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另一厢,安家书房内。
  
  没有开灯,周围的黑暗淡淡笼罩,安宸站在窗口望着漆黑的夜空,闪亮的星辰璀璨耀眼,只是都抵不过那抹无底的墨黑,好似再亮的光芒也无法印上那双冰冷无波的眼,无垠的薄凉。
  
  *
  
  晚上的树林总是衍生出说不清的恐怖色彩,窸窸窣窣的声音,风抚过树叶到处都扬起了沙沙声,好似四面八方都有什么东西蜂拥而来,潘腾起心底的恐惧,越发扭曲了视觉,黑色的影子摇曳,仿若下一刻就会有鬼魅之影腾空而显朝着你扑过来。
  
  就在这种地方,一个矮矮的黑影摸索而行,突的,矮影一个趔趄往前扑倒,除了肉体撞击地面的声音外什么都没有,没有痛呼没有惊叫。就在矮影摔下的顷刻,有什么在密密的树林中闪耀而过,就如同月下的波动的水纹。
  
  从地上爬起来,安溪看了一点就跟被反向折断的膝盖处,只见那里静静躺着一块婴儿脑袋大小的石头,有些棱角,上面沾染了一些还未干的血迹。没有太过在意,安溪把膝盖上渗出的血液抹干净就要站起来继续走,却突的发现了不对劲。
  
  亮,太亮了!明明是黑夜,月光还被密密麻麻的树木挡住了,只有树叶间洒下的几点光屑,可现在虽然说不上大白天可也不暗,就和黄昏时辰的光线差不多。
  
  安静的从地上爬起,安溪谨慎而小心的往四周看去,却发现树林早已不是那个树林,因为他确定,他走的那个树林,触目之际没有任何溪流,而现在,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一条清澈的小溪水声潺潺,不远处,斜阳映山水接天,正是逢魔时刻。
  
  这里是哪里?难道他摔了一觉就把脑子中的时间段给摔没了?明明他的记忆很清楚的告诉他现在是晚上,可为何有太阳?还有那些层峦叠起的高山,广阔无际的湖泊,拂面微风凉爽的绝对不像是在夏日……这分明和他走着的树林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
  
  鬼撞墙?压住心里泛起的毛毛,安溪屏住了呼吸,顺着溪流走了下去,直到太阳越来越沉下,天空只浮着几丝橘红色的红烧云而他依旧没有回到原点后,安溪才松了口气笑自己竟因为重生一事而变得迷信了。
  
  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他又是怎么到这里的,但不得不说这地方太能够勾起人渡假的欲·望了,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在小溪旁边不远处自成一个池塘那般大小的水潭边的石头上坐下,深呼吸一口,吸入肺部的空气清新的好似完全没经历过污染,清澈的一眼见底的水流更是让本就饥渴非常的安溪直接用双手捧着喝了点。
  
  在又闷又热的天气中走了那么久,安溪早就觉得浑身粘腻不堪难受的紧,现在眼前出现了一条看上去就觉得凉爽舒服的小池塘会干什么?当然洗个澡把自己弄干净了,于是,脱下衣服,直接穿着裤子入了水,半点都不吝啬水源,毕竟旁边还有溪流。
  
  等觉得差不多了,安溪爬上岸低头看向了已经丧失了知觉的膝盖。那里,裤子早就破了几个大口子,膝盖被割出了好几条伤口,深且长,皮开肉绽,里面还夹了一些细碎的石块,再加上刚刚的泡水,看上去惨不忍睹。
  
  就近捡了块小石头磨薄了在衣服上划出一道口子撕下了一块布,浸入水中搓洗干净后仔细的把伤口擦干净,待把小石块一颗颗挑出来后,擦掉鲜血就放任着让血自己干涸了。
  
  躺在草地上,精疲力尽的安溪很快就在一块足有一成年人高度的大石头后面睡着了,直到一声靠近的水声想起,安溪立即警醒,脑袋探出石块,那人也听见了这边的动静看了过来,金发碧眼,轮廓有些深,是个二十三四岁的男人,此刻正双手合在一起捧着水喝着,待喝完后就对着安溪笑容灿烂的友好挥手。
  
  “哟~~”
  
  抿了抿唇,安溪半丝不为男人的笑容打动,只是没有感情起伏的开口陈诉了一个事实,“这水我刚刚洗过澡。”
  
  男人的笑容立即僵在了嘴角,脸色发青:“……”

 


☆、第 5 章

  风吹过,树叶婆娑出沙沙的声音,男人嘴角抽搐了好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从干的发涩的喉咙间挤出了话语,“你开玩笑的吧?”
  
  安溪安静的回望着他,在男人越来越僵越来越青的脸色中蓦的笑了开来,无辜的如同纯洁的羔羊,“我当然是在开玩笑。”然后,等男人脸色缓和到半途,猛的沉下了脸,冷冷的童音听上了脆脆的异常动听,“我看着像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专门找人开玩笑的人吗?”
  
  “……嘎?”男人此刻的脸色要青不青要白不白的,就和没来得及调匀的调色板似得,看着有几分搞笑,尤其是半开的嘴和被掐断在咽喉中干干的语气词,为其添上了几分滑稽。
  
  没有想到遇见的小孩看着白白净净的跟个金童似得性子却那么恶劣,男人的目光从男孩狼狈的衣衫上滑过,再看男孩明显比衣服干净了许多的脸蛋手脚等裸·露在外的肌肤,就算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相信但也由不得男人不相信这男孩大概应该是真的洗过澡了。
  
  一想到自己刚刚喝了别人的洗澡水,男人就觉得自己胃部排山倒海了起来,可对着男孩安安静静的目光,男人又觉得自己若是吐出来就是小题大作太不淡定。想着自己英明一世却被一小毛孩捉弄到了,男人心里更是比猫抓了还要骚痒难熬。很想教训一下男孩又觉得和个比自己小一半年龄的孩子斤斤计较也太小心眼了,一时之间,脸色扭曲的愈发诡异起来。
  
  而这边安溪倒是老神在在气定神闲,只要想到以后和安宸不再有关系他就觉得轻飘飘的做什么都有趣,尽管这地方太诡异这男人也莫名,尽管以后的生活前路一点都没着落,但安溪就是浑身轻松的心思都快活跃过头了,是以才会有刚刚的捉弄。这就像是买了十几年彩票终于中了头等大奖,恨不得乱蹦乱跳的举着喇叭大喊出他的喜悦,无关性格无关年龄,仅仅只是太高兴了。
  
  两人就那么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的,一人不满一人平静,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一时之间,除了风吹树叶的声音和潺潺溪流声之外安静极了。
  
  “姚卓!”
  
  一声女孩子的娇喝声打断了两人遥遥相望,破空的鞭子快速滑动抽向了男人,灵动而迅速。可鞭子快男人更快,安溪都没有看清楚男人的动作就突觉刚刚还和自己隔了一个池塘距离的男人已然到了自己身旁。
  
  这年头甩鞭子的人并不多,毕竟大多喜欢用枪械这类杀伤力大又使用简单的武器。安溪有些好奇的望过去,持鞭的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明艳动人的脸庞上此刻满是怒气。却不像是真正的愤怒,更似一种带着朦朦胧胧少女情绪的羞恼,而她羞恼的对象,很显然就是他身边这位名为姚卓疑似混血的男人。看来是这男人的桃花债了。
  
  一身骑马戎装勾勒出少女高挑的身材,长身细腰尤为诱人,大大的杏眼神采奕奕,长而卷的睫毛扑扇着纤细的柔美,盯着男人浮现出明显的情愫如火的热烈,随即又有几分直白的恼意,“姚卓,你今天给我说清楚了,为什么不肯接受我?”
  
  “我说大小姐啊,不接受你就是因为不喜欢你呗,还需要问为什么?”姚卓一屁股坐在了安溪的旁边草地上,吊儿郎当的回着少女的话,直白露骨半丝不留情面,尤其是帅气的脸上流动的讥讽更是比直接一巴掌打在少女的脸上更加伤人。
  
  杏眼立即充斥水汽,泫然欲泣却在最终忍住了眼泪,泛红的眼眶,少女倔强的咬住了下唇瞪着姚卓,开口质问道:“你说你不喜欢我,可是为什么要吻我?”没有经历过感情的少女芳心总是太轻易就沦落,花前月下暂相逢,朦胧的灯光下一个温柔热烈的吻,深情轻许,从此便是一眼万年。
  
  似乎还嫌伤对方伤的不够,姚卓恶劣的挑唇,完全不顾少女暗许的芳心撒下一道道伤痕,“不吻你,怎么能够躲开你爸手下那些人呢?别忘了,我是一个小偷,是去偷你爸那套价值连城的珠宝的!”
  
  小偷?这让一直沉默的安溪有些惊讶,这年头连小偷都成为一个职业了吗?还说的如此光明正大,是对自己太自信还是对警察太没信心?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他想,应该二者皆有吧。
  
  “不,你骗我!”激动的否定了姚卓的话,少女尽管伤心但却没有因此而丧失该有的理智,“爸爸告诉我了,那日你并没有偷任何东西,既然如此你就不需要任何掩饰,你吻我不可能是为了躲避爸爸那些保镖。”
  
  姚卓摊手,语气随意,“随你怎么说吧,总之我可以告诉你我不可能接受你的,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当初的确不是为了找掩护才吻这个少女的,只是灯光下,一脸明媚笑意的少女太过迷人,他才一个没控制住上去吻了一下。
  
  但那只是本能罢了,看见美丽的女子总是忍不住怦然心动想要深度认识一番,但心动也就是刹那的事情,太快就会失去感觉,所以当时也就吻了一下就离开,哪知道会出现这种甩不掉的后续?
  
  一名少女可以接受爱恋之人的不喜欢和利用,因为她可以去寻找让自己不伤心的理由说服自己对方可能也是喜欢自己的,但唯独不能接受对方已有爱人,那样就表示她已经失去了在一起的机会。所以,少女永远都不可能轻易就相信这句话。
  
  “除非你让我见到你喜欢的人,否则我是不会相信你的!”她第一次懂得爱情,第一次那般的想要和一个人永远在一起。放弃尊严放弃骄傲,只求这人也可以喜欢自己,哪怕一开始只是利用都没关系,她只求一个圆满的结局。所以,她不相信。
  
  “这个……”姚卓的脸上闪现了浓浓的苦恼,一脸难言之隐的欲言又止,吞吐了好几次才为难的开口,“这件事情比较特殊,我不能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谁。”
  
  “要不就说出来让我彻底死心,要不就认真的对待我的感情。”少女说的满是坚决,她也不想做个死缠烂打的女人,如此轻贱自己,可是不彻底死心她就没办法控制自己见他的欲·望,哪怕低入尘埃也在所不惜。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告诉你吧。”为难了许久才下定了决心把话挑明,姚卓的脸上满是破釜沉舟的坚定,隐隐间带着不安忐忑。
  
  蓦然转首,满腔柔情乍现,深情许许,碧色的双眸缓缓流淌着浓浓的温柔,低首俯身,轻柔的吻落在额头,一若春天满园桃花开,粉色牵扯出柔软的**,浅浅淡淡却牵动人心。
  
  “我知这份心意太过突然太意外也于世难容,但是亲爱的,我真的很喜欢你,不管你接不接受我,我都会等你长大。”
  
  躺着也中枪的安溪:“……”
  
  站着却没中的少女:“……”                       
作者有话要说:好友推文:

☆、第 6 章

  时间就像是静止流动,四周安静的连沙沙声都被驱逐,三人的表情就这般定格在那里。良久,安溪面无表情的用力抹了一把被亲到的额头,随后手掌心在姚卓身上使劲擦了一把。
  
  姚卓:“……=皿=”他可以把这不可爱的孩子扔水里吗他能吗能吗?!想他姚卓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翩翩美男一名,无数美女对他折腰,他的一吻可是千金难求诶,可这破小孩那满眼嫌弃算是怎么回事?当他是害虫吗?!
  
  嘴角抽搐着双手紧握成拳,尽管姚卓真的很想拼着以大欺小恃强凌弱的骂名揍安溪一顿,但大局为重,他可还没有忘记旁边还有他的追求者一名。用力的压下了额头的青筋,姚卓努力的笑颜如花做出一脸宠溺的无奈样凝视着安溪,动作轻柔的点了点安溪的鼻尖,无声,却包含了无数的亲昵和**,这让少女终于忍不住跺了跺脚,含泪奔走。
  
  “就算你恋童我也不会放弃的,姚卓,你给我等着!”
  
  虽然少女离开时留下的话语让姚卓满是无语,不过见目的达成了其他的小事就不关心了。姚卓松了口气后回头,就对上了一双黑黝黝的眼睛,就跟风铃一般清脆的悦耳声线不喊任何起伏,平平的和机器程序发出的声音一般,让人听了毛毛的。
  
  “报酬,吃住一个月。”
  
  “什么?”一时间根本无法理解安溪凭空冒出的话,姚卓满头雾水的反问了过去,却没得到任何回应,只能看见那双漂亮的和猫咪似得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你刚刚鄙视我了对吧?你别否认,我看的很清楚,绝对鄙视了!”
  
  尽管这小孩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他很确定他看见了那双眼中赤·裸裸的对他采取了鄙视性·行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和这臭小子遇上不过一个小时,他却已经被鄙视了N回,偏生的他还没办法回击,就这小子凄凄惨惨的狼狈样他哪里真下的去手?
  
  “我有否认吗?”换句话说他的确鄙视了。
  
  姚卓怒,果然,什么凄惨什么狼狈通通见鬼去吧,他只知道这小子他不揍上个一回不甘心!
  
  对于姚卓狞笑着握拳行为半点都没害怕,安溪就那么安安静静的望着姚卓,淡淡开口,“你非礼了我。”
  
  “……哈?”复仇计划就那么夭折在了半道上,明明在男女情事上面混乱的一塌糊涂的姚卓硬是没办法忽略被安溪的话勾起的心虚,或许是因为他利用了这个孩子吧。
  
  想着利用,姚卓心中的怒火就熄了下来,实打实的说的确是他理亏。虽然他喝了这小子的洗澡水但往深了说这是他自己的事情,和这小子并无半点关系,毕竟这池塘又不是他开的,是公共场所的就是谁爱洗澡谁洗,他没权去责怪。
  
  再看了一眼安溪凄惨的膝盖,姚卓最后一点不甘也消失殆尽。怎么说他也只是个小偷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心冷如石的人,面对一个受了伤的孩子心软是正常的。只是,看了一眼安溪身上的衣服,凭他这双浸淫识宝领域多年的眼睛一眼就可以看出是高档货,穿着这样一身衣服却满身狼狈的来到这里……姚卓叹息一声,声音放软了下来。
  
  “你遇上坏人了?”所以才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有钱人的烦恼也不少,还不如他这般逍遥自在,“就当做回好事,报上地址,我送你回去。”
  
  这一次,安溪的嫌弃简直就是红果果的只差没有直接说出口了,看的姚卓默念了无数遍静心咒才忍住了暴走的冲动——果然,这臭小子再怎么可怜都掩盖不了恶劣的本质!
  
  “我没家了。”
  
  冷冷淡淡的声音再次浇熄了姚卓的怒火,深深的看着身旁的男孩,毫无表情的侧脸白白净净的,上挑的眼角勾出几分猫类的俏丽,只是那眼,太平静了。姚卓第一次察觉到男孩身上的那份沉寂有多么违和,就似失去了所有的依托一般,无根浮萍。
  
  “不要同情我,我不需要同情。”没有回头,从姚卓诡异的沉默就可以判断出姚卓的想法,但是不需要。他重生了,从身体到灵魂,由死到生,死灰燃尽,现在的他已是新生。
  
  看着异常平静的说着不需要同情的男孩,姚卓似乎看见了以前的自己。曾经的他也这样倔强的拒绝所有人的施舍,一步一步,孤身一人挣扎着成长,直到遇见了师父,他终于不需要再寂寞,现如今,他也该做下师父当日对他做的事情——拯救这个男孩。
  
  做下了这个决定,姚卓越想越觉得这就是天意安排,十年前他遇见了师父,然后他得到了救赎;十年后他遇见了这个和他境况相似的男孩,他需要给出救赎。
  
  顿时,一股豪气充斥胸腔,姚卓用力的拍了拍安溪的肩膀,一脸坚定,“以后你就跟着我混,保你吃香喝辣的美人多多!”
  
  看着突然就豪气冲天的姚卓安溪就知道有人脑补想多了,抿了抿唇想说什么,但想到目前自身的情况又闭上了嘴。逃出来只是凭着一股冲动,着实鲁莽了些,但若是能够跟着这人,很多可能存在的问题都解决了,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见安溪点头同意了自己的提议,姚卓又兴奋了起来,想到以后他也算是有徒弟的人了就忍不住一阵得瑟,看那些同行以后还敢说他这一派后继无人!而且看这小子小小年纪就如此沉稳,该是一个可塑之才。
  
  “对了,你刚刚说的报酬什么的是什么?”
  
  摇了摇头,安溪低声说了句“没什么。”,既然这人都主动说跟着他,那自己的衣食住行自然就交给这人解决了,还需要什么一个月?
  
  既然安溪说了没什么姚卓也随后就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脑海,反正不是什么重要问题。现在最关键的是看看他这个徒弟的先天条件怎么样,然后他才能找相关资料来训练,等这小子可以顺利出师后他绝对要让所有人都惊掉眼镜。
  
  不过说起先天条件,姚卓想起了一个问题,“对了,你是什么属性的?”
  
  安溪微微挑眉,“属性?”人分三六九等他倒是知道,但人还分属性?这倒是第一次听说。
  
  这次挑眉的换成姚卓了,稍稍往上扬的声音很好的诠释了他此刻的惊讶,“你不知道?”
  
  眨了眨眼,安溪肃着张小脸反问,“我该知道吗?”
  
  发现安溪不像是捉弄他,姚卓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眉头紧紧皱起,他现在对自己刚刚的决定开始不确定起来,这人,莫不是刚好进入这里的普通人?可若是连普通人都能够进入的话,那问题就大了。
  
  清楚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姚卓板起了脸,蹲在安溪的面前直面着他,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怎么到这里的?”安溪转眸,对上了蹲在自己面前的人的眼,若此刻的天空,漫无边际的风清云静,徐徐缓缓的调子似疑惑又如此闲散,“我还想知道,为何只是摔了一跤我就从黑夜跨越白日来到另一个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对于渣爹,我只能说,其实我一直都喜欢杯具攻!但、是,虐什么的慢慢来嘛打滚,渣爹不是还木有出场么╭(′▽`)╯

 


☆、第 7 章

  “另一个世界?不不,我想你搞错了。”姚卓脸上的表情有些诡异,似乎想要笑出来又在半途因为各种纠结而僵住了,古怪的很,“你并没有跨越世界,你还在这里,只是这里不是外面的这里,这里和外面既融于一体又游离于外。”
  
  见安溪一直都很面瘫的脸上终于冒出了丁点儿疑惑,姚卓竟觉得一股莫名的自豪感从心底油然而生,遂不等安溪开口询问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都说了出来。
  
  原来,安溪的确没有穿越,这里依旧是那个世界,只是是在原来的世界之上开辟出来的可以说是与世隔离的世界,机体独立运行,不受外界任何事情的影响,而住在这里的居民都是一些不应该存在的异类。
  
  所谓异类,就是异于常态的人类,普通的人类有智多近妖者但也只是近妖而不是真正的妖,但是这里的居民,在普通人类眼里就是真正的妖怪,因为他们天生有着超越了常理的异能。
  
  尽管异能者们都小心翼翼的放弃了一身能力只求平安度日,但这些能力是与生俱来的,就跟他们无法选择自己是否要这种能力一样,在没人引导的情况之下他们也很难控制住能力。
  
  失控的异能让他们彻底暴露在人们视线之中,他们无从躲避。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人类在发现世界上竟存在着这群异类后心生恐惧认定了他们会威胁到世界逐一诛之,渐渐的,异能者被逼到了绝境,再无生路。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异能者凭一己之力开辟出一个独立的空间成立了一个异能者的国度,并成立了专门的部门寻找世界各地年幼的没办法自控的异能者引领着进入这个国度教导他们如何自控。在这里,异能者们终于不需要惶惶度日,他们可以光明正大走在大街上使用着他们天生的能力,因为所有人都是同类,他们不需要担心被人害怕被人杀害。
  
  这个国度可以说是君主立宪制,那个拯救了他们的异能者被他们尊称为暗王,这里被他们称为真源之国,源于他们体内那部分真源之血。据说,真源之血就是在开天辟地时遗落的真龙之血,后融于一对夫妇体内,这对夫妇的后代就有可能继承这血脉。
  
  然后,数千年过去了,那对夫妇的后代早就分散到世界各个角落成为了陌生人,他们中大部分人早就丧失了这股血脉成为普通人,只有很少的一些人成功继承,而暗王,可以说他才是真正的激发了真源之血的继承者,拥有可毁天灭地不可估量的逆天之力,因此,他们尊敬他真心臣服与他,同样也惧怕他。
  
  真源之国在暗王的管理之下井然有序,短短十年这里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国”,有严格的戒律和该有的秩序。他们虽然没有见过暗王,但暗王的手段却是他们见过最果断也是最冷酷的,让他们佩服之余也一直心有余悸,曾经暗王最公开对外的活动只有一句话——强者为王,弱者从!
  
  可以说,他们对暗王是打心底里的又敬又怕,但无论是敬是怕都无人敢去挑衅王者尊严,捋虎须着必死无疑。暗王在一开始就坦言宣告,他会建立这个国家不是为了什么大义,只是要一支完全属于他的武器。而他们,就是他的武器,平日里他会千日养兵,但若不为他用他必毁之。
  
  强横而残忍的宣言,但对于他们这些终日躲躲藏藏只想求一方立足之地的人来说这就是最好的领导方式,他们需要一个人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目标来稳定他们未来的日子,而暗王,就是他们的这个目标,不可逆不可违。
  
  时至今日,暗王的身份依旧是个谜,真源之国的居民也越来越多了,一个国,自然有三六九等。西城,就是是王城的都名,暗王和暗王的直隶属下就居住在那里。
  
  围着西城呈现放射线扩散,越是靠近王城住的人就越是尊贵,直到最外城,那里是这个国家最乱的地区,盗贼、刺客、小偷……全聚集在这个城镇,有人出任务,他们就会找自己喜欢的接。任务的目标可以是国内的也可以是外界的,但有一点,若是国内的,若非有暗王允许,不得伤人性命。
  
  虽然是君主立宪,但他们的行动却是相当自由的,等学会自控异能后要走要留都可以,很多被人伤害过的都选择留下定居,而更多的初生牛犊则出外闯荡,但无论闯出多好的成绩,他们还是把这里当成了根,依旧会定时归来放松一下。对于他们在外面的行为暗王从来不加以管束,不管你是为善还是为恶,但唯有一点,永远都要忠诚,不得牵连到这里;若越界,千里必诛之。
  
  而姚卓和安溪此刻在的地方,正是最外城的最外郊,也就是内界和外界的分割点,一般有新人进来都是通过这里的,所以姚卓才会以为安溪是新成员,但得知安溪连基本常识都不知道时姚卓就知道是他想岔了,因为所有新成员进入有两条途径,一为被专门部队寻找;二为有人引荐入内。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他们都会给新人讲解一些常识的。
  
  听完了姚卓的介绍,安溪对这个地方动心了。那个暗王想干什么都波及不到他这个无名之辈身上,这里与世隔离又不脱离世界,太适合现在的他了,刚好可以避开安家可能的寻找。只是还有个问题没解决,“所以,我不能呆在这里?”
  
  姚卓打量了一下安溪,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怎么进来的,不过如果你也是异能者的话当然可以。”
  
  “异能者,具体怎么看?”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异能者,要不然怎么上辈子二十年都没发现过?只是,他现在要想办法留下来,必须问仔细了才能够针对问题找出对策。
  
  “比如说我,我的属性是五行中的风,异能是速度。”见安溪直直的盯着他不语,姚卓摸了把脸站起来,决定还是用具体行动来说明,“看仔细了!”
  
  话音还未完,安溪就发现姚卓已然不在原地,一个眨眼,他只觉身旁刮过一阵微风,姚卓又在原地出现了,就好似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这个还让他怎么作假?“你一开始怎么发现自己有异能的?”
  
  “就是突然有一次夏天热的不行我就喊了一句快起风,然后就真的来了阵微风,之后随着年龄增长,异能就越发突显了出来。”
  
  “快起风?”这也太随便了一点吧?“那如果…不……喊……”
  
  下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了,安溪瞪大了眼,首次在姚卓的面前露出了属于十一岁小孩正常的表情——膛目结舌的看向了姚卓满目惊愕,刚刚,已经熄风的天空竟突然起了一阵风。
  
  “……来大一点。”试探性的又加了句,然后……安溪抱头倒地装死,姚卓捧着头嗷嗷乱窜乱叫——尼玛狂风大作不说为毛还要夹带漫天的小石子呀嗷~~
  
  这阵风来的很久,久到那些小石子把姚卓砸了满头包后才停歇。安溪淡定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掸掉了身上的石子和尘土,对姚卓怨念的目光视而不见,“可以留下了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王牌对王牌 by 曲珞心 下一篇:小警察 by 花过谢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