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韩云溪又做梦了,梦到他变成了百里屠苏。当他真正变成百里屠苏时……
欧阳老板:呵呵,少侠说笑,无论云溪还是屠苏,都是在下的少侠~
本文基本走电视剧剧情,但会沿用一些游戏设定以及其他资料。
作者手机党,望大家体谅~
存稿不多,更新不定~O(∩_∩)O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屠苏(韩云溪),欧阳少恭 ┃ 配角:其他古剑众人 ┃ 其它:古剑同人,恭苏,恭溪


  ☆、前尘往事多烦忧

  蓬莱一战终于结束了。
  黑龙悭臾驮着百里屠苏和风晴雪离开了蓬莱,只留欧阳少恭和巽芳在火海中。
  悭臾背上
  百里屠苏静静地看着天空,心里竟是如释重负。脑海中最后的画面竟然是在琴川那晚二人在船上相谈甚欢的光景。
  这样,也算是……可惜,终究还是辜负了晴雪的一番盛情。
  “这一生,虽有遗憾,并无后悔。他,他……”
  动了动嘴唇,到底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蓬莱废墟中
  巽芳到底是凡人,灵魂早已去投胎了。欧阳少恭看着黑龙飞远的方向,眼底有什么在慢慢酝酿。
  无论是悭臾、巽芳还是屠苏……还是只剩下自己了。
  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指云问天道,琴鸣血斑斓!
  到底还是……意难平!
  铮——
  一声琴鸣,响彻天地,片刻之后,又归于平静。
  太子长琴,抱琴而生,是处榣山,始作乐风,是为乐神。有琴凤来,其弦五十。五十弦响,则万物凋零,天地归于混沌。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大体走电视剧剧情,但会沿用一些游戏的设定,还会参考其他资料。
  嗯哼~第一章稍微少了一点,这并不是正文的章节,全是第0章吧~接下来是小剧场时间——
  小剧场之因为有你
  百里少侠:“先生,你真的有一张五十弦的琴吗?”
  欧阳老板:“确有此琴,少侠又是如何得知?”
  这时百里少侠捧着一本书指着其中一行字道:“书上面记载的。先生的琴真的有这么厉害?”
  欧阳老板:“那是当然。”
  百里少侠:“那先生当年怎么会被抓?”
  欧阳老板盯着少侠看了好一阵,直到盯得少侠发毛才幽幽开口道:“因为有你。”

  ☆、梦里不知身是客

  “在下欧阳少恭,旁边这位是方兰生,与在下乃是总角之交。”
  “屠苏此名甚好,虽是家家户户辞旧迎新时所饮药酒,健体强身之外却有辟邪之功,所谓‘屠绝鬼气,苏醒人魂’是为屠苏。”
  ……
  “可惜,古今凡圣,如梦如幻,纵是风华绝世,也抵不过日影飞去,这世间又有何物可以恒久不变?”
  “在下就是这点煞风景,每见繁盛,必感凋零,百里少侠勿怪。”
  “人生岂非正如夜间行船,黑暗之中时而光华满目,时而不见五指。然而,灯会熄灭,船会停止,时岁与生死本是凡人无法可想、无计可施,少恭自不量力,妄想逆天行事,看一看凡人若是有朝一日超越生死,又将是何种光景。”
  ……
  “借问,百里屠苏又是何人?从来也不存在,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更不会有!不过一缕亡魂,偷走了属于我的东西,苟延残喘,难看至极。”
  ……
  叮——
  分针指向十二,床上的被子中伸出一只手臂,胡乱地按了闹钟,不一会儿,从被子里冒出个头。
  少年揉了揉额角,闭着眼睛抓起衣服胡乱地套在身上——直到洗了脸,他才完全地清醒过来。
  浴室镜子照出自己的脸,望着眉心那颗朱砂胎记,韩云溪有些迷茫。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在梦中还是身处现实。
  那个梦,他从小做到大,在昨晚的梦中,他和那个杏衫男子同归于尽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梦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他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梦中煞气发作时的痛苦。
  “想那么多做什么,今天妈妈回来,赶紧去机场才是正经!”
  韩云溪拍了拍脸,迫使自己更清醒些。果然,梦中的场景渐渐远去了。
  梳理了一下额前的刘海,确定那颗惹眼的朱砂痣被完全覆盖了以后,韩云溪骑着自行车就出门了。
  这颗胎记曾让无数的女生羡慕过——当然,身为男生的韩云溪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从小到大,没少被周围的男孩子嘲笑。每次出门,他必定会用厚厚的刘海将之掩盖住。
  在没人看见的厚重刘海下,那颗朱砂痣愈发地妖艳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解释一下,现代的韩云溪在梦中度过了属于百里屠苏的一生,上一章的内容也可以看做是他梦的结尾。
  接下来又是小剧场的时间了~
  小剧场之守宫砂
  欧阳老板刚看完了一部宫廷戏。这时,刚刚睡醒的百里少侠睡眼惺忪地从卧室中走出来。经过一夜的折腾,眉心的那颗朱砂痣愈发红艳起来。
  欧阳老板意味深长地看着百里少侠。
  欧阳老板:“原来少侠还是‘处子身’呐~”
  百里少侠:“?”
  欧阳老板:“少侠这颗‘守宫砂’如此艳丽,怕是在责怪在下还不够努力啊~”
  百里少侠:“!”

  ☆、庄生晓梦迷蝴蝶

  痛,浑身都痛。这种痛很熟悉,就像……就像……
  韩云溪猛地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晃得他又闭上了眼睛。待慢慢适应了之后,他才忍痛从地上爬了起来。
  放眼望去,尸横遍野。原本秀丽的景色笼罩在一片惨淡之中。
  韩云溪漠然地看着插在他旁边的那柄赤红色的长剑,脑中一片空白。
  这时,一个人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朝着他走了过来。
  鹤发童颜,仙风道骨。
  这人是……
  韩云溪痛苦地捂住脑袋,他不断地告诉自己:这是梦,醒来就好了。然而,好似嘲笑他那苍白的语言一般,身上不断传来的剧烈疼痛正提醒他:这,不是梦境。
  韩云溪不断地回忆之前的事情,片刻之后,脑中只余一片影影绰绰的景象,唯有那刺耳的刹车声萦绕在耳边,久久不息。
  趁着韩云溪尚未清醒之时,焚寂剑灵趁虚而入,掌控了孩童的身体,紫胤真人废了很大的劲才把焚寂剑灵的意识压下去。然后他带着百里屠苏去了幽都,希望能够找到解救这个孩子的办法。
  不想,幽都也没有彻底解决的好办法,他们甚至想牺牲这个孩子!双方一言不合,紫胤真人就带着韩云溪回到了天墉城。
  至此,韩云溪正式更名为百里屠苏。
  八年过去了,初到这个世界的不真实感渐渐消失,百里屠苏也适应了天墉城清苦的生活,以前的那个世界也渐渐远去。有时候他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韩云溪梦中的百里屠苏,还是百里屠苏梦中的韩云溪。随着时间的流逝,作为百里屠苏的感觉越来越真实,而作为韩云溪的记忆也悄悄淡化。现在他觉得,韩云溪才是自己做的一个颇为荒唐的梦罢了。
  “啾!”
  一声鹰鸣将屠苏的思绪拉回。抬头看见在天空中盘旋的海东青,屠苏笑了笑安抚道:“阿翔,我无事,不用担心。”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老板上线!!
  接下来就是小剧场时间~
  小剧场之翔爷减肥记
  欧阳老板:“少侠不觉得阿翔过于肥硕了吗?”
  百里少侠:“阿翔,你确实该减肥了。”
  翔爷:“啾!”
  百里少侠:“不行,你再胖下去就飞不动了。”
  翔爷:“啾!”
  百里少侠:“好吧,那就从明天开始吧。”
  翔爷得意地吃着百里少侠给的五花肉。结果,翔爷以后再也不敢吃五花肉了。
  欧阳老板:该死的肥鸟!让你老是占着少侠的目光!光下泻药真是便宜你了!
  恭喜翔爷减肥成功~~

  ☆、纵使相逢应不识

  “这位师兄,在下欧阳少恭。我看你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
  屠苏没有回答。
  欧阳少恭见屠苏没有回答,又接着问道:“那,那边那位晴雪姑娘呢?”
  屠苏还是没有说话,可是他的心里却不像表面那么平静。那抹杏黄色隐约勾起了丝丝的熟悉感,想要亲近,却又害怕亲近。而当他看到那名女子的时候,不知为何,总觉得心中有愧。
  少恭自动将屠苏的沉默当成了否认,语气颇为遗憾道:“没见过吗?那打扰师兄了。”
  少恭回到晴雪那里,对晴雪摇摇头。
  “他什么也没说,大概是认为我在攀关系。”
  晴雪有些失望,却还是自我安慰道:“我看他也不是云溪,云溪不会这么冷冰冰的。”
  闻言,少恭安慰了晴雪几句便垂了眼眸,略长的睫毛掩住了眼底的冷光。
  百里屠苏那一眼中的情绪甚为复杂,分明是对自己有印象的样子,可不知为何却不愿言明。我倒要看看,你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
  耳边传来其他人的窃窃私语,均是对屠苏的不满之言。少恭心念一转,便对旁边的人小声说道:“我听说天墉城有一种法术,叫顺风耳,可以听到很远地方的声音。”
  众人闻言,纷纷惊疑不定,生怕这位冷面师兄听到了自己对他的议论。
  少恭继续道:“不过听说这种法术已经失传了,没关系,你们继续说吧。”
  “切,我们就是说说而已嘛。”
  “总比有些人一上来就攀关系强。”
  没理会其他人的反应,屠苏只觉得这名杏衫男子不应该如此,印象中这个人似乎是很、很……
  头,无端地痛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抽风了~发了两章一样的!!!啊,要体恤手机党啊!!!
  接下来就是小剧场时间~
  小剧场之精神分裂
  百里少侠:“先生,你好像有病哎。”
  欧阳老板:“!”
  百里少侠:“你的症状完全符合书上说的……”
  欧阳老板:“少侠,在下是一名大夫,难道自己有没有病还不清楚吗?”
  百里少侠:“有病的人从来不说自己有病。”
  欧阳老板:“……”
  欧阳老板:“那少侠说说,在下得的是什么病?”
  百里少侠:“精神分裂症。”

  ☆、擒尽妖邪扫地网

  新弟子们被精灵吓得到处乱跑,场面一片混乱。
  “我们去师兄哪里吧,免得受这些小精灵的戏弄。”
  说着少恭和晴雪来到屠苏的旁边。
  气氛渐渐变得诡异,忽然飞出了三只姑获鸟。
  锵一声,长剑出鞘,屠苏丢下一句‘你们快去找陵端’就自己迎了上去。
  肇临急急忙忙跑过来,“这里出了什么事?我听到有人喊救命。”晴雪顺道将屠苏给她的任务交给了肇临,肇临急急忙忙地跑去找陵端。
  屠苏将剑鞘掷出,正中一只姑获鸟的头部,他顺势而上,斩下了这只姑获鸟的头,然后在随后而来的两只姑获鸟中间周旋。
  少恭看着挥剑的少年人,心里也不禁升起了一丝赞赏:不想这少年的剑法竟是如此精妙,对敌之机瑾,临危之镇定,真真让人叹服。
  晴雪想去帮忙,可是她是从幽都偷偷跑出来的,不能暴露身份,只能心下暗暗着急。
  其中那只较大的姑获鸟对着屠苏发出了一个能量球,屠苏一闪,露出了在他身后的那只姑获鸟,能量球打在了那只姑获鸟的身上,屠苏借机挥出一剑,刺死了那只姑获鸟。
  那只大姑获鸟趁着屠苏挥剑之时想要偷袭于他,少恭见状丢出一颗雷火弹,替屠苏挡去了这一攻击。
  姑获鸟见自己的攻击被别人挡去,顿时怒由心生,转向攻击那个妨碍自己的人。
  少恭在考虑如何在不暴露实力的情况下不受伤,还没想出一个可行的好办法,屠苏便已飞身而来为他解围了。
  屠苏将少恭扑倒在地,自己则生生接了姑获鸟的一爪。
  少恭木着一张脸看着与姑获鸟缠斗的少年,神情不辨喜怒。
  晴雪跑过来扶起少恭,担忧道:“少恭你没事吧?”
  少恭勾起唇角对晴雪安抚地笑了笑,然后又换上了一副担忧的表情道:“有劳晴雪挂心,我没事。只是那位师兄刚刚受了伤,现在还要与姑获鸟斗法,恐怕……”
  屠苏使出最后的力气将长剑掷出,自己向后倒去。长剑正中姑获鸟的翅膀,却没能将它杀死。
  屠苏倒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药香扑鼻而来,只见那人丢出数枚雷火弹,将姑获鸟杀死,自己也就放心地晕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我刷了半天的网页,嘤嘤婴~看在作者如此辛苦的份上,尽情地留言吧~~接下来又到小剧场时间了——
  小剧场之走错片场了
  百里少侠:“人面鸟!”
  欧阳老板:“少侠,台词念错了。”
  这时,隔壁的哑巴张跑了过来,一把揪住百里少侠。
  “吴邪,你走错片场了。”
  

  ☆、琴剑相交两相惜(上)

  新弟子入门大典屠苏没去,此刻他正在给自己上药。
  门突然开了,他迅速套好衣服,也不顾鲜血染红了白色的里衣。见来人是欧阳少恭,屠苏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少恭放下手中的东西说道:“屠苏师兄,你受伤了。我以前是大夫,让我看看吧。”
  屠苏冷声道:“不必了。”
  少恭不同意地看着屠苏,不赞同道:“医者父母心,何况屠苏师兄还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我怎能不管呢?少恭岂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血都渗出来了,快让我看看!”
  屠苏哪里和别人如此亲密地接触过?就连大师兄也不曾有过如此亲密的动作。因此,他觉得十分别扭。
  对于屠苏的不配合,少恭直接点了他的穴道。
  “你——”
  “让你动来动去!”少恭一边动手剥屠苏的衣服一边调侃他,“虽说医者父母心,可是就算是父母,也不介意使用些强硬手段的。难怪你不让我给你医治,原来是你本身带毒。”
  “看也看过了,你可以走了。”
  少恭站起来:“那我可真走了。”说着真的迈出步子,作势要走,惹得屠苏唤住他。
  “等等,先给我解穴!”
  少恭笑道:“逗你的,我怎么会不管我的病人呢。”
  翌日,屠苏还未起床,少恭推门而入。
  “屠苏,起来吃药了。”
  “嗯?嗯~”屠苏磨磨蹭蹭地爬起来,伸伸懒腰,揉揉眼睛,迷茫道:“几点了?”
  看到屠苏起床时呆萌的样子,少恭心情大好,逗弄的心情也随之而生。
  “乖,该吃药了。”
  屠苏迷茫地张开嘴,就着少恭的手就把药吃了。药入口的瞬间,屠苏就皱成了一张苦瓜脸。
  少恭及时将另一丸‘补药’塞进了屠苏的嘴里。清甜的味道在口腔中扩散。
  屠苏也总算清醒了,稍稍拉开了与少恭的距离。少年人唇瓣的柔软触感还在指尖流连不去,少恭遗憾地搓了搓手指。
  气氛和谐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破坏气氛的人出现——“你们两个一大早衣冠不整的,在干什么?”
  陵端带着肇临来屠苏这里找茬。
  少恭上前一步挡住屠苏,反问道:“没干什么,倒是陵端师兄一大早就来找屠苏师兄的麻烦,可真是够闲的。”
  陵端唠唠叨叨,满嘴怪物的言论,还将姑获鸟之事赖在屠苏身上。
  屠苏拉住正要说些什么的少恭,对陵端说道:“姑获鸟之事如何,难道你不清楚?”
  “你,你什么意思?”
  “你说呢?”
  “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你——哼!”
  陵端被屠苏戏弄了一番后,只得撂下狠话,带着肇临心虚地离开了。
  少恭对屠苏的表现倒是颇为诧异,原本以为他只是个老实本分的人,不想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屠苏是从现代穿过去的,虽说记忆不是那么清晰但也不像电视剧中那么傻呆萌,毕竟是同人作品,和原来肯定有不一样的地方嘛。
  撒~~小剧场到喽~~
  小剧场之如何治疗起床气
  百里少侠有着很大的起床气。对此,以下二人深以为然。
  大师兄:“叫师弟起床是一个艰难的任务,每次叫他起床,他都会送我一对熊猫眼。”
  方兰兰:“叫木头脸起床根本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好吧!每次都是走进去,飞出去!现在我这肋骨还疼着呢!”
  欧阳老板:“在下倒有一方法可以治疗少侠的起床气。”
  翌日,欧阳老板从少侠房间里出来表示,昨夜他与少侠深入探讨了如何治疗起床气,此刻,少侠睡得正香呢。

  ☆、琴剑相交两相惜(下)

  欧阳少恭医治好了百里屠苏,使得屠苏对他好感大增,然而却得罪了陵端,被分配在厨房做杂事。被屠苏撞见,于是屠苏决定在后山教少恭剑法。
  “师兄,你的身体好了吗?”少恭担忧地问道。
  “好了,多谢。”
  少恭稍稍松了口气,但面上忧虑不减:“可是师兄,你体内的毒……”
  “那并不是毒,而是煞气。在我的记忆中,煞气一直伴随着我。”
  少恭上前一步,看着屠苏道:“煞气?它是不是使你很痛苦?”
  屠苏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你,不怕吗?”
  少恭笑了笑,道:“怕什么,煞气是煞气,你是你。我只知道我认识的是百里屠苏就足够了。”
  屠苏诧异地看向少恭,只见那人笑意盈盈,满脸真诚。心底仿佛有什么在悄悄发芽。
  他避开少恭的目光,道:“好了,练剑吧。”
  二人你来我往,好不惬意。少恭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屠苏也是十分惊讶于少恭的学习速度之快。于是屠苏又教少恭星蕴之术。
  屠苏头上浮现出了一只红色的重明鸟。世界上每个人的星蕴都不同,而重明鸟,又与凤凰有着极大的关系。
  少恭微微一笑,闭上眼睛,一只金色的大鸟隐隐在他的上方显现出来。
  这天,少恭实在是累得练不动剑了,想着多日未弹奏一曲,于是摆上琴。
  屠苏微微睁开眼,却见天色已暗,忽然听到琴音袅袅,便循音而来,只见那人一袭杏色衣衫,面色从容地在弹奏,一曲终了,他侧头对自己微微一笑——
  这还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做这个梦,梦中的琴音似乎仍在耳边萦绕。
  不对,是真的有人在弹琴!
  屠苏寻来,只见欧阳少恭端坐于琴前,神情专注。
  “听闻此曲,仿佛见到苍茫大海,浩渺无边,时而又闻龙吟阵阵,振聋发聩,使人闻之怦然变色。”
  少恭修长的双手搭在颤抖不止的琴弦上,抬头问道:“哦?屠苏师兄可是听过此曲?”
  屠苏摇头道:“并非如此。只是觉得有些熟悉。”
  少恭道:“既然觉得熟悉,想必是此曲与你有缘。屠苏师兄第一次便能听出曲意,想必屠苏师兄在乐道一途上造诣不浅。”
  屠苏老实道:“少恭说笑,屠苏并不懂音律。”
  “此曲名为沧海龙吟,曲中之意你已知晓。屠苏虽自言不识音律,却能懂得在下曲中深意。你我二人可比一比那子期伯牙了,得一听者如此,已为一世知音。”少恭抬手拨了拨弦,零星几声,并不成调,“如此,少恭再奏一曲,以酬知己。”
  一曲榣山缓缓倾泻而出。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老板还真是喜欢装弱啊……
  小剧场之听琴
  百里少侠早早起来,做了一大桌菜,其中有欧阳老板最喜欢的苏酥甜心糕。
  欧阳老板:“少侠这般贤惠,不如在下弹奏一曲以作报答如何?”
  欧阳老板:“不知少侠是想听镇魂调还是残魂引?”
  百里少侠:“……”
  欧阳老板:“原来少侠是想听沧海龙吟啊~”
  百里少侠:“!”

  ☆、花自飘零水自流

  “你真固执。”
  “我只为我在乎的人固执。”
  “跟我来。”
  屠苏遇见想要下山的少恭,劝说未果,就只好亲自带他下山。
  转过身的屠苏没注意到少恭脸上瞬间闪过的那阴谋得逞的表情,只听见他略显担忧的声音问道:“师兄你这是?”
  “带你下山。”
  “不行,若是陵端知道了,恐怕又要借题发挥了。”
  “放心,我知道一条小路。”
  少恭跟着屠苏来到山下的一条小溪旁,点燃了一盏盏浮灯放入溪水中。
  “巽芳,是你恋人的名字?”
  少恭将他对巽芳的思念娓娓道来:“当年我与巽芳痛苦离别,就是在海上,所以不管我走到哪里,每到她的忌日,我都会寻找有河流的地方为她祭奠。我希望这些河灯能顺流东去,终有一日,能够带着我对她的归思,流向大海。”
  “我之所以到天墉城来就是希望能找到复活她的方法。复活她是我的执念,我活着的意义。如果没有这个执念,我根本不会活到现在。”
  这些话,他似乎是在对屠苏说,又似乎是在对自己说。因为他发现自己对巽芳的思念似乎变淡了。
  这个认知让他感到恐慌,他不知道除了复活巽芳之外,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至于原因,他没有深究,因为他觉得如果深究的话,有些事情就会脱离他的掌控了。
  屠苏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听见剑阁方向传来警钟的嗡鸣声,他压下心里的异样,与少恭往剑阁的方向赶去。
  途中突然出现了一群鬼面人,屠苏一手持剑,一手将少恭护在自己身后。
  这群鬼面人的修为并不高深,只是屠苏还要护着少恭,对方的人又多,并放不开手脚。
  这群人似乎是觉得被屠苏护在身后少恭比较弱,于是就开始偷袭少恭。待屠苏将面前的鬼面人斩杀之后,就发现好几个人围着少恭,其中有一个偷袭就要得手了!
  现在过去已赶不上,屠苏只好将手中长剑掷出,将偷袭少恭的人斩杀。
  这样一来,屠苏便没有了武器。
  他徒手抓住另一柄刺向少恭的长剑,眼中红光若隐若现。
  这时,一道蓝光闪过,那群鬼面人均是后退了一步。陵越挡在了二人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  当当当~~大师兄上线~~~
  小剧场之醋放多了
  前日,有客自蓬莱来,老板乐乎。
  昨日,二人携手把臂游,一盏浮灯寄思愁。
  今日,看君影,念君影,对着君影思君影。
  百里少侠:“少恭,吃饭了。”
  欧阳老板:“嘶,今天这菜怎么这么酸呐~~”

  ☆、两地相隔共明月

  风晴雪一直千方百计地靠近自己,这一点屠苏自是清楚。他每次见到晴雪,心里都会产生一股愧疚之感,却也不愿与之牵连过甚,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她。经过鬼面人盗剑一事,再加上屠苏有意无意的躲避,晴雪想要见到他就更是难上加难了。还没来得及确定屠苏到底是不是韩云溪,幽都婆婆来了。
  少恭绷着一张脸给屠苏的手上药。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百里屠苏确实按照自己的设计对自己信任有加,甚至更重于他自己。可不知为什么,少恭心里却没有想象中高兴。
  芙蕖给屠苏送饭,带来了陵越的口信,要屠苏避开幽都婆婆。正巧天墉城下的安陆村村民上山向涵素真人求救,为了避开幽都婆婆,屠苏主动请缨下山除妖。
  经过一番调查,屠苏发现了一个结界。闯入结界之后,入目的是熟悉的景色——乌蒙灵谷。
  屠苏第一眼看到的乌蒙灵谷。
  虽然对那个地方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是作为百里屠苏对这个世界的第一印象,他还是很深刻的。
  鬼面人绑着少恭出现,要求屠苏用焚寂来换少恭。
  屠苏微微低着头,表情晦暗不明。突然,他反手虚虚一握,一道艳丽的红光划过天际,须臾之间,焚寂便已在手。
  屠苏抬起头,双瞳已变成血红色。挥剑刺向鬼面人,那个鬼面人溜得倒是快,留下一个九头蛇怪,自己却跑了。
  屠苏御剑在蛇头间穿梭,只见半空中红光时隐时现。不一会儿那个蛇怪的九个头已经纠成一团了。
  陵越赶来时,正好看见屠苏将那蛇妖一分为二。
  屠苏斩了蛇妖之后便看见了陵越,他拿着焚寂朝陵越走去。
  “师弟!”
  屠苏勉强守住一丝清明,急道:“师兄,快走!”
  正在屠苏挣扎之时,一道蓝光闪过,紫胤真人及时出现,施法压住了屠苏的煞气。
  躲在暗处的欧阳少恭微微沉了眼眸,没想到这个百里屠苏竟然已经能初步掌握焚寂了,看来他并不像没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对付。如今,紫胤真人也已出关,这样想取回魂魄怕是更不容易了。
  思及此处,欧阳少恭隐去身形。
  紫胤真人对屠苏此次的表现甚为满意。
  “屠苏,你已经可以初步控制焚寂剑。若你勤加修炼,想必离完全控制之日不远矣。即日起,你就开始闭关修炼吧。”
  屠苏闭关之前,少恭前来辞行。
  “屠苏,希望我们再见之时,你已经能够控制煞气了。”
  “但愿吧,希望我们还有再见之时。”
  少恭双手搭在屠苏肩上,认真道:“一定会有的!”                   
作者有话要说:  在看电视剧时我就在想,那只九头蛇的头都缠到一起肿么办……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ORZ
  小剧场之煞气新解
  今日是朔月,百里少侠早早地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子时,欧阳老板开门进来。
  欧阳老板:这腾腾黑煞,这瑰丽的双眼,当真让人难以自持。
  翌日,百里少侠不解地扶着腰:每次煞气发作之后只是稍有些乏力,这次怎么腰疼呢?

  ☆、有缘千里来相会

  今日出关,屠苏见到了久违的天日。
  三年了呢。
  紫胤真人答应了屠苏下山历练的请求。
  天地之大,屠苏竟不知该往何方。忽然想起少恭偶尔说过他的家乡在琴川,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的煞气是否得到控制还未为可知,生怕自己连累了他。
  就去看看他过得好不好,看完就走。
  屠苏下了决定之后发现,自己不认识去琴川的路!
  “看来老天也不想让我去找他。既然如此便听天由命吧!”
  没想到,歪打正着,屠苏还是踏上了去琴川的路。只是此刻少恭并不在琴川。
  少恭正在离开青玉坛的路上。
  昨日少恭一边喝酒一边回忆在天墉城与屠苏弹琴舞剑的日子,不一会儿,一名女子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
  赫然是巽芳的模样!
  少恭这才惊醒:自从离开天墉城,自己便很少思念巽芳了!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哼!百里屠苏,当真是好手段!
  少恭心中起伏不定,面上却不显。一旦跳出回忆,再看面前这名女子,便和巽芳没有丝毫可比之处了。
  是时候离开青玉坛了。
  回琴川的路途遥远,寂桐年迈,二人便就地休息。
  少恭心中微动,顺着感觉走过去,正好看见屠苏手持一块玉石碎片站在一堆乱石旁。
  屠苏按着太阳穴,痛苦地皱着眉头,玉衡二字闪过脑海。
  耳边时而似有机器的长鸣声,女人的啼哭声,时而又寂静如同子夜,只有一个声音在说着什么,却听不真切。
  吵得屠苏头疼不已。
  只见屠苏身形晃了一晃,面朝下栽了下来。没人注意到,那颗朱砂似乎不那么艳丽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个人并不讨厌公主,电视剧里的那个瑾娘简直不忍直视!
  好了闲话少说,继续小剧场~
  小剧场之做多了
  百里少侠:“最近觉得精神有些恍惚。少恭你帮我看看。”
  欧阳老板给少侠把了半天脉,才慢悠悠道:“气血虚浮,阳虚肾亏,肝火旺盛。应是做多了。”
  百里少侠:“?”
  欧阳老板:“梦做多了。”
  百里少侠:“……”
  欧阳老板暗忖:难道最近真是纵欲过度?看来以后是该节制一些了,那今晚就把以后的份都补上吧!

  ☆、此时此夜难为情

  喧嚣渐渐远去,屠苏在幽幽的琴音中醒来,从屋子中走出来就看到了正在院子里弹琴的欧阳少恭。他摘了一片叶子,放在唇边,叶笛和着琴音荡漾开来。
  少恭手一顿,微微一笑,继续弹了起来。一曲终了,竟有些意犹未尽之感。
  少恭站起来微笑道:“真没想到,你还记得这首曲子。古来就有琴心剑魄一说,琴与剑冥冥之中,便似有天定之缘。”
  顿了顿,屠苏说道:“多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剑三同人]维以不永伤 by 墨微砚 下一篇:[综英美剧同人]有种你放马过来!by 木子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