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31、上道

    祈乐看到顾柏来了,第一反应便是把热血医生灭掉,这人不知什么原因对灵魂的事太执着,而且就目前的观察看似乎属于白痴型,万一发疯又开始说些关于“换身体”的话就完蛋了,叶水川几人对郑小远太熟悉,听到这番言论肯定会往他身上联想,继而产生质疑,只要这个质疑被顾柏听到哪怕一点点,依那人的聪明程度绝对能看透真相,到时候自己就会被拖回去,除了不停的被爆-菊外,还要痛苦的回答爽。
    他顿时肝颤,急忙抓住医生的手腕向外奔:“你们先让让,我和他有话说。”
    门口的几人自动让开,顾柏面无表情环视一周,目光触及到角落的那些小零时不禁一顿,而那群人颜面大失,已经在宁逍面前丢脸了,现在万万不能再在这人面前丢,便急忙把嘴里的香蕉拿出,纷纷起身,开始掏纸擦脸,顾柏看他们一眼,扭头看着叶水川,再次问:“到底怎么回事?”
    叶水川于是简单把事情说一遍,顾柏静静听完,沉默一瞬:“你说嘴里含着香蕉……是他的主意?”
    “是啊,怎么?”
    顾柏不答,心想小乐这几天到底经历了什么?自己让那人适应是对是错?再发展下去万一没弯,反而**了怎么办?他觉得这样不行,还是把人拐回去放在身边保险。
    “刚才实在太刺激了,”叶水川尚处于亢奋状态,满脸高兴,“你真该看看小远帅气的模样,霸气啊!”
    娃娃脸微微一怔,面无表情把手机递过去:“给,我录下来了。”
    叶水川快速抢过,兴奋的打开:“看着,他特别帅!”
    顾柏静静注视着屏幕,当看到小乐从衣服里拿出蛋糕后眸子再次一沉,看看不远处的那群人,一语不发。他以前把小乐保护的很好,但不是什么都管,有些事小乐自己能处理,他便会放手让那人做,这件事他虽然知道是小乐占上风,可仍是不爽。
    那边祈乐把热血医生拉到走廊,诚恳的看着他,耐心商量:“里面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我得收拾残局,今天真没心情谈,你就别再添乱了谢谢,这样,你把手机号给我,我过几天给你打电话约个时间谈,行吗?”
    医生看着他的惨样,思考片刻:“也行,你把住址给我,你们三人我现在就不知道你的。”
    祈乐点头,随口胡邹一个地址,看着他在小本本上奋笔疾书,不禁扫一眼,只见那上面写着三个名字,各自带着备注,道士的那栏是以前的无神主义者,现在喜好玄学,擅长画符做符,各种款式都有,价格一般为10元或20元,此人油盐不进,软硬不吃,问什么都答“我失忆了”,非常执著。
    易航那栏则写着喜欢啃苹果(大概),貌似不喜欢出院,另外桌上放着许多益母草,目前还不知是干什么用的,最新发现,他忽然对不举感兴趣了。
    此刻热血医生正在填郑小远的地址,祈乐看看备注,上面写着失眠暴躁,最新发现,他似乎有SM倾向。
    祈乐:“……”
    热血医生刷刷写完,翻过一页快速写下自己的号码,撕下来:“给,记得给我打电话。”
    祈乐心想老子忍了,默默接过:“我会的。”
    医生点头,越过他回包厢。
    祈乐默默反应一秒钟,瞬间疯了,卧槽,怎么又回去了?!他急忙狂奔,进门就发现那人跑到易航身边了,亲切的和人家聊天,他顿时沉默,尼玛他忘了这里还有个二百五!
    这二百五也是知道真相的人,最好尽快处理……祈乐这么想着,忽然眼前一亮,快速过去把易航拉到外面:“你们再让让,我也有话和他说。”
    门口那几人再次移开,叶水川看着包厢的惨状,对那群小零吩咐:“别站着,收拾收拾。”
    热血医生见目标走了,想了想,立刻跟出去,防止那人离开。
    易航被某人拉着,满脸悲催:“你救救我啊救救我,这次真的完了……”
    祈乐看着他:“你家男人绝对能猜到你跑来找我,肯定一会儿就到,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藏起来。”
    易航愣愣的点头:“……藏哪儿?”
    “那个医生家啊!”祈乐耐心劝说,“他肯定欢迎你,如果他提那些问题,你就随便和他扯点,这就不用我教你了对吧?哦,老子告诉他的地址是假的,你别拆穿我。”
    “嗯,然后呢?”
    “你就藏着呗,你不是不想让你男人爆你吗?”
    “是啊,可我的身份证和钱都在他手里,”易航伤心的说,“我早晚得回去,我要是藏得越久他就越生气,到时候肯定爆我,所以我不想藏,我想让你出出主意,让他不爆我。”
    祈乐:“……”
    卧槽,这难度太大了有木有!
    祈乐吸了口气:“你看看我的样子,我现在挺忙,而你男人随时会来,这么短的时间我想不出主意,这样,你先和他走,我慢慢想。”
    易航觉得有道理:“那好。”
    祈乐满意了,回头看着跟来的医生,过去聊几句,后者大喜,当下同意,他顿时松气:“那就这样,你们走吧。”
    “等等啊。”易航急忙拉住他。
    “还等什么?”
    “你不清楚我目前的情况,怎么想主意啊?”
    “……”祈乐耐着脾气,“行,你快说。”
    “我上次听你的建议拒绝他了,他真没强迫我,后来我拒绝的次数多了,”易航吸吸鼻子,“他就平静的对我说很好。”
    祈乐一怔:“……很好?”
    易航点头,哽咽:“然后他继续平静的说‘你再这样闹下去,不出两天我就能彻底摆脱人类的身份了’……”
    祈乐:“……”
    “你说这是人说的话吗,他要变**啊,怎么办?”
    卧槽,他都要变**了,老子能有什么办法救你?!祈乐耐心安慰:“没事,我想办法,你快走吧。”
    易航感激的看他一眼,乖乖的和医生离开。
    祈乐目送他们走远,转身回包厢。彼时冰块桶和盘子已被放回到茶几上,剩下的清理工作就交给酒吧的服务生了。现在是晚上,酒吧正是热闹的时候,那群小零狼狈不堪,深觉丢了面子,不想出去丢人,虽然没说出口,但表情都非常纠结。
    顾柏扫一眼,看向祈乐和叶水川,淡淡的问:“你们要不要洗一下,楼上应该有浴室吧?”
    叶水川点头:“有是有,可我们洗完还得穿脏衣服,不如回家洗。”
    那群人听得清楚,纷纷上前劝,没衣服换不要紧,最起码能把脸和头上的奶油洗掉。虽然是他们找的茬,但大家都是熟人,这件事撑死也就算一场玩笑,尤其叶水川那方还赢了,更没必要和他们生气。
    叶水川在这里上班,和老板的关系不错,自然同意,带着他们去二楼,沈书没兴趣等他们洗澡,便没上楼,宁逍见顾柏去了,微微眯眼,也跟了过去。娃娃脸紧随其后,面无表情。祈乐走到顾柏身边:“你怎么来了?”
    “在家里待着无聊,想来坐坐,然后看到易航了,”顾柏简单解释,看他一眼,“你去洗澡,我去给你买衣服。”
    祈乐从小娇生惯养,当然不想穿这么粘粘糊糊的衣服,可他看着这人,却挑起眉:“怎么忽然这么好心了?”
    “我说了会遵照他的意思照顾你,”顾柏的声音很淡,“而且最近你帮我养猫,我很感激。”
    祈乐心想有道理,顿了顿,试探的问:“顺便帮我哥也买了吧?”
    “行。”
    几人很快到达休息室,这里分里间外间,里间便是小浴室。祈乐去找叶水川,说顾柏为他们买衣服,让他洗完澡等会儿,叶水川当下高兴,要掏钱包,顾柏摇头,说以后再算。那群人站在旁边,默默望着顾柏,欲言又止,一副委屈的模样,但又不敢上前,只得去找叶水川,让他帮忙说情。
    叶水川扬扬下巴:“去找小远,顾柏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买的。”
    祈乐见众人望着自己,心想情绪已经发泄完,没必要再计较,而且顾柏既然肯买,顺便多买几件应该不成问题,便看着他。顾柏点点头,转身离开。
    叶水川见他出去,开始教育弟弟:“看,多好男人,就应该找这样的。”
    宁逍听得清楚,脸色顿时有些沉,娃娃脸看看他,面无表情的说:“小远哥,你们很配。”
    宁逍的脸色又青一分。娃娃脸再次暗爽。
    祈乐嘴角一抽,想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但他觉得这些人应该不信,便沉默了。
    “哦对了,”叶水川忽然问,“快开学了,你是不是该看看书了?”
    祈乐诧异:“看什么书?”
    叶水川沉默一瞬:“小远,你挂了五科,开学补考。”
    “……”祈乐说,“啥?!”
    卧槽,有没有搞错?他堂堂一流大学的学生,如今一朝穿越,要领一个二流大学的毕业证也就罢了,还挂科?尼玛,他学的是啥啊?挂的又是啥啊?怎么复习?!
    叶水川想说什么,只听手机忽然响了,便走到一旁接电话。宁逍看着僵硬的某人,觉得终于有话题了,提醒:“我和你一班,不会的可以问我。”
    祈乐此刻特别不爽,斜他一眼:“你如果知道我挂的是哪几科就说,不过我猜你以前不会关心这个。”
    宁逍噎住,他确实不知道。
    “闭嘴吧谢谢!”
    宁逍:“……”
    叶水川很快挂断,找出几个袋子给他们,让他们装衣服,又翻箱倒柜找出仅有的两条大的浴巾,递给祈乐,让他洗完和他去另一间休息室,免得他们再发生什么摩擦,祈乐点头说好,去洗澡。
    顾柏回来时他们差不多都洗完了,他先去给那二人送衣服,祈乐裹着浴巾伸手接过,看着简单的T恤和裤子,颇有些感慨,原主人的衣服花里胡哨,他根本不喜欢,但他又不想浪费钱买新的,只得凑合穿,如今终于能穿到正常的衣服了。
    宁逍刚才去打电话了,叶水川只能回忆起两科,他则去要复习资料,回来时那人刚刚换完,白T恤浅色牛仔裤,干净简单,他不禁一怔,竟觉得比之前那些更适合这个人。
    顾柏看着他们换好,这才出去,拎着剩下的衣服到隔壁间,关上门沉默的看着他们。那群人已经洗完,见他进来纷纷起身,他们此刻只穿了条内裤,被他这么看着都有些不好意思。
    顾柏站定不动,目光一转,看着今晚最先动手的二人:“我见过你们,是吧?”
    那二人的脸色瞬间变了,今晚的寿星干笑:“……没有啊。”
    “我记得上次有人准备上门找我的爱人,想让他别赖着我,结果在半路被我截住了,其中就有你们两个,没错吧?”
    那二人再次变色,低头不语,其他人安静下来,默默看着,那件事在当时闹得挺大,他们自然听过。
    顾柏看着他们:“还能记得就行,”他微微一顿,“现在换人了,别让我知道你们再找小远的麻烦,听清楚了吗?”
    那二人咬了咬嘴唇,不情愿的点头,其他人自然不敢得罪他,跟着点头。
    “很好,”顾柏把衣服扔到沙发上,“里面贵贱都有,自己挑。”
    那些人急忙过去,但当打开袋子后都沉默了,过了很久才有人磕磕巴巴说:“……童、童装?”
    另一人惊悚的说:“婴儿装……还是女孩穿的……”
    顾柏早已离开,他们没办法,只得穿脏衣服,可转身一看,放在沙发旁边的袋子不知何时没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众人:“……”
    叶水川早已领着祈乐下楼,顾柏拎着袋子下去,路过楼梯拐角直接把它们扔进了垃圾桶,淡定的走人。
    叶水川还有工作,祈乐便准备坐顾柏的车回去,宁逍抱着手臂看他:“不要复习范围了?”
    祈乐一顿,立刻回头。宁逍略微挑眉,心情大好。顾柏看一眼,低声问:“怎么?”
    祈乐看着他,可怜兮兮的说:“据说我挂了五科……”
    顾柏沉默一瞬:“我认识你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他应该认识你们班的人,我帮你问。”
    祈乐顿时高兴,扭头坐上他的车,快速离开。
    宁逍:“……”
    二人回到公寓看猫,顾柏摸摸某只猫:“我觉得还是把它带回去比较好,它如果熟悉这里的环境了,回去后更不适应。”
    “可它回去就蔫了……”祈乐说着一顿,心想他哥和哥夫太能折腾,睡不好又没法复习,这里万万不能住了,他期待的看着顾柏,“那什么……我不放心它,想去你那儿住几天成吗?我睡沙发也行啊。”
    真上道……顾柏心里高兴,沉默的想了想,勉为其难点头:“那好吧。”

    32、入住

    祈乐得到入住应允,高兴的不得了,连一刻都不想多待,但他觉得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便先把猫咪的东西整理好,看看时间,虚伪的问:“我的东西还没收拾,现在已经九点多了,挺晚的,要不……我明天再去?”他坐在床上仰头看他,心想你千万别点头同意啊喂,老子前几天凌晨还去过你家呢,照样没事,时间不是问题!
    顾柏对他了如指掌,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简直恨不得直接把他扛回家,但又不能露馅,他忍着笑,拎起猫咪的行李:“那好,我先把猫接走。”他将某只猫抱起,托在怀里,并没用力困住它,转身离开,他盯着某只猫,试探的拉开卧室的门,摆明的告诉它要走了。
    尼玛让你装虚伪,完蛋了吧……祈乐在心里腹诽,伤心的起身送他们,心想没事,大不了再忍一晚,反正都已经适应了,除非那两人往重口的方向玩。
    小圈眼看自己要被这个疯掉的人类抱出门,急忙跳下,重新窜回,伸爪子扒在祈乐身上,蹭着他的脖子:“喵喵喵——!”
    这几天的饮食好不容易变得正常,不用再过那种飘忽不定的日子,我才不走呢!
    祈乐和顾柏同时看着猫,都非常满意。祈乐抱着儿子,心想关键时刻还是你给力,他抬头看顾柏:“要不……我也跟着?”
    顾柏摸摸猫,大发慈悲的说:“嗯,你收拾东西吧。”
    祈乐高兴了,随便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扔进包里,接着开始发愁,他还没弄清挂的科目呢,怎么办啊!
    顾柏看他一眼:“怎么?”
    “我这不是失忆了嘛,”祈乐叹气,“所以不知道挂的哪几科,目前就知道两科……”
    顾柏想了想:“你有电脑吗?”
    “有啊。”祈乐微微一顿,只觉豁然开朗,急忙找出电脑开机,连上网,搜索学校的网页,忐忑的点击登陆,接着瞬间松气,心想自动记住密码神马的真是太高级了!
    他进入学生管理系统,打开成绩查询,默默看着一排的成绩,感觉心都碎了,尼玛郑小远是不是连考试的时候都在偷看宁逍啊?是不是只要宁逍交卷,他也跟着交啊?挂的科都是三四十分,过的那几科则低空飘过,就没有上70的!还有这个人力资源管理是干什么的?老子以前是学设计的好吗?!
    他唉唉的叹气,把挂的科目记下,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书,结果找了半天只找到三本,他顿时怒了,他娘滴,郑小远是不是不想上了,连书都弄没了!
    顾柏见他面无表情,知道在生气,便说:“要不等你哥回来问问你哥?”
    “不了,”祈乐把书和电脑都装进包里,“他肯定和我哥夫一起回,还是走吧,我明天再来问他。”
    顾柏便和他一起离开,随口问:“你哥怎么没和他男友同居?”
    “我前几天问过,”祈乐解释,“他说这里离学校和酒吧都挺近,比较方便,而我哥夫的房子比较远,他就没搬,反正到大四下学期就没课了,再住半年,到时候他去找离我哥夫家近的公司上班,再同居。”
    顾柏点头,开门上车,很快回公寓,妥善的把某只猫的窝放好。小圈看着熟悉的摆设,生怕祈乐走人,便继续扒着他,不肯撒手,祈乐自然随它,笑着在它头上亲亲。
    顾柏扫一眼:“你洗澡吗?”
    “啊?不了,”祈乐说,“我刚在酒吧洗完,你洗吧。”
    顾柏心想也是,便去浴室简单冲澡。
    祈乐高兴的抱着猫坐在沙发上,心想今晚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他看看时间,发现不是太晚,便拿出书准备学习,接着很快被那一大堆的概念弄得心烦意乱,随手一扔,想了想,干脆打开电脑,他前几天玩的时候顺便看了看硬盘,知道F盘里有一个标有“学习资料”的文件夹,当时没在意,现在刚好有用。
    他点开,想看看是不是有课件,却发现里面还是一个文件夹,写着“每天学一点”,他满脸黑线,继续点,发现仍是一个文件,写着“进步多一点”,他抽抽嘴角,再次点,文件上写着“要相信自己”,他沉默一瞬,接着点,只见上面写着“你会成功的”,他瞬间怒了,卧槽,还有完没完了,到底搞什么飞机?!他娘滴,如果把这些功夫放在学习上也不会挂了五科!
    他盯着文件,抹了把脸,点开,看到文件上写着“by你哥”顿时就沉默了,觉得如果是出自叶水川的手笔就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毕竟那人不太正常,他双击点开,只见一竖的视频,从1标到100,他看的诧异,心想难道是教学视频吗?
    他点开第一个,等了等,看到黑色的频幕上慢吞吞飘英文,顿时更加诧异,干脆把视频拉到中间,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可紧接着就听到一阵销魂的叫声,只见两个男人浑身赤-裸的在啪啪啪,正是激烈的时候。
    祈乐:“=口=!!!”
    顾柏这时恰好从浴室出来,他显然没想到客厅里会充斥着那种声音,脚步不禁一顿,抬眼看看,发现某人还在发呆,便上前两步,手撑着茶几探过头:“你在看什么?”
    祈乐猛地回神,大脑一片空白,连声音都在发抖:“没、没什么!”他急忙扣上电脑,本以为合盖是睡眠或关机,但他没想到郑小远设置的是“不采取任何措施”,因此那销魂的声音依然在响。
    祈乐:“=口=”
    顾柏简直都要忍不住笑出声了,玩味的问:“这叫没什么?”
    祈乐默默望着他,小心脏碎了一地,完蛋了,本来名声就不好,现在更是给人一种没节操没下限、饥-渴难耐的印象,自己会怎样?会被扫地出门吗?
    顾柏看着他的小眼神,耳边又听着那种声音,只觉呼吸一紧,几乎想把他按在沙发上直接办了,他就着这个姿势凑近了些,微微挑眉:“还不关?”
    “……啊?”祈乐反应一秒,立刻打开关掉,惊魂未定的抬头,近距离看着这张脸,这人刚刚洗过澡,眸子特别的润,这样望过来深邃而迷人,他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默默向后缩:“我也不知道会是那种东西,真的。”
    顾柏下意识想揉揉他的头,但想到现在还不行,便惋惜的在心底叹了口气,在他身边坐下:“我知道,你失忆了。”
    祈乐应了声,继续打量几眼,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这人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帅了。
    顾柏看一眼电脑:“这些都是?”
    祈乐扭头,发现只关了视频,还没关文件件,他嘴角一抽:“大概吧……”
    他操作键盘全选,下意识要把它们删掉,但转念一想自己得努力看看,便一咬牙,点了右上角的叉,关上文件。
    顾柏本以为依小乐的脾气会删除,没想到竟然留下了,这是想试试吗?他心底一震,只觉胸腔猛然涌上一股巨大的潮汐,简直想把这人紧紧抱在怀里。
    一直喜欢的人现在肯为他跨出这一步,肯去尝试,他觉得这就足够了。
    祈乐翻了翻别的硬盘,没发现丝毫和学习有关的东西,顿时失望,看着他:“……我要复习资料。”
    顾柏微微回神,点头:“我帮你问。”
    祈乐看着他打电话,心想还好他前世和郑小远不在一个学校,否则顾柏现在给学生会主席打电话,就会打到某位道士那里,而后者绝对会一本正经的让他花20块钱买保过符。
    顾柏很快挂断,侧头看他:“他说明天发过来。”
    祈乐终于放心,看看时间,觉得差不多,要准备睡觉。顾柏自然舍不得让他睡沙发,想了想,说道:“你去我卧室睡,我睡小乐那屋。”
    祈乐诧异:“你不是在他那屋睡不着吗?”
    “嗯,之前是,最近几天我都在他那屋睡的,”顾柏淡淡的说,“我发现偶尔还能梦到他。”
    是做春-梦吧?一定是春-梦的对吧?你就不怕在梦里精-尽人亡吗?祈乐在心里腹诽,起身去卧室,躺在那张大床上,满足的睡去,他本来觉得可以一觉睡到天亮,谁知半夜忽然被吵醒,不禁起身飘出去:“……怎么了?”
    顾柏打开客厅的灯:“有人敲门。”
    祈乐看看墙上的表,发现已经凌晨三点多了,这种时候谁会来啊?他默默望着,很快看到陆炎彬慢慢迈了进来。
    祈乐:“……”
    陆炎彬一语不发,平静的越过他去卧室,见床上没有,又拉开柜门看看,还是没有。
    祈乐提醒:“他不在这儿。”
    陆炎彬点头,转身去了隔壁的卧室,祈乐嘴角一抽:“不,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
    “那你说,我听着。”陆炎彬从卧室退出,去浴室看看,然后开始向厨房走。
    顾柏在旁边淡淡的解释:“他不在我这里,不在这间公寓。”
    陆炎彬脚步一顿,点点头,准备从厨房出来,接着脚步一顿,打开冰箱看看,这才平静回到客厅。
    祈乐:“……”
    顾柏:“……”
    “你哥说他是被你拉走的,”陆炎彬看着祈乐,“他去哪儿了?”
    “不知道,他想要找我帮忙,我说没办法帮,他就走了。”祈乐满脸诚恳,心想这次不能再出卖二百五,万一把他惹毛向而顾柏挑明真相,他就完蛋了。
    陆炎彬看着他:“我听说还有一个人在那儿,是谁?”
    祈乐眨眨眼:“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是在医院认识的,那个人比较奇怪,我和他说了几句就把他打发走了。”
    陆炎彬静静听着,觉得和叶水川说的差不多,便道了声抱歉,准备离开。
    祈乐想了想,试探的说:“其实……你不能逼他,他能跑一次两次就能跑第三次第四次,对吧?”
    陆炎彬脚步一顿,回头:“我逼他?”
    “他不同意那什么……你就应该偶尔尊重一点他的意思嘛。”
    陆炎彬掏出手机翻了翻,递过去,祈乐接过,发现是易航的照片,只见那人穿着宽大的睡衣,默默窝在床角仰头,一副呆萌的蠢样,他嘴角一抽:“这是什么?”
    陆炎彬平静的说:“我每天晚上要抱着他睡觉,他都是这种反应,窝在那儿对我说不要,我也是人,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祈乐:“……”
    尼玛二百五啊,难怪他会说不出两天就要摆脱人类的身份,你这是典型的欠虐啊!

    33、八卦

    祈乐把手机递还给陆炎彬,诧异的问:“你既然见不得他这种样子,觉得马上要失控,那还拍照片干嘛?不可能当桌面吧?”
    “不是,我给朋友看,让他们帮忙分析一下,”陆炎彬平静的说,“看看是我的自制力有问题还是他有问题,结果他们全部给我两个字。”
    祈乐沉默一瞬,试探地问:“……欠虐?”
    “不,干他。”
    祈乐:“……”
    “所以这不是我的问题,”陆炎彬微微一顿,“我觉得我朋友的主意挺不错。”
    祈乐继续沉默,心想二百五,你最好别让他抓到,否则就自求多福,这回我帮不了你了。
    陆炎彬看着他:“你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真的,”祈乐诚恳的说,“我拒绝给他出主意后他就走了,也没说要去哪儿,其实我和他不熟。”
    陆炎彬沉默一瞬,下意识想说什么,但这时手机忽然响了,他接起:“喂,你那边有吗?嗯……算了,我觉得他不会在那,你回吧。”他挂断,看着他们:“陵园也没有。”
    顾柏和祈乐同时看向挂在墙壁的钟表,心想当这人的手下或朋友要不要这么惨,半夜三点多被派去陵园找人,就不怕吓出病来?
    陆炎彬觉得待下去也没用,便准备离开,临行前又看看祈乐:“你如果能想起什么就给我打电话,到现在还找不到,我怕他会去奇怪或危险的地方。”
    二人送他出去,祈乐安慰:“他又不是小孩子,可以照顾自己,能去什么奇怪的地方?”
    陆炎彬思考片刻,一脸平静的说:“拉猪车。”
    顾柏:“……”
    祈乐:“……”
    二人的脑中瞬间闪过易航默默窝在人家的车斗里,然后一群猪吭哧吭哧被赶上去,他被挤在角落,双手抓着铁质的栏杆,随着汽车的发动留下一串销魂的叫声:“不——”
    祈乐表情扭曲,简直想把这人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他扫一眼身旁的人,顾柏虽然挺淡定,估计心里想的也是这个。
    “别这么看着我,”陆炎彬略微挑眉,“是他自己说的大不了就坐拉猪车去外市扛砖头,不是我说的,但我已经去养殖场找过了,没发现他,我现在就怕他迷迷糊糊上了别人的车,”他顿了顿,“比如地下非法买卖器官的车。”
    顾柏:“……”
    祈乐:“=口=”
    二人幻想易航被拉到地下室,按在手术台上,今天割一个肾,明天割另一个,后天开始割角膜,真心觉得还不如拉猪车呢。祈乐见他又要开口,感觉他要说点诸如囚车、丧车之类诡异的东西,便提前把话截过去:“放心吧,他没那么傻,”他挣扎一下,为避免这人胡思乱想,就迟疑的说,“我看他是和那人一起离开的,应该不会出事吧?”
    陆炎彬立刻问:“那人到底是谁?干什么的?”
    “就是在医院认识的,其他的我不知道。”
    陆炎彬便看向顾柏,询问的意思很明显。祈乐也默默看着,顾柏在医院见过那热血白痴,也知那人是精神科新来的医生,就是不知在酒吧有没有注意到白痴的存在,他觉得这人说不说都无所谓,只要不是他泄的密就行。
    顾柏一向站在小乐那边,见他不答,便摇头:“没注意。”
    陆炎彬思考片刻,看着祈乐:“我记得你们病房还有一个人,他住在哪儿?”
    “学校。”祈乐报出一个地址,看着他走远,心想现在太晚,估计这人要白天才去,就是不清楚如果道士让他买符,他是什么反应,不过依他的火星思维搞不好真能买,但不管怎样道士知道热血医生的存在,或许就会告诉他。
    “不早了,回去睡吧。”顾柏把门关上。
    祈乐点头,刚才没感觉,现在那人一走他只觉脑袋嗡嗡作响,便轻飘飘回屋,栽倒在大床上,很快沉沉睡去。经过这段插曲,他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外面早已天光大亮,他打着哈气懒洋洋的穿衣服,下床洗漱。
    顾柏正在沙发摆弄电脑,见他出来便说:“复习资料已经发过来了,我下载到桌面了,你一会儿自己看,早饭在锅里热着,去吃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Perfect Crime by 西若辰 下一篇:这世界疯了 by 一世华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