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58章 出关

    碧鲁风扬说的话是发自内心的,古砚看着他眼里盛满的柔情,丝毫不怀疑他所说的话。但是即使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啊,知道了。”

    “那师兄呢?师兄想风扬么?”

    “……”忙着修炼哪有时间来想你。而且闭关修炼的时候不是应该心无旁骛、专心致志么?你竟然还有时间分出来想我?

    古砚再一次对身为主角的金手指羡慕不已。

    没有得到古砚的回答,碧鲁风扬有点委屈的靠在了古砚的肩窝,带着点落寞的开口说道:“洞口的藤蔓都已经长得如此茂盛,遮蔽了洞口……时间应该过了很久吧?这么长的时间,师兄竟不曾想过风扬?”

    “闭关须得心无旁骛。”

    “偶尔想想风扬也不需要多长的时间。”

    “……如此,那我的回答便是修炼之时,时常会想起师弟罢。”古砚看着不听到他承认想他不肯罢休的碧鲁风扬,听到他的抱怨碎碎念,扛不住便说出了这样与事实极其不符的话来。

    虽然从师兄的回答里听出了敷衍的意味,但是碧鲁风扬还是很开心。

    “师兄,你可知这一次闭关我们持续了多长时日?”在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后,碧鲁风扬才挥手发出一道火刃将已经密密实实的堵住整个洞口的藤蔓全部切断。

    再一次见到蓝天白云,古砚的好心情指数持续上升,眼睛里漾起的笑意犹如一眸清澈的湖水徒然间散去了迷蒙的雾气,在阳光下简直要耀花人的眼。

    而碧鲁风扬则在一旁,嘴角含笑静静地看着古砚脸上一直戴着的面具,忍不住暗地里搓了搓手指——好想、好想看看师兄此时面具下的模样。

    自从上次心境提升后,古砚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彻底摆脱了冷酷面瘫的模样,但是有一句话说对了——理想敢有多丰满,现实就敢有多骨干!

    站在久违的阳光下,享受太阳的温暖的古砚脸上的笑意维持没过多久,一阵熟悉的感觉就席卷了他。在碧鲁风扬突然间变得扭曲的脸色中,古砚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师兄……“

    “啊,没关系。”重新变得冰凉淡漠的古砚淡定的看向快要维持不住脸上笑容的碧鲁风扬,又问了一个问题:“我现在可以将面具摘下来了吧?”

    古砚认为自己这幅模样戴面具和不戴面具是一样的,戴了面具好像还增加气质分。但是脸上戴着个这么个东西,古砚还是觉得不舒服,所以他宁可不要这气质分。

    “……随师兄喜欢。”

    “我想……应当是境界还不大稳定吧。所以表情才会……”

    “师兄怎样的表情对我来说都是最美的。”虽然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所见过的师兄都是一脸的冰霜,就好像这世上不会有什么事或人让他哪怕只是移动一下目光。但是……

    唉,真想将师兄从那样的高度上拉下来,一起体验凡人的喜怒哀乐。所以其实在碧鲁风扬的心里是非常想古砚一直保持这幅拥有温暖人心的模样的。

    古砚听到这么一句话,怒也不是,不怒却又觉得突然被人用“最美”之类的词来赞美实在是对不起他身为男人的尊严。

    “……”沉默良久后,看着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碧鲁风扬,古砚果断觉得这么冷的天自己穿得有点少——不然怎么会这么冷呢?

    “师兄?”

    “离天河学院开学的日子近了,你此次闭关,应该已经突破了元婴期罢。”

    “是的,师兄。呵呵,明明已经掩藏的这么好了,却还是被师兄给发现了。”

    古砚冷艳看过去:“怎么?难不成在我面前还要掩饰修为么?”

    碧鲁风扬连忙摇头:“不是不是,当然不是。只不过本来以为师兄此次闭关定是要突破,所以为了不被师兄落下,风扬这才也急急闭关了。没想到……”

    “你没想到的是我没有突破。”

    “是的。”

    “本来修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升到金丹后期,境界看起来稳固但在这境界里却缺少足够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是并不仅仅是灵力所能够填充的,它还需要时间的积累。当然,你除在外。”

    所以说金手指什么的,果然是很让人嫉妒啊!古砚突然间就明白了原著里的古砚的心情了。这种情况下,心态极高的他肯定会黑化成反派也是情有可原的,何况他的身体里还有魔种。

    可是,大概是因为和碧鲁风扬的关系和原著里不一样吧。所以在心里羡慕嫉妒的同时,他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激动和嘚瑟的——看!这么得天助的主角就是他的男人啊!

    “不过,师兄是怎么知道我已突破至元婴期的?”难道师兄已经知道自己在师兄面前唯一的小秘密了?

    “啊,猜的。”

    “呵呵,是吗?说起来,师兄应该一直都有在看着我吧。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抑或是未来。”

    “嗯,会一直关注着你的。”不过,说什么美的还真是让人有点膈应啊~

    只是还不等古砚于“最美”一词对碧鲁风扬说教一下,洞口外就传来一阵类似女子的尖叫声。

    两人对视一眼,纷纷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疑惑,然后便一瞬身到了外面。

    人身蛇尾的美人,在没有来到这个世界前,直到前一刻古砚还是对这样的美人很是憧憬的。可是当这样的美人真的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却只感觉到惊悚!

    只见蛇尾美人一声长啸,其声似是悲愤欲绝,直直就朝着一个同样美貌的男子冲将过去。

    那男子剑眉星目,偏偏令人觉得看着他的时候一阵阴柔之气扑面而来。而这,让古砚觉得即使他此刻原本帅爆了的动作也显得无比的娘气……

    于是现在恢复到高岭之花气质的青木仙君就一直盯着人家看,只把那抓出那蛇尾美人的心脏还云淡风轻的男子看得瞳孔紧缩,似嗔怪似愤怒地“恶狠狠”瞪过来!

    啧,真血腥。

    古砚还在感叹,一旁的碧鲁风扬看着自家师兄看着那男子眼也不眨的模样,瞬间打翻了醋坛子——师兄还从没看他看得这么久过,难道说除了女人,师兄还喜欢男人?嗯,看样子以后他的“情敌”会有很多。不过,只要把师兄带到没有人的地方,这样师兄就只能看着他了吧?呵呵。

    此时只顾着吃醋的碧鲁风扬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个男人……

    当眼前突然黑下去的时候,古砚这才想起碧鲁风扬也在旁边。虽然这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当听到碧鲁风扬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师兄不要看别人好不好?风扬的心会痛的。”的时候,他还是脸红了一把。

    话说,这是吃醋吧?啊,这绝对是吃醋啊。

    “只是觉得他有点奇怪而已。”

    “哦?此人如何个奇怪法?师兄不妨说与我听听。”这句话,碧鲁风扬用了足够让其他人听到的声音。

    “啊,就是觉得作为一个男人,他稍显娘气。”

    “哈哈哈哈,师兄真可爱。”

    “不要用‘可爱’这种词来形容我,‘美’这个词也不行。”逮到机会,古砚抓住机会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但是由于眼睛被碧鲁风扬用手蒙住,所以他没有看到当听到他说完那句话的时候,那男子瞬间难看的脸色。

    “哼!当着别人的面说人家的坏话,这位道友似乎是有点不懂得规矩呢。”

    “师父说——说别人不懂规矩的人,往往就是自己不懂规矩。这位既称一声道友,为何又要说这种让人不能愉快的也称你一声道友的话呢?”依旧蒙着古砚的眼,碧鲁风扬看着那人脸上挂着明明让人感到很虚伪却又挑不出什么毛病的微笑开口回道。

    古砚在心里暗暗欢呼——说得好!这种人就是不能让人和他愉快的玩耍!不过……呵呵,好像是他先说人家娘气在先啊……

    古砚觉得是自己有错在先,于是拉下碧鲁风扬丝毫没有打算放下的手,充满真诚地说道:“抱歉,不该说你……”娘气。

    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见那男子像是被碧鲁风扬的话给气到,脸涨得通红,指着碧鲁风扬“你、你”个没完。末了,还一副被欺负般的模样,眼眶红红的。

    道歉的话说到一半,觉得继续说简直要对不起自己良心的古砚自觉地停了下来,并默默扭开了头。

    攻君的身,受君的心。

    不是不想道歉,只是他这幅样子……将他所有道歉的话语全都堵在了喉咙里。这样不道歉觉得自己没有道德,道了歉又觉得对不起自己良心的局面,古砚只能选择逃避了。

    碧鲁风扬显然也被男子那副模样给惊悚到,因为古砚很明显得感觉到了贴在他身后的碧鲁风扬的身子颤了颤。

    果然,没过多久,就听碧鲁风扬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师兄,我们要先走吗?”

    “啊,走吧。”

    摸摸“受到惊吓”的碧鲁风扬的头,古砚异常高冷的看了那男子一眼,然后潇洒转身招出在他有一次生辰时自家师父送给他的飞行法宝——凌霄剑,带着自家师弟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那男子眼睁睁看着他们飞走,呆愣了一会儿后一时把握不好力度气愤的一把捏碎了好不容易草得到的蛇美人的心脏。当他发觉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更是气愤地快要昏倒了!

    天知道在这个地方找到一条蛇美人有多么不易,更何况蛇美人狡猾得不得了,要得到它的心脏更是难上加难。可偏偏师尊受伤,心血来潮非要吃这个,他才想尽办法好不容易找到,经历了一番苦斗后终于耗尽了蛇美人体内蕴藏的所有灵气,并抢在它自爆之前先出手夺得了它的心脏。本想着师尊在吃到蛇美人的心脏后能够开心一点,没想到……

    “当真可恶!别让我再看到你们!”咬碎了一口白牙,金雅甩袖只好愤愤的再次满秘境的寻找其他的蛇美人。

    碧鲁风扬从身后抱着古砚,一路上默不吭声。

    古砚非常理解他。毕竟正常的男人看到这样娘得丝毫不做作的男人,心里说不膈应那都是骗人的。

    唉,可怜的孩子,果然是受到惊吓了吧。

    古砚再一次充满同情的摸了摸碧鲁风扬靠在他身上的头。见他还是没什么反应,便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开口安慰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师伯同意我们出门游历,想必也是想让我们锻炼出坚韧的毅力和精神来面对像今天这种……奇遇罢。”

    “师兄的措辞还真是准确。”

    “啊,是吧。”

    “……”

    碧鲁风扬叹了口气,又紧了紧抱着古砚的手臂,将头埋进他的肩窝,问出了从踏上凌霄剑的那刻起心里一直想要问的话:“师兄,为何不用当初我送你的那件飞行法宝?”

    “这凌霄剑是师父送的。”

    飞剑多帅啊,你知道当初你送的是什么?莲花台啊卧槽! (╯‵□′)╯︵┻━┻简直让人不能更怒!

    现在每一次整理空间里的东西,哥都会被那件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神圣光芒的莲花台闪瞎眼啊好么!?没在收到这件东西的时候毁掉它,每一次回想起来他都后悔的想要撞墙好么!?

    但一想到这是主角送给他的他都忍下来了,让它尘封在空间的最角落。但是……qaq 臣妾做不到啊!

    用手抬起碧鲁风扬的头,古砚看着他良久,然后才说道:“……珍藏。”

    (╯‵□′)╯︵┻━┻珍藏你妹啊珍藏!“真藏”才是真的好么!?

    碧鲁风扬不知道古砚淡漠的表情下丰富的心理活动,他听到古砚说的话后,心忽然狠狠地悸动了一下。然后便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感情,抱住古砚温柔地吻了起来。

    “我多喜欢你……师兄,我真的好爱你。”

    ……

    碧鲁乾龙抬头囧囧地看着一把气势凌人的飞剑上相拥着吻做一处的两人,淡定的放下了本想打招呼的手,顺手揉了揉他身边越长大长相越丑越凶的白虎的脑袋。

    “啧,丑老虎,你说说看,他们这样当众秀恩爱是想要整个修真界都断袖吗?虽然两个男修结为道侣并不是那么不常见,但要说缔结灵魂契约的双修道侣的话,那毕竟只是少数。一般的双修道侣就算住在同一个洞府里,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你闭完关出来我又闭关了,很少有时间来交流彼此的感情,有的甚至是没有感情、只是为了想要进步更快一点罢了。

    像古砚和碧鲁风扬这样除非体内的灵力达到一定的极限而被迫突破,否则绝不闭关,整天还黏黏腻腻地粘在一起的道侣整个修真界都难找。

    作者有话要说:第五十八章奉上!

    呃,说大话什么奉上一万字的,果然不行啊~前天晚上看到一个有爱的视频,大概从接近中午开始,重播了起码有百遍以上……qaq

    更悲剧的是看到凌晨三点多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多起后……又开始了……直到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不行了。完全没有心思码字,麻麻好想哭~~~~~~~~~~~

    于是,只能将存稿搬出来了!

    t^t  对不起!!!!!!

第59章 思念

    “喂!你们要亲热到什么时候!?”碧鲁乾龙站在下面眼见着人就要飞走,只好开口喊道。

    听到算是比较熟悉的声音,碧鲁风扬放开了古砚,像下方看去。

    古砚回过神,也顺着声音看了过去:“是你哥哥。”

    “嗯,是他。”

    “修为倒是精进了不少,短短七十多年竟有筑基中期的修为。”

    “机遇好罢。不过,这样的天赋在整个修真界还算得上是好的。由此可见,师兄的天赋有多么的优秀。”

    “你更好。”

    “不,不一样的。”

    我并不是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才达到如今的修为,可是师兄是。没有依靠外力,仅凭着自身卓越的能力便达到了如今的境界。虽然修为上他确实是比师兄高了那么一点,但是心境那一方面他却是无论如何都超越不了师兄的。

    就是这样,他才觉得不甘心、不安心。他总觉得自己无论比师兄修为高出多少,师兄还是那么遥不可及。

    “有什么不一样的?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金手指什么的他真的好想要啊卧槽!要是有金手指劳资还需要那样辛苦的修炼么!?回想起每天被跟自己长着一样面孔的人胖揍……

    黑历史啊黑历史!虽然自从跟碧鲁风扬结契以来他就没有在晚上的时候跑去修炼了,但是奇怪的是,每次一到往常他要去修炼的时候,他的识海里都会出现那一面镜子,然后他的识海里就会出现一个小人,和镜子里踏出来的小人打得不可开交。

    可能是因为他识海里幻化出来的小人还不太熟悉那个身体,于是悲催的……被胖揍了。所以第二天,他能感觉到疼痛由内而外地侵蚀他的神经。

    qaq 尼玛好痛!这绝壁不是梦啊卧槽!

    “我说,你们两个都不注意一点影响的吗?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卿卿我我!”碧鲁乾龙在他们落地的时候走上前去,“唰——”得一下打开了扇子,极其**地摇了摇。

    看着他一副贵公子出游清清爽爽的装扮,算算至少应该有好几十年没有洗过澡的古砚心里瞬间就不平衡了。

    这样想着,古砚脸上的冰霜气质更加的浓郁了。一向对自家师兄上心的碧鲁风扬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气质的转变,再透过他眼神里稍稍表露出来的危险意味,便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心思。

    唉,修真之人动辄几十年的清修闭关,保持身体整洁一般都是一个清洁术就基本上没有问题。可是自家师兄不太喜欢用清洁术,尽管他用的最顺手的就是因为清洁术……清洗自己的身体的话,师兄还是喜欢用水。

    “师兄,我们先去沐浴?”

    “哈?沐浴?大白天?”还不等古砚回答,碧鲁乾龙就很惊讶地开口说道。

    呃,他们不是想鸳鸯浴吧?

    看了看碧鲁风扬的表情,碧鲁乾龙表示不忍直视。但更让他不忍直视的,就是古砚再次变得没什么表情的脸。

    话说,这是怎么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冰凉淡漠的浑身像是散发着疏远人的气势,来到这里后他就变得像一阵温暖的风,然后闭关许久后再一次见到,就又恢复成了如第一次见面时的模样……

    果然男人都是善变的么?

    这种深深地真相感到底是怎么回事?碧鲁乾龙瞬间觉得自己真的被自己的聪明才智给征服了。

    “白天沐浴应当无碍,毕竟这秘境之中除师伯招进来的那些人外也无其他人。”古砚淡淡的说道。

    “怎么会!?你仔细感应一下,这秘境之中到底有多少人。”

    “嗯?”

    古砚听碧鲁乾龙这么说,正想放出灵识感应一下,碧鲁风扬就说道:“师兄,这秘境之中的人数是当初的几十倍。”

    “怎么回事?”

    “哼,就在你们一声不吭的闭关之后没过多久,这秘境里不知怎的就涌进一大批修真者。为了替你们护法,本城主我可是两头忙呢!”

    切!半个“谢”字都没有,亏得我这么辛苦地两头跑。

    古砚看了他一眼,听到他自称为城主还没有反应过来,虽然他并不知道他和碧鲁风扬到底闭关有多久,但是当看到他拇指上戴着的扳指时,才猛然间发现……原来他真的有很久没有洗过澡了!

    “虽然在洞口我有下禁制,但还是谢谢你为我们护法了。哦,对了,你可知哪里有干净清幽的湖泊?啊,最好是活水。”碧鲁风扬看着古砚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略略的道了谢后便问碧鲁乾龙。

    干净、清幽、还要是活水!?

    不知道为什么,碧鲁乾龙有一种古砚其实是在被碧鲁风扬圈养的感觉。

    看着碧鲁风扬求表扬的小眼神,古砚点了点,表示很满意。

    “唉~你们可真是难伺候。符合你们现在想要的地方倒是有一个,不过那里是一头实力接近八阶的独角兽的地盘,就看你们到底有没有实力抢过来了。”

    “哦?独角兽?呵呵,师兄,实力达到八阶的独角兽可是很难见的,想不想要换一个魔宠?”

    ……碧鲁乾龙默默扭头望天,心里暗暗庆幸小白今天没有跟他一起出来。否则后果真是……哈哈!不堪设想啊~~

    果然他这个弟弟很在意古砚的那一只魔宠啊。

    古砚有点心动。可是一提到魔宠,他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一只泪眼汪汪的麒麟。确认自己实在是受不了那样撒泼打滚卖萌求不被抛弃的小白后,古砚果断掐断了这个念头。

    独角兽虽好,但哪有他的小白萌啊!

    古砚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已经有小白了。”

    碧鲁风扬一愣,在古砚看不到的地方暗暗扭曲了眼神。但很快他又微笑着看着古砚说道:“啊,那真是可惜。”

    “  ……话说,人独角兽好歹也是八阶的魔兽,你们这样云淡风轻的讨论要不要收人做魔宠真的好么?碧鲁乾龙不禁无语。

    “对了,小白跟白虎呢?”古砚看了看四周,问碧鲁乾龙。

    碧鲁乾龙同情的看了一眼别彻底无视的白虎,揉了揉它的脑袋:“小白在城主府里养着,至于白虎……呵呵,就是这只。你们认不出来了么?”

    ……世界可怕的静止了。

    看着眼前已经完全变了样的白虎,古砚大脑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

    “好丑。”碧鲁风扬很直接地带着点嫌弃的看着白虎,然后移开了视线。

    古砚看着被彻底嫌弃了的白虎,忽然间就觉得自己对不起它。毕竟这设定是他写出来的。

    想当初是因为写的时候他想要写一个与众不同的神兽出来,结果……原本威风凛凛的神兽就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主角,请不要这样!再怎么说它也是一只神兽啊~酷爱!酷爱去抚摸它的脑袋,就像原著里那样说——再丑你也是我唯一的魔宠,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酷爱说啊卧槽!增进神兽的好感度和亲密值啊~好捉急好捉急,这样直接的说人家好丑,你将来手下的得力干将、实力强劲的神兽对你的映像会糟糕透顶的好么!?

    ……

    可是,真的好丑啊。

    白虎倒是感觉没什么,反正它是魔兽,对于美丑实在是没什么概念。

    打了个呵欠,蹭了蹭碧鲁乾龙的掌心,白虎就趴下了。

    “啧,笨老虎睡得倒是挺快的。”碧鲁乾龙无奈的叹了口气。“啊,对了,那个清潭位置很隐蔽,我也是偶然间发现的,跟我来吧。”

    !

    古砚有点被惊到了,因为他发现碧鲁乾龙竟然跟白虎感情很好的样子!啊啊啊啊啊!!!主角酷爱看——你的神兽就快要被抢走了!

    内心在奔腾,实际却没什么表情的古砚淡定的顶着“替主角默哀”的表情,一个人哀伤地再次踏上了凌霄剑,并在碧鲁风扬靠过来的时候,将被他尘封在空间里的莲花台甩了出来。

    “师弟,你用这个。”

    “啊?”碧鲁风扬看着古砚,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有点发懵。

    古砚一场冷艳高贵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用眼神示意碧鲁乾龙在前边带路。

    ——哼!给你的金手指不好好珍惜,活该被别人抢走!

    碧鲁乾龙很来电,很快就懂了古砚用眼神表达出来的意思,祭出自己的飞行法宝,在前边带路。

    碧鲁风扬在原地看着自家师兄飞远,才匆匆忙地上了他曾经送给师兄的莲花台追了上去。只是……表情略微有点僵硬。

    一个大男人站在莲花台上,真是……好娘气。

    =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他提议让师兄用这件飞行法宝时,他的表情有点怪了。

    收起莲花台,碧鲁风扬凌空追去,很快便追上了古砚。

    “师兄,不用那个好不好?”落在古砚的身后,伸手抱着他,碧鲁风扬带着点撒娇地口吻央求道。

    “……”

    “对不起,师兄,我错了。不该送你这么……不符师兄气质的法宝。”

    “啊,其实还行。”

    “那师兄喜欢么?”

    “做装饰还是不错的。”

    “……”

    “很漂亮。”

    “……唉,师兄不嫌弃就好。”

    “嗯。”

    穿过浓浓雾气,在旁观前方带路的碧鲁乾龙撞了三次树后,古砚一行人终于到了碧鲁乾龙口中所说的那一处清潭。

    潭水清澈,自高处倾泻而下的瀑布发出的声响不大却溅出巨大的白色水花,四周葱葱郁郁,高大的树木、茂密的树冠,将这里牢牢遮住,只剩阳光透过树叶在地上投影出光斑点点。

    但是奇怪的是,即使这里并没有什么阳光可以照射下来,但是却很明亮,也丝毫没有可以让人感觉到阴森,反而还很温暖。

    “就是这里了。”奋力想要将被树枝勾住的衣袍解救出来,却只听“撕拉——”一声,那件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衣袍在古砚的注视下终于破裂了。

    很壮观,却又在一定的程度上让人不忍直视。

    于是,古砚默默移开了眼,开始看起那处清潭来——嗯,整体来说,这还是不错的。至少古砚觉得比起万景峰的那一处温泉,这样冰冰凉凉的温度更让他舒服。

    在碧鲁风扬的微笑注视下,本来还想留下来在他们洗澡的时候为他们把看周围动静、特别是那一只独角兽的碧鲁乾龙只好悻悻然地离开了。但是他并没有走远,仍旧留神观察周围的动静。

    毕竟一只八阶的魔兽,还有可能是偷袭的情况下,两个金丹期的修真者对付起来还是有点难度的。所以身为哥哥的他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

    知道碧鲁乾龙并没有走远,碧鲁风扬虽然觉得有点别扭,但还是好好地伺候自家师兄沐浴。

    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更别说是来自家人的保护,碧鲁风扬不别扭是不可能的。所以当一只稍显冰凉的手抚上他的脸时,碧鲁风扬着实愣了一下。

    “师兄?”碧鲁风扬疑惑的看着古砚,似乎不能明白他的动作时什么意思。

    “啊,没什么。”放下自己手,古砚便走向了瀑布下方。

    呵呵,没想到他的主角看起来不在乎什么家庭温暖的样子,其实在内心深处还是有着这样的期盼的吧。

    家……

    将自己扎进深深的潭水里,忽略内心深处的悸动,有什么晶莹的东西融在了对于此刻的古砚来说稍显刺骨的潭水里。

    穿越的新鲜劲一过,心里留下来的只有深深的殇。

    他并不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只不过是喜欢一个人生活,所以搬出了家里一个人住……不知道在那个世界还有没有自己的存在?难道那个世界的自己真的已经死了吗?

    不敢想、不敢想……因为不敢想,所以不能再想了。

    哗啦——

    古砚破水而出,晶莹剔透的水珠飞洒,将他衬为天人。

    转身看向不远处的碧鲁风扬,古砚的神色柔和了下来:“师弟,过来帮我擦背。”

    “好的,师兄。”

    低头看着身边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水面再次荡起微波,古砚眸色暗了暗。然后出其不意地掬起一捧水转身朝着后面的碧鲁风扬泼去!

    本来下意识想要躲开的碧鲁风扬想到这是师兄泼过来的水,便直愣愣的站在那里没动,任由那水泼在自己的身上。

    古砚见碧鲁风扬不躲开,抿了抿嘴,然后觉得这样做很无趣便再次转过了身。

    碧鲁风扬看着古砚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落寞的脸,心里开始突突的疼了起来。但是仔细一看,师兄脸上的表情却不是落寞而是无趣……沉思了一下后,碧鲁风扬叫了一句:“师兄。”

    然后当古砚转过身来的时候,就被迎面泼来的水给泼中了。

    ……

    作者有话要说:第五十九章奉上!呼啦啦~么么哒!

    君子如御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妹子么么哒~~~╭(╯3╰)╮╭(╯3╰)╮

第60章 穆成

    “……”

    在那一瞬间,古砚心里突然涌现出一种淡淡的忧伤。

    在他的印象里,主角在他面前从来都是乖巧听话的,这么“叛逆”的样子还真的是很少看到的。

    古砚抹了把脸,看着碧鲁风扬危险地眯了眯眼。

    碧鲁风扬看着自家师兄的模样,顿时觉得背部有些许的发凉。

    “师兄?”话音未落,只见他周围的水开始悬浮起来,然后……可预见耳朵,他被淋了个透心凉。

    真的是透心凉,因为这些水被古砚身上的寒气所染,温度已经达到了快要凝结成冰的程度。

    原本可以轻松躲过去的碧鲁风扬一想到这是自家师兄难得的活泼表现,便任由那冰凉的水淋到了自己的身上。当然,他没有错过在看到自己被淋到时自家师兄眼里满意的神色。

    然后在欣赏完古砚嘚瑟的神色后,碧鲁风扬趁着古砚一时不查便再次朝他泼了水。

    “……”古砚现在无比的肯定——主角已经跨身熊孩子的行列可!

    正互泼的开心的两人完全没有在意不知为何又折返回来的碧鲁乾龙,自顾自地泼水泼得开心。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啧,为何总有一种多余的存在的感觉?”听到不正常的水声,以为古砚和碧鲁风扬已经遭受了独角兽的袭击急忙赶过来的碧鲁乾龙默默转过了身,又回到了刚刚的位置。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偏执成魔 by 达溪达溪(上) 下一篇:一顾千年 by 聪明机智菜菜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