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内容简介:

  缘份不是跟你撞车的人是新来的总监,缘分是你说新来的总监是神经病的时候人家就站在你后面。
 
1、第一章 看屁啊
 
  这是这周第三次了,什么刺激人就他妈来什么,不上班去医院扎个吊瓶都能碰上,没完了!
  前方的红灯亮了,林耀松了油门,慢慢踩下刹车,车停在了白线前。他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着,从后视镜里看着那辆尾号444的帕杰罗慢慢靠了过来,还是跟前两次一样,车停在了他右边的车道上。
  连续三天了,他每天在这个路口等红灯的时候,都能看到这辆帕杰罗停在他右边。
  
  林耀还是从车窗里往右看了一眼,果然还是车窗紧闭,屁也看不到,连驾驶室里坐着的是男是女他都没看清。
  不过大清早就三十度的天气,关着车窗开空调也很正常。林耀往前后左右看了一圈,开着车窗将环保贯彻到底的只有他这一辆车。
  他并不是什么积极的环保人士,要不是他的车就1.3的排量,开了空调油门立马发软,他才不会大热天的敞着车窗吹热风。
  
  就这破车,到他手上之前已经开了五六年了,车窗上贴的都不知道是什么伪劣膜,感觉跟没贴膜一个样,太阳大点儿关着车窗也觉得自己像是被扔沙滩上爆晒的鱼片儿。所以他后座上还扔着块从月饼盒里拆出来的衬布,太阳太烈的时候夹在车窗上当窗帘使。
  没错,他开的就是辆破车,他爸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二手小夏利。
  
  林耀虽然开着辆1.3的小破夏利,但在他眼里,一辆五六十万的帕杰罗还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好车,不过现在却足以让他恨得牙痒痒。
  大学毕业之后,老爸希望他能到公司跟着自己做,但林耀对老爸的伟大事业完全没有兴趣,他对盖房子连一根汗毛的兴趣都没有,他像所有刚毕业的二愣子大学生一样,想要挣脱父母,尤其是“成功的”父母的掌控,于是他奋起反抗,我的工作我自己说了算。
  老爸倒是没太强迫他,只是把答应给他的毕业礼物取消了,撂下一句话:“不是牛逼着呢么,自己挣去。”
  “不就一辆破帕杰罗么,”林耀说出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特有出息,“我还就不信我挣不到了!”
  
  于是老爸本着毕竟我还是你爹的态度,给他弄了辆二手小夏利让他上下班,具体来源不明。反正林耀第一眼看到这辆停在他家车库里老爸那辆卡宴旁边的小蓝车的时候,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他惊恐地看着老妈:“这小车车就我爹送我的礼物?”
  “是啊,”老妈很欢快地看着他,“本来是帕杰罗啊,您不是不要么。”
  林耀承认自己面对这辆车很是蛋疼,但最后他还是一咬牙:“挺好!总好过我开小绵羊了,替我谢谢我爹。”
  就这么着,帕杰罗成了林耀心里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每当在街上看到这车,他就会忍不住多看一眼。
  
  所以,当他连续三天在同一路口碰到同一辆帕杰罗,而且还发现这车的车主很牛逼给自己的车挑了个“死死死”车牌的时候,他对这辆车印象之深,这辆车对他的刺激之大,简直是催人泪下,梨花带雨。
  
  这个路口车流量很大,林耀这个方向又不是主路,所以红灯的时间长得让人心碎,林耀脑袋靠在车座上,偏着头看着右边帕杰罗的车窗,思绪已经飘出很远。
  那车的车窗突然慢慢降了下来,坐在驾驶座上的人的脸一点点地露了出来。林耀没动,由于惯性,他还瞪着同一方向没有改变,看清了那是个年轻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与此同时,他还听到了车里放着的音乐,挺大声,加州旅馆,这是他从上学起MP3里就没变过的保留曲目。
  等对方的目光终于和自己对上的时候,林耀才总算是回过了神,在他有些尴尬地准备扭开头的时候,对方的嘴突然动了动。
  林耀听不见他说什么,但口型却无比清晰,让他瞬间火冒三丈!
  那人说的是,看屁啊。
  
  “靠!小爷看的就是你!”林耀骂了一句,由于两辆车有严重的身高差,他不得不仰着脸,而对方居高临下斜眼瞅着他的样子让他无比愤怒,于是又补充了一句,“你丫就是个屁!”
  那人也不知道听没听见他的话,突然笑了,手指把墨镜轻轻往下勾了勾,眼睛眯缝着看了他一眼,车窗又慢慢关上了。
  “神经病!”林耀没好气地拍了一下方向盘,想再拍一下的时候,绿灯亮了。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帕杰罗,猛地踩下油门,小夏利发出一阵怒吼,在他松开离合的瞬间猛地冲了出去。林耀打了一下方向盘,把车迅速地挤到了帕杰罗的前面,从后视镜里看到帕杰罗刚起步又马上踩了一脚刹车,他觉得非常解气。
  
  这条路是条老路,只有两个车道,林耀挤到帕杰罗前面之后,前方的路其实挺空,但他一直只挂着四档开个三十多迈往前蹭,那车只能很憋屈地跟在他后面。
  根据几天的观察,帕杰罗的车主跟他上班的路线大致是相同的,要不是今天他要去医院挂吊瓶,这小子得在他后面跟到高新大厦才会有机会超车。
  林耀按了一声喇叭,又按下双闪闪了几下,这才心满意足地右转上了去医院的路。
  刚一转上去,手机就响了,铿锵有力的义勇军进行曲很是提神,他把耳机塞好:“哪位。”
  
  “笑姐啊,我柔情啊,”里面传出个闷雷似的声音,“在干嘛呢。”
  柔情是林耀游戏里的结拜,五大三粗,声如宏钟,玩个女号,全名柔情似水。
  “开车去医院呢,什么事。”。
  “BOSS被抢了,”柔情犹豫了一下,“我们把人截在半道了,不过我看到对面有大刀的朋友……杀吗?”
  “杀。”林耀把车开进了医院的停车场,大清早的就没几个空位了,他有点烦躁。
  “大刀的朋友也杀?”柔情还是犹豫,大刀是他们自己帮派的堂主,算是帮派的主力了。
  “杀,大刀不爽让他找我。”林耀在旮旯里找到个车位,小夏利就这一点好,个儿小,随便哪儿都能挤进去,上回他还把车挤进了两个停着车的车位中间,当然,后来被贴了一张罚单。
  
  把车停好走进医院大厅的时候,电话又响了,他拿起来刚想骂人,看到来电显示是林宗。
  林宗是他亲哥,大他五岁,从小带着林耀翻墙爬树偷地没干过一件好事,直到现在都是林耀的偶像。
  每次看到林宗的名字,林耀都会在心里膜拜一下老爸起名字的高超水平。
  他们兄弟俩的名字,取意“光宗耀祖”。
  自打林耀知道这层意思之后,就一直对自己的名字无法直视,郁闷了很长时间。林宗说你快谢谢老天吧,他没给咱们起俩字儿的名字,要不我叫林光宗,你得叫林耀祖。
  也是,以老爸的水平,这就不错了,就算是一个字的名字,也好歹没让一个林祖,一个叫林宗……
  
  “哥啊,什么事?”林耀说了一句又赶紧移开了电话,冲着地打了个喷嚏。
  “去医院了吗?”林宗语气里透着担心。
  “刚到。”林耀吸吸鼻子。
  “中午上我这吃饭吧,尝尝新菜品。”
  “感冒吃高蛋白会要命的,你是我亲哥么?”林耀嘴是上这么说,其实心里那是相当期待,“渡假村还是老房子啊?”
  林宗在市郊有个有个渡假村,最近又跟一个据说会做祖传拿手菜的朋友在老城区开了个私房菜馆子,每天只接五桌客人,价格黑得很,还得提前预约,林耀吃过几次,是不是祖传的他吃不出来,反正就觉得好吃。
  “老房子这边,野菜,全素,中午等你。”林宗说完就挂了电话。
  “也不用全素啊,”林耀对着已经没声了的电话有点泄气,“又不是马……”
  
  一到盛夏,医院里吹空调吹出来的感冒病患就特别多,林耀坐在注射室里等了好半天,一个护士小姑娘才拿着一袋什么药水跑了过来。
  “林光翟?”小姑娘一脸严肃地瞪着他。
  “啊?”林耀没反应过来,林光翟什么玩意儿?
  “发烧烧傻了吧,”小姑娘把药袋子递到他面前,“林光翟是不是你啊!”
  “姐姐!”林耀看了一眼袋子上的名字,配药的这笔字写的相当狂草,“这俩字是个组合,念耀!您再给我拆分一下我直接移民去日本得了。”
  小姑娘看了看,乐了:“林耀,是你吧。”
  “是。”
  “扎哪只手啊?”
  这个扎字让林耀有点肝儿颤,他从小就怕打针,小学打防疫针他能在厕所里装便秘半个小时不出来。
  “您看哪只顺眼挑哪只吧。”林耀把两只手都递到小姑娘眼前。
  “皮肤挺好啊,这么嫩,比我还白呢,”小姑娘估计是看出来他有点紧张,跟他逗了逗,然后拍拍他的左手,“就这只吧。”
  “拿去。”林耀把手一伸,往椅子上一靠,脸转到一边,盯着斜对面一个正吊着水的小男孩儿看,这孩子看上去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居然一个人呆着,家长真够心大的。
  
  “血管有点细啊,”小姑娘拿了橡皮管子系在他手腕上,捏着他的手噼里啪啦一通拍,“不好找。”
  “您再好好找找,肯定有。”林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得嘞,就这儿了。”小姑娘给他消了毒,拿着针一针就扎了进去。
  其实小姑娘技术不错,林耀没怎么觉得疼。但没等他开口表扬,小姑娘居然又把针拔出去了!
  
  “怎么了!”林耀觉得拔针倒是不疼,但感觉很惊悚。
  “没回血,你血管太细了,”小姑娘又给他左手消了消毒,“扎这条好了。”
  “您敬业点儿,我晕针。”林耀咬咬牙。
  “对不起啊,”小姑娘很不好意思地对他笑了笑,低头很认真地又扎了一针,“啧。”
  林耀刚想说你啧什么啊,那小姑娘居然又把针往外退了退,但没全拔出去,而是又扎了进去,然后动了两下,最后还是把针给拔掉了。
  
  “亲爱的姐姐,”林耀脸都快绿了,看着那小姑娘,“您拉二胡呢?拉的二泉映月吧?”
  小姑娘又尴尬又想笑,脸上刷地一下红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技术不过关,你血管又太细,要不我看看你右手?”
  “得,拿去。”林耀把右手递了过去,他也豁出去了,扎多少下不是扎啊。
  
  当小姑娘再次把针扎进去,并且再次没能扎出回血来的时候,林耀已经找不到可以说的话了,只是靠在椅子上看着她。
  小姑娘这回不想笑了,眉毛都拧到了一块,她拔出针:“实在是太对不起了,我去叫个老护士来给你扎吧。”
  “得挨骂吧?”林耀看了正在忙碌着的别的护士,大家脸上表情都很严肃,一看就是都忙出了一肚子火没地儿撒的。
  “没事。”小姑娘咬咬嘴唇,转身准备去叫人。
  林耀心里有点不落忍,这姑娘估计刚毕业,平时不定怎么挨呲儿呢,他用手指在小姑娘后背戳了一下:“算了,你再试试吧,还有机会,离筛子还差点。”
  
  小姑娘一脸感动地摆了个马步半蹲在他面前,眼睛盯着他的手都快贴上去了,这回总算是扎对了地方,林耀看到针管里那一小截回血的时候总算松了口气,他还是头一回看到自己的血能由衷地感到高兴。
  林耀拿出手机,打算发个短信问问柔情他们战况如何,对面一直乖乖坐着的小男孩儿突然抬头冲他这边脆生生地叫了一声:“爸爸!”
  林耀吓得一激灵,谁是你爸爸啊!你妈在哪儿我都还没个准消息呢!
  
  
 
2、第二章 你丫来劲了
 
  林耀跟那个小孩儿对了一下眼神,发现对不上,人家看的是他身后。
  他这才如释重负地转回头往后看了一眼,他得观摩一下把七八岁的孩子一个人扔医院挂水儿的家长。
  “来了多久了?”身后快步走过来一个男人,手里拎着个袋子。
  “没多久。”小孩儿很开心地笑着。
  林耀迅速把脑袋转了回来,盯着自己的鞋,还弯腰装模作样地在鞋上抠了两下。
  不是吧!帕杰罗哥们儿?
  虽说林耀只看到了那人并不完整的半张脸,但那人一脸拽兮兮的表情让他印象相当深刻,这也忒巧了吧!
  
  那人应该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脸诧异的林耀,绕过他走到了小孩儿面前蹲下了,从袋子里拿出个小饭盒和一把小叉子:“给你买了饺子。”
  “爸爸你今天不上班吗?”小孩儿拿着叉子戳了个饺子放进嘴里,含糊不清地问。
  “陪你打完针再去。”那人摸摸小孩儿的头,也没坐下,就一直那么蹲在他面前。
  
  林耀盯着这人的后脑勺,看起来也就跟林宗差不多年纪的男人,居然有个这么大的儿子……林耀推算了一下,没想到这年头还有跟他老爸老妈一样早婚早育到这个程度的人。
  小孩儿吃了三个饺子之后,突然抬起头往林耀这边看了过来,这回是货真价视地盯着他的脸了:“哥哥你想吃吗?”
  哥哥?林耀愣了,这孩子是眼神儿不好呢,还是算不过来辈份?让他这一叫,自己瞬间就跟帕杰罗那哥们儿差了辈儿了。
  但没等他纠正这孩子,孩子他爹端着小饭盒转过了身。
  林耀相信这人一准儿是认出自己就是半小时前连骂带堵他车的人了,他转过头来那一瞬间眯缝起来的眼睛说明了一切。
  
  林耀没顾得上别的,跳起来一把抓过自己吊瓶的那根杆子扛着转身就往注射室外面走。
  “那个哥哥为什么不理我。”身后的小孩儿有些郁闷。
  “没有不理你,那个哥哥着急上厕所,他尿急了。”小孩儿他爹安慰他。
  我靠!这是打击报复!
  林耀加快脚步冲出了注射室,在医院走廊里转了两圈,找到了厕所,既然出来了,就应个景上上厕所得了。
  
  关泽看着跟司旗手似地扛着吊瓶杆子健步如飞的那个“哥哥”,应该没看花眼,就是早上在他前边儿开着30迈散步的那位。
  “爸爸,这个周末可不可以带我去玩?”孩子的注意力很快转移了,摇了摇关泽的胳膊。
  “你病好了就带你去玩海盗船,”关泽摸摸他的脑袋,“不过那天陆阿姨给我打电话,说你上课开小差,让我一个月不带你出去玩呢。”
  这孩子叫陆腾,是关泽在福利院助养的孩子,因为腿有点小残疾,三个月的时候被父母偷偷扔在了福利院门口。
  两年前关泽经过福利院门口的时候,陆腾扒着铁门往外盯着他看的眼神让他很受刺激,于是当天就去福利院办理了助养手续。
  只是这孩子从那天开始就开始追着他叫爸爸,他费了一个月时间也没能让陆腾改口叫叔,只能就这么着了。
  “我以后不开小差了。”陆腾咬咬嘴唇。
  “保证吗?”关泽捏了个饺子放进自己嘴里。
  “保证。”
  “那我周六偷偷带你出去。”
  
  林耀扛着铁架回到注射室的时候,那父子俩还一个坐着一个蹲着聊天呢,他磨蹭了一会,进去在墙边的角落里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手机上有一条柔情发过来的信息,笑姐,听说要改PK规则了,一个号一天只能杀或被杀五次,多了不让了!
  他拿着手机愣了一会,正要回个电话详细问的时候,又进来好几条短信,都是帮派里的朋友发过来的,内容很统一,PK规则要改了,原因是他们霸服时间太长。
  “操。”林耀小声骂了一句,这个消息让他非常之郁闷。
  
  林耀玩这游戏有两年了,本来他对这种古风游戏没什么兴趣,他宁可玩猫在宿舍玩大富翁。但大三的时候在Q上跟高中的时候莫名其妙他分手的初恋又莫名其妙地相逢,那小子扔过来一句话,闲着没事一块儿玩游戏吧,挺好玩的。
  那会林耀正陷在暗恋某个即将毕业的学长的痛苦深渊中不能自拔,每天苦哈哈地在宿舍里百爪挠心。
  本着分散注意力的原则,他莫名其妙地跟着这小子去玩了这款背景是唐僧取经的游戏。但还没玩两天,刚把免费时间用完,这小子给他充了几张点卡之后就消失了。
  当时林耀那个叫做“嫣然一笑”的女魔号级别刚能进城,虽然对于初恋再次莫名其妙消失有些莫名其妙,但什么长安洛阳之类的新地图让他就跟个乡下人进城似的充满好奇,于是就一个人继续玩了下去。
  最重要的是,在迷迷瞪瞪瞎玩胡混的过程中,林耀发现学长什么时候去实习的他居然不知道。
  暗恋这玩意儿也忒不靠谱了。
  虽然他没想到自己会在短短一个星期时间里结束长达一个学期的暗恋,不过这的确是个好事,至少他不用每天按点儿去食堂蹲守来吃饭的学长了。
  
  正沉思着,他电话响了,他没看来电显示,顺手接了,那边一个带着广东口音的声音传了过来:“老婆,你还在医院啊?”
  这人叫深秋落枫,人称疯子,是他游戏里的夫君。
  他跟疯子没见过面,但一块玩了一年多,从来没闹过矛盾,是他们服公认的“三世模范夫妻号”,甚至在别的服也挺有名气。他们俩的号是这个服务器开了转生系统之后第一对转生两次还在一起的夫妻,人人羡慕得咬牙切齿。
  他们服有几个玩家带着帮派霸服这事儿早就已经在论坛上炒得沸沸扬扬,而他和疯子这对夫妻,是霸服的主力,在这个可怜见儿的被他们这伙人压得升不了级的服务器的广大人民群众心目中,他俩绝对属于千夫所指的级别。
  
  一开始他跟疯子关系的确是挺好,铁哥们儿型的,对于疯子张嘴闭嘴老婆满嘴叫着并没什么感觉,时间长了他就有点不舒服了,疯子这人面儿上一副大哥样子,背地里抠抠搜搜的作派让林耀受不了。
  林耀是个人民币玩家,号上永远都有放着一两千人民币的游戏币,是备着应急用的。疯子知道他号,一开始拿钱还知道说一声,偶尔也有还回来的时候,慢慢地就跟拿自己钱似的顺手了,买装备买召唤兽,甚至学个技能都要从他号上拿钱买个队,一股子油然而升的暴发户范儿。
  关键是这个暴发户他一直用的是林耀的钱暴发呢,这让林耀有点儿无语。
  林耀之所以一直忍着,实在是因为他跟疯子一块玩的时间太长,又是霸服主力,这中间的各种关系错综复杂,要想彻底都断了除非不再玩游戏,再加上身上还背着“三世模范夫妻号”的美名,那帮被他们压得翻不了身的人就等着他们出点什么事好趁乱造势收复失地呢。
  
  “在医院呢,什么事?”林耀把点滴的那个小滚轮调到最大。
  “早上柔情带人杀了大刀朋友,现在大刀有点不高兴,正吵架呢,”疯子的广东口音很重,说两句就忍不住广东话上拐,语速又快,林耀竖着耳朵才算听明白了,“现在又听说要改PK规则,世界频道都快被骂我们帮的人刷爆了,你能上线么?”
  “杀了就杀了,他哪来那么多费话,他朋友不抢BOSS,柔情能杀了他么!”林耀一阵烦躁,“我上个屁的线,我打点滴呢,开到最大往血管里灌也他妈得半小时。”
  说完这句他就把电话给挂了,手机放回兜里之后,他才发现周围几个吊瓶的大叔大妈都以一种难以言表的眼神打量着他,他冲其中一个大妈呲牙一笑,大妈迅速转开了头。
  
  好容易把点滴跟灌暖水瓶似的灌完了,林耀按着手上的棉签感觉脚上有点发虚,一迈步子就有点扭大秧歌的趋势,走出注射室之后在医院大厅里站着愣了一会才觉得好些了。
  “爸爸,”身后传来了小孩儿脆生生的声音,“要按多久啊?”
  “按到学校就可以了。”
  林耀没回头,光听小孩儿这声音他就知道那父子俩居然也出来了,真寸,他赶紧大步往停车场走。
  
  为了避免跟帕杰罗那哥们儿再打照面,他一路健步如飞地冲到了自己车旁边。开车门的时候他抽空往后瞟了一眼,看到那人抱着小孩儿也进了停车场,跟小孩儿说了一句什么之后,把他放到了地上。
  小孩儿的手还按着棉签,但脚一着地就开始跑,边跑边乐:“我跑得快!”
  “三步追上你。”那人等小孩儿跑了一段儿之后开始追。
  林耀本来准备上车,看到小孩儿跑步的样子又停下了,这孩子估计腿有毛病,虽说跑得挺欢实,但看得出来右腿是瘸的。
  挺可爱的孩子居然是个小瘸子,这让林耀心里猛地有些不好受。小孩儿从他旁边跑过去的时候还一边咳嗽一边冲他笑,他赶紧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回了个慈祥的笑容。
  
  关泽一直等陆腾扑到车门上了,才追过去把他抱了起来:“跑得越来越快了啊。”
  “这个学期体育课跑50米我肯定能及格!”陆腾红扑扑的脸上写满了兴奋。
  “嗯,肯定及格,”关泽拉开车门,把陆腾放在副驾上,“安全带。”
  陆腾把安全带系好之后,关泽飞快地从车头绕过去跳上了车,然后发动了车子,从后视镜里看着那辆蓝色的小夏利慢慢地开了过来。
  小夏利离他只有七八米的时候他迅速地把车倒出了车位,正好顶在了小夏利的前面。
  
  小夏利放慢了车速,似乎是在等待,关泽看着后视镜,轻轻踩了一下油门,车开始往前开,但速度很慢,他看了一眼迈速表,很好,五迈。
  关泽耳边回响着郭大叔的声音,我的妈啊……太刺激了……
  他打开了车里的空调,一寸寸耐心地往前挪着。两分钟之后,一直在后边儿跟着他车迈着小碎步的小夏利按了一下喇叭。
  再看一眼后视镜,小夏利的主人从车窗里探出了脑袋,一脸的不耐烦。
  他没理会,继续往前慢慢蹭着。
  
  见他没有加速的意思,小夏利急了,按着喇叭不松手了。关泽放下了车窗,他得好好治治这个早上故意压了他两条街的小子。
  车窗刚放下,就听到后面夹在喇叭声里传来的一声怒吼:“我操|你大爷!”
  关泽把手伸出窗外比了一下中指。
  
  “我——靠啊!”林耀被他气得够呛,停下车一拉车门跳了下去,“你丫来劲了是吧!”
  本来看到那个小孩儿腿的时候,林耀心里觉得这父子俩挺不容易的,没想到他情绪都还没调动好呢,这贱人会给他来这么一手!
  他冲着驾驶室大步而去,非得给这人骂一顿不可。
  没成想他刚走到帕杰罗车屁股的位置,帕杰罗突然发出一声咆哮,排气管里喷出一团烟,转眼工夫就已经窜出去了一大截。
  林耀在一片灼热的尾气里腾云驾雾地愣住了,看着帕杰罗一路冲到了停车场出口,再潇洒地绝尘而去,半天没缓过劲儿来。
  回到车上之后他才轻轻骂了一句:“我就日了嘿。”
  追是追不上了,林耀有点郁闷地把车慢慢开出停车场,调头往林宗他们那个蒙事儿老房子私房菜馆开去。
  
  五分钟之后,帕杰罗给他带来的郁闷心情已经一扫而空,一想到中午能有好吃的,他就愉快了不少,就算全素席也不能阻止他控制不住地嘴角带笑。
  老妈一直不让他在外面吃饭,说在家里吃的才能营养安全,并且辞退了小阿姨,她认为只有她亲自掌勺才能最大地体现出营养安全的宗旨。但老妈的手艺实在不能只单用一个难吃来总结,就冲她能把胡萝卜跟黄瓜往一个锅里招呼的功力,也不是难吃这个级别能比的。
  要不说林宗终于摆脱了老妈的炒勺自己出去单过了之后要弄个菜馆儿呢,好在亲哥就是亲哥,没忘了隔三岔五地召唤他过去吃饭。
  
  “爸爸,”陆腾坐在副驾驶,一直转着脑袋往后看,“你为什么骂人?”
  “嗯?我什么时候骂人了。”关泽伸手在他脑门儿上弹了一下。
  “你刚才跟后面那个人伸中指了。”陆腾很认真地看着他。
  “谁告诉你伸中指是骂人的,”关泽笑笑,“是打招呼。”
  “骗小孩儿的人下辈子会变成大蒜泥!”
  关泽愣了愣,转过头看了看一脸严肃的陆腾:“你哪儿听来的乱七八糟啊。”
  “你自己说的啊。”
  “我说的么?”关泽想了想,完全没印象,以后逗小孩儿真不能太随便,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我是骂人了,你别学。早上我着急过来陪你,那人在我前边儿故意慢吞吞地蹭,害我差点儿没买着饺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良夜何其 by 顾思乱 下一篇:有种你再撞一下 by 巫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