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好晚了,他们回去了,陈素听到门关上的声音,一会儿王峻进屋拿衣服去冲洗,陈素去厨房端来不热不凉温度正好的米汤。
      王俊扫他睡的这边床头柜的米汤,“这是米汤,”陈素解释:“临睡前喝一碗可以助眠,你每天喝一碗试试。”
      王峻看了陈素一眼端起喝了,清香的米味倒也适口,唇齿留香,胃也暖暖的。
      拉灭了灯睡下了,陈素一会儿就睡着了,王俊翻身找了个舒适的姿势把头埋在陈素的颈部,陈素的呼吸轻轻的,肌肤也干净,穿着王峻的衣服有王峻自己的味道,王峻很安心的睡了,能睡着觉真是件美好的事。
      早上,陈素是在恶梦中醒来的,梦里陈素快断气了,怎么也喘不过气来,惊惶的挣扎醒来才发现王峻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一米九的王峻体重至少也比一米七多一点的陈素多几十公斤,陈素没死就算不错的了,陈素坐在床上大口的喘气,吓死了,还以为是鬼压床呢。王峻在陈素一动也就醒了,去洗漱了。
      中考考的很顺手,都是书面上的题目,只是改变了几个数字,连题型都没变,陈素感觉良好,前几天凉了一阵子现在有热了,陈素搭着脱下来的单毛衣往宿舍走,准备到宿舍取存折取点钱买双鞋,天暖了,再穿球鞋就受不了了,这两月几乎没有什么用度,所以陈素他打算逛逛街去买双好点的皮凉鞋。
      “陈素”,是女孩子的声音,陈素转身望过去很是意外。
      事实上陈素人又平凡,个性又沉闷,以前念书时,陈素从不会主动和女孩子说话,当然也没有女孩子主动和陈素说话,在他们的县二中像他这样是从乡村来念书的,县里女孩子都看不上眼的,要抄作业试卷时最是粘人,事后就又对人不理不睬的了,县城的女孩又泼辣又工于心计又任性,当众拉手亲嘴的陈素也看不惯,一同来念书的乡里的女孩子不漂亮又土气偏要学城里人赶时髦学的不伦不类更难看,所以陈素还真的没一个认识的女孩子,在这所大专院校里陈素来去就是上课时间,因为没住宿,陈素基本上也就认识熟悉本宿舍的那七个舍友,一般有什么是他们会通知陈素,陈素也会在王峻聚会在饭店外卖吃剩下的学校不容易吃到的鱼肉的带给他们,扔了好可惜的好多还没动筷子呢,所以陈素在本宿舍的人缘还不错,但在全班就是一如既往的是隐形人了,总算陈素对这位叫住他的女孩子还有印象。
      刘箐,班花级的人物,天津人,眉目清秀,初开学时就有好多人追她,很有点傲气,是班级团支部书记,这些是陈素去年住宿是听来的。虽说是一个班的倒也从来没讲过话。
      今天的天热,她穿了短裙,淡黄的很合体,生长在大城市的女孩子就是会打扮,这倒让陈素难得一次地想到很少接触的妹妹来,那个读完小学就在家务农的妹妹,陈家完全被忽略的女孩。
      “这次你考的怎么样?”刘箐用标准的普通话很是热络地和陈素聊了起来,不像陈素的一口怎么也改不过来的带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她的态度大方得体,陈素虽说不主动但也不会把人家的好意往外推,“还可以,”陈素顺着她的话题说:“这次的考题都是书上的范畴,不算难。”
      刘箐也认可:“考完了真轻松,明天放假又是周末,我们同班的几个人想组织一次旅游,陈素,你也参加吧。”
      旅游?好像不错的主意,陈素来北京大半年了也只不过去过长城故宫两个地方而已,这次她们组织去颐和园玩一天,在早上六点前进去算晨练的,不算门票,可省去三十的门票费,虽说要赶早班的公共汽车但怎么也是合算的,陈素答应了下来,对陈素而言能省上几十块钱是很具吸引力的。
      到了男女宿舍分界线,刘箐挥挥手很洋派的踩着高跟鞋甩着长发回女生宿舍了,陈素久久收不回目光,陈素看她的细细的高跟鞋开始担心明天她会不会还穿这样的鞋子。
      陈素出校门从银行取了三百元钱货比三家的挑了一双一百出头的皮凉鞋,再穿球鞋就闷脚了,这是陈素第一次买超过百元的东西,陈素选得很认真。在诺大的商场转了一圈,东西多的让人眼花缭乱,再买了一盒式装的茉莉花茶用了四元八这才回满意的回转,外面已经黑了,没有白天的热风,陈素小心谨慎的护着放存折的口袋挤上公共汽车过了五站路就到了住的地方。
      王峻不在,陈素泡了杯花茶,久违的香味让陈素很放松。
     14

      人一多事情当然杂,约好了是早上五点钟在后校门集合的,陈素提前半小时就去了,五点钟几个不是很熟识的同班的男生来了,过了二十分钟女孩子才到,有精心打扮的痕迹,都是一式的高跟凉鞋新式的裙子都拎着时髦的皮革小包还都染了口红的,男生们都很高兴殷勤地上前一扫等待时的无聊,殷切的让陈素靠都靠不上去。
      男生们提议女生穿的这么漂亮去挤公共汽车就不雅了,提议打的去颐和园引起女生们的赞赏,拦了两辆出租,这一刻陈素已经后悔了,打出租又晕车又不划算,坐公共汽车几块钱就到了,现在换上出租不知会多花多少的钱呢。
      男生女生共是四对,正好是四人一辆车,怕晕车的陈素在他们商量中先做了其中一辆的驾驶员的旁的单人座位上略微开点窗,早晨的风格外的清爽,但是计价器上的电子数字往上跳的速度也快,价格到了五十多元时终于到了颐和园门口,一共五十四元,陈素默默算了一下除以四就是约等于十四块钱,陈素拿了十五元给司机,司机指指计价器:“是五十四。”
      她们准备下车了,陈素一共就带了一百多,如果当时做公共汽车转一次站也就花三元钱就行了,就算都替十个人出车费也不过三十元而已,而今她们一付理所当然的样子陈素可不想当怨大头,“我们是各人出各人的。”
      女孩子们的嘴角的笑僵硬了,刘箐打开小包抽了一张一百钞票给前面的司机找零,司机也不无鄙视的看了陈素一眼,陈素没去再意,城里人的钱一向比他们乡下人多的多,每次回暂住的地方,在放鞋柜的抽屉里就可以看到满抽屉的百元的大钞的,对于别人的钱陈素也麻木了。
      提前进园子果然不收门票当是早锻炼身体的本地人,人很少,游客还没来,迎面的湖风扑面而来,空气清爽极是舒心,远处的湖中有岛,在晨雾中显有亭台楼阁,不愧是皇家园林,陈素注意垂柳荫荫的岸边用木栅栏围起的铜牛憨态可鞠栩栩如生的很是相像,陈素全然没再意后面那两路人马会合后低低的细语不断和瞟来的眼光。
      玩开了就热闹了,没走二十分钟女孩子们就喊累坐岸边垂柳下的木椅上揉着穿高跟鞋的足髁走不了了,景区有小卖店,食物的份量不多却贵,男生全拥去给没吃早餐的女孩子买吃的。男生追求女生的样子真好玩,陈素旁观着,有两个男生悄悄地私下问陈素对张箐有没有意思,他们似乎都想追求张箐,但看张箐还蛮傲气的,在女生中也是头头的样子,另外三个女生也以她为瞻首。
      谈女朋友的事陈素想都没想过,况且像是张箐这种大城市的女生也不会看上自己,现在陈素穿的是王峻不要的商品名牌高档的衣服,陈素可清楚自己只是农村人,现在是住的是城市人的房子,但那跟自己可是半点关系也没有的。张箐这样的女生不可能看地上他的,想到交出租费时自己提出各出各的时,从司机那的望后镜清晰的看到张箐的脸色一下子就僵住的样子就觉得好玩,陈素从来不是大方的人,陈素念中学时每月一共一百五作生活费,米是自家带的,生活必需品和每天的吃喝都在上面了,每天算着三元五元的过,要买个笔记本的就得好好的省吃俭用,在县里上学学杂费也多,那是家里额外拿的,每月也要多出各一百的学杂的用度,三个兄弟每月再省也要七八百的支出,这还不算是学费的,而今到大城市用度就更是双倍的翻了,陈浩陈凯交际好朋友多,每次大方后哪次不是私下啃白饭就萝卜干过日子的,一个人大方是要靠经济条件相持的,陈素没有大方的能力和基础,身上的每一分钱都是妈妈从天麻麻亮起到夜深人静还守着小店一角一角的攒下来的,这次过年回家沿路边开了好几家的清亮的小商店,母亲的头发有白鬓了,才过四十的人比城市里五十岁的人还显老,更别提还要打理自留的两亩地老老实实的父亲了,这样的陈素是大方不起来的,就像现在陈素洗澡的例子一样,是需要条件的,没有优越的生活水平哪能每天洗地上澡?那也是花电费水费的.家里钱自己用是天经地义的,将来会回报父母亲的,是要还的,如果要花在不相关的人身上那就不必了。
      坐在油漆斑驳的长椅上享受着湖风拂柳望着青黛的远山和广阔的湖面,初晨的游客少显得安闲清静,心也跟着陶然。
      “陈素,我们走了,去前面看看,”女生吃完也休息玩了叫陈素,陈素很想就这样在这儿坐一天,但不想标新立异就应了声跟着后慢走。
      九点钟一过游客络绎不绝起来,她们带了照像机一卷很快拍完了,因为自己也入了镜的,陈素主动去买了一卷柯达,自己也花了钱的再被拍照就不觉的别扭了。
      玩的时间是很快的,颐和园地方大景点多,在著名的景点留了影算是见证来过这个皇家园林了,他们闹着给陈素和张箐两人合拍一张,第一次被人打趣明知是玩笑但也很高兴,毕竟张箐是她们中最漂亮的女生。
      他们去了湖心岛,陈素没去,太费钱了,那是额外的花费,那很美但终归不是他这种百姓该去的地方,看了只会徒生羡慕,这样子陈素就和他们分开走了,双方都可能松一口气吧。
      想走就走,想坐就坐,陈素过了自由的一天,天暗了才兴浓的出来等了二十分钟的公车回去,中徒转了两次车,上错了一趟多花了一小时,这都没湮灭陈素今天的快乐的心情,到住的地方已是很晚了。
      王峻开门,眼光一扫房内很意外陈素不在,把陈素安置在这快两个月了,陈素内向不外出,还没一次看他出门玩的,王峻看钟,指针指向十点二十了,陈素还没回来。
      王峻把外套挂在衣架上,皱皱眉望衣架上的一件衣服,那应该是他前天换下来的休闲装,是王峻上周才买的进口货,现在看在王峻眼里已经和抹布差不多了,陈素的“勤劳”让王峻又损失了一件高档货,这是本月的第三件,王峻每次要和陈素说不要他水洗但每次都忘了说,所以这不能往陈素身上怪。
      把钥匙扔在鞋柜上,王峻瞟了那一看就知是低档的新的鞋盒,一定是陈素的吧,他对陈素的品位很反感,但忍下把它扔出去的念头,明明没钱,给他钱又不用,还记着流水帐,真是笨,连假帐都不会,将来怎么在社会的大染缸里生存?上月刘镇东闹了玩,给了陈素一大把看上去没数的钱要陈素买了几十种商品,,把陈素支出后和宋威高远下赌看陈素会吞多少钱来玩,最后他们都输了,陈素的流水帐精确到角角分分,仅管大家对陈素的执着不以为然,但那以后他们也当陈素是隐形人的,也不去惹他嘲讽他了。这也算是一种尊重吧,他们看了太多的污秽,包括他们自己,无疑陈素是新鲜的.
      王峻是有条不紊的人,房子也和人一样,东西不多但齐全且利落,每件家具简洁有贵气,每次进来他们都说这房子像是房地产的促销的样品屋没一点人气,只有卧室不像是王峻的为人,被子折的像是煮坏的绞子,床头有喝完没有冲洗的茶杯,还有一盒茶中最廉价的茉莉花茶的盒装,那根本不算是茶,叫它嫩树叶差不多。王俊按住要扔的心情把茶盒扔进陈素睡的那头的床柜里。
      可能是常年住宿的缘故,陈素很喜欢在床上看书,一有人来就往卧室躲,王峻拉了床罩再三两下拆了被套,从陈素第一次在他的命令下拆洗床单起,王峻就再不指望他了,陈素对家事不感兴趣也不上心还很白痴,第一次做饭着火,第一次洗衣服水漫金山,那天幸亏他在,不然还要触电。王峻把被套扔进特意买的干洗机里,如果那几个死党知道这房子里的家务是他在做会被人笑死的,王峻也是不得以的,谁让他看不得一点的脏乱的呢。
      15

      当座钟敲了十一下,王峻的脸开始难看起来。一种理所当然应该随时随地在他所安排的固定的地方的人居然会不在他控制的领域内,原来那个人是会动的,是独立的,是会消失的,有了这样的认知,王峻是很不舒服的,两个月了,每次他来总是见陈素待在这个房子里安安静静的,更不会饶舌,不聪明也不会装聪明,但也不是愚蠢的,还有一份在现在人中已不多见的小小的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清高,尽管有点可笑的小家子气的斤斤计较的俗和没天份什么也看不清看不透的笨,但陈素就是一个这样普通的人,不会也学不来阿谀奉承的木纳在带着南方式的普通话口音中有着聪明的假像,却从骨子里透着干净,这可能也是之所以王峻会无知觉地放松身心的在他的身边无设防的入睡的原因之一吧。
      王峻在家,陈素终于到家了,对陈素而言,北京太大了,看到灯光陈素是愉快的,在北京千万盏灯光中目前只属于他的就只是这一盏亮光,挤在人山人海的公共汽车上陈素想象着两年后的自己能不能在这个城市留下来。对于未来,陈素是憧憬的,毕竟陈素上的是三年的大专,再过两个月第一学年就过去了,未来离陈素很近的。
      近十二点,陈素洗澡梳洗,脚后跟果然磨破了皮入了水要疼几天的,王峻好净,有一回陈素嫌麻烦没洗头就睡下了,半夜回来的王峻把在睡梦中的陈素扔进浴室,至此后陈素就不敢偷工减料了,陈素把头发吹干就上床了,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全身就像是在云端中舒服之极。
      王峻上床躺下了,因为相碰触的僵硬身躯陈素就觉得王峻的心情不太好,陈素自然不想当出气筒,玩了一天早就累了,闭上眼睡意浓浓,陈素的睡眠质量一向好,说真话,有个宽大的怀抱可供依靠是件舒服的事,鼻端嗅到的不是陈素所认知的宿舍里常年渗着的汗渍和臭脚丫混合的男生的味道,而是很清爽干净的味道,一点也不讨人厌,这样的日子还要继续多久陈素从那些“高衙内”不拿白眼翻他开始就没去想了,显然陈素不仅不是走一步看三步的人,还是那种没药治的走一步看半步的主。
      王峻盯三分钟后就沉睡了的陈素,陈素以前的那架俗不可耐金色眶边的眼镜就是他故意踩坏的,陈素在他的要求下重配了这一架回来时,王峻也是吃惊的,人果然要包装的,一付小小的眼镜会把一个不起眼的无害的人包装的像是浸淫社会多年的精明强干的人似的,当时王峻感觉是诧异的也是有趣的,看陈素顶了这样一张看上去全是算计精俐的脸却作着一件件的笨事也觉的有意思的很,而拿下了眼镜后的脸有南方人的细腻和类似神经质的苍白的纤弱感,抿着的薄薄的唇有老年人所说刻薄不厚道的面相,接触的太多的人才会明白真正在你背后捅上一刀的永远是面相敦厚的人,因为在最初就是自己把这样的人安心的放在背后,最让不防的就永远是那样的人吧。关于周易面相学在他们看到陈素换眼镜起就放弃了。
      王峻真的很不高兴,看得出陈素从进门起表现的就很愉快,显然他今天玩的很高兴的,他很讨厌陈素在他所不知道的时间`地点和他所不知道的人玩耍,这种未知让王峻很厌烦和烦躁,王峻尽可能抑制了这种烦躁感,但也睡不着了。
      半夜起身上洗手间的陈素看到客厅有亮光,透过开着的门逢看不清王峻在做什么,他第一次来时因为被王峻踢过当时疼的很,自己都睡不了,那几天陈素就真没看过王峻睡过觉,所以不觉得多奇怪,但是那以后就没有过,不晓得王峻有什么心事?陈素转身上床睡了,初始时集下的震撼的威胁力,陈素是小心的,陈素对高远的忠告是铭刻记心里的。
      16

      第二天,陈素起床后吃了一碗粥就开始了扫除,王峻今天在家,他可不想撞王峻的枪口.
      正式的把球鞋收入柜中,短暂的春天结束了,北方的夏天就这样来临了,那如铁柜的干洗机不用水就能洗衣服这对陈素而言是不可思议的,衣服嘛就该用水来洗,有什么比水更干净呢?不过能不用洗衣服这对陈素也是很有吸引力的。
      王峻在单间跑步。
      单间一直没用,陈素习惯一向把饭桌当书桌用了,一有人来也是习惯成自然的往卧室躲的,所以这个单间就随着王峻经常的到来添加了跑步机举重机之类的运动器械,陈素多不进去,因为内有一个悬在半空的沙袋,看的陈素每每惊心,况且这成为健身房就是王峻的私人空间了陈素自然更是不会去了,听着从单间传出的机械传动和厚重踏步的有韵律的呼吸声,陈素觉的城市的人真怪,在家一个人跑步那还不如去晨练呢,小区的拐弯一百米就有个小公园,每天晨练的多的很,又不花钱又呼吸新鲜空气,陈素是不晨练的,能多睡几分钟也是幸福的为什么花精力在跑步上?对十五年如一日必需早起晚睡的陈素而言是不懂城市人的生活方式的,能不做事多睡觉就是一种福气。
      把衣服晾出去,就是干洗机洗过陈素也是要拿出去好好的晒晒的,没有比阳光更消毒的了。陈素信奉老人的话。
      陈素不去招惹王峻,两天的假期就无声的过去了,不过陈素对王峻有了更多的忌讳,因为一向不问事的王峻开始对陈素的生活方式开刀了。
      看陈素前后的忙忙碌碌其实也没作实际的什么事,王峻精神也不错起来,王峻决定对陈素好一点。
      对陈素好一点首先表现在物质上,给陈素提高待遇,给陈素指定品牌,让陈素在他的指导下高标准的生活。陈素显然的不喜欢做家务的,那就找个钟点工,这没什么难的。
      接下去的几天,陈素觉的有钱人真的很奇怪,王峻居然给他定了一堆的规矩,比如说王峻要陈素的上课的时间表,要陈素按时上下学,陈素还真不知道放课后该到哪儿逛去,衣服也要穿王峻指定的,陈素的衣服早被王峻扔出窗外了,除了王峻的衣服外他还哪来的自己的衣服?吃东西也要管,那些东西都是王峻自己开单子买的,内可没一样是陈素要的,陈素可没拿他的钱为自己买过什么吧,另外还不许陈素手肘触桌面这种类似的一堆礼节性的问题,不过陈素对此没有反对意见。
      陈素从来就没有反对的权利。
      和王峻共同生活想来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好在是陈素住校多年性格内向寡言,个性也天生的不开朗,所以还能以沉默不语来应对挑剔且少语的王峻的,初来时有个什么差错的被王峻逮到,王峻也一向是把陈素扔进储藏间关上一天以行动来解决问题的,在尝过两次苦头后,陈素就把“家规”刻骨铭心地记住了,那仅三平方的储物间没窗只有一道窄小的门,门一关一点光亮都没有,那种恐惧感和孤独是不可言表的.王峻从来不说威胁的话语,他只会付于行动上。王峻一直保持着绝对的权威,陈素没发疯是因为陈素铭记高远的忠告按着王峻的指示走就真的没事,只要不超出王峻的规章之外,王峻不问的,而现在也一样,如果说要有不同的也就是陈素目前的状况就是怎么学做少爷。
      有钱人脑子都这么怪吗?总结一下,王峻给陈素的后加的“家规”到陈素认真消化吸收后就汇成一条———上完学就回家,出门要经过王峻的批准!这陈素没感觉,陈素也没地方可去,说等于没说。
      生活继续,钟点工到底也没找,房子不大,东西不多,特别是王峻讨厌放一个不熟悉的人在房子里走动,家事就更理所当然的归王峻做了。
      中考的成绩单下来了,陈素在全班第二名,陈素更有拿奖学金的雄心了。
      中考的事过去了,回到课堂开始平常的上课,陈素抱了书到教室,远远就听到的女生们的嘻嘻哈哈的笑在陈素进来的一瞬断了一秒恢复了,那一秒的停顿对常年住校的陈素而言当然知道一定说自己的了,陈素注意了一下那群人有那次去颐和园玩的人,陈素不用揣度也就明白她们一定是说自己小气之类的事吧,陈素也不再意,这种事在县城上学时常见,道不同不相为谋,说去吧,这种事如果当回事的来吵就难堪了,上课的前两分钟刘箐进来了从陈素手边走过恍然不识般,陈素低估了女人的轻蔑的威力。
      17

      轻视的滋味原来是这样的伤人,无疑的刘箐是有人缘的,班上一共四十六个人,女生就是二十九个,女生的融合排外效果是惊人的,想讨好女生的男生当然站在女生这边,反正他们又和陈素没交情,和陈素同宿舍的同学都问陈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惹了班花这么生气,刘箐算是有来头的,家里有关系网在学校的,小心老师给个小鞋穿,刘箐还是学生会的干部呢,下铺的舍友警告陈素,陈素不住校有些事不知道,以前外班有个男生追求刘箐,在追求的过程中过于激情了,其实就是自不量力,刘箐哪看地上小地方来的,那个男生后来为此被作了警告处分呢。
      就在这个下午的临时班会上进行了一次轰轰烈烈的“跟进新时代,做九十年代的新青年”大型自由辨论主题班会,大家积极提出就迎接北京申办奥运会的大好时期全国大学生应该所具备的修养问题进行了全方位的大探讨,而无疑的陈素就是摆在眼前的反面论点。
      陈素不是精明的人但也不是傻瓜吧,明确的指向,陈素是难堪的,仅仅一次出游,个人对金钱价值观取向不同意见而上升为一个人的修养和家庭教养素质问题,这是让陈素不甘的,不拿别人一分钱不做一件有害他人的事平凡认真的过日子在改革开放经济搞活的大好形势下是不可取的,但目前陈素只能维系这样的中庸的生活方式,如此在学校的社会小环境也是不行的么?陈素是在反省的,也是苦涩的,原来社会是如此的现实,没钱的人连保持中庸也是不行的吗?陈素对社会这个词开始有点茫然了。
      在班长的“南方和北方的男人的区别”的高谈阔论中主题班会热闹到顶点,陈素能做的就是沉默,保持绝对的沉默,因为他只能沉默。
      散了班会成群结队的往外走,陈素自成一队,在门口意外的看到了刘镇东和宋威!
      陈素是吃惊的,同学都放慢了步伐,无疑他们就像是所住的小区常见的一群土狗堆夹着的两只进口的名种犬的那种感觉,这种错觉很浓。
      刘镇东上前一把搂住陈素笑道:“你们的学校很有意思嘛,像是幼儿园。”拖着陈素亲密的往下走,陈素都来不及反抗,但在这样难堪的时间段他们的出现让陈素不至于一个人被排斥的独行,陈素是感激的,有被救赎的感觉。
      楼下停着两辆车,没有让陈素胆战心惊的那辆黑的轿车,一辆是王峻常开的银灰色的轿车,另一辆鲜红的新车,高远和王峻若无旁人的靠着车聊天,对各式各样的眼光全然无视。太亮眼了,陈素一点也不想和他们在一块儿。
      “怎么这么久?”高远扬着永远温和的微笑问宋威。
      “他们在开班会,那家伙好像是批斗对像。”宋威扫了后面的陈素一眼.
      “情况怎样?”
      “从表面来看是一群兴奋的兔子骚扰一只孤傲的狐狸,实际上是一群乱窜的土狗在围攻一只木呐的呆兔子,不过那只呆兔子保持着一只高傲狐狸的表像把那群装成兔子的土狗吓住了只能在安全的外围叫嚣。”
      听着一向阴沉的宋威一本正经的讲着笑话格外惹人笑,宋威自己也觉的有意思的很,特别是看到群起激昂的一群人中,陈素一付冷傲的表情还真的骗住了所有的人,披着狐狸皮的大白兔让他也觉的太有意思了。
      “你做什么了?”王峻问陈素。
      陈素有点委屈:“是因为我没给女生出车费。”
      他们怔了一下都笑了起来,却不是讽刺的笑,也就没为这件事再谈了。在他们而言陈素还没有这种所谓的虚伪的社会教养的意识,换而言之就是,陈素真的离社会现实蛮远的,也因为陈素不会虚伪他们才会和陈素走的近,这件事就此为止没人再去提它了。
      陈素不想和他们出去,陈素对他们的车有心理障碍,陈素上车是不想被人当参观对象看着,明明他们学生在学校都不允许骑自行车的,他们是怎么把汽车开进来的?陈素被刘镇东很哥俩好的推进大红的车子里了。
      “带你去玩高尔夫,”刘镇东呵呵笑:“知道吧,我们都是南方人。”
      什么是高尔夫陈素理所当然的不晓得,让陈素吃惊的是他们不是北京人呐,“你笨呀,中国建国就五十年不到,有钱赚来花的就这十来年才开始,哪里来的那么多权贵?当年的权贵没在开国被吞掉也要在文革死翘翘的,大家都是土包子暴发户,三代前都是从农村来的,真正北京人有哪个是有大权的,只是仗着出身地的就高人一等罢了,在这儿混的都是外地的,你不会以为在北京做官的都是北京人吧,我是湖南的,”刘镇东诡诈的笑:“你猜王峻是哪儿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七天 by 昔华 下一篇:雾霭 by 周而复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