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他看见谢明朗走进那片草丛深处,只留给他一个穿白衬衫的背影,和那个早已熟悉的举相机的姿势。不知名的野草在夕阳下深深浅浅地绿着,微风拂过,泛着金光的草浪一层层低下去,野花的香味却在同时浓郁起来。而谢明朗被这些茂密的植物包围着,自在又安然。

言采忽然想到,曾几何时,凝望的那个人,换作了他自己。

浮光
      1

      谢明朗在《银屏》实习後的第二个月,见到活生生的言采。

      采访言采自然派的是社里的王牌记者,跟去的摄像记者也是顶尖的。但是偏偏巧在,专访的那一天早上,摄影记者打电话来,上班的路上遇到车祸,人已经在医院了。

      眼看离约好的时间只差两个小时,总编急得都要跳起来。夏末秋初正是金像奖的提名期,又是暑假的尾巴,黄金期的尾梢,正是跑新闻的时候,所有的娱乐杂志为了稿件都倾巢而动,哪里还分得出其他人手来。


      这个时候反而是记者孟雨沉得住气,指着坐在角落里处理无关琐事的新人谢明朗说:“明朗跟我去吧。”

      总编大惊,觉得这简直是火上浇油:“你要他跟你去采访言采?开玩笑!你带这么个实习期都没做满的小鬼过去,就算言采不说什么,言采的经纪人是什么角色你会不晓得?”


      “那你再从社里找一个葛淮不挑剔的摄影师?还不如带明朗去,他不知道他根底,说不定反而有惊无险。您想想吧,事到如今,总不能临时打电话说,这个专访我们做不了了。”


      总编想想后果,稍微有点发冷汗,这时才把目光转到之前都当作空气一样存在的谢明朗身上:“小谢,我记得你的照片照得不错。”

      谢明朗听到跟着孟雨去采访言采,已经知道这是孟姐在提携他,但是总编这个表情,总觉得来势不妙,心里正在犹豫,听到总编喊,一个激灵,顺口就说:“也没有很好……”


      但这个时候说什么似乎也没有意义了。稍加权衡之后,总编大人阴着脸走过去,拍拍谢明朗的肩膀:“那就这样吧。我也很看好你,放轻松,好好做。”

      最后一句实在没有太大的说服力。谢明朗飞快地瞥了一眼孟雨,见她若无其事镇定自若,也就赶快说:“总编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和孟姐失望的。到时候我会多请教孟姐,一定顶好杨大哥的缺。”


      出了杂志社,谢明朗先去取车,上车之后他连声道谢:“孟姐,真是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孟雨就笑:“你姐姐专门把我托付给你,我怎么能不照顾你?不过你当真要小心。葛淮这个人,实在难缠。”

      她们说的葛淮,正是被采访的言采的经纪人。言采在娱乐界是出了名的善人,对任何人客气得简直不像声势与日中天的偶像,业界出名的传闻就是:不管是多么难缠尖锐的记者,在采访了言采之后,都会对他赞不绝口维护有加,从无例外。但尽管言采在圈内外名声如此的好,提起他的经纪人来,绝对是令所有的记者咬牙切齿。


      谢明朗入行时间虽不长,但对葛淮的“业绩”也是略有耳闻。听到孟雨这么说,他也只是笑笑:“你们开始采访之后我就装哑巴,做出一副勤劳谦虚任劳任怨绝不多事的样子,努力让他满意就是。”


      孟雨也笑,多少有些苦涩:“要是这样他能放过你,那就好了。你不晓得,葛淮这个人,最让人讨厌的一点,就是欺生。不过我肯定会罩你的。到时候嘴巴甜一点,多留点心就行了。”


      “那是自然。这个孟姐你就放心吧。”

      他们在约定的时间的前半个小时到了指定的酒店。才下车就看见葛淮,瞄了眼手表,才笑着对孟雨说:“还是孟记者守时。”

      “当然应该是我们早一些到。真是不好意思,葛先生你久等了。”

      他们寒暄的时候谢明朗悄悄打量着葛淮。传说中的“恶鬼经纪人”也就是三十开外,修饰得整洁得体,口气和神情中也不见得如何凶神恶煞挑剔难缠。

      察觉到有人在看他,葛淮转过目光,双目炯炯,把谢明朗看得心里一毛,很勉强地笑了一笑。

      只听葛淮转过头去问孟雨:“老杨呢?”

      “他来的路上遇到了车祸,人还在医院里。”

      葛淮皱眉:“所以今天他来拍照?”

      口气中已经是山雨欲来。孟雨飞快地瞄了一眼谢明朗,赶快帮他打包票:“明朗虽然年轻,但技术没得说。这样的大专访,我们再怎么,也不会带个新手来。”

      葛淮笑笑,说:“孟记者这么说就太客气了。如果不是信任《银屏》,也不会一再合作了。只是看到面生,多问一句而已。”

      这时他才第一次正眼去看谢明朗,同时伸出手来:“你好,我是葛淮。”

      刚才他们的几句话听得谢明朗心惊肉跳,不知道孟雨怎么敢这么替他背书。但事到临头,他也不能露怯,赶快握住葛淮的手:“初次见面,我是谢明朗。早就听说葛先生的大名,今天有幸,第一次见面,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他本来想说“久仰大名,终于见面”,好在话到嘴边咽住,没有显出新手相来。葛淮看了他几眼:“你应该都知道给言采拍照的规矩了。”

      谢明朗暗暗叫苦。他哪里晓得还有什么规矩。但是他又不能葛淮眼皮底下去看孟雨,心一横,微笑说:“总编和孟姐都专门交代了,我都知道。”

      “嗯。”葛淮低头看了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

      采访地点是酒店的大厅,这是市内最好的酒店,因为有些年头,那些华丽的装饰褪去轻浮,更显出贵气来。孟雨是早见惯这种场面的,和葛淮走在前面说说笑笑,目不斜视,谢明朗跟在后面,虽然知道也该和孟雨一样,但是毕竟是第一次进这样的高档场所,总是忍不住,不免左顾右盼了一番。


      他们到了个安静的角落,言采正在读报纸,看到孟雨后笑着放下报纸站起来:“孟小姐。”

      那天他穿着灰色的毛衣,配咖啡色裤子,猛地看上去,竟是和谢明朗差不多年纪。孟雨见他起来,快步上前和他握手,也笑着寒暄:“每次在这里采访,总是劳烦你等。真是不好意思。”


      言采也加深笑容:“我喜欢这家的早餐,才约到这里。”

      他们合作过多此,彼此熟稔,但依然客气。言采看见跟在后面的谢明朗,并不认识,但也不多问,笑着点了点头,招呼说:“孟小姐带了新人来。”

      “啊,这是谢明朗。老杨今天出了点状况……”

      “不是病了吧?”

      “不不,家里出了点急事而已。”孟雨随口开脱。

      “那就好。”

      葛淮见双方进入状况,看了眼掏出相机的谢明朗,没说什么,暂时离开去一旁打电话。乘着这一刻,孟雨低声嘱咐谢明朗:“你只管拍,别说话,不要叫言采停下来给你摆姿势,其他稍后我再告诉你。”


      然后话归主题,采访正式开始。

      因为熟,倒是先说了些无关的闲话,言采甚至拿孟雨和她男朋友打趣,气氛轻松而和谐。

      谢明朗对好镜头,这才发觉言采的动作很克制,说话绝对不会手舞足蹈,又不会仅仅死坐在一处,说到兴头上,稍微比一个手势,姿势自然而优雅,实在是非常上镜。

      这样的人物,不红简直没道理。谢明朗一边卡快门,顺便分神去听采访的内容,果然是毫无意外的滴水不漏。但言采就是有本事把这么滴水不漏的话,说得如此的真诚。


      他们谈到言采最近的新片。片子里他演一个高中数学老师,被常年如一的单调生活磨掉了意气。片子的结构很简单明了,人物也不多,更没什么大场面。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和言采本人的气质和他接片的风格截然不同。


      “怎么想到会接这样的小成本电影?是因为不想被观众和评论家定型吗?”

      “不是。编剧是我的朋友,他把剧本寄给我,读了之后觉得很有趣,就演了。我其实已经被定型了,不管接什么角色,观众认定的言采,和我本人,已经不是同一个了。”


      “你年轻时候倒是演了很多风格多样的片子。”

      “的确如此。但是现在大家似乎都忘记了。”

      “我倒是更喜欢你那时的片子。”

      言采点了根烟,继续微笑。谢明朗正暗自诧异这种地方怎么能抽烟,就见服务生走过来,但看清座位上的人后,又退了回去。他心想这就是红人的特权,同时再照了一张言采夹烟的照片。这时言采又开了口,稍稍有些玩笑的意思,果然说的也是玩笑话:“孟小姐,你可是在工作,怎么攀起私情来。”


      孟雨也笑:“我这是在给彼此一个过渡。”

      接著她就提起言采获得金像奖提名的那部电影。这才是“典型”的言采应该会接的电影:**悱恻的文艺片,一流的编导和演员阵容,上映之后票房全线飘红,评论家们也无处可挑——或者有,但言采总是令人激赏的。


      她请言采评价一下自己在两部片子中的表现。言采就说:“我是演员,无论是什么风格的影片,我都很有兴趣尝试,但是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我也喜欢驾轻就熟的工作。二者都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正是因为它们互相补充,这份职业才让我觉得有趣。”


      “你说你喜欢驾轻就熟的工作,是指在接演文艺片的时候,都是在惯性演出吗?每个角色对于你来说,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就工作而言,本质的确是一样的。角色也都是不同的,不然的话,这个世界上只要一部文艺片就够了。如果让人觉得我演出的角色都有相似之处,那不是我在惯性演出,而是我演得太差了,才把不同的片子演出一个味道来。”


      说到这里他收起笑容,正视孟雨的目光异常专注。孟雨愣了一下,点头:“也是。”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谈了一个多小时,约定的两小时快要过去。孟雨知道凭着今天的谈话内容,她可以写出一份好稿件来,心里不免轻松一些,就想暂时到这里,也让言采轻松点。


      她喝了已经凉了的茶,说:“谢谢你,言采。每次采访你都是令人紧张又兴奋的挑战。可惜我不会演戏,不知道和你演对手戏会是什么感觉?”

      “我个性挑剔,所以对别人来说搞不好是噩梦。”

      “这是对工作认真。”孟雨出声恭维。说到这里她想起另一件事来,趁着言采心情不错,就问出来,“我听说你要接演舞台剧,是真的吗?”

      言采本在低头喝水,听她这么问,抬起眼来,并不答话;孟雨也知道自己问得唐突了,但她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多年,这点尴尬还算不得什么,赶快接话:“我只是想问一下,到时候好提早订票。”


      言采一笑:“你向来消息灵通。再一个月就开始彩排了。”

      孟雨有些诧异,摇摇头:“那我不算灵通。班底既然都选好了,肯定是筹划已久了。是什么剧码?老戏新排,还是有全新的剧本?”

      言采笑而不答。孟雨意会,也笑:“是我太好奇了。只是听到你要演舞台剧,忍不住多问几句。职业病,职业病。”

      “非要比别人先一步知道才心满意足吗?”

      两个人一起笑起来。

      至此采访正式结束。孟雨的灿烂笑容维持到上了车,才卸下来。她扶着头,大喊:“每次采访他就像打仗,明朗,快点开车,我饿得要命。”

      车开出一段路,谢明朗斟酌着说:“事先说的这么恐怖,其实也还好。”

      “今天的确很顺利。尤其顺利在葛淮一直在和别人打电话,他是连按几下快门都要计较的人。不过你表现得简直太好了,完全不像新手,我曾经带过一个年轻的摄影记者,太紧张了,一个劲地按快门,到后来采访根本进行不下去,全听他嚓嚓嚓去了。”


      “我只是不想乱拍,个人习惯而已。”

      “真是个好习惯。如何,见到言采的真人,有何感想?”

      “嗯……”谢明朗想了想,慢慢地说,“比电影里看到的要老。”

      孟雨大笑:“那是肯定。你也不想想他拍的电影多半是骗小姑娘的,化妆师得卯足全力打粉,灯光师也要费尽心思打光啊。”

      “你不是才说他是好演员?总不是在逢场作戏吧。”

      孟雨慢慢收敛了笑,盯着车流,说:“他年轻时候的确是好演员,那个时候也有好本子留给他。有几年的戏真是好。至于现在嘛,他已经什么都不缺了,能这么敬业地每年接几部片子,那是造福观众不是?这么想想,也没什么好挑剔的了。你看过言采的片子没有?”


      “这几年的都看了。霏霏狂迷言采,他的片子只要出碟,她必买两张,买一张看一张,但是新片我躲不掉,都看了。”

      “这些新片不提也罢。他演的很认真,演技也很好,但是,没有激情,他没有付出他应该付出之外的哪怕一丝一毫。”

      “做哪一行都有倦怠期,言采演了十多年戏,红了十年,最近几年不上心,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

      “没错,想来也没谁指望他当劳模来着。我就是对他要接舞台剧这件事情,非常好奇。”

      回到杂志社后两个人就分头工作。孟雨在总编面前着力夸了谢明朗,总编那悬了一早上的心总算才落回去,打了个电话去鼓励了谢明朗一番,并嘱咐他一定好好处理图片。


      几天后采访的稿件出来,谢明朗也交出了处理好的图片。美编看了图,连连摇头:“明朗你到底是新人,不晓得规矩。”

      这句话惹得编辑部当时手头没事的人都凑过去看,看到照片后果然都笑了,不过谢明朗人乖巧,在社里人缘很好,大家的笑都是善意的。谢明朗左看右看,心里还是满意的,但口头上自然要显得谦虚:“哪里破了规矩?”


      美编陈承看着他叹气,手指移到电脑屏幕上,指着照片上那个人脸上没有被淡去的皱纹说:“你要拿去改一下,不然他经纪人那一关肯定过不了。据说言采很在意这个。”


      谢明朗蓦然想起采访中的场面:言采始终对着孟雨,没有朝他分出一丝注意力。他的神情专注,风度翩然。然而即便是如此,眼角和额头的皱纹,在镜头下无所遁形。

      他摇头,直面美编和在场其他人的诧异,说:“他已经不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了。照片和采访的内容并不矛盾,我是特意没有处理的。”

      陈承惊讶地抬头看他:“你……”

      “怎么回事?怎么大家都挤在这里,有什么好八卦吗?”

      孟雨的声音插进来。

      大家回头,僵了的气氛算是稍有缓和。

      她趁午休的时间去喝下午茶,手上拎着一大包点心,很是轻松自在的样子。不过她很快察觉到有点微妙的气氛,并在下一刻找出关键的两个人。她先没理谢明朗,而是问陈承:“怎么了?明朗又做错了什么?”


      “你自己来看。”

      他把电脑屏幕转过去,孟雨事先不知道是这么大一张面部特写,整个人愣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照得不错啊。”

      “我要他把皱纹除了,他不肯。这是你的稿子,你怎么说。”

      孟雨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情况,自然而然地把目光转到谢明朗脸上。后者没说话,但镇定坚持之意不言自明。

      于是孟雨就再次去看言采的照片。细细看过之后,她终于说:“我没有想到他也可以被拍成这个样子。我觉得很好,就用这些吧。”

      “葛淮是要审稿的,这种照片肯定通不过,到时候又要返工,谁来返?”

      “要是返稿,那也是我写得不好,我们只配两张照片而已,就这样吧。”

      言语中的回护之意已经很明显了。陈承脸色阴下去,最终还是点了头:“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谢谢陈编。”谢明朗倒是反应的快。

      陈承没可奈何地挥手:“要是被葛淮扔回来,你陪我加班。”

      谁知道稿子交过去几天之后没有消息,《银屏》是双周刊,禁不起这样等,孟雨的责编只得硬着头皮主动去找葛淮,两三分钟后放下电话,用如释重负的口气说:“可以了。不过他要这次谢明朗照的所有照片,并一再强调绝对不准外泄。”


      几天后杂志出炉,当天谢明朗接到在异地念书的潘霏霏的电话,兴奋的音调简直能扎破他的鼓膜:“言采的照片都是你照的?这些照片照的真好,好像彻底不是同一个人一样。你肯定留了底吧,肯定不止这两张吧?明朗,你帮我留着这些照片啊,一定一定!”


      “霏霏……这些照片我是不能留底的……”谢明朗有些为难。

      “谁又知道。你别跟我说你自己没留底。你这个自恋狂,什么都留着。这些照片我只是自己留着,又不拿去卖钱,你总不是信不过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这样说定了。周末我来看你,正好一起去电影院。哎呀,我要上课了,晚一点再打给你。”

      “我周末……”

      “要加班”三个字还没说出来,那头已经挂了电话。

      没办法,只能下次再打电话过去了。

      周末的活动是电影的首映会,新锐导演,这虽然还是第二部片子,但借着上一部片子的名气和人气,首演会场星光灿烂,不知道谋杀了记者多少胶片。

      想到潘霏霏还在家里等他,谢明朗多少有些心不在焉,加上今晚他又是以跟班的身份过来,不免生了偷懒的心思。

      照了几张照片,他觉得有必要再对一下焦,就在低头的空当,忽然听到人群中爆出一阵尖叫,炸开了一样,身边的记者也叫开了,吓得他手一抖,仔细一听,原来是喊的是,言采。


      谢明朗定睛一看,竟然真的是他。

      比起主创人员来,言采穿得很随意。若是平常人这么穿,多半会被当作不相干的工作人员。但是因为他是言采,无论穿什么,总是所有人的目光焦点所在。

      谢明朗身边的摄影记者一边疯狂地按快门,一边插空问另一个人:“没听说言采来啊。”

      “我也不知道。不管了,总之有了他新闻又多一条。这次算是捡来的。”

      摄影记者们抓起镜头来,喊得和粉丝一样热烈,这让置身其中的谢明朗忽然觉得有点荒谬感。他虽然没叫,但是也被这样此起彼伏的叫声弄得有点激动,手还抖了好几下。


      言采先是和导演与编剧聊了一会儿天,又朝着呼喊尖叫的粉丝挥了挥手,这才转向摄影席。他搂着女主角的腰,另一只手搭在导演肩上,三个人一齐微笑。刹时间无数闪光灯亮起,剧院外的这一角亮若白昼。


      不过言采并没有给记者们拍正面单人照的机会,也没有怎么搭理意欲采访的记者,照过这几张之后,就直接进了剧院。

      后来首映开场,能入场的媒体跟着进去的,不能的则陆陆续续收起设备,各自散开。《银屏》是有入场名额的,但这种好事轮不到谢明朗头上,他也乐得,赶快回家陪妹妹去。


      一打开房门,潘霏霏就满脸笑容地凑上来:“你回来了啊。我煮了宵夜,先去吃吧,不然就冷了。照片我看看好不好?”

      谢明朗往厨房走,说:“这照片我自己都还没看呢。等我吃完,我们一起看。你要不要一起吃一点?”

      “这么晚了,我不想吃了。”

      “那好。”

      他是真的饿了,喝了两大碗汤,才心满意足地蹭回沙发上。潘霏霏在看碟,自然是言采的片子。片子里的人还很年轻,演着叛逆的乐手,眉目间气势凌厉非常。

      慢慢把相机打开,液晶屏很小,看不清细节。但是对于潘霏霏来说,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她看着看着激动起来,抓住谢明朗的手不放,一个劲地催促他按下一张。谢明朗本来想说,不如放到电脑上看吧。但是又想到要真是这样,这个周末都没办法好好过了,就把话咽回去,改口说,过一个礼拜买我们的杂志啊,说不定有大张海报送。


      潘霏霏并不当真,重重推了他一下,笑着继续看。看到最后一张的时候,她忽然呆住,半晌拉住谢明朗的袖子,尖叫:“这张,这张你给我一张吧,我拿去印海报!”

      这张意外得来的照片让谢明朗也有些吃惊。禁不住她再三催促,他笑说:“你如果这个学期考试全A,我刻一张盘给你。”

      潘霏霏顿时没了劲:“那你直接说不给我好了。”

      谢明朗摊手,一脸无辜:“这可在你,不在我啊。”

      潘霏霏还要辩,谢明朗拍拍她的肩膀:“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我今天晚上还要加班。有什么话明天说。”

      “可是……”

      “没有‘可是’。”谢明朗正色。

      “那好吧……”潘霏霏见好就收,乖乖去睡了。

      谢明朗冲了个澡,把照片倒回电脑上,调出刚才那张惹得潘霏霏惊叫的片子。他想不起自己是在何时照下这张照片。按下快门的那一瞬,他对面的记者相机的闪光灯亮起,这从另一侧打来的光为言采的侧脸营造出剪影的效果;亮光罩住他上半身,头发像被刷成浅金色,面向自己的那半张脸却是暗的,嘴角勾出淡淡的笑意;他眼睛极亮,熠熠生辉,整个人气势之盛,宛若聚光灯下的帝王。


      光线产生了魔力。谢明朗注视这张照片良久,移动鼠标把它剪贴下来,留在自己的电脑里。

      2

      他们第一次正式交谈,是在三个月后。谢明朗转正后的第一件采访任务,就是言采接演的一部电影的新闻发布会。

      他在实习期拍出不少好的照片,很快就有其他刊物和图片社来挖角。谢明朗其实是不想动的,毕竟他欠了孟雨这么多人情;但是总编并不知道其中根由,干脆正式聘用了他,反而成就了一件锦上添花的美事。


      新闻会之后《银屏》又一次向言采约了个短暂的访问机会。时间不长,五六分钟而已,主要是想拍几张片子。

      这几个月他跟着孟雨或者杨桐四处采访,大小场面见识了不少,就是和言采再没有任何交集。这次见面谢明朗递上了自己的名片,言采笑着接过来,没看,倒是正对着谢明朗的眼睛,说:“谢明朗是吧。”


      虽然用的是问句,口气却很笃定。

      “言先生好记性。”作为一个新人,谢明朗自然装出一副诚惶诚恐受宠若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渣爸对对碰 by 山路漫漫(下) 下一篇:慕霆 by 雨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