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六十四章 黄品神火

  掌柜?苏少白脚步一顿,想起自己之前听这里的伙计说过,凌云阁有专门的聘请鉴定灵器的人,负责替店里评估灵器的价值,以作收购价格的参考,禁不住有些心动。紫电青霜当然不会卖给凌云阁,但若是能估出个价格倒是不错,起码能让他知道,现在自己的最高水准到底是什么样的。
  南宫昊自是不想搭理这位掌柜,横眉冷冰冰的扫过去,正想大步流星走出去,便看见小厨子停住脚跃跃欲试的脸色。只得耐住性子,板着脸的看着那老头儿。
  那老者见南宫昊面露不愉之色,怯懦的退后半步,乍然想起剑修向来将剑看得极重,怎肯交予陌生人,平白无故的惹怒一位剑修,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连忙摆手道,“大人不要误会,小老儿只是看着这把飞剑似乎……”
  “您刚才说看,是想怎么个看法?”剑修旁边那位桃花眼的博山派弟子,反倒露出个笑脸,感兴趣的看向他。怀里还有只毛茸茸的白毛团子正好奇的扒着他的衣领往外看,一人一兽眼神都出奇的水润。
  “禀仙长大人,小老儿以前负责店里的灵器评鉴,借着凌云阁的威名,也算阅器无数,生平憾事便是见过的橙品灵器只有区区三件,方才乍然看见这位剑修大人背上的飞剑,似乎是橙品,见猎心喜,便想品鉴一二,并未有冒犯之意。”老者见苏少白搭话,才略略松口气,他们这分店与博山派离得近,和铸剑师们多有往来,素来和气。面前冷脸的剑修大人,明显是陪他而来,若是从这位铸剑师身上下手,说不定还有两分机会。因此心思微动,便朝苏少白和南宫昊深施一礼道,“小老儿手上有块约莫半两重的上等橙品炎石,倘若这位剑修大人背上的飞剑能容一观,小老儿愿将这块橙品炎石送给仙长大人。” 半两重的上等橙品灵石,约莫就是两块中等灵石,他自觉已是出价不菲。
  南宫昊不屑一顾的看看他,扬起下巴就要拂袖而去。
  许掌柜不敢拦他,只得挡在苏少白面前,咬牙道,“小老儿忝居这里的掌柜,位卑言轻,没有什么别的能力帮助二位仙长大人。方才见到这位仙长大人似乎是来店里托售灵器,不若这样可好,以后但凡是仙长大人来清水镇这间凌云阁里托售灵器,小老儿都可为您将代售的费用再减掉两分,若是需要,小老儿也愿意亲自为您免费评鉴所有的灵器。”
  这还差不多,剑修大人转头去看苏少白,后面这些,听起来还算是对小厨子日后有些帮助。
  苏少白目瞪口呆的看着许掌柜,其实听到老者想拿两块中品灵石看紫电青霜的时候,他就已经脑中一片空白,方才还在沾沾自喜卖掉四件灵器赚到十六块中品灵石,现在人家居然捧着两块中品灵石跟他说,只想看看橙品飞剑!那这把飞剑的身价,岂不是要一飞冲天?巨大的惊喜冲击下,他抬起头,看着南宫昊,有点不知所措。
  “不可超过一个时辰。”南宫昊见到小厨子的样子,沉吟片刻,终于对老者开口。
  老者大喜过望,满口答应,“好,好,两位请随小老儿去后院稍坐片刻。”
  两人跟在老者身后来到后院,竟是处比玲珑坊宽绰得多的两进宅院。雕梁画栋,红柱金漆,比起前面庄重沉稳的铺面,截然不同,简直华丽非凡。老者将他们让进左手边的第二个房间,随后便进内间捧出个描金的漆绘托盘,将块亮眼的暖橙色炎石放到苏少白面前,期待的看向南宫昊。
  布丁感受到橙品炎石,立刻在苏少白掌间焦躁起来。
  南宫昊也不啰嗦,将紫电青霜往桌案上一放,推到他面前。
  老者欣喜若狂的看着桌上那把飞剑,方才看不出来,现在剑身显露才知道,这把飞剑不单是橙品的灵器,居然还带着神通!若说之前他还觉得有点肉疼,此刻看到剑身上波波涌起的紫色电光,立刻觉得自己的灵石和许诺花得半点都不冤枉。
  老者小心翼翼的将紫电青霜带到隔间里,评鉴和炼器一样,都有自己的忌讳,但他也不敢将剑主和灵器分开,因此只得让步,让苏少白等在外间,南宫昊独自跟他进到内间。
  无聊的待在外间,苏少白见四下无人,掌心里的布丁又心急的厉害,便将它放出来去吃掉那块刚到手的上等橙品炎石。反正这么小的炎石,布丁半盏茶之间便可吃得精光。没想到,布丁扑到炎石上三两下吃光后,忽然全身焰光暴涨,滚到半空中鼓胀如轮,室内瞬间橙光大盛!
  苏少白下意识的抬臂掩住双目,恍然觉得眼前的情景有点熟悉。这好像是,神火升级!真是造化弄人,没想到,它在婆娑镜天里吞吃那么多块橙品炎石,离升级却只差了这么小小的一块。
  南宫昊感觉到外面强烈的灵力震颤,立刻闪身出来查看,却见苏少白呆呆的望着空中正得瑟的划着“8”字圈的神火。布丁的颜色俨然已经变为亮黄色的一团,体积也变为原来的一倍大小,看这样子,难道刚才自己感觉到的异样是神火升级?
  “它升级了?”南宫昊惊讶的看着空中灼灼如日的火团。
  苏少白机械的点点头,黄品!布丁升级为黄品,就意味着他也变成黄品铸剑师了!带着布丁这坐火箭般的升级速度,真是太凶残了!
  布丁抖着焰苗落到苏少白胸口前,得瑟的挑衅牛奶,气焰无比嚣张。自从因为体积问题,老是被牛奶压在肚皮底下,布丁已经鲜少去找牛奶玩了,此刻升到黄品,再次与牛奶团子体积相当,自信大涨,便迫不及待的要与它再次大战三百回合。
  牛奶不甘示弱,立刻伸出前足朝空中挠了一爪子,苏少白只得把它放到地上,一黄一白的两团立刻扑逗着滚到一处。
  “怎么突然……”南宫昊皱眉看着地上的滚来滚去的两团。
  苏少白无辜的眨眨眼睛,指指桌上空掉的那个金漆托盘。
  “就差这么点?”
  小厨子点点头,可不,就差这么点橙品炎石。
  他们正在说话间,忽然身边火光暴涨!南宫昊赶紧将苏少白护在身后,回头去看,却是布丁升级后,还不太能控制力道,在与牛奶的争斗间落了下风,情急之间放出升级后的烈焰,窜起一丈多高,火光瞬间冲向屋顶!
  旁边的牛奶似乎被吓到,缩回原本搭在布丁身上的前爪,苏少白刚想让南宫昊把牛奶团子捞回来。没想到,小家伙拱背如弓,前足轻踏,毫不畏惧的的盯着面前的火光大涨的神火,忽的张口,吐出道丈多长的紫色霹雳,缠到布丁黄色的焰围上,简直像是天雷勾动地火般,烈焰冲天,霹雳裂地。噼里啪啦,溅起无数火花!
  苏少白:………………
  南宫昊:………………
  两人默然无语间,火花已经蔓延到四周,木质的桌案和靠椅已经熊熊燃烧起来!整个外间顿时变成片火海。
  苏少白赶紧自南宫昊身后冲出来,把牛奶团子塞回自己的怀里,又把布丁收回掌内。刚准备拿东西扑火,外间的响声终于把许掌柜惊动,他自内间探出头来,看见外间熊熊燃烧的火焰不禁大吃一惊,赶紧出去叫伙计提水来灭火。
  待伙计们七手八脚的将外间的火熄灭。屋内的案几和两张桌椅已经毁得惨不忍睹。
  “对不起,毁掉的东西请您估个价,我会赔偿给您的。”苏少白不好意思的挠着头,朝许掌柜告罪,心里暴躁的把两个败家货骂了千百遍,你妹!这什么破坏力,以后长大还得了!他兜里才刚有点积蓄,就又来暴力糟蹋!以后绝对不许它们两个再滚到一起玩!
  许掌柜叹口气,不明白怎么这么点时间外间就会失火,但仙长大人已经说了赔偿,便只得作罢,抓紧时间回去继续验看那把橙品飞剑。
  凌云阁二楼的隔间内,一位红衣的年轻男子皱眉问着门外的伙计,“外面怎么如此的吵闹?”
  “禀当家的,许掌柜的外间不小心被一位客人烧着了。”
  “烧着了?”红衣男子放下手中的白玉盏,邪魅艳丽的脸上露出丝惊愕之色,灵器各有神通,为避免意外,他这凌云阁的评鉴房可是都布过防御法阵的,什么火能把这样的地方烧着?
  最终,许掌柜把飞剑还给南宫昊时,满面满足之色,禁不住赞叹道,“此物鬼斧神工,心思奇巧,再加上橙品的品级和闪电神通,恐怕已可挤进东皇大陆排名前二十的宝座。小老儿唐突,若有机会,恳请剑修大人转告那位铸剑师之手,若是可以,小老儿愿倾家荡产,求他炼制一器。”
  南宫昊将紫电青霜收回背上,不置可否。
  苏少白站在旁边,抽抽嘴角,倾家荡产?“许掌柜,这把飞剑,若是给您评鉴,估价几何?”
  老者瞥他一眼,隐隐带着嗔怪之意,仿若苏少白的问题焚琴煮鹤,亵渎神物般,“此等神物,有市无价,岂是能用灵石珠币来衡量的?”
  言下之意,紫电青霜在他眼中乃是无价之宝。
  
  ☆、第六十五章 天下第二

  苏少白撇撇嘴,不值灵石还有什么意思?除了给剑修大人炼制飞剑之外,他还得赚灵石养布丁呢!
  这败家货已经升到黄品,不但开销更大,现在还附带“烧毁”的效果。再加上个破坏力惊人的牛奶,两熊孩子简直“坑爹”技能满点!以后要是时不时来一出“天雷勾动地火”,不赚钱哪里养得起?看看眼前满目疮痍的屋子,小厨子未雨绸缪的寻思着。总感觉自己未来会成为走到哪里“火”到哪里的灾星,兜里那几块紫品炎石带来的安全感瞬间就不见了。
  说起来,牛奶这货的霹雳到底是怎么放出来的?难不成剑修大人每次练剑时它在旁边吞吃掉的电光其实都被储存囤积着?太不科学了!苏少白低头把牛奶从怀里拽出来,扒拉开它的嘴巴看看,一口小白牙都在往外冒尖,粉色的小舌头也颜色正常,没有什么异样,捏捏爪子,肉垫弹性不错,揉揉肚子,手感软软的也没有不对劲。所以,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厨子困惑的看着手心里的牛奶,白毛团子眨巴着蓝宝石样的大眼睛,讨好的舔舔主人的手指尖,一脸的天真无邪。
  伙计捧着托盘带进来张单子递到许掌柜面前,许掌柜正想交给低头揉弄白毛团的苏少白,南宫昊面无表情的接过去,垂眸瞥了下上面的数字,随手取出两块上品灵石丢到伙计的手里。
  “走了。”剑修大人转头对苏少白说道,话音未落,人已走出外间。小厨子说过,刚才那叫做“蛋糕”的东西需要放在寒冰阵里等一个时辰,现在时间已到。
  “哎,等等,”苏少白尴尬的比划着焦黑得像是抽象版艺术作品的桌椅,后知后觉的对着许掌柜,“掌柜的,这些要赔多少?”
  许掌柜笑着指指伙计托盘里的两块上品灵石,“剑修大人已经付过了。”
  这么贵?这桌椅是金子打的么,居然要两块上品!“哎!”小厨子心疼的看看那两块上品灵石,赶紧朝某人的背影追出去,金主大人你付钱未免太爽快了。
  许掌柜恭送两人走出凌云阁的大门,转回身顺着凸雕盘绘花鸟的乌木楼梯走到二楼,停在贵客包间门口伸指扣敲几下。天底下,也许就只有他们家老板喜欢反主为客的待在自家为贵客准备的包间里。
  “进来。”穿着身大红色锦袍的男子背对门口站在窗前,指间捻着个玲珑剔透的白玉盏,一双漂亮的凤目正凝神盯着楼下刚走出去的两人,个子稍矮的那位少年,他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清风拂动他墨色的长发,愈发显得丰神如玉。
  “恭喜二爷,也许有人能帮您炼制云霞鼎了!”许掌柜躬身朝那男子道,语调里是掩饰不住的欣喜。
  “哦?”红袍男子仰头将杯中佳酿一饮而尽,拿在手里把玩,仍是不甚在意的样子。
  “属下刚才仔细评鉴过,那位剑修大人所用的飞剑,不单单是橙品,而且自带神通,构造设计上也是匠心独运别具一格,虽然炼制的部分处理上仍有技巧青涩之处,却恰好证明绝非出自原本那些大师之手,而是位新出现的天才铸剑师。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有可能将云霞鼎残图的所缺构造自行设计完整,成功炼制出来。”老者将自己的推断娓娓道来。
  男人凤目微动,这才把目光投向老者,“橙品?你确定是出自新人之手?” 赤品的丹炉,早已不能炼制出让他自己满意的丹药。橙品的灵器,存世不足百件,而其中唯一的那尊橙品丹炉,却是云腾派的镇派之宝。即使他身为天下最强的炼丹师,也不得不抱憾仰望,无缘得用。亏得天降奇缘,让他得到云霞鼎的残卷图本,此器若能炼制为橙品,必能让他炼出绝世逆天的灵丹妙药。之后的十余年间,他踏遍东皇大陆,暗中寻求名家,希望找到位合适的铸剑师为他补全残缺之处,炼出这尊丹炉,为此,赴汤蹈火,倾尽万金亦不可惜。可惜的是,他连寻数位铸剑师,奉上残卷后,对方皆喟叹不可为之,自从五年前那位当世大家也失败后,再没有人敢接下炼制云霞鼎的委托。
  “确定。每位铸剑师留在器石上的灵源力纹都是独一无二的,以往铸造出橙品的那些位铸剑大家,经手炼铸的灵器均有数十件传世,他们每位的作品,我至少都研究过三件以上,这柄剑上留下的灵源力纹,属下却从未见过。”老者笃定的答道,炼制出那把橙品神剑的,定是横空出世的不世之材。
  “刚才评鉴房喧哗,是因为何事?”红袍男子突然问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许掌柜怔了怔,方才回到,“跟在那位剑修大人身边的博山派弟子,等在外间时,不知道怎么将桌椅都烧焦了。”
  “博山派弟子?那柄飞剑会不会是他炼制的?”
  “属下问过伙计,他前几月送来托卖的灵器是七件白品,均是十分普通。铸剑师一途,向来进境缓慢,应该不可能会将炼制的灵器品级提升得如此快。”
  “若是他拿来卖的只是炼制出的废器呢?”红袍男子凤目微眯,看着老者。譬如他自己,真正炼制得满意的丹药,岂肯放在店铺里出售?
  “废器?谁会将白品的灵器当作……”老者振振有词的话语戛然而止,似乎想到些什么,面色惊惧。如果能炼制出橙品的天才,白品自是不值得留在自己手里的废器,倒不如拿来变变卖,折点银钱。
  红袍男子朝老者点点头,知道他已经想到,将手边的白玉盏放在桌上,“普通人自然不可能,但若是位能炼制出橙品的天才铸剑师,那就不一定了。”
  “您是说,他……可他未免太过年幼。”许掌柜想想那少年稚气未脱的样子,仍是不敢相信。
  “是不是他,我不确定,但一位心高气傲的剑修肯陪着位铸剑师来凌云阁,必是关系匪浅,值得推敲。至于年纪,从不是什么问题,我凤二名动天下那年,也不过二十二岁。在此之前,那些炼丹师至少也要七八十岁才能炼出融意丹。”也是那一年,他把自己的名字改作凤二,自称天下第二。红袍青年勾起漂亮的唇线,邪魅一笑,倾尽满室芳华。
  “二爷天纵奇才。”
  “好了,不必逢迎拍马,小心的追查看看,千万不要走露风声。”
  老者诺诺俯首告退,自去探查。
  但愿这次,不会是空欢喜一场。凤二将目光投向窗外散淡的流云,抬手自斟自饮。不管等多少年,云霞鼎,他志在必得!
  南宫昊和苏少白才走到玲珑坊门前,“哥!”银铃般的叫声里,一个翠色衣裳的小姑娘猛扑过来,拦腰抱住苏少白,正是蒋莫玉。小姑娘到玲珑坊时,二人恰巧刚出门,急得小姑娘连连跺脚,死活要在门口守着待他们回来。哪知道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
  “好啦好啦,别哭,哭就不漂亮了,这么多人看着呢。”苏少白低头见小姑娘眼睛里的泪水团团打转蓄势待发,急忙哄她。他怀里的牛奶被小姑娘的拥抱波及到,不满的扭动着毛茸茸的身子。
  “啊!这是什么?”蒋莫玉破涕为笑,注意力霎时就被白毛团子吸引了,黑亮的眼睛紧盯住牛奶。
  不哭就好,及时阻挡住洪水的苏少白松了口气,立刻把牛奶从自己怀里拎出来,塞给蒋莫玉, “它叫牛奶,是我前些日子得到的灵兽。”又戳戳牛奶的鼻尖道,“乖乖的,再敢闯祸就没有晚饭吃。”
  牛奶团子讨好的蹭蹭他的指尖,对着蒋莫玉时乖软得像块棉花糖,伸爪摇尾,卖得一手好萌。
  等小姑娘和牛奶玩耍够了,苏少白才牵着她走到后院,王掌柜等人俱都闻讯赶来,等着品尝那怪模怪样的东西做出来的甜品是什么味道。苏少白自寒冰阵里取出冷藏好的两块乳酪蛋糕,将其中一块切成十二份,给在场的每人都分了份。
  南宫昊瞧着小厨子端过来的东西,外层是焦黄色,内里淡黄,方方正正的一块,看起来貌不惊人。拿起旁边银色的小勺按照小厨子的示范挖下一勺放进嘴里,绵软湿润,舌尖像是碰到上等丝绸般只留下光滑细腻的触感,味道香甜,入口即化,浓郁的奶香犹如春暖时分百花竞艳,刹那间在唇齿四处愉悦的绽放,扩散开来,回味悠长。这东西的味道,简直绝了!剑修大人握着银勺的手顿了顿,立刻又补了一口,眨眼间,风卷残云般将碟子里的东西消灭的一干二净。
  “如何?”小厨子只吃了一口,十分满意口感,边期待的看着自家金主大人。
  “尚可。”南宫昊挑挑眉毛,掌心微动,将桌案上剩余的蛋糕全部隔空收进自己的储物镯里。
  我可以再帮你做的!看到金主大人的举动,小厨子不禁黑线。大的那块确实是准备给剑修大人单独带走的,但那几块小的就不必了吧!
  至于旁边的蒋家母女和张王两位掌柜,早就被入口的味道喜得说不出话来。这道甜点,口感绵密滑润,入口奶香怡人,简直令人拍案叫绝。若是放在店里出售,绝对会供不应求,成为清水镇最受欢迎的甜品。
  众人感叹完毕,还待再尝,却发现剩下一大六小,七块蛋糕,均已不翼而飞。
 
  ☆、第六十六章 闭关悟剑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若说隔空取物这么高深仙术,他们这里应该只有两位仙长大人才可能会。其中一个是做蛋糕的苏少白,至于另一位么……
  狐疑的目光陡然集中在玉树临风的剑修大人身上。不是说,仙长大人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么。
  “该走了。”剑修大人面不改色的说道。
  “哎?好!”小厨子自然不敢忤逆,没有南宫昊帮他跟许长老告假,他今天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清水镇。见到蒋家母女生活无虞,他也算是放下心来。苏少白把自己闲暇时写下的几样甜品中式酥皮点心做法塞给蒋妈妈,供她学用后在玲珑坊推出。然后便依依不舍的跟众人辞行,坐在南宫昊的飞剑上腾空而去,眨眼就消失在空中。
  没想到,飞剑飞至扶炉山脚下,没朝南边的华庭峰走,反而径直往东边的星光瀑布去了。
  黑水潭边景色依旧,苏少白看看南宫昊,这是他们以前“午餐约会”的地方,剑修大人现在的意思是,让自己给他做饭?
  再仔细看,岸边的早就横七竖八的堆着数只烈鸟和野兔什么的。苏少白眨眨眼,谁抓的?剑修大人一直跟他在一起啊。
  天空传来声熟悉的鸣叫,“吧嗒”!白隼把爪中的灵羊往下一丢,得意的展翅在空中掠过半圈,近一年的时间未见,白隼的身形似乎又大了几分。它最后落在南宫昊肩膀上,邀功似的蹭蹭主人的脸颊。
  “这些是小白准备的?”苏少白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那堆东西,不会吧,难道这是欢迎他们出婆娑镜天的接风宴么?
  “嗯。”南宫昊却肯定的点点头,小白算计着时间从问剑峰飞过来,应该至少在此处等他们三天有余。剑修大人奖励似的用指节磨蹭了几下它的下颈,白隼舒服得炸开羽毛,抖动着翅羽,又高兴的冲天鸣叫了数声。
  “………………”这只白隼是成精了吧?苏少白默默道,还知道提前准备吃食给主人接风,敢不敢再聪明点啊!
  “它应该等我们几天了。”
  几天的话,应该有的猎物都放坏了吧?苏少白认命的蹲下身,开始在那堆东西翻捡。怕牛奶窝在他怀里不舒服,他就把小东西丢出来,放它自己去玩。
  小家伙站到草地上,抖了抖身上的被毛,欢快的扑棱起地上草叶。
  新猎物!白隼第一时间便发现了地上奇怪的白毛团子,展翅疾冲过去,伸出勾爪就朝地上的毛团抓去。
  “哎!”苏少白阻止不及,眼见惨剧即将发生。
  “噼里啪啦!”牛奶骤然遇袭,身上立刻冒出团紫色的电光,汇成几道成人手指粗细的霹雳朝它上空的白隼劈去。
  南宫昊对于眼前的争斗倒是放任自流,优哉游哉的走到旁边坐下,完全不打算插手。
  说时迟,那时快,白隼从容不迫的张开鲜红色的喙,吐出团火球直迎霹雳而去。火光和白烟四窜,一阵噼噼啪啪炸裂声过后,火球和紫色的霹雳同时消弭,空气中只留下些烧焦的味道。
  你妹!人就算了,你们一个两个的,连动物都不能有个正常的柔弱点的么?武力值都这么彪悍做什么?苏少白拎着只才拔掉两根毛的烈鸟嗔目结舌。他下午才知道牛奶会放霹雳,但是白隼会吐火?他怎么不知道?小厨子突然有种非常不妙的预感,以后,在这两人两兽里,他似乎,注定是最“孱弱”的那位。带着这层认知,小厨子顿时有些黯然失神,也懒得再理牛奶团子和白隼的之间的战争,默默的蹲在旁边清理食材。
  “回去之后,我会闭关段时间。”南宫昊突然开口。他在婆娑镜天内领悟道的剑意必须尽快消化,因着那里境况特殊,又要保护众人,他才拖到现在。
  小厨子的桃花眼扑闪了两下,“又闭关?”剑修大人不是才出关么?
  南宫昊点点头,此次闭关,他要争取一举冲破金丹期,“所以,我只能请师父代我去博山派言明属契之事。”
  “这么快?”苏少白有些惊讶,他在博山派,名义上还是位无品的洞修弟子。若是跟天下第一剑修签订属契,会惊掉所有人的下巴吧?他努力回想着门派内关于签订属契的规定,似乎没有限制过一定要到什么品级才能签订。但是,为了南宫昊着想,回去后,自己是不是先去博文堂前验测下真正的品级比较好。
  “你想再等等?”南宫昊挑眉看着他。
  “也不是。只是我现在的挂名品级还是无品,而且师尊那边……” 这件事情是不是要跟师尊他老人家商量禀告下?师尊应该不会反对吧,毕竟对象是南宫昊哎!这一辈剑修中最杰出的天才剑修。小厨子艰难的咬咬嘴唇。
  “你师尊那边不必担心,我家师尊在博山派还算有几分薄面,应是无虞。反倒是你已经升至黄品的事情,早晚有一天要大白于天下,此事无论何时公布,都会引起天下的震动和关注。与其到时措手不及的泄露出去,引起诸多猜测,被动的引火烧身,不若当机立断,现下借着婆娑镜天的缘由说是在里面得到的机缘,也可遮掩神火的秘密。而且,签订属契后,有博山派和天奇门站在你背后,众人即使觊觎,也得收敛几分。”南宫昊显然已经在心里将此事分析过数遍,权衡利弊之后,才跟小厨子提出自己的建议。此刻难得多话,将其中诸多思量说与苏少白。
  况且,他们今日在凌云阁允人评鉴过紫电青霜,评鉴师可以查验铸剑师的灵源力纹,不管那人是否多嘴,只要真的有心追查,苏少白的身份泄露,也就是迟早的事情。
  “也对!”苏少白点点头,之前刻意隐瞒,是怕保不住神火和自己的性命,现在世易时移,他身后不但有座靠山,神火等级也已经升至黄品。单以升级速度而言,十四岁升至黄品弟子,他也算跻身铸剑师中的不世奇才之列,应该会变成各门各派追逐拉拢的对象才对。至于那些暗藏祸心的人,什么时候都少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再想想剑修大人的粉丝团和自己的头号劲敌李忆年,未免夜长梦多,当然还是快刀斩乱麻的好。别人的下巴什么的,不在他关心的范围内。
  两人议定后,南宫昊便开始盘膝打坐,苏少白处理着那堆小山样的食材,将坏掉的丢弃,好都收进自己的储物戒,留下羊肉和烈鸟和野兔。
  牛羊肉素来也是苏少白自己喜欢的食物,以往到了冬天,他便是打边炉和热气羊肉的常客。羊肉强筋壮骨、补肾益气,最为温补。剑修大人之前在婆娑镜天里受的伤才刚刚好得差不多,这只灵羊今天正好做成热气羊肉锅给他拿来滋补身子。把几只烈鸟和野兔腌制好放进烤箱,苏少白开始逐刀片解灵羊身上的嫩肉,每片羊肉只有半指厚,颜色鲜嫩,堆了满满冒尖的两盘。
  小厨子在桌案上摆放好一只双耳小锅,注入半锅骨汤,又把今天闯过祸的布丁拎出来,罚它在下面烧火。布丁也知道今天闯了大祸,此刻就当用配石练习,乖乖的充当炭火,维持均匀的火候。苏少白往汤里又丢了些在可入汤的药材,盖上盖子一并熬煮,便着手准备配羊肉汤锅的蔬菜和调味用的酱料。
  他手里拌着调料酱,突然想起白隼和牛奶这么半天都没有动静,便奇怪的转过去看了看,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牛奶团子和白隼似乎是不打不相识,此刻已经气氛融洽的凑在草地上,在那堆他丢弃出去的食材前不知道在折腾些什么,两团白色纠结在一起,远远望去,几乎要融为一体。
  苏少白又盯着看了会儿,才发现其中玄机。白隼居然认真的在教牛奶用爪子抓取猎物。而且,就地取材,比划着那丢食材让牛奶实地演练。小厨子默默黑线,你们有点自觉好不好?一只是鸟一头是兽,交流个毛线的捕猎心得?
  肥美鲜嫩的热气羊肉的味道很得南宫昊青睐,就着氤氲的热气,那两盘羊肉中有一半都进了他的肚子,苏少白和白隼分吃了另外的一半。至于牛奶团子,暂时还是只能喝灵兽奶果腹,顺便尝试着开始吃点苏少白为它特制的鸡蛋羹。
  晚餐后,南宫昊仍旧将苏少白送回博山派位于华庭峰的山门,白隼初见紫电青霜,大为惊奇,好奇的绕着剑身周围飞了许久,险些被电光打到。南宫昊架起飞剑离开后,苏少白才转进山门。
  天奇门,问剑峰。
  “真的,你决定现在就跟那个探月峰的苏少白签订属契?现在会不会太早?”连微山看着归来后连夜来拜见自己的得意弟子,微微有点讶异,其实也不用这么着急,博山派这一代的弟子么,应该才修到白品而已,百器大会还早着呢。
  “嗯,还请师尊出面与博山派订契。”南宫昊答得郑重其事,半点不似开玩笑。
  “哈哈,好!既然你心意已决,为师自然要帮你搞定此事。”连微山银发闪动,满口答应。他这个徒弟,做事向来有自己的道理。
  满头银发的人突然发现南宫昊肩头的紫电青霜,以他的修为,自然立刻就看出那是把难得的橙品飞剑,“你自何处得了新剑?”
  “婆娑镜天。”
  “什么!”银发青年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家徒弟,他自己的命剑也只有赤品而已,为什么他家徒弟去趟婆娑镜天,回来就换了把橙品的攻器!就凭那些还徘徊在白品的小铸剑师,不可能会是他们炼制的。那就是在婆娑镜天里捡的?他家徒弟的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你干嘛?”银发青年还未自震惊中回过神来,便见徒弟已经朝洞府外走。真是的,风尘仆仆的回来,好歹给他掐两把,看看有没有受伤什么的!这么着急去哪儿?
  “闭关。”南宫昊头也不回的快步朝外走,再慢就又要被逮住了。
  连微山不肯放弃,追着徒弟走到他的洞府前,“闭关?你不是去婆娑镜天前才出关么?”
  “我悟到了新的剑意。准备冲击金丹期。”南宫昊毫不客气的当着师尊的面关闭了洞府。
  什么?不但得了把橙品的好剑,还悟出新的剑意!徒弟,你真的是去保护别人而不是婆娑镜天试炼的么?
  银发青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石门,突然有一剑劈了此门的冲动。
 
  ☆、第六十七章 长老们的非议

  苏少白回到探月峰,便见到有人站在自己洞府门口,背手仰天望月,似乎在等他回来。月光清冷,将他的衣衫衬得愈发纤尘不染,仙风道骨,几欲绝尘而去。
  那人听见响动转过身来,眉眼温润,正是他家师尊。苏少白的心彷佛整个泡在温泉里,熨得暖暖的。
  “徒儿拜见师尊!”他连忙朝洞府前的文长老施礼。
  文长老微微颌首,“回来就好。许崖说你被剑修带去清水镇,所为何事?”
  许崖?苏少白怔了怔,瞬即想到,这应该是许长老的名字。文长老乃是前代长老,所以习惯了直呼对方的名字。
  “说来话长,师尊,待进屋徒儿与您细说。”苏少白挠挠后颈,连忙把文长老让进洞府里,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跟师尊报备,更深露重,站在这里说到口干舌燥恐怕也说不完,正好他在婆娑镜天里也得到几样生津润肺的药草,还是进去泡壶茶细说的好。
  大概是白天跟白隼和布丁玩的太累,牛奶已经窝在某人怀里睡着了,苏少白把它拽出来放到自己的床上时,它也只是不满的动动爪子,翻身在床铺上滚了滚,连眼皮都没有睁开。
  文长老看到牛奶团子,惊异的挑起眉毛,“此物是……异兽?”拿走天材地宝便罢,他徒弟不会是把婆娑镜天里的异兽也拐带回家了吧?
  “算是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异兽还是什么其它的。”苏少白不确定的答道,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认出来牛奶是个什么物种。平常虽然古灵精怪的,但总体来说,不吐霹雳的时候,尚能归在乖巧的范畴。
  文长老掸掸衣衫,四平八稳的在小徒弟的洞府内坐下,“也罢,观其皮表,此物应是吼虎近族,攻击能力在异兽中实属平庸,事已至此,你妥当照顾便是。”
  平庸?苏少白疑惑的看了看床铺上的此刻已经睡得四仰八叉的白毛团,他虽然不知道大部分的异兽攻击力如何,但牛奶团子照如今这势头长下去的话,怎么看都是要成为霸王龙那样要称王称霸的物种啊!不过,这暂时不是现下的重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跟师尊禀告。
  苏少白遂从出发时自己没有飞器的尴尬讲起,到与李忆年、南宫昊等人合伙设计揪出林沛等事项,巨细靡遗的讲了一遍。
  “你说你用橙品的神火,炼制出一把带神通的橙品飞剑?”文长老猛的站起来,双目灼灼的盯住面前的小徒弟。能打造出与自己器火同品灵器的铸剑师,当世仅存两位,皆以寿元将近两百,闭门谢客。况且,即便是这两位大师亲自出手,炼制出与器火同品的灵器几率也仅为十中一二。苏少白就算是偶尔的侥幸,此事也已足够骇人听闻。至于他自己,时至今日,不过侥幸用黄品神火炼制出过一件橙品的灵器。如此说来,莫说胡奎他们,他这位做师父的也只能在小徒弟面前甘拜下风。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穿越]修仙之神品铸剑师 by 柠檬马卡龙(上) 下一篇:[穿越]修仙之神品铸剑师 by 柠檬马卡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