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一个现代人穿越到封神世界,光荣地成为了昆仑山阐教圣人玉清元始天尊……的弟子清虚道德真君……的童子。
  虽然根骨所限、修行缓慢,但他却在炼器方面极有天赋,成功晋身为阐教第一的……法宝修理工童子,引领法宝新浪潮。
  “师弟,我的吴钩剑要断了,帮我修修吧、”
  “师弟,你给我的风火轮里炼一道离火精华吧。”
  “师弟,我的金弹子打完了,你再给我做几个吧。”
  “师弟,我的银锤磨损了,帮我打磨打磨。”
  “对不起,我只修法宝,不修凡兵谢谢。”
  “师弟,你是晚辈,要听师兄的话。” 未来的三山正神炳灵公黄大锤,啊不,黄天化同学语重心长地说。
  “明明我先入的门!”仓空忍不住道。
  “因为你是童子。”
  尽力日更,剧情慢热,前期略种田。
  CP已定:黄天化X仓空
  本文为了剧情以及大众理解需要,并不是百分百还原历史(如用鼎代鬲),部分考据也出于作者原创,若有考据党请轻拍,谢谢理解与支持!

搜索关键字:主角:仓空,黄天化 ┃ 配角:清虚道德真君,杨任 ┃ 其它:封神众
 

    晋江银牌推荐:成为仙人童子又怎样?童子也有春天!怀着这样的念头,仓空顶着一个槽点满满的名字开始了封神世界的艰苦奋斗。修行不成?他还会炼器嘛!打架不行?还有未来三山炳灵公兼老公黄天化嘛!于是仓空踏上了一条独辟蹊径的童子之路…… 本文语言幽默,设定新颖。作者笔下人物萌点满满,形象生动,鲜明立体。穿越成童子的创意独特新颖,主角的身份注定他要走一条不同寻常的封神之路,让人期待。

  ☆、穿越给人当童子
  苍山渺渺,碧水悠悠,山麓水畔,观宇俨然。
  “从今日起,你便拜入阐教青峰山紫阳洞一脉门下,做我童子。”
  清虚道德真君正色道,“谷仓为空,方可储粮米;深井为空,方可存清水;故知虚空真无,方为大道,大道为空、为虚、为无,故可承载万物、衍化万物,此为我道家至理也。”
  “便赐你道号仓空,望你将道家冲虚空明之理牢记于心,勤而行之。”
  “仓井…啊不,仓空谨遵老师教诲,不敢怠慢。”
  这位仓空童子脸上抽搐了一下,俯身下拜,默默地想:“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嗯,称呼错了,老师、师尊都是弟子叫的,”清虚道德真君发话纠正道,“你是童子,虽然可按‘弟子’自称,却应该叫我老爷。”
  “是,老爷。”仓空立马改口,只是说话间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他这句话一出,马上意识到自己口气不太对,赶忙抬眼偷偷瞅了一眼,发现清虚道德真君面带飘飘然,显然还沉浸在被人叫“老爷”的感觉里,没注意仓空的口气,这才放下心来。
  清虚道德真君又温言勉励了几句,挥挥手示意他下去。
  “仓空,你怎么不给我起名叫仓那个啥空!我也能当一把宅男导师……”新入门的仓空回到自己的居所,在心里愤愤道,“好不容易穿越过来,没有金手指不能大杀四方也就算了,被收成童子是闹那样啊?!天天给人端茶倒水还要叫老爷——哦,对了这个时代还没有茶……”
  不错,这位仓空童子的灵魂其实是个地道的现代人,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就魂穿到了洪荒世界。
  而原身主人呢,本来是殷商某地小山村的一个孩子,生活虽然清贫却很安逸。结果某日有左道妖人为炼制法宝,下毒杀死全村人,所幸清虚道德真君路过出手,将妖人诛杀,救出了还剩半口气的仓空原身,带回洞府救治。
  这具身体再醒来时,里面的主人就成了后世灵魂。仓空上辈子也是个爱看小说的人,一看到清虚道德真君,听他讲述如何救自己上山,再联系一下青峰山紫阳洞、阐教、圣人这些关键词,哪还不明白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洪荒!
  仓空当机立断,先抱紧面前这位圣人弟子大腿再说!不然他若是下山去,天知道随便遇见什么妖魔鬼怪就够死一万次了。于是,在休养的这段时间里,仓空死缠烂打、死乞白赖、死活不改地求着清虚道德真君,要拜师于对方门下。
  清虚道德真君看他求道坚决,又兼身世凄惨、是山村中惟一遗孤,下山实难生存,一时心软便答应了下来。
  也算仓空运气好,如今恰逢杀劫将起,玉虚宫闭门止讲,阐教众仙纷纷离开昆仑山,返回洞府潜修,同时悉心培养弟子,一来应对杀劫时多一个人多一份力,二来倘若在杀劫中自己遭遇不测,也不至于断了法脉香火。
  阐教众仙收徒情况不一,有的人早早收徒,如昔年广成子收黄帝轩辕氏,至今已过上千岁光阴;还有的则一直没有门人,比如这位清虚道德真君。
  所以,此次清虚道德真君从昆仑山返回时,没有如往日般驱驰赶路,而是迤逦徐行,想要找个有根性的弟子。结果弟子没遇着,倒是机缘巧合地救了仓空一命。
  可惜仓空天生就没有主角的命,清虚道德真君刚答应让他留下,就施法看了看他的根骨资质。这一看不打紧,直把真君看得大皱眉头。
  “你资质平平,怕是难成大器。”清虚道德真君此言一出,仓空心里刷地凉了半截,“若你真的不愿下山,留我门下做个童子可好?”
  “多谢仙长!”仓空赶紧一个脑袋磕到地上,生怕这位真君大人再改主意。眨眼之间,他心里已经有了盘算,就算这一世成不了仙人,他还可以学姜子牙转世重修嘛,只要抱紧清虚道德真君大腿,总比在外面当个平头百姓活命几率大。
  “唉,那时候还能叫一声仙长。”仓空回忆着当初的情景,无奈地想:“现在可好,只能乖乖叫老爷了!”
  “仓空,到我这里来一下。”清虚道德真君的声音忽然在他耳畔响起。
  “刚回来,又叫我过去,得道高人都是这么率性随心的吗?洞府这么大,我又没有修为,走起来很累的。”仓空腹诽着又出了门。清虚道德真君第一次用传音秘法跟他联络时,可把他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吐槽对方被听见了,后来才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千里传音术。
  “左三步、右七步,拐弯……”仓空按照清虚道德真君教的走法,左拐右拐,心里暗暗抱怨着这路修得太复杂。
  说起来都怪影视剧害人。刚穿过来的时候,仓空还以为洞府真就是在山上挖个大洞,里面放上桌椅蒲团什么的呢。结果穿越过来才发现,现实永远那么残酷美丽。
  清虚道德真君不是山顶洞人,当然不可能真的住在山洞里。而且就算他一个人勉强住得,门人弟子、童子坐骑总不能也都挤在一个大山洞里吧,哪还有仙家潇洒可言——什么,挖新洞?你以为仙人是地鼠啊?再说有事没事挖洞玩,也不怕把山挖空了。
  “仙长不是住在山洞里,为什么要叫这儿紫阳洞呢?”当初清虚道德真君自报山门后,仓空下意识问。
  清虚道德真君听了一愣,旋即哈哈大笑,把那副仙风道骨的形象破坏得一干二净:“山洞,原来凡人是这么理解洞府的吗?”
  随后,他坐下来耐心地给仓空讲解了一番,何谓紫阳洞,何谓紫阳洞府。
  山川灵脉之中枢,曰洞,或曰穴,后世风水所谓的点龙穴,就是来源于此。青峰山紫阳洞,其实是整个青峰山的灵气汇聚之处。
  而清虚道德真君做的,就是依托这处天地灵枢,兴建起一系列道观群,作为他和日后门人居住的地方,这就是“洞府”。
  “我还听说过洞天这个词,跟洞府的含义又有什么区别吗?”仓空前世是中文系出身,跟古代汉语老师学了个咬文嚼字的毛病,很喜欢推敲字句之下隐藏的深义,尤其是平时被人含混通用的字句。
  未曾想清虚道德真君这一次却卖了个关子:“洞天跟洞府的确有些不同,但现在时候未到,讲出来你也难以理解,等你能修到天仙以后再说吧。”
  前面已经说过了,紫阳洞府是依托灵脉而建,讲究的是师法自然、用而不争,不仅能收拢山川灵气为己用,还可将潜藏地下的灵气化作生机,反过来滋养一山万物。
  要想做到这一点,普通的建筑是不行的,必须是将建筑与天地大势合一。什么意思呢,黄老邪的桃花岛知道吧?没错,就是像桃花岛一样,将什么八卦五行、奇门遁甲、周天星相、本地地势全都揉在建筑设计与布局中,而且还要**十倍,才能达到上文里的效果。
  ——但是,这样做的代价就是整个洞府的道路极其怪异,忽左忽右,难记难走,光是如何走路的口诀,仓空就足足背了三天。
  从仓空住处走到清虚道德真君的住处,运动量不比后世所谓的跑酷低,还是一边跑酷一边背书,又费体力又费脑力。要不是上青峰山以来,仓空从清虚道德真君那里捞了不少灵芝黄精之类的好东西滋补,就凭他这一世的小身板,可真吃不消。
  晓是如此,他又一次赶到清虚道德真君住的含虚院时,还是呼哧带喘、满头大汗。
  含虚院正堂之中,端坐着一位年轻道士,看面相不过十六七岁,目若朗星,面若冠玉,正是清虚道德真君。
  “咳,我……嗯,为师这次叫你来,一是交代童子平日差事,二是传授功法。”仓空见礼过后,清虚道德真君清了清嗓子,有点不自在地说,“为师此前独自修行数百年,从未有过童子服侍,适才收你入门也忘记交代。”
  “原来是一激动给忘了,害得我来回多跑一趟。”仓空心里嘀咕了一句,“你这个真人也太不靠谱了。”
  “童子职责,无非是看门迎客、服侍起居、处理杂务。仙家童子,自然也与凡俗不同。什么劈柴挑水、生火做饭、掸尘抹灰之类的活计,你是不需做的。在为师身边服侍左右,也是不需做的。”
  “不用做你还说……”
  “为师性喜清静,少有访客上门。若有客人,定会提前以书信拜帖告知。平日无人,你也不用在门口迎客。”
  “那我到底需要做什么……”
  “唯有一件事你要上心,就是我这洞府园圃中栽种有一百三十六种药草,你要依照四时物候悉心照料、按时收割处理、分门别类保存,以备为师使用。”
  “一百三十六种草药,你逗我?”
  “你可识得凡间文字?”清虚道德真君忽然问。
  “不识。”仓空老老实实摇头。这个时代的文字……应该是甲骨文吧,他哪里认得?原身主人是个乡野村民,自然也不认得。
  “果然如此,”清虚道德真君点了点头,显然也是顺口一问,“你如今神识未开,不能阅读仙家玉简,又不识凡间文字……”
  “所以就算了是不是?”仓空颇为期待地想。
  “——所以为师打算先从凡间文字教起,你身为我阐教弟子,可不能连识文断字都做不来,日后行走凡间,徒惹人笑。”
  “教完之后,为师会把所有草药的种植、照料、处理方法都写下来,你要一一记清,付诸实践,不得有丝毫差错。”
  “传授你文字的时候,为师还会告诉你一些修行界的典故常识,免得你闹洞府那种笑话,丢我紫阳洞一脉脸面。”
  “以上这些,都是你的功课。每日卯时你要来为师这里请安,为师会对前日内容进行检查。若是一处有误,就打你十藤鞭,两处有误,就打你二十藤鞭,依次叠加,错得越多,打得越多。不过你放心,为师这里有灵药,抹上以后伤口立刻痊愈,打不坏你。”
  “仓空童儿,可还有什么问题吗?”清虚道德真君说完这一大套恐怖的学习任务,温和一笑,配上俊朗的相貌让人如沐春风。
  “我……”

  ☆、想成仙?先认字!
  清虚道德真君是个典型的实干派。他给仓空交代完任务后,就命他坐下,开始传授起文字来了。
  “遂古之初,鸿钧传道,于天外天紫霄宫向三千大能者传下云篆仙文……”说到一半,清虚道德真君忽然停住,冲他笑了笑,“为师忘记了,这么讲对你来说理解有困难。”
  之前仓空向他请教洞府一事的时候,清虚道德真君也是这般,用文绉绉的语言配合大量修士之间使用的专门术语、人名等等,言简意赅,惜字如金。
  仓空前世虽然是正经的汉语言文学系本科毕业,也读过洪荒流小说和《封神演义》。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现代人,放到这种近乎文言的口语环境里,没有字幕纯粹靠耳朵听,是非常费劲的事情。
  结果就是:仓空听面前清虚道德真君说话,找到了一种万分熟悉的感觉——大学时上高数课的感受!云山雾罩、宛若听天书一般,完全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才不出一刻,仓空已经支撑不住,败在了困意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之下。他犹自强撑着摇摇欲坠的眼皮,脑袋一点一点地上下晃动,眼看就要进入梦乡。
  清虚道德真君似乎也察觉到了仓空的情况,没有出言责怪,只是用手在仓空脑门上一戳,也不知是使了什么清心提神的法术,驱散了仓空的困意。见仓空清醒了,他再重新来给他讲解,同时注意尽量用浅白易懂的语言,果然大有见效。
  由于有前车之鉴,此次传授文字时,清虚道德真君竟专门停下来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仓空心里也很感激:“有劳老师……啊不,有劳老爷为仓空打算,仓空惶恐。”
  “无妨,你这孩子只是个乡野小童,没有去过官家学宫,又哪里懂得雅言文辞?”清虚道德真君摸了摸自己白皙光洁的下巴,笑呵呵地说,“是为师考虑不周。”
  随后在清虚道德真君的讲解下,仓空也明白了文字的来历。最早的文字是道祖鸿钧传下的云篆仙文,这种文字自大道中衍化而来,内含道蕴神髓,他人见到文字就自然了解其中意义。但是书写和阅读都需要一定的法力基础,没有修为在身的人就无法使用了。
  洪荒时候,人族未出,天地间芸芸众生,或是无灵智无修为,如飞禽走兽、草木山石,或是有灵智有修为,如一众大能修士。前者自然是用不上文字,也没有使用的需要。后者身有修为,云篆仙文畅行无阻,如昆仑山玉虚宫、天庭凌霄宝殿,都是以云篆书写匾额。
  可时流变迁,偏偏出现了人族这么一支异类,天生灵智,却没有修为在身,无法使用云篆仙文。所幸先有天皇伏羲氏俯仰天地、画八卦推演万物,使人族中占多数的凡人能借以表达相应含义。后有地皇神农氏结绳记事,进一步方便凡人交流。接着人皇轩辕氏治世,有大贤仓颉造字,几经演变,流传至今。
  “这是人间学宫用的沙板,还有木笔。”清虚道德真君大袖一挥,两块沙板和两根木棍以非常不科学的方式落到了他们两个人面前小几上。
  “凡人书写,大都刻于兽骨龟甲之上,费时费力,不适用于练习写字。沙板不同,写完字可以把沙子抹平重来,所以凡间学宫都用此物教授学生。”
  “老爷,你让这些东西出现,用的是什么法术?”仓空看了看小几,又看了看清虚道德真君的衣袖,忍不住问。
  “不过是小小储物神通而已,等你修为到了,自然就有。”清虚道德真君拿起细长的木棍,在沙板上横着轻划一个扁圆,又在中间点了一个点,“这是我要教你的第一个字,念作‘日’。”
  就这样,这对师徒,不,是老爷和童子之间一个教一个学,短短一上午就学了十个字。
  “很好,你虽然根骨平庸,悟性倒不差,文字一学就会。”清虚道德真君显得很是满意,“我阐教乃是玄门正宗,最重心性,其次便是悟性,根骨倒是末位。你若是在修道中也有这等悟性,将来成就非小。”
  “毕竟咱识字啊,只是不会甲骨文写法而已。”
  仓空心里暗爽,面上还维持着恭敬的表情。他正想开口假惺惺地谦虚一下,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这……请老爷恕罪。”仓空干笑着说。
  清虚道德真君看了看庭院里的日晷:“唔,我倒没注意,都已经午时了。从今日起,你要按照我教你的食单来吃饭。”真君站起身来,仓空赶紧跟着也站了起来,“仓空童儿,你今年多大了?”
  “呃,到七月就九岁了。”仓空回想了一下原身的记忆,答道。
  清虚道德真君点点头:“嗯,年齿已够。我会示范三日,然后你就照着我的示范,自己准备自己的膳食即可。”
  “是,老爷。”仓空知道,古人的孩子在家务上都成熟得早,五、六岁的孩子就开始跟着父母打下手了。
  随后仓空跟着清虚道德真君走出屋子,拐了几道弯,来到了炼丹房。
  “炼丹房里有许多珍贵药材,除我指定的以外,你莫要碰其它的东西,不然可能有丧命之虞。”刚一进门,清虚道德真君就板起脸来告诫仓空。仓空急忙应下——他可知道后世都有多少道士死于丹炉炸膛,很多人的死因就是稀里糊涂地配出了火药。那还是现实世界,洪荒世界的凶残药材打死他也不敢碰。
  清虚道德真君又挥了挥袖子,一口青铜大鼎出现在地面上,离房间中心的丹炉有不小距离。地砖自动分开、变形,垒成砖灶,将鼎架起。
  “这叫鼎。”清虚道德真君说,“是王公贵族家中烹饪用的器具。把食材和水放到里面,下面生火加热,直到食物被煮熟为止。”
  仓空又一次装出新奇的样子,毕竟鼎这种东西他不应该见过。清虚道德真君也不知是打劫了哪个倒霉贵族的家里,先是练字的沙板,现在又是做饭的鼎,他老人家为了教个童子也是蛮拼的,仓空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
  “这鼎是青铜做的吧?!青铜里含铅对不对?常用这个做饭吃不会铅中毒吗?!”
  仓空对自己能否健康长大表示怀疑。

  ☆、种田生活的开始
  仓空最后还是没有用鼎做饭。
  “老爷,我在家里用砂锅煮食物已经习惯了。”为了自己的小命,他尽量用诚恳的语气说道,“谢谢您的美意,不过您能不能给我个砂锅?”
  是的,殷商时期早就有后世砂锅的雏形了。毕竟陶器要比青铜器便宜得多,烧制技术与要求也简单得多,而且不是权力象征,民间往往都用陶锅煮饭。
  仓空原身出生于小山村中,青铜鼎自然是没有见过,陶土烧成的砂锅倒有不少。不错,用鼎烹饪的方法可以学,但是既然会现成的陶锅烹饪,又何必舍近求远呢?按说清虚道德真君给他准备砂锅才更加合适,仓空本人提的这个要求也很合理。
  但仓空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原因无他,这个年代的尊卑思想极重,父亲可以诛除逆子,师父也可以清理门户叛徒,更何况他是个地位还不如徒弟的童子。
  “你说的对,是为师考虑不周。”清虚道德真君想了想,颔首赞同了仓空的建议,“当时为师去南伯侯府上借沙板,顺便就把这口鼎给借来了,没想这许多。”
  “借,你确定不是偷吗?”仓空腹诽了一句。
  “也罢。”清虚道德真君略一思忖,“少顷,我找个镇子去要砂锅来。这顿饭你先依照前几天的惯例,凑合一下。”
  “什么叫凑合一下?”
  仓空这句话还没问出口,就梗在了喉咙里。
  清虚道德真君突然将手一指,旁边储物格子里就飞出几种植物块茎,直接投入中间的炼丹炉中。随后汩汩清水凭空出现,也涌了进去。
  接着他口鼻之中喷出三股炽热火焰,吓得仓空直接后退了几步,眼瞅着那火焰落到丹炉地下,熊熊燃烧。氤氲白雾从炉口升起,顺着房间烟道排出。
  即便是如此,滚滚热浪还是从丹炉方向不断涌来,远超后世天然气炉的温度让仓空感到不适,再度后退,背都贴到了房间墙壁上,才感觉勉强能忍受了。
  不出片刻,清虚道德真君大袖挥动,火熄炉开,一团稠浆状圆球从里面飞出来,大概拳头大小。又有陶碗从某个格子飞起——仓空看得分明,就是这两天他吃饭用的饭碗——将那团稠浆稳稳接住。
  看着眼前这碗新鲜出炉、热气腾腾的食物,仓空目瞪口呆。
  “用炼丹炉做饭,我这老爷也是天下头一号了吧?”
  仓空接过陶碗,仔细端详,脸上表情都凝固了。他从没想过,自己几天来吃的像粥一样的东西是这么做出来的。
  “你还未开始修行,这种食物不可长期服用。”清虚道德真君道,“前阵子你身体虚弱,以药膳滋补尚可。但日后还是要以普通食物为主。”
  “普通食物……等等!”仓空忽然想起了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
  “老爷,弟子需要吃素吗?”
  “当然不用,”清虚道德真君想也不想地回道,“未入修行门径前,最重要的是把身体调理好,仅仅依靠素食不足以让身体生发元气、强壮气血。况且你骨骼脏腑都未发育完全,更需要荤素搭配……”
  仓空舒了口气,他可不想拜入仙人门下后,日子过得还不如原身主人在山村里。他察看原身记忆的时候发现,原身虽然住在小山村里,但是家家户户都会养些鸡、猪之类的禽畜,村子边上的小河还可以捕鱼捞虾,肉只要省着点吃,是不缺的。每到逢年过节,还可以大快朵颐一番。
  “奇怪,《封神演义》里清虚道德真君门下明明是要吃素的啊?”放松之余,他心里又有疑问升起。仓空记得很清楚,他未来的师弟黄天化下山助周前,还被清虚道德真君叫到跟前耳提面命要戒荤吃素。
  “——但是,”清虚道德真君一句话把他心里的小庆幸击碎,“当你开始炼精化气时,荤食就要戒了。”
  仓空还来不及为日后的鸡腿肘子红烧肉哀悼,清虚道德真君又把他吓了一跳:“另外,为师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荤素之别的?”
  “叫你嘴贱!”仓空听了这句话,第一个念头就是想抽自己耳光,这种说漏嘴的情况已经不止一次,再这样干脆老实招供自己是穿越者得了。此时,仓空也来不及再多责怪自己,脑子飞快转动着,想出了一条借口。
  “呃,我爹曾带全家去荆城云中君庙祈求来年风调雨顺,里面的庙祝婆婆说她为了供奉神明,每日吃素,还说神仙平时都是吃素的,不吃荤。”
  这话说得半真半假,仓空原身全家的确去过荆城的云中君庙,庙祝也确实是个老婆婆,剩下的就都是他胡编的了。
  “云中君……”清虚道德真君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微妙起来,嘴角含笑不语。
  仓空一看清虚道德真君这表情,心想:“老爷神色不对啊,我记得原身记忆里,那位云中君的雕像可是个女子,容貌极美,莫非当年……”
  “去用饭吧,饭后休息片刻,记得午睡一刻钟,未时三刻再来含虚院找为师。”
  “是,老爷。”仓空一看清虚道德真君发话了,赶紧退了下去。
  下午,清虚道德真君传授了仓空两套功法,一套静息,一套动功,各不相同,但都是阐教正宗的入门功法。
  按照真君的说法,那套静息功唤名清微心法,原理很简单,就是靠吐纳的方法清降杂念,收摄心思,在心境上为将来修行打基础。
  动功则叫作冲和功,是一种类似后世太极拳、五禽戏的导引功法。冲和功由一整套快慢相间的动作构成,每组运动都要配合相应的呼吸节奏。与清微心法不同,这套动功由外及内,从肌肉骨骼到脏腑血髓,都能得到锻炼。
  清微心法与冲和功一静一动、一内一外,各自针对身心,正是相得益彰。
  道家讲究天人合一、顺天应时。锻炼冲和功,要在清晨气血生发运行之时;修习清微心法,则要在日落后气血沉降收敛之时。
  所以仓空每天的日程便定了下来:卯时起床,洗漱过后习练冲和功。然后去清虚道德真君那里请安问好,接受课业检查。检查完就用早饭,休息片刻,去含虚院学习文字。午时开始用砂锅准备自己的午饭,食单由清虚道德真君指定。之后休息午睡,下午未时三刻再去含虚院,清虚道德真君解答仓空在运功和学习文字中的疑惑,然后到晚饭为止就是自由活动时间了,晚间再运行清微心法,亥时之前入眠。
  仓空日日如此,生活虽然略显单调,却也充实。有时候,他以为自己就要在青峰山上这么过下去了。

  ☆、天降任务
  是夜,含虚院书房内闪着灯光,两道黑影被投射到窗户上,一大一小。
  “仓空童儿,你现在的冲和功修炼到什么地步了?”
  大的那个身影自然是清虚道德真君,他道髻解开,一头乌黑长发如瀑垂落,幽幽灯光下闪着缎面似的光泽,配上那张十六七岁的俊朗脸庞,宛若翩翩美少年,与平时道装脱俗模样大不相同。
  “回老爷,动作路线全部记熟,按照您上午的话,叫做‘只得其形、未解其意’。”仓空回道。
  “嗯,为师的确讲过。平日的文字与穴道知识,都记得吧?”
  “记得很清楚。”
  “清微心法呢?”
  “早已能入定了,现在可以感应到气血在身体内巡行。”
  清虚道德真君正坐在书案后,笑着点了点头:“很好,为师此时叫你前来,是有任务交给你。”
  “老爷但有吩咐,仓空敢不从命。”仓空赶紧趁机表忠心。
  “你可还记得当初那口铜鼎?”
  “可是老爷从南伯侯府上拿来的那口鼎?”在仓空穿越后的印象里,他貌似只见过这一口鼎。
  “不错,就是我借来的那口。”真君点了点头。
  “……真的是借吗?”仓空忍不住吐槽。
  “我一直忘了去还,你替我跑趟腿,趁着夜深人静还回去,不要被人发现了。”
  “所以说果然是偷来的吧,不然干嘛这么鬼鬼祟祟地还回去……等等!”
  仓空忽然开口问:“老爷,您要我现在就去南伯侯府?”
  清虚道德真君又点了点头:“正是,为师夜观天象,发觉今晚月黑风高,正适合你去还鼎。”
  “可是南伯侯府在荆城,离这里不知多远呢。”仓空已经无力吐槽这位老爷的神用句了。
  “为师自会送你过去。”
  “侯府的守卫森严,我怕……”
  “所以正到了检验你修行的时候。你上山已经三个月,日夜勤学苦练,为师都很清楚。只要谨慎小心些,守卫武夫奈何不了你。”清虚道德真君一反平日温和耐心的样子,语气之中竟带了几分不耐烦。
  “但我还什么都不会……”
  仓空口中的“呢”字还未出口,就见清虚道德真君手中出现一柄苍青色长幡,冲着他一挥——
  霎时间天旋地转,立足不稳,蒙蒙青气笼罩了他的视线。等到仓空眼前再度出现正常景象是,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条小巷子中,面前是宽阔的大街,静悄悄的没有声息。街对面是一座气派府邸,有兵丁把守。
  借着昏暗的月光,仓空用刚学的甲骨文认出了匾额上四个大字:“南伯侯府”。
  “妈蛋!”
  他刚骂了一句,就觉得身体一沉。自己背后不知何时多了个重物,似乎是被麻绳捆在了身上,几根绳子延伸到他胸前来,打了个结。
  不用转头,仓空就能闻到阵阵油烟味从后面飘过来,毫无疑问,这肯定那口鼎了。
  “老爷,您还敢再坑我一点吗?”仓空看着前面的南伯侯府欲哭无泪,不明白他家温和可亲的老爷怎么突然让他来干这个,“至少提前几天嘛,让我能订个计划啥的。”
  今天是初一,也就是阴历朔日。一弯新月在黑云中若隐若现,光华黯淡。还有夜风吹拂,侯府卫兵的衣角被吹得小幅摆动。正如清虚道德真君所言:月黑风高。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仓空喃喃念诵着后世的顺口溜,自嘲道,“我这小身板别说杀人放火,就是偷偷进去、完好无损地出来都难。”
  他按照清微心法的口诀,接连做了几次深呼吸,纷乱焦躁的心境慢慢平息下来,抱怨的想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考虑如何去解决清虚道德真君的任务。
  仓空看了看门口卫兵那闪着寒光的长戈,只觉得脖子发凉,决定换个守卫薄弱的地方再溜进去。
  南伯侯府带着鲜明的殷商建筑特色,夯土为基,砌石为墙,整个侯府地面比荆城高出一截,以衬托其威严。
  “这个年代还没有砖,墙都是用石头堆起来、以灰泥米浆黏合的。要是去爬的话,借力之处可比平整的砖石多得多。”仓空绕着侯府观察一圈,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侯府南面有一个正门,东面有一个侧门,这两个地方把守最严。相对的西侧和北侧就松懈得多,不仅守卫人数少,还有很多都在开小差。”
  “但是,再懈怠的守卫,也不可能让我大摇大摆地爬墙进去吧?”仓空思及此处,眉毛一皱,感觉很头痛。他现在正好站在侯府西北角,只有一个守卫在墙角站着。另外两边的守卫离这里还有些距离,而且视线都看着前方,顾不到这个角落里。若是这个守卫能被搞定,他就很有把握爬墙进去。
  忽地有一阵夜风扑面吹来,里面竟带着股刺鼻的尿骚味!把仓空熏得差点没摔个跟头。
  “呸呸呸,大晚上的刮什么风啊!老爷真能给我选好日子!”他急忙换了个地方,狠狠地呼吸了几大口新鲜空气。
  位置变了后,仓空顺着刚刚刮风的方向看去,发觉不远处有一棵大树,长得分外茁壮。树干底部有很多深浅不一的暗色污渍。
  “看来那里是个公共厕所了。”仓空心下了然,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离那棵树太近,“看这棵树的位置,估计是那些守卫经常光顾的地方了。”
  “——等等!”仓空灵机一动,有了个主意,“只能先这样试试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全职高手同人]周泽楷养成记录 by 洛杉姬 下一篇:[霍比特人 巴瑟]挚爱 by 宁小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