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32、第三十二章 腿分开! ... 
 
  林耀从过山车上下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嗓子跟刚被炮仗炸过似的,一张嘴就能冒出蓝烟来,估计是刚在上面喊大劲儿了。
  而且脖子还酸得厉害,他摸着后脖窝活动着脖子,跟在关泽身后慢慢走出场地,感觉自己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过山车上发生了什么,他还恍惚着,瞪着关泽后背半天没想起自己要说什么。
  直到看到坐在草地上吃着零食冲他们乐着的陆腾,他才开口说了一句:“你刚是答应我了吗?”
  “答应你了,”关泽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他叹了口气,“你不是后边儿又跟我确认了好几次吗?还问?”
  “我怕是我听错了,是我想像出来的。”林耀瞪着关泽。
  “我答应了,”关泽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往陆腾那边走,“你别再问了,当心把我问烦了我收回啊。”
  “别别别,我不问了。”林耀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心一阵阵狂跳着,一点儿章法都没有,现在要去测心跳,他估计都能测出严重心脏病来,跳得他走路都有点儿迈不好步子了。
  鼻子也一直发酸,眼睛涩得很,不知道自己是想哭还是不想哭。
  
  “哥哥你不行啊,”陆腾小跑着到了他面前,递给他一张纸巾,“坐个过山车还吓哭了啊?还笑我爸。”
  “我哭了吗?没啊,”林耀蹲下,接过纸巾在脸上擦了擦,没擦到眼泪,想了想又往脑门儿上擦了两下,果然还有眼泪,“我这是汗。”
  “眼睛是红的,”陆腾研究着他的脸,“你哭的时候眼泪怎么是往上流的?”
  “是汗,”林耀把纸巾按在眼睛上,跌跌撞撞地走到旁边的一棵树下,坐在了关泽身边的草地上,一想到自己刚才倒挂在空中流泪的样子,他眼眶里又涌出了眼泪,他有点儿恼火,“哎我操啊,怎么办啊。”
  他可不想当着陆腾的面儿哭,不定让这小东西怎么挤兑呢。
  “要我安慰一下你么?”关泽乐了,伸手搂住了他的肩,把他往自己身边搂了搂,“乖,不哭。”
  林耀本来想笑,但关泽这句话说得很温柔,他好听的嗓音加上这种轻柔的调子,让本来对哭这种事无法收放自如的林耀猛地被戳了一下狠的,顺势靠到关泽身上,准备大哭一场解解劲。
  
  没等他开嚎呢,陆腾一下也挤了过来,扑进了关泽的怀里,顺便还在他脸上摸了摸:“哥哥要哭吗?”
  “没……”林耀赶紧用力咽了一下唾沫,在眼睛上狠狠地按了两下,把纸巾拿了下来,“怎么了?”
  “我给你讲笑话,”陆腾很关心地看着他,又蹭到他身上,抱住他,“我小时候爱哭,我一哭,院里的阿姨就给我讲笑话,后来我认识字了就自己看笑话了,我会讲很多笑话。”
  “你小时候?”林耀乐了,想哭的情绪被陆腾这么一打断,慢慢消退了不少,他摸摸陆腾的脑袋,“你现在就是小时候。”
  “是比现在还要小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没有爸爸呢。”陆腾靠在他身上,开始絮絮叨叨地讲笑话。
  陆腾讲的什么林耀没仔细听,这小家伙说笑话跟念课文似的,两个字儿一顿,听得他跟堵车了似的,起步,停,再起步,再停,气儿都跟着喘不匀了。
  
  笑话被这么一念,一点儿都不可乐了,但林耀还是想笑,他就觉得陆腾这样子特别逗,再看看关泽,也差不多的状态,靠在树上闭着眼一直笑。
  “不想哭了吧。”陆腾自顾自地念了半天,然后扬起脸看着林耀。
  “不想哭了,想笑。”林耀点点头。
  “看,刚才还是想哭啊,”陆腾蹦了起来,很开心地笑了,“现在承认了吧,还说不是想哭呢,骗小孩儿下辈子要变大蒜泥的。”
  “在这儿等着我呢,”林耀愣了愣,一提大蒜泥,他又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小屁孩儿跟你爸一个德性!”
  “我们去玩激流通进吧爸爸!”陆腾拉拉关泽的胳膊。
  “好,”关泽笑笑,捏了捏林耀的手,“走。”
  林耀被他这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捏得差点摔到地上,身上酥得动一下都快要带着响儿了,欻欻的,好半天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激流勇进是个好玩意儿,林耀想玩。
  已经入秋了,可能是因为水有点儿凉,这里排队的人不多。
  林耀拉着陆腾的手,跟在正在买票的关泽身边,有些担心:“一会陆腾弄一身水又没衣服换,会不会感冒?”
  “哪那么娇气,湿了一会把他放草地上晒干就行了,”关泽很无所谓地说,“皮实着呢。”
  这放草地上晒干的行为让林耀瞬间想起了把他放草地上晒着的林宗,叹了口气:“没想到你也会干这种不靠谱的事儿,我以为就我哥会晒人呢。”
  “你就是养得太娇气,”关泽买好票,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你要是我儿子,哭一次揍一次。”
  “滚蛋,你丫是我儿子!”林耀狠狠地骂了一句,弯腰把陆腾抱起来往自己肩上一抡,“咱们走。”
  “我要骑。”陆腾趴在他肩上扭了扭。
  林耀愣了愣,他还没扛过小孩儿呢,犹豫了半天他也没想起来小时候老爸扛他的时候是怎么把他弄到肩上的,只好问了一句:“你怎么上去啊?”
  “我自己爬。”陆腾很干脆,在他身上又是抱头抱脖子又是蹬肚子踩胳膊,没几下就爬到他肩坐好了。
  “你平时就这么让他爬的?”林耀看着关泽。
  关泽抱着胳膊打量了他半天才笑着说:“你不抱他上去他当然就得自己爬上去。”
  
  其实林耀对于激流勇进这东西本身的兴趣并不大,让他兴奋起来的是激流勇进的船。
  是的,双人的船!
  不是并排坐着的船!
  是没有椅子只能坐在别人腿中间的船!
  陆腾爱刺激,他一上船就坐到了最前面:“爸爸我坐这里,这里看得清!”
  “嗯,”关泽笑着点点头,又看着林耀,“你是抱着他坐还是抱着我?”
  “你抱我。”林耀小声说,跨上了船,坐到陆腾身后。
  “腿分开放两边。”一个工作人员站在旁边指点他。
  “我为什么要……”林耀听着这话很别扭,想要反驳的时候又觉得人家没说错,是得这么坐,一个人坐在另一个人手面,腿分开……放在别人身体两边儿比较不占地儿,于是他只能老实地分开腿,把腿放到陆腾身侧。
  陆腾很舒服地靠在他腿上吃着零食。
  
  关泽上船的时候,林耀可算是逮着了机会,没等工作人员开口,迅速回头看着关泽:“腿分开!”
  “嗯?”关泽刚坐下就听到他这声吼,愣了愣立马乐了,往后靠在了靠背上,把腿往两边一摆,胳膊搭在船沿上,嘴角带着一丝挑衅地看着他,“怎么着?您有什么计划?”
  林耀瞟了一眼旁边等着他们坐稳了要放绳子的工作人员,这人真他妈碍事!要不是这人在,就关泽这个长腿一分的姿势,他早就扑上去了。
  “垫着我。”林耀转过身扶着关泽的膝盖,靠进了他怀里。
  算了,扑过去什么的,也就脑子里得瑟一下,就算没那人在边儿上杵着,他也不敢当着陆腾的面干出这种臭不要脸的事儿来……
  
  这是条双人船,俩大人带个小不点儿一般都不会安排坐大船,小孩儿不占地儿,而且这样比较好保护。
  对于林耀来说,这是最好的安排,因为前面多了个陆腾,他必须往后一些,正好能挤在关泽两腿之间,靠在他身上。
  船上的绳子松开,船慢慢滑进水道的时候带起一小阵风,林耀立刻感觉到关泽身上的气息包围住了自己,他闭上眼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暴喝了一声,爽!
  暴喝之后他在关泽腿上狠狠抓了一把,可算是有机会了,抓完了他又顺着关泽的腿从上到下地摸了一遍,然后靠着关泽嘿嘿嘿开始乐。
  “精神病院的墙塌了吧?”关泽本来是靠着的,看他一个劲儿冲着水乐,于是坐直了身体,胳膊往前拉住船沿。
  这个姿势基本就是把林耀给抱在怀里了,林耀只要一回头就肯定能轻易地够着关泽的嘴,他在关泽大腿上来回又摸了几把:“墙塌了?”
  
  “嗯,所以你跑出来了。”关泽笑了笑。
  “滚!别在我神智不清的时候占便宜!”林耀脑袋往后,在关泽脸上不知道什么地方磕了一下。
  “再乱来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关泽捂着鼻子。
  “不信。”林耀从陆腾手上拿了颗话梅放进嘴里。
  “他会扔的,”陆腾回过头看着他,“上回就把我拎着放进水里了。”
  “什么?”林耀很吃惊地回过头瞪着关泽,“你才是墙塌了跑出来的那个吧!”
  “不听话就这样,”关泽很无所谓地靠回了靠背上,手指撑着额角,“上回带他去划船,让我往中间划,划到湖中间了又非要立马上岸,跟我闹。”
  “所以你就把他扔湖里了?”
  “没,拎着在水里泡了泡,让他考虑一下是等我划回去还是他自己游回去。”
  “我选了等爸爸划回去。”陆腾不好意思地笑了。
  
  船撞上了旁边的护墙,溅起一片水花,他又立刻尖叫着要去扑水,林耀赶紧拽着他的胳膊,扭头看了一眼关泽,他一直觉得关泽很温柔,没想到带小孩儿带得这么野:“要我再磕你一下,你打算把我扔出去?”
  “嗯,”关泽往后指了指,“你就跟后边儿游。”
  “拉倒吧,你当我陆腾呢,”林耀啧了两声,“你也得扔得动啊。”
  “我扔不扔得动你知道。”关泽突然笑了。
  林耀瞬间想起在酒店被关泽轻轻松松拧得两次趴床上啃被子的情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盯着关泽向上扬起的嘴角突然跑了题。
  嘴真好看啊。
  
  “爸爸,到山洞啦!”陆腾很兴奋地喊了一声,“出了洞就是那个大坡!”
  “嗯,扶好。”关泽应了一声。
  林耀往船前方看了看,是一个人造山洞,陆腾已经很兴奋地抓紧了他面前的扶杆,林耀正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稳当的姿势坐好准备出去之后冲那个坡,船就已经漂进了洞里。
  这洞挺长,没有灯,进去了没几米周围就一片黑暗了,什么也看不到,就听见陆腾一直在开心地大叫。
  “坐好。”关泽说了一句,声音就在林耀耳边。
  他只犹豫了不到一秒钟,就往后扑了过去,结结实实搂住了关泽的腰,没等关泽再说话,他的嘴已经凑了过去,亲在了关泽的脖子上。
  “你……”关泽有些无奈。
  “快点儿,”林耀也不知道这个破洞有多长,只能狠狠在关泽腰上掐了一把,用几乎耳语的声音在关泽耳边小声说,“让我亲一下。”
  
  关泽的吻轻轻地压到了他唇上。
  林耀的呼吸有些急促,他顿了顿,往关泽那边压了过去,半个身体都压到了关泽身上,舌尖很着急地想要探进关泽嘴里,他很迷恋那种进入和纠缠在一起的感觉。
  关泽没有给他探进嘴里的机会,这个吻相当不客气,舌尖从林耀的齿间顶了进去,在他嘴里有些霸道地搅动,在舌间舔吮。
  林耀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春风吹,战鼓擂,除了闭着眼任由关泽引导挑逗,他似乎没办法再有什么别的反应。
  虽然这种每次都变主动为被动的事有些丢人,但……的确很享受,关泽的吻每次都能恰到好处地勾起他身体里的**,让他不由自主地跟着回应。
  林耀搂在关泽腰上的手向下滑去,摸到了关泽小腹,再想往下的时候,被关泽一把抓住了,接着就轻轻松开了他,在他唇上轻轻舔了一下,又扳着他的肩把他的身体推正:“出去了,扶好。”
  “……哦。”林耀迷迷瞪瞪地看着前方露出来的光亮。
  “飞啦——”陆腾大叫了一声。
  “飞好一会儿了……”林耀小声接了一句。
  
  从激流勇进的船上下来走到草地上的时候,三个人身上都湿成一片了。
  本来在水道里冲来撞去的就湿了不少,最后一个弯道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一帮什么人,估计是看错了船,架着水炮一看他们船出来了就一通水轰,轰完了才有人喊了一句:“哎不好意思轰错船了!”
  “晒晒吧。”关泽在草地上躺下了。
  “嗯!”陆腾很积极地也趴到了草地上,挨着他,“我先晒屁股。”
  “来。”关泽眯缝着眼看着林耀,拍了拍另一边的草地。
  林耀躺下了,这里有人走来走去,他没敢挨关泽太近,不过他已经很满足了,这大概是他有过喜欢人这个念头之后过得最开心的一天。
  
  “关泽。”林耀闭着眼,身上晒得暖哄哄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像只被晒篷了毛的猫,舒服得就想嗷嗷两声。
  “嗯。”关泽也闭着眼,胳膊伸展着,陆腾正枕着他胳膊拿了根儿草逗蚂蚁。
  “我今儿心情好得不得了。”林耀嘿嘿乐了两声。
  “是么,”关泽在他头发上抓了抓,“我看你每天都挺开心的。”
  “不一样,平时是自个儿给自个儿找乐呢。”
  “以后要我给你找乐么?”关泽笑笑。
  “您是拿我找乐呢,”林耀翻了个身趴在草地上,侧过脸看着关泽,压低了声音,“我问你个问题。”
  “问。”
  “你接吻技术……挺牛逼的,”林耀揉揉鼻子,这问题问得他有点儿不好意思,“你吻过很多人么?”
  “哟,你怎么知道我吻得挺牛逼的,有比较吗?”关泽乐了,也转过脸看他,“你吻过很多人么?”
  “靠!”林耀小声骂了一句,“我说正经的呢。”
  “我又不是只有十几岁的小孩儿,之前又不是没谈过恋爱,还能不接吻么,”关泽想了想,“有过几个,怎么,吃醋?”
  “吃屁醋,就问问,我才不管以前的事儿,”林耀真的不太在意关泽过去谈过几恋爱,一个30岁的男人,没谈过几次恋爱才有毛病呢,“反正你现在是我的。”
  “嗯。”关泽应了一声,林耀就这点让他特别舒服,跟他在一起不用顾忌太多别的东西,能真正放松下来。
  他从陆腾手边拿过零食袋子,想找找还有没有巧克力,没翻两下,手机响了,这铃声让他有些不自在。
  
  “喂。”他接了电话,一只手还在袋子里翻着。
  “在哪儿呢,我这会儿没事,中午一块吃饭吧。”宁娟的声音传了出来,听声音是在车上。
  “带儿子在游乐园玩儿呢。”关泽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是吃饭的点儿了。
  “没出来吧?我过去,”宁娟很干脆地说,“正好给陆腾买的玩具在车上呢,带他一块儿吃饭吧。”
  “你……”关泽皱了皱眉,看看身边的林耀,他不会随便找理由拒绝宁娟,但也怕会影响了林耀的心情。
  “不方便?”宁娟很敏感地问了一句,“还有别的朋友?”
  “嗯。”
  “不愿意让我见的朋友?”
  “不是,”关泽按下了消音键,在他看来,宁娟跟林耀一样,都很有进攻性,但却又完全不同,他看着林耀,“介意见个人吗?”
  “谁?”林耀拔了根草叼着。
  “宁娟。”
  林耀挑了挑眉毛:“你妹妹?不介意。”
  
作者有话要说:哦也!宁娟!来战吧!
PS,这章本来要去鬼屋的,结果31章某个臭丫头的长评居然抢抢抢抢抢先把鬼屋梗给写了!所以只好先放着了,哼!下章或者下下章或者以后再去玩吧,要不就跟宁娟一起去……
明天休息,周五周六继续更新。 
 
 
 
33、第三十三章 我凭什么 ... 
 
  每次关泽带陆腾来游乐园,都得在里面折腾一整天,中午都是在游乐园里吃,所以今天说中午要跟宁娟一块儿吃饭,陆腾不肯迈出游乐园半步,于是他们只能在大门附近休息区的草地上等宁娟进来。
  林耀一直挺淡定,他虽然满脑子里转的都是怎么把关泽按倒这这那那的,但之前还是强行在百忙之中抽出空白来认真思考过关泽和宁娟的关系。
  宁娟对于关泽来说,绝对比一般认的兄妹关系要近得多,在关泽心里,那没准儿就是亲妹,还是因为他瘸了一条腿的亲妹,不管这妹妹怎么着他,他估计都能包容得了。
  林耀看了看正耐心地在一边陪着陆腾用几颗话梅核儿玩猜数字的关泽,这人的性格,别的看不出来,特别能容人这点却很明显,自己怎么闹他,他连眉头都没皱过,何况是宁娟。
  不过……除了这些,关泽对宁娟应该没有别的想法,至于宁娟是怎么想的,暂时还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嗯,林耀,你真是个优秀的,临危不乱的,青年。
  林耀对着自己的鞋嘿嘿乐了两声,悄悄夸了夸自己,然后摸了根烟蹲到垃圾桶旁边抽去了。
  
  “哥哥,”陆腾跑到他身边,伸出自己握着拳的手,“你猜。”
  “三个。”林耀看了一眼他的拳头,话梅核都从旁边露出来了。
  “对了!”陆腾很开心,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大白兔给他,“哥哥给我吐个泡泡吧。”
  “吐什么泡泡,”林耀愣了愣,“你看我能从哪儿给你吐出泡泡来?”
  “爸爸就会,”陆腾有些失望,扭头看着关泽,“爸爸你吐个泡泡给哥哥看呗。”
  林耀也扭头,关泽吐泡泡?怎么吐?要说鼻涕泡他小时候感冒的时候倒是能在打喷嚏的时候制造出一个来,打一个喷嚏出一个泡泡,林宗蹲他旁边耐心地数过,最多的时候连打七个喷嚏喷过四个泡泡。
  “吐一个来看看。”林耀很有兴趣地盯着关泽。
  
  关泽笑了,有些无奈:“你要学么?”
  “吐,”林耀抬了抬下巴,“我先判断一下技术难度。”
  关泽没说话,张了张嘴,林耀看到他舌头很灵活地一卷,一个泡泡就出现在了舌尖上,然后他轻轻一吹气,泡泡居然就从舌尖上飘了出来,在阳光下闪着光落到草地上。
  “我……靠,”林耀的烟叼在嘴上都忘了抽,一半是因为关泽这个在他看来充满了挑逗的性感动作,一半是因为,靠,还真能这样吐出泡泡来,“你丫真神奇。”
  “我爸爸厉害吧!”陆腾很得意地扬起脸看着他,“哥哥你会吗?”
  “不会。”林耀蹲下搂了搂陆腾,突然有点苦闷。
  这孩子他爹有绝技,跟孩子他爹一块儿长大的宁娟没准儿也有绝技,自己除了特别倒霉这一点无人能比之外……好像没有什么绝技?
  
  “哥哥会吐烟圈儿。”关泽笑了笑。
  “啊对,”林耀拍了拍腿,自己当初学抽烟就是为了吐烟圈儿玩,他摸摸陆腾的脑袋,“我会吐烟圈儿,你要几个?”
  “一百个!”陆腾对于烟圈儿也很有兴奋,张嘴就说。
  林耀呛得手撑着地咳了好一会儿才抬起来:“孩子你不能这样,你爹就吐了一个口水泡泡你要我喷一百个烟圈儿?”
  “那……你也喷一个好了。”陆腾倒是相当好说话。
  “给你来十个,数着。”林耀吸了一大口烟,开始慢慢吐烟圈儿。
  平时林耀喷烟圈儿都很随意,无聊了才喷几个玩玩,现在为了在陆腾面前表现得好点儿,他感觉自己这架式就跟要用嘴叼着烟去点炸弹似的那么小心翼翼。
  林耀连着喷出三个很圆的烟圈儿,陆腾的眼睛一下瞪大了,大气儿都不敢喘地盯着,还没忘了掰着手指数数。
  喷出六个的时候,嘴里没烟了,林耀赶紧又抽了一口,把剩下的四个喷了出来,最后又用细细的一条烟从烟圈儿中穿了过去,算是圆满地完成了演出。
  “好厉害!”陆腾拍着手喊。
  “必须厉害。”林耀松了口气,把烟掐了扔进了垃圾桶。
  
  林耀还没来得及跟林耀详细得瑟呢,关泽的手机响了,林耀看了他一眼,刚才没注意,这手机铃声什么时候换的?早上陆腾打电话来的时候还不是机器猫呢。
  “我们就在进大门那个休息区的草地上,嗯,过来就能看到了,”关泽挂掉电话站了起来,走到林耀身边,在他后腰上拍了一下,“我过去看看,她说给陆腾买了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她腿不方便。”
  “嗯。”林耀点头,拉着陆腾坐到旁边的长椅上,看着关泽的身影慢慢溶进了人堆里。
  “是谁要来啊?”陆腾在长椅上扭来扭去地钻到了林耀怀里。
  “一个……”林耀想了半天,“一个阿姨。”
  “哦,阿姨啊,”陆腾继续扭,“你的女朋友吗?”
  “……不是,”林耀斜眼瞅了瞅他,“你真行,你管你哥哥的女朋友叫阿姨啊?”
  “那是我爸爸的女朋友吗?”陆腾又问。
  林耀被陆腾这个判断吓了一跳,心里瞬里灌满了煮沸的优质老陈醋,咕嘟咕嘟地冒着泡,他咬着牙:“当然不是!”
  你爸爸是我的!是我的!
  
  “来啦!”陆腾在他身上扭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指着大门那边喊了一声。
  林耀本来正低头认真研究着自己手指上的斗,听了这声喊,赶紧抬起头,看到关泽拎着个包装得很漂亮的蓝色大盒子走了过来,身边跟着个女人。
  这就是宁娟了,林耀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眼,的确很漂亮,跟办公室里那些整天嘻嘻哈哈闹个不停的小姑娘不同,很成熟的感觉。
  腿看得出是瘸的,挺明显,但走过来的时候,却让人不会特别留意她的腿,林耀站了起来,这女人好像……还不错?
  “林耀,我朋友,”关泽走到他面前,给宁娟介绍,又看着林耀,“这是我妹妹,宁娟。”
  “宁姐好。”林耀笑笑,听到关泽介绍他是朋友,没说是同事,这让他心情不错,虽然他更想听到的是这是我男朋友。
  “你好,”宁娟笑着伸出手,“我以为是个女孩儿呢,关泽居然会跟个小男生出来玩啊。”
  “我比小姑娘好玩。”林耀伸手跟她握了握。
  关泽又在陆腾脑门儿上弹了一下:“陆腾叫阿姨。”
  “阿姨好。”陆腾很乖地叫了一声,眼睛盯着关泽手里的大盒子。
  “真乖,阿姨给你买了玩具,”宁娟从关泽手里拿过盒子放在了陆腾面前的草地上,“你拆开看看喜不喜欢?”
  “谢谢阿姨,”陆腾很期待地立马蹲了下去,想拆的时候又抬头看着关泽,“爸爸……”
  关泽点了点头,他这才很开心低着头开始拆盒子。
  
  宁娟给陆腾买的是辆遥控的跑车,个头很大,红色的,陆腾一看就喜欢得不行,装上电池就开始玩。林耀看了看一边带着笑的宁娟,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儿。
  靠,女人真是不一样,他就没想到过这是跟陆腾小朋友第一次见面,应该给人家买点礼物什么的。现在他跟陆腾一个上午培养出来的感情瞬间被这辆小车抢掉了一半!
  这上哪儿说理去!
  关泽也不知道提醒一下!
  当然,关泽基本也不可能说你给我儿子买礼物这种话……
  关泽拿出手机,边按边说了一句:“时间差不多了,现在去餐厅吧,一会儿人多了上菜太慢。”
  “好。”宁娟点点头,很自然地站在了关泽身边。
  林耀很愁苦,他要不要站到关泽的另一边?感觉有点儿怪,可要不过去,他站哪儿呢?
  手机短信响了一声,他拿出来看了一眼,短信发件人显示是横刀,内容就一句话,陆腾喜欢拼装模型。
  林耀心里一下踏实了,关泽估计是看出了他的郁闷。
  靠,这都能被发现,自己道行也太浅了点儿吧!
  
  “哥哥你帮我开,”陆腾拿着遥控器跑到林耀身边,“我自己开总歪。”
  “嗯,”林耀接过遥控器,控制着车顺着路往前开,为了让陆腾看清他是怎么操作的,他只能弯下腰,“你看,走直线你得这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有种你再撞一下 by 巫哲(上) 下一篇:世间清景是微凉 by 颜凉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