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热情地摆手跟王峻、陈素道别,看着开出视线的车子,她回身嫣然一笑道,“高法官,我们和平相处吧。” 
  迎着寒风,高远盯着嫣然而笑的她,顿觉寒意更浓,在他们系统中谁不知道三庭的孙莉一旦用上美人计,那么针对的那位可是要倒大霉的。看着眯眼盯她的高远,她微笑道:“那么,我们商量一下怎么帮你的忙,我的要求不高,上班前到王先生家作一次客就行了。” 
  “明天就带你去。”高远冷然,他可不想欠她的人情。不过,看上去,她对王峻、陈素家相当地向往,为什么? 
  “明天不行,明天我要相亲。” 她笑得就像是披着温厚兔子外衣的狐狸精。 
  离开高远的住宅区,王峻很放心,那个女子很有眼色,而且很干练。能看穿高远假面具的女人不多,能让高远收起假面具的女子更少,今天有她在,高远一定会应对自如。 
  “王峻,”陈素系上安全带,老是在电视上看到这个动作,陈素很喜欢,算是赶时髦吧,“你认为她怎么样?我觉得她和高远很配。” 
  王峻微笑了一下,陈素以为得到了认同。不过,遗憾的是,王峻在想别的。高远的母亲来过年,高远那点小伎俩在过年是发挥不了作用的了,高远母亲可是很粘儿子的,顺带的,王峻也不用担心过年这几天高远会给他们带来什么绊子了。 
  太好了,解决了刘镇东,现在又解决了高远,宋威在军区不会回来,那么,年初一,就是他们的二人世界,王峻笑得很开心。终于他们可以过二人世界了,能清静就是胜利! 
  陈素望着好像心情很不错的王峻,王峻还真跟假期飙上了,不就是两个黄金周没了么,但是,在五一节,刘镇东乌龙婚礼结束后不是请他们去山水之间度假,当时,王峻也是玩得很惬意,十一国庆去国外参加两个姓江的婚礼,江教授招待他们好好地旅游了,王峻休假地也很投入。过年就两个人过会寂寞的,要不是听说老家那边在下雨,这会儿,陈素真想就开车回家过个热热闹闹的年,算了,看着心情愉快的王峻,还是不把这样的想法提出来吧,况且,年初二开始,陈素还要到单位值班呢。看王峻心情好,陈素的心情也更是愉悦了。 
  年三十的下午,和往常相比,街上车流少地可怜,难得畅通无阻的到家开始贴门联,陈素搬着凳子贴门联,他对每年要贴的门联都很上心,‘福’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今年没有买金桔树。阳台上平时积累下一堆花花草草,王峻就随手给那些花草随随便便地浇浇水,居然长势喜人,还有几盆要开花,所以,今年就用不着再外买了。 
  天是冷的,心是热的,靠在一起看电视,依偎着,王峻不多话,陈素也无言,过多的话语不是他们生活的内容,心灵相通就是爱。   
 番外--过年(4)

  门铃声?王峻支起身,陈素往被窝中缩缩,王峻看看床头的时钟,是凌晨五点不到,这大年初一的是谁来开这样无聊的玩笑?是高远的报复?王峻承认,如果是高远会的。高远比他外在表现得更幼稚,但是他母亲来,他应该没有这样的闲暇吧?
  按铃的声音不像是高远,要是高远那幼稚的报复行为就会慢慢地按下去,慢悠悠地按,实行优雅地骚挠。
  这个按铃的声音不是高远,那还会是谁?
  不管是谁,王峻一定没有好果子给他吃,哪有大过年的凌晨就来拜访的,这不纯粹是来捣乱的吗?王峻掀开被子拿了一件衣服出去开门,那脸色够黑的。
  意外呀,意外呀,在门口按着门铃不放的居然是穿着一身冬用军装制服的宋威,手边地上有一个大大的军用拎包,一手还抱着一个裹在草绿色军大衣中的婴儿,按照上次宋威索要礼钱的时间计算,宋威的女儿也就是六七个月吧。
  “你――离婚了?”王峻望着宋威。
  宋威显得很疲惫。宋威本来就是阴气很重的惨绿少年型的,经过近十年军旅生活,宋威显得很精干和威严,但是风霜亦见,比王峻他们显眼得多。
  宋威抱着孩子从王峻身边挤过去,没有忘了示意对方替他拿一下那个大大的拎包。
  “大年初一的,你可真会说吉利话。”宋威白了王峻一眼道,“我们夫妻好着呢。”
  宋威上楼进屋,屋内暖气让宋威全身都缓和过来了,舒服呀。
  “那你来干什么?”王峻不想发火,自从宋威参军两三年才见一次面,老朋友见面应该拥抱在一起大肆欢笑一场才对,可是,明明前天他们通电话宋威也没有说要回来过年,而且,看宋威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是才回到北京的,不回家在大年初一的凌晨跑他家来干什么?
  宋威熟练地把女儿放在沙发上打开包裹着她的军大衣,扎着大红丝绸蝴蝶结的漂亮小姑娘还在熟睡中,宋威一边检查她的尿布一边应着王峻的提问道:“我们好不容易赶回来,我媳妇说灰头土脸地回去太难看,家人也会不安心,一下火车就去找美容院了,可也真是的,这天黑黑的大过年的凌晨有人还开着店,我有什么办法?整套美容下来最少也要五个小时,我一听就跑到你这儿混了,我在这待到天亮。”他抬眼扫王峻道,“你放心,我不会在你家吃午饭的,过年谁会在别人家吃饭呀。不欢迎?”边说,他边抱着冰箱中冷冻的红烧排骨斜眼望王峻。
  看着宋威熟练地拉开冰箱把陈素为过年而堆积的排骨和虾子一样样往外拿,王峻真想揍他,说的和做的全然相反。
  “欢迎。”王峻嘀咕一声,跟这些个言行不一的人是朋友,王峻也是很无奈。
  房间里的暖气更足,宋威暖和多了,冷冻着的东西直接放在微波炉上转,趁着这个当口,宋威安排一下他的小公主。
  这儿有一个不用的单间,但是有一年一直没有用了,一不住人,房间就自然地显得清冷,要是把孩子放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也不太好,王峻在宋威催促下不情不愿地把婴儿放进陈素的被窝中,没有办法呀,谁让这也是他的干女儿呢,这可不是王峻图来的,是孩子她爹强行推来给他和陈素当干女儿的,为此,王峻还背着陈素在宋威的‘勒索’下多付了一只金镯子的钱。
  看在几年不见的份上,王峻能把宋威往外赶?以前过年,他们都不太在自家串门,而尽量陪陪王峻的。其实,他们这些曾经的坏胚,一拿到亲朋给的厚厚的压岁钱就算完成了过年的任务,一起拿了压岁钱跑来打麻将下注赌博了。那年头就王峻没有家人的约束,他们就只往王峻这儿跑,虽然说互相利用,但是,不管怎么说,在寂寞中的王峻还是把这样的人情记在心上的。
  宋威囫囵地吃个朝天,看上去,宋威是又累又饿,可见他媳妇一定也不容易。王峻可以想象宋威为什么会往他家跑了,在家庭中很另类的宋威夫妻是不会以这样的精神状态直接回家的——子女也有子女的考量,几年回家一次,子女不会把自己的难处全部让父母知道。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宋威跟严厉的父母的关系得到彻底地融解。
  只有自己成为父母,才能理解父母的爱有多深。  
   放下筷子,宋威拿了换洗衣服去客厅洗澡了,他一向很要干净,坐这趟长途火车真的不容易。
  王峻不担心吵醒陈素,陈素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除非他愿意醒来,否则,就是在他身边吵架也弄不醒陈素的。有这些个狐朋狗友王峻真是无奈呀。
  宋威在洗澡,王峻把陈素零散抛下的衣物往卧室里拿,还没等王峻从卧室出来,门铃又一次响起。
  听那慢悠悠按门铃的声音,一定是高远,这就是高远的报复。今天要不是有宋威在这,王峻会关了整个电铃系统铁定不会开门的,现在有了一个就不在乎多两个三个了,去开门吧。
  王峻盯着门外的人,报复心强烈的高远来捣乱王峻一点也不奇怪,当着陈素面拆穿他的真面目后王峻就没指望高远不来报复,可是为什么她也来了?而且,看上去还一付没有睡醒的样子。
  她看着一早就显得精神奕奕的王峻,到夫夫之家来做客是她很期望的,但是绝对不是这样出场的场面。
  今天凌晨一大早四五点钟,高远抱着一堆玫瑰花跑到她暂住的亲戚阿姨家,把还在沉睡的亲戚全部吵醒了。
  是恶梦!是报复!是卑鄙的栽赃陷害!她给高远说过今天她要相亲的,高远根本就是故意的。
  看着亲戚们欣赏他的眼光,她打着寒颤,没等她解释,高远‘深情’地看着她,跟她的监护人阿姨说是带女朋友的她去看那新年的第一束阳光。她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阿姨打包赶出了家门——出门前,表弟已经开始拨老家的电话,报告一直挑三捡四嫁不出去的表姐终于有男朋友了。
  这个仇结定了,高远是明目张胆的故意来毁坏她的清誉,要知道,今天可是她相亲的大日子,那是个条件很不错的对象,为了今天,她还特地作了美容。
  站在楼道口,就算她不想跟高远走,对着关上的厚重的防盗门和黎明前黑暗的走廊,她也没有勇气敲门再回去睡回笼觉。
  为此,她就这样跟来了,不管怎么讲,这样的凌晨还真没有地方可去,而这个笑面虎报复她之后,居然还想自个儿跑路,想把她给甩了。
  她是谁?她是这样容易被骗的?她根本就没有给高远这样的机会,看穿了高远的真面具之后,在她眼中,高远就像是任性的大孩子。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出来了也得看看现实中的夫夫之家,所以她就紧跟着高远来了。
  看着扬眉挑战他的高远,王峻觉得好笑,再看着步步紧逼的她,王峻好像看到了高远未来的状况了。
  来了一个宋威,王峻没办法赶,现在多个高远也无所谓了。对于王峻的“豁达”,等着看王峻冷脸的高远很是意外。
  宋威看着王峻没有风雨的脸色,盘算着王峻真的改了性子?不至于吧,陈素还真是御夫有道。
  “新年好,恭喜发财。”
  场面话还是要说的,高远笑眯眯的,她跟着僵笑。
  王峻堵着门口好一会儿了,没有赶他们也没有请他们,这过年拜年是喜庆的事情,但是天还没有亮就来拜年,这百分百的是故意捣乱的,不过,这可不关她的事情。
  “好冷呀,外面冷,我们进去讲话吧。”高远往里挤,王峻在考虑要不要让他们在外面再多待一会儿。
  眼睛瞄到远处熟悉的身影:“刘镇东?”
  高远顺着王峻看过去,路灯下,那是刘镇东。怎么?刘镇东也是年初一来骚扰王峻?刘镇东和王峻也有帐要算?
  王峻冷冷地盯着走近了的刘镇东。宋威是几年没见,王峻算是忍了,高远是明摆着来捣乱的,他刘镇东来干什么?也是捣乱?吃饱了撑着,他们联合起来一大早跟他找茬?
  人没到跟前,刘镇东远远扬着手中的提篮:“我是送红蛋来的,”对着眼光森冷的王峻,“别这样看着我,凌晨三点钟,我就被赶出家门,老爹老妈让我一家一家送红蛋,我也不愿意这么一早来看人家脸色。”
  睡眠不足的刘镇东看上去也不精神。如今,自个儿媳妇肚子有了宝宝,老爹老妈根本不问他的死活,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就买来了好几筐鸡蛋,兴奋地抽了一夜风,实在赶不及天亮,激动过度的母亲一早就把睡梦中的刘镇东赶出了家门,排下名单一家一家送红蛋,顺便通知所有的亲戚都来吃团圆饭和庆祝宴。
  刘家长辈这样兴奋,其实,也是能理解的。刘家也不容易,刘镇东本来就是几代独子,难怪刘家会这样夸张,不过,还要六个月孩子才出世,犯得着这样大张旗鼓吗?
  刘镇东本来是一点也不想上去取暖的,按照计划,他只想无声无息地把红蛋放在门口,回头打个电话通知就好。但是没有料到,他来了就看到王峻正站在门口,高远也在,最意外的是和高远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位不认识的女子,对八卦超敏锐的刘镇东一下子振奋了精神,满心怀疑——表面不动声色——跟着高远往楼上走,反正,这时候,天还没亮,要他一家一家敲门送红蛋,他也没有多大的勇气了。
  大家上楼,高远恭喜着刘镇东有喜,刘镇东也是相当高兴。推开门,跟在他们后头的她下意识地退后半步,男人的惊喊也不亚于女人的尖叫,有平地一声雷的味道。
  从浴室裹着王峻睡袍出来的宋威被进门的刘镇东一眼认出,下一秒宋威就被一脚掀翻在地。
  看着裹着睡衣和他们纠缠在一起的又一个陌生男子,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盘算着他们什么关系。
  被压在地毯上的宋威气死了,刘镇东给他七八脚了,高远也给他九拳了,这些个什么朋友,他们怎么来的?怎么见到他就揍他,当他这个兵是白当的?
  宋威反脚撂倒了刘镇东,转身掐住高远的脚腕子拖倒,举拳就讨本带利——不吃亏是他的本能。 
14 回复:晨曦番外—by周而复始(过快乐年看开心的文字) 
   被扭着胳膊,刘镇东首先拍地投降,以前体能在他们中最差的宋威如今在他们中最厉害了,果然风水轮流转。
  看着她闪闪发亮的眼睛,王峻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他也是高远的朋友,在外地工作,两三年才会回来一次。”
  是老朋友呀,她眨眼,看着头发散乱,被压在地上跟个淘气孩子似的高远,哪儿看得出来什么法官的形象呀,男人的友谊让她浮~想~联~翩。这个时候,她想起来,这儿的另一位主人呢?
  “陈素还在休息。”王峻解释。
  几个三十好几的大男人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热闹得很,那股兴奋劲就别提了,每隔好几年才能见到宋威,怎么说也是件让人意外又惊喜的事情
  宋威看到跟他们进来的唯一一位女性。
  宋威是个触觉敏锐的人,她不会是陈素电话中讲的刘镇东那半洋媳妇,她和洋气搭不上关系,就一身蓝色羽绒服加白围巾,没有过多修饰,正是高远欣赏的那种类型的女子——那她肯定就是高远的女朋友了。宋威伸手,自我介绍:“我,宋威,高远的哥们。高远就拜托你了。”
  “不……”她来不及更正,刘镇东也抓住她的手上下摇,大嗓门满屋子响:“高远这小子有点小心眼不假,不过,人是很不错。”滔滔不绝中,她就是想解释也根本没有插嘴的余地,这位刘先生的话不是普通的多。不过,话多的人都是直肠子,没有坏心眼。
  而,第一个跟她招呼的宋威没等高远解释就跑去换衣服了,弄得高远很是郁闷。
  随便套上衣服的宋威一扫颓废,他精神奕奕道:“上次我结婚前打的麻将放哪儿去了?”
  刘镇东一抬摆在墙根的花架,从隔层拿出那副还是他买来的麻将牌,大家开始摆桌子搬凳子开牌。
  宋威霸占住桌面的一角,旅途的疲惫一扫而光,双目更是炯炯有神,大声招呼着快开始。屋内的暖气很足,刚才闹上好会儿,大家都冒出了汗,扯了衣服,卷上袖子,叼着烟,十足的一群座山雕。
  推着牌,高远、刘镇东觉得有点饿了,放下牌,两个人都去翻翻王峻、陈素家的冰箱有什么存料,这么早来,他们可是都没有吃早饭呢。
  “我要吃水饺。”刘镇东自己点菜,“饿死了,我从昨晚就一口没吃。”
  “他家的红烧排骨不错。”宋威很有权威地说,“那个,谁要吃虾子?也给我带一口。快点,快点开牌了。王峻,你还站在那干什么?”
  这是谁的家?她看看身边态度一直漠然的王峻。
  刘镇东拖着从冰箱中搜刮出来的食材眼巴巴地看着这儿唯一的女性,她只得接过盘子, 看着三分钟打架、一分钟联络感情、三十秒找吃的、五秒推麻将的男人们,她什么也没有参与就成了煮饭婆——好吧,她也饿了——总之,怎么看,也是这位房主比她更倒霉,有这位被蝗虫过境的屋主帮衬着,她也就心情平静多了。对于她处理家务事的能力,王峻很放心,她的手脚是伶俐。
  推着麻将,开始男人的八卦,他们追问着宋威怎么在王峻这儿,得知宋威媳妇泡在美容院中打发宋威自己逛,他们还蛮同情宋威的,看来大男人的宋威在家里也没什么威严。宋威翻白眼冷笑道:“刘镇东,你没有资格说我。高远,你没有结婚,更没有资格说我。”
  “干嘛就说我们两个?王峻不是也在这儿么。”高远非要拖王峻一起下水。
  王峻才不跟他们说这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他一直就没有开口。宋威嘿嘿笑,他们中最先最大的‘妻管严’是王峻,大家还是心照不宣的好,不然,拆穿了王峻面具,王峻记仇不让他们进门那就得不偿失了,王峻、陈素合作的饺子和别的菜都是很好吃的。
  刘镇东炫耀着今年要当爸爸的事情,让大家调侃了一阵,反正恭喜是不含糊的。
  收拾得像样品屋的厨房让她做菜的情绪很好,等他们吃完,收拾了残羹,她终于有机会好好看看这个房子的情况。 
番外--过年(5)
  虽然经过一场‘龙争虎斗’,有点凌乱了,但是,无疑的,这儿和高远那儿的猪窝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光是满屋的书就泛着浓香,不过,好像不是书香,是药香。
  为了能光明正大地‘渗透’夫夫之家,她特地拿着抹布装着一边擦一边看。
  屋子比她预想的要简朴,高远那儿虽然是猪窝,但是,高档的家俱还是看得出来的。而且,前一天晚上送他们下楼时,王峻开的车一点不亚于他们单位一号领导专用车的档次,对于王峻陈素家的豪华,她还是做出了一系列的幻想的——真的很意外,王峻的住处相当清减。布艺沙发有旧的痕迹,但是却透着温馨,坐上去一定很舒适吧。
  靠着墙都是原木打造的书橱,木纹很是雅静,上面摆着如今很少有家庭摆放的很多的书籍,不是装样子的,而是专用书籍,流行的一些小说也有,布置整齐的房子没有预想地大,也比预想地更要简单。
  她看着原木的书架有着羡慕,伸手轻轻地抚摸它,现在,自己才工作两年,还寄居在姨娘家,什么时候她有了家庭也要打造这样漂亮的书橱,堆上精致的书籍。
  靠着窗子的书桌上摆着一盆含苞欲放的茶花,看着放在桌上的水晶相片,她睁大的双眼,是昨天那位陈素的单人照,她死死地盯着陈素那身制服。桌上还有好大的几本相册,她看得眼睛痒痒的。
  “呃――”她瞄瞄那边海侃的男人们,又瞄瞄相册,徘徊呀,徘徊!下定决心了,豁出去了!“王峻,我可不可以看看这本相册?”
  王峻侧头,陈素又乱放东西了:“请便。”
  她真是兴奋兼感激呀,小心眼的高远的朋友居然都是这样爽快的人,真是赚到了!
  “别让她看,我看这个女人心术不正。”高远不满王峻的纵容,王峻是他的朋友,干什么她一口一个王峻、王峻的?
  “高远,你媳妇肯定是我们当中最不用操心的一个。”刘镇东看着她给他们做好了饭还在勤劳打扫的麻利身影感慨不已,“王峻家,我们就不说了,我们心知肚明,我家媳妇是我愿意宠着她,宋威,你媳妇呢?”
  “只要不在食堂吃大锅饭,我顿顿吃面包牛奶外带咖啡。”宋威淡然。
  “蛮高档的嘛。”刘镇东意外。
  “要是你结婚了三年也吃了三年,你试试。”宋威翻白眼,他可一向是肉食主义者。
  刘镇东同情宋威,他媳妇对煮菜没有心得,至少,他们可以在婆家混吃混喝兼白拿, “可,就是这样,我们还是觉得很幸福,为什么呢?就是因为‘爱’嘛。”刘镇东拍拍高远的肩膀道,“听兄弟一言,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
  “是呀,这年头,哪儿有什么特别的爱情,世上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是小说中讲出来的。芸芸众生中两个人相遇,想要在一起,不离不弃,今后一起携手走过人生,这就是‘缘’!”宋威也认为。
  “当然有惊天动地的爱情。”高远冷笑着反驳。
  “你说个我听听。”刘镇东不以为然,除了小说之外,哪儿有什么奇怪特别的,这和平的年代就是有,也是**们没事找事互相呕气弄得哭哭啼啼。当然,陈素和王峻这种类型的,作为朋友,刘镇东自动划分在正常之外。
  “惊天——七仙女和董永,动地——梁山伯和祝英台。”高远一本正经。
  王峻抬眼瞄高远,一直是陈素学着高远假优雅,现在,高远也学着陈素讲着这样的傻话了。
  “难得呀,你也会讲幽默了。”宋威意外,他还以为讲这样的冷笑话是自己的专利呢。
  刘镇东道:“我们是过来人,兄弟,不要当局者迷了。我们可是看得相当清楚,你看陈素那样子笨笨的,但就是他把王峻牢牢地掐在手心里动弹不得……”刘镇东对冷眼瞟他的王峻装笑,“宋威媳妇贤淑吧,就是她不动声色地把纯大男子主义的宋威控制在手心,你能想像宋威抱着孩子换尿布的样子?大黑天的一句话就打发走了宋威自个儿去美容院了;再瞧瞧我媳妇,跟我撒两次娇,我至今还没有冲出美人计的圈套呢。还有呀,家里什么事不是我们来做呀,你再看看你媳妇,看她勤快的!兄弟,我们苦呀,顶多是忆苦思甜——跟我们比起来,你根本就是掉进蜜罐了,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高远懒得跟刘镇东斗嘴,刘镇东是个话痨,跟他扯下去会没完没了的。
  孙莉一边装模作样地拿着抹布擦桌子,一边一张张翻看着相册,盯着后面的照片,那是婚礼场面吧?!拍的是教堂里的婚礼场面,不过主角不是王峻、陈素,而是另外一对男男——今天捡到宝了!!!
  她在干什么?他们一起用眼角瞄那个坐在沙发上的每翻一页就大喘息一声的女人,王峻和陈素的照片有什么诡异的地方?
  王峻瞄上一眼,那本是去年参加江明华婚礼时,陈素忙前忙后拍的照片,应该没有什么少儿不宜的场面吧。她是稳重还是轻浮,还得要观察才行。
  门铃响起,又会是谁来?今天可真是热闹呀。
  王峻皱眉按住牌,宋威装着没有听见的,刘镇东抬眼望高远,高远没好气道:“不关我的事。这儿又不是我的家。”
  僵持着,谁也不肯去开门。 
36 回复:晨曦番外—by周而复始(过快乐年看开心的文字) 
   听到门铃声的她看着这帮也不小的大男人们,放下道具――抹布,很自觉地下楼开门去了。
  还会有人年初一到这儿来?高远刘镇东互视一眼好像能知道是谁了,王峻依旧不讲话。
  和高远、刘镇东预料的一样,果然是两个江明华一起来拜年了。
  衣着洁净雅致的双江拎着拜年用的花篮进来了,她一脸的殷切笑容跟在后面,那笑容让人忍不住地误会——高远恶毒地想——就好像她看到多年不见的老**似的。
  他们来是纯拜年的。
  闹了一场,吃了一顿,摸了两圈,这会儿都太阳高挂了,不是下楼开门,她也不知道。今天又是个好天气。趁着男人们互相招呼中,她拉开所有的窗帘,打开窗户,关上灯,让阳光透进来,这烟味是要好好地散散。
  “是陈素的导师?您可真年轻呀。”和江教授握手,宋威简短地介绍了自己,“会打麻将吗?”
  高远和江教授换手,高远不痴迷麻将,也就是没有人才会上桌替代,有人的时候他一般都是只看不玩。
  刘镇东看看表,时间过得真快,他本来要回去了,可惜被宋威拖住再打一圈——赢刘镇东的钱很方便,宋威认为这样放过刘镇东是很不智的。
  只要不矫情,大家都好相处,江教授脱下外衣开始熟练地问清规则,开始加入。刘镇东顺便恭喜一下双江,他坦然接受恭喜,刘镇东也没有忘了又一次炫耀一下自己要当爸爸的事情,江教授恭喜了。
  江明华熟悉这儿的生活习惯,脱下外套去厨房给他们泡茶,这会儿,陈素没有起床是正常的。
  “我要咖啡,最浓的。”看江明华进厨房,刘镇东囔囔,有点犯困了,这一局打完就回家。
  高远也要,宋威道:“拜托了,我也要最浓的。”
  给房间换了气的她紧跟在江明华身后帮忙。其实,开水她烧好了,只是王峻家的咖啡居然要用煮的,那些烧钱的用具她可不会用,她是正儿八经的冲剂派。 
  能看到真实婚姻中的夫夫,她的心情比外面的阳光还要灿烂。中年优雅的江明华让她很兴奋,跟在他后面再顺便学学怎么用咖啡炉,这对她而言可是新鲜的道具,她是现实派,从来不进咖啡店喝几十,甚至上百一杯的咖啡——当然,由别人请客那就当别论了。
  屋子里响起的婴儿哭声让搓长城的四人同时一顿。
  “谁?”刘镇东东张西望,孙莉从厨房跳出来望向传来哭声的房间,江明华也是很意外地出来,按照他和王峻、陈素相处的认知,王峻和陈素还没有要认养孩子的打算和心理准备。
  高远看看无表情的王峻,又望着宋威道:“是你家小公主?”
  宋威看着牌,表情犹豫呀犹豫,三秒后,他迅速果断道:“王峻,你干女儿哭了。”
  一直就没有跟他们抽风的王峻抬眼冷冷地看着孩子亲爹,麻将是他祖宗呀,一直以来,他认为宋威要是不去军队,铁定是商界之耻,不过现在王峻改变想法了,这人不进军队,肯定百分百就是赌虫。
  啊!!!!!!!!!!!
  这是惨叫?王峻侧身的同时抬手把坐在他旁边偷看他牌的刘镇东的脑袋推回去,跟这些人打牌,真是有损他的形象。
  “王峻!”陈素的惨叫回荡在整个屋子里,披着睡衣的陈素大惊失色从屋子里冲出来,“王峻,我被窝里有个小孩!”
  小孩子又不是蟑螂,陈素有必要这样吃惊吗?
  废话!如果有一个性别为“雄性”的人睡得美滋滋地做着大梦,刚梦到自个儿生孩子那一刻就听到一声婴儿啼哭,眼睛一张,眼前就出现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婴儿,谁不会震惊呀!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七天 by 昔华 下一篇:雾霭 by 周而复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