过你,知道你挺有名,就打车找酒吧,连找了两个这才找到gay吧,你救救我啊,你说他是看上我了对吧?”
    祈乐思考一下:“可能性很大。”
    “为什么啊,他明明把我甩了!”
    祈乐打量他:“估计是以前那人心机太深,他不喜欢,而你听话好养还挺白痴,他比较萌你这类的。”
    易航疯了:“那我现在怎么办啊!”
    “你这身体的亲人呢?”
    “不知道,自从他接手后我就再没见过他们,我感觉他们都不太喜欢我,你说我以前的人品是不是真有问题?”
    “可能吧……”祈乐同情的说,“你现在举目无亲,又没啥生存技能,除了让他养着还能干什么?要不你认了吧?”
    “不!”易航怒了,“我宁愿要饭都不被爆。”
    祈乐点头:“你的游戏,你的动漫,你的薯片……”
    易航一呆,顿时泪流满面:“我去卖肾……”
    “得了吧,”祈乐教育,“他现在看上你了,你要是不愿意,他还能强了你吗?”
    易航想了想,哽咽:“能。”
    “……”祈乐说,“不要这么悲观,你试着强硬点,我觉得他是挺体贴的一个人,应该不会强迫你。”
    易航怀疑:“……真的?”
    “大概,”祈乐迟疑,“要不……你试试?”
    易航猛摇头:“我不回去,我今天住你那儿,你救救我吧,认识我的那帮人不喜欢我,我认识的那帮人不认识现在的我……我如果去找道士,他很可能让我花20块钱买平安符,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啊啊啊……”
    祈乐沉吟,他上次已经算计过这人,要是再来一次,估计这白痴真得去找二圈挑明真相,他点头:“行,我和我哥说说。”
    “你真是好人啊喂!”易航双眼发亮,“那我们现在就走吧,我怕那混蛋一会儿找过来。”
    “我不认识路,等我哥下班一起回吧,”祈乐左右看看,“要不你去休息室?”
    易航点头:“也行。”
    祈乐于是把这白痴送到休息室,又和他聊了一会儿,这才出来,此刻已开始营业,酒吧放着悠扬的钢琴曲,他走到吧台坐下,看着那边弹钢琴的人:“怎么不放节奏比较快的音乐?”
    伪娘应了声:“六点半到八点的时间段没到high的时候,人比较少,所以放钢琴曲,八点以后改音乐。”
    祈乐沉吟,觉得他得赚点生活费,而他哥在这儿工作,老板看起来也挺不错,自己若在这里上班应该吃不了亏,便问:“这里缺弹钢琴的吗?”
    伪娘挑眉:“你会?”
    祈乐点头,去找老板。那老板心有余悸:“你还有这手艺?千万别勉强。”
    “我不会唱歌,不代表我没乐感。”祈乐抽抽嘴角,干脆把那边的人换下,坐在钢琴前简单弹了首曲子,他虽然没考级,但以目前的能力来说,在酒吧工作还是绰绰有余。
    老板、叶水川和伪娘都稀奇的围过来,叶水川问:“你什么时候学的钢琴?”
    “之前吧,”祈乐撒谎不打草稿,“我隐约记起一点,我没和你们说过吗?”
    三人摇头。
    “无所谓,现在知道也不晚。”
    老板想了想:“反正之前就是你和钢琴师轮休,现在你不唱歌改成弹琴也行,明天上班。”
    祈乐暂时解决生计问题,心情非常好,在外面坐了一会儿便去陪易航,后者已是惊弓之鸟,期待的望着他:“咱们打车回行吗?”
    “行,你掏车费,我得省钱。”
    易航翻翻口袋,肩膀一塌:“估计不够。”
    “那等着吧。”
    二人等到将近午夜叶水川才下班,祈乐又费了半天功夫让叶水川同意易航住进去,不过那人一路上的脸色都不太好,直到看见街边的店才稍缓,把车停下,吩咐:“你,去里面买盒益母草。”
    祈乐:“……”
    易航:“=口=”
    易航于是可怜的去买药,三人很快回到公寓。
    精英男把那人之前的家、学校甚至网吧都找遍了,还顺带的找了好几家麦当劳和肯德基,就是不见那人的踪影,最后实在没办法去陵园找,结果还是没有,他回想看过的资料,依然没发现线索,不禁陷入沉思,回想新认识的人,这才想起郑小远,立刻掏手机,翻出前几天的号,给顾柏打过去。
    顾柏今晚不能抱着小乐睡,正是孤枕难眠的时候,接到电话顿时诧异:“他不在我这儿,怎么?”
    “你知道他住在哪儿吗?我觉得我老婆可能在他那儿。”
    “知道,我带去你,你现在在哪儿?是我去找你,还是你来找我?”
    “在陵园,你给我地址,我去找你。”
    顾柏看一眼时间:“……你在陵园?”
    精英男特别平静:“对。”
    顾柏:“……”
    等精英男开车到顾柏家刚过午夜,顾柏上车:“如果你老婆不在那儿,你就直接走人,如果在,你就把他扛走,都不用管我。”
    精英男挑眉:“这个时间不好打车。”
    顾柏嘴角带着笑:“所以某人看到你们把我甩下,就会邀请我留在他那里睡一晚。”

    25、夜袭

    祈乐几人回公寓后准备休息,易航半个身体扎在衣柜里翻:“我擦,你还是有钱人啊,看看这些衣服的牌子,一件就够我买一车的薯片了……话说睡裤在哪儿?”
    “不知道,应该就在里面,你再找找,”祈乐坐在床上,眼看本来就不整齐的衣柜变得更乱,顿时无奈,“找不到就别穿了,直接睡吧,反正都是男人,你还怕看啊?”
    易航微微一怔,起身回头:“也对,你又不是那混蛋,我没必要防着。”
    祈乐同情的看着他,心想你真是二百五,他如果打定主意想上你,你多穿几条裤都没用好吗,他扬扬下巴:“弄好。”
    易航看一眼乱七八糟的柜子,听话的干活,等他收拾的差不多,叶水川刚好从浴室出来,他便和祈乐二人轮流洗澡,准备睡觉。
    “先别睡,”叶水川拿着杯子进门,“给,喝了,喝完老老实实的躺着,你要是敢犯病,老子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
    易航默默接过杯子,在他的逼视下全喝了,然后乖乖一躺,一语不发。叶水川看一眼,这才放心的出去。祈乐听着房门传来的咔嚓声,低头看看某人,迟疑的问:“你说这种喝多了……你会不会也来月-经啊?”。
    “你才来月-经,你们全家都来月-经,”易航愤恨的看着他,小声咬牙切齿,“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当初给我一袋益母草,我也不至于落到这种地步!”
    “知足吧,”祈乐特别淡定,“你应该庆幸是这个,要是别的药你会更惨,早晚吃出问题,”他微微一顿,“你想想,如果我当时说你不止喜欢喝益母草,还喜欢垫卫生巾……”
    易航:“=口=”。
    易航猛地翻身睡觉,小脸煞白,这人也太恐怖了!。
    祈乐看他一眼,伸手关灯。夜渐渐静下来,他觉得意识有些模糊,眼看要进入更深的睡眠,这时只听外面忽然响起阵阵敲门声,他不禁皱眉,没有动。易航此刻也正迷糊:“……有声音?”
    “幻觉,睡吧。”
    “……哦。”
    叶水川打着哈气飘出卧室,不爽的站在门口:“谁啊?大晚上不睡觉啊?”
    “我,顾柏。”
    叶水川微微一怔,开门一看还真是他,接着又看到他身旁的人,瞬间了然,指着那边的卧室:“在里面。”
    精英男二话不说,大步冲进去,顺手把灯打开,易航迷迷糊糊睁眼,待看清来人后顿时疯了:“我的妈呀——”他拼命向床角缩,“这不是真的啊啊啊!”
    “卧槽!”祈乐霍然起身,“吵你妹啊吵,再吵老子剁了你……”他说到一半猛然看见多出的几人,顿时消音,同情的看着易航。
    精英男也在打量某白痴,那人穿着自己买的四角内裤,上面还带着草莓图案,此外什么都没穿,他的眸子瞬间沉的深了,平静的伸手:“乖,过来。”
    易航猛摇头:“不不不,您老走吧,我决定睡在这儿,然后明天去找工作,自力更生……”
    “你的身份证在我手里,你去哪找工作?”精英男看着他,“别闹,过来。”
    易航继续缩:“大不了我去工地扛砖头……”。
    “我有办法让他们都不收你。”。
    “……”易航小声嘀咕,“你真不是个东西。”。
    “嗯?”
    “不,没什么……”
    “乖,过来。”
    易航看看他,试探的向那边蹭蹭:“那堆套套……你买了吗?”
    “买完了。”
    易航立刻缩回去,不动了。祈乐听得清楚,登时嘴角一抽,再次确定精英男不是一般人,他娘滴,自己的老婆都跑没影了,他还能面不改色的买套套。
    精英男平静的盯着那人看一阵,大步上前,在他惊悚的眼神下将他拉过来,用力扣在怀里,声音倒是很温和:“跟我回家。”
    “我不……唔唔……”
    精英男不等他说完,捏起他的下巴就吻,舌尖更是毫不客气的探进去搅了搅,末了退出哄道:“走吧,回家。”
    “不……唔唔……”
    精英男再次退出,擦擦他唇上的水迹:“走吧。”。
    “不,你别又……唔唔……”
    精英男意犹未尽的在他唇上舔了舔,平静的、淡定的、沉稳的盯着他。
    易航张了张口,又张了张口,顿时泪流满面,尼玛连话都不让说,还有木有王法了啊!
    精英男终于满意,摸摸他的头:“这才乖,我们回家。”
    回你妹,我X你全家啊啊啊!易航悲愤的在心里咆哮,可怜的窝在床上,接着忽然想到一个人,立刻寻找希望,继而茫然的问:“郑小远呢?”
    精英男把衣服递给他,再次捏起他的下巴,眼神平静,温和的鼓励:“找他想干什么?”
    如果说的是你不想听的东西,那我是不是又要被吻了?易航哽咽:“不干嘛……”
    精英男点头:“乖,穿衣服吧。”
    易航于是愤恨的开始穿,继续四处看,仍是不见那人的踪影,他看着在场的另外两人,用眼神询问。顾柏忍着笑,一语不发。叶水川则坐在床头,慵懒的打着哈气,根本没看他。
    祈乐顶着枕头,抱着叶水川大腿,窝在大床与床头柜的缝隙里,惊魂未定的咽咽口水,卧了个擦,幸好躲的及时,不然那二百五再以真相为要挟,让自己救他,或者说点不经大脑的话让顾柏听见,那自己就真得完蛋,不过等那二百五穿完衣服绕过大床出门,肯定能看见他,到时候怎么办?早知道在精英男进门时他就应该逃走,可现在想什么都晚了。
    他默默抬头,恰好和顾柏的视线对上
    顾柏看着他穿着柔软质地的睡衣窝在那儿,可怜的望着自己,真想把他拉到怀里狠狠揉两下,但现在只能忍了,他慢慢过去靠在床头柜上,用腿挡住某人剩下的那部分。
    好人啊喂!祈乐简直想抱着他的腿大哭。
    精英男看老婆穿的差不多,便饶过大床来到叶水川面前,接着看到窝在缝隙里的某人,神色一顿,平静的说:“这是我的名片,以后他如果再来借宿,就给我打电话。”
    叶水川应了声:“我会的。”
    祈乐立刻揪揪自家大哥的裤腿,伸手要名片,他得看看这位不正常的精英男叫啥名字,叶水川知道他的意思,便扔给他了,后者接过一看,只见中央的三个字是陆炎彬。
    易航见某混蛋去那边了,便提着裤,脸色发白,赤脚慢吞吞向门口蹭,准备逃命。陆炎彬回头扫一眼:“穿完了?”
    “没……”易航哆哆嗦嗦向外蹭,“我去厕所撒尿……”
    陆炎彬点头:“我送你去,看着你尿。”
    “……”易航说,“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陆炎彬充耳不闻,跟着他一起出去,接着见老婆要向门口跑,便一把扣着他的腰带到怀里,平静的说:“厕所在那边。”
    易航:“……”
    陆炎彬倒不介意他沉默,将他打横一抱,顺便吩咐:“别吵也别叫,现在是晚上。”
    易航彻底认命,哽咽:“那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我还没穿鞋呢!”
    “鞋不要了。”陆炎彬说完便走,抱着老婆高兴的回家。
    “好像已经下楼了,”顾柏让开一点,为了拖延时间好让那两人走远,便问,“你藏起来干什么?”
    祈乐自然不能说怕被二百五威胁,便干咳一声,爬起来:“人家小两口的事,我一个外人不好管啊。”
    顾柏点头:“那我走了。”
    “还走什么啊,”叶水川立刻开口,“这都几点了,干脆留下住一晚,明天再走。”
    顾柏摇头:“不了。”
    “住下吧,”叶水川继续劝,“这么晚回去多不方便。”
    “没事,我坐他的车来的,”顾柏说着一顿,估摸时间差不多,便转身去客厅,站在窗前向下望,陆炎彬这时刚好发车,他回头,脸上带着少许无奈,“他们把我忘了。”
    祈乐跟到客厅,闻言嘴角一抽,敢情那人是只要老婆啥都不管的人啊。
    “我没带钱包,借我点钱吧,我打车走。”
    “这个时间还有车吗?”祈乐看着他,“要不你就住下吧,和我睡一屋。
    顾柏沉默,显然有些迟疑。
    “我睡觉特别老实,这你也知道,”祈乐拉着他进屋,“住下吧,明天再走。”
    顾柏被他拉着,心情特别好,面上却轻叹一声,勉强同意:“那好吧。”
    二人重新回卧室,祈乐看着乱七八糟的大床,过去简单铺了铺,叶水川早已离开,这时又回来了,把手中的东西递给顾柏:“给小远,我这边放不下了,放在他这屋吧。”他说完便走,咔嚓一声关门。
    祈乐抬头:“什么东西?”
    顾柏拎着一瓶润滑油和几个套套,转身淡定的看着他。
    祈乐:“=口=!!!”
 
    26、上班

    顾柏捏着两样东西,见小乐窝在床上呆呆的望着他,只觉心痒难耐,第一反应就是扑,但他到底还有理智,便沉默的站着。
    祈乐简直想挖坑把叶水川埋了,这样做明显会让顾柏误会自己对他有想法啊,他磕磕巴巴:“那什么……你别当真,我哥那人就这样。”
    “我知道,没当真。”顾柏把东西放在床头柜上,看看它们,又看看某人,还是想扑,他不禁在心里叹气,继续装深沉。
    祈乐观察,见他真没在意这才松气,急忙上前把它们扔进抽屉,干脆眼不见为净,他让顾柏上床,接着走到门口关灯,摸黑回来,心想易航那二百五应该不会折回,自己终于能睡个好觉了,他满足的闭眼,准备沉入梦乡,谁知半梦半醒间忽然被人抱进怀里,吓得他顿时清醒:“……顾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Perfect Crime by 西若辰 下一篇:这世界疯了 by 一世华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