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黄老邪很邪,黄小邪也很邪,当双黄一起邪的时候,这就变成了“邪”星荟萃。
且看双黄如何演绎他们的“蛋”疼史,一切尽在双黄蛋。
双黄蛋,今天你看了吗?

1

1、第一章(修文) ...
 
 
  第一章
  
  黄涟很郁闷,九年义务教育三年高中四年大学十六年的学习,虽说不上寒窗苦读,但也算是刻苦,如今又变成了半文盲。
  把手中毛笔放到一边,甩了甩有些累了的小手,苦着脸看着纸上终于有点样子的东西。
  
  “弟弟,你好笨。”一边一起练字的小女孩拿着黄涟刚刚写出来的字,说道。
  小女孩只有六岁大,却也从精致的五官看出,长大必定是个美人。特别是女孩的那双灵动的眼睛,更是增添了几分颜色。
  黄涟有着和女孩八分相似的外貌,只是那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总给人一种水汪汪好欺负的感觉。
  
  “我背书比你快。”黄涟说的是实话,不过说完,他就觉得有些羞愧了。
  他上辈子和这辈子年龄加起来都足有三十了,还和一个六岁的小女孩计较这些,实在够他脸红的。
  其实黄涟也够倒霉,好不容易熬到不用上学了,谁知一场意外就夺去了他的生命,等他再醒来,就来到了金庸的小说世界,还成了一个小说里从来没有的人物。
  黄药师的小儿子,黄蓉的同胞弟弟。
  
  看过射雕的人都知道,黄药师可是真正的全才。
  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文韬武略,样样有门,诗词歌赋,书画琴棋,八卦算数,无有不成,医卜星象,阴阳五行,奇门遁甲,皆在胸中,农田水利,商经兵法,柴米油盐,无所不能。
  
  身为黄药师的儿子,黄涟表示压力很大。
  不过,黄涟从生下来身体就不好,根本不如姐姐黄蓉健康,几次都差点被阎王收去。
  也多亏了黄药师精通医术,硬生生给黄涟从鬼门关拽了回来,现在虽每日都需喝药,身体也好了许多。
  
  “喝药。”黄药师身穿青色长袍,形相清癯,风姿隽爽,单手端着一青瓷小碗,放到黄涟面前。
  黄蓉有些同情地看了眼黄涟,就扑到黄药师怀里,“爹爹,爹爹,弟弟的字还是没有我的好看。”
  黄药师眼神柔和了点,伸手摸了摸黄蓉的脑袋。
  
  黄涟端着药,白嫩的小脸皱成了一团,像一个刚刚蒸好的包子,添了几分可爱。
  就算已经喝了六年,黄涟还是喝不惯这药,又苦又涩。
  可怜巴巴地看了眼黄药师,黄涟还是闭着眼睛,仰头一口气把药喝了进去。
  
  黄涟刚把碗放下,黄蓉就赶紧从一边的小食盒里捏出一大块糖,放进黄涟的嘴里。
  小时候,她看爹爹天天给弟弟熬药却不给自己吃,就偷偷尝过一口,自那以后,每次看到黄涟喝药,黄蓉都是满满的心疼。
  
  “涟儿的字确实没有蓉儿的好。”黄药师看小儿子吃完药,就拿起他们练的字,说道,“还需勤加练习。”
  “是,爹爹。”黄涟站到黄蓉身边,同为六岁的黄涟,竟比黄蓉还低上半个头,这也是黄涟最不满意的地方。
  
  黄涟记得外人对黄药师的评价多是离经叛道,狂傲不羁,厌恶俗世,更有一个黄老邪的外号,可是他对子女是真真的好。
  他和黄蓉的启蒙学习都是黄药师教导的,甚至他每天吃的药也都是黄药师亲手熬的。
  黄药师给他端来的时候,温度也刚刚适合,正好入嘴。
  
  当黄涟更小的时候,每次发病黄药师都是彻夜陪伴,百年难得一见的珍贵药材更是不要钱的用在黄涟身上。
  还有黄蓉,虽是个有些任性的孩子,可是对黄涟这个弟弟也是好的不得了,每次黄涟生病,都会陪着黄涟,从不出去玩耍,就算是黄涟睡着了也是一样。
  黄涟还记得黄蓉跟黄药师说的话,我要好好学武功。
  
  黄药师点点头,没有问黄蓉为什么,可是黄蓉自己扑到黄药师怀里,等我成为天下第一了,我就去外面给弟弟找药,一定能找到彻底治好弟弟的药,谁不把药给我,我就抢过来。
  这也多亏了黄蓉是黄药师的女儿,要是别人的女儿,说了这话,怕是不被家长打一顿也会吵一顿绝对不会教导武功了。
  可是黄药师却觉得黄蓉极好,爱护弟弟,还有目标计划。
  
  自此,黄涟把黄药师和黄蓉真正当做自己的亲人了,而不再只是一本小说中的人物。
  也不知道是心态好了还是黄药师的药管用了,黄涟的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只是还不能过激的运动。
  
  吃过午饭,休息半个时辰后,黄药师就开始教黄蓉和黄涟练武。
  黄涟可谓是先天不足,娘胎里带出来的体弱多病,也多亏了黄药师博学多才,要不黄涟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学武了。
  黄蓉已经练熟了碧波掌法,正在学习落英神剑掌,落英神剑掌本是从剑法变化而得,攻敌时,双臂挥动,四面八方都是掌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真如桃林中狂风忽起,万花齐落一般,妙在姿态飘逸,宛若翩翩起舞。(百度)
  而黄涟正在学兰花拂穴手,在射雕中那本是黄蓉的独门武功。书中记载,拇指与食指扣起,余下三指略张,手指如一枝兰花般伸出,姿势美妙已极。讲究“快、准、奇、清”。尤以“清”字诀最难,需出手优雅,气度闲逸,轻描淡写,行若无事。
  
  如今因为黄涟身体差,那些运动量太大的武学,黄涟是无缘去学了,黄药师又不愿自己的小儿子手无缚鸡之力,就择了这套武学教导。
  黄涟学的认真,毕竟身为男儿,在小时候都曾想过要变成一代高手,只是当时没有机会,现在黄涟有了机会,还有这么好的条件,自然更加努力。
  
  “爹爹,手是这样吗?”黄涟的声音糯糯的,水汪汪的眼睛巴巴地看着黄药师,总觉得他摆出来的动作比自己优雅的多。
  黄药师蹲□子,帮小儿子把几个姿势摆正确后,又看黄涟打了一遍,才点了下头。
  “爹爹……”黄蓉天资聪慧,可谓是练武奇才,又得黄药师从小教导,小小年纪武功已经不弱,她练完落英神剑掌后,就扑到黄药师怀里,“爹爹,爹爹,弟弟累了,该休息了。”
  
  “我才不累,是你想偷懒。”黄涟哼了一声,很有气势地说道。
  “过犹不及。”黄药师看了黄涟一眼,说道。
  黄涟没声了,低下头,双手背在身后,脚尖在地上画圈圈。
  黄蓉在黄药师身后偷偷给黄涟做鬼脸。
  
  黄涟瞪了黄蓉一眼,抬头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带着几分可怜兮兮的感觉,“知道了,爹爹。”说完,就到一边休息去了。
  他也知黄药师是为他好,黄蓉每天学习两个时辰的武功,而他最多一个时辰,再多一点他的身体就受不住。
  
  “蓉儿,继续。”在黄蓉逗自家弟弟的时候,黄药师开口道。
  黄蓉得意洋洋的小脸顿时皱巴了起来,黄涟倒是乐了,两指按住眼角,往下一拽,舌头一吐,摇头晃脑逗黄蓉。
  黄药师自然看到一双儿女做的事情,却也只当没看到。
  
  黄涟坐在一软椅上,他记得书中所述桃花岛为“海风中夹着扑鼻花香,远远望去,岛上郁郁葱葱,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紫,端的是繁花似锦。”
  可是只有真正住在这里的人才知道,桃花岛有多美。
  黄涟甚至觉得,桃花岛堪比那仙境。
  
  哑仆用锦被盖住黄涟的腿后,又递上了一杯热茶,黄涟喝了一口,就拿过一边小桌上的书,看了起来。
  黄涟看的是关于奇门遁甲类的,毕竟黄药师生平最得意的学问就是奇门五行之术,其除了尽通先贤所学之外,尚有不少独特的创见,发前人之所未发,端的非同小可。
  作为黄药师的继承人,黄涟自是要学习这些。
  
  他的内在条件实在比不过黄药师,黄药师这样的奇才该说是百年难得一遇,就连黄蓉也只得了黄药师的皮毛,已经算得上博学多才了,更何苦黄药师本人。
  惊才绝艳也不足以形容。
  内在条件不够,外在条件补充。
  黄涟有个好爹,他看的书都是黄药师精选出来的,甚至上面还有其批注,等他把这些看懂,也就足矣了。
  
  黄涟还记得,当时他才几个月大,黄药师刚丧妻不久,那时候的黄药师经常坐在他们两个的摇篮边,照顾他们两个不假人手,从最开始的生疏到后来的熟练。
  那时候,他们一哭,黄药师就开始吹箫,也不想想他们才几个月大是不是能听懂。
  可是,黄涟听懂了。
  那箫声里有怀念还有温柔。
  
  黄涟在认真怀念他无法控制自己,乱拉乱尿的年代,却不知在黄药师和黄蓉眼里,黄涟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衫,长衫上绣着几只毛绒绒的小猫,娇态可人。
  头发也是两个包包头,看书的时候,时不时的晃一晃异常可爱。
  
  刚来到这个世界上,黄涟不是没有想过做一番大事业,比如参加参加华山论剑啊,学学那降龙十八掌打狗棍法啊,再或者寻个美人成那神仙眷侣啊。
  可惜了,黄涟先天条件太差,降龙十八掌打狗棍法不是谁都能学的,这可是至阳的武功,黄涟除非嫌自己命长,否则最好沾也别沾。
  华山论剑也不用再想,自己最多能学了黄药师六层功夫已经不错,要是去了那华山论剑就是纯粹丢人的,就算黄涟脸皮厚不怕丢人,黄药师也要一脚把自家儿子踹下去。
  
  射雕中最出彩的美人就属自家的姐姐了,就算他不介意他们之间的血缘,可他也对一个自己看着长大的萝莉没有兴趣。
  你要是见识过一个女孩尿床流鼻涕等行为,就算这个女孩长大再天香国色怕也没有兴趣了。
  所以,黄涟决定了,自己只要老老实实当个纨绔子弟就好。
  大树下面好乘凉,他记得黄药师可是活到了九十多岁,毕竟黄药师在神雕里也出现了。
  而自己的身子骨,绝对会比黄药师早死,这么一想,就觉得其实只要尽力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新坑,请大家多多支持。是父子年上文。雷者误入。。

 


2

2、第二章 ...
 
 
  第二章
  
  黄药师不是一个好人,但也不是一个坏人,但是他绝对是一个好爹爹,还烧了一手的好菜。
  晚上的饭菜就是黄药师亲手做的,色香味俱全。
  黄涟和黄蓉乖巧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两张八分相似的脸同时看着黄药师。
  
  黄药师给黄蓉加了一块鸡肉后,又给黄涟夹了一筷子青菜,开口道,“吃吧。”
  黄蓉和黄涟这才开始吃。
  喝着香甜的百合莲子粥,吃着脆生生的青菜,黄涟巴巴地看着一块块肉消失在黄蓉嘴里。
  
  黄涟虽算不上是食肉动物,可是天天吃青菜也会觉得憋屈,特别是有对比的时候,看着又一小块颜色漂亮的排骨被黄蓉吃下,黄涟抽抽鼻子,夹了一筷子青菜吃到嘴里。
  他们虽奉行食不言,可是黄蓉看着自家弟弟的样子,还是心疼的很。
  趁着自家爹爹不注意,黄蓉从怀里掏出手帕,手帕里放着一张油纸,熟练的选了些没有多少油水的肉放到油纸里,最后又夹了两大块自家弟弟一直盯着的排骨,然后把这些肉用油纸包好,又拿手绢把油纸裹了起来。
  
  黄药师既不瞎又不傻,自然看到这一切,却也没有阻止,其实自家的小儿子已经可以少吃一些肉食了,只是他们没有来问过自己,自己就当做忘记说了。
  黄药师绝对不承认,是因为他看女儿像小老鼠一样在他眼皮子低下偷东西,偷的时候紧张兮兮,偷完又得意的样子很好玩。
  也不会承认,看到儿子抱着一堆东西,和他姐姐藏到角落里,像是个松鼠一样抱着就啃的样子很逗趣。
  
  黄涟隔天就要泡一次药浴,他可谓是先天不足,娘胎里带出来的病。
  冯蘅为了安抚黄药师,为其苦思九阴真经,本就身体孱弱又怀有双儿,最终难产而死。
  其实以冯蘅的体质怀一胎已是凶险,更何况双胞胎,营养自然供应不上,使得黄涟营养不足,发育缓慢,内脏脆弱,再加上生孩子的时候难产,黄涟在其肚子中,有些缺氧,身体就更差了。
  
  药浴的味道并不难闻,只是相对黄涟来说,过大的澡盆每次都让他怨念非常。
  “爹爹,涟儿自己洗。”黄涟小手抓住自己衣服,眨着水润的桃花眼,奶声奶气地说道,“爹爹,涟儿长大了。”
  黄药师点点头,每次给小儿子泡药浴,小儿子都会这么说一次。
  
  “那爹爹出去,远儿洗澡。”黄涟再一次要求道,毫不意外,再一次得到拒绝的答案。
  黄药师可没有忘记,那时候他答应了儿子的要求,到外面去等儿子,自家儿子差点把自己淹死在澡盆里。
  黄药师虽不在意外人对自己的看法,可绝对不喜欢外人知道唯一的儿子竟然是这么窝囊的死法。
  
  黄涟鼓着腮帮子,一件件把衣服脱下来,虽然不是第一次,可是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黄涟白白嫩嫩的,又被黄药师养的很好,小胳膊腿像是藕节一般,圆润润的,半长的头发毛绒绒的,水汪汪的桃花眼,红艳艳的唇,看着万分可爱。
  浴桶有成年男子腰那么高,对于六岁且身材矮小的黄涟小朋友来说,只能先站在板凳上,然后往里面爬。
  
  就算往里面爬也要注意了,免得一不小心一下子栽进去。
  黄涟趴在木盆边上,就像是骑木马一样,一只脚先小心翼翼探进去,试了试水温后,才慢慢滑了进去。
  
  黄药师看着自家小儿子像乌龟一样的动作,很有几分无奈。
  黄涟站在浴桶里,药水正好到他胸口处,不会让他有被淹着的感觉,当他想坐下的时候,在浴桶的中间,放着一个木质的板凳,正好让黄涟坐着休息也不至于被没顶。
  
  黄涟在中间的板凳上坐好,黄药师犹豫了下,想到女儿的话又看见儿子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还是从怀里掏出一个木雕的小船,那小船有小孩小臂大,精致异常,甚至能看清楚船夫的外貌。
  小船放到水里,飘啊飘,在黄涟眼前随着水波动啊动,黄涟嘴角有些踌躇,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样子吧。
  抬头看了眼黄药师,虽然还是面无表情,可是经过六年的相处,黄涟还是感觉到那人眼底的尴尬。
  
  黄涟抬头,看看黄药师又看看小木船,再看看黄药师最后又看着小木船,抬手戳了一下小木船,刚停下来的小木船左右摇摆了下,黄涟又戳了下,小木船摇摆的更厉害。
  指尖没有感觉到任何粗糙,黄涟伸手捞过小木船,仔细看了看,就见小木船就连边角处都被人细心打磨的光滑,黄涟眨眨大大的桃花眼,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扭身看着黄药师,“谢谢爹爹,远儿很喜欢。”
  
  这东西一看就知道出自谁的手,更何况黄药师早发过誓,若不练成《九阴真经》里的所有武功,便不离桃花岛一步。后却因为黄蓉出走而毁了这誓言。
  想到这里,黄涟有些心酸,黄药师一生虽离经叛道狂傲不拘,可是对于誓言还是很看重的,为了黄蓉竟违背了自己的誓言,可见在黄药师心中还是家人最为重要。
  更何况黄药师厌恶世俗,为了黄蓉一次次在世俗奔波,还被人误会,辱骂……
  
  想到这里,黄涟竟有些心疼黄药师了。
  黄涟扭着身子看着黄药师,一手拿着小木船,一手想要去抱他表达一下自己对他的热情,可是他忘记了自己正泡在澡盆里,身子前倾一头栽进了大澡盆。
  黄药师先是一愣,赶紧上前一步,就见自己的小儿子正在澡盆里挣扎,一时不注意还喝了一口药水,两条白嫩的小胳膊更是使劲扑腾扑腾,就这都没有忘记捏紧手里的小木船,顿时又好气又好笑,也顾不得弄湿衣袖,直接单手进去,卡住其后颈就给拽了出来抱到怀里,轻轻拍打着后背,严厉地说道,“做事怎得三心二意。”
  
  黄涟抽抽鼻子,只觉已经丢人丢到了三里外,伸出胳膊搂着黄药师的脖子,软嘟嘟的身子在黄药师身上扭来扭去,“不许告诉姐姐,不许告诉姐姐……”也只有在黄药师在场的时候,黄涟才会叫黄蓉姐姐,在黄蓉面前是绝迹不会再叫的。
  黄涟记得在小时候叫过一次,黄蓉得意的样子。
  要是黄蓉知道就那一次的得意,换来再也听不到姐姐两个字,也不知道会不会当时忍下来,等到没有人的时候再得意了。
  
  黄药师的手顿了下,感觉小儿子身子有些凉了,“做事需专心。”虽然是教训的话,动作却轻柔地把小儿子重新放进澡盆里。
  黄涟舒服地泡着药浴,他也知道黄药师根本不是多嘴的人,根本不需担心,刚刚只是一时尴尬,不知说什么好。
  坐在板凳上,黄涟这次面对着黄药师,小木船被他放在面前,一戳一戳地看着小木船惊险万分左摇右摆的样子,笑个不停。
  
  这是黄涟第一次得到礼物,还是黄药师亲手做的,自然喜欢的不得了。
  黄涟虽然已经不算是小孩了,可是还是喜欢被人哄着宠着的感觉,这也说明他被黄药师放在心上了。
  黄药师没有再说话,只是站着看护着小儿子。
  
  半夜躺在床上,黄涟却怎么也睡不着,当时看射雕的时候,黄涟挺喜欢郭靖这个人的,虽然笨了点,可是也有情有义。
  可是现在,黄涟怎么想怎么觉得郭靖很不顺眼。
  
  几次黄蓉都为了郭靖忤逆黄药师,两手抓住被角,黄涟使劲咬着,更何况郭靖还和那个华筝有婚约。
  黄涟可没有忘记,郭靖可是在黄蓉和华筝之间选择了华筝。
  自家姐姐哪里比不上别人了?
  虽然任性了点,但是还是很好的。
  当一件事关系到自家人的时候,人总是会用另一种眼光去看待。
  
  怎么想怎么觉得郭靖不顺眼,恨恨地吐出被角,黄涟拉过被子蒙着头,暗暗发誓,郭靖那小子这次别想这么容易娶到自己的姐姐。
  在黄涟看来,最好的夫婿人选就是黄药师,又专情又全能,其他人都是比不上的。
  就算比不上黄药师也不能和黄药师相差太远,又想到黄药师这么厉害,创立桃花岛一门,其武功论功力之深湛,技艺之奥秘,实不在号称天下武学泰斗的全真教与威震天南的段氏之下。
  只可惜可惜人才凋零,终于没落。
  
  想到黄药师一身绝学就这么消失,黄涟心里又酸又涩,也是第一次明确了自己来此的目标,爹爹……黄蓉……黄药师……
  想着想着就渐渐睡去了。
  
  却不知他睡着后,黄药师来到他床边,帮他把耷拉在床边的腿放回床上,又掖好被子又看了他一会才离开。
  
  等到第二日起来,黄涟像是已经把夜里所思的事情都忘记了,又开始对着自己的毛笔字唉声叹气。
  小脸都皱巴成一团,在黄蓉的笑声中,继续自己的鬼画符生涯。
  
  

作者有话要说:请大家多多支持我的新文。。。。
6月1日是个好日子。大家6.1快乐啊。。

 


3

3、第三章 ...
 
 
  第三章
  
  就在学习和笑闹中,时间又过了三年,黄涟一手狗爬的字也终于能见人了。
  而黄蓉已经学会了碧波掌法,落英神剑掌,玉箫剑法正在学落英神剑,马上就该学兰花拂穴手了。
  可是黄涟仍然在学,兰花拂穴手。
  
  不得不说,黄涟在学武这方面还真是一点天分都没有。
  不过学的慢了点,可黄涟的内力却也增加了不少,轻功也比黄蓉强一些,不过黄涟从不和黄蓉比武,他嘴上说好男不和女斗,真正原因是不是怕输,也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答案了。
  
  此时,黄蓉和黄涟已经九岁了,女孩子发育的早,九岁的黄蓉长高了不少,甚至比黄涟高了一个头。
  和黄蓉比起来,黄涟更像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萝卜头。
  对于这点,黄涟很是郁闷,他每天早上坚持蛙跳,也没有长高。
  
  黄药师虽然教导他们学武学文,却也不是天天看着他们,更多的时间是独自坐在妻子的墓里,或是造船。
  黄涟知道黄药师造船的原因,他想等到自己和黄蓉都长大成人了,就去陪妻子。
  
  黄涟坐在凉亭里,晃动着双脚,头发从两个小包包变成了一个半大的包包,用蓝色的方巾包着,同色的衣服上绣着小猫扑蝶图,手里捧着书,半天也没有翻一页。
  既然看不进去,黄涟索性就不再看,书被放到了一边,托着腮帮子,开始认真思索。
  要不要先把老顽童放出去这件事。
  
  黄蓉就是因为给老顽童送酒菜,被黄药师责骂了,才赌气离了桃花岛,最后还遇见了郭靖,要是提前把老顽童弄走,那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呢?
  可是要是把老顽童放出去了,会不会就没有以后的事情,而且让黄蓉一辈子都呆在桃花岛好吗?
  最重要的是,要是不出去,引来洪七公他们,那就没有办法阴差阳错使得他们弄走那艘豪华的送葬大船了,那黄药师……
  
  黄涟左右为难,原来金手指也不是这么容易开的。
  鼓着腮帮子想了许久,黄涟也没有想出办法,搔了搔头发,黄涟决定先不想,而是去陪陪黄药师。
  毕竟黄药师,很寂寞。
  
  黄涟直接去了埋香之冢,因为这个时候,黄药师一般都在那里陪着妻子。
  那里并没有一般墓地的阴森,反而透着几分雅致,四周墙面挂着都是冯蘅的画像,画像中的冯蘅秀丽绝伦,或静静坐着,或在抚琴弄萧,或笑或嗔,真实而美丽。
  这都是黄药师亲手所画,可见其对妻子的情深。
  
  黄涟走了进去,就见黄药师身着青色长衫,坐在椅子上,手执玉箫,正在吹奏曲子。
  发现黄涟进来,也没有看他一眼,而黄涟也没有打扰,先跪在蒲团上给冯蘅上了柱香。
  毕竟冯蘅也是他这个身体的母亲,更何况,对于冯蘅,黄涟是佩服的,她虽在射雕中只在黄药师回忆里出场了,可是其冰雪聪明,记忆也极好,有过目不忘之本领,曾为黄药师默写九阴真经下部,一字不差,个性温柔雅驯,待黄药师之徒也很和蔼。
  
  黄涟也遗传了冯蘅好的记忆力,虽说不上过目不忘,可是一本书看上三四次也是能记住的。
  上完香后,黄涟就把蒲团拖到了黄药师坐的椅子旁边,然后自己坐在蒲团上,靠着黄药师腿上。
  暖暖的,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等箫声停了,黄涟已经睡着了,黄药师单手拿箫,看着自己的儿子,薄唇紧抿看向周围的画像,“阿衡……再等等……”
  黄蓉和黄涟长得有八分相似,都像自己的亡妻冯蘅,只是比起来,身为男儿的黄涟性格上更像冯蘅几分。
  更何况黄涟自小体弱却又懂事,黄药师不免多疼几分。
  
  自从黄涟能下地跑了,自己每次来这里,没多久黄涟就会跟过来,小小年纪也不哭闹,上完香后就拖着蒲团坐在自己身边。
  记得那时候黄涟才小小一团,又因身体不好,瘦瘦弱弱的,蒲团虽不重,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吃力,就就撅着小屁股一点一点地拖着蒲团,累的呼哧呼哧的也不叫他帮忙。
  拖不好,还一头栽在蒲团上,也不哭闹,而是小心翼翼看看自己,见自己没有动静,才揉揉脑袋,鼓着小脸继续拖着走。
  
  很执着地把蒲团拖到自己腿上,才满意地坐上去,开始几次都是睡着后不小心靠在自己的腿上,后来见自己不生气,就直接把他的腿当枕头了,抱着睡觉。
  甚至有几次,口水都弄湿了自己的衣服。
  
  开始的时候,只因这是自己与阿衡的孩子,才容忍,几年下来,竟也习惯在自己陪伴阿衡的时候,有这么个孩子陪着。
  “阿衡,等他们都长大了,我就去陪你。”黄药师平日里就算是对着黄蓉和黄涟也没有多少表情,只有在面对着冯蘅画像的时候,才多了几分温柔。
  
  黄蓉和黄涟虽同是黄药师的孩子,可是黄药师更担心黄涟一些,他总觉得这个孩子心理有很多事情。
  虽然这个孩子表现的和普通孩子一样,和黄蓉一起玩泥巴,和黄蓉一起抓虫子玩,可是这个孩子,就算是在玩,也像是在……进行任务一样。
  而且,黄涟很少哭闹,黄药师有时候甚至觉得黄涟是在旁观一样。
  
  直到他们快三岁的时候,黄涟着凉了,他不像黄蓉一样身体健康,小小的风寒可就能要了黄涟的命。
  黄蓉急的眼眶里一直含泪,却倔强的不肯流下来,他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有几次都觉得这孩子可能要抗不过去随着他母亲走了,可是黄涟没有,他醒来了,身体也越来越好。
  而且,对他们也亲近了起来。
  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可这也是黄药师乐见其成的。
  
  看了看现在白嫩嫩能跑能跳的儿子,花费了自己多大的心血,可是,黄药师觉得值,因为他不仅是阿衡用生命生下来的孩子,还是他黄药师的儿子。
  
  没多久黄涟就醒来了,迷迷糊糊地抱着黄药师的腿蹭了蹭,“唔,爹爹……好困。”
  “回屋里好好睡。”黄药师把玉箫放到桌子上,说道。
  “爹爹,涟儿今晚要吃肉。”黄涟自顾自提出要求,揉了揉眼睛,只当没有听到黄药师的话。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一日为师终生为夫 by 苏MayS(剑网三/强强) 下一篇:红楼之平淡生活 by 缘何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