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陆炎彬拎起袋子,摸摸他的头:“睡吧,我出去一下。”
    易航诧异:“又去干什么?”
    “后两个主意是酒吧服务生出的,不在我们的预料之内,”陆炎彬说,“我再去把我那些朋友叫出来,商量一下怎么追人。”
    易航:“……”
    “晚安,我马上回,别到处乱跑。”陆炎彬捏起他的下巴,在他唇上吻了吻,转身离开。
    易航呆了几秒钟,猛地回神向外冲,可他到底晚了一步,等他追到客厅某人已经走了,他立刻冲过去挠门:“你不能问你朋友啊,谁知道他们又会出神马主意啊啊啊!”
    祈乐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只觉神清气爽,伸着懒腰去浴室洗漱,然后喂猫,吃饭。
    顾柏把粥盛好,放在桌上,感觉生活仿佛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他们二人窝在这间公寓过着简单的日子,虽然平静,却足够快乐温馨。
    祈乐也很喜欢这种感觉,颇为感慨:“希望今天没有神经病找上门,我得专心复习,没空应付他们。”
    顾柏想了想,提议:“那把手机关了,你这周轮休不用工作,而你哥那里有我的号,如果真有事,他可以给我打。”
    祈乐一怔:“好主意。”他说着掏出电话关机,终于踏实了,美滋滋的吃饭,接着开始看书,除了偶尔被陌生的概念和公式逼的有点暴躁外,这一天过的可谓是风平浪静,甚至让他有种自己其实并没有穿越的错觉。他看看顾柏,那人依然捧着一本书,虽然现在的他对自己的态度比之前淡,也不怎么温和好说话,但毕竟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所以即使再冷漠,只要他在身边,仍让人觉得安心和舒适。
    顾柏察觉到他的目光,抬头:“怎么?”
    祈乐回神:“没事,”他抱着书起身,“我去睡觉了。”
    “嗯,晚安。”
    “晚安。”祈乐最后看他一眼,回屋关门,觉得这样的日子实在不错,重点就在自己能不能接受。他看着电脑,抹了把脸,伸手握拳,继续看视频,这次他的运气比较好,连续看了两个都是正常向的,他耐着性子看完,发现他们翻来覆去也就这点东西,还没有自家大哥和哥夫的现场来的震撼,便换下一个,接着看到里面的小帅哥被吊起来,顿时瞪眼。
    卧槽,这是神马,S-M吗?!
    他呆呆的坐着,看到四分之一后实在受不了,感觉里面的人太**,便急忙关了,拍拍小心脏准备睡觉。他简单收拾好桌子,翻身向床上一躺,怔了怔,赫然发现这一整天都没有叶水川、易航、陆炎彬、宁逍、娃娃脸、热血医生等诸多人的出现和纠缠,瞬间就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尼玛穿越到现在,他终于过了一回原来的正常生活了啊有没有!
    他这么想着,忽然听到房门传来咔嚓的轻响,瞬间惊了,第一反应就是顾柏,第二反应就是他可能要找东西,但他等了等,却感觉那人在床边坐下,接着床头灯被打开,与此同时有一只手在摸自己的脸,他吓得简直不敢呼吸,第□应就是……卧槽,这小子难道要把他绑起来S-M吗?!
    顾柏过了一天能看不能摸的日子,毫不意外的孤枕难眠了,他在那边等了等,感觉小乐差不多睡着了,这才溜过来,其实他不知道某个人看了两个片子外加四分之一的S-M,现在才睡,他盯着他看一阵,摸摸他的脸。
    祈乐内心波涛汹涌,心想这是在梦游?不可能,这人没有梦游的爱好,那这是在干嘛呢?他挣扎片刻,正准备睁眼问问,可这时只觉唇上一软,明显是有什么东西贴上来了。
    他的大脑瞬间空白,这是……一个吻?!
    顾柏亲亲他,关灯翻身上床,把他拉到怀里抱着,满足的睡觉。
    祈乐吓傻了,完全不敢动,唯有的反应就是……卧槽,他收回刚才那句话,他穿越后这个世界就从没正常过啊啊啊!

    36、别扭

    祈乐被某人揉在怀里,简直震惊万分,他挑开一点眼皮,看着黑暗中模糊的轮廓,几分钟后终于确定这人是准备在这儿睡了。
    顾柏又能抱着他,心情大好,但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便慢慢向那边挪了挪,离他更近一点,这才满足。
    祈乐吓得闭住呼吸,默默观察,见他没再有任何动作,这才缓缓呼出一口气。
    他们离的很近,顾柏对他的状态感觉的清清楚楚,自然能察觉这次呼吸的间隔太长,他心中一动,暗道这人难不成没睡?他又凑近了些,在他耳侧的皮肤亲了亲,接着敏锐的感到他的僵硬,顿时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像是终于不用揣着这个秘密装下去了,他静静等着,想知道这人是什么反应。
    祈乐感到耳侧的温热,只觉心头极乱,完全不知要怎么办,他闭上眼,快速调整呼吸和肌肉,防止身体发僵而露馅,接着不断自我安慰和催眠说这是顾柏,以前又不是没被他抱过,这才终于渐渐放松,安静的窝在他怀里,开始思考目前的状况。他有些不能理解,事情怎么眨眼间就往这个方向发展了?这也太突然了。
    他想了想,觉得有三种可能,第一就是那幅画上的日期早就被发现,他的身份也已经被识破,所以这些日子顾柏都在装,第二就是他现在虽然换了身体,但毕竟是本尊,性格和一些习惯根本没变,因此顾柏忽然爱上他了,却又不知要怎么表达,这才半夜过来,第三就是这人在梦游,即使以前没有梦游的前例,但在痛失爱人后,难保不会患上。
    他又想了想,把乌龙后发生的一系列事在脑海过一遍,怎么都感觉不出这人在演戏,但如果真是耍他,他决定一定咬死这个混蛋!他思考一下,觉得目前无论哪种情况都比现在主动挑明强,毕竟他还没决定到底要不要接受这段感情,一旦挑明,自己将处于被动的局面,到时候万一顾柏提出想和他在一起,他该怎么办?
    所以只能先这样按兵不动,他这么想着,闭眼睡觉,准备明天解决。
    顾柏等了半天都不见他开口,便知他暂时不想捅破这层纸,但没关系,依小乐的聪明应该能猜到自己已看破他的身份,这就有意思多了,最起码以后的相处会多分**,对他有益无害,他嘴角勾着笑,沉沉睡去。
    祈乐原本计划赶在顾柏之前醒,看看那人到底怎么说,但他这一晚的睡眠质量相当不错,等到睁眼后身边早已没人了,他在床上静静坐了一阵,怎么都不觉得昨晚的那一幕是幻觉,便穿衣下床,开门出去。
    顾柏已经把饭做好,见他出来看他一眼,简单交代:“去洗漱,吃饭。”
    祈乐站定没动,盯着他:“你昨晚是在我那儿睡的吧?”
    顾柏微微一怔,挑眉:“嗯?”
    尼玛你还敢跟我装……祈乐表情困惑:“我晚上醒过一次,看你睡着了就没叫你,你怎么跑到我那里去了?”
    “哦,这个,”顾柏特别淡定,“你那间是我的卧室,我半夜去厕所,出来后习惯性的就拐进去了,抱歉,吓到你了?”
    祈乐沉默一瞬,摇头:“没有。”
    “嗯,我以后会注意。”
    “那我去洗漱了。”
    “去吧。”顾柏盯着他的背影,慢慢微笑起来。
    祈乐走进浴室,把门一关,简直想挠墙,经过刚才的谈话,他可以把梦游的假设去掉,那现在只剩两个,而这两个是一个意思,就是顾柏目前喜欢的人是他。如果再往深处挖掘,若是第二种情况,顾柏前期必定会因移情别恋而挣扎和困惑,可他没出现这种症状,这说明什么?说明最大的可能就是第一种!
    卧槽二圈,你他妈也太混蛋了点,竟敢这么耍老子,还吃了老子好几回的豆腐!祈乐在浴室来回踱步,几次想冲出去,但都忍住了,最后抹了把脸,乖乖洗漱,准备去吃饭,接着瞬间看到某人的那张脸,表情有些僵,简直恨不得扑上去咬两口泄恨。
    顾柏坐在他对面,暗中打量,已经可以肯定自己被看穿了,因为小乐显然很不爽,他有些想笑,这人气性比较大,现在倒是挺能忍。
    祈乐耐着脾气把饭吃完,然后继续复习,他看看某人,明知故问:“你这样总在公寓窝着,不无聊吗?”
    顾柏拿着一本书,声音很淡:“对我来说,没了小乐,去哪儿都一样。”
    他娘滴,你还敢给老子打悲情牌……祈乐磨牙,假惺惺的劝:“你总不能这样过一辈子吧,应该适当的出去玩玩,交几个朋友,或许就能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从而忘掉过去走出伤痛,反正你挺受欢迎,不愁没人要,乖去吧,我要复习,就不陪你了。”言下之意,别在我面前晃荡。
    这是恼了?顾柏盯着他看一阵,思考片刻,觉得可以试探一下,便说:“你说的也有点道理,一个人过确实挺孤单,不过我认识的人没你多,你帮我介绍几个,怎么样?”
    来真的?还是想要借机摆脱嫌疑?祈乐顿时愤恨,心想老子让你装,他一拍板,爽快的说:“好,我来办!”
    顾柏忍着笑:“你准备什么时候办?”
    “晚上,”祈乐说,“今晚我去酒吧帮你物色几个,顺便拉着我哥做参考。”
    顾柏点头,继续看书,接着每隔一段时间就让他停下,休息片刻再学,如此一天过去倒也相安无事,傍晚时分二人去附近的超市逛了逛,回来后顾柏做饭,祈乐则去喂猫,他摸着自家儿子,低声说:“小圈,老子最近竟然一直被他耍着玩,太可恶了。”
    小圈满足的吃饭,在他手掌蹭蹭:“喵。”
    “现在想想,他还利用你骗过老子,”祈乐看着儿子,“你说这口气你能咽下吗?”
    小圈继续蹭:“喵。”
    “乖,别劝我,就算你能咽下老子也不能,”祈乐不为所动,“老子一定饶不了他,他娘滴,顺便把你的那笔账也讨回来。”
    小圈撒娇完毕,无辜的看他一眼,低头专心吃饭。
    祈乐摸摸它,接着听到客厅传来顾柏的声音,便开门出去,走到桌前坐下:“吃完饭和我去酒吧,我帮你找几个帅哥,丰富一下你无聊的生活。”
    顾柏没反对,心情甚好的吃饭,接着开车和他出去。
    宁逍知道那人这周轮休,也知他要复习,不过叶水川和沈书几人都在,那人总不能不来看看,所以这两天他都会去酒吧喝一杯,他身边依然不缺人,但新猎物没弄到手,这些贴上来的又全入不了眼,最近的私生活难得算得上干净。
    这天进门后他照例看看吧台,发现叶水川、沈书几人都在,就是不见那人的踪影,不禁皱眉,在吧台坐下,率先开口:“他最近都在复习?怎么连手机都关了?”
    叶水川把工作交给新来的DJ了,比较清闲,这时看他一眼:“谁知道呢。”
    娃娃脸坐在自家大哥身边,此刻听得清楚,面无表情的插话:“小远哥现在和顾柏住在一起,肯定不会来这儿。”
    宁逍微微一怔,冷眼看过去:“你说什么?”
    娃娃脸和他对视:“啊,你还不知道他们同居了啊。”
    宁逍的眸子变冷,还未开口却忽然见那人出现了,叶水川等人也注意到,便笑着招手让他们过来。
    祈乐和他们打声招呼,站定没动,环视一周,随手一指:“看见没,那个小帅哥,挺不错的,去吧。”
    顾柏扫一眼,低声问:“确定?”
    “确定,”祈乐看着他,没什么诚意的鼓励,“你要走出伤痛,忘记过去,去吧,加油。”
    顾柏看他几眼,点点头,慢条斯理的上前搭话,很快坐下攀谈,看上去心情不错。
    叶水川将整个过程尽收眼底,瞬间惊了,急忙把自家弟弟拉到身边:“你在干什么?”
    “给他介绍对象,”祈乐左右打量,“你看看,还有其他合适的吗?”
    叶水川不可思议,简直痛心疾首:“这么好的男人不自己留着还往外推?你是傻子吗?!”
    “是他让我这么做的,”祈乐磨牙,暗道二圈,你他娘滴既然要装,就给老子装的彻底点,他对叶水川吩咐,“去,把那群小零都叫出来,老子让他开一个相亲大会。”
    “他让你做的?”叶水川完全不能理解他们在想什么。
    “对。”
    宁逍听得清楚,微微挑眉:“我帮你?”
    祈乐痛快的点头:“行。”
    宁逍便掏手机群发,很快收起,心情转好:“他们马上到。”
    祈乐应了声,沉默的望着那边,顾柏脸上带笑,在**的光线下越发温润,那人很快换了位置,坐到他身旁,整个人都要往上贴,顾柏表情不变,一点反感的情绪都没露出。
    卧槽!装的还挺像!祈乐再次环视一周,上前吩咐:“换一个。”
    顾柏抬头:“哦?为什么?”
    说两句话就开始倒贴,这种人要不得啊……祈乐撇嘴:“让你换,你就换。”
    顾柏盯着他看一阵,脾气甚好的点头:“行,换谁。”
    “那边的,看见没,那个戴眼镜的。”祈乐指挥。
    顾柏嗯了声,起身过去。祈乐则重新回吧台,宁逍看他一眼:“不用这么麻烦,一会儿那些人就到了。”
    祈乐还没开口,娃娃脸忽然看了过来,面无表情的说:“这明显是小两口闹别扭,你还真信了。”
    宁逍:“……”
    祈乐:“……”
    顾柏坐在沙发,保持余光能随时扫到那边的情况,其实他能赞同这个提议主要还是想看看小乐会不会吃醋,如果不在意,那他还要继续努力,如果在意,那他就可以适当的主动一点了,不过看刚才的情况,似乎……真有戏?
    祈乐随便找地方坐下,看着那边,很快听到宁逍的声音:“来了。”
    他扭头一扫,只见门口忽然涌进一群小零,打扮得花枝招展,妖精似的,要多妖孽就有多妖孽,他看看他们,又看看那头温润的顾柏,顿时沉默了。
    宁逍看着他:“怎么?”
    娃娃脸仍不等祈乐开口,便冷冷的说:“说你天真你还不信,他后悔了呗。”
    宁逍:“……”
    祈乐:“……”
 
    37、成效

    那群小零进门后便直接围到宁逍身边,还顺便看看一旁的祈乐,脸上各种神色都有,却都没说什么,而是笑着和宁逍搭话,询问缘由,他们收到的短信只说来酒吧,本以为是这人无聊想找人玩玩,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宁逍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他们身上,简单解释两句,末了说:“顾柏在那边,有兴趣的可以试试,没有的就算了。”
    那些人都有些不信,但看看正和人家聊天的顾柏却又不得不信,宁逍和顾柏是两种类型的人,前者适合**的对象,后者则可以发展成长期伴侣,不过那人对不关心的人一向不感兴趣,久而久之也就没人去找不痛快了,可如今竟有机会了。他们怀疑的看着祈乐:“他真让他替他介绍对象?”
    祈乐打量几眼,默默思考如果说“你们不合适,都回去吧”被群殴的可能性有多高,不禁扯扯嘴角:“是有这么回事……”他的话还未说完,那些人都围了上来,亲切的不得了,他立刻无语。
    宁逍把他从人群中拉出,提醒众人:“机会要靠自己把握。”
    那些人心想也是,纷纷冲过去。
    祈乐脑中鬼使神差闪过一群妖精疯抢唐僧肉的画面,顿时沉默。
    顾柏看着忽然多出的人,只觉阵阵头疼,这都是小乐找来的?他透过人缝向那边看一眼,发现那人正望着这边,似乎在观察成效,不禁在心底叹气,知道那人不爽,只能认命的应付。
    祈乐见某人的身影快速被挡住,便左右移动一下,发现还是看不见,正犹豫到底要不要过去,却被拉到吧台的高脚椅旁了。宁逍点了两杯酒,推给他一杯:“让他们聊吧,兴许一会儿就能成。”
    祈乐坐下:“不可能,他又不喜欢他们。”
    宁逍微微挑眉,没有开口,他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有问题,不过他的心情却不错,毕竟现在有机会和这人聊聊,如果气氛培养的好,他还想进一步发展。
    娃娃脸向远处看一眼,面无表情的提醒:“他们都坐下了,看着挺愉快。”
    祈乐不禁回头,默默看着,注意力重新转回。
    娃娃脸问:“小远哥,我觉得他们聊得不错,你还要继续闹别扭吗?”
    祈乐:“……”
    宁逍冷眼扫过去:“你给我闭嘴。”
    祈乐下意识看一眼,发现娃娃脸依然面无表情,眼眶难得没像以前那样发红,接着一字一顿的问:“老子凭什么听你的?”
    宁逍:“……”
    祈乐看看他们,暂时把顾柏扔到一旁,慢吞吞蹭过去,小声问:“弟啊,那什么……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干脆以后就叫你小娃算了。”
    娃娃脸沉默一瞬,点点头,没反对。
    “小娃啊,”祈乐看着他,“你到底咋想的?你这样做就不怕他越来越讨厌你?”
    “我哥说目前的首要任务是不能让你和逍有机会在一起,要想方设法把你和顾柏凑对,”小娃低声答,“至于以后的事看情况再做打算,我哥还说实在不行就执行第二号方案。”
    祈乐诧异:“什么?”
    小娃一脸认真:“反正他不爱我,不如就让他恨我吧。”
    “……”祈乐说,“你加油。”
    小娃伸手握拳:“我会的。”
    祈乐:“……”
    祈乐看看这两人,干脆换了地方,去自家大哥身边坐着,继续观察,顾柏依然是那副样子,到现在还没出现不耐烦的表示,倒是那群人越来越兴奋,他顿时撇嘴。
    叶水川急得不行,瞪着他:“小远,你真的傻了吗?你到底在想什么?”
    “他把我惹毛了,我想找群人恶心他一下,”祈乐磨牙,“反正他也同意了。”
    叶水川再次瞪眼:“你就不怕他真看上别人?”
    “不会,他们不合适也不般配,”祈乐看着那边,怎么都觉得那群人长得太妖孽,不禁问,“哥,你还有人没?把他们换下来。”
    叶水川一怔,没理会后面的话,而是好奇的问:“如果真给他介绍对象,你觉得谁合适?”
    祈乐环视一周,仔细看一遍:“没人合适。”
    叶水川双眼有些亮,试探的问:“那你呢?合适吗?”
    祈乐思考一下,心想二圈喜欢就是他,当然合适,便点点头。
    叶水川双眼更亮:“也就是说别人都不行,只有你行?”
    祈乐再次点头:“怎么?”
    叶水川问:“小远,你就没发现什么问题吗?”
    祈乐想了想,茫然:“没啊,能有啥问题?”
    叶水川望着他,心想这人虽然变得有个性了,情商却忽然没了,他摸摸他的头,意味深长:“没事,慢慢想,别着急,我去趟厕所。”
    祈乐莫名其妙看着他走远,把那句话翻来覆去的回味,等到第十遍后,他的表情就渐渐变了,我擦,刚才的话怎么听着这么**?
    宁逍见叶水川离开,便过去在他旁边坐下:“复习的怎么样了?”
    祈乐稍微回神:“就那样吧。”
    宁逍点头,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祈乐静静听着,偶尔回几句,大多数时候都在观察某人,接着看到他嘴角的笑,怎么都不认为自己成功把他恶心到了,便越看越不爽,心想你继续装吧,老子不玩了!
    宁逍看一眼:“去哪儿?”
    祈乐气咻咻的向外走:“回去看书。”
    宁逍追了两步,提议:“不如去我那儿,我帮你?”
    “不用!”
    顾柏早已被那群人烦的不行,可观察半天都不见小乐有什么表示,反倒是见宁逍凑过去了,他的忍耐终于到达极限,正要放弃试探,却见小乐走了,他微微一怔,快速打发掉这些人,忙跟过去:“你去哪儿?”
    “回去,我玩够了。”
    顾柏打量,见这人心情不好,越发觉得有戏,但他知道这种时候如果露出得意的表情就是找死,便识时务的叹了口气,揉额头:“那刚好,我也想回,累了。”
    祈乐看他一眼,诧异的问:“你刚才不是挺开心吗?”
    “装的,”顾柏实话实说,为他打开车门,“毕竟是请你帮忙介绍,我总不能板着脸吧?”
    祈乐心想也对,那这是成功恶心到他了?他顿时心情大好,高兴的往车上一坐,随口安慰几句:“没关系,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嘛。”
    这人的情商是挺低……顾柏忍着笑,扫一眼不远处的宁逍,上车离开。
    宁逍冷眼看着,心想那人但凡能想起一点点从前的事,也不会对他这么冷淡,哪还有顾柏嚣张的份,可他转念一想,那人若真能恢复原状,他估计就没兴趣了,他不禁皱眉,一时也分不清自己这是什么心态。
    小娃见他回来坐下,不禁开口:“你白浪费这么多唇舌,小远哥还是和顾柏走了。”
    宁逍点头:“我今晚没伴,不如你和我回去?”
    小娃一怔,挣扎片刻,点头。
    “你还真信,逗你玩罢了,”宁逍把酒喝完,扔下钱,临走前看他一眼,“我对付你只需几句话,所以以后别随便挑衅我。”
    小娃见他离开,回头默默望着自家大哥,仍是面无表情:“哥,怎么办?”
    “你还是直接跳到二号方案吧,”沈书提议,接着想了想,过去搂着他的肩向外走,“我昨天下了几个不错的S-M视频,走,咱去看。”
    小娃:“……”
    祈乐和顾柏回公寓轮流洗了个澡,祈乐便继续复习,还心情甚好的哼起小曲,顾柏照例捧着一本书坐在他身边,忍了半天,终于开口:“别唱了,一句都不在调上。”
    祈乐:“……”
    顾柏看看时间:“回去睡觉吧,明天再看。”
    祈乐心想老子看在你今晚吃鳖的份上就不和你计较了,他点点头,抱着书去卧室。
    顾柏仍坐在沙发上,慢慢微笑起来。
    祈乐觉得昨晚的视频太**,便没打开,乖乖的躺在床上睡觉,接着忽然想到某人会不会又摸过来,便忐忑不安,总没睡踏实,一直来回打滚,如此不知过去多久,房门忽然响起一声轻微的咔嚓,他立刻躺平闭眼。
    顾柏打开灯,伸手抚摸他的脸,拇指缓缓的在他唇上摩挲两下,很快发现他的睫毛轻微的动了动,顿时有些想笑,这人……果然没睡着。
    他知道小乐还没想好,也能理解他目前选择不挑明的决定,不过理解是一回事,自己是否行动却是另一回事,经过今晚的观察,他觉得完全可以再主动一点,刚好这人选择继续装,这就有意思多了,比如……他能光明正大的吃豆腐。
    他捏着他的下巴,缓缓低头,在他唇上吻了吻,接着用舌尖撬开他的牙齿,直接探了进去,前几次趁人睡着占便宜,他都怕动作太大把人弄醒,这次倒是不怕了。
    祈乐只觉口中忽然卷进一股温热,在四处来回扫荡,最后缠上他的舌,**的搅拌起来,瞬间就傻了,卧槽啊,这是什么?!舌吻吗?!二圈你也太混蛋了啊啊啊!
    顾柏扳着他的下巴,不让他合上嘴,上半身都压过去,让舌头探得更深,轻轻吮吸,温柔的**,专心享受他们的第一个深吻。
    祈乐根本不敢推开他,只能认命的躺着,接着渐渐感觉顾柏身上独特的气味一点点侵入体内,肆意的蔓延开,忽然就有些迷乱。
    顾柏微微退开,在他身边躺好,将他抱进怀里,再次吻他,这感觉来的太振奋,兴奋的电流不断刺激着末梢神经,让人欲罢不能。
    祈乐感觉有些喘不上气,耳边甚至能清楚的听到这人变重的呼吸和口中淫-糜的水声,他简直想哭,卧槽,还有完没完了?他思考一下,反抗的哼了声,以此说明自己有要清醒的危险。
    顾柏知道这人在警告,也知道继续下去估计要翻脸,便意犹未尽的在他唇上舔了舔,低头看看,小乐的呼吸有些急,脸颊也带着红晕,特别可口,他笑着在他脸上亲一口,这才关灯睡觉,特别满足。
    终于完了……祈乐悲哀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准备睡觉,他刚才的注意都在这人身上,完全没察觉自己的状况,现在则清楚的感到了什么,大脑霎那间空白,卧槽,不是吧?
    他再次感受一下,愤恨的挠了两下床单,尼玛他竟然有点硬了啊啊啊!
    易航左右打量,自从某人扬言要追他,卧室就忽然多出一个柔软双人沙发,一个占据半面墙壁的屏幕,他迟疑的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陆炎彬拉上窗帘,又把门和灯都关上,然后走到床前的沙发坐下,摆弄电脑:“看电影。”
    “……”易航诧异,“他们给你出主意,就让你和我看电影?”
    “对。”陆炎彬点击放映。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这么正常的主意?!易航满脸问号,只听这人说了一句开始了,便扭头看过去,接着瞬间和一张惨白带血的脸对上,顿时吓得惊叫:“妈呀——”
    陆炎彬把他的手掰下来:“看吧。”
    “老子不看恐怖片!”易航受刺激的吼,起身要走。
    陆炎彬一脸平静:“看电影或被我干,二选一。”
    易航哼哼唧唧,认命的坐下,接着又看到镜头特写,猛地抄起抱枕挡住脸:“妈呀——”
    陆炎彬拿过抱枕,随手一扔,敞开怀抱:“害怕就往我这儿扑。”
    易航:“……”
    陆炎彬扳着他的脸:“快看。”
    易航不得不再次对面镜头,吓得惊叫出声,急忙扯过睡衣下摆遮住脸。
    陆炎彬看一眼,快速把他的上衣脱掉,随手一扔。
    易航:“=口=”
    易航只穿着一条睡裤,默默坐在沙发瞪着他。
    陆炎彬转过他的脸,让他看镜头,这时里面恰好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特写,易航嗷呜一声,寻找遮蔽物。陆炎彬搂着他,暗中点头,觉得这方法不错,平静的说:“好了,过去了,一会儿要是害怕还往我怀里扎,我保护你,多扎几下你就会爱上我了。”
    易航悲愤了:“大哥,我求求你了,你回火星吧啊啊啊!”
    陆炎彬淡定的捏着他的下巴,让他扭头。
    “妈呀——”易航尖叫一声,再次扑过去。

    38、挣扎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打进卧室,洒下一片亮色。祈乐默默坐在床上,呆呆的望着房门,神色凝重,真心不想开门出去,他不记得昨晚几点睡的,但还记得自己的状况,不禁扯开裤子看看鸟,心想他娘滴,你现在倒是软了,昨晚为啥硬啊?
    顾柏照例在等他吃饭,可半天都不见他出来,便开门看看,顿时一怔:“你在干什么?”
    祈乐维持扯裤子的动作,默默抬头,表情瞬间裂了,卧槽,要不要这么巧啊?!他急忙放手,面无表情:“没事。”
    顾柏观察一下,试探的问:“……遗-精了?”
    “你想多了谢谢。”祈乐慢吞吞下床,看看他,霎那间回忆起昨晚的热吻,顿时觉得有点尴尬,便快速越过他出去,直接钻进浴室。
    顾柏站在门口望着他的背影,开始思考会不会太心急,吓到他了?
    祈乐烦躁的在浴室转了两圈,接着冲过去洗了把脸,默默安慰自己只是有点硬,又不是全硬,而且像他这种只拉过人家的小手,除此外根本没啥经验的人被热烈的拥吻,身体会有点反应很正常……吧?
    他怔了怔,想象如果把顾柏换成宁逍,顿时一阵恶心,接着转念一想,若真是宁逍,他早就冲上去死磕了,绝不会这么纵容,所以这是由于他的默许,加上那个吻持续的太长、太**……身体才产生了本能反应?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Perfect Crime by 西若辰 下一篇:这世界疯了 by 一世华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