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东方,我永远不会背叛你,相信我。”
    “嗯。”
    “东方,我现在有能力保护好你了,相信我。”
    “嗯。”
    “东方,我不会再让你伤心难过,相信我。”
    “嗯。”
    “东方,我一刻都不会再离开你,相信我。”
    “嗯。”
    “东方,我爱你。”
    “嗯。”
    “东方,嫁给我吧。”
    “嗯。”
    “真,真的?真的答应嫁给我了?”
    “嗯。”
    “你丫这不是自动回复吧?”
    “不想娶就算了。” 
    “别,别,我说笑呢,嘿嘿。”
    “。。。”
    “东方,给我生个孩子吧。”
    “嗯。。。嗯?你说什么!!!”
    嘿嘿嘿。。。
 

   东方不败之霸宠  正文相关  序
   
    看了很多关于东方不败的耽美文,也看了N边金庸大叔的《笑傲江湖》。

    怎么说呢,心疼东方不败这个人。

    不论世人是怎么评价这个人的,我的看法就是,他是一个值得疼爱的人。

    或许大家都爱主角,爱令狐冲。

    或许大家不喜欢这个不男不女的人物,东方不败。

    但是他依旧能打动我心中的柔软。都说一百个读着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

    所以,我坚持我的观点。

    想塑造一个温柔似水,能力超凡的忠犬攻来保护我家东方。

    想让东方不败得到在金庸后妈那里得不到的美好结局。

    (我错了,是后爸。)

    总之,我不是后妈,我是亲妈。

    东方宝贝,你的好日子来啦!!!

    么么哒,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的文,能够接受我的无厘头。

    至于到底要不要东方不败生子。。。

    嘿嘿嘿。。。(奸笑中。。。)

    你猜!


东方不败之霸宠  愿得一人心

    第一章 死与穿
    章节字数:3037
    “为什么。”即使是枪口对准自己的脑袋,也可以如此淡定询问原因的人,要么压根不怕死要么就是有王八之气护体(哦不,是霸王之气)绝对死不了,而王腾希总裁就那么恰巧的两种都占了。可是他还是死了,因为,那个人没有告诉他原因。

    王腾希,人如其名,小时候是家里的希望,长大了也就自然而然的飞黄腾达了。虽然继承了父亲小小的家业,却凭借精明的头脑把其产业发扬光大,年近30的他手段不仅狠辣而且腹黑。有钱人总有些奇怪的癖好,王大总裁也一样。他好男色,尤其喜欢漂亮完美的男人,在gay界里也算是名人了,所以投怀送抱的人也不在少数,多金的美男子哪里会有人不爱的?

    所以到死,王腾希也没有猜出来到底是谁要杀他。

    “是前一段时间投资的那块地拆迁时不愿搬走钉子户?还是旗鼓相当的对手?莫非是前两天刚甩了的那个男生?不应该啊,哎。”王腾希这边只顾着想谁要杀他,却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人都死了为什么还能思考,另一边却急坏了底下伺候的丫鬟翠玉。

    “杨总管,杨总管。这都卯时了,你起了没有啊,等下是要去教主那里的啊。”

    “……”谁啊这么吵,不知道我在思考吗?翻身,继续思考。

    “杨大哥,这里不及村里。今天是你第一天当值,你要是因为贪睡被撤了职,怎么对得起逝去的杨叔啊。”翠玉一边说,一边抹起了眼泪。

    翠玉是孤儿,她和杨大哥俩人从小一起长大。杨叔虽是教里阁主,却心肠的好,人又心细,把她当亲女儿养着,也就打小照顾着。就在前不久杨叔等人随东方不败下山巡查遭到暗杀,杨叔忠心诚诚的替东方不败挡下毒箭,自己却不治身亡。东方不败虽贵为魔教教主,对手下还是赏罚分明的。这也就有了杨总管的职位,翠玉也就自然的成了杨大哥的丫鬟。

    而杨大哥却从听到父亲死讯后就没有在笑过了,对于杨总管一职也是爱理不理,对教主的问话也是草草的敷衍。教主只当是他心里难受不多计较,可是这当值不做好本分工作可是要受罚的啊。翠玉已经没有疼爱她的杨叔了,她不能再没有了一直对她照顾有加的杨大哥了。想到这,翠玉更加卖力的拍起门来。

    “杨大哥,你快醒醒,虽然你这总管一职很悠闲,但今天是第一天,你还是要去教主那里一趟的啊。”

    “……”什么总管教主啊,难道我没去天堂见耶稣,而是去地狱见阎王了?

    “杨大哥,呜呜呜呜…你快…快起来啊。”翠玉这会已经哭的快要断气,呜咽着叫着门。

    “……”啊?吵什么吵?某总裁还在神游中没有反应过来现状。

    “杨…杨…杨大哥,再不起…起来…就…”翠玉还没说完,就听见屋里一声闷哼。

    好吧,某总裁终于睁开眼了,并且看见了古声古色的屋子,纯木质的桌椅,上好的陶瓷杯具,还有被磨得发亮的铜镜。而他的闷哼就是因为他不敢置信眼前的一切,而自己掐自己大腿的造成的。

    疼,是真的,不是梦。“莫非我穿越了?”自言自语一句,然后就是无尽的苦涩。先是想起了原来一个MB在完事后跟他说想要穿越,王腾希还笑着说年轻真好,还有做梦的资本。又想起在另一个世界的父母得知自己死讯后该多么伤心。尤其是母亲,眼睛不好又哭那么狠,千万别瞎了啊。最后想了想自己留下的钱应该够二老过余年了也就安心了那么一点。

    “杨大哥,你醒了不是,是不是让我进去伺候你穿衣?”门外的翠玉只听见了王腾希那句话中的穿字,还以为是要自己进去伺候他穿衣。哭也不哭了,赶忙擦干眼泪。

    “嗯,进来吧。”某总裁在一阵天人之交后选择了淡然。既然上天给了一次重生的机会,那就应该珍惜。白手起家不是没有过,而且这具身体看起来很年轻,算起来自己还是赚了。

    翠玉端着洗脸水就推门进来了,虽然人前他俩是主仆,但是私底下还是把他当大哥的。

    “杨大哥,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也不能怠慢了教主,生死有命,我心里也很难受。”

    “……”某总裁郁闷,什么生死有命?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杨大哥快洗脸吧,这饭是没时间吃了,等会回来了我再给你热热去。”翠玉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熟练的替他整理好衣物,就等他洗脸后出发。

    “……”某总裁再度郁闷,能不能告诉我等会去干吗?或者,装失忆会不会更好一点?

    “杨总管,请跟我走。”由翠玉推开了院门,看见了两名带刀侍卫,心下一惊,这里可是古代,人命如草芥,说杀也就杀了。这具身体竟然还是个总管,看来装失忆的安全性不大啊。

    思及此,某总裁决定忘记前世的身份,大丈夫能伸能屈,留的青山在,才能有柴烧嘛。

    跟着侍卫左拐右拐的走了有一刻钟,终于到了地方。抬头偷瞄了一眼这个宏伟的建筑,不似皇宫庄严却有一种威严的气势。王腾希不禁猜测自己到底穿越到了什么人的身上,只看这建筑一眼就觉得不简单,高出不胜寒啊。

    “教主,人以带到。”带刀侍卫没有进去而是隔着院门跪下了,脸上的虔诚与膜拜让人一眼就看的出他的忠诚,可是王腾希却不这么觉得。这样的人,不是真的诚心,就是城府深不可测。

    事实证明王腾希的猜测的是对的,带刀的不一定就是侍卫,也有可能是长老。因为这个在王腾希眼中是侍卫的人就是日后助任我行复位的日月神教长老向问天。

    “参见教主。”翠玉也紧随着跪下了,还顺便拉下了不知所措的王腾希。

    院内一片寂静,外面的人也不再有动静。又过了有一刻钟,朝阳也已经慢慢露出了潮红。院门突然开了,要不是知道这里是武功泛滥的古代,王腾希一定会认为闹鬼了。

    “杨莲亭进来,你们退下吧。”院内传出来的声音清脆却又洪厚,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能用拥有这样雌雄难辨的嗓音。

    “是。”王腾希还在无限YY声音的主人,没有动静。美男一直是他的弱点,唯一的弱点。向问天已经起身回去了,翠玉看着还在发呆的王腾希,一脸无奈。也不知道等下教主会不会为难他。“杨总管,教主让你进去。”

    “……”王腾希再度无语,原来我叫杨莲亭啊,你不早说。杨莲亭?怎么这么耳熟。可是现在哪里有时间思考这些。给了翠玉一个安心的眼神,迈着大长腿就往里走,一时间王八之气再度覆身。这种经历了岁月的打磨而拥有的霸气不是一般人学的来的。这也让东方不败对他多了一丝关注。

    先是进入院子,然后绕过牡丹坛,再是穿过一片竹林才看到了整座院子的主屋。王腾希暗自诽腹,这教主怎么不去住森林里啊,好好的院子非要弄的跟植物园一样。但是面上还是一派平和,不管怎么样小命最重要。

    “杨莲亭参见教主。”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是黄金最近掉价很严重啊,很明显没有命重要。所以王腾希一进门就扑通一声给跪了。

    接下来又是无尽的沉寂。王腾希也不敢抬头。现在想想刚才在院外听到的声音总感觉那么飘渺,这么远的距离能把声音听得这么清楚,不是听得人内力深厚就是说的人内力深厚,很显然,是教主内力深厚。

    “现在跪的倒挺快,刚才不是看你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这声音近处一听倒还有一分慵懒在里面。不过好像声音方向不大对啊。等等,方向不对?王腾希尽量小幅度左右偷瞄,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跪在外厅,教主却在里屋。

    “……”王腾希一时无言,都怪自己太紧张了,已经近10年没有出过这样的丑了。

    “抬起头来。”后面是不是还有一句,让的大爷我瞧瞧啊。这是教主吗?这是流氓吧?

    “……”为了小命,王腾希再度妥协了。强忍着翻白眼的**,把头慢慢的抬了起来。

   
    第二章 钟情
    章节字数:3242
    一见钟情也就是如此了。此时的东方不败正斜倚在软榻上,皮肤白皙,在晨光的照耀下给人一种晶莹透亮的感觉,穿着青绿色的缎袍,袖角与衣领边勾勒着精致的花纹,少了一份男子的粗狂,却多了份女子没有的风姿与淡然。只这一眼,便足够勾了王腾希的魂了。

    东方不败见这人一直盯着自己看,心中不免有些诧异。听探子说这杨莲亭自小养在村中与翠玉一起长大啊,应该是怕见生人的,怎么今天这么大胆敢盯着我看。放眼整个教中,敢盯着自己看的差不多都被自己杀了。

    王腾希见教主皱起了眉头,连忙将自己的头又低了下来,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这样东方不败感到很迷茫,他真的怕我吗?刚才王腾希跪在外屋偷瞄的样子东方不败一丝不漏的看在眼里,明明尴尬却又可以如此淡然的人心里素质应该很好,说白了就是脸皮太厚。可是现在见自己皱眉又惶恐的低下头,这,只怕是装的吧?那他又有何目的如此做?此人不该留,但是又好久没有碰到如此好玩的人了,留在身边量他也不能有所作为。

    王腾希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佩服皇宫里那些动不动就下跪的下人的时候,他已经在鬼门关走一趟了。

    屋里还是一片寂静,但是王腾希却不敢乱动,因为他能感觉到一股压力就在自己头顶,凭借多年从商的警觉性,他知道如果抬头,必死无疑。

    就在他的腿快要跪麻木的时候,东方不败终于说话了。“起来伺候本座用膳”

    王腾希赶忙从地上爬起来,顺便还偷偷揉了揉跪疼了膝盖。东方不败在看见了他的小动作后心情突然变得非常好,果然是个有趣的人。

    “传膳”王腾希学着电视里太监的样子对着门口喊了一句,然后一脸紧张的盯着门口,深怕门口没人进来。

    不出所料,门口真的没人进来。屋内又是一片寂静。王腾希尴尬的看着教主。教主淡定的望着窗外。但是教主眼底的笑意却没有躲过王腾希的眼睛。

    “好吧,我认栽了。”王腾希小声嘀咕一句推开门往外走去。只是他觉得是小声的话却清晰的传进了武功高深的东方不败的耳朵里,他没有看见的是东方不败的嘴角有了一丝松动。

    王腾希不得不再次徒步穿过竹子林,绕过牡丹坛,顺便又故意欣赏了一下沿路的风景。这回仔细看才发现两边的阁楼装饰的特别别致,整座院子没有男性应该有的狂野,却有威严,还有一些女子的温婉。这让王腾希感到迷茫,如果这座院子是教主指示这么设计的,那么教主放到现代一定是个女王shou。哎,想什么呢,这可是古代。男男恋是禁忌,怎么能把心思都打到随时可能把自己杀了的教主身上了呢。

    “东方教主在不在屋内,我有事要与他商议,你快去通报。”开什么玩笑,这才刚走到门口就要回去,不干!王腾希怒瞪拽着他衣领的人。

    “你还敢瞪我,我童百熊在黑木崖有几个人敢造次?”童百熊?太耳熟了。黑木崖?黑木崖!黑…黑木崖?!!!王腾希惊呆了,东方教主,难道就是笑傲江湖里的东方不败?那自己岂不是…杨莲亭杨总管了?

    “童长老。”又是那清脆的嗓音,这次王腾希是真的怕了。

    如果真的是东方不败,那么凭借他多疑的性子一定会知道自己不是原来的杨莲亭的,那就是必死无疑了。就算不死,最后也会被令狐冲和任盈盈设计杀死,怎么算都难逃一死。要不,逃命吧?但是现在这个世界没有武功是活不下去的,而笑傲江湖中的杨莲亭又是一个好权势,爱美色又贪生怕死的主。逃是不可能了。转念又想到东方不败因为杨莲亭被杀的结局,不禁开始怜惜起他。刚才一见已然是钟情了,这么一个绝色最后不是生老病死而是被杀死不免有些太可惜了。高处不胜寒,东方他也是需要人陪的吧。已经死过一次也就不是那么怕死了,说不定运气好了下次穿成个皇帝。

    想开了的王腾希也就淡然下来,面带微笑的计划着如何把东方弄到自己床上,反正自己是现在杨莲亭,东方爱上自己的几率应该大很多。于是,东方,你摊上大事了。

    还在门口等候的翠玉看见杨大哥一脸奸笑不免心中一颤,这个笑给人的感觉太恐怖了。

    “来人,去把教主的早膳端来。翠玉你先回去吧,不用担心我。”翠玉是个好姑娘,至少是自己穿越过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对自己好的人了,王腾希不忍看她担心。

    翠玉听了这话红了脸,应了一声也回去了。

    王腾希也端着教主精致的早餐继续绕过牡丹坛,穿过竹子林。算一算,这一早上跑了三四趟了,自己早饭还没吃,还要伺候别人,真是苦命。

    “教主。”王腾希端着早饭进去的时候童百熊已经不在屋里了,有武功的人就是不一样,来无影去无踪的。东方不败正坐在雕花的木椅上看着王腾希。

    王腾希把那些精致的小碟子一个个摆好又给东方取手帕净了手,随后自己也净了手。在看见一个木盒中有三根银针时也只是诧异了一下,便开始用银针试菜。谨慎一些总是好的,想着东方不败的饭菜随时可能被下毒,王腾希做出了一个勇敢的决定。他在东方不败的注视下把每个菜都尝了一遍。

    “教主,都没毒。”你哪请的厨师,那个蘑菇做的真难吃,还有那个青笋,是没放盐吗?那个,对,就那个鱼,谁做的啊,那么腥,吃了能不拉肚子吗?

    “嗯。”依旧是淡淡的口吻,但是心中的波澜谁也看不见。

    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被人关心过了,先是副教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后来夺了教主之位更是无人敢接近了,现在练了神功便是自己不给别人接近的机会了。而那些愿意接近他的不是因为他的权势,就是因为利益。那么他呢,又是有何目的?东方不败突然就没了胃口。

    “撤了吧”

    “……”你也知道难吃啊,吃不下是应该的。

    就这王腾希动手开始收拾碟碗时,东方不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只要微微用力,王腾希就可以再次穿越了。“说,你有何目的?”

    “……”愣,目的?为了保命。可是命已经保不住了。

    “不说?不说就去死吧。”

    “如…如果…我…我说…为…照…照顾…你…呢?”王腾希觉得自己像离开水的鱼,真的快死了。

    “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东方不败心里虽然不信,但是他还是松开了手,即使是谎言,对于这么渴望被爱的自己也是一剂猛烈的毒药。

    “咳咳咳,咳咳”妈蛋,我当然知道我说什么了,没被你饭菜里的毒毒死,反而要被你掐死,你要不要这么反复无常。

    “我要你再说一遍。”我要听你说你喜欢我,我要知道我也是被爱的。

    “东方,我喜欢你,让我照顾你,好不好?”还有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要杀死我,怎么说我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居家好男人

    “……”回应王腾希的又是一阵寂静,因为东方此时又淡然的看着窗外。

    也没打算让东方接受自己,人家是堂堂教主,自己不过是一个闲职总管而已,况且两人还都是男人,这个在一起是有很大难度。王腾希收拾收拾看教主没有什么指示便自己退下了。

    等回到自己住处时太阳已经高空挂了,这里也没有表,自己只能估计着时间。

    吃过比东方那里还难吃的早安,王腾希忍着想呕吐的冲动开始了黑木崖一日游。日月神教总共五个总管,一个大总管。管钱财,管经营,管后宫,管职位,还有就是王腾希这个管茶米油盐的总管了。从管理学角度讲这是分权制衡,但是大总管的职位就未免太大了,容易功高于主,权利容易使人变质,杨莲亭不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呸,现在不就是骂自己呢嘛,什么破例子。)最重要的就是为什么说管柴米油盐的是闲职?没这些东西做饭吃,你们都得饿死!(这是报复,赤果果的报复。)

    看着黑木崖如画的风景,连心情都愉悦起来。古代的空气就是好,没污染。躺在草地上又开始想念家中的父母了,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儿子不能为他们送终真是不孝。早上还差点被掐死,也不知道死了之后能不能回去看看自己父母。淡淡的忧伤挂在脸上,让王腾希整个人都显得犹豫起来,发丝随风飘到脸上,也飘到此时正在某棵树上的东方心里。俩人很巧的都在这里散心,也都处在忧伤中,他们就这么不打扰的自己舔着伤疤。

   
    第三章 用膳
    章节字数:3403
    王腾希是被翠玉叫醒的,看看天已经快中午了,早秋的天气早晚更凉一些,早上起的太早,又没吃什么的他现在只觉得浑身乏累。

    拖着疲惫的身子随着翠玉回去,在经过厨房时他停住了脚步。

    “你先回去吧。”我要给东方和我改善伙食,你就可以休息了。

    王腾希在早年创业的时候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自己租屋住,所以做饭的手艺算不上一流也能称的上好吃了。加上成功后的王腾希更加注重养生,所以对于身体调理方面还是特别了解。就是不知道东方现在有没有练那个神功,看院中的摆设和他的穿衣风格,像是练了又像是没练,一时王腾希也拿不准应该给东方进行哪些进补,就随便炒了两盘拿手小菜,煲了一个滋补的汤给东方端去了。

    东方此时已经把教里的公务批完,其实也没有什么繁忙的,无非就是正派人士又搞什么名堂了,但是武功高强的东方不败一点也不把这些放在眼里,应该说人命他都不放在眼里。谁要是闹得大了,杀了便是。剩下的事有总管处理着,他也落得清闲。

    “教主,该用午膳了。”王腾希在院外恭敬的候着,自从知道了教主是东方不败后他变得谨慎很多,因为他知道东方不败天性多疑,而且他的屋子也是从来不让人随意出入,院子里除了暗卫,一个丫鬟都没有。

    “嗯。”

    “……”回答的这么简单,不知道这样很没有礼貌?王腾希一边诽腹一边屋内走。

    “这是什么?”东方不败的语气终于有了一丝松动,至少有了一丝诧异不是吗?

    “……”这不就是盘炒青笋,你没长眼啊?

    “本座问你话,为什么不回答?”听出东方不败语气中的怒气,王腾希连忙回答。

    “回教主,是午膳。”……寂静,除了王腾希布菜时碟碗碰撞发出的轻微声音,屋子里又是一片寂静。哦不,应该是东方不败这次没话说了所以才寂静,因为东方不败听出了王腾希语气中的戏谑。

    敢嘲弄本座?很好,勇气可嘉。

    “本座让你坐下了吗?”和我一桌吃过饭的人,现在还锁在西湖底,痛不欲生。

    “……”不坐着你让我站着?饭可是我做的,你让我看着你吃?

    最终王腾希还是败在了东方不败的气场下,乖乖的站了起来伺候东方不败吃饭。

    一顿饭下来用了快一个时辰,东方不败许是因为心情不错,又许是因为饭菜可口,比平时又多吃了半碗饭,但还是吃的少的可怜。

    王腾希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么大个男人,一顿饭就吃这么一点,真不知道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难道教里平时都在虐待教主?“教主,再用些吧。”

    “你是在教训本座?”还是……在关心我?

    “属下知罪,请教主责罚。”关心你都有错,真是个别扭的人。

    “说说你何罪之有?”我倒要看看你会怎么找借口

    “……”我也想知道我何罪之有。大哥你别闹了,你是非要我每顿饭前一跪你才行吗?

    “本座问你话呢。”你就是有目的接近我的对不对?

    王腾希又感觉到了早上那股压力,这是又要死了吗?

    “属下不应该插手教主的事情,教主英明。”英明个屁,你都瘦的只剩骨头了,风一刮你都能飞上天,连轻功都省的用了。

    东方不败斜倚在椅背上,手指轻敲桌面,看上去慵懒华贵,但是他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王腾希。

    气氛渐渐沉重起来,王腾希的腿也再度麻了起来。

    “教主,属下只是关心你而已。你不接受我,我可以理解。但是下属对主子的关心你也不愿意接受吗?”明明是渴望被爱的一个人,这么倔强做什么。

    东方不败看着王腾希一边说一边偷偷的换了姿势跪着,心里知道他一定又是腿麻了。这是怎样的一个人,是真的关心自己,还是……罢了,不想这么多了,就当做是真的关心自己吧在他露出自己的嘴脸之前。

    “今天的菜做得甚是符合本座的胃口,赏。”

    废话,是我做的,你这的厨师能做出这么高水准的菜吗?王腾希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随口应了句,“喳。”我呸,还真把自己当太监了。

    “本座累了。”东方不败吃完午饭总有小睡一会的习惯,王腾希也终于得到空可以站起来。伺候东方不败躺下,自己就端着没有动两口的饭菜退出去。还能看见外面的阳光感觉真好,直到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在金庸的书里王腾希知道东方不败是篡位成的教主,被任我行算计而修炼了神功,却也为此付出了代价。能够有如此魄力的东方不败,没有让王腾希觉得他遥不可及,反倒是觉得惹人怜惜,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唯一喜欢一个杨莲亭还被自己这个山寨的顶替了。想到这里,王腾希不免又是一阵内疚,穿到谁身上不好,非要穿到杨莲亭身上,罪孽啊。

    等王腾希回到自己的小院子里已经是午时末了,五脏六腑早都开始抗议了。翠玉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想了解一下这个朝代的事情也找不到人。自己又吃不惯这里的饭菜,也不喜欢东方不败的浪费,所以就一边计划着发财大计,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东方没怎么动的饭菜。

    他不知道的是,窗外的某棵树后,东方不败把他的动作都看在了眼里。

    春困秋乏说的就是这样的天气,所以王腾希这个闲职总管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又躲到黑木崖的草地上偷懒去了。不过这次就没有早上那么幸运,因为他看到了今生前世都难以忘记的一幕。

    “东方不败,你个大魔头,还我爹爹命来!”王腾希躲在远处的一个大树后偷看东方不败与仇家聊天。

    是的,就是聊天。因为东方不败此时正淡定的望天,一派风轻云淡。

    “哦?既然你要我的命,就自己来取。”

    王腾希心里计算着来报仇的热血青年的胜率,小说中的大BOSS是这么容易就挂掉的吗?那小说就真没得看了。

    果不出其然,东方不败一招胜敌,作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教教主,根本不把这样的小人物放在眼中。只是苦了王腾希,作为一个现代人活了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么没了,当看到刀过脖颈喷出的血时,在商场经历的大风大浪就根本不值一提了。王腾希几乎是瞬间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扶着树就吐了起来。

    东方不败早在打斗时感觉到了王腾希气息的不稳,现在看见他吐得难受,心里竟然有了一丝不忍。只当他是在山村里长大没有见过杀人的场面,一时无法适应。随即抱起已经吐的四肢乏力的王腾希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王腾希只觉得胃酸口苦,头越来越昏沉,最后竟在东方不败的怀里晕了过去。

    东方不败苦笑的看着怀里连晕倒都还皱着眉的男子,是有多久没有和人这么亲近过了?神功只差最后一步,自己也越来越谨慎多疑,这样与人亲近只怕是会乱了自己的决心。

    王腾希这次晕倒不仅仅是因为受了惊吓的原因,还有些着凉,晚上竟然在东方不败的软榻上发起了烧,这一昏迷就是一天一夜。

    “东方…危…险…不…不要啊!”“东方…回…来…”“东方…”

    东方不败歇卧在软榻上无语的看着烧的迷糊乱语的王腾希,这是在梦中都不忘保护自己吗?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武功盖世,无人能比吗?不过见了杀人的场面就吓成这样,还要保护我。

    “东方!”这时的王腾希一下子从软榻上坐了起来,手在空中绝望的胡乱抓着,头上的毛巾也掉到了地上。

    东方不败看着王腾希眼角流下的泪水,心也跟着疼了起来。是梦到自己遇到了危险了吗,一个男人竟也能哭的这么凄惨。

    “我在。”东方不败走到软榻边轻轻握住在空气中乱抓的手。如果东方不败的手下看到这个场景一定会觉得见鬼了,大名鼎鼎的魔教教主的脸上竟然也会出现这么温柔的表情。

    王腾希在握住东方不败的手之后终于安静了下来,手却不肯松开。东方不败尝试一下拿不出来后也就由他去了,这样被握着,感觉还不错。

    东方不败就这么坐榻边守着王腾希,目光停留在某个昏迷中的人的脸上。第一次见到这个人是在黑木崖下,看着一身土气的他只觉得是个土生土长的放牛郎。没想到仔细看起来到有一番英俊的滋味在里面。有棱有角的脸型,让人心里莫名的有一种踏实的感觉。为人和气,偶尔又有些孩子,这样的人,想不亲近都很难吧。不知道他穿上我亲手绣的衣服会是怎样的一番风姿。

    东方不败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神功就要到达顶峰,现在有这样的心思很容易走火入魔。他猛的用内力震开了王腾希的手。最后的一步必须要走,没人能阻止自己称霸武林,即使是杨莲亭,也不行!

   
    第四章 亲近
    章节字数:3326
    王腾希醒后只觉得口感舌燥,在他喝完了桌子上第三杯茶之后才意外的发现自己竟然是在东方的屋子里,而刚才躺着的,正是东方的床。大脑死机片刻后就想起自己是晕倒在东方怀里的,脸上一阵潮红,这么丢脸的事都能做的出来。

    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东方,心里又是一阵失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网王之花与少年 by 微微一朵深渊色 下一篇:[笑傲江湖同人]东方不败之霸宠 by 彩色考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