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穿越者大战……
宋宇彬扑倒苏易正……


三观不正!!!

 ☆、初到香港

  
  宋宇彬拔下插在胳膊上的针头,抬头看看还剩一半的输液瓶,静静的坐了一会,伸手拿起一旁椅背上的外套,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23:45,按灭了手机屏幕,慢慢走出了医院。
  来到停车场里,宋宇彬紧了紧外套,赶紧上了车,不紧不慢的插上钥匙,然后伸手从外套一边的口袋掏出一个白色的药瓶,倒出两粒,没有喝水直接含进嘴里,苦涩的药片缓缓咽下,这才终于开了车。
  终于在12点的时候到了家,吩咐管家直接去睡后,宋宇彬走进浴室打算洗掉在医院染上的味道,热水缓缓留着,看着身旁镜子上的雾气,隐约能看到一个长相十分英俊的少年,虽然还有些许的稚嫩,但是已经有了冷峻的雏形。少年的身材保持的很好,看的出身体很健康,皮肤白皙,身形也十分修长,唯一的瑕疵是左肩的淤青,大片的紫色,少年却丝毫不在意,动作带着漫不经心,显然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伸手摸摸依旧抽痛的胃,皱了皱眉然后伸手抹去额头的冷汗,宋宇彬强迫自己不去在意刚刚换上不久的睡衣再次湿透,带着一声的冷汗兀自睡去。紧紧皱着的眉昭示着少年睡的不甚安稳,少年的左手一直搭在胃部一夜没有离开。
  阳光照进屋内,晒在宇彬身上,少年动了动,终于在阳光的照耀下睁开了眼睛,侧过头看了看一旁的闹钟,8:20分,宋宇彬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现在是假期,不过已经醒过来了只好从温暖的被窝中离开,走进了洗手间洗漱。
  嘀。嘀。两声,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宇彬,10:00机场见。——苏易正”拍了拍额头,原来今天F4准备趁着暑假去香港度假,至于为什么去香港,因为没有具体想去的地方,所以F4想到了抽签,香港是傲娇的具俊表少爷抽到的,虽然以前也去过香港,不过也没有全部逛完,所以F4还是比较有兴致的。
  飞机上,宋宇彬的头靠在苏易正的肩上,原本他是在自己位子上的,但是由于昨夜挂的水还剩下一半,再加上胃部的疼痛,宋宇彬还是有些没精打采,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没想到很快就放松了神经慢慢睡去。他想,大概是由于苏易正在身旁的缘故吧,他的神经是没那么容易放松下来的,闻着易正身上的淡淡香味,宇彬心情愉快,连身体不适都不那么在意。
  苏易正坐在宋宇彬右侧的位子,原本正捧着一本厚厚的书籍看的还算认真,但是宋宇彬的头慢慢的滑到他的肩上,苏易正的注意力分到了宋宇彬的身上。
  苏易正小心的动了动肩膀让宇彬靠的舒服一点,其实他是有些奇怪的,宇彬平时的警觉性他是见到过的,不过此时看着靠着自己睡觉的宋宇彬,苏易正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没人比F4更了解宋宇彬的个性,此时能够放下戒心入睡,苏易正的嘴角带上了不自知的好看弧度。
  一旁的椅子上,具俊表和尹智厚一人捧着一本书安静的看着,但是显然尹智厚看的专注,具俊表看的马虎,不过这也符合俩人的性子。具俊表看书正看的不耐,抬头随意一撇,看到了另一边的苏易正和靠在易正肩上熟睡的宇彬,眨了眨眼,然后伸手遮住了尹智厚的书,示意智厚看向两人,尹智厚静静看了具俊表一会,直到把后者看的要发飙才转过了头。
  香港一动别墅内
  “妈,楚廉明天要和绿萍一起去游乐园,我也想去嘛,好不好嘛。”一个活泼的女声响起。
  “绿萍和楚廉是去约会,你去干什么。”坐在椅子上的中年女人,放下手中的报纸抬头,看着一旁正从楼梯上跑下的少女。
  “舜娟,紫菱要去你就让她去,孩子要干什么你少干涉。”这是坐在对面的中年男人,是那女子的丈夫,不过语气中却带着十足的不耐,听得出两人的关系不是很和谐。
  名叫舜娟的女人闻言想要反驳,可另外的两位听着显然不甚给面子,少女早就跳起来高呼老爸万岁,中年男子也带着与刚才不耐烦截然相反的耐心,宠溺的看着那个名叫紫菱的少女。舜娟看着重复多次的场景,果断的闭了嘴,她知道这时候无论她说什么都不会有人听。
  飞机上,苏易正叫醒了宋宇彬,看着宋宇彬刚醒来时的朦胧,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打开了一般,具俊表则活泼的从座椅上跳起,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感叹着好不容易解脱,尹智厚还是懒洋洋的,慢吞吞的把看了过半的书籍合上,放进了一旁的行李中。
  宋宇彬也起了身,跟在尹智厚身后往外走,一旁的苏易正却把意见白色外套递了过去,“给,你有点烧,穿着吧。”嘴角的笑意一直不曾消失。
  宋宇彬伸手接过外套,然后动作利落的穿在了伸手,及膝的白色风衣外套勾勒出了宋宇彬的高挑身材,给他更添了一份优雅。本来他是不准备接的,不过看到是苏易正的外套,他就马上改变了想法,深深的吸了口外面的空气,一种淡淡的香味冲进了鼻腔,他清楚这是苏易正的味道,刚才他在飞机上已经闻了一路。也是这味道和这人才能让他放松紧绷的神经。
  紧了紧身上的外套,一旁的苏易正穿着一件长袖T恤,两人都是一身白色,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融合成了一个。耳旁是具俊表嚣张的声音和尹智厚懒洋洋的符合,苏易正则带着笑意听着,宋宇彬看了一旁的三人,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几分。
作者有话要说:  

  ☆、穿越初现

  
  宋宇彬靠在酒店的沙发上,手里捧着笔记本噼里啪啦的打着字,一旁放着屏幕还亮着的手机,显示着通话刚刚结束。
  由于下了飞机已经是下午,虽然没觉得几个小时有多累,但还是没有什么兴致,几人也就直接去了酒店,在具俊表的房间带了一会儿,就各自回了房。
  宋宇彬敲击键盘的手指停了停,眼睛转了转,似乎想到了什么。伸手拿过一旁屏幕刚刚黑下来的手机,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快速的点着,不停的键盘声接连响起,直到“滴”的一声响起,屏幕上提示短息发送成功的字样。把手机装进裤子口袋,站起了身走到窗前,外面灯火通明,想象得出外面有多热闹,窗前的人在昏黄的灯光笼罩下,模糊了身影。
  旁边房间里的苏易正躺在床上睁着双眼也看向窗外的方向,平缓的呼吸显示着他的情绪没有明显起伏,苏易正想着白天在飞机上的一幕,靠在自己肩上的宇彬,还有那略高的体温以及放松的睡脸,苏易正的心跳悄悄的加快,猛地摇了摇头,苏易正伸手关了床头的等,缩回了被子里。
  另外两间房里,具俊表的房间还亮着灯,具俊表靠在床上已经睡着,手旁还放着没来得及关闭的电脑,上面却并非游戏画面,而是专业又枯燥的商业文件。尹智厚同样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犹豫着,手机的屏幕一会亮一会暗,显然它的主人正在犹豫是否亲近它。
  滴滴的两声,手机的主人立刻把它举到眼前,尹智厚期待的看着,等看到上面的内容眼睛却慢慢的冷了下去,看了片刻终于摁灭了屏幕,丢开了手机。
  四人一夜好眠,另一边却一夜未眠。
  一个名叫陶建波的男子在舞蹈室不知疲惫的跳着,但仔细看就能看到他的双眼中的漫不经心,截然相反的状态让人很想一探究竟。
  随着音乐的停止,陶建波也缓缓的结束了舞蹈。走到一旁的角落,拿起一瓶矿泉水开着镜子坐在了地上,机械的灌着水,渐渐的响起音乐,人却没有站起,仍旧坐在角落。静坐片刻,陶建波回了头,镜子上是陌生的脸,伸手摸了摸镜子上的脸,陶建波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除了眼中不停闪烁的复杂情绪之外。
  深深呼了一口气,眼中的复杂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平时的温和,嘴角亦勾起了笑意。“也罢,不是谁都能活两回的。”径自说着。
  不急不缓的收拾了舞蹈室,踱步回了家。
  天已亮,万里无云适合出游的好天气。
  “楚廉,绿萍你们快点啊,快呀。”身穿淡紫色短裙的紫菱在前方招手,不远处的少女和少年依旧节奏未改,名叫绿萍的少女带着笑意听一旁的楚廉说着什么,前方的紫菱看着两人,眼中闪过了什么立马不见,然后撅了撅嘴跑回了两人身边。
  伸手抱住绿萍的胳膊,紫菱不满的摇了摇,“绿萍,你偏心,都不理我。”紫菱把脸皱成包子控诉着,绿萍和楚廉都被她争宠吃醋的样子都笑了,楚廉边笑边揉紫菱的头发,把少女精心打理的头发揉成了鸟窝。绿萍则是好脾气的笑笑,还好心的伸手帮少女整理了头发。一旁的路人看着这样的场景都不由一笑。
  另一名的具俊表几人也早已开始了旅行大计,直到中午几人才终于坐下。点了餐等餐的过程中,具俊表依旧兴致勃勃的说着下午的旅行计划,尹智厚早已靠着椅子闭上了眼。另一边的宋宇彬趴在苏易正的椅背上,伸手在苏易正手中的相机上点着什么。
  宋宇彬的呼吸洒在苏易正的耳边,宋宇彬闻着苏易正身上的味道,心情越发的高兴,连带嘴角的笑都多了几分,苏易正听着耳边宋宇彬的呼吸声,耳朵不禁红了红,此时他万分庆幸自己的头发盖住了耳朵,不自知的笑意却偷偷溜进了眼底。
  尹智厚不知什么时候张开了眼睛默默的看着对面的两人,看到眼前的景象,眼底的颜色深了几分,而后又闭上了眼,仿佛从未醒来过。一直自说自话的具俊表也住了嘴,撑着下巴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上了菜,宋宇彬才意犹未尽的回到座位。
  汪紫菱趴在床上看着一旁挂着的珠帘,眼中的神色不停的变化,甚至能看到和她年纪并不相符的沧桑。许久,紫菱懂了懂,把头埋进了手臂里,闭上了眼嘴角却还带着笑,像是个做着美梦的小女孩。
  “云帆,我怀孕了。”熟睡中的紫菱以旁观的角度看着曾经经历的一切,看着大了几岁的自己,紫菱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梦中的紫菱依旧说着什么,却没有了声音。“太好了,紫菱,一定要生下来,我马上就要当爸爸了。”叫云帆的中年男子对紫菱这么说,嘴角带着大大的笑,眼中的情绪却丝毫没变,冷静的让人心惊。
  趴着睡的紫菱动了动,换了个姿势继续熟睡,梦中的情景依旧在播放,丝毫没有收到影响。
  “真的么,云帆?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你说是男孩好还是女孩好?”梦中的紫菱依旧开心的对中年男人说。
  “都好,只要是你生的都好。”中年男子起身把紫菱搂进怀里,窝在他怀中的紫菱看不见男人脸上冰冷的神色,依旧开心的叽叽喳喳的说着。
  梦里的场景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见了,紫菱睁开了眼睛,微微张了张嘴而后紧紧的抿在了一起,双手也攥紧了身下的被子。
  许久之后,平静下来的紫菱翻了个身,进入了睡眠,开始了下一段梦境。
  梦中是一场婚礼的现场,身穿白色婚纱的新娘是紫菱,梦中的紫菱挽着爸爸汪展鹏的手臂,甜蜜的笑着,走在红毯上,向着面前的男人走去。汪展鹏把紫菱的手递到男人手中,嘴里还嘱咐着要男人善待紫菱的话,男人开心的应着。
  终于看清了面前男人的脸,竟然是楚廉,梦中的紫菱依旧开心幸福的笑着。梦外的紫菱却大惊失色,一下从梦境中醒来,“怎么会,怎么会,为什么会是他!”满头冷汗的坐在床上,不敢置信的重复着,直到因为身上布满冷汗而打了个冷战,这才终于平静了些许。
  “没关系,没关系,我不喜欢他,不会嫁给他,不会的!”仿佛让自己放心是的自语着。
  良久,终于平静的紫菱脱力的躺在床上,却再也不敢睡去,只好睁着眼睛等待明天的到来。
作者有话要说:  

  ☆、少女噩梦

  
  欢乐的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直到天都黑透具俊表才勉强同意回酒店,宋宇彬和苏易正都恨不能马上飞回酒店,谁能想到具俊表居然这么有游玩的兴致,一旁的尹智厚早就睡的天昏地暗,让宋宇彬和苏易正羡慕的牙痒痒,恨不能一口咬死他。
  好不容易回到酒店,四人的第一目的地都是那张闪耀着金色光芒柔软的大床,躺在上面一动不动的进入梦乡。宋宇彬今天的心情很好,所以尽管睡着嘴角依旧带着笑。苏易正则眉头紧皱,长长的睫毛扇了两下缓缓睁开了眼,皱着眉头伸手不停的在小腿上揉动,原来是运动过度抽了筋。
  具俊表大少爷则更像是没心没肺的典型,刚刚躺在床上就立刻进入深眠,床头的柜子上还摆着厚厚的景点介绍,看来接下来几天F4里除了具俊表其他人都不会太好过。
  尹智厚更是令人吃惊的没有睡觉,要是让具俊表知道一定会大呼奇迹,“天啊,睡神居然清醒了,智厚你还好吧?”一定会这样。
  手里捧着电脑的尹智厚缩在酒店的沙发里,滴滴的聊天提示不停的响起,而后就是接连不停的键盘敲击音。打字的声音很轻快,显然尹智厚的心情不错。
  “我们智厚在做什么呢?有点好奇。”屏幕上是海蓝色的字,字体不大不小给人很清新的感觉,让人看了就能放松心情。
  “在香港旅行,和大家一起。”点击了发送,尹智厚敲击键盘的手停了下来,抬起手微微活动了手指,而后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接连不停的滴滴声不停,敲击键盘的声音持续了很久,直到对面的人发来了晚安才终于停止。对方突然黑下来的头像告诉尹智厚她以下线,尹智厚停下要点击发送的手指,大大的呼了口气,快速的心跳这才慢慢放缓。
  “我好像喜欢你。”这句话静静躺在聊天框中,光标还在不停的闪着。尹智厚静静的看了半晌终于摁下了删除键,光标不停的推进,最终一个字一个字的消除不见。
  另一边的几人可没有F4的幸运,简直是噩梦连连。一下午的游玩还算开心,回到家中的紫菱就要继续接受对她来说严厉的妈妈的教导,让她简直叫苦不迭。相反绿萍直接就被一向以她为荣的妈妈要求回房间休息,以免耽误明天的舞蹈演出。被紫菱视为救命稻草的爸爸却根本没在家中,紫菱只能小绵羊状的等妈妈停嘴,然后如蒙大赦的跑回房间。
  回到房间紫菱动作小心的关上房门,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然后靠着已经关上的门长长的出了口气,这才走到了书桌边。
  桌上摆着几本课本,上面的名字是绿萍的,显然是让她提前预习功课用的。书整整齐齐的摆在一旁,里面还夹着许多标签,证明紫菱还是有看的。紫菱拉开椅子坐在桌前,弯腰拉开底下的抽屉,从里面拿出厚厚的本子,抽出笔筒中的钢笔,端端正正的在上面写着什么,许久之后才收了笔,小心的合上本子,把本子边上的密码锁拨成其他的字母,伸手在封皮上小心的摸了摸这才放回了抽屉。
  在不远处的别墅里,白天名叫楚廉的少年也在听着妈妈的数落,内容无非就是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争取早点把绿萍取回家之类的话。楚廉座在单人沙发上安静的听着,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完全不似白天的开朗阳光。
  楚廉的对面坐着三个人,完全三堂会审的架势。楚廉的妈妈依旧不停的说着,偶尔抽空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上几口。楚廉的爸爸坐在妈妈的旁边,手里捧着几张报纸装模作样的看着,实际竖着耳朵听着老婆的单口相声听得兴起。
  坐在旁边沙发上的楚沛不停的转转着脑袋,一会看看正说得兴起的妈妈和听的尽兴的爸爸,一会看看面容平静却始终一言不发的哥哥。终于受不住妈妈念经大法的楚沛起身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而后把自己摔进了沙发,锁定了法治频道,看着电视上继续上演的家庭大战。
  这边的单方家庭会议放下不提,看看事件中心的绿萍在做些什么。
  装修精致的房间,首先看到的是一侧墙上大大的落地镜,另一边是一张床,床上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只有一只大玩偶熊,楚廉送的,长长的米色毛发保持的很干净,看的出主人很是爱护它,然后是淡绿色的枕头和被子,清新淡雅的风格。
  一旁有面大大的书架,上面摆了满满的书籍,有频繁的翻动痕迹,看来不是买来摆着看的。书籍的种类多种多样,最多当属舞蹈的书籍,而后是大量的外语书籍,看来主人还在自学外语。在书架旁边摆着衣柜,里面慢慢的,各种颜色的服饰,大多都是很简单的样式,特别花哨的几乎没有,里面裙子很多,看来主人很喜欢。
  再来就是书桌,书做上面只有少少几本服装书籍,倒是有厚厚的白纸摆在一旁,上面画满了各色线条,像是服装设计的图纸。
  房间的主人端着一杯清水走进了房间,少女长相很精致,个子高挑身材匀称,两腿修长,手指也很好看,像钢琴家的手。少女的长发及腰,松松的束着,穿着宽松的睡衣手里捧着温热的水杯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
  手里的杯子不停的冒着热气,绿萍愣愣的看着不断上升的水汽发着呆。平常这个时辰她以躺在床上安然熟睡,今天却起身发了呆,呆座了许久的绿萍放下了水杯,双腿放在了椅子上,双手环抱着,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才抬了手轻轻放在右腿上,缓缓的抚摸,温热的手指放在冰冷的腿上,温度的反差才让绿萍终于清醒。
  “我怎么可能会断腿!”绿萍如释重负的说着。刚才已经安然入睡的绿萍被右腿突然的剧痛惊醒,眼前闪过自己做着轮椅的画面绿萍感到茫然和恐惧,做了许久的心里建设这才放松了些许,现在终于确定那不过是梦,绿萍终于安了心,只是这次的剧痛还是不自觉的被记在的心里。
作者有话要说:  

  ☆、家庭环境

  
  宋宇彬捧着杯牛奶躺在靠椅上,微凉的风吹在身上,带起些许凉意。具俊表一心期待的第二日旅程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打断,郁闷非常的大少爷只好窝在酒店的房间里静静的长蘑菇,除了他的另外三人倒是狠狠的松了口气,他们昨天实在是被折腾的够惨。
  尹智厚由于昨晚聊天到深夜导致的睡眠不足,现在正黑白颠倒的呼呼大睡。苏易正由于昨晚小腿激烈的抽筋导致腿部酸痛也没有睡好,所以也加入了尹智厚的睡神行列。另外就是昨晚一夜好眠的宋宇彬,由于昨天白天心情舒畅的缘故,宋宇彬晚间的睡眠质量也是相当的高,所以他是除了具俊表之外唯一的精神人,虽然他对今天的旅程完全不期待。
  被大雨困在酒店的具俊表拖着唯一庆幸着的宋宇彬回了房间,宋宇彬被迫陪着精力旺盛的大少爷完了许久的游戏,终于一只输个不停的具俊表把宋宇彬哄会了自己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的宋宇彬狠狠的松了口气,就差没有用夸张的擦汗动作来表达自己的解脱感。饶是自诩精力充沛的宋宇彬也感觉自己离具俊表那非人的旺盛精力相差甚远。
  陪具俊表玩游戏倒是打发了无聊的时间,只是换来的是手臂的酸痛,甩了甩胳膊,有些困了的宋宇彬很想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睡个午觉。可惜直到自己一向觉少的宋宇彬只好忍痛离开了此时对他来说充满了**的大床。
  在房间无聊的闲晃许久后,刚刚聚齐的睡衣依然消散,但是还算老实的胃部又有了造反的趋势,无奈宋宇彬只好捧着杯温热的牛奶靠在躺椅上,随便在茶几上拽了本杂志打算分散些注意力,同时期望自己的胃部能在彻底闹起来之前消停下去。
  翻开手里的杂志,里面一溜的俊男美女,然后是一件件时装,快速翻书的手把刚刚翻过去的那一页退回,杂志上是一名少年,是花美男的类型,与其说长的帅不如说长的美,宋宇彬看了一会儿才继续翻着书。
  宋宇彬翻书的动作带着心不在焉的味道,他还在想刚才的少年,那少年长的和苏易正有些像,不过苏易正的五官比他要硬朗许多。F4的众人都很好看,但是确实不同类型的美男。
  具俊表大少爷是桀骜不驯的,嚣张异常,简直是老子第一谁敢说不的典型。所以具俊表的外放气场强到不行。尹智厚是忧郁型的,虽然不能排除家庭原因,但是未尝没有先天的因素。
  苏易正表面上是痞子型的,总是不那么正经,但是他一旦认真起来就非常恐怖。宋宇彬是四人中存在感最低的,他带着与他身份并不相符的平和,虽然他愈是平和就愈是吓人。
  胃部的抽动打断了宋宇彬发散的思维,有些凉的手放在胃部缓缓揉动。动作继续,思维越加飘忽,宋宇彬总是用这招对付胃痛。
  第一次见到苏易正是宋宇彬5岁时,小小的宋宇彬因为伤口发炎高烧而进了医院,其他三人得知消息后来到医院探望受伤的宇彬。那时的三人都动作小心的围在病床边。
  宋宇彬第一次见到苏易正并没有什么心跳加速的感觉,论起三人的存在感,那还得是嚣张的具俊表大少爷,苏易正那时只是和尹智厚一样很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从进了病房嘴就没听的具俊表,然后安静的听着,一言不发。
  第二次见面是宋宇彬终于从医院回到了家中,请了另外三人来家里聚会,这才见到了第二次面,可惜第二次依旧没有心跳加速,对他的印象仍旧停在第一次见面。
  直至第三次见面,宋宇彬有了心跳加快的感觉,就连呼吸也变了几变。第三次的见面并没有什么浪漫气氛,更没有什么深情对视,一眼万年之类的。是和今天一样的雨天,下着很大的雨,单独在外的宋宇彬在大雨中艰难穿行,大大的雨滴砸在身上生疼,尤其身上还带着未愈合的伤势,更显难熬。
  还不容易的回了家,一进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捧着果汁小口喝着的苏易正,苏易正看着狼狈异常的宋宇彬怔了怔,随后反应过来起身拉着宋宇彬进了浴室,熟悉的仿佛是自己的家。
  宋宇彬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一路上乖乖的被苏易正领进了浴室,甚至听着苏易正的话把自己拨了个精光,虽然那时还小,并没有什么好看的。随即反应过来的宋宇彬停下了□□的举动,直起身看着一旁衣着整齐的苏易正,直到把他看得红了耳根,这才罢休。
  由于身上脱的只剩内裤,身上的伤口全部暴漏在外,加上刚才淋了雨,伤口被泡的有些泛白,苏易正凑近看了看,随即一言不发的挽起袖子,拿着一旁的毛巾沾了热水给宋宇彬擦了身上,这是第三个这么对待宋宇彬的人。
  另外的两人是宋宇彬的爸爸和妈妈,那只是在宋宇彬能自理之前,宋宇彬从能自理开始就再也没让两人这么做过,为此老爸和老妈一直抱怨说宋宇彬一点也不可爱。
  被苏易正这么对待的宋宇彬显然不太习惯,僵着身体任他擦拭,期间还要控制自己的条件反射,生怕一个不小心弄伤了苏易正。另一边的苏易正显然也是第一次伺候人,动作带着十足的生疏,手里的动作却轻柔,丝毫没有弄痛宋宇彬。
  擦干的宋宇彬被苏易正拉到了床上,苏易正却独自走开,一会手里捧着个盒子走了回来。让宋宇彬趴在床上,动作轻柔的为宋宇彬上药,期间两人都一言没发,气氛却不尴尬,带着点点温馨。
  宋宇彬小心的侧躺在被窝里,身旁是正要躺下的苏易正。苏易正被宋妈妈留了下来,按照宋妈妈的话来说就是,“哎呀,易正今天这么照顾我们宇彬,累了就在这歇着吧。”这话是苏易正转达的,但是熟知自家老妈有多不靠谱的宋宇彬却知道自家老妈打着什么算盘。
  自家老妈是腐女一枚,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真人现场版,对于没有把宋爸爸掰弯感到万分遗憾,但还是自家老爸略胜一筹,把励志掰弯自己的女人去回了家,这是多么伟大的精神,这是多么舍己为人的思想,简直就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典型啊,宋宇彬每次想起就对自家老爸万分钦佩。
  结了婚的老妈自然不可能继续打自己老公的注意,只好把注意打到了自己的儿子身上,这回就连伟大的老爸都选择撒手不管,没人压制的老妈变本加厉的折磨着自己的儿子,宋宇彬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奇葩家庭,有着一对不靠谱的父母,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忍受着精神上的煎熬。
作者有话要说:  妈呀,写了半天一个数据库连接异常就全没了,我招谁惹谁了!!!

  ☆、生前种种

  
  宋宇彬放下空了的杯子,里面还剩半杯冷却的牛奶,刚才还捧着的杂志已经被扔到了一旁,大概是分散注意力的方法奏效了,胃部已经停止抽痛,虽然还是闷闷的,对宋宇彬来说可以忽略不计。
  停止回忆自己黑历史的宋宇彬依旧躺在躺椅上,转头望着窗外,漆黑的一片,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深夜,外面的大雨依旧没有听,雨势倒是小了些,淅淅沥沥的在窗户上划出一道道痕迹。外面雾蒙蒙一片,失了兴致的宋宇彬拽过一遍的电脑开始处理公务文件。
  苏易正由于睡了一大天现在精神的不行,也捧着电脑敲敲打打,不过听着那欢脱的音乐就知道一定是在玩游戏,和宋宇彬的认真负责形成强烈反差。
  具俊表是唯一正在熟睡的人,白天虽然没有出去,不过具俊表大少爷也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自顾自找乐子玩的开心。尹智厚此时也捧着电脑,不过从时间来看,八成又是和那个神秘网友在聊天。
  另一边,简单大气的房间里,一个少年坐在地毯上背靠在床上,仰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房间很干净,完全不像是十几岁少年的房间,书籍整齐的摆放在书架上,大多是建筑书籍,书桌上干干净净,连点灰尘都没有。床上也没有多余用品,屋里唯一不和谐的地方大约就是一直毛绒熊,和绿萍房间里的是一对,两人明显一人一只。
  楚廉低头,从床上捞过手机,修长的手指不停点着信息,然后点了发送,显示收件然人是绿萍。没有一会儿,手机的屏幕亮起,显示一条新短信,手机的屏幕一直持续刚刚黑下去马上亮起来的频率,好一会儿两人才互相道晚安。
  完成了任务的手机马上被抛弃到了一边。楚廉恢复了仰躺的姿势,手指在一旁一下一下的点着,显然楚廉在思考着什么,抬头看了看时钟,已经深夜这才起身关灯上了床。
  侧身躺在床上,楚廉的呼吸没一会就平缓下来,只有时钟的滴答声依旧不停。
  在酒店熟睡的具俊表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汗的睁开眼,看着依旧黑暗的房间,眼睛闪了闪随即闭上了眼,抬起手臂擦了擦额头和脖颈上的冷汗,长长的出了口气后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
  依旧对梦中场景心有余悸的具俊表睁着双眼发呆,一抬眼看到床头柜上的旅行计划,嘴角瞬间勾起,眼中也带了笑意,不是平时的夸张笑容,而是带着点点温暖,配着具俊表夺目的五官更显出点不同的性感。
  睡不着的具俊表干脆起了身,靠在床头手里捧着旅行计划本,手里还拿着支笔,不停的写写画画,偶尔停下来思考,然后继续填写更多的内容,好半天终于停了笔,旅行计划本上面的计划又多出了好几页,可想而知F4的行程又添加了多少,也幸好其他的三人不知道,否则提供计划的具俊表大少爷怕是要陪人道毁灭,虽然其他三人让他写计划是就做好了这种准备。
  再来说说另外一个心里与外表年龄不符的少年陶建波,陶建波依旧正常上课而后在舞蹈室与大家一起排练,与他相熟的人也没有看出他的不对劲,显然少年的性子没变,或者说是少年的演技够高杆。
  依旧是最后一个从舞蹈室离开,步履也依旧不急不缓,手里提着演出完毕的舞蹈服,今天他们舞蹈室有一个小型的演出,主角是汪家的大女儿汪绿萍和陶建波,两人见的配合默契,得了个不小的奖项,舞蹈室的大家都很高兴,除了主角的汪绿萍和陶建波。
  汪绿萍是因为昨晚的梦境儿心有余悸,虽然表演过程中全情投入可是下了场后还是有些心神不定。另一位陶建波显然没有什么不祥的梦,他只是对这些不太看重,或者是经历过的大场面太多以至于对这样的场面有些见怪不怪。
  穿越前的陶建波也是一名舞者,也曾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比赛,拿过不少的奖项,场面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经历的。虽然后来的他慢慢退居幕后,结婚生子,娶了一个漂亮的妻子,有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儿子,生活虽然不是一帆风顺但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坎坷,导致了他的性格很平和,是个很好相处,与大家都能相处的来的人。
  后来等到两个儿子慢慢长大,一个继承了自家老爸的事业选择当舞者,另一个从小就是个军事迷,后来就去当了兵,几年才能回来一次,好在两老还有另一个儿子在身边。
  选择当舞者的弟弟也和他的老爸一样,成绩出众,到各地参加大大小小比赛,也拿到了不少奖项。选择当兵的哥哥的动态就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哥哥顺利当上了特种兵,肯定执行了不少危险的任务,从他偶尔回家不小心露出的伤疤可以轻易推断出来,总的来说,两人的事业也算一帆风顺。
  可惜两人的感情就不是那么顺利,哥哥由于在军队也没什么时间更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女孩子,所以知道快三十也没有结婚,后来在一次任务中,保护目标人物的女儿见到了他,后来经常找借口去军队见他,后来两人就定了下来,两家商量后互相见了面,彻底定下了婚事,至此大儿子的婚事有了着落。
  婚后一年后孙子就呱呱坠地,两老抱着小孙子笑得开心,大儿子和媳妇的感情稳定,平淡中带着温馨,虽然大儿子的工作危险,但是女方的家庭也不是个简单的,所以女方能够体谅丈夫的难处,从没为工作的事情吵过闹过。
  再来说说小儿子的婚事,小儿子不像他哥哥那样接触不到女生,所以大学时期就交了女朋友,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子,家庭据说也很好,后来儿子把女方带回了家打算给两老看看,一看不要紧,看了之后,两老一直反对,不是两位来人不通情达理,而是女方实在不靠谱。
  那女孩的外表漂亮,穿着什么的也得体,就是性子不大好,说的难听点就叫公主病,两老一致反对,但也没对小儿子提,后来两人还是分了手,分手原因两人也没问过,反正都分了,干嘛给小儿子添堵。
  后来在工作中有认识了一个女孩,是个画家,长相没有上一个漂亮,但是非常有气质,家教也很好,父母都是老师,慢慢相处了两年后,小儿子把她带回了家,一起吃了顿饭基本上同意了两人的事,后来两家见了面,对对方都很满意,两家就开始操办婚事。
  小儿子结婚第一年小儿媳就怀了孕,可是在外面买东西的时候被车刮了一下,流了产,两人伤心了好一阵,几个大人都紧着给小儿媳补身子。第二年又怀上了,这次小儿媳是全家的保护动物,整个家庭都小心翼翼的,气氛别提多紧张了,小儿媳自己也挺紧张,生怕又出什么意外。
  好在这次大家的努力没有白费,小儿媳顺了的生下了小孙子,健健康康的大胖小子,几个老人是大大的松了口气,小两口也挺高兴,整天捧着儿子不撒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瓶邪同人]Fantastic Leman by 晨烁橙 下一篇:[盗墓同人]九门赋(cp:启红)by 拾柒言/拾七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