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连忙顺着脚下那条路奔跑,才挪开,就见一团团火苗冲天而下,美丽的恍若流星雨一般,哪怕是在白天也绚烂夺目。只是……看着地面一个个吱吱冒烟足有七八米深的坑,三人沉默后动作整齐的转身,拔腿就跑。
  
  吱吱声紧随其后,滚烫的热浪把身上湿透的衣服瞬间就烘干了,烘的太干了!滚烫的衣服贴着皮肤,他们都觉得背部着火了,滚烫滚烫的痛苦无比,但现在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只得加把劲逃,希望可以找到藏身之处,要不然就这四面环山的地方,怎么逃都是死路。
  
  “咔——”
  
  快速奔走中的贺华突然停了下来,使得迪尔和于正两人立即急刹车回头,看着逼近的火球,迪尔急了,但他也知道贺华这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停下的。
  
  “怎么了?”
  
  贺华皱着眉,低头看着他自己向前迈着的那只脚,“踩到了什么。”
  
  被一连串惊吓弄的有些草木皆兵的迪尔一听就咯噔一声心跳漏掉了那么几拍,他现在最不想听见的就是动词后面加个什么了,在这种地方这就代表又出现新危险了。
  
  感觉到越逼越近的火球,贺华皱眉冷声道,“走。”说罢,也不去管两人的反应,直接抬起了那只似踩到机关的脚。
  
  轰隆隆——
  
  山石裂开的声音响起,剧烈的晃动从地面传来,然后,大坑又见大坑,整条环形路都一起往下陷去。
  
  扶住了旁边崖壁稳定身体,迪尔整张脸都皱的不能再皱了,“来这里后我特么就一直在掉坑了!”
  
  “我们没在掉哟~~”于正指了指愈发往上高高竖起的水面,“是它在上涨。”
  
  “它?”迪尔闻言,重新观察了一番,虽然于正的语气总让人产生扁他的欲·望,但不得不说真话还是有的,这一次的确不是他们往下掉而是刚刚还在这条环山路下方二三米处的水往上涨了起来,就和海啸时的巨浪相似,高高竖起,但没有落下,好似隔了一层透明罩把水和路隔离开了。
  
  水越涨越高,才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凸起几十米了,就在这时,本来呈直线往上的水往这条路的方向漫了过来,但没有一滴水下来,满是蓝色包围,和海洋世界的感觉相似,但因为不是游乐园而多出了一股致命的危险。
  
  “现在我宁愿掉坑了。”现在他们的情况就是,左边和上面是水,右边是石壁脚下是泥路,而泥路还是成环状无论怎么走都只能围着这一块地转的,难道要回来的那个洞?
  
  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触碰分界点,却发现那分界点处什么阻隔都没有,手完全能够伸入水中,这样的认知让三人觉得更不安全了,若什么时候这空气罩失效,他们还不百分百变成淹死鬼?而且……怎么变烫了?错觉?
  
  尖利的鸣叫声穿透了水传入三人的耳朵,蔚蓝逐渐被火红渲染,狭小的空间中燃烧起的高温把空气消耗,喉咙干干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是那些鸟!竟在水中也能够自由飞翔,火红的羽翼在此刻看的清晰,那分明就是一层层的火焰,和那老虎一样,都是火组成的。
  
  “啾——”
  
  数声重合在一起的叫声几乎刺破他们的耳膜,那些大鸟急速的冲向了他们,却在那层空气罩的地方停下,不进不退,只是张嘴喷火。也不知是否是因为在水中的关系,那火球竟速度变慢了很多而且失了准头,总只落在他们半步之隔的地方。
  
  被封闭了的道路他们无法急速奔走,只能小心翼翼的不靠速度靠灵巧度来躲避,一点一点的贴着崖壁往火球的另一边挪动着。如此挪出了二十来米的距离,那些大鸟停住了攻击,只是那双火焰点缀的瞳孔瞅着他们让他们从脚底生出了寒意。
  
  “咔——”
  
  三人身形猛的僵住,随着往后倒下的急速**,三人的心里默契的同时低咒一句:
  
  ——擦!劳资这辈子都不想再听见咔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会告诉你们写着啪啪啪我就想歪了么→_→

 


☆、第 29 章

  哦,该死!再次躲过大大的火尾巴的一扫,这下子连一直沉稳淡定的安溪都忍不住咬牙低咒了,还有完没完了?自从进了这个通道之后已经遇见第七还是第八条火龙了?一次次的被逼至极限还顺利走到这里,他自己都佩服自己了。
  
  再次浪费了几块紫晶洞石,安溪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大口呼吸。先不说这条路是不是生路,但他确定这路的尽头绝对有古怪,要不然是不可能有那么多火龙拦路的,这也是他没有在一开始就回头离开这个通道的最大原因。
  
  可走是走了,确定的也依旧确定着,但这些火龙真的很难搞定。他虽然从不怀疑自己的实力但绝对不会没能力死撑着托大不让安宸动手,毕竟安宸才是火龙拦阻的目标动手的话可算不上恩情,但安宸硬是没有出过一次手,这让安溪有些暗恼,盯着安宸的视线就是冷中带怒了。
  
  “你……”
  
  “什么?”安宸也有些狼狈,但这些狼狈的来源可不是那些体积庞大的火龙而是安溪。他也没料到安溪竟会利用火龙把他当成目标这一点把他扔进紫晶洞圈画的范围做饵引火龙入套,出手干脆利落的不带半丝迟疑。
  
  张了张嘴,安溪盯了半晌还是收回了目光没有把话说出口,只要一出口他就有种自己对这人示弱的感觉,那会让他比现在更憋屈。他宁愿把自己一次次逼入极限也不愿弱与这人。
  
  真够倔强的!把安溪前后的表情变化看在眼底,安宸得出了这个结论。其实在这种情况之下,纵观大局分析利弊,哪怕是不喜之人同处一室也该适当软化请求支援,这才是最明智的做法,无谓的固执可比不上性命重要,安溪的倔强在此刻更是要不得,但是,他喜欢!
  
  眯起的眼闪过丝丝笑意,无人察觉其中的柔和,虽浅,但真。
  
  “安溪,你讨厌我。”这句话安宸说的很笃定,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事实。
  
  却不料安溪给出了否定的回答,“不,我不讨厌你。”讨厌哪里能够表达万分之一?那种万念俱灰之后的释然虽然把他从那困着他的渴望中解放了出来,可过程中的切肤之痛怎么能够忘记?这一世,他定当要让这人也好好感受一回心灰意冷的绝望,不达目的必不罢休!
  
  安宸笑了,“不讨厌就是喜欢了?”
  
  安溪也笑了,不带嘲讽不带冰冷,浅浅淡淡如同冰雪中摇曳的白莲绽放刹那,美好的似听见了花开之声。“喜欢?安宸,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喜欢你了。”
  
  狭长的眼在瞬间眯起,带起丝丝凛冽之色,庞大的气势在整个山洞徐徐蔓延开来,沉重冰冷。“万事不可说绝对了,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意外太多了。”他安宸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的喜欢,唯独这次,在这少年用如此肯定的语气说着不会喜欢时,一股怒气腾起,迅速而猛烈的填充了他整个胸腔,让他闷的很想好好发泄一场。
  
  没有去反驳安宸的话,安溪只是勾着浅浅的弧度安静的笑着。安宸不知道,那句话是个既定的事实,世界上的意外的确很多,可“过去”这个选择永远游离于“意外”之外。
  
  沉默在两人之间盘旋着,偌大的山洞之中有那么刹那呈现出一股浓浓的死寂,沉甸甸的压着人生疼。安宸的唇被用力抿成一直线,盯着安溪浅笑的侧脸莫名的觉得刺目,心中的怒气愈发炽盛起来。
  
  安溪可不关心安宸是否因为自己而愤怒,在觉得休息够了之后起身,没有招呼安宸就直接头也不回的前进了。只是才迈进几步,一阵不同于之前火龙怒吼声的咆哮声迎面而来,天摇地动,山洞顶上的石块劈头盖脑的砸了下来。若是小点的那被砸到只是吃痛罢了,可是那些足足有上百斤的石块砸下来就不是那么好玩的了。
  
  望着头顶之上那大石块,安溪快速往后退避开,只是疲惫感造成了他行动的迟缓,一个不查就被脚下的石块绊了一下耽误了时间,眼看着石块就要砸上他的双脚,安溪一个驴打滚堪堪避了过去。
  
  顺势滚到了石壁处靠着石壁喘息,安溪在庆幸自己保住了双腿的同时又有些疑惑,刚刚那石块掉下的时候他竟觉得有那么一刹那那块石头停顿在空中没有下落,是错觉吧?
  
  “伤着了?需要我扶你吗?”
  
  “不需要。”冷硬的回绝安宸状似关心的问题,安溪聚集了一下力气后从地上站起,视线紧紧盯着山洞深处,身体紧绷进入警戒状态。又是什么东西?
  
  “嘭——”“嘭——”……
  
  一声声缓慢节奏的巨响越来越近,每一声伴随而来的都是山洞的一次剧烈晃动,地面也是震动不已,这就像是大型动物踩在地面时的效果,只不过是放大了几十甚至百倍的效果。
  
  轰的一下子,火光冲天,刺得安溪眯起了眼,随后定睛,半晌才把眼前之物看个清楚。——是一只巨大的乌龟,踩在地面的四肢足有成年男人腰身那么粗,大大的龟壳之上,赤红的火焰轮廓似被黑色浸染,而就在乌龟的尾部,一条火红巨蟒盘旋龟身,二者并无间隙,似合二为一,诡异而矛盾。
  
  青龙玄武!——若说之前的青龙他认不出来,那么到了此刻他就是万分肯定了,龟蛇合一的物种也就传说中的玄武了。虽脸上不显但安溪的心里有些发急了,他可是记得和这两样并排的还有白虎朱雀。一样青龙就够受的了,现在还有玄武,若是玄武过后还有那两样的话,他觉得生存几率太渺茫了。
  
  小心翼翼的往后退去,安溪在心里快速盘算着各种利弊。硬拼是行不通了,或许他该借着玄武那比青龙笨重的躯体而直接逃过去,这并不是游戏中的闯关,并非一定要撂倒每一级的守卫才能过关,只要他能够在被杀之前找到生路那么他就是胜者。
  
  既然盘算好了,安溪的视线就开始快速寻找着玄武的视角盲点,两边是过不去的,玄武的体积太庞大了,两边的肢体差不多都擦着石壁而过,一不小心就被挤着烧焦。既然两边不行那么就只能中间了,从玄武身下而过!
  
  慢慢的控制呼吸的频率,逼着自己把掏空的异能硬是挤出了一点来调整身体周围的气息,使得自己的频率和周围一致以达到“透明”的功能,希望这玄武的视线不咋样。
  
  “嘶嘶……”
  
  绕着乌龟身体盘旋的蛇身朝着安溪吐着火红蛇信,没有攻击,只是呲着尖锐的牙嘶嘶叫着,似威胁又似交流。
  
  被盯住的安溪只能停住一切行动和那蛇互盯,背在身后的手暗自取了块石头猛的扔到了玄武的身后处,引得□和蛇头一起往后看去。
  
  ——就是现在!!
  
  安溪屏息以最快的速度在玄武的腹部底下奔跑着,逮住了□和蛇头重新转回头的机会穿出腹部,然后头也不回的一路向前,摒弃一切杂念只顾一个劲的跑。
  
  紧随而上的安宸拖着看上去血肉模糊却半点不影响奔跑能力的脚和安溪并排跑着,大气也不喘一下,依旧从容,“你的计划中没带上我?”
  
  给予安宸的回答是安溪冷冷的一眼,在还清那份恩情之后他的计划之中就再也没有过安宸!

 


☆、第 30 章

  若说打斗是一项技能的话那么逃跑对小偷来讲就是本能。尽管已然精疲力尽,但安溪还是已经利用玄武的大个头而顺利逃过了好几只。只是,一如他想的,这不是游戏,所以玄武不需要呆在固定的一关不擅闯其他关卡,它们只知道要逮住敌人,死死的追咬敌人不死不休。
  
  安溪努力匀称自己的呼吸,小心翼翼的稳定住双脚不让其因为剧烈摇晃而踩空摔倒,同时还要避开头顶上砸落下来大大小小的石块,异能也被掏空无法利用,可以说这一次是他遇到的最痛苦的逃生了。
  
  再次防住了一次脚下打滑,安溪绕过了砸在地面的巨大石块,见面前一块婴儿般大小的石块挡路,直接轻轻一跃就跳了过去。却不想异象又起,就在他从起跳到落地这短短一瞬,他原本准备落下的地面崩裂开一条缝隙,深而宽,裂缝的底部并不是黑黝黝的而是火红火红的岩浆,粘稠无比还因为热气而冒着泡泡,不需要靠近,灼人的温度就扑面而来。
  
  安溪的面色有些发紧,裂缝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因为跳跃的惯性他根本就没办法回避开,等待他的只有跌落一途!
  
  就在安溪已经放弃避开裂缝这种不现实的想法开始寻找可以提供他攀附稳住身形不直接摔落下去的地点时,身体一轻,视线一阵翻转,人就已经被安宸抱着往后退至裂缝之外。
  
  抿住唇,在安宸落地的第一时间安溪就如离弦的箭跳出了安宸的怀抱。在安宸冰冷的神情之中撇开了视线,安溪肃着脸没有说话,似乎远离这个人的接触已经成为了一种潜意识,不需要思维控制就身体就会自动执行远离命令。
  
  空荡荡的怀抱让安宸的脸色变的幽深复杂起来,盯着那个满身狼狈却站的笔直的少年半晌,安宸才收回了依旧僵硬在那里做出怀抱姿态的双手,沉默不语。
  
  沉默并没有维持太久,因为现实不允许。身前,被他们侧面避开的几只玄武正排着队迈动着粗壮的四肢来势汹汹;身后,无底的深渊中滚烫的岩浆翻滚,不经意间被踢下去的石头掉入岩浆,那细微的扑声更是扯动着安溪的神经。——他被逼至了死路!
  
  安溪以为他的境况不可能再糟糕了,可当他发现身后深渊中的岩浆正在逐渐的往上涌时他才知道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这句话的真髓。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在岩浆漫上来之前把面前几只玄武系数撂倒从来路回去。可按照当时水位来看,他们进来时的那个地方估计已经被堵住了,虽然他不知道为何这个洞内没有水漫进来;要么就是在岩浆漫上来之前想办法在玄武的正面攻击之中跳到这深渊的对面去继续往前进。
  
  可无论是哪一种方法,对现在的他来说实施起来都太困难了,而且就算侥幸成功了他也最终面临和岩浆赛跑的命运,前途无亮啊。
  
  “我可以帮你。”
  
  耳边,安宸的话在这剧烈摇晃的轰鸣声中清晰响起。安溪看着逼近的玄武头也不回就一口拒绝,“不需要。”
  
  气息一滞之后猛的变得张狂,安宸眯着眼,出口的声音冰冷之中夹杂着沉怒,“你厌恶我到如此地步?”到了绝境依旧拒绝的这般断然,他知道,这种拒绝依循的原因绝对不基于理智之上而是安溪的感情在控制着,也就是说,安溪厌恶他或者说憎恨他,憎恨到不能用理智去控制的地步。
  
  他安宸性冷他知道,可他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面对他时性子比他更冷。只是,安宸眯起了眼,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之中伸出手紧紧抱住了安溪,竟就那么直接走上了裂缝,那里,明明空无一物却在安宸脚下似有着一座透明的桥,悬空而过。——他安溪想拒绝也要看他答不答应!
  
  知道此刻挣扎太过愚蠢,安溪只是僵着身体视线低垂,却猛然发现底下的岩浆竟似被按上了停止键一般顿在了那里。一个突兀的念头闪过脑子,安溪回首,发现那几只玄武果然也和岩浆一般停顿在那里,有几只甚至还保持着高抬着肢体的动作。
  
  这是……安宸的异能?!重遇安宸已经一年多,可他从来没有见过安宸使用过异能,就连王居那些人都对安宸的异能不甚清楚,有些了解的又三缄其口,这就造成了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安宸的异能是何属性是何类型。现在看来,这是控制时间还是仅仅只是停住时间?
  
  心中一凛,若只是停住时间的话还好但若是控制时间的话那到一定的极限那可以说是无敌的了,毕竟时间和生命在某个程度来说是等同的,若自己的生命被人掌握了,那还不只有被人把玩的份?
  
  突的,安溪又想起了关于安宸的传说,那个真源之国可以说是安宸创造出来的一个异空间,这么说来安宸的异能肯定涉及空间部分。时间和空间,若安宸真的完全掌握了这关于这两种元素的异能,那么传说中毁天灭地一说虽然夸张也算是事实了。
  
  收回了视线,半垂眼帘遮住眼中涌动的思绪,若真相真如他想的一样,那么他能够报复回去的手段果然只有搞垮他那个弟弟一途了。武力值胜不了?不碍事,他挖了安宸放在心上宠的儿子就好!
  
  在安溪沉浸在自己思绪之中时安宸已然抱着他渡过了裂缝,在发现安溪竟没有挣扎开他的怀抱时略微好奇的低头,发现怀中那人眼帘半遮明显在思考着什么,走神的很严重。
  
  眸光闪了闪,安宸任由安溪去思考,自己则继续抱着人往前走。视线落在安溪微微侧着的脸上,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沾染了些尘土的脸每一寸线条都很精致,尤其那细密的睫毛,长长的有些卷翘,在空气之中落下寸许阴影,煞是赏心悦目。
  
  就这么一个想一个看,没有了安溪主观性的感情来隔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后的气氛竟透出几分诡异的融洽。直到走出去了很长一段路程,安溪才如梦初醒的从安宸怀中挣扎着下地。
  
  只可惜天不从人愿,安宸抱着他的双手愈发收紧,使得两人的身体之间不留半丝空隙,这也就意味着安溪连动弹的可能性都被剥夺了。怒目而视,安溪抬头瞪着安宸,在发现安宸嘴角竟还勾起浅浅弧度后心里愈发怒了。
  
  “还不放手!抱上瘾了不成?”
  
  本就是故意的讥讽,却不料安宸竟真点了下头,“的确上瘾了。”这话于安宸而言是半真半假,上瘾说不上,但的确感觉很好。
  
  “你!”安溪不是笨嘴拙舌那类型的人,事实上他只是习惯寡言一些罢了,要是想说的话还是算的上能说会道之辈,但对上安宸这种把讽刺不当回事的人,他这是道高一尺就被魔高一丈了。
  
  知道再说下去也是浪费唇舌,安溪安静了下来。喜欢抱?那就抱去吧!正好让他休息一下恢复体力好应付之后可能遇到的危险境况。尽管安溪知道他的这种想法很阿Q,但不得不说做人有时候只能阿Q一下才会让自己舒服一点。
  
  闭上眼来了个眼不见为净,安溪集中注意力努力争取让被榨干的异能恢复一些,就如同和尚入禅定那般,安溪一旦进入冥想状态就很容易忘我,这般也就逐渐把那股对安宸的怒气给遗忘真的进入状态了,直到他察觉到身体停了下来,缓缓睁眼,入目的竟是一个密室般火洞。
  
  ——到处都是燃烧着火焰的庞大洞穴。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双更,还有一更七点。

 


☆、第 31 章

  就像是一鼎巨大火炉,从地面开始冒起的火苗跳跃着噬人的热量,熊熊燃烧,偶尔蹿出去的火焰直接把洞壁之上的石块烧裂剥落下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洞顶随时都处于掉石块的状态,就好似下一刻就会因为石块的掉光而崩塌。
  
  只是站在洞外,那火舌就时不时的猛的蹿向他们,又因为距离的关系而够不着他们后不甘心的缩了回去,等待下次的蓄势一发。如此循环往复着,没有停歇之时。
  
  这一次,安溪只是稍微一挣扎就从安宸的手中脱离了出来,站在地面,小心的估量着安全距离往前走了几步。扑的一声,火苗就似感应到了他的靠近猛的就朝着他扑过去,来势汹汹。
  
  才准备抬脚往后避开,却发现那滚烫的火舌竟突兀的停住了来势,只是微微分出了一两股非常之细小的火苗向他摇曳了几次,仿若在判断着什么。待这么伸缩了几次后,细小的火苗收了回去,那火舌也快速的缩回了火洞之中并且不在流蹿而出。
  
  若有所思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想着一路的意外安溪蹙眉陷入了思考之中。一旁,安宸微抬寸许紧握成拳的手不着痕迹的松了开来垂在两侧,看不出任何异常。
  
  这次,安溪很快就从自己的思绪之中抽身而出了,凝望着面前那个火洞,双眼之中微光闪烁了两下就抬脚往更前方走去,步伐坚定不含犹豫。安宸见状也没说什么,直到发现安溪竟就这么一路直闯火洞时安宸才变了脸色。
  
  “就凭现在的你就敢不做任何准备的进入,该夸你胆大吗?”
  
  仿佛没有听见安宸的话,安溪依旧直挺挺的抬脚跨入火洞,见此,安宸的脸色更沉冷了几分,眯起的眼中氤氤氲氲出浓厚的怒气。只是,就在安溪踏入火洞的第一步,那张牙舞爪着的火焰似被冻结般的被定格。
  
  安溪愣了下,却依旧没有说什么。安宸想做什么又是为何做他都不想再去花心思猜测,上辈子的他用整个生命去猜测已经猜够了,落的个什么下场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这辈子,他要让别人凄惨!
  
  踏入火洞,被洞壁遮蔽的视线瞬间开阔了起来。广阔的山洞足有万米长宽,就和传说中的火焰山一般到处都冒着熊熊火焰,被赤红火光包围着的中心,赫然耸立着九只鼎,中间一只稍大一些的青铜鼎四周围着八只小鼎,八只小鼎间隔相同,中心都处在一个圆上,不偏不倚位列八个方位。
  
  青铜鼎之上,可以看出雕刻着的一些花纹,有鸟兽山川、河流平原、花草树木……就连泥土小路旁边的小石头都雕刻了出来,细致的就如同一副地图。凑近了看,还可以发现九只鼎上雕刻的图形尽不相同,有些鸟兽花草之下还刻着一些符号,和那些象形字相似,估摸着是种类注释。
  
  从站着的角度可以看见斜对面青铜鼎的鼎底,安溪发现,被火苗包围着的青铜鼎里面竟不见半点火星,直接从有些破烂的衣服上面撕了一块布料,才触碰上青铜鼎的边壁之上,布料就立马成了灰烬,可见其温度之高。
  
  想起了刚刚的想法,安溪从脖子上解下一根细细的链子,链子底端套着一只扳指。这是当时拍下黄金约柜时主办方赠送的礼物,说是初次交易成功的小礼品。
  
  扳指的玉质不算顶好,也有些薄,翠白相绕。但看得出有些年头了,单单这一点就值很多钱。但那里的拍卖会和普通世界的不同,在那里,真正看重的可不是卖品是不是古董值不值钱,毕竟去那里的非富即贵,要不就是一些特殊行业的人,他们要的是价值,比如玩赏比如实用。而恰巧的,这枚扳指的外形实在说不上惊艳,实用价值更是没有,就被主办方直接当成随机小礼品了。
  
  当时他看着挺着眼缘的,但他手上不喜欢戴东西。那主办方也是个擅长察言观色的主儿,直接让人拿来一条链子,说是链子质地出处不清楚,似银非银,坚韧异常,放着很久都没用,现在套着那枚扳指倒是挺好看的,也就直接送他了。
  
  他也没推辞,这是生意人的一种手段罢了。只是没想到这枚玉扳指还可能有大名堂啊,拎着链子,安溪把扳指贴上了青铜鼎,之后再用不料去试温度时,布料毫无变化,这也证实了安溪的猜想。天地万物相生相克,而这枚不起眼的玉扳指很可能就是这九尊大鼎的克星。
  
  收回扳指,那碰着鼎壁的布料一下子就烧成了灰烬。正琢磨着怎么最大化利用玉扳指以便找到出路时,破空的嚎叫声由远及近。
  
  “嗷嗷,下面都是火我们会被烤成乳猪的——”
  
  “阿拉,难道不是直接扑的一下子变成灰烬吗?”
  
  “于正你个**不要说的那么兴奋啊啊——”
  
  “你看错了呢,我现在可是害怕的瑟瑟发抖中~~”
  
  “抖鸟毛啊!嗷嗷,鸟毛都烫没了!!……诶?天使你怎么在这里?难道……是来接我去天堂了吗?!”
  
  “……”沉默着,在三人落鼎之前把手中玉扳指扔进了三人正下方的大鼎之中,扑的一声,那些被固定住的火焰瞬间熄灭,宽广的山洞骤然漆黑一片。
  
  砰砰砰——
  
  接连着的三声巨响带起的是迪尔先哀嚎后喜悦的叫声,不敢置信的摸摸脸摸摸身体摸摸脚,在发现身体没有缺少什么零件后如有神助一般的拖着一只摔折了的腿从大鼎之中爬了出来蹦到了安溪之前抱着安溪猛亲。
  
  “我爱死你了,你简直就比天使还要可爱上千万倍!”接连救了他两次命,他坚信这是远在天堂的爹地妈咪在指引着他找到的有缘人,妈咪说了,知心人难求,既然难求那么就一定要好好珍惜。以后力所能及之事他一定义不容辞。
  
  才激动的亲了两口,迪尔就再一次的遭受了怀抱一空的命运,这一次还带上了强气流冷空气,冻的他浑身发抖。眨了眨眼,迪尔艰难的辨认眼前抢走他天使的人就是那个和天使一起失踪的冰块脸,看了看眯着眼看的他背后发毛的冰块脸,再看看靠在冰块脸身上不语的天使,迪尔摸着后脑勺傻笑的退后了两步。
  
  他又忘了,z国是个保守的国度,不能乱亲人,瞧,他惹怒天使的爱人了吧?之前还以为是兄弟来着,毕竟相貌有点相似,现在才知道原来这就是妈咪说过的夫妻相啊。不过,天使真的不考虑换个爱人吗?他真心觉得这个冷冰冰的人配不上他的天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王牌对王牌 by 曲珞心 下一篇:小警察 by 花过谢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