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只可惜,天不从人愿,迪尔才转身,就觉得脚下一空,身体就失重了起来直往下掉去。内心哀嚎一声,迪尔抱着电脑等着他最后的命运,他想活下去,但是,他不会去怪于正把他带来这里,毕竟要过来的是他自己,生死都是自己选择的,无论结局如何都该自己买单。
  
  就在迪尔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就觉得手上被什么抓住了,心里咯噔一声,心跳都提到了嗓子眼,就怕自己会葬身兽腹的迪尔被用力一提,**中因为地心引力而产生的重力被化解了,随后就是脚踏实地的感觉。
  
  呆愣了足足一分钟,迪尔才喜出望外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死。抱着电脑猛亲了几口才抬头,在看见身旁的安溪后迅速在心底推测出自己的救命恩人,激动的不能自已的迪尔上前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谢谢你,暗喜,你真是我的天使!”
  
  安溪发誓,他会救这人完全是因为顺手,他虽然对人际关系没什么兴趣,但是他不是冷血杀人魔可以心硬如铁,在不损害自己利益的情况下搭把手救个人并不算什么难事。但是……天使?那种张着翅膀的鸟人?别寒颤他了!
  
  正当迪尔想要上去来个脸颊吻表达他由衷的谢意时,只觉得怀抱一空,愣愣的维持着拥抱的姿势片刻,迪尔才反应过来的抬头看向了正在整理衣襟的安溪,带着局促的歉意。
  
  “对不起,我、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感谢。”他一时激动忘记了Z国人比较保守,唐突了人家。只是,那个叫暗沉的真的好冷,盯着他的视线让他仿佛见到了冬天的雪花,落地成冰,他丝毫不怀疑自己会被这人给冻死。
  
  “感谢等以后再表达,现在我们还是找出路吧。”
  
  笑眯眯的带着一股子熟悉的虚假味道,这声音让迪尔发现于正和贺华也掉了下来,看来,他们五人一个都没有逃脱高空**的命运啊,不过幸运的是没有伤亡。
  
  微微放松了心的迪尔这才有心情观察四周环境,却在抬头之后,被视线所及惊的目瞪口呆:“……=0=!”                       
作者有话要说:表说天使什么的雷,外国人在语言方面一直很豪放的!

 


☆、第 22 章

  巨木参天绿藤环绕,落在地面矮矮的不知名灌木似棕树叶子一般大大的椭圆形绿叶,随风摇曳。藤蔓缠着树枝,有些紧紧缠绕着没有丝毫空隙,有些则是藤与藤交缠出一股更粗的藤蔓,松松的悬挂在树枝上拉出一个大大的弧形,青藤之上,紫色的花朵密集盛开,和满天星一般,团簇出一种零星的美丽。
  
  双人都无法合抱的树木、长满青苔的怪石、不知名的灌木和青藤……这些都不是最让人震惊的,让人震骇的是那漫山遍野的白骨和尸首。
  
  有些地方则只是零零散散的几具,惨白的骸骨在空气中散发莫名的凄凉;有些则是堆积在了一起,白色的尸骨已然成了一座小山丘,那被日积月累的尸骨就像是个大大的坟墓,风吹过,透过白骨的缝隙刮出了诡异的啸声,死亡的森然在风中扩散;还有一些被茂盛的草丛堪堪掩住,白骨之上已然被染上了青绿之色,空洞的眼眶还注视着不知名的远方,莫名的悲哀。
  
  “……简直就是个大墓场。”
  
  喃喃的,迪尔说出了在场之人的想法。的确,这里就像是个天然大墓场,而这里,正是那死亡之乡,吞噬着一切外来的生命,大部分是动物,当然,也有人。
  
  谁也没有想到,那洞穴之下竟然会有面积不小于火柜岛的一座丛林,而且这丛林之中的天色竟和外面不一样,隐隐的带着一丝亮意,比不上白日,只是如同傍晚之末,整个世界都处在黑与白的界限,灰色笼罩。
  
  几人慢慢的在尸骨之中穿梭而行,沉默的四处搜索着有用的线索,直至跨过了那片堆满尸骨的黄色沙土来到丛林边缘,五人才停下了脚步,难言的窒息感在空气之中满蔓延,真正的尸骨如海。
  
  “我想,”在沉默停滞了些许时间后,安溪率先开口,脸上和眼中,平静无波的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我们需要尽快的找出口。”
  
  “你确定这里有出口?”
  
  迪尔才张开的口又闭了上去,尽管他听着于正那种虚假在此刻呈现出的阴阳怪气针对安溪有点不高兴,但是不得不说于正这个问题也是他想问的,这里真的有出口吗?除了他们来到的那个之外。
  
  “成堆的尸骨之中大多是大型动物,按照骨架的大小来看,有一部分已是成年有些则是刚刚出生不久的幼崽。若只是成年的动作死亡那可以有意外或者自然死亡两种推测,但连幼崽也一起,那么意外的可能性更大。这里的尸骨如此之多,而岛上却无一种生物,那么我们可以大胆推测,岛上的生物全在这里一夕灭亡了,能够让那么多的生物一夕灭亡,除了天灾人祸之外无他,以我们所处的环境来看,天灾的可能性更大。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如何从岛上来到这里的?从哪个途径而来?我们来的那个地方以它们之中一部分的庞大躯体是无法到达的,那么势必就还有另外一个入口。自然,这个入口已经被封闭的可能性更大,但也是一种希望,不是吗?
  
  另外,这些生物大多是陆生生物,而这里外围被宽约十米的河流围住,若河流的深度足够的话,那么那个入口就必然在这里。还有那几具人类的骸骨,我不认为所有到达这边的人都和我们是从一个途径进入的。
  
  从之前那个火柜岛的传说来看,这里并没有出现在传说之中,既然如此,那想必这里还是个秘密,是秘密就不可能有太多人知道,那么那些人中,究竟有多少是准备充分而来的探测团?又有多少是意外被困的?若是意外,那么我想,不可能全部人都和我们一般幸运,从那个坑洞之中掉下来却毫无损伤,又或者,幸运的刚好至今从无独自一人掉下来的人。
  
  按照几率来看,我更相信有些人是从其他入口进来的。再者,从那些尸骨身上的衣服的款式、布料、装饰来看,距离现在最近的那具骸骨进入这里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十年,由此,我们是否可以推断那个入口就算是已经被堵了也只被堵了三十年?”平静的说完这番话,安溪的视线看向了他们面前那座丛林。
  
  安溪的话引起了于正惊讶的挑眉,就连一直孤僻的贺华也瞥了他一眼,迪尔就更别说了,嘴巴圆张着可以塞下一颗蛋了。随后,迪尔沮丧了,人比人气死人,安溪比他起码小了六七岁可就那么几十米的漫步行走就看出了如此多的信息,他当时可是除了震骇就什么都没看到了,毕竟这种尸骨如山的场面对于和平时期的人来说真的是场面震惊让人毛骨悚然,哪怕这尸骨之中只有堪堪十来具是人类的骸骨。
  
  “你说的都有道理,只是,被堵了三十年的通道,你认为就靠我们五人之力就可以掘通?”
  
  很显然的,于正和安溪死磕上瘾了,好似不挑些刺儿就不痛快,这让对救命恩人一直维持着感激心态的迪尔十分不满。但看见安溪平静的脸色后又觉得其实完全不需要不擅言语的自己操心,自己的小天使绝对有能力处理好这些事情。
  
  安溪淡淡的瞥了一眼对着自己假笑的于正,语气是那么理所当然的果断,“没能力就去死。”
  
  “……”于正的假笑终于龟裂了一地,嘴角抽搐的看着面前十五六岁的少年。喂喂,需不需要那么果断的让我去死啊?少年老成不是你这样干的好不好?!
  
  “还有人有疑问?”直接跳过了于正,安溪的目光在贺华和迪尔的脸上滑过,随后,不可避免的和安宸的视线对上,安宸目光之中深沉让安溪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尔后就无视了过去。
  
  贺华沉默了一下,开了口,“如若你的推测正确,入口在这丛林的某处,那我们就该分开搜索最省时省力,但以什么为信号?狼烟在这种地方不适合,其他东西我们身边没有。”
  
  “不,如果是其他地方我想你说的分开行事对我们而言是最好的,毕竟我们自己都清楚自己不适合团队合作,但是这里……”说到这里,安溪的目光扫过了那些尸骨,漆黑的眼愈发的深了,“那个让这么多尸骨堆积起来的意外,若是丛林之中的某些植被造成的还好,但是我担心的是它们无孔不入,到那时,死了没能力的人就算了,若是因此失掉一份战斗力对我们出去的可能性不利。”
  
  某位死了就算了的没能力之人嘴角和眼角一起抽抽,他确定肯定以及一定,这个少年的心眼比针眼还小!不就是挤兑了两句吗?他这是不耻下问把所有不利因素和可能性全部考虑在内好不好?需不需要那么记仇?
  
  和于正的腹诽注重点不同的是贺华,已经习惯了在野外求生的他很快就明白了安溪话中所指,脸色也微微变了,“你是说,毒气?!”在这种可以说是完全封闭的地方,毒气可谓是最致命的意外了,毕竟是人就必须呼吸,而毒气,恰恰可以弥散在空气之中。
  
  贺华的话让迪尔瞪大了眼心下惶然,就连于正的脸色也有些变了,他们的随身物品之中可没有氧气罩,不想活活憋死就必须呼吸。

☆、第 23 章

  “除了毒气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可能,比如温度,这些是它们最可能的死因了,不是吗?”混不在意的指了指身后的那些白骨,指出了这个恐怖事实的安溪倒是神态自若的半点不见惊惧之色。别人怕他可不怕,空气可是他的本命,想要隔离掉其中的毒气对现在的他而言已经不是什么难事。
  
  顺着安溪的目光看过去,那森森白骨在灰色的笼罩下尽显阴冷,呜呜的呼啸声似划过了心间,颤动出几分冰冷的悚然。而无人发现的角度,独有安宸一人没有看向白骨之处,而是深深的盯着那个平静之中难掩自信的少年。
  
  记忆之中,安溪是沉默的薄凉的,和他有着几分惊人相似。但安溪却还是心软的,这点从纵容熊小锦留在身边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出,不得不说,这一点曾经让他失望过,本来的感兴趣也突的索然无味起来。
  
  但是,就在他的兴致已经要消失殆尽时,安溪给了他一道惊喜——在无人帮忙之下从他身边顺利的瞒天过海逃离了,并且在此过程中并未因为那份心软而有任何迟疑,该利用的决不手软,这份果断足以让他忽视掉那份因心软而带来的失望了。
  
  但无论是失望还是惊喜,他从未见过安溪如此侃侃而谈,墨色的双眼平静之中隐隐的闪烁着光芒,那份自信灼烧出的神采,耀眼如此。看着这样陌生的安溪,安宸的心间浅浅的划过了一丝莫名的不快。
  
  对安宸心理活动完全没有察觉的四人收回了目光,集体陷入了沉默之中,半晌后,迪尔第一个表态,“我听你的安排。”虽然在这种境况之下听从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的安排似乎太过于儿戏,但既是救命恩人,那么用性命赌一次也不算亏本了。
  
  “我听你的。”第二个表态的竟是一向都沉默寡言看似很难服从他人命令的贺华,其语气之坚定让人侧目。
  
  剩下的于正见此,耸肩而笑,咧开的嘴弧度夸张的给人一种阴冷的粘腻感,就和毒蛇给人的感觉相似,“既如此,我反对好像也没用。”
  
  至于安宸,四人都没有在意他的意见,安溪是直接无视,而其他三人则是认定了安宸和安溪关系匪浅不需要言明就知道他的回答了。对此,安宸依旧冷着脸沉默以对,只是一双眼在灰色的掩饰下直勾勾的盯着安溪,含着丝丝审视和一些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整理了一下行囊里面的物品,五人都吃了些东西喝了点水,等之后进入丛林之后他们就很可能没时间和精力来喂饱肚子了,只能趁着现在养足精神,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休息了半个小时后五人准备进入丛林,但在入丛林之时却又碰上了问题。
  
  一般而言,在陌生的丛林之中最怕的就是迷路,所以需要一些能够肯定判断方向的存在。若是一般丛林,他们可以利用太阳和树冠等这些自然存在判断方向,可这里不是一般丛林,看不见阳光,树冠更是繁茂旺盛的分不出南北,所以,自然因素判断论只能放弃,所幸,贺华身边带着指南针。
  
  在贺华取出了便携式的指南针来判定方向时,问题出现了,指南针无法停下来。指针缓慢的四下游移,转悠了好半刻时间都没有停下,就好似犹犹豫豫的给不出答案。
  
  “坏了?”迪尔表示对指南针的质量很是唾弃。
  
  贺华皱眉,语气斩钉截铁,“不可能。”这可是比军用指南针还要精确耐用的东西,怎么可能才用一次就坏?
  
  “没坏?”迪尔不是不相信贺华的话,只是这事实明白着嘛,“指针可是游走了很久了。”
  
  “消磁,或者磁性过旺。”
  
  安溪的话立即引来迪尔崇拜的目光,闪亮亮的热情无比:我的小天使真是博学多才!
  
  避开了迪尔过分刺眼的视线,安溪看向了贺华,“收起来吧,指南针在这种地方没用。这个地方很可能就是火柜岛上信号被屏蔽的主因,或许其他的反常现象的原因也可以在这里找到。”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可就要被困在这里了呢!”又是于正端着一脸夸张假笑开始晃动人心,得到的是进入丛林的安溪头也不回的一句冷讽。
  
  “你可以选择前进,当然,你更可以选择直接死在这。”
  
  被噎了一下,于正摸了摸自己的脸,转头用那双笑眯了的眼看向迪尔和贺华,“他好像很讨厌我啊,真伤心。”
  
  迪尔默默的看着于正,慢吞吞的开口,“其实,我也挺讨厌你的。”在这种需要希望的境地还专门泼冷水的人哪会不讨厌?说完,迪尔就跟上了前方已经走出去十来米的安溪和安宸。
  
  贺华冷冷的瞥了一眼于正,转头快速跟上大队伍,被四人抛弃的于正笑容更加夸张,这应该是讨厌的意思吧?这样说来,他是被所有人都讨厌了吗?啊呀,这还真是……好玩呢!
  
  慢悠悠的转身,用不符合他脸上悠闲态度的速度追了上去,只是几个瞬息,五人的身影就被茂密的灌木和藤蔓淹没,微风吹过,被灰色笼罩的丛林还是那般乏人问津的死寂。
  
  两个小时后,五人中有三个人已经大汗淋漓,身上厚重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湿透又烘干了无数次。迪尔是五人之中体力最差的,此刻又加上了汗水浸湿了衣衫的重量,使得他此刻已经气嘘喘喘了,若是可以,他真的很想一觉睡他个天昏地暗的,洗澡都不用。
  
  但可惜这若是只是假设,当前的情况是咬咬牙继续迈动着如灌了铅的双腿前进,这里可不是什么游乐园,玩累了就可以休息。
  
  其实不止迪尔,就连受过训练的贺华都已经有些累了,明明才走了两个小时左右,可比他以前不眠不休的走个三天三夜还要累上几分。比起生理上的疲惫,心理上的劳累才是最令人难以忍受的。
  
  同样汗如雨下的于正此刻心里不得不对那个少年产生出几分类似于佩服的情绪,还有那个安宸,现如今也只有那两人还能够在这种情况下从容自若的好像逛着自家小花园似得半点都不累,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乱,身上也和他们的狼狈凌乱不同,十分的干爽整齐。
  
  又继续走了两个小时,在三人已经到达了极限时安溪示意停下休息,就好似得到了特赦一般,迪尔直接瘫倒在地哼哧哼哧的哈着气,当然,倒地过程中没有忘记用双手护住他的宝贝电脑。
  
  贺华和于正虽然也已经疲惫至极,但相比迪尔来说已经好了太多,缓缓的找了个地方坐下,腰杆挺得笔直,他们可不像迪尔这般毫无戒备,在这种莫名的地方可不是能随便靠的。
  
  直接用衣袖把额头上不停的往下淌的汗擦干,贺华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指出了一个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变热了。”
  
  的确,不是因为不间断行走而自身产生的热量,而是从脚底的泥土地一直衍生到空气之中,那股滚烫的灼热气息扑面而来,使得整个空间的温度都上升了。他们现在就像是呆在了一个天然蒸笼之中,被地下高温烧烤着,不仅仅是热的难受,更有一股子焦灼的躁动让他们的神经愈发的紧绷,就和感应到危险时的反应相似。
  
  “这就是火柜岛上反季的原因吧,还有那个自焚……”声音越来越低,直到最后消失在空气之中。躺在地上的迪尔的神情沉寂了下去,他想到了那两个被烧死的人,在岛上尚且如此,那么在这里的他们呢?又是否能够逃脱被焚烧致死的命运?
  
  迪尔想到的其他人自然也想到了,只是贺华和于正想到的和迪尔相似,但安溪和安宸的想法却是往另一个方向跑了。这里的反常,究竟是大自然的秘密,还是被大自然包裹住的秘密作祟?
  
  “啊——”
  
  短促的惊叫声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众人抬头看向发出叫声的迪尔。迪尔此刻已然站起,脸色惨白的指着他面前不远处的地面,声音干涩。
  
  “我摸到了那个……”
  
  四人看去,脸色微变,迪尔指着的地方赫然并排着五具无头尸身。                       
作者有话要说:端午节快乐~~~

 


☆、第 24 章

  死寂,在空气之中缓缓扩散开来,本就高的让人难以忍受的温度竟在此刻似没有了那股滚烫感,微微的寒意从骨头里面往外蹿着,让人毛骨悚然。
  
  无头的尸骨对于其中有些人来说其实算不上恐怖,可在此地此刻,并排的如此有序的五具无头尸骨让他们不可避免的联想到他们自身,是否,这就是他们不久的将来?
  
  或许是经历过一次重生,对于心理调节能力比较强悍,安溪很快就摆脱心里浮现的阴影,从理性的角度来看待这五具摆放的整齐的无头尸骨。
  
  蹲□,手指在触碰到尸骨身上的衣服时被人拉住,顺着往上看去,安溪看见了盯着他不语的安宸。微微的皱眉,那被握着的地方让安溪不自觉的生出一股排斥感,厌恶,从眼中一闪而逝,使得一直注视着安溪的安宸双眼愈发深幽了下去。
  
  唇线被抿的很直,周围的气息变得更冷的安宸递给了安溪一块洁白的手帕,“用它。”
  
  安溪微愣,反应过来后也不拒绝,沉默的接过帕子后用力把手从安宸的手中抽开,之后就专注的隔着帕子在尸骨身上的衣服里面翻找着,看看是否能够找到有用的东西。
  
  很显然的,这几人死亡时身上的东西已经失落的差不多了,翻遍了尸骨也只找到了几样东西:几根没用完的火柴、一块黄铜怀表、一个装着早就看不出面包原型的面包袋、一把锈迹斑斑的匕首,还有一本日记。
  
  打开了日记本,上面全是Y国文字,有些单词已经褪色或者被污渍弄的看不出来,但随着前后文还是能够拼凑出完整的意思。
  
  十一月十三日晴
  现在是上午八点十三分,我们随着船只来到了火柜岛,火柜岛上的树木竟真的没有枯萎,绿意盎然的感觉很好。下次,把爱丽和孩子们也一起带来吧。
  
  十一月十四日晴
  今天有些晚了,已经下午十五时。今天还是没有找到船长说的那个箱子,我怀疑真的不是船长记错地方了吗?想爱丽和孩子们了。
  
  十一月十五日晴
  今天起的很早,现在天边才泛起微光,时针刚刚指着六点。今天我们五人决定更深入一些的寻找箱子,上帝保佑,今日能够找到,这样我就能回去见爱丽和孩子们了。
  
  十一月十七日灰蒙蒙
  糟糕透了,竟在寻找过程中掉到了这个鬼地方,到处都灰蒙蒙的,还有好多大个子鸟追了我们很久,逃跑时我被树叶割伤了手指,真够糟糕的。汉森摔到了腿,看上去情况很不好,昨天找了一天也没找到出去的路,今天换斯蒂文和大卫去找,我和萨姆留下来照顾汉森,希望他们能够找到。爱丽、孩子,想你们。
  
  十一月十八日还是灰蒙蒙的
  很遗憾,斯蒂文和大卫也没带回来好消息,掉下来的地方也记不清了,或许是那个最高的地方?应该是的,斯蒂文和萨姆也说是,只是,怎么才能够走到那个地方去?这里看上去都一样,根本分不清东西。爱丽、孩子们,你们想我了吗?
  
  十一月二十三日灰
  哦,上帝啊!我们终于走到这里了,在还剩下最后一块面包前。只是,没想到竟然是个火山口,那么大的地方我们怎么寻找到目标?真后悔出来了,等回去后我就听你的再也不离开家了,爱丽。
  
  十一月二十四日灰
  哦,上帝啊,我们终于找到了那个出口,但我们该怎么出去?……这是什么?太可怕了……
  
  十一月二十五日灰
  不,上帝、爱丽……我会回来的……
  
  十一月二十六日灰
  爱丽、玛丽、文森……上帝保佑你们,我见不到你们了,根本没人知道我们来到了这里……
  
  日记到这里就断了,后面的笔迹凌乱极了,可见写日记的人那时的心情很不稳定,他们究竟遇上了什么?从日记中他们不得而知,但他们知道了一件事,这里的确还有一个出口。
  
  放下日记,安溪拿起灰蒙蒙的怀表,这个怀表和日记本是从同一个人口袋中取出的,用手帕把怀表的背面擦干净,一排花体英文依稀可见:
  
  爱丽给汉姆。
  1990.07.05
  
  翻过了怀表,打开表盖,钟表的另一面盖子里面贴着一张小小的照片,里面一个三十多岁的夫妇一人抱着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孩子,不用说这就是爱丽和汉姆一家了。
  
  放下怀表,安溪沉吟了片刻后说到:“这表很明显是这对夫妇定情信物,照着孩子的年龄来看,这人来岛上该是十二年前左右,这是迄今为止我们见过的最近时间段了,若以后没有人再来到这里的话,那个出口很可能还没有封闭。”
  
  “可是……”迪尔才说出这个词就在安溪沉静的目光之中自动消音了,他想起了少年刚刚对于正的话:要么选择前进,要么直接选择死亡。虽然露骨到了冷言冷语的地步,但不得不说,在这种情况下少年的话就是真理。不想死就只能前进,不管前方是否有未知的危险存在。
  
  迪尔想通的事情贺华他们不可能想不通,所以他们直接闭上了嘴看向了安溪,等待着安溪说出之后的打算。服从,年龄是最无关紧要的因素。
  
  “继续前进,目的地:火山口,而且要快,必须快!”
  
  被安溪凛冽的语气震的一愣,尔后又是迪尔这个在五人之中野外经验最少的人提出了他的疑问,“为什么?听这人的日记他们在这里带了好几天,直到寻找到出口才遇到了危险。如果是这样,我们不是应该先养精蓄锐吗?这才能够在遇到那个危险之前有足够准备啊。”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迪尔,贺华和于正也一起看向了安溪等他解释,而安宸,略微的疑惑后闪过了了然之色,只是目光也放在了那个来到这里后就和换了个人似得少年身上。
  
  “他的日记中没有提及过高温,一次也没有。”
  
  “嗯?”皱眉回想了一下,的确没有提过,只是,“然后呢?这个我们要快有什么联系?”
  
  安溪凉凉的目光在迪尔的脸上扫过,语气淡淡的解释道:“这种高温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承受范围,一个被树叶割伤手都会提及的人对这种高温却半字未提,为何?其解释只有两种,一为他们来此之前做了防高温措施。但考虑到他们来此是意外,再加上那时的现实条件,这个解释不太现实。那么只剩下第二种,他们根本没有遇到过这种高温,换句话说,高温是他们死后才出现的环境问题。在加上空气之中的刺激性气体,我想原因是那个。”
  
  手指遥遥一指,带着几人的视线望向了那座高耸的火山口,一联想安溪的话,几人的脸色不由得大变。——火山爆发的前兆!
  
  在这种地方火山爆发将会是毁灭性的灾难,无处逃生,如果火山爆发之前他们还没有离开的话,那么他们必死无疑。而且按照这温度上升的速度来看,很快的他们的身体就会不堪承受而崩溃,到了那个时候,无论是哪一种,他们的结局都不会例外了。

 


☆、第 25 章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JJ那,昨晚弄了好久好久终于成功屏蔽了T T。如果大家也不喜欢那的话可以使用谷歌浏览器,去谷歌浏览器往上应用店搜索AdBlock,下载就可以了,它会自动安装的~~~
                       
  只是,看向那个说出如此恐怖事实却面色平静如昔的少年心下骇然,到底要怎样的坚定的心性才能够在如此环境之中还注意到这些细节?他们甚至因为高温带来的焦躁连空气中刺激性气味都没有察觉,而这人却连日记本中被树叶割伤手指这一点都考虑了进去……想到这里,连一直喜欢泼冷水的于正都忍不住睁开了眯眯眼,随后,又眯了下去,遮住了眼中的万千思绪。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王牌对王牌 by 曲珞心 下一篇:小警察 by 花过谢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