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一句话文案:
这是一个三观超正、根正苗红的□□S、B作者穿成自己文里的反派大BOSS企图用亲爹的关怀来膜拜将来成神的主角却发现主角向成魔发展的悲桑故事。
小剧场:
作者(忧伤状):师弟,不能打女人。
主角:……
作者(叹息状):师弟,打人家之前要先跟人家讲道理。(哎,哪里不对?)
主角:……
作者(苦口婆心状):师弟,XXXXXX
主角:……
作者(痛心疾首状):唉~我以前做过许多错事,师弟你、就推了我吧!
主角(邪魅一笑):好啊,师兄。
……
被扑倒的作者:嗷嗷嗷,劳资的主角你不要搅基啊喂!
主角:呵呵。这样,师兄就不会离开我了。
作者:嘤嘤嘤,还劳资根正苗红的主角啊喂!

1V1 温馨无虐HE 乃们信么? ~(≧▽≦)/~
书名:
《偏执成魔》
《穿成反派求推倒》
《劳资的主角不可能搅基》
《根正苗红的主角你酷爱回来!》

乃们觉得哪个更好?

搜索关键字:主角:古砚,碧鲁风扬 ┃ 配角:子桑归,千夜,祭书 ┃ 其它:根正苗红的主角你酷爱回来!

第1章 儿啊我是你亲爹

    古砚来到这个对他来说相当坑爹的世界,已经五年了。

    净月当空,千苍派万景峰上,古砚一脸深沉地望着悬挂在天上的皓月,内心却躁动不已。

    遥想五年前,他还是一个坚强的生活在“漫家地沟油,入口牛肉膏”的天朝,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四有青年——他有思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素质,虽然很长一段时间木有钱……

    ╮(╯▽╰)╭ 这有什么办法,谁叫他只是一个死宅+网络写手。

    但是!靠着他坚持不懈和顽强拼搏的毅力,他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赚钱了!!!

    没人知道当他接收到xx发来的信息的时候他激动的心情。可就在他满怀着希望的热情规划这笔钱的用途时,一个电话将他打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现在想起来,他都恨不得剁掉自己的爪子!

    尼玛!叫你手贱去拿手机!叫你手贱按了接听键!叫你手贱……

    呜呜,说脏话不怪他,要怪就怪这事发生在人的身上真叫人接受不能。

    当时他正坐在电脑前感叹能赚到钱还得感谢自己儿子,于是兢兢业业的为自己儿子创造一系列的金手指,让他一路高歌,顺利突破修真大圆满……心情激动、灵思泉涌,打字的手噼里啪啦的真真是达到了神一般的速度。

    突然放在床上的手机响了——

    “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

    听到这个铃音,古砚手一滑,打错了字。

    满头黑线的第一时间扑到床上拿起手机迅速接通。

    “喂,你好。”

    “……”没人应。

    “喂?喂?”古砚以为弄错了,拿开看了看。

    咦?还没挂断啊。怎么没人出声呢?

    “喂……啊!”一阵刺痛从后脑勺传来。古砚昏倒前的第一反应就是:卧槽!有贼~~

    再次醒来,他就躺在一张整洁的床上,头上包着一层纱布。挣扎着坐起来后,他的眼前一片发黑,后脑勺也泛起了尖锐的疼痛。

    他抬起手摸了一下。

    嘶——好疼!

    等他从疼痛中缓过来,再次环顾四周的时候,内心相当的复杂——他这是在家被潜入家里的小偷偷袭然后被拐卖吗?

    tat 不带这样的,抢了人家还要把人家给卖了~~现在的小偷连人偷吗?

    少女被拐卖顶多就是失贞,可他是个少年啊!少年是买去做苦力么?还是搞传销什么的?

    qaq

    不想洗脑~~

    子桑归端着药一进来,看到的就是古砚一脸的欲哭无泪相,顿时就板起了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

    “既然醒了就先把药喝了。”

    听到房间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古砚秒速朝声源处转去。由于动作太大,牵扯到后面的伤口,眼前又是一片发黑。

    子桑归看到古砚的动作,皱了皱眉。

    当初看他天资聪颖、智慧过人才收他为唯一的弟子,而古砚的进步确实也让他这个做师父的很是满意。看着自己的弟子一天天在进步,子桑归淡漠的眼神渐渐柔和。可是也由于进步比千苍派其他同龄的孩子大很多,再加上掌门和其他长老们的喜爱和纵容,古砚的行为愈发嚣张,嚣张到让作为师父的他也无可奈何。

    每次闯祸后,当他想要惩罚他的时候,总是有人出面挡下,然后说是替他“惩罚”这个爱捣蛋的小家伙。

    哼,真当他不知道他们所谓的“惩罚”是什么吗 ?

    一想起那几个拿着各种珍惜的稀奇古怪玩意儿围着一脸不爽的古砚各种讨好的长老们,子桑归就皱眉。

    但看到现在坐在床上、一脸蠢样的古砚,子桑归说不心疼是假的。

    古砚终于反应过来,看清楚了来人。

    卧槽!好一枚超尘拔俗、冰清玉润的美男纸!再加上一身白衣……

    要是他古砚性别女,估计他早就拜倒在人家白靴子下了。但是作为美男纸的同性,他只有森森的羡慕嫉妒恨。

    童鞋,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你爸妈造吗?

    哎?等等,美男纸穿的是神马?古服?

    古砚心里顿时就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

    他这是……穿越?

    “先喝药。”

    “好。”

    接过药碗,古砚一股脑喝了下去,才开始没什么感觉,可是渐渐地,当一股难以言喻的苦涩在口腔里蔓延开来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于是他开始在心里不断地告诫自己:良药苦口、良药苦口……

    可他还是哭了。

    看着泪眼汪汪的古砚,子桑归没什么反应,只是将一粒药丸喂进了他的嘴里。

    “刚刚的汤药只是作为你惹事的小小惩戒,若有下次,绝不要想这么简单就饶过你!”

    吃下那粒药丸,古砚只觉一阵清流渗进脑海,后脑勺的疼痛顿时就减轻了许多。

    这是什么药?这么快起效?不过……为什么刚刚喝那碗药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呢?

    ……

    去泥煤的良药苦口!说好的大天朝谚语——“良药苦口利于病”呢?见鬼去了吗!?

    qaq

    在后来的日子里,尽管古砚不是很想面对事实,但当他看到几个仙风道骨的老人朝万景峰的方向凌空而来时,他认命了。

    不就是穿越吗?我大天朝子民怎么能连这点小小的风浪都经受不来!

    …………

    “七师弟,砚儿的伤怎么样了?”站在中间的一个满脸威严的老者问道。

    此时子桑归正在给药园浇水,听到这句话,只是抬眼看了看他,然后继续浇。

    “……”问话的人是千苍派的掌门黄玉浒。看到子桑归对他的问话没半点表示,他觉得他掌门的威严收到了侵犯。

    “七师弟,不可对掌门无礼。”看到掌门不是能高兴,司东长老连忙打圆场。

    废话,他来可是看砚儿的,可千万别人都没看到就被七师弟扫地出门啊。

    子桑归看了一眼司东长老,转身对着旁边的房屋一扬手,打开了禁置。里面的情景即刻显露出来。

    古砚看着外面的一群人心里不知怎的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好像……在哪见过?

    呵呵。

    ………………

    …………

    ……

    …

    唉~~对月伤怀的古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捂住胸口——过去的五年里,他一直混混沌沌的,竟然都不知道他身处何方。可就在今天,当他在掌门的书房里看到一个名字的时候,他觉悟了。

    碧鲁风扬!尼玛竟然有碧鲁风扬!!!这个名字真是无比熟悉好么?!

    所以说,这不是他笔下的主角还是谁!?

    想当初他还为自己在这个世界和原来的世界一样而感叹了好一阵,却原来是这样的真相。当初写文的时候因为实在想不出什么名字,就把自己的名字写了进去。现在想想,他想哭。

    他的名字在这个世界是一个反派大boss啊这让他情何以堪!?

    想想剧情,明天应该就是“古砚”和主角第一次见面的日子了。按照剧情,苦逼的主角资质平庸、穿得破破烂烂历经千辛万苦然后被千苍派招收门人的弟子收了进来。可是!就在他对人生充满希望的时刻,嚣张的古砚出现在了他的生命里,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他就是各种奴役、各种支使……然后有一次古砚说想要百毒峰上的幽兰,支使当时还只是锻体的他去满是毒物的百毒峰上取。

    可想而知,他差点就死在里面。

    可是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主角的金手指大开。几个月后武力值唰唰得往上涨,然后采下幽兰回万景峰。本来以为他已经死在百毒峰上的古砚看到完好无损的他,心里瞬间就扭曲了。

    = =|||其实身为作者的古砚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古砚会心里扭曲。按照正常的思路,他不是该软化然后对主角好一点,然后再拜把子神马的吗?

    奈何剧情需要一个反派来给主角刷啊~~~记得对当时在他文下留言质疑的读者,他都是“呵呵”一笑而过,然后任由她们脑洞大开、各种yy……

    不过,现在是他这个作者古砚在走剧情,应该可以避免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吧?

    知道主角的身世苦逼,明天一见到主角,他一定要把他收进万景峰给他最好的关爱让他感受到亲情的温暖,作者大人要玩养成!

    下定决心的古砚很是潇洒的转身回了房间。

    他要好好的碎一觉,明天以最好的精神面貌迎接他的主角!

    ……

    理想敢有多丰满,现在就敢有多骨干。

    一睡就睡到中午的古砚鞋都没来得及穿,就急急忙忙的爬上在他生日的时候师父送他的灵宠白麒麟上,往相聚五百里外的千苍派演武场奔去。

    tat睡过头了~主角,等着我!

    入门大选已经进行到一半了,演武场很热闹,热闹得子桑归一到这里转身就走。

    太吵了,烦。

    碧鲁风扬看着排在他前面的人一个一个的被打上了“不合格”的标签,心不断的往下沉。

    他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不被选上的几率大得让他心寒。可是,他不想放弃任何一点希望。好不容易脱离那个让人作恶的“家”,他一点都不想再回去过那种有上顿没下顿、还天天被打的日子了。如果他被选上,即使只是外门弟子,他也心甘情愿!

    子桑归前脚刚走,古砚后脚就来了。只是白麒麟现在还是幼体,虽然古砚也现在七八岁,重量不是很大,但是一路狂奔过来,白麒麟还是没刹住,背上的古砚就被甩了出去。抬起爪子捂住眼睛,白麒麟表示它对不起主人。

    古砚只感觉到身子一轻,然后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碧鲁风扬抬头就看到一团黑影朝他飞过来,下意识的伸手去接。很显然,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不够古砚撞的。

    嘭!

    古砚头有点晕,趴在碧鲁风扬身上没动。碧鲁风扬也被撞得眼前一黑,胸口闷闷的。

    当古砚看到眼前没几两肉的脖子上小刀刺青的时候,他抓着身下人的衣领就不放了——这必然就是主角啊啊啊啊!!!

    他简直就想扑上去,再泪眼汪汪地喊一句——儿啊,我是你亲爹!

第2章 突破入门

    古砚趴在碧鲁风扬身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脸看。

    艾玛!他的主角现在好瘦肿么破?骨头咯得他好痛~~~~

    对不起,不该把你的身世写的那么悲剧,把你的童年写的这么悲催的。不过你放心,以后有我罩着你,绝对不会让你再受什么委屈的~

    奈何心里在发誓的时候,面部表情太过于僵硬。所以在在场的千苍派弟子看来,古砚绝大可能是要恼羞成怒地迁怒在他身下的那个小孩身上了,也有可能连他们都要遭殃。

    要知道,古砚年纪虽小,却架不住天赋奇佳,再加上有一个千苍派武力值最高的师父在一旁指导,还有掌门以及各位长老的宠爱,在千苍派他可谓是一直嚣张透顶的。

    此时的碧鲁风扬显得很慌张,强忍着背部和后脑勺的疼痛,用一种慌乱的眼神看着古砚。

    还没有加入千苍派,就要得罪人吗?可他有没有做错什么事,只不过是找死的接一个从天上摔下来的人,却没站稳摔倒了而已。而且垫在下面的是他不是吗?

    可是看周围那些穿着千苍派统一服饰的弟子那一幅幅或幸灾乐祸、或怜悯、或害怕的表情,即使再怎么笨他也大概猜得到身上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孩来头不小。

    何况他还不笨。

    古砚看到身下的主角一脸慌乱的神情有点疑惑。“我压痛你了?”

    在古砚的笔下,他的反派大boss古砚是一个面瘫~一个大面瘫!一个由于从小时后就开始修炼冰属性功法而从此神情冷漠的大面瘫!

    所以,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语气吐得像冰渣渣。碧鲁风扬听到他的语气,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看来他与仙门注定无缘。

    “没有。”绝望之后,碧鲁风扬反而看淡了。反正无论到什么地方他都的生活在最底层,那入不入门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不在慌乱,睁开眼神情淡漠的看向身上的人。

    两个人对视良久,古砚终是先绷不住了。与他从碧鲁风扬身上爬了起来,然后向还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碧鲁风扬伸出了手。

    碧鲁风扬愣了愣,看着古砚白皙干净的手迟疑的把自己有点脏的手缓缓放到他的手上。

    古砚手一用力,就把碧鲁风扬拉了起来。

    不过他忽视了自己现在修仙的身体与前世已经有了天壤之别。所以,碧鲁风扬是整个人被他给抛了起来!

    噢漏!主角对不起,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只是一愣神的功夫,他抓着碧鲁风扬的手就滑了……它、滑、了!古砚眼睁睁看着自己主角被抛向了十几米的高空,整个人都不好了。

    碧鲁风扬也呆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刚刚向他伸手还想要拉他起来的人竟然在下一秒将他抛向了高空!

    还在高空的碧鲁风扬眸色一冷,在心里暗暗发誓——如若这次摔下去他还能活下来,他绝对……

    还没开始修炼的碧鲁风扬还是凡人一个,*凡胎,从十几米高的地方**,即使不死也得半残。

    刚刚在古砚伸手似乎要拉碧鲁风扬起来的时候被惊呆的千苍派弟子们,看到现在碧鲁风扬的境况,了然的同时又心有余悸。

    就说以古砚嚣张高傲的性子,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的去拉人家呢?

    虽然大部分人很同情碧鲁风扬的遭遇,但他们没一个敢出手救下他。

    就在古砚反应过来正待召唤白麒麟就下碧鲁风扬的时候,一条长鞭卷向碧鲁风扬的腰间,在他快要**地面的前一秒缓减了下坠的趋势。

    但很明显,长鞭的主人显然还不太熟练用鞭的技巧,所以并没有直接就下碧鲁风扬。但至少救回了他的命。

    嘭——

    沉闷的声音回响在古砚的耳边,他睁大眼睛看着摔在离他不远处的碧鲁风扬,心微微的开始泛起了疼。

    那孩子,摔得一定很痛吧?

    演武场上一片寂静。古砚缓缓走到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碧鲁风扬身边,刚伸出手想要拉他起来看看他伤到哪里,碧鲁风扬就艰难的抬起了头。

    看着自己主角那充满恨意的眼神,古砚的心仿如被大石狠狠的撞击了一下。那正在汩汩流血的太阳穴更是刺痛了他的眼眸。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在过去的五年里,即使身在这个世界,他却从来都是在用一种陌生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里的所有人。因为在他眼里,这个他不是很熟悉的世界,所有出现在他眼前的不过是个npc。今天是第一次,他这么直观地、赤、裸、裸的面对以前在他眼里如同npc般的人的恨意和愤怒。

    看呐,古砚。眼前那个正用一种充满了恨意的眼神看着你的孩子,他就是你的主角。而现在在流血,他是有血有肉有情绪的,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不是故事里的人物,他真实地存在着。

    古砚环顾四周,或多或少的,他在他们的眼神里看到了厌恶的神色。而且,这些厌恶是冲着他来的。虽然在他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很快隐藏起来,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他看到了。

    这已经不是一个充斥着npc的世界,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心里有了这种觉悟,古砚突然感到他的脑海里有什么禁锢消失了。

    澄澈纯净的灵力疯狂涌进古砚的身体。由于灵力太过庞大,诡异的身体有点颤抖。好在涌进他身体里的灵力很柔和,才没有伤到他的经脉。只是很奇怪,当他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凌厉的灌注,而灵力却还是疯狂涌向他的时候,他感觉原本空无一物的丹田间有一团极寒的气流慢慢开始成型、旋转。

    在古砚不知道的时候,他周围的空气已经开始慢慢变冷。他站立的地方渐渐以他为中心向外扩散,与此同时,空中也凝出了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

    但是现在,是夏天!

    古砚有一种全身放松的感觉,他知道——他突破了!脱离锻体正式迈入炼气,还是一口气升到了炼气二层!

    碧鲁风扬充满恨意的眼神在周围空气骤然开始变冷的时候就化为了惊愕。虽然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修仙之人突破的场面,但他还是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只是鲤鱼冰霜之上,周围飘雪的人不知为何此刻在他眼里莫名的神圣。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这种感觉却真实地存在着。

    渐渐地,恨意变成了不甘,不愿就此平凡生活的火焰在他心里开出了绚烂的花。

    总有一天,我碧鲁风扬也会站在和你比肩的位置!

    感受到演武场灵力的变化,正在喝茶的掌门黄玉浒和司东长老对视一眼,都有点惊讶。毕竟这么纯净的灵力可并不多见。

    “哈哈,去看看又是哪个小怪物突破了吧?”

    “正好我也很好奇。掌门,同去?”司东长老捋了捋胡须,有点欣慰地点了点头。

    “同去,同去!哈哈哈哈……”

    当两人凌空而来时,古砚正好弯下、身,将突破后更加净白如玉的手放在碧鲁风扬还在流血的太阳穴上。一阵白色的光芒过后,碧鲁风扬的伤口依然愈合。

    “砚儿。”黄玉浒宏亮如钟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演武场上被古砚现场突破的场景整懵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拜见掌门。”一众千苍派弟子齐齐向黄玉浒行礼。黄玉浒对他们点了点头。

    古砚闻声抬头看向空中的两人,点了点头,叫道:“掌门师伯、司东长老,安好。”

    “我道是谁在演武场突破,却原来又是我们的砚儿。”司东长老笑得眼都眯了。

    “砚儿,过来师伯这边。”黄玉浒说道。

    众人心里都明白了,这是要给奖励的节奏啊。

    古砚也知道,而且他还知道,如果是给他奖励的话,那绝壁会比其他人高很多啊!

    古砚扭头看了碧鲁风扬一眼,心里琢磨着得到这个奖励就把奖励全部都给自家苦命的主角。

    可碧鲁风扬不是古砚肚子里的蛔虫,而古砚又有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所以这一眼在他看来,就彻底扭曲成了*裸的炫耀!

    他咬紧了下唇,垂下眼眸掩下满眼的不甘和屈辱。

    就在古砚骑上白麒麟往黄玉浒那边飞过去的半路上,怀里一张传音符飞了出来,在碰到他脑门的一瞬间就消失无踪了。而在他的灵识里,子桑归的声音响了起来——砚儿,回来。

    虽然只有简短的四个字,但古砚的小心肝儿颤啊。

    自家师父得罪不起,又不好驳了掌门师伯的好意,况且掌门师伯还是当着这么多师兄弟的面说的……

    哎~~~~~~~他该肿么办才好?

    眼角一瞥,瞥到了自己主角。于是灵光一闪,对掌门黄玉浒说道:“掌门师伯,这次的奖励就给他吧。如果没有他,砚儿也突破不了。”

    “这……同赏吧!”

    “……”师伯你不要这么大方行不行!?古砚心底的小人儿在咆哮。

    哗——果然,下面的人议论开了,大部分看着碧鲁风扬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早知道会有这么好的事,他们早就扑上去任由古砚摔了。反正他们中大部分都有点身家本事,也不怕会摔出什么事来。

    只有碧鲁风扬紧了紧拳头——他这算是,该高兴吗?呵,对,他该高兴,。因为掌门说的是同“赏”,所以他这是被千苍派的掌门认可成为千苍派的弟子了吗?

    果然,没过多久,一名掌事弟子就过来扶起他,并给了他一块象征入门的玉牌。

    摸着玉牌,碧鲁风扬将视线投向了空中不知道说了什么匆匆离去的古砚的背影,比了比口型——托你的福。

    只是,他的神情却满是嘲讽。

第3章 惩罚

    碧鲁风扬不知道他这是在嘲讽谁。

    也许是古砚,因为他无意间帮了将来很大可能成为对手的人。也有可能是在嘲讽他自己,因为自己将之视为生命中希望的东西,竟然是别人的施舍!

    可笑至极,真真是可笑至极!

    古砚跟掌门说他师父有事找他,就急匆匆地往万景峰赶去。

    开玩笑!师父不好惹,这是从他一穿越过来就领悟道德第一条真理。

    当古砚赶到万景峰的时候,子桑归正在树下小憩。

    吸取以往的教训,这次古砚抓紧了身下白麒麟的两个角,终于没有在白麒麟急刹之后被甩下去。

    抖着有点发软的腿,古砚晃晃悠悠地从白麒麟背上爬了下来。刚一站定,子桑归清冷的声线就传了过来。

    “砚儿,今日可有去参加早课?”子桑归睁开清冷的眸子,淡漠的看向正长舒一口气的古砚,问道。

    “!!!”还有早课这回事?他怎么不知道???古砚震惊了。他是真的不知道还要上什么早课啊~而且这五年来也没听谁提过要他去上早课啊。

    看着古砚疑惑地眼神,子桑归皱了皱眉。

    “五年前私闯禁的事,你可还记得?”

    古砚点了点头。在他写的小说里,古砚的确是在五年前私闯千苍派禁地天琊峰。也就是在禁地里,他身体里被种下了魔种,从此走上了魔修的不归路……

    魔种!?天呐!难道现在他的身体里就有魔种!?

    不!不要告诉他这么悲壮的事情好么!?他昨天才搞清楚他现在是在自己写的小说里面啊。

    魔种,顾名思义,就是成魔的种子。一旦魔种在他突破进阶的时候发作,他很大可能就会入魔,变成魔修。以前的古砚确实是在突破金丹期的紧要关头魔种发作,由一个修真界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变成了一个千万人唾弃的魔修。

    只不过那些唾弃他的人全都被他杀了就是了。毕竟那个时候他可是一个元婴期的魔修,而且身体里的魔种虽然吸食了他大量的生命力,但同时也让他的修为一日千里,由此比起元婴期的道修他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

    qaq 不想变魔修~

    看着古砚欲哭无泪的表情,子桑归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且与为师说说,在禁地里除了被凶兽袭击,可还有发生何事?”

    古砚看了看自家表情淡漠的师父,顿觉拔除魔种有望。要知道,他师父可还精通药理,武力值高的同时炼丹也是修真界的佼佼者。而且,后期主角不是也被种上魔种,后来被一个神医神马的给拔除了吗?

    于是,古砚捏着小手帕,奔进了子桑归的怀里,小脸上满是泪花。

    饶是子桑归心如止水,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何事?”

    “师父,你能把魔种拔除么?”

    听到魔种,子桑归的神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他把古砚从他怀里拉了出来,问道:“为何这样问?莫非你身体里被埋下魔种?”

    “嗯嗯。”古砚眨着水汪汪的眼睛,一脸无辜又期待的表情看着自家师父。

    子桑归垂下眼眸,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古砚小心肝一颤一颤的。难道师父也没那个能力为他拔除魔种么?

    “师父~砚儿不想变魔修。”一想到当初那个古砚变成魔修后,师父还有几位师叔伯一脸心痛却又顶不住整个修真界的压力来追杀他的场景,古砚心里就闷闷的。来到这个世界后,师父和几位师叔伯一直很照顾他,有什么好东西都给他,只要他想要的,他们也都会为他弄来,对他来说,他们现在就像是他的亲人一样。

    所以,他不想当他成魔的那一天看到亲人伤痛的眼眸。

    听到古砚小声地说他不想成魔,子桑归的心也化开了。他伸手把古砚搂在怀里,轻声哄道:“无碍,为师定会找到破解之法,为你拔除魔种。”

    “嗯。”

    师徒两就这样静静的呆过了一个午后。直到夕阳西下,子桑归才拍拍怀里不知何时已然熟睡的古砚,轻声叫道:“砚儿,该起了。”

    “唔~”古砚抬起手揉了揉眼睛,这才惊觉他此时竟然是躺在自家师父怀里的!

    天呐~要知道现在他八岁,再加上那个世界的二十岁,他的年纪可不算小了,现如今虽是小孩身体,但躺在自家师父怀里……他显然已经过了这个年龄阶段了好么!?

    古砚一股脑爬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朝着子桑归笑了笑化解心中的尴尬。

    “既然醒了,我们就继续说说,为何你又不去上早课了罢。”

    “砚儿不知道要去上早课。”

    这真的是一个大实话,奈何传到子桑归耳里,就是他偷懒太久没去上早课结果忘记有早课这回事了。要是说以前那个古砚,这还真是真的,可现在此古砚非彼古砚,古砚也就只好背下以前古砚的各种“恶名”了。

    子桑归神情一整,古砚小心肝一颤。

    “太过顽劣,即日起去思过峰上住五年!没有为师的命令,不准离开思过峰半步!”

    “是!”

    当子桑归转身回房的时候,古砚的脸苦了下来。

    师父,思过峰上面没有人啊。

    当古砚眼睁睁看着自家师父“绝情地”把门关上的一刹那,整个人都垮了。一扭头看到白白胖胖的白麒麟蜷在树下睡得正香,古砚心里顿时就不平衡了——你家主人这么心惊胆战的,凭什么你就睡得那么香啊?

    于是古砚走上前去,抬起脚开始蹂、躏它。

    “嗷~~~”睡觉被打扰,白麒麟很不爽的叫了一声。

    “嗷什么嗷?走啦,去思过峰。”

    “嗷~”

    “呃,对了。你知道思过峰在哪里么?”

    “嗷~”白麒麟摇了摇头。

    不知道路肿么去思过峰!?师父,求解!

    古砚欲哭无泪。被罚已经很惨了,现在更惨的事情又出现了——不认得路!

    就在古砚各种泪目的时候,子桑归的声音传了出来:“罢了。你且去外门历练一番,时候到了,为师就接你回来。”

    终究还是舍不得古砚去思过峰。思过峰上坏境极其恶劣,时不时还会有凶兽出没,要是砚儿有个什么不测,那可就不好了。

    正急得团团转的古砚啪叽一下,就和跟在他身后团团转的白麒麟装了个正着。

    白麒麟知道自己闯祸了,就一下子扑到古砚身上,伸出舌头对他各种舔舐、卖萌讨好。让被涂了一脸口水的古砚真的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炮灰逆袭[重生] by 夏浩玲(下) 下一篇:偏执成魔 by 达溪达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