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54章

    碧水洗蓝天,云腾落九州。

    八匹天马振翅踏蹄,姿态昂然,夺人眼目;而那华贵车厢更是星芒闪耀,似天边神宫,落入凡间。

    这所以一切都让人看的目不暇接,如此世间罕见之物,竟一下子见到了如此之多,当真是惊叹不已。

    然而,当那银发男子缓缓走出的时候,竟将这无限光辉都遮了过去,瞬间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离得如此远,其实并不能看清他的容貌,但只是那风华气度,便已让人挪不开视线。

    他一出现,当即就有人跪伏在地,抖着嗓音恭敬喊着:“见过真人。”

    他这一跪,立马就有人反应过来,瞧那服饰,分明是清玄门的弟子。

    清玄门的真人,莫不就是那掌门真人!

    顿时就有机灵的跟着跪在地上,满脸皆是恭敬之色。

    一人跪,人人跪,一时间竟呼啦啦跪了一地。何唯从车厢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乌压压一堆人。

    他那里见过这个阵仗,给吓了一跳,完全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都跪着干嘛呢……他家师尊竟然还搞起个人崇拜了?这跪了一地是闹哪样啊!他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是不是该说一句‘平身’啊……

    这一脑补,顿时天雷阵阵的。

    相较于他的不自在,宋端仪却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一般,只极其自然地握住了他的手,而后揽住了他的腰。

    何唯一抖,慌忙就想离远一些,宋端仪就皱眉道:“别乱动,我带你下去。”

    何唯身体一僵,这才记起来,两人还在半空……

    被宋端仪抱着落到地上,何唯才深深地后悔了,这半年不该这么堕落啊,哪怕没提升境界也该把御灵飞行的灵术给学了。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晚了,原本以为宋端仪会和自己在地上等一会儿,只是没想到,他们两人根本没有落地,刚到半途,西南角就凭空出现了一道裂痕,黑色的气息环绕,何唯只看了一眼就心中一惊。

    这太眼熟了,每次做任务都要看到这个黑洞,每次都是被这个黑洞给卷走,虽然大半年没见,但何唯还是对它太熟悉了。

    只是,这该死的黑洞怎么在这里出现了?

    正这么想着,却忽地眼前一花,那黑气一闪即逝,竟慢慢出现了一个浅蓝色的小型漩涡。

    何唯皱了皱眉,若不是刚才看的太清楚,他简直就要以为自己眼花了。

    但很显然,除了他之外,根本没人对这个有所怀疑,甚至有人在小声说着:“游灵秘境开启了!”

    的确是开启了,不过因为宋端仪在,没人敢先一步进去。

    宋端仪一直在看着何唯:“准备好了吗?”

    何唯点点头,略有些兴奋地说道:“师尊请放心,我定然会寻到那金灵石窟,待到将缠情花压制了,便会速速回来的。”

    宋端仪握着他的手,在宽大的衣袖下缓缓抚摸着:“你还是别去了。”

    何唯一惊:“师尊?”

    宋端仪的眼底满是柔和:“那金灵石窟虽然好,但终归还是只能压制它,如此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压制,不过是费些灵气而已。”

    话虽如此,但何唯一想到压制缠情花就要解开封印,没被缠情花干扰,他都觉得自家师尊很不对劲了,要是再有了该死的缠情花,那……

    画面太凶残,他稍微一想都哆嗦!

    于是他赶紧说道:“哪里能次次劳烦师尊?我是您的徒弟,是要为您分忧解难的,又怎能处处为您添乱?”

    宋端仪皱皱眉。

    何唯生怕他再说些什么,根本不敢耽误,立马说道:“就这样吧!师尊,我先走一步!等我好消息。”

    说完他一头扎进了游灵秘境,生怕自个儿被拦下。

    不过也是宋端仪依着他,要真不想让他去,他也跑不掉。

    进了秘境,何唯才松了口气,只是刚刚稳下心来,就感觉到了周边一个又一个好奇的眼光。

    他进来了,其他人自然也一窝蜂的涌进来了。

    拜宋端仪所赐,何唯如今真是想不出名都难。

    大家都有意无意地盯着他看,虽然没人敢议论什么,但只是这视线就足够让人不舒服了。

    不过对此何唯也早有应对之策,他的幻形术早就极其熟练了,尤其这里的修士都是化形期的修为,他可以轻松变成任何模样,根本不用担忧。

    进了秘境深处,寻了个无人之地,何唯就变了一副模样,眨眼间从一个十七八的少年变成了一个不起眼的灰衣青年。

    变成了这个样子,自然不会有人对他行注目礼,他行动起来也就方便多了。

    这游灵秘境十分广袤,如今的落脚点看起来也就是个丛林模样。

    何唯敛了气息,悄无声息地行走其中,期间碰到了一两个低级凶兽,但因为等级太低,何唯也懒得出手,只稍微一避,便躲开了。

    这金灵石窟便在这秘境之中,只是这秘境里面每年都会变个样子,所以哪怕宋端仪给他寻了一堆资料,此刻也不一定能派上用场。

    不过何唯也有些想法,金灵石窟内必然金灵四溢,他只需要仔细分辨,若是感知到金灵充盈之处,过去查看必有所获。

    虽说如此,但在这么一大片丛林之中寻找一个小小的石窟,也着实需要些时日。

    如此探寻了半日,虽无收获,但也没遇上危险,正当何唯准备继续找下去的时候,他脑中忽地滴了一声。

    是系统的提示音,这声音已经足足半年没出现了,此刻再响起来真心是让他心里一慌。

    怕什么就来什么,紧接着,脑中的声音就清晰起来:“支线剧情已启动,宿主位置偏移,即将开启传送。”

    何唯真想骂人,消停了半年又开始作死了吗!

    这该死的任务真的不能不做吗?

    想到任务,就要想起凌云翼,只是稍稍提起这个名字,何唯的心里就是一阵难以言说的酸涩。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出现在他面前。

    只是这次系统似乎十分着急,不过是稍稍一愣神的功夫,空中便出现了那个黑色的洞口,接着一阵强烈的拉扯感袭来,何唯一恍惚,而后就魂魄离体了。

    消失之后,何唯才心里咯噔一声,意识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卧槽!老子的身体还没找个地方藏起来!在这凶险秘境之中,他就这么晕倒在地,万一被哪个凶兽给啃了,他做完任务要怎么回来!

    可惜,已经没法管这么多了。

    魂魄离体,飘了一阵子之后,却没有脚踏实地之感,何唯四处看了看,却眉头微皱。

    这不是冥之都,更不在幽冥领域,这是哪儿?

    正纳闷着,视线陡然明亮起来。

    他定睛一看,而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皑皑白雪之上,红发男子一袭红衣,如同燃烧的烈火一般,立于其上,似要将天地燃尽。

    “让开,我要进去。”

    他这一开口,何唯才发现,在他对面竟有一群白衣人,发色如雪,衣着如雪,肤色更是几乎与天地融为一体的纯白。

    为首的男子容貌半遮,只露出一双浅灰色的眸子,冷得像是高山寒雪:“极寒之地乃冰族圣地,外人不得进入!”

    红衣男子容貌艳丽,眼底的泪痣像是一粒晶莹的宝石,在一片银白之中栩栩生辉:“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受死吧!”话音刚落,血灵珠盘旋而出,浓浓的血腥气几乎将天边染红。

    何唯心里咯噔一声,立马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

    是黎炎,黎炎竟在硬闯极寒之地。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忽地一阵剧烈的拉扯感袭来,紧接着就是头晕目眩,随后何唯脚踏实地了。

    何唯刚刚适应了就猛地睁开眼,入目的景象却已不是刚才的雪原画面。

    黎炎不在,那些冰族也消失不见。

    何唯稍稍一愣,随后就发现自己在一间精致的木屋之中,陈设简单大方却不失华贵,处处都是原木色,唯独正中央有一簇轻柔的火焰,让屋子里更多了一丝暖意。

    他打量了一圈,这才将视线收回来,可下一瞬,他就傻住了。

    床上……床上不止他一人。

    他这么惊讶,不是因为对方同他一床被子,也不是因为对方衣衫□□,而是……而是因为对方只是个软乎乎的小婴儿。

    我勒个去,这是怎么回事!

    何唯惊得下巴都快落地了,他强撑着凑过去看了看,这小家伙实在是十分好看,他肤色嫩的不像话,毫无瑕疵且十分白皙,尤其还是一头少见的红发,竟映的那小脸蛋微微泛红,简直太可爱了。

    何唯不禁轻轻一笑,正想让他睡得舒服些,却突兀的看了,在他的左眼下,那小小的一滴泪痣。

    墨黑中带着一丝冰蓝,在白皙的脸颊上像是一粒小小的宝石。

    如此标志性的容貌,让何唯心里猛地咯噔一声。

    这、这……

    他从来都不知道,黎炎竟然还有个孩子!

    我去,哪个女人敢给他生孩子啊!

    好吧,问题不是这个,而是,为什么黎炎的孩子会在他这里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嗯,我双更了,早上六千六,晚上来三千,是不是特别想亲我~~~

    咳咳,好吧,我得说实话,我把明天的更新提早发了,因为今晚有事,暂时撸不了了,明天早八点就先不更新了,等到中午再补上,么么么,爱你们!!

 第55章

    何唯看着这个软乎乎的小宝宝,心情颇为复杂。

    他上一辈子无亲无故还没结婚,这一辈子也才十七岁,根本就没见过这么小的孩子。

    所以,他都分辨不出,这孩子有多大。

    瞧这小胳膊小腿,莫不是有一岁了?不对……应该还小,难道是六个月……唔,也可能是刚满月?

    也不对!何唯忽然想起来某部电视剧里面的话,貌似小孩子是三个月翻身六个月会坐,七八个月才会爬……

    所以……还是搞不懂啊,这孩子睡得香甜,他根本搞不明白他会不会翻身会不会坐,也就弄不明白他到底有多大。

    不过,何唯回过神来,眼下根本不用琢磨他有多大,他要研究的是,这孩子的爹妈去那儿了!

    如果真的是黎小炎,那黎大炎呢?

    何唯脸上神色莫辩,一低头,又看到了久违的小白兔,顿时更心塞了。

    紧接着他又想到,是了,他现在是半女体,所以说是在做任务?

    做任务的话……那凌云翼。

    何唯一想就心惊了,他赶紧打开系统面板,细细地查看了一番。

    主线任务已经是失败状态,但下面却多了一个支线任务。

    ‘支线任务:唤醒血灵珠,成功后奖励金币3000枚,商店刷新卷1张。’

    竟然是支线任务!何唯当时太过混乱,一心只想着会见到凌云翼,所以没注意到这次并不是主线任务,而是支线。

    倒也不算意外,任务分类既有主线必然也会有支线,只是没想到这次接到了。

    不是主线任务挺好的,至少可以避免见到凌云翼,何唯深吸了口气,也不去细想心里的滋味,只凝神细看任务目标。

    唤醒血灵珠?血灵珠既是黎炎的斗灵,唤醒的话,难道这珠子竟沉睡了?

    何唯皱眉想了想,脑海中飘过最初见过的景象,黎炎在硬闯极寒之地,他只身一人和很多冰族交手,莫不是在那时候受伤了?

    只是……唤醒血灵珠的话好歹应该将他传送到黎炎身边吧,将他传送至他儿子身边是闹哪样?

    何唯忽地灵机一动,难道,黎炎也在这周围?

    正想着,就传来了敲门声,何唯的眼睛登时睁圆,做好了面见血族大魔王的心理准备。

    只是稍后他又意识到一个问题,门外的肯定不是黎炎,黎炎怎么可能会敲门?

    果然,当木门开启,进来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她肤色盈白,眉目清秀,唯独发色比较特殊,是很少见的灰白色,按理说该是略显苍老的颜色,但因为发丝柔顺且十分有光泽,所以竟衬得越发年轻漂亮了。

    她看到何唯醒了,便小声道:“妹妹醒了,身体可有什么不适?”

    听到这一声妹妹,何唯的嘴角抽了抽,不过他现在这样子,对方也没称呼错,于是回道:“并无不适,劳烦姑娘了。”

    他只是客套的回了一句,对方也就笑了笑,将饭菜放下,便说道:“这孩子一直睡着,你可有喂过他?”

    何唯一愣,喂?怎么喂?这饭不是刚刚送过来吗?

    见他怔愣,那女子只笑道:“也是,你先吃饱了,才能好好喂饱他。”

    何唯有些听不明白,不过这时候也只能点点头。

    那女子将饭菜摆好,而后才说道:“你且用着,我出去给你们拿些换洗衣服。”

    何唯虽还弄不懂眼下状况,但也只能说道:“多谢了。”

    等到那女子出了屋,何唯才从床上跳下来,他没有出屋,只是将灵气加诸于双耳之上,最大限度地扩大了听力,试图听听外面的动静。

    这一听,还真得到了不少信息。

    “哎,又是一个可怜女子,孤儿寡母的,若不是被昕长老发现了,怕是要冻死在霜寒冰原了。”

    “昕长老心善,见到流落在外的族人都会将他们带回来,只是……”

    “你是担忧那小婴儿?”

    “可不是,那小婴儿分明是一名血族,这女孩竟和一名血族结合,还生下了孩子,这……哎……”

    “八成是被骗了……要不也不会落得这般境地。”

    几个人叹息了一阵子,而后又说道:“只是我们冰族从不允许外族入内,那血族小孩……”

    “且先看看吧,终归还流着一半冰族的血。”

    何唯听了足足一刻钟,再前后一联系,终于弄明白了。

    真是怎么都没想到,他如今竟是在冰族的聚集地——极寒之地。

    而那些冰族显然把他的半女体当成了族人,甚至还脑补了一段失足少女被血族欺骗后怀孕生子最后流落街头的狗血大戏。

    脑洞如此丰富,何唯细细品味一番后也是有些醉了。

    不过好歹知道了如今的形势,何唯也心中有数了,坐起来准备吃些东西。

    这一看饭菜,他又皱了皱眉,冰族的口味好特殊啊。

    竟没有一道炒菜,全是汤,还是三份不同的汤。

    一份瞧着像是红糖酒酿,另一份是牛奶木瓜,还有一份……何唯瞧了瞧,莫不是猪蹄花生汤?唔,他翻了翻,没看到猪蹄,只看到花生和黄豆。

    虽然全是汤,而且搭配诡异,但好在味道还不错,何唯吃饱之后,看了看旁边的小家伙,顿时悟了。

    是了……这样的饭菜是不是考虑到了小孩子?

    想起刚才那女子的话,估计是为了让黎小炎也能吃一些吧。

    何唯这般想着,也打算弄点牛奶喂喂他。

    甭管是谁的孩子,总归是个小生命,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挨饿。

    走到床边,何唯刚刚身手,还未碰触到他,那小家伙就唰的睁开了眼。

    一双琉璃般的红色眸子,简直摄人心魄。

    何唯微微一怔,伸出去的手也僵了僵。

    软乎乎的小家伙盯着他,眸子里一片明亮:“你果然在这里。”

    何唯颇为惊讶,这小包子,竟然会说话了!虽然奶声奶气的,但吐字还挺清晰嘛!

    等等……他刚才说了什么?

    显然,意外的不是他一个人,黎小炎听到这声音皱了皱眉,他小脑袋一歪,看到了自己的身体,而后那小眉毛猛地一跳。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很短小,我惭愧,实在hold不住了,小号一直在闹,我去陪陪他。

 第56章

    一刻钟。

    何唯喝了口甜甜的略微带点酸的红糖酒酿然后第三次看向对面。

    他的对面就是木床,木床上有粉白的床单,而最里面,有个小小的圆球。

    那正是卷着薄被团成一团面壁思过的黎小炎。

    嗯……对方很忧伤,他真的不该笑的,但是看看那小小的背影,他就压不住嘴角怎么办!

    “那个……咳咳……”何唯清了清嗓子,“你饿吗?”

    没人理他。

    何唯的眼睛都弯成月牙了,又说道:“有牛奶木瓜汤,喝点吧。”

    小团团极轻极轻地动了一下。

    何唯盛了一碗,走过去,小声说:“来,我喂你。”

    此话一出,小团团不动了,同时也坚决不肯回头了。

    何唯简直要憋笑憋的肚子疼!

    艾玛,真是风水轮流转啊!真是猜到了开头猜不到结尾啊!

    他打死都没想到,这黎小炎不是黎大炎的儿子而就是黎炎本尊。

    中央城的大魔王,一朝变成软包子,这反差,简直要笑死人了好嘛!

    他捂着肚子都快要端不稳碗了,恰好这时候来了敲门声,他才收敛了一些,含笑道:“进来吧。”

    来的正是之前的那位冰族女子,她打量了一下才问道:“味道可好?”

    何唯道了谢而后说道:“很好喝。”

    “多喝一些,这些汤品既能让你补补身子,也对孩子有好处。”

    何唯心想,也是,饿得久了的确是该多喝些汤比较好消化。

    “哎呀,”冰族女子这才发现墙角的小团团,“小家伙醒了?可吃用了?”

    她一说,何唯就苦笑道:“说什么也不肯吃。”

    冰族女子皱皱眉:“不吃怎么能行?还这么小,肯定要饿得勤,可是你姿势不对?”

    何唯简直听得满头雾水,这喂小孩吃饭竟然还需要特定的姿势?真心是长见识了。

    见何唯一脸迷茫,她就笑道:“你也是,这孩子瞧着都一岁有余了,你怎的还像个新母亲一般?”

    何唯很想解释,自己真不是他母亲……不过,还是算了,想想黎炎之前干的事,他怕暴露出来之后直接被围攻至死。

    “我跟你说,这给小孩子喂奶啊,一定要注意……”

    冰族女子说的语重心长,而何唯却听得快要斯巴达了。

    我勒个去!这是些什么!喂个毛的奶啊?谁……谁特么有奶啊?

    “你奶水足吗?若是不足,便多喝些汤水,这些都是下奶的……”

    竟然是这么回事!何唯真心是尴尬地想死了!到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原来不是冰族的口味奇葩,而是这些都是特供品啊摔!

    他被不仅被当成失足少女还被当成哺乳期的少妇了啊!

    眼睁睁看着头上的称谓光环来回变幻,何唯囧的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

    变成半男不女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还被当成了奶妈!

    要了老命了!他还能不能愉快地做任务了啊……

    实在不敢再听下去了,何唯赶忙打断:“那个……我、我并没有……”咬着牙咬了半天,愣是说不出那句‘我没有奶’。我去,为毛他要解释这个啊,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跟一个女人说自己没奶,不能喂孩子啊,太特么羞耻了啊!

    打死都说不出来,何唯干脆红着脸说道:“我……我休息一下,多谢姑娘担心了。”

    说完就把人往外推,等到这冰族女子离开了,他才瘫坐在床边,整个人都要对这个没节操的世界绝望了。

    正如刚才所说的,风水,它都是轮流转的。

    何唯哀莫大于心死的坐在那儿,团成一团的黎小炎却猛地掀开被子,迈着小胖腿就走了过来。

    走到何唯跟前,他视线下移,盯着那对小白兔,而后舔了舔嘴唇:“我饿了!”

    何唯:“……”

    黎小炎走向前,竟伸手对着那圆溜溜的胸部戳了戳:“我要喝奶!”

    何唯挑了挑眉,一巴掌扇在他屁股上。

    黎小炎愣了愣,因为太错愕,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睁的很圆,他半天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而后就暴躁了:“你打我!”

    何唯维持着标准的死鱼眼:“怎么的?只允许你耍流氓还不准我打你?”

    “你……”小包子的皮肤极嫩,一生气就微微泛红,再加上那红宝石也似的大眼睛,虽然何唯知道这内芯是个大变|态,但此刻也禁不住心软了。

    “那个……”何唯刚想说点什么补救一下,这小家伙就卷着被子窝到墙角去了。

    何唯:“……”

    一个没忍住,他噗的一声笑出来。

    很好,小团团直接背过身去了。

    一刻钟之后。

    何唯实在撑不住了,他琢磨着,估计黎炎也够闹心的,千辛万苦地来找他,找了大半年,好不容易找到入口了,结果还被人给锁了灵,成了一个小包子。

    冷炫酷的霸主变成这个挫样,还被人扇了屁股,嗯……设身处地一想,何唯对他就只剩下同情了。

    “好啦。”何唯凑近他,“别生气了,吃点东西吧,要不该饿坏身体了。”

    小团团很有骨气,一动都不动。

    何唯琢磨了一下,排除掉刚才的小插曲,他记得血族似乎是不吃五谷杂粮的,他们吃什么来着……啊,是了,血!他们只喝血!

    “那个……”何唯犹豫了一下,咬着牙说道,“要不,你喝点血?”

    这话一出,刚才还纹丝不动的小团团立马动了一下。

    一看有效,何唯就继续**:“我记得你很喜欢喝我的血?要不要来点?只要你别一口气把我喝……”

    他话还没说完,黎小炎就猛地转头,大眼睛眯着,不出声地看着他。

    其实何唯刚说完就有些后悔,不过做人得说话算数,他只能硬着头皮向前挪了挪,主动歪了歪头,把脖子递过去,拿出了壮士断腕的姿势:“喝吧,轻点。”

    黎炎压着一肚子火气,哪里会轻?眼看着这自己送上来的白皙脖颈,毫不犹豫地咬了上去。

    下一瞬,两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何唯是疼的,他咬着牙在肚子里暗骂:“这小白眼狼,就不知道轻点!”不过紧接着他就赶紧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这不是第一次被吸血了,所以能感觉出不对劲……这血,怎么没往外流呢?

    过了大约一分钟,黎小炎默默地离开了,而后他将被子掀起来,卷住,蹲到床脚,面壁思过。

    何唯愣了愣,然后摸了摸脖子,没出血?他随手找了个镜子一看,只看到了四个小巧可爱的牙印。

    然后,然后……他彻底笑不停了!

    堂堂血族大魔王,竟然会沦落到只有四颗乳牙连吸血都做不到的境地!

    竟然在主动送上来的猎物脖子上只留了四个牙印!

    噗噗噗!笑得肚子都快破了!笑得完全停、不、下、来、了!

    直到何唯笑的连力气都没有了,才终于刹住了车,到了这个地步,他真心是对黎炎没有任何恶感了,之前再怎么炫酷,如今也只剩下呆萌了。

    对待这样一个小娃娃,他根本讨厌不起来。

    收了心思,何唯慢慢平静下来,这次的任务目标是黎炎,他还是不要再刺激他了,回头完不成任务,他们没准都要被困在极寒之地。

    何唯走过去,轻轻戳了戳他。

    黎小炎没动。

    何唯又戳,黎小炎暴躁地转头,凶巴巴地瞪着他:“不用看我笑话,我知道我很弱很没用,但你放心,我死不了,全天下谁都能死唯独我……”

    他还没说完,何唯就用手指堵住了他的嘴。

    小巧的唇被血色染红,越发显得红润可爱,何唯含笑看着他,而黎炎却快速感觉到嘴边的血腥气,当这气息涌入的时候,他只觉得这味道香甜得快要让他忘记呼吸了。

    何唯冲着他眨眨眼睛:“喝吧,不够我再换个手指。”

    黎炎不出声了,他吸允着他手指的伤口,甜腻的血液像是世间最美的甘露般缓缓流入他的身体,带来了一阵胜过一阵的暖意,而与此同时,他的眼中只剩下这个人了。

    这个同他的血液一般美丽的人。

    等到何唯的五个手指都受伤之后,黎炎才喝饱,看着这个一脸餍足的小家伙,何唯深深地叹口气。

    养一只小型吸血鬼容易吗?答案是:千万别试,试了肯定要后悔!

    酒足饭饱,也是时候该讨论下正事了。

    何唯给黎小炎整了整衣领,而后问道:“你是因为被锁灵了所以才变成这个样子?”

    黎炎看着他:“不止如此。”

    “嗯?”何唯继续问道,“怎么?”

    黎炎说道:“血灵珠被他们取走了,我现在体内无灵。”

    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这么严重,何唯倒吸一口气,斗灵被剥离,但宿体几乎会立即消亡,而黎炎竟只是变成了婴儿体,太奇怪了。

    瞧见何唯眼底的担忧,黎炎扬了扬眉,而后语气不善地说道:“我说过了,我死不了。”

    何唯只当他逞强,立马顺毛安抚道:“死不了,你那么厉害,当然死不了。”

    黎炎乍听之下还挺舒服,但下一瞬就品出味来了,立马恶狠狠地瞪着他:“你这是在哄小孩吗?”

    何唯轻咳了一声。

    黎炎哼了一声,然后压低声音说道:“你等着,等我……”

    “好了好了。”何唯实在没忍住,捏了捏他软软的小脸蛋,“我等着,一定等。”

    黎炎活了这么久,从没被人这样对待过,真是气的肝都疼了。

    何唯心疼他小,没敢继续逗他,只将手指递到他嘴边,转移话题道:“好啦,说正事,怎样才能让你恢复原样?”

    黎炎生他气,但又抵不住血液的**,挣扎了一秒钟,然后闭着眼含住了他的手指,一边吸着血一边说道:“唤醒血灵珠,它自会回到我体内。”

    一听他这话,何唯眼睛一亮:“怎么唤醒?”

    “将我的鲜血滴入血灵珠即可。”

    这支线任务竟然这么简单,何唯不由得心中一喜,这可有足足三千金币呢,可以正儿八经的买个好东西了!

    他立马说道:“那还等什么,我这就带你去找那血灵珠!”

    黎炎扬眉:“你确定你是去找血灵珠而不是去送死?”

    被这般瞧不起,何唯不满地捏了捏他的小脸蛋,立马换来黎小炎的炸毛。

    不过何唯有神技,手指一递过去,黎小炎立马老实下来。

    安抚了小包子,何唯也心中有数了。

    这血灵珠必然是在极寒之地,只要他去找到了,让黎炎将其唤醒,那么任务就完成了。

    然后他就可以刷新商店,到时候再买一个传送用的卷轴,就可以顺利逃离极寒之地!

    艾玛,他果然是做大事的人,思想如此敏捷,这么快就有了万全之策,给自己点三二十个赞!

    至于怎么寻找血灵珠,何唯也有想法,他低头问了问黎炎:“你能感觉到血灵珠的方位吧?”

    宿体和斗灵之间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只要宿体没有消亡都能感知到自己斗灵的位置。

    黎炎瘪瘪嘴:“当然!”

    何唯定了定心,将黎炎抱起来而后说道:“走!我带你去找斗灵。”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直男的女神系统 by 龙柒(上) 下一篇:星际未来之被推倒的上将 by 淡笑不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