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宸傲是一头兽,但他却被易北阴冷的气质所吸引。

于是,原本冷清寂寞的生活变得不一样了。

各种匪夷的案件也渐渐变得虚幻迷离起来。

一个案子一个单元,偏向真实,基本没有鬼怪(指案件)。

所以,让我们在享受着易北宸傲的精彩生活中,顺便欣赏案件的发展吧!

感谢喵爪图铺的封面,好看。

新文缓慢更新,欢迎养肥

注意:本文1V1,HE,社会背景架空,


☆、法网恢恢(一)

  
  夜晚的风抽在身上容易让人瑟瑟发抖,何况现在还是十一月份的寒冬。北风呼啸而过,让站在大马路边上的男人不得不把大衣再裹紧一点。
  
  男人戴了个大棉帽子,下巴缩在衣领子里面,只露出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四处乱瞟。男人跺跺脚,显然有些急了。他从衣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点火的瞬间,火光照在他的脸上,照亮了男人眼角那条可怖的伤痕。
  
  黑夜里,烟头的红光一闪一闪。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就在男人的耐力快消失殆尽的时候,一辆灰色的面包车停在了他的面前。车窗摇下来,驾驶座上的司机朝男人招手。
  
  男人啐了口痰,咒骂一句,矮身上车。
  
  车里开了空调,男人皮肤上顿时起了一层疙瘩。“他娘的,怎么这么慢?”
  
  司机嘿笑两声,安抚道:“你也知道最近警察看得紧,不小心不行啊!”他朝男人努努嘴,示意他看后面。
  
  男人点了根烟朝后看,车座的最里面蜷缩着两道人影,人影一动不动,似是睡着了。
  
  “身份确定了没有?”
  
  司机眼睛盯着前方,回道:“放心,老顾客介绍的,我说大佐,都干了多少回了,你还担心个屁啊!”
  
  大佐不是男人的名字,就像司机叫二头一样,是他们的一个代称。毕竟干他们这一行风险太大,真名只会对他们不利。
  
  二头见大佐沉默,接着说:“上次那些皮草商尝到了甜头,这才过了多久,就急不可耐的联系咱们,嘿嘿,看来这次又可以大赚一笔了。龙哥那边……”
  
  “住口!”大佐低吼,语气里浓浓的警告:“话说多了,死的也早。”
  
  二头撇嘴:“你多虑了,后面那两个上车后我就给喂了东西,现在就算晴天霹雳,恐怕也没有半感觉点。”
  
  “你给他们喂什么了?”
  
  “别担心别担心,分量很少的,顶多让就他们睡到目的地。”
  
  “混蛋!”大佐眼睛泛红,他猛地揪住二头的衣襟。突然而来的举止,让面包车在平静的公路上滑出去老远,差点撞上公路旁的护栏。二头猛踩刹车,心里庆幸还好这时段路上没有其它车。
  
  “你他妈有病啊!”二头惊魂未定,大佐也劫后余生,后尾两个更是毫无动静,车厢内突然陷入寂静。
  
  二头咳嗽一声,虽然没什么大不了,但毕竟乱用药的是他。“好了好了,以后什么事我都跟你汇报还不成吗?咱们得快点,迟到了又得被那帮龟孙子说事!”
  
  息事宁人后,二头在大佐的冷脸下重新启动车子。冷清的公路上,灰色的面包车扬长而去。
  
  车在将近凌晨时开到机场,四人走进候机厅就见到另外围在一起的四人。
  
  对方是T市派来的人,和他们的组合一样。领头的是两个男人,后面跟着的是专职的捕猎者,且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百般挑选过来的。
  
  他们这一行人的目的地是最北边的一座雪山,那是前段时间被自然动物保护协会重点规划的地区之一。他们接到情报,要在政府做出局部规划前,尽量捞足油水。
  
  这次行动也有一定危险性,他们集团由于上次的走私案,被警察重点盯哨。所以上头准备做完这一笔,大肆迁移。
  
  当然,关于总部内里起伏不定的传言,不是他们这些手底下干活的人能猜忌的。
  
  鹰子一看到大佐他们就起身迎了上去:“兄弟,让咱们好等!”
  
  “抱歉抱歉,稍微耽误了会!”二头赶紧打哈哈,鹰子没说话,而是他后面跟着的消瘦青年捏着嗓子讽刺道。
  
  “有什么重要的私事刚好赶上这档子时间,明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也不是新人了,连先后都分不清楚了?”
  
  鹰子打圆场:“算了,上飞机的时间到了,咱们分散着走吧。”青年撇了下嘴,斜了二头他们几眼,率先走了。鹰子脸色有些尴尬:“兄弟别介,他就这样,这几天痔疮犯了,心情不好。”
  
  二头大佐自然顺着台阶下,相互客套了一番就各自朝登记口走去。待离鹰子他们稍远,二头低声啐道:“妈的,死同性恋,迟早得病!”
  
  大佐沉默,二头又闷骂了几句。
  
  下了飞机,一行人低调离开。为了避免暴露,几人是四散着走开的,各自绕了一圈后在约定的地点集合。然后乘坐专属的直升机前往雪山。
  
  这是家略微简陋的中型旅馆,正大门两边各挂一盏灯,发着微弱的光。旅馆的外在有些老旧灰暗,四周的积雪也被简单地清理过。天气很阴沉,头顶的天像是随时会压下来一般。
  
  大佐他们刚进旅馆,就被一波人分开。他们没挣扎,因为他们知道这只是例行常规,凡进去的人都要进行严密的检查,以防被公安混入。
  
  一切完备后已是傍晚,他们决定休息养足好精神,今晚十一点后行动。
  
  他们是有备而来,在这之前,所有的探测和猎捕后续工作早已准备就绪,只要领头人一到,即可立即执行计划。这片雪山山岭,珍贵的动物很多,但他们也不敢大肆猎捕,不仅保护协会盯着紧,而且他们的时间也不多。
  
  为了彼此监督,房间的分配是两人一间,但作为捕猎者的是四人一间。
  
  甲乙丙丁是四个捕猎者的代号,甲乙是大佐他们带来的,丙丁则是鹰子带的。四人都是沉默寡言,一身黑衣,因为是熟人派来的,大佐他们并没有多少怀疑。一切宛如往常,当时钟指向晚上十一点时,两辆黑色的面包车驶进了黑夜。
  
  夜晚的雪山比白日更冷,大佐他们都套上棉大衣和厚厚的围脖,大佐和二头蹲在偏僻的地方。他们所负责的是山底及中段森林,平原那边是鹰子和莲花负责。
  
  甲乙已经窜进了黑漆漆的森林,其余的人善后。大佐和二头算是领导,很多时候不需要自己动手,况且这次事宜样样俱全,他们只需要等着看结果。
  
  黑色的夜里有什么发出簇簇的声响,二头拉拉衣领,凑到大佐的身边:“大佐,不知道怎么了,我这心里惶恐不安的!”
  
  从吃过晚饭开始,二头就感觉有什么不对,可是计划如此周到,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但是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这样的直觉曾经帮他度过太多的千钧一发。
  
  从大佐的嘴里呼出白色的雾气:“你发现了什么吗?”
  
  “没有。”二头摇头:“所有的准备都表示万无一失,提供情报的那边也很平静,这件事老大他们都很重视,如果出了差错,就算不给警察逮住,也保不了命。”二头开始搓手,他眼珠子转了转,试探性的又问了问:“上次不是传言上头局势动荡不安,那咱们这一次还是跟着龙哥?”
  
  大佐皱眉,显然不喜欢谈论此类的话题。
  
  二头咽咽口水:“我知道你不待见这类的问题,但是现在切身到自己的安危,不早点打算好的话,我实在怕……”蹲的累了,二头索性坐在了地上,也不管屁股凉飕飕的。“我想干完这一次就回老家,我娘们说,崽子上小学了,天天念着爸爸,我也想他们了,这种飘忽不定的日子,我快受够了!”
  
  大佐有些动容,他没有结婚也没有女朋友,所以有时候听到二头讲他家乡的时候,很是羡慕。
  
  “等这次干完,我也不干了,哼,现在那帮人就已经斗成这样了,保不准一年后帮派还在不在,龙哥是笑面虎不能尽信,老大这两个月的近况一直是个谜,我甚至怀疑,他还在不在这个世上!”
  
  “不可能吧……老大那样的人,会那么容易就被揭倒?”
  
  “呵……谁知道。”
  
  大佐冷笑,二头悻悻闭上嘴,那种事不用他们小罗喽操心,只要祈求安全度过这一晚就好。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期间对讲机报告了陆续获得的成果。口袋的手机有反应,二头接听,里面顿时传来莲花细腻腻的嗓音。
  
  “哈哈,跟你们说你们也不信,你猜,我们猎到什么?”
  
  二头心里不屑,那个死人妖摆明了是来炫耀的。但是他还是假惺惺的问了:“哦?你们猎到什么了?”
  
  “雪豹,正宗的雪豹!”语气里那一个得意,谁都知道雪豹是极为珍贵的宝贝。
  
  “不可能,那种平原怎么可能会出现雪豹!”
  
  “怎么不可能,信不信由你,我再告诉你,除了那头雪豹之外,还有一头你们见也没见过的稀世珍宝,白色的狼,通体雪白的狼,比雪豹还要漂亮数十倍,哈哈,连我都想剥下它的皮毛盖在身上了!”
  
  二头咬牙切齿,他妈的狗屁运气。“呵呵,听你的语气,恐怕那头白狼也不好捕获吧?”
  
  一句话说到莲花的痛楚,话筒里的声音也阴沉了下来:“哼,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猛然那边传来一声惨叫,隔着话筒听似乎离得有些远,二头刚想问一句,电话就被切断了。大佐疑惑地看着他,二头简略说了一遍,大佐眉头更深。
  
  “没理由,就算是冬季,雪豹也不可能突然出现在平原上。白色的狼?什么物种?”
  
  “不知道,人妖没有细说,而且那头显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佐摸下巴沉思,蹲坐的二头双腿冻得有些发麻,他刚站起准备活动一下,心口突然骤痛,差点站不稳,好在身后有棵树撑着。
  
  “二头,你怎么了?”
  
  “不对劲,我们撤!”
  
  “什么?”
  
  于此同时,大佐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他打开手机,是一条短信,陌生的号码,内容只有两个字:“败露”。
  
  只一秒钟,大佐就做出了反应。他一把拉住二头,朝着停车的方向就冲了出去。二头被拉的一凝,但他也是个中老手,当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二人很有默契的以迅速皎洁的身手在漆黑的树林是攒动。
  
  谁知刚跑出没多远,从旁边突然扑出一道身影。夜里漆黑,还是在树林里,跑得急的大佐一时不察,被扑个正好,快他一步的二头见势赶紧停下看他。
  
  大佐的右手被扭在背后,腰间被人用膝盖压着,冰冷的触感顿时让他恍然大悟:“警察,别动。”
  
  二头动作一滞。地上的大佐反手一扣,压在身上的警察双手微松,大佐逃离了钳制。反应过来的二头往怀里掏,黑色的手枪蹦出一声响,警察堪堪躲过。
  
  两人默契跑了出去,只是前路再次被堵住,两人手上各有一柄枪,枪战一瞬即发。期间大佐发现刚才扑住他的居然是甲乙中的乙,妈的,太大意,居然一开始就被条子盯住了,失败了也是活该。
  
  故事永远都是这么恶俗,眼看逃不过了,受伤的二头拼了命的掩护大佐逃走,并叮嘱他一定要去他老家,带他看一下老婆和儿子。
  
  大佐逃了,二头死了。
  
  黑夜,给了大佐逃命的机会。
  
  这次围剿偷猎者的行动圆满结束,虽然逃掉了两个人,但是在T市的主窝被掀翻了,雪山最近的M市也进行了全市大清除。这一次的圆满行动,在全市的市民眼中,警察成了英雄。
  
  不仅扫荡了祸害的偷猎者,连M市当时最大的帮派黑帮都被迫瓦解,罪犯四处逃离,更有一大部分的罪犯落入了法网,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当然,这是后话。
  
  易北是警察,也是这次的主力卧底。在凌晨四点,计划收网,罪犯被捕,一切完美到了极点。四点半,全队集合。
  
  易北一直潜伏在大佐他们的附近,但是罪犯口中形容的雪豹他并没有看见,反而那头白色的狼,易北却是见到了。
  
  它被关在铁制的特殊笼子里,通体白色,许是做了反抗,白色毛发上沾了些污浊。白狼趴在笼子里,拉怂着脑袋,闭着眼睛,显得没精打采。
  
  易北往前走了几步,白狼耳朵动了动,微微侧了下脑袋,缓缓睁开眼睛。白狼的眼睛很漂亮,是金色的。
  
  慵懒的神色,易北眨了下眼,他好像从白狼的眼里看到了聛睨一切的错觉。
  
                         
作者有话要说:
长久以来,感谢大家一直的支持!鞠躬~
开放新文,存稿暂有,保持日更状态,欢迎收看!
求,求,求,各种求哦亲!

 


☆、法网恢恢(二)

  
  罪犯的仪器之所以没有查出倪端,是因为易北将联络的芯片植入身体深处。这次的行动很大,上头提供的条件是配合一切需求,而且这枚芯片是目前防探测技术中最有成就的成品,事实也证明如此。
  
  这一个帮派和集团,M市的警察已经盯了将近两年,每次眼看就被把可恶的罪犯绳之以法时,总能被对方轻易的躲过。所以这次的行动布局已久,加上不久前逮捕了罪犯口中所谓的线人,于是一场螳螂在前,黄雀在后的戏码隐秘的上演了。
  
  做了摘除芯片的手术后,易北在第二天就出了院。
  
  易北名义上是个孤儿,能当上警察虽然也做了很多的努力。但是如果没有后台,一个无权无势的孤儿又怎么会成为警察,还是在C市最大的警局总部。
  
  他这次,是代表C市过来协助,同行的还有局里的两位师兄,一位师姐。案子结束后,因为易北的手术,他们预计是两天后再坐车回邻省C市,也算是变相的假期。在得知易北提前一天出院后,准备回去交给上司的案件报告自然落在了易北的肩上。
  
  易北习惯了他们的指使,也没多说,把自己关在宾馆半天写出了四份报告。报告无非是阐述案件的过程和结果,最后加上自我判定和感言。报告写多了的好处就是,每一篇都能很快的信手拈来。
  
  下午,窝在宾馆的易北不知怎么的忽然想到了上次只见了没一会的白狼。又在床上躺了一会,易北抓起大衣外套出了门。
  
  从M市的师兄口中得知,凡是珍贵的动物都将受到政府的保护,但由于白色的狼前所未见,研究院的人想做研究,探讨未知的秘密。但是动物保护协会又因为是极其的珍贵稀有,坚决不能伤及分毫。
  
  抢夺越演越烈,最终市政府暂时将白狼交给动物保护协会保管,再作定夺。其实明眼人都知道,既然白狼都交给了协会保管,怎么还可能交给研究院研究呢,为此研究院的院长简直气歪了鼻子。
  
  这次的案件侦破,易北的功劳功不可没,除了要有灵敏的机智,还要有极强的耐力,毕竟就算掌控了线人一切,若没有易北自己的努力,想从那一堆捕猎者中脱颖而出,怎会那么容易,甚至要在身体里植入那种有害的芯片。不管科技怎么发达,那种被赶制出来的东西又怎么会毫无害处。
  
  上次一起办案的某位师兄知道易北想去看那一头白狼,顿时应允了下来。向上级作了报告,在拿到书面证明后就拉着易北直接去动物保护协会了。
  
  虽然易北不知道M市的制度机构,但想必每个市都应该相差无几,能这么容易拿到申请书,必定里面还有一层关系。但想归想,能见到自然最好。
  
  办好一切手续坐车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一刻了。
  
  白狼并没有放在协会的会所,而是专门为其腾出来一个地点,地点极为隐秘,而且防范措施新进到了极点。
  
  易北和师兄跟在会长的身后,易北没想到居然是会长亲自领着他们去。但当听到师兄叫了句姑妈的时候,一切的疑问迎刃而解。
  
  会长推开门,对着他们说道:“就算开后门,时间也不能太多,我半个小时候来接你们。”
  
  “谢谢姑妈,我最喜欢姑妈了!”师兄笑盈盈的,一番话惹得会长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就你嘴甜!”
  
  大门在他们的身后关上落锁,易北心想,真够严密的。
  
  他们走进人工的小型森林,几颗像模像样的大树和植物,甚至还有一汪小泉,白狼慵懒的趴在草地上,闭着眼睛假寐。
  
  一面铁栏阻隔了两个世界。
  
  易北走到铁栏前的黄线处,就算这头白狼暂时没有做出攻击性的行为,但是不敢保证他没有攻击性。铁栏上链接电源,而且小型森林的其他三面也都通了电。但考虑到动物并没有人的思维,在离铁栏的半米处,还设置了强化玻璃,别说极具攻击性的怒兽,就算的炸弹,一时半会也是很难穿透这种特制的强化玻璃的。
  
  白狼的物种很奇特,世界上目前还没有关于这一物种的任何记载,因此也只能先用‘白狼’称呼。外形与狼相似,但毛色却更接近雪白,白的毫无杂质。也没有狼性的尖锐,反而似乎无精打采,拉怂着耳朵,伏趴在草地上。
  
  仿佛感受到了有人靠近,白狼缓慢的移动了几□躯,把脑袋的方向移向了易北他们,并且缓缓睁开了眼睛。
  
  看到白狼的举止,师兄激动了:“师弟你看,它居然睁开眼睛了,还是金灿灿的!要知道姑妈说过,从捕到白狼到关进这里再到你来之前,它一直都是闭着眼睛的,就算从闭路电视上看,也一直处于睡眠状态,甚至不摄入一点食物,因为这个可把姑妈他们急死了!”
  
  在局里面的人都习惯喊师兄师弟,师姐师妹的,所以以免显得生疏,在称呼上面就一直以习惯维持着,人多的时候,便在前面加上了姓或者名字。
  
  “它真的没有睁开过眼睛?”易北有些惊讶,因为见到白狼的两次它都是睁着眼睛的。白狼的眼睛色泽是很纯粹的金色,甚至还让人有着会闪闪发光的错觉。
  
  “是真的,不行,我要拍下来,等会拿给姑妈看!”
  
  师兄迫不及待的拿出随身带的数码相机,每一个角度都拍了几张,嘴里还忍不住大叫,兴奋到了极点。
  
  相比较师兄的兴奋,易北则冷静很多。
  
  他默默地和白狼对视,伏趴着的白狼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看他,易北只觉得白狼歪着脑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易北又眨了下眼睛,他觉得自己一定又眼花了。
  
  看了一会,白狼转过头,侧躺着,脑袋搁在草地上,姿态慵懒而高贵,惹得师兄又嚎叫了几声,手里的相机更是一刻也不愿意停歇。
  
  随后,白狼便没了任何的反应,不论师兄怎么引诱他,对方一直闭着眼躺着,似是熟睡了。师兄惋惜:“可惜啊可惜,眼闭的太快,都没有照几张!”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易北最后看了一眼白狼的身影,就被准时而来的会长领了出去。
  
  易北的心里些微惋惜,那样稀有的物种,不应该被关在这里的,它应该潇洒的生活在大森林和大平原上,或者雪山的顶峰。易北就是有种感觉,白狼应该高高在上,不应该被关在这个四面都是墙的地方。
  
  路上,师兄给会长说了白狼睁眼的姿态神情,说的会长惊叹不已,直后悔没有跟着一起进去。
  
  易北他们回去的火车是上午六点的,就算M市和C市是相邻的省城,等四人回到警局总部的时候也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
  
  简单的解决了生理问题,四人来到刑警大队队长的办公室,简单的阐述案件的经过和结果,然后交上早就写好了的报告书。
  
  刑警大队的队长叫诸甚,家族三代都是刑警。三十岁的单身汉,长的不差,属于耐看型,但听说家里在给他找女朋友的这件事上烦恼的不得了。其实并不是对方不想结婚或者要求高,只是一扯上工作,极度冷淡别人。试问哪一个女人能忍受一个月不见男朋友,甚至连一条短信都没有,所有很多次机会都以这种情况而剧终。
  
  听过报告后,诸甚挥手让他们下去,独把易北留了下来,其他三人对视一眼,不屑的撇了撇嘴。
  
  易北沉默的重新坐下,等着对方开口。
  
  诸甚叹了口气:“易北,你不用这么拼命,明知道危险又伤害身体,为什么还要自动请缨呢?四叔那边……”
  
  “我不做,也会有别人做,既然结果都是一样,有什么差别?”
  
  诸甚被堵得哑口无言,他本来就不是个能言善辩的人。对于易北这个人,欣赏多过可怜。他倒希望警局里面能多几个像易北这么拼命努力的人,这样也对得起纳税人的钱,只是可惜。
  
  太多的人爱的还是自己!
  
  “但是四叔交代过我……”
  
  “我平安无事,所以不用担心!”
  
  “这……”诸甚又叹了口气,无奈道:“没事了,你下去吧!”
  
  “走了头儿。”
  
  易北起身刚走到门口,又被诸甚叫住。
  
  “什么事?”
  
  诸甚摇摇手中的四分报告书:“下次如果代笔的话,记得把感叹号减少一点。”
  
  易北笑道:“我知道了。”
  
  最后,诸甚没有经过当事人的同意,擅自放了易北三天假,易北强辩过,但诸甚坚持,无奈下,易北被迫留宿家里,哪也不能去,专心休养。
  
  对于那边的人,能与易北亲近一点的,也只有诸甚了。
  
  大家族里面的东西往往比社会上的犯罪还要复杂丑恶的多,在那样环境下长大的人,还能保持一身正气的也唯独诸甚了。
  
  虽然那些人不乏地嘲讽,诸甚脑子有问题。
  
  三天后,易北回局里报告。
  
  从进门到进队长的办公室,易北一句话没说。不是他故作清高,也不是姿态高昂,只是在多次打击后,易北选择了保护自己。
  
  在他们眼里,他只是一个不知道靠了什么关系,走后门进来没权没势的孤儿。表面对你的热情只是因为你和队长走的近;跟你寒叙无非只是因为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与你称兄道弟,只是希望在危机的时刻,第一个挺身而出的人是你。
  
  易北心里很明白,久而久之,才越发的沉默。
  
  他并不在意第一个往前面冲,也不在意功劳被他们领走,甚至不在意他们对他不理不睬。但是他无法忍受对方顶着一张假笑的脸,对你嘘寒问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同样的问题他不想一天回答同一个人几次。
  
  他可以不受重视,但是他忍受不了明显的虚情假意。
  
  这也是,他至今唯一的执着。
  
  上午十点,诸甚从外面回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整装待发,女子连环碎尸案有眉目了。”
  
  女子连环碎尸案是C市近期颇为争议的案件之一,由于凶手作案干净快捷,所以至今没有凶手的任何疑点,成为了悬案。
  
  驱车赶到华府高校,校门口,一个老头似乎早就恭候多时了。见诸甚下车,老头连忙迎上去,语气急切:“警察同志,你们总算来了!”
  
  老头是华府高校的校长,李校长。再过一个月就要退休了,谁知偏偏这个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诸甚点了下头,领着人跟李校长往前走,途中,听了李校长阐述。
  
  遇害人叫陈美嘉,是高二的学生。该学生样貌较好,学习中等,在连续几周没有来上晚自习后,班主任找她多次谈话,可是没什么用。后来班主任无奈之下,只有请家长,谁知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后来才知道,陈美嘉父母上周日同时外地出差,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班主任没办法,继续口头教育,甚至压着她陪她上晚自习,但是班主任毕竟也有家庭和孩子,不能每晚都看得住,正好这周四,班主任的孩子要开家长会,本想着开完会在回学校看陈美嘉,但是儿子玩耍时不小心摔折了腿,所以当晚班主任就没有回学校了。
  
  谁知,第二天上午,校园的保洁阿姨在学校后面的垃圾桶边发现了一个大袋子,打开一看,保洁阿姨当场就吓得叫了出来。
  
  大垃圾袋里,横七竖八的残肢交叠在一块,但人体的大致位置保持不变,从头部到腿,再到脚。虽然是截肢,但拼凑在一起,就像是被硬生生给挤断了的。
  
                         
作者有话要说:
背景架空,与现实没有一毛钱干系哦!千万千万不要对号入座哦!嘿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子承父液 by 清水浅浅 下一篇:小面摊 by 怪盗红斗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