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85章  卖配方

秦勉特意提醒雷向义和雷向礼想舟办法多种些菜。他不会让亲戚介入酒楼中,只能用这种方式拉雷向义和雷向礼一把。至于他们会不会告诉杜氏,无所谓。
盖酒楼需要有人负责卖建材,有人负责看守新濠天地网上赌场,有人负责监工,有人负责解决工人的伙食-----绝对是一件大工程。秦勉盘算了一下村里的哪些人可用,列出一张名单,足有三十人,按照各人的能力和水平分配工作。赵文忠赵伯识文断字,而且曾做过近十年的生意,秦勉特意将他请来做账房,专管每日花销。负责施工的工人则是雷铁从县城里请来的专业的工匠。
这次的工程很急,要赶在小麦收割前完工。等到了农忙时节,人手会严重匮乏。
将所有工作安排好后,秦勉和雷铁两人只负责监工。看着手里地银钱一天变少,而酒楼一点点地变化,两人心里都很满足,即使每天都很累,也觉得值得。
昭阳县通往流水镇的路上,一辆豪华的马车平静地行驶,离流水镇越来越近。
临近镇口,一只手掀开窗帘,手的主人随意地往外看了一眼,目光从热火朝天的工地上扫过,不是很在意,正要收回目光,忽然看见两个熟悉的人影。
他连忙吩咐外面驾车的人,“春生,直接把马车驶入工地。”
“是,公子。”春生虽然应下了,却不明所以,无意中看见工地边正在交谈的两人,露出了然的目光。
“天公作美,”秦勉脸上挂着庆幸的浅笑,对雷铁说道,“这些天都没有下雨,否则进程便要受阻。”
雷铁握住他的手,“也不必如此赶。即使拖到农忙也能请到人,无非是多花些钱。”
秦勉轻哼,“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雷铁把胳膊上挂着的竹筒杯递给他,里面装的是白菜银耳汤,“嗯,媳妇辛苦了。”
秦勉捏捏发烫的耳根,接过杯子,闷头喝汤。
聂衡下了马车,看了看脚上白色云锦的短靴,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小心地避开地上的砖块和砂石,在秦勉和雷铁两人面前站住,含笑拱手,“秦老板、雷老板,别来无恙?”
秦勉用帕子抹了抹嘴角的汤汁,疑惑地打量眼前的贵公子,确定自己不认识,看了眼雷铁,雷铁的表情也是不认识对方。
秦勉有些尴尬,脸上却不露分毫端倪,客气地问:“敢问阁下是?”
聂衡不得不再次自我介绍,“在下聂衡,去岁曾与秦老板提过欲购买吃得香食肆配方之事。”
秦勉想起来了,把竹筒杯递给雷铁,拱手道:“原来是聂公子,失礼了。”
雷铁则颔首示意。
“秦老板和雷老板是贵人多忘事。“聂衡淡淡一笑,“聂某记得当初秦老板说过,年后有意出售配方。聂某今日依然是为此事而来,不知秦老板和雷老板可否拨冗详谈?”
秦勉往旁边僻静处走,“聂公子,我们这边谈。”
“这……”聂某看了看嘈杂的环境。
秦勉直入主题,“这事也没什么需要商量的,我直接说。我们家的调料一共是十八种配料,我打算出售其中的十六种。聂公子若是有意,给我五百两,我立即把配方写给你。”
聂衡一愣,他还以为要和对方费一些口舌才能说服对方卖掉配方。
“为何只有十六种?”
“第十七种配料十分难寻,即使我告诉你,你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秦勉说。
聂衡不信,“喔?敢问是何物?”
秦勉直言不讳,“花椒,一种黑色的小果实。”
聂衡闻所未闻,这才相信他并非有意欺骗。
秦勉直接说道:“不瞒聂公子,明年我们打算大面积种植这种配料。看得聂公子是位出色的商人,若是将来有需要,我们会很乐意和聂公子合作。”
聂衡用奇异的目光看着他。他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少年。和他谈生意的同时还不忘拉另外一门生意。
他没有立即表态,而是又问道:“那么,着第十八种配料?”
“既然着两种配料都如此难得,想必如果没有着两种配料,调料的味道会与贵食肆的相差甚远。”聂衡不愧是商人,一针见血。
秦勉不动声色,摇头道:“聂公子此言差矣。若真是如此,敝食肆的汤料何必用那么多种配料,何不只用这最后两种?”
秦勉所说也在理,聂衡一时无言以对,沉吟不语。
秦勉也不催他,“最近又有人按捺不住找食肆地麻烦,我们势单力薄,且不胜其烦,不可能继续握着调料不放。等酒楼盖好,我们就会放出要卖配方地消息。有想买地,只要花五百两即可。卖出二十份为止。聂公子可以好好考虑,要知道,买的越晚,优势越少。”
聂衡地脸色微微一变,皱眉道:“秦老板此举是否不妥?在下以为你说五百两是只卖给在下一人。如果人人都有这配方地话,和人人都没有这配方又有何区别?”
秦勉反驳道:“聂公子可知我们那间小小的食肆每月纯收入多少?不低于二百两。看聂公子可不像是小本生意的人。据我所知,县城里的大酒楼每月至少盈利一千两,如果有了我们家的调料,至少能翻五倍。就算聂公子买了配方后只有第一个月盈利,也能赚五千两。难道这五百两花得不值吗?聂公子慢慢考虑,不急。我们还有事,先失陪。”
说完,他和雷铁一起离开。
聂衡沉着脸看着他们的背影,作为一个奸商,不禁也在心里骂了他们一句“奸商”。
“公子,他们也太欺负人了!”春生忍不住说道。
聂衡摇头。其实花五百两买这配方,确实值得。这其中的原因不止那位小老板说的这些。那位小老板精明得很,他能看到的,只怕那位小老板也看得到。想和他讨价还价,很难。
“春生。”
春生无声地叹了叹,快步向秦勉跑去。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自家公子在与人谈生意时落下风。
“罢了,就当是交个朋友。”聂衡自言自语,也是自我安慰,脸色恢复正常,看着秦勉和雷铁一起走过来。
聂公子示意春生拿五百两给秦勉,若有所指地道:“在下现在只希望贵酒楼的进度能慢一些。”
秦勉按过银票,回了他一句“呵呵”,把银票递给雷铁查验。
雷铁看了看银票,点点头,还给他。
聂衡看在眼里,心知这二人只怕是真夫妻。
秦勉将银票收好,问道:“不知聂公子可有纸笔?”
聂衡道:“有。”
春生不用吩咐就到车厢里拿出文房四宝。
秦勉不太会用毛笔字,将笔递给雷铁。
春生弯着腰当桌子。
聂衡谨慎地防备有其他人靠近。
秦勉说,雷铁写,“陈皮一、桂皮二、茴香一……”
聂衡眼神一闪,这其中竞然有不少是香料和药材!难怪他上次带来的大厨也不能完全尝出吃得香食肆汤料里的配料。
秦勉详细解说,“如果是一斤陈皮的话,桂皮就是二斤……总之,比例不可变,否则味道会有差异。嗯……看在聂公子当初离开流水镇后没有用不光明的手段对付我们的份上,我再松聂公子两张菜方。”
聂衡心里稍微舒担了些,“如此就多谢了,相信秦老板所赠必然有其特别之处。”他有意激将,以免秦勉写的菜方太一般。
雷铁淡淡地看着他。
秦勉似笑非笑地瞥了聂衡一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果真有意糊弄又何必多此一举提送菜方的事?
“阿铁,你写。第一道菜,怪味鸡,芝麻炒黄研磨成粗面……第二道菜,清炖蟹粉狮子头,葱姜洗净,纱布包好挤出葱姜水备用……”
聂衡不动声色,眼神却越来越亮。这两道菜的做法果然特别。光凭这两道新奇的菜就能为他的酒楼吸引不少客人。这次,他很有诚意地道谢,“多谢秦老板和雷老板。”
“不用不用,合作愉快。”秦勉笑吟吟的。
雷铁写完后,将纸递给聂衡。
“有事在身,失陪。”雷铁拉着秦勉离开。
聂衡第一眼注意的是雷铁的字,吃了一惊,如此潇洒肆意的笔风可真不像出自农家子弟之手。
他吹干墨迹,将纸折叠起来,谨慎地收入怀中。
“春生,回去。”
春生赶着马车上路后,说道:“公子,小的有个疑问。”
“问。”聂衡的心情不错,有了兴致和自己的贴身小厮闲聊。

第86章  双飨楼

春生道:“您说那秦老板和雷老板是不是傻啊?在镇上找不到合适地店面开酒楼,去县里不就行了?这么巴掌大的小镇能有多少客人?他们为什么要费那么大劲儿在镇上盖酒楼?小的实在想不通。”
聂衡放松地斜倚在车厢上,沉吟道:“这一点确实有些奇怪。他们的老家在流水镇地一个村庄里,兴许他们就是不想离家太远。”
秦勉考虑事情真的如此简单吗?暂时还不得而知。
一个半月后,酒楼基本完工,只等完成细节方面的设计。
秦勉将他要卖配方地消息放出去,并且说明只卖二十份。附近镇甸甚至县城有经济实力地酒楼老板闻风而来,来的最快地二十家酒楼地老板分别花五百两白银买到十六种配料地配方。
光是卖配方,秦勉就赚了一万零五百两白银。
之后,农忙如期而至。秦勉家地地少,再加上家里有三个下人.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将小麦收割、脱粒、晒干并入仓。
趁此机会,秦勉在村里买了十亩上等田,而且都是连在一起的。水稻育苗和插秧等活计就交给喜乐、福叔和福婶三人。酒楼那边,他和雷铁还离不了手。
五月二十,酒楼全部完工。秦勉命名“双飨楼,雷铁亲笔书写,制成牌匾。“飨”字既有“盛宴招待客人”之意,又有“享”之意,此名可谓起的绝妙。
说到这里,就得提到“流水镇”此名本来就是因为有一条河流从镇上经过。新酒楼在流水镇边缘,便是跨河而立,一栋楼在河面,是酒楼,命名“宾至”;另一栋楼在河东,是客栈,命名“如归”。两楼外都砌了半圆形围墙,均以河岸为底边,以河流为对称轴,相互对称。两条底边正中间以河上拱桥相连。拱桥很高,防备有人从此处侵入双飨楼。
两栋楼都是三层,二楼和三楼以吊桥相连。双飨楼秦勉故意只留了一个入口,即宾至楼的院门,也就是说如果要去如归楼,只能从宾至楼进。
宾至搂一搂大堂分为两部分,左边是普通餐位,有二人座、四人座、八人座,还有可供散客用餐地长方形餐桌和方凳;右边是一张奇怪地大餐台,此乃双飨楼地特色---回转自助餐。灵感来源于回转寿司。二楼是十二间雅间,挂着不同地字画,上面是不同地诗词;三楼则是贵宾室,一共只有四间,不但可以观景,还有有趣地娱乐设施;三楼上面是天台,竖立着一把大伞,每次只招待一批客人,是独一无二地所在。
在宾至楼楼后,还有四个雅致地去处,四座凉亭也可宴客,相互之间以假山、荆棘、花丛和葡萄架隔断,呼吸户外清新空气和欣赏美景地同时,还令人有一种享受私密空间地愉悦感。
如归楼地一楼是普通客房,分为单人间和双人间,家具齐全;二楼是四间豪华套房,可供多名家人好友一起入住,每间房内地家居摆设都极具特色,同样挂有字画。三楼是贵宾房,也是四间,其中三间对外开放。另外一间归秦勉和雷铁私人所有,由二楼地私人楼梯上下,可避免与三楼地客人照面。顶楼有一个大浴盆,在春秋时节泡着热水澡晒太阳,再喝个小酒,也是一种特别地享受。
如归楼的后院有个小角门,只供内部员工使用,比如运送垃圾、采购蔬菜和柴禾等。
另有花园、果林、马厩和员工宿舍等不必细说。
五月二十七日,酒楼里地员工配备齐全。这么大一间酒楼,秦勉不可能亲自掌勺,只能分批次将菜方交给厨子。四个大厨是雷铁大老远从青天府找来的,都签了死契。四个四十左右地女工,负责处理食材以及后厨地清洁卫生。八个店小二;两个园丁;八个清洁工;四个采办人;两个看管马厩地小厮;八个自培训合用地人手,只有签了死契地人用着才放心。因为酒楼有些大,秦勉还给掌柜配置了一名副手,供他使唤。
顺便一提,因为吃得香食肆地几个店伙计郑六、王顺、陈四和石头比较有经验,秦勉将他们调到了酒楼里做店小二,把四个新伙计派去吃得香食肆。吃得香食肆只租了一年,到期后就会停业。
秦勉前世没有做过生意,大酒楼又不如小食肆好管理,如果有考虑不周地地方,只能以后再调整。
在酒楼开业之前,秦勉先开了一个员工大会,实行严格地奖惩制度和举报制度。
四个大厨一组,选定一位组长;四个女工是一组,同样选定一位组长;八个店小二是一组,负责招待客人……八个护院一组。掌柜直接对采办人负责。
组长地月钱比组员高百分之二十五,以资鼓励,但组长地位置并不是固定地,如果工作不到位,撤销职位,能者居之。
所有员工都可互相监督,若发现其他员工工作有失,可以到举报箱匿名举报,经查属实,按照功劳高低实行奖励。犯错者,若是小错,第一次给予口头批评,第二次罚款,第三次解雇;若是大错,直接解雇,情节严重者送入大牢。
如此严格二周密地规定一出,所有员工都暗自打了个激灵,对这位看上去没什么了不起地小老板生出了几分敬畏,并暗下决心,以后一定不能大意。
秦勉恩威并施,“此外,所有员工每逢一、十一、二十一放假。因为酒楼不能停止营业,采取轮休制度……”
“什么?每月还有假期?”众人大喜过望。着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地事!
“安静,先听我说完。”秦勉抬起手示意,“四位大厨,每次只能有一人休息,四位女工也一样……八个店小二,每次可以有两人休假……掌柜也有休息日,到时候我和大老板会暂代掌柜。”
“多谢大老板和小老板。”酒楼掌柜孙茂生感激道,“能跟随两位主子,是小的荣幸。”
“酒楼实在太忙地时候,如果你们愿意放弃休假留在酒楼里帮忙,能拿两倍地加班费。比如店小二地月钱是两百文,平均下来,每天大约七文钱。那么,加一天班就可以拿十四文钱。三天假期都放弃地话,每月就可以多拿四十二文钱。”
众人脸上地喜色越来越浓。别小看这四十二文钱,够几个月地盐钱。
“阿铁,有没有要补充地?”秦勉看向坐在他左边地雷铁。
雷铁将茶杯里的茶饮完,一双利眼缓缓从众人脸上划过,平淡地道:“为我们做事,最要紧的是忠心。如果有人泄露酒楼里的秘密……”
“咔嚓”一声,他手中的酒杯变成一堆碎片。
众人心头一震,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出。
秦勉对他们露出一个平易近人地笑容,温和地道:“只要你们不犯错就什么事都没有,对不对?好了,该说的都说了,这两天你们就好好地熟悉熟悉酒楼里地环境。五月三十开业,到时会很忙。”
“是!”
“孙掌柜,这里就交给你了。”秦勉看向孙茂生。
孙茂生拱手道:“小老板放心。”
秦勉和雷铁骑马回家,喜乐正在打扫马厩,看见两位主子回来了,小跑着迎上去幸牵马,脸上挂着古怪的笑。
“小少爷,老宅那边今天打起来了。”
尽管喜乐按捺着,秦勉还是从他的声音里听出兴奋。喜乐地话虽多,但嘴巴很严,从来不会把田居里的事往外说,所以他发现喜乐爱打听地嗜好后,一直睁一只闭一只眼
喜乐说的这个事他确实很感兴趣,立即问道:“怎么回事?”
喜乐说话条理请晰,“二公子跟杜老太太说,想送雷大宝去学堂启蒙,杜老太太觉得有些早,拒绝了。二公子就不干了,拉着他媳妇一起在老太太和老爷子面前又吵又闹。三公子趁机提起分家的话头,四公子跟着附和。杜太太很不高兴。卫老太太在一边挑拨起哄,二公子和他媳妇跟着闹腾。杜老太太忍无可忍,一巴掌甩在二公子媳妇的脸上。”
秦勉追问:“后来怎么样了?”
“他们闹了近半个时辰,还是被老爷子镇压了,雷大宝启蒙的事黄了,分家的事也没成。”喜乐利索地说道。他早看出自家主子和老宅那边的几位不怎么对付,所以才格外关注那边的动静。
“嗯。”秦勉对他打听到的消息很满意,随手赏给他几个钱。
“多谢小少爷!”毒乐乐滋滋地把钱收好。
秦勉和雷铁走上木桥。
“阿铁,你说,如果那边分家对我们是有利还是有害?”秦勉问。
雷铁一语中的,“分与不分,杜氏和卫氏不会分。”
秦勉乐道:“正是如此。所以,让他们闹去。”
“嗷嗷——”一点白从树林里跑出来,身躯直立,两只前爪扒在秦勉胸前,用脑袋蹭了蹭他。
秦勉拍拍它的脑袋,它乖乖地把脚放下,绕着秦勉和雷铁跑来跑去。
两人一狼在果园里转了一圈。果子都长得极好,又大又水灵。有些水蜜桃也巳隐隐泛红,再过些日子就会成熟。樱桃则早巳成熟,一颗颗红润润的樱桃挂在枝头,宛如一颗颗玛瑙。秦勉和雷铁尝了鲜,十分甘甜。
江大爷闻声走过来,警惕地瞄了一点白一眼。一点白巳成年,四肢着地时,脊背高度巳超过成年男人地膝盖,与犬类巳有明显区别。村里人如今都知道一点白不是狗而是狼了,平常都远远地避着它。江大爷也不例外。
他看着眼前的樱桃树,提醒道:“雷铁,雷铁媳妇,这棵村上的樱桃该摘了,不然怕是要坏。”
秦勉望着满树的玛瑙,胸腔里升起一股浓浓的成就感,“是该摘了。这些樱桃我们要用来做樱桃酱和樱桃酒,但这几天我们会很忙——我先想想怎么安排。”
“樱桃酱和樱桃酒?”江大爷奇道,“樱桃酱是什么?樱桃还能酿酒?”
秦勉笑而不答,“最近江大爷都挺辛苦的,等做好后送一些给您尝尝。”

第87章  到青云书院打

“那好,老头就不假惺惺地客套了。”方大爷大乐,“晌午了,我也该回了。”
方大爷走远后,秦勉说道:“阿铁,我们摘一些樱桃回去,我做樱桃汁和樱桃酱给你尝尝。”
“我拿篮子。”
雷铁直接飞掠离去,背影潇洒不失威武。
秦勉嫉妒地嘀咕道:“耍什么帅。对吧,一点白?”
“嗷。”一点白看着他,叫唤一声,很像在附和。
秦勉忍俊不禁地蹲下,揉它的脑袋。
雷铁很快提着一个篮子现身。
秦勉拿着篮子,雷铁负责摘。果树没有喷洒农药,秦勉摘下一颗樱桃,随便在衣服上蹭蹭,堆备往嘴里放,被雷铁拦住,从怀中掏出帕子仔细地给他擦手后,重新摘了一颗樱桃递给他。
“刚才摸了一点白。”
“呜?”一点白两只耳朵下垂紧贴脑袋,扬起头,耷拉着眼皮瞅他。
秦勉大笑后,一本正径地道:“它好像在鄙视你。”
雷铁淡眼扫视一点白。
一点白的两只耳朵又竖起来,若无其事地扭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此举再次逗笑了秦勉。
两人摘了半篮子樱桃回去。
樱桃汁的做法简单,樱桃洗干净,去蒂去核,放入手动榨汁机中。这榨汁机又是秦勉的发明,和面条机的原理相似。
樱桃酱的制作也不难,同样将樱桃洗干净去蒂去核切碎,放进加了水的锅里,用中火边搅拌边煮,直到出汁,转小火煮到软烂,加糖,煮到有稠密感即可。味道甘甜不腻,口感极好。
秦勉装了两小碗,一碗递给雷铁,“咱们还应该建一个冰库。如果把夏天的果汁、果酱和水果罐头留到冬天卖,肯定能卖出好价钱。”
雷铁摇首,“慢慢来,否则会扎眼。我们并不缺钱。”
“这倒是。”秦勉被他一提醒,意识到自己确实绷得有些急进了,“听你的。”
雷铁榄他入怀,“媳妇,我有一个想法。等酒楼步入正轨,买一批年纪小些的人,教他们功夫,训练一两年便可堪重任,至少也能保家护院。”
秦勉深以为然,凑过去在他的唇上嘬一口,“还是你想得同到。咱们的生意以后只怕会越做越大,确实需要培养自己的人手。”
雷铁唇上还有樱桃酱的甜味,他忍不住把舌尖伸进去。
雷铁用双臂锁住他的两条胳膊和身躯,将他正在沙发靠背上,加深这个吻。
男人的骨子里都有攻击性,而且都希望掌握主动性。秦勉处于被完全压制的地位,不习惯地挣扎起来,企图反压雷铁,换来雷铁更强烈的攻击,吸得他舌尖发麻。他只能放弃挣扎,唇舌却没有服软,不甘示弱地反击。
直到口腔里地最后一丝甜味消失,两人才喘息着分开。秦勉发现雷铁地嘴唇有些肿,有点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和一双黝黑而深沉的眼眸对上,胸口满的发涨抬起头,靠近,亲了亲男人的眉心。
雷铁衣袖楷掉媳妇嘴角地水渍,缓慢的挪开身躯,掩饰地扯了扯身上地长袍。
秦勉从沙发上跳起来,背对着他,和他做出相似的动作,“咳……我去把剩下的樱桃酱盛起来。明天我们去书院看五弟,顺便给他送一些。”
雷铁猛然抬起头,“看他?做什么?”
这么大反应?秦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好笑地道:“当然是宣传我们的酒楼,还能做什么?”
他走进厨房,知道男人会跟进来,从碗橱里拿出一个干净的竹筒杯,用汤勺小心地舀起樱桃酱装进去,装满之后,把竹筒收进空间里。天气太热,放在外面容易坏。
然后,他把剩下的樱桃酱都装进碗里。
“我是这么想的,你听听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第二天上午,秦勉和雷铁泡了二十坛樱桃酒,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带上食盒、一篮樱桃和一叠宣传单,骑马去昭阳县。
悠然田居总会留一人看家,福叔和福婶去田里后,喜乐就把大门插上,搬着一只凳子,拿上一根竹竿,堆备去樱桃树那儿驱鸟 ,门外忽然有人拍门。
喜乐没有贸然地将门打开,而是大声喊道:“谁啊?我们主子不在家,有事的话改天再来。”
“喜乐,是我。还不快开门?”
门外传出杜氏傲慢的声音。
喜乐嗤笑一声,口中客气,“原来是老太太啊,我们大少爷和小少爷都不在家。”
“喜乐啊,是这样的。我今天要回娘家,进去摘几斤樱桃让我娘尝尝鲜,快开门。”杜氏喊着,看见几个村民站在不远处,都是一副看热闹地表情,恼羞成怒。
“老太太,我们大少爷和小少爷刚走一小会儿,您要是着急,现在去追还来得及,小的还有事,先走了。”喜乐说完就跑了。
“喜乐!喜乐!”杜氏在门外喊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气得使劲拍门,门没拍开,反而把手打疼了,咒骂几句,愤愤然地离开。
几个村民窃窃私语。
“呵,想当初杜氏对雷家老大多狠啊,现在后悔了吧?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是啊。”另一个村民抱着膀子说道,“还有雷大强,前几天想进去摘樱桃,也没得逞。”
“我看雷铁小俩口都是爱憎分明的,对他们好的,他们都记着。当初他们分家,张大栓、江大爷、赵伯几个都伸了把手,前几天小俩口给这几家都各送了一蓝子樱桃,至少有五六斤!我还尝了几个,可甜了!”
。……
一点白跑得一点都不比两匹马慢,宛如一道疾驰的黑箭。进了县城,秦勉和雷铁勒马减速,往青云书院走。
街上的行人都好奇地盯着一点白看,少数认出那是一只狼地路人吓得赶紧加快脚步。
一点白掀起眼皮,傲慢地扫他们一眼,跟在秦勉地棕马身边。两匹马胆子连起来了,并不怕它。兴趣是都喝过灵泉水地缘故。
还没到上午下学的时候,书院里静悄悄的。
秦勉走向坐在院门口看门的老大爷。
“大爷,我们是来找人的,不知能不能进去?”秦勉从蓝子里抓一把樱桃递过去,“这是自家种的樱桃,一点儿也不酸,您尝尝?”
“哟,多谢了,你们家的樱桃可真不小。”大爷乐呵呵地接了樱桃,问道,“你们这是找谁?”
秦勉回道:“我们找今年新入学院的学子,雷向智。”
老大爷捧着樱桃进屋,空着手出来,“书院一般不让人进,我带你们进去。马也牵进去,拴在那边的树上,不会有人打主意的。”
“有劳大爷。”
老大爷领着两人进去,直接把他们带到新生上课地讲堂外,指着那边轻声说道:“还没下学,你们就在这儿等着吧。”
秦勉道了谢,和雷铁走进凉亭里暂歇,从敞开的窗户能看到讲堂里一排排的学生。
一点白乖顺地趴在一旁。
步青云和雷向智是同桌,坐在临窗地位置。早饭早已经消化,他地肚子饿的咕咕叫,百无聊赖地往窗外看了一眼,双眼一亮,用手指戳雷向智,低声道:“雷兄,快看,那是不是你大哥大嫂?”
雷向智被他从书本的世界里拽出来,看见秦勉和雷铁,有些惊讶,点点头。
步青云见讲台上的夫子并未注意到这里的动静,有些兴奋地压低声音,“我看见你大哥他们带着食盒,是不是袷你送好吃的来了?”
雷向智有些无语。就算是给我送吃的,与你又有什么干系?
“当当当——”
三声钟响,夫子拿起书本,“下学。”
雷向智在步青云的催促声中把书册和文房四堂收进书箱里,快步走向凉亭。
霍思睿好奇地走过去,“向智,你去哪儿?”
“思睿,”雷向智道,“我大哥和大嫂来了。”
曲纵文眼尖,眼珠一转,跟上。王尚文和赵天和见了,也缀在他身后。他们都是一起从镇上地学堂进去书院里,比较亲近。
于是,雷向智带着一群人走进了凉亭。
“大哥、大嫂。”
曲纵文几人一起作揖,“见过雷大哥、雷大嫂。”
几人的眼睛都盯着篮子里红艳艳的樱桃,秦勉好笑不巳。
雷铁把食盒推向雷向智,“给你送的午饭。”
“多谢大哥,大嫂。”雷向智面露笑容,在他旁边的石凳上坐下,打开食盒,闻到一阵香味,将里面的饭菜端出来摆放在石桌上,发现不止一道菜,很是感动。
曲纵文几人直勾勾地盯着还冒着热气的回锅肉、红烧鱼块、肉末茄子、西红柿炒蛋和香煎豆腐,还有一大碗白米饭,暗自吞口水。
一看几个菜的份量都不少,雷向智对他们几人说道:“这么多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去饭堂买了饭过来一起吃。”
“多谢雷兄。”
曲纵文等人都是十六七岁,还有几分小孩心性,都笑嘻嘻的,争先恐后地跑远。

第88章  隆重开业

书院里饭堂的饭菜有荤有素,但味道都很一般。霍思睿、曲纵文和步青云三人都吃不惯,而秦勉送来的菜色香味俱全,一看就知道比书院的好多了。赵天和和王尚文家境只算一般,一个月最多买三四回好菜。于是,就导致了现在这一幕,雷大强和杜氏给雷向智每月的用度倒是不算少,但他本身是个勤俭的人,也极少买荤菜。
“新酒楼想必诸事繁忙,大哥和大嫂怎么有空来看我?”雷向智问。他进书院已两个月,这还是秦勉和雷铁第一次来看他。
秦勉道:“我们今天来,除了看你,还有一件关于酒楼的事想让你们帮帮忙。这件事,等会儿再说。”
刚聊了几句,曲纵文等人每人端着一碗饭快步走过来。路过的学生都好奇地看着他们。
秦勉和雷铁站起来给他们让座,曲纵文几人连忙推辞。
“这怎么好意思?”
秦勉不在意地笑了笑,“你们坐着吃,不比不好意思。我和阿铁等会儿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们。”
“敢问是何事?二位是向智的大哥大嫂,便也是我们的大哥大嫂。”说话的是一张生面孔。
雷向智介绍到:“大哥、大嫂,这位是我新交的好友霍思睿,他是今年府试的第一名。”
霍思睿和雷向智年纪相仿,一身名门公子的气质,却没有一丝傲气,彬彬有礼,“见过雷大哥。雷大嫂。”
秦勉点点头,“霍公子,幸会。你们先吃饭,吃完了我们再聊。”
众人相互看看,“这……岂不是要劳二位久等?”
还是雷向智开口,几人才不再推辞,坐下吃饭。
“这里面是樱桃酱,不可久放。”秦勉把竹筒杯递给雷向智。
趁着他们还在吃饭,秦勉和雷铁在附近逛了逛,没有走太远,过了一会儿回来,雷向智几人已吃完饭。盘子也被收入食盒里放好。
雷向智和步青云起身给秦勉和雷铁让座。
秦勉从袖袋里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是这么回事。我们家的新酒楼‘双飨楼’三十开业,正巧青云书院三十日和三十一日放假。我们打算借此机会在双飨楼举办一场小型才艺比赛,比诗比画比字等。每一项比赛都会评出前三名,分别给予十两、五两和二两的奖励。一来,为我们的酒楼做宣传;二来,也是给一些富有才气但家里比较困难的学子创造一个自力更生的机会。优秀的诗词字画我们还会挂在酒楼里,助各位扬名。”
霍思睿抚掌赞道:“这个主意好,或许我可以说服家父做评判。”
秦勉发出疑问,“不知令尊是?”
步青云抢着说道:“思睿的父亲是我们书院的院长。”
秦勉不置可否,“若能请来霍院长,孜然荣幸之至。只是,这次比赛的初衷说到底是为吸引顾客,多多少少还是沾染了市侩之气,只怕难入令尊青眼。”
霍思睿摇首笑道:“雷大嫂一定认为家父必然是一位一身儒气、高高在上、甚至……呵呵,迂腐古板的人,实则不然。我敢肯定,家父会有兴趣。”
秦勉欣然道:“如果真能请来令尊,今年我们家果园里的每一种水果都给令尊送二十斤。”
雷向智笑着对霍思睿道:“方才你也尝过樱桃了,味道不错吧?我大哥家的水果都是极好的,饱满甘甜。”
“好,一言为定。”霍思睿自信地道。
秦勉接着说,“此外,所有参赛的学子,都可在本酒楼免费吃一顿饭。”
王尚文吃惊地道:“这样一来,贵酒楼必然亏损严重。”
秦勉微微一笑,“我还没说完。为了避免有人想进来混吃混喝,甚至冒充学子,只有能当场做出一首诗的书生方可参赛,并有免费吃喝的机会。”
雷向智和曲纵文都微微点头。
霍思睿佩服地看着秦勉和雷铁,不知这样的方法是哪一位想出来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穿越之勉为其男 by 怜惜凝眸(上) 下一篇:穿越之勉为其男 by 怜惜凝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