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七天。

一个星期。不多不少。

可以用来忘记一个人,

也可以用来纪念一个人。

我却用这七天时间想念你。


  

第一天 相遇

  【我们的一切,从这里开始,也应该在这里结束。】
  北京,一个繁华的城市,一个浮华的城市,一个为我熟悉却感到十分陌生的城市。在这里,我遇见过很多人,有男有女。他们曾经走进我的世界,却永远也住不进我的心。只因,我的心早就装了一个人。本以为自己的心会像万里无云的天空那般宽广,也像清澈透明的海水那般浩淼。其实,我的心很小很小,一个你就占据了所有。
  拿着黑色的行李箱,缓缓的步出大门。转过身,再回过头看一看我们曾经戏称之为家的蜗居。简单的家具,以及为数不多的电子产品,它们一一记载了我们曾经度过的每一秒钟的幸福。看着它们,就好像看到过去。我抿着嘴,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极不情愿的伸出颤颤发抖的双手,轻轻的将大门合上。然后从衣兜里面掏出钥匙,抖抖索索的插入锁眼,轻轻的一转,听到“咔嚓”一声,门锁了,同时也锁住我们最美好的时光。
  将钥匙放了回去,弯低身提起了脚边的行李箱,轻轻的咬着下唇,头也不回的怀着满腔的无奈转身离开。慢慢地走下楼梯,我的头始终低垂着,眼睛也一直盯着脚下青灰色的地板。我怕自己会忍不住再回头去看一眼,再看一眼我们的家。那里曾经洋溢着我一生的快乐,以及我一生的幸福。
  当转身的一刻,才发现一切都是自欺欺人!
  爱得深又怎么样,付出得再多又能怎么样?
  最后的结局注定是悲剧收场。
  我和你永远也不会走到终点。
  站在楼下,仰起头望着我们曾经住过的阳台。那里有你亲手种下的常青藤,碧绿的叶子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的青翠欲滴。你曾经说过,常青藤是用来见证我们彼此之间深厚的感情,让我们的爱如生机勃勃的常青藤一样,一年四季永不褪色。可是你错了,常青藤之所以可以一直“青”下去,是因为它本来就没有感情。
  花开了,也会有凋谢的一天;叶黄,也有枯萎的一天。
  而我们的爱开始了,也会有终结的一天。
  拖着行李箱,独自一人漫步于北京的繁华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行人从我身旁擦身而过,有的带着欢笑,有的带着悲伤……他们一一带着不同的表情,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太匆匆了。还没来得及看对方一眼,就转身离去。他们或许是认识,或许是不认识。但是,当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定会感叹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认识对方。其实,他们并不是不认识,而是太匆匆了。匆匆地来过,匆匆地离开,然后匆匆地过去了。
  西单依然人来人往,如从前那般门庭若市。我站在街道的一侧,望着来去匆匆的他们,忽然有种寂寞的感觉悠然升起。大街上如此喧嚣,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我抚心自问,才发现没有你,再多的热闹,再多的繁华,也只不过是徒有虚设的表象。
  走进地下通道,顺着拥挤的人流来到了地下铁。站在自动贩卖机前,我从钱包里面掏出两个冰冷的硬币,买了一张车票,准备搭乘1号线前往北京西站。拿起手中的行李箱,将磁卡放入闸口,然后抽出,跟着人流,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楼梯,站在黄线之外,等待地下铁的到来。
  还记得那时是我第一次坐地铁的情景,当时的你曾笑话我是个刚出城的土包子,连一张小小的磁卡片也不会买,还笑话我什么也不知道,不顾危险站在黄线之内,歪着脖子望着黑漆漆的前方,守着那辆未至的列车。
  如今,我学会了,而你却不知道。
  地铁踩着它滚动的声音渐行渐近,远远地望去似乎可以看到一束明亮的光线。我不经意的向后退了一步,看着列车缓缓进站。报站的清脆的女声顿时响了起来,先是用普通话说了一遍,然后才是英语。不知不觉,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繁华的大都会。而我,仿佛还是以前,那个你心目中的土包子,从来也没有变过。
  门开了,里面的人拖着大包小包的走了出来,外面的人也拖着大包小包的走了进去。就如我们的爱,你已经走了出来,而我还在里面傻傻的等候着,双手空空如也。
  随着人潮走了进去,一看,里面人很多,但我还是可以找了个比较宽敞的地方放下手中沉重的行李,然后伸出手扶着我跟前的一根扶手杆子。看着列车的门徐徐的关上,报站的女声又响了起来,我知道这一次不再是到达,而是离去。
  地铁在轨道中慢慢的前行,我的身体也随着它的摇摆不定晃了一晃,如春风中的柳絮一样,没有任何归属感,任风吹到哪里就在哪里停驻。过了三四个站之后,里面的人又走了一部分,外面的人也进了一部分。换来换去,无非就是走的人来了,来的人走了。正如爱情,失恋的人可以寻找另外一个人来填补自己空虚的心,热恋中的人,也可以瞬间变为单身。但,我不一样。一旦付出了,就再也收不回来。
  有的人说我死心眼,可我就喜欢这个死心眼。
  地铁开开停停,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站台,终于来到了军事博物馆。
  拿着行李走了出去,然后随着大批的人流爬上了楼梯。一个一个的脚印,一个一个的不能回头。走了上去之后,我掏出刚才那张磁卡片,轻轻的放入插卡口,听到“哔”的一声,绿灯亮了,我走了。
  走了出去,抬头一看,蓝天白云。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就像那天一样是个晴天。我伸出左手遮挡刺眼的光线,阳光却从我的指缝溜了出来。我眯着双眼,看着那蔚蓝的天空。忽然想起当年的你我,也是站在这个地方,仰起头看着海天一色的天空,说好一起在北京奋斗拼搏,闯出一番自己的天地。
  说好的,一切都说好的。可是在现实面前,我们却什么也说不好。
  来到了汽车站牌下,我排着队等着21路公交前往北京西站。
  车还没有来,我看到一对年老的夫妻手挽着手从我身边徐徐走过。他们有说有笑,脸上还洋溢着幸福。我深深地凝视着他们,直到公交来了我也不自知。上了公交,我找了一个位置随便坐下来。看着车窗外飞逝的街景,以及刚刚那一对老夫妇,脑海顿时想起了一句诗经的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也是最不喜欢的一句话。
  我很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你十指紧扣,也很想在总目睽睽之下与你拥抱。但是,每一次与你外出,虽然你总是站在我的左侧,可我永远也牵不了你的右手。偶然的一次轻擦,连一秒钟也没有,你就警觉起来,甚至还刻意的回避。每当这个时候,你总是走过来揽着我的肩膀说笑话哄我开心。可你永远也不知道你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而我还是装作很好笑的样子笑了起来。
  有一次,你把说给我听的笑话告诉你的同事,同事说你无聊死了。一回到家,你连鞋子也不换就直接走到我的跟前质问我。我当然明白你这个没有幽默细胞的人说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而且还有点冷。但,为了你,我甘愿做个傻小子,陪着你乐呵呵的笑你那个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
  为了你,我付出了很多,最后还是敌不过现实的残酷,与你分开。
  我低头瞅着自己的双手,我真的很想牵着你的手,哪怕一秒钟也可以。可是,我再也没有机会了。我很后悔当时的自己为什么没有一丝勇气,可以不顾一切的拉着你的右手,向世人宣告你是我的爱人,是我毕生最爱。
  世上并没有后悔药,也没有时光倒流。所以,我永远也不能执子之手,更不能与子偕老。
  公交徐徐的在马路上行走,后面的街景一点一点的消失,沉入回忆之中。
  渐渐的,我看见了北京西站。
  下了公交车,从衣兜里面拿出手机,对着北京西站这四个大字,轻轻的一按,听到“咔嚓”一声。就这样,北京西站的景色凝固在我的手机屏幕上。我将它保存好,用来纪念我与你的一切,曾经的一切。然后,我收好了手机,抬起头仰望着那四个刺眼的烫金大字。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站在北京城。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来到这个最开始的地方。
  拿出了火车票,紧紧的握在手中,然后暗自下了个决心,头也不回的提着行李迈进了候车大楼。
  北京人很多,在火车站更是如此。我站在靠右一点的队列,一个紧跟着一个的慢慢的向前移动。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我才走了进去。将行李放在安检的运输带,然后接受公安人员的检查之后,再拿回行李,向着目标进发。
  走了进去,才发觉比我想象中还要多人。
  打开手中的车票,看一看火车的车次。是T61。我昂着头望着上方的闪烁的屏幕,顺着发车时间往下看,T61车次在2号候车室等候。
  收好了车票,拖着行李,走进了2号候车室。放眼望去,只见人头攒动。我拉着沉重的皮箱,在密密麻麻的过道上,寻找一个座位。走了一圈,几乎每个座位上都坐得满满。我只好折了回来,拉着箱子走出了候车室。随便找了一个空旷的地方,铺了张废弃的报纸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时光匆匆,想起了那时我俩放假的情景。也是这么人多,也是这么拥挤。说实话,北京的火车站哪有一个不是人多的,哪有一个不是拥挤。我们曾经站在这里,也曾坐在这个地方,看着人来人往。我们说说笑笑,甚至还从彼此的行李中掏出一些从超市买回来的食物一起分享。如今,再也没有人与我分享了。
  我靠在冷冰冰的墙壁,昂着头看着过往的行人。觉得自己与他们一样,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使上了名牌大学,拿了个香饽饽的毕业证书,我还是和这些农民工一样,都是为了在社会中讨一口饭吃。
  轻轻的合上双眼,耳边却响起了你的温柔的声音。
  忘了我,忘了我……
  倘若真的可以那么轻易忘掉一个人,世界上就不会有“疼痛”二字。
  就是因为忘不了,所以才会疼,才会痛。
  我猛然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还是人来人往的候车大厅。里面依然没有你,更没有你的挽留。
  失落的我无力的斜靠在墙壁上,仰着头想大哭一场。可是,无论我怎么使劲的挤,连一点泪光也没有,更何况是泪水。有的人曾经说过痛到最后,就会失去了哭泣的能力。
  我的泪是不是也如此?
  温柔的女声继续报告铁路的最新情况。
  一辆又一辆的火车开走了,可是属于我的那一辆还迟迟未来。
  有的人走了,有的人来了。来的人填补走的人,走的人成为来的人。人生中,来的人与走的人都出现过我的世界,可总没有一个肯愿意为我停下。
  我站了起来,弯着腰掸了掸沾在身上的灰尘,然后又走回2号候车室。刚一走进,人声鼎沸的景象顿时令我讶然失色。一排一排的杂乱的队列瞬间映入我的眼帘,从检票处一直延伸到候车室的大门。
  我怔了一怔,然后抬起了手,低头瞅着手腕上的表。现在是下午四点半左右,还有四五分钟火车就要开了,可我的火车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来。我拖着行李,往队列走去,随便找了一个人去问,“这辆火车是去昆明的T61吗?”提着大包小包的农民工,没好气的瞥了我一眼,然后嚷道:“不是不是,这是去山西太原的。你去看一看屏幕吧。”说完,他就顺着人流往检票处走去。
  我顺着他的手势望去,只见屏幕上正闪烁一行红色的文字:D2013北京—太原,16:20。再往下看一行,T61北京—昆明,16:37。我又看了看手表,现在就是16:37。可是火车还没有来,难道是误点了?
  刚这样想,候车室就响起了一把女声。她歉意的说道:“各位旅客,请注意。现在很抱歉的通知各位,您所乘搭的T61列车因为列车还没有到站的缘故,所以开车时间将会延迟。推迟的时间还不定,请各位旅客安心的在候车室等候。谢谢合作。”
  果然是误点了。看来我没有猜错。
  我无奈的叹了一声气,然后转过身拉着我的行李箱走了出去。放眼望去,只见刚才我坐的位置早就被他人占领。他们一家三口乐也融融的围坐在一起,我自己也不好意思走过去打扰他们的快乐,说这个座位是我的。
  毕竟这里不属于我。
  我只好又走了回去,站在候车室里面,望着人烟鼎沸的靠椅,不禁自嘲的一笑。本以为离开这个城市就会变回从前的自己,可是当将要离开的时候,心里却有很多不舍。我不是舍不得这个地方,而是舍不得这个拥有我俩的回忆的地方,舍不得你我曾经在这里相处的美好时光。一切的舍不得,最后还是要舍得。
  我仰着头,站在昏暗的灯光之下,晕眩的光线弄得我的眼睛有点酸涩。北京,是我们相遇的地方,也是我们的开始。倘若我们没有相遇,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你不会离我而去,而我也不会因为你的离开而疼痛。
  可是命运却让我们认识了。就在火车,就在前往北京西站的火车上,我们不经意的相遇了。
  转过头,越来越多的人如潮水般涌了进来。走前几步,挤在北京西站的安检处看起来有成千上万的人。想想也是,现在差不多是过年的时候,一两天之后就是春运了。他们大多数是离乡别井的外来工,早早的买好了火车票赶回家与亲人团聚。
  哪像我,却离开家,到处漂泊流浪。
  看着他们背着大包小包拿着大袋小袋赶火车的样子,忽然想起了那年我们的高考。我还记得那一天,你坐在我的对面,手里还拿着一本文言文的书。当时的我,还愣愣的看着你傻笑着,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什么书不看竟然去看八股文。后来才知道,你看文言文原来是为了参加当年的北京自主招生的考试。
  就这样,我们遇见了。
  那时的我们,还是个一穷二白的傻小子,各自住在北京某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整天整夜的埋头苦读。默写由26个字母任意组合的英文单词,背诵之乎者也的古诗词,还有提笔疾书的计算复杂多变的几次几元的方程式。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但是,你专注认真的表情,每一次都让我看到从前的自己。
  直到现在,我还时不时的想起戴着黑色的方框眼镜的你,感觉就是一个从六七十年代走出来的很有教养的学术之士。
  而现在的你再也不是从前的你,我也不是从前的我。经过岁月的磨砺,我们已经站在了时代的开端,站在辉煌的烟火之下。你变的时髦,变得帅气。再低头看看自己,以前那个憨厚的傻小子,早就褪去了土包子的外壳,变得西装革履起来。
  时代变了,我们也变了,唯独我对你的心从来也没有变过。
  抬起头,环视四周,看着变得面目全非的景色,心里顿时惆怅起来。
  走进了一家小商店,买了一瓶绿茶。掏出钱付完款之后,轻轻的拧开,发现瓶盖上面刻着“再来一瓶。”我盯着盖子里面几个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将瓶盖递给老板,老板瞥了我一眼之后才接了过来。他神情凝重的盯着瓶盖上面凸出来的字,发现如我所说般的那样刻了这四个字,满心不悦的瞅了我一下,不满的说道:“你再要一瓶吧!”说完,他将瓶盖放入抽屉。
  冰红茶、冰绿茶、绿茶、茉莉蜜茶、茉莉清茶、乌龙茶……
  选来选去,我还是在众多的茶饮品之中拿起了绿茶。绿茶是我的最爱,喝起来有种蜂蜜的甘甜,也有茶叶的苦涩。犹如爱情的味道,有甜有苦,更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这一次我再也没有拧开瓶盖看它有没有中奖。因为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与我一起分享。
  将它放进行李箱里面。拉开拉链的一刻,我看见衣服底下一个小巧玲珑的木盒子。盒子上面是我熟悉的花纹。伸出手轻轻的触摸它光滑明亮的表面,如母亲轻抚孩子的柔嫩的脸蛋那般温柔,深怕一个不小心会弄坏。
  柔情似水,却止不住我对你的想念。
  想念,是一种苦涩的味道。它比绿茶还要苦,还要涩。你站在远处偷偷地看着他一颦一笑,偷偷地打心底里面想着他念着他。而远在他方的他却不曾知道,也不曾知道有你这样的一个人。这就是暗恋。暗恋,不苦,也不涩,却带着对爱的懵懂的认知。不像想念,明明知道,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为什么想念一个人会如此痛苦?
  因为爱得深,所以才会痛苦的惦记他的一切。包括好坏。
  把拉链拉好,然后举起没有瓶盖的绿色塑料瓶子,准备仰头一喝的时候,不小心被一个男人碰了一碰。顿时被呛了一下,我低头咳嗽了几声,喘了几口气舒缓了过来,才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来人。
  我怔怔的看着他,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只见他满脸歉意,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你有没有事?”我愣愣的看着他,他的身高没有你高,身材也没有你好,但也不胖不瘦。我深深地凝视着他,仿佛他身上有种魔力吸引着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的眼睛没有你的明亮,也没有你的有神,脸上也没有你甜美的表情,更没有你的帅气,但我的视线始终收不回来。我猜大概是他身上那套衣服吧!
  他穿着一身黑色简单的运动装,与其他人所穿的五彩缤纷的羽绒棉服格格不入。我怔怔的盯着他,仿佛看到当年的你。脑海中忽然浮现大学时代的运动会的情景,你穿着一身洗白的运动装站在起跑线上,准备参加三千米的长跑比赛。秋风猎猎,你的衣摆随着秋风扬了起来,就像我们飞扬的青春,纯粹干净。
  当裁判吹起了最后一声的哨子的时候,我拿着毛巾、矿泉水等东西走到你的跟前。你双手放在膝盖上,微微的弓着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我微笑的看着你,将手上的毛巾、矿泉水递给你,然后也把那件黑色的长袖外套披在你的身上。你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懊恼的说道:“对不起,我……”我笑了笑的说:“无论结果怎样,你永远都是我的冠军。”
  你伸出手一把揽着我的肩膀,傻呵呵的看着我,说道:“还是你最好。”然后扔下手中的矿泉水,以及搭在颈项上的毛巾,带着我跑出去学校门口来到一家冰激凌的小商店。你咧开嘴,说道:“喜欢吃哪一种口味你就要,不用客气,就当陪我庆祝一下。”我愣了愣的瞅着你,疑惑的问道:“庆祝什么?”你振振有词的说道:“庆祝我可以跑完了三千米,不用被人抬去校医室。”
  顿时,我笑了起来。看着我笑,你也傻呵呵的陪着我笑。
  你问我要吃哪一种口味,可我一看到上面标着的价钱,立时脑袋瓜儿就缩了回来。每一种口味的价钱都不一样,最贵的那个竟然还要五十多。那时的我们还是学生,五十块对于我们来说就相当于一个星期的伙食费。我不忍心你白花这钱,然后拉着你的胳膊转身离开,而你却一动不动,像个雕像般伫立在店门前。
  我回过头无奈的耸耸肩,而你似乎猜到我的心意,双手合十,哀求的说道:“就这一次,好吗?”我欲言又止的瞅着你,看见你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我于心何忍。最后,我还是抵不过你炯炯有神的目光,要了一个最便宜的口味。那个口味我早就忘了它的名字,但是它的味道我永远记得。那是种很甜很甜的味道,就像糖果般香甜可口。
  那一次,是我们第一次站在无人的大街上,你一口我一口吃得津津有味。
  那时我在想,其实幸福是那么的容易,就是和自己的爱人分享自己喜欢的东西。
  可是到了现在,我们早就忘记了,去追逐一些与我们背道而驰的东西。
  愣愣的回过神,只见那名男子依然一脸歉意的盯着我。我打哈哈的笑了几声,说道:“没事,我没事。”本来说几句打发他,他却没有离开,还递给我一包还没有开封的纸巾。他指了指我的衣服说道:“这个用来擦……”
  话还没有说完,我立即的低下头,惊觉的发现我的羽绒服湿了,上面都沾满了绿茶的磬香,斑斑点点的样子如夏日明媚的阳光撒落在斑驳的翠绿的叶子上,显得孤零零。我接过他手中的纸巾,使劲的擦拭。任凭我怎么努力,上面的痕迹依然存在。虽然看起来没有刚才那么坑坑洼洼,水迹也渐渐的变淡,但是衬着我黑色的羽绒服,依然可以清楚的看得见一道明显的墨色。
  “真的对不起……”
  我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洗一洗就可以了。”然后我将他给我的用剩的纸巾还给了他,说了句谢谢,然后将手中的纸巾扔进垃圾箱里面,一个人独自的拖着行李离开。我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很不礼貌,但是对于与外人相处,我一直都是冷淡对待,更何况是一个连名字也不知道的人。
  候车室依然人声鼎沸,我站在墙角边,看着坐在靠椅上有说有笑的人,不禁升起一种落寞的感觉。他们三五成群,结队同行,而再低头看看自己,孑然一身,心里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我自嘲的一笑,却仍然舒缓不了心中的郁闷。再侧眼瞅着手中没了一大半的绿茶,想起了刚才那一幕,竟然有点想笑。笑自己太傻,笑自己太天真,竟然为了他身上一件在普通不过的运动装就移不开视线。
  我长长地叹了一声,轻轻的缀了一口,绿茶依然磬香怡人。甜而不腻,甘甜中带着点点的苦涩,真的如爱情的味道一样,先苦后甜。假如爱情真的像绿茶一样可以苦尽甘来,为什么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却选择转身离去?
  我无力的斜靠在冷冰冰的墙壁上,从衣兜里面掏出粉色的火车票,盯着上面的写着的目的地,心里百感交集。上面写的是北京—昆明,可是这并不是我最想去的地方,我最想去的地方就是有你在的地方。
  有你在地方,我怕去了你会不高兴。
  所以,我一直都没有鼓起勇气去看看你。
  收好了火车票,继续等待属于我的那一辆火车。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一刻,火车还迟迟未到。我的肚子已经开始不满的响了起来。来北京西站之前,我连早饭也没有来得及吃就开始收拾行李赶了过来。来到这里已经是下午的四点,本以为在四点半的时候上了火车,随便找些东西来吃,看来现在已经不行了。我蹲下身子,打开脚边的行李箱,找了一会,里面除了那个木盒子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猛然的惊醒,那袋从乐购买回来的食品还遗留在那个小屋子里面。遗留的不仅仅是那袋食品,还有我们之间的感情。将大门锁上的那一刻起,我暗自的下了个决心,要学会忘记你。可是每当我想忘记的时候,脑海里面总是闪着你微笑的脸蛋。
  忘记一个人很容易,因为时间可以流逝,而忘记一个你爱的人很难,因为彼此深爱过。即使时间流逝,也磨灭不了曾经一个人对另一人的思念。思念,就是相思念想,和想念不一样,想念是想你念你。我想念你,同时也思念着你。
  又走回那个小商店,老板一见到我,脸上立即浮上一层难看的颜色。只不过是一瓶中了奖的绿茶,两三块钱而已,何必如此耿耿于怀。我本想去其他地方购买,只不过这里比较近。就近原则,我只好委屈了自己看着他不悦的神色。他不耐烦的瞥了我一眼,嚷道:“想买点什么?”我指了指冒着白烟的玉米,“一根玉米。”
  他伸出五个手指头,说道:“五块!”怎么这么贵?顿时睁大眼睛盯着他。平时在街边上从流动小贩买回来的一根玉米大概就是一两块而已,怎么一到火车站就变了个样儿。难道火车站里面的玉米和外面的玉米不一样?
  我很想这样和他理论,但是基于我饿得扁扁的肚子,只好给了他五块。一边啃着玉米,一边等待。没过了二分钟,我就吃完了,可我的肚子还扁扁的。将垃圾丢进垃圾箱,车站的广播又响了起来。又是刚才那把女声:“各位旅客,请注意。你所乘搭的从北京西站开往昆明T61次列车,现在准备检票。请旅客们拿好行李去1号门检票。”
  终于可以上火车了,我看一看手上的表,正好五点半。
  足足误了一个小时。
  我拿起了行李走了过去排队,一个紧跟着一个。走到检票处的闸口时,我从兜里掏出那张粉色的火车票。检票人员在上面打了一个小孔递还给我之后,我继续的往前走,一直走,向着属于我的那一扇门走下去。
  站在人来人往的站台,我再回过头看最后一眼。
  这里,是我们的起点,亦是我们的终点。

  

第二天 相识

  【缘分,让我们彼此认识,也让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
  随着人流走到了七号车厢的门口,只见人头攒动。他们一个一个争先恐后的拿着火车票给火车站的人员看了之后匆忙地往车厢里面挤去。我往前走了几步,才走了四五步,就被一群走过来的民工人潮使劲的往里挤。他们拿着大包小包,甚至还拖家带小的。前面的人还没有走进,后面的人又往内挤,弄得我“里外不是人”。
  终于挤上了车厢,还没来得及张口舒缓,又开始新的一轮轰炸。你挤我拥,我差点就撞到了前面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车厢里面很乱,也很嘈杂。有的人被挤在里面动也动不了,任凭后面的人喊破嗓子也无动于衷;有的人将笨重的一个个硕大的行李放入车厢上面,也有的为了座位闹得脸红脖子粗。
  拿着行李侧着身子,甚至还踮起脚,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动。一边走,一边抬起头看着上面标着的数字。
  38、39、40、41……
  找到了!
  我会心的一笑,然后低下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破旧棉服的民工正悠闲自得地坐在我的位置。我疑惑不解的盯着他,他瞥了我一眼随即又转过了头继续看着窗外的风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再看看手中的火车票,没有错,是041号。我侧眼瞅着他,礼貌的说道:“不好意思,这个座位是我的。”将火车票递给他看,他看完后抬头瞪了我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站了起来退了出去。
  将行李放好,我坐了下来,双手搁在中间的小桌板,然后右手托着腮,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模糊的风景。北京,这个令我又爱又恨的地方,我人生最美好的七八个春秋就是在这个城市度过。虽然不是所有地方都走过,但是我对它却产生一种莫名的熟悉。这种熟悉,好像就是与生俱来。就好像现在,我人还在北京,却开始想念着它。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半寸光 by 唐筱声 下一篇:晨曦 by 周而复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