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109回家

    因着找到了肖百万掉毛的真实原因,陆凌西放开了对肖百万的饮食管制。在连续吃了一个多礼拜的蔬菜之后,肖百万终于过上了和以前一样,顿顿吃肉管饱的幸福生活。出于补偿的心理,陆凌西偶尔还会给肖百万加个餐。几天下来,肖百万之前掉的肉就全回来了,甚至比之刚来还胖了一圈。

    晚上肖百万洗完澡,陆凌西捧着肖百万的大脸左看右看,转头问身后的颜越,肖百万是不是还是有些瘦?

    颜越的视线落在了肖百万胖嘟嘟的双下巴上,睁着眼睛说瞎话,“是有点瘦。”

    陆凌西想了想又给肖百万加了一顿宵夜。

    颜越:“……”

    随着肖百万的体重一日日增高,时间进入了一月。微园艺的生意明显忙了起来。李伟生这段时间又帮着陆凌西介绍了几个单子,杂七杂八算下来也有小三万的利润进账。虽然有了微园艺科技公司后,陆凌西的收入重心已经不在店里的花卉销售上了,但他依然感激李伟生的这份心意,想着趁过年送份礼物给对方。

    “颜大哥你说送几盆花是不是有点少?”陆凌西对送礼没什么经验,找着颜越拿主意。

    颜越见过李伟生几次,看的出来对方是真的挺喜欢陆凌西的。估计心里把陆凌西当小孩看,有什么都想着陆凌西。好在对方的年龄足以做陆凌西的父亲,不然颜越又该吃味了。

    他想了想提议道:“加一套高永良研发的化妆品怎么样?”

    陆凌西和李伟生最开始联系的纽带就是李伟生的老婆田姐,既然要送礼物就不好把田姐落下。高永良研发的化妆品走的是高端路线,效果据试用者反馈十分不错。再加上这套化妆品的部分原料来自微园艺,说起来更有意义。

    他这样一说陆凌西也觉得不错,乖乖地点了点头。放下了这件心事,陆凌西有些好奇,“高叔叔的产品准备什么时候上市?”

    颜越不怎么确定,“大概在1月中旬。”

    具体时间颜越也不清楚。他虽然在和高永良的合作中强势的占据了控股的地位,但并不插手高永良日常的研发和管理。高永良当时从国外回来时就组建了自己的公司,颜越的德智投资只负责投资和定期查账,其他的并不管。颜越知道是1月中旬,还是上次见高永良随口聊起来的。

    对于高永良耗费一年多时间研制的产品,颜越十分有信心。依着德智投资过去的习惯,他们一般一年只选定一个项目。如今短短半年颜越就选定了2个项目,而且前景都还不错。细究起来,里面都有着陆凌西的因素。就像是颜越上次说的一样,自从和陆凌西在一起之后,无论是生意还是生活,他都过的十分顺遂。就好像上天在补偿他一样,给了他一个大宝贝。

    想到这里,颜越抱着陆凌西亲了亲,声音低沉,“宝贝,我爱你。”

    陆凌西不太习惯这个称呼,神色有了一丝赧然。

    赶在高永良研发的产品上市之前,王淑秀和肖峰他们几个回了凤城。四人这一走就是小三个礼拜,不说王淑秀惦着陆凌西,只说小饭馆的生意她就一直放不下。说起来他们也没去多少地方,光是在中京就耗了两礼拜。其中肖鸿和周晓曼的检查用了一个星期,这还是叶康出面和医院打过了招呼。不过也是因着叶康帮他们找了一个特级专家,对方实在忙,好不容易才把时间空出来。

    专家看完了两人的检查结果也说他们的身体没问题。可能是两人要孩子的压力太大,一般这种就不容易怀上。用医生的说法是缘分还没到,让他们别急。许是专家的话比普通医生的话更权威,听着老大夫慢吞吞地说孩子都是缘分,没到缘分急不得,放松心情缘分就该来了,周晓曼和肖鸿反而放下了这件事,痛痛快快地把中京知名的几个景点全转了一遍。之后四人又去了海津待了几天,买买特产逛逛街,也就该回凤城准备着过年了。

    几人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了。陆凌西习惯性的半躺着在颜越的怀里看书,颜越一边回邮件,一边忍不住低头亲亲陆凌西,两人正腻味的厉害,就听着肖百万兴奋地叫了起来,直冲着隔壁跑去。

    陆凌西一晃神,颜越已经反应了过来。“是不是峰哥他们回来了?”

    陆凌西有些意外,事先妈妈没说今天要回来。他和颜越跟了过去,隔壁的灯已经亮了,隐隐听到肖百万兴奋的叫声和热闹的人声。

    “妈妈,爸……”陆凌西眉眼弯弯地打了一圈招呼。

    王淑秀看着陆凌西高兴,捧着他的脸响亮的亲了一口。“小混蛋有没有想妈?”

    当着肖鸿他们的面,陆凌西有些不好意思,窘然地点了点头。

    王淑秀笑着给了他一巴掌,“小混蛋你脸红什么,又没媳妇,老娘还不能亲你了。”

    陆凌西:“……”

    颜越笑着看了陆凌西一眼,很快移开了视线。

    他们这边说着话,肖百万已经热情地扑着肖鸿用口水给他洗了一把脸。肖鸿抱着肖百万颠了颠,笑着说:“肖百万可是胖了。行了,接下来这礼拜少吃肉多吃菜,跟着我减减肥。”

    他一说完,颜越和陆凌西的神情同时变得古怪起来。颜越忍着笑同情地看了肖百万一眼,肖百万的好日子又没了。

    肖鸿和周晓曼没有多待,开了半天车肖鸿也累了,想着早点回去休息。他先把肖峰和王淑秀送回来也是为了顺便把肖百万接走,说了会话,约好明天过来,肖鸿带着肖百万一起离开了。

    颜越客气地同王淑秀和肖峰打了声招呼也回了隔壁,王淑秀收拾着换了身衣服,把海津买的特产分出来,让陆凌西给颜越送一份过去。

    “这是你大伯准备的。”

    这次肖鸿去中京检查,颜越出了不少的力,肖鸿领了这份情,买特产的时候专门都给颜越备了一份。

    “对了,还有这个。”

    王淑秀从一堆特产里面又翻出了一包东西。陆凌西干脆先不走,等着王淑秀一起收拾完。王淑秀一边整理着东西一边和陆凌西讲着这些天的趣事,她说的语速十分快,讲起来神采飞扬。

    陆凌西特别捧场的认真听着,时不时还要点点头。他喜欢王淑秀现在的样子,从容、自信又好看,是女人最好的年纪。

    感受到了陆凌西的目光,王淑秀轻轻地笑了起来。

    “小混蛋。”

110过去

    王淑秀一回来,立刻把心思放在了小饭馆上面。她不在的这些天,易航把小饭馆打理的不错,交给她的账目清清楚楚,客流和她在时也差不了多少。

    听易航说有附近的居民想在这里预定年夜饭,倒不是来小饭馆吃,而是希望小饭馆做好能给他们送家里去。易航当时没答复,说老板不在,这事要等老板回来拿主意。他把有这个意向的顾客的联系方式都留下来了,一起交给了王淑秀。

    王淑秀数了数,人数还不少,得有十几位。她看向易航,“小航你怎么想?”

    易航嘿嘿一笑,讨好地叫着,“姐姐,你看这过年……全家都要团聚是吧,别的公司都有年假,咱们也放几天假?”

    他这样一说,王淑秀就笑了起来,爽快道:“行,那就大年三十到初七放八天假,辛苦了小半年大家也都歇歇。”

    “真的?”王淑秀答应的太轻易,易航反而不敢相信,一脸“你别骗我”的表情。

    王淑秀柳眉一竖,易航立刻大叫道:“我知道了,放八天假是吧,那我去通知了。”他边说边转身就跑,心里想着先通知了再说,也防着生意太好,王淑秀反悔。

    “小王八蛋。”王淑秀笑骂了一句,对易航的那点小心思看的清清楚楚。她本来就没打算过年营业,将心比心,她过年也愿意家里歇几天,陪陪肖峰和陆凌西,少赚那么几天钱不算什么。倒是易航跑得太快有件事还没来得及说。王淑秀打算过了年开家分店,到时她去分店那边,易航留在这里负责小饭馆的生意。开分店的钱她准备好了,虎子他们这几天也在帮她寻摸着合适的店面。王淑秀以前最担心的是她走了没人守着小饭馆,这么几天看下来易航也是长大了。回想起七八个月前,易航和小混蛋还整天把脸画的花花绿绿看不清人样,衣服也是破破烂烂左一个洞右一个补丁,王淑秀就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小花想什么呢?”林美找王淑秀有事,过来就看着王淑秀对着账本在发呆。

    王淑秀回神,“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日子快的太快了。”

    说起这个,林美也不由得感慨,“是啊,你看咱俩都认识快十年了。”她说着在王淑秀身边坐了下来,提到了正事,“小花你知道潘亮他儿子吧?”

    潘亮就是王淑秀以前上班KTV的经理,王淑秀点了点头。

    林美叹了口气,“那孩子查出了白血病,可怜还不到十岁。听他们说潘亮现在也不上班了,天天就在医院守着,房子也准备卖了筹钱。过去一块的几个同事和我说了声,想着找个时间去看看潘亮,有钱的出点钱,没钱的看能不能出点力,小花你去吗?”

    王淑秀离职的时候和潘亮闹得不怎么愉快,过去的同事也就没直接和王淑秀说,而是和林美提了一句,让她问问王淑秀的意思。

    听了林美的话,王淑秀大吃一惊。“白血病?”她很快道:“我和你一起去。”她虽然和潘亮最后闹崩了,但之前几年处的也算不错。再说大人之间有什么也和小孩子没关系。王淑秀想着她见过的那个孩子,也跟着叹了口气。

    林美继续道:“听他们说白血病这种病是绝症,找不到合适的配型就是等死。潘亮他不是有几个哥哥吗?他们家老人想要家里的几个孙子都去医院做个检查,万一有合适的配型也算是救了一条命。结果他几个哥哥没一个同意的,现在也都和潘亮闹崩了。”

    王淑秀倒是理解,“谁家孩子不是命根子,这种事情万一有点后遗症,后悔都来不及。”

    小混蛋当年刚出生时,还不是差点被陆一水他妈抱走说要去救人,也是什么白血病。她不同意,陆一水他妈愣是从医院偷走了小混蛋,好在她发现得早,追回了小混蛋。这都多少年了,王淑秀想起当年的事还是一阵后怕。她上次和陆凌西含糊说起的就是这件事,为了这件事,直到陆一水他妈去世,她都没原谅对方。

    林美不知道王淑秀家里的事,听着点点头,“是啊,谁家都是命根子。”

    两人说起白血病的时候,安杰也正和颜越谈论类似的话题。

    “陆唯安检查出白血病是在他七岁的时候。陆唯安的父亲陆广景带着陆唯安看遍了各国的医生。在保守治疗不管用的情况下,陆广景听取了医生的建议,又生了一个孩子,就是陆凌西。”安杰说到这里顿了顿,低声道:“陆凌西是陆广景和黎采盈的孩子,但却不是黎采盈生出来的。当时黎采盈忙着照顾陆唯安,是花重金请的代孕母亲。不过这件事被陆家和黎家瞒了下来,知道的人只有几个。”

    安杰说完看了颜越一眼,颜越正低着头看手中的资料,表情平静,完全辨不出情绪。可安杰知道,颜越心情不好。说来,安杰有些疑惑颜越的行为,不明白颜越怎么会想起来调查完全和他没关系的中京陆家。尤其是他发现颜越的重点放在了另一个陆凌西的身上。饶是安杰想破头,也绝对想不到颜越心中的那个猜测。

    颜越没管安杰的反应,正飞快的浏览着手中的资料。安杰找人调查的十分详细,里面涉及到了方方面面。他的注意力放在了陆广景和黎采盈上面。

    据调查显示,陆广景在结婚前是中京出名的花花公子,即使和黎采盈结婚后也一直花名在外。两人初始的感情并不好,陆唯安早产也是因为黎采盈怀着他的时候和陆广景争执,才导致意外发生。陆唯安出生后,陆广景和黎采盈的关系好了几年,但很快陆广景又故态萌发,一直到陆唯安查出了白血病,陆广景才彻底断了外面的女人,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家庭上面。

    在陆唯安生病的这些年里,陆家的重心一直是陆唯安。陆凌西在家里完全就是一个隐形人,他不上学,也不出门,没有任何的交际,圈子里的很多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他。他就像是一张白纸,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被陆广景和黎采盈灌输了他的存在就是为了陆唯安。连续十八年的洗脑下来,恐怕连陆凌西自己也是这样觉得,他的存在完全是为了另一个人。

    颜越看到一半合上了资料,已经不需要继续看下去了。无论是陆广景、黎采盈还是陆唯安,在过去的18年里有无数的机会放开对陆凌西的禁锢,可他们都没有,一直到陆凌西最后死在手术台。

    6月20日,两个陆凌西同一天同一时间做的手术,一个死了一个活了过来。所以少年对他说,他是死而复生吗?

    颜越想到这里,蓦地站了起来。

    “我先回去了,这些资料你收起来。”

    安杰愣了愣,很快抓着空隙问了一句,“老大还有另一件事,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中京?”

    马上就要过年了,依着颜越的情况,他是没机会留在凤城过年的。哪怕颜越和家里的关系再不好,这个时候也需要回去装装样子。更何况像颜越家里这样,过年不仅仅意味着家人团聚,还有很多其他的附加意味。

    颜越皱了皱眉,“先等几天再说。”

    他现在只想立刻见到陆凌西。至于回中京的事,最好是能拖就拖。如果可以,他真想把陆凌西打包绑在身上,一分钟也不要分开。

    颜越说走就走,安杰只得任劳任怨的收起了桌上的资料。在给颜越看之前,他已经把这些资料都看过一遍了。其实照安杰说,陆家的几个人都有点精神不对劲了。无论是陆广景还是黎采盈,甚至陆唯安都未必正常,全家唯一的正常人估计也只有死了的陆凌西了。

    可惜……

    颜越不知道安杰的这些念头,一路疾驰赶回了微园艺。停好车后他没有立刻下车,而是透过车窗看着店里的陆凌西。少年正在给客人介绍花卉,脸上是他熟悉的笑容。他认得少年面前的那盆花叫做一品红,花语是祝福和喜庆。他想象着少年会和顾客说什么,一定会很仔细的从花卉的选购要领讲到花卉的病虫害防治。从他认识少年起,少年对待每一位顾客都是这样认真。

    颜越的心微微有些抽痛,知道陆凌西以前过的什么样的生活是一回事,亲眼从资料上看到是另一回事。从中京陆家到现在,少年的性子一直没有变。他想象不出陆家的人怎么舍得在过去的18年里一直漠视少年的存在,为了陆唯安,彻底牺牲了少年。

    陆凌西讲到一半隐隐觉得有些异样,一抬头看到了外面的颜越。

    他习惯地对着颜越弯了弯眼睛,无声的叫了一声,“颜大哥。”

    颜越在车里坐不住了,大步的走进了微园艺。他忍耐着等到顾客买了那盆一品红离开,不顾外面的人来人往紧紧地抱住了陆凌西。

    “颜大哥你怎么了?”陆凌西推了推他小声问道。

    颜越没有说他调查了少年的过去,只是腾出一只手来揉了揉少年的头发,低声道:“过几天我得回中京一趟,真想把小西你打包绑在身上,带着一起走。”

    陆凌西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111传言

    自从知道颜越要回中京过年,陆凌西就希望时间能过的慢一些,再慢一些。他嘴上虽然不说,可行为却无意识地表露出对颜越的不舍得。

    晚上颜越洗完澡,陆凌西像小狗一样跟在他的身边,一会帮他递毛巾,一会帮他找衣服。颜越几乎可以看到陆凌西身后的小尾巴一直在摇啊摇。他的心软的一塌糊涂,抱着陆凌西把他摁在墙上,狠狠的亲了几口。

    陆凌西目光迷离,被颜越亲的呼吸急促,漂亮的黑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神情纯真又无辜,透着一种致命的性感。颜越不受控制地研磨着他的嘴唇,心里想着不如干脆留在这里过年,他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愿意和陆凌西分开。

    “宝贝,不如我……”

    颜越还没说完,易航的大嗓门在外面响起。“老三你干嘛呢?不在家?”

    声音离得很近,似乎只有一墙之隔。陆凌西几乎是手忙脚乱地推开了颜越,顾不上和颜越说什么,一溜烟跑了出去。浴室内,颜越低头看着兴致高昂的小兄弟,脸迅速的沉了下来。

    “易航。”陆凌西心虚地打了声招呼。

    客厅沙发上,易航正拿着饼干逗小黑。看到陆凌西从浴室出来,有些奇怪,“老三你在洗澡?”

    陆凌西窘然地摇摇头,找了一个理由,“没有,刚给颜大哥送衣服了。”

    “哦,那是颜哥在洗澡?颜哥身材怎么样,有我壮吗?”他说着抬起胳膊做了一个健美的姿势,陆凌西眨眨眼无语地看着他。

    易航嘿嘿笑了起来,把手里的饼干扔给小黑,兴奋地冲着陆凌西招招手,说:“老二刚给我打电话了,过两天他就和老四一起回来了。到时咱们兄弟几个好好聚一聚,来年就把老四扣住,不让他走了。”

    他说的理所当然,陆凌西坐到了易航的身边,还是担心白卫的爸爸不同意。易航大咧咧地圈着陆凌西的脖子,说:“先斩后奏怕什么?老四说了他们学校管得不严,就算他不去上课一时半会学校也不会发现。先让老四在小饭馆干一个月,等发了工资见了钱,他爸就没说话了。”

    两人说着话,颜越推开浴室门看到的就是易航整个人都快要压到陆凌西身上去了,原本就不虞的心情更加的不爽起来。

    “颜哥。”易航完全不懂看脸色,笑眯眯的同颜越招呼了一声。

    自从颜越和陆凌西两家的后院打通,易航找陆凌西十次有九次陆凌西在颜越这里,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每次来直奔颜越家里,根本不把自己当外人。

    颜越似笑非笑地同易航点点头,视线在他的胳膊上转了一圈。不知道为什么,易航只觉得胳膊发冷,下意识的拿回手搓了搓。颜越眼中露出了一丝满意,不动声色地坐到了陆凌西的另一边。这样一来,易航想要和陆凌西说什么都觉得不方便了。每次他一抬头就能看到颜越的侧脸,虽然颜越什么都不说,但易航却是觉得哪里有些别扭。

    “老三没事我回去了。”易航说了两句实在说不下去了,留在这里又没什么事,干脆讪讪地选择了告辞。

    “这么早?”陆凌西有些茫然,易航来了总共还不到十分钟,就为了告诉他白卫和郑叹要回来的事?

    “嘿嘿,不早了,你们早点睡。”易航边说边和大黑招了招手,熟门熟路的翻着栅栏离开了院子。

    “颜大哥,易航他……”陆凌西话没说完,已经被颜越压在了沙发上,颜越慢悠悠地脱了上衣,哑声道:“别管易航了,让我们把刚才没做完的事情做完。”

    陆凌西脸一红,正要说话,院子里王淑秀又叫了起来。“小西,易航走了?”

    陆凌西再一次手忙脚乱地推开颜越,颜越的脸一下子就黑了。陆凌西忍着笑跑到了阳台,心里庆幸王淑秀从不进颜越的房子,有什么只是在院子喊一声。

    “妈妈。”

    王淑秀看陆凌西穿着单薄,赶紧赶他回去。“没事,就是熬了点西红柿酱,让易航带回去。”既然易航走了,王淑秀也没在和陆凌西多说什么,阳台上冷,她还怕陆凌西着了凉感冒。

    陆凌西一直等王淑秀回去才进了屋,一回头就看着颜越正裸着上身无奈地看着他。想起之前的事,陆凌西虽然知道不该笑,但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停都停不住。

    时间一晃而过,半个礼拜过去了。凤城街上的年味已经十分浓郁了,这个时候颜越接到了颜世辉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中京。颜家怎么回事,中京上层圈子里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无论私下颜世辉和殷晴岚如何相看两厌,每年的春节两人都要回颜家大宅一起过,和他们一起的还有殷永德和颜越。

    以往这个时候,颜越都已经从国外回来了,今年颜越一直没动静,颜世辉只以为颜越心里还记着之前的事,特意打电话给颜越催他回家过年。颜世辉轻描淡写,“阿越,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一家人哪有什么隔夜仇。”

    “是。”颜越回答的敷衍。颜世辉脸色不好,却也拿不住颜越的什么话柄。沉着脸挂断了电话,颜世辉想到颜越只觉得心里有些堵。颜越回国的这半年,海外公司的利润同比降低了百分之20%,更有两个老客户在合同到期后被其他的竞争对手挖了过去。虽然颜世辉和颜海说不要紧,就当是交了学费练练手,但合普年底的总结会上,董事们却没有这么大度。

    颜世辉知道董事们的意思,以殷永德为首的董事发难是想要逼着他让颜越回来。他心里也有过犹豫,却在看到颜海不眠不休做的新年发展计划后,坚定了决心。他的儿子他清楚,颜海本来就不如颜越,要是用心栽培上几年,也能勉强挑起大梁。现在刚有这么一点不如意,他就把颜海调回来换上颜越,完全是**裸的在打颜海的脸。要是颜海钻了牛角尖一蹶不振,他的一番苦心就全废了。

    颜世辉也不是偏心,而是人总是习惯性的偏向弱者。颜海什么都比不上颜越,他忍不住就要为颜海多考虑一些。免得哪天他死了,颜越把颜海吞到骨头渣子都不剩。颜世辉叹了口气,但凡颜越对颜海有点兄弟情,他也不用这么为难了。

    关于颜世辉的这些念头,颜越知道的一清二楚,却完全没放在心上。接完了颜世辉的电话,颜越又接到了外公殷永德的电话。这下子他不得不把回家提上了日程。对于颜世辉他可以无所谓,但对于殷永德,颜越总归还是有感情的。找着借口在凤城又拖了两天后,颜越在一月底带着安杰低调地回到了中京。

    颜家大宅一如既往的冷清,颜世辉和殷晴岚不到最后一天是绝对不会住在一起的。殷永德倒是想早点陪陪颜越,却也不能一个人住到颜家。管家等了半年总算是等到了颜越回来,早早的布置好了颜家大宅迎接颜越。

    “老大,这里过年都这样?”安杰示意屋檐下挂着的一排排红灯笼,低声道:“这可真热闹。”

    安杰虽然是华国人,但一直都生活在国外。他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养父母都不是华国人,过去完全没有过春节的习惯。这还是安杰第一次跟着颜越回国过年,看着院子里的布置不由得赞叹起来。颜家的建筑是仿古式建筑,一概布置都是完全的中式,看着十分喜庆。

    颜越只是淡淡地看了灯笼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热不热闹不在于院子的装饰,而在于人。就算颜家布置的再热闹,颜世辉和殷晴岚也最多在这里待满三天。每年的初四两人就都急急离开了,留下颜越一个人在这里住到正月十五。外面越热闹反而衬得他一个人越可怜。颜越这次回来之前就想过了,初四他就要回凤城。既然颜世辉和殷晴岚都无所谓了,他更无所谓。

    也就是颜越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的功夫,叶康就找了过来。他一早就知道颜越今天回来,特意回老宅等着颜越。

    “怎么,不舍得回来?”叶康打趣道。

    颜越神色坦然地点了点头。

    叶康对上颜越也不是对手,只得换了一个话题。“你怎么会突然对中京陆家感兴趣?”

    颜越让安杰帮他调查中京陆家的资料,这件事并没有瞒着叶康。事实上,那一沓资料叶康也出了不少力,有一些太过久远的事还是叶康帮着查到的。之前叶康也问过颜越,颜越什么都没说。叶康虽然觉得颜越的行为和陆凌西脱不了关系,但怎么都无法把这件事和凤城那个少年联系在一起。反倒是他刚刚听说了一个消息,有些怀疑是不是颜越提前听到了什么风声。

    看颜越不说话,叶康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什么?”

    “殷老爷子想和陆家联姻的事。”

    颜越不以为意,“你是说殷雅和陆唯安?”

    叶康摇摇头,“陆家想要的联姻对象是你,听说殷老爷子也有这个打算。”

    颜越沉了脸,“这件事我不知道,不过知不知道都不重要,不会有什么联姻的。”

    外公的出发点估计是好的,可惜颜越并不领情。

    叶康知道就是这样,耸耸肩,想起了另一则消息。“对了,我前两天查到了另一则关于陆家的消息,但不确定真假。”他没有卖关子,径直道:“陆家传言,陆老爷子在外面有一个私生子,还有一个孙子。”

    颜越皱皱眉,没怎么当回事。

112主意

    微园艺快要关门的时候,陆凌西接到了颜越的电话。这已经是颜越打给陆凌西的第三个电话了。颜越没什么事,只是叮嘱陆凌西回家的路上注意安全。因着临近年关,凤城最近的治安有些混乱,小偷小摸多了不少,在陆凌西住的小区附近,才一个礼拜就发生了三起抢劫。

    陆凌西乖乖地听着颜越的嘱咐,说:“知道了颜大哥,我有大黑和小黑,没事的。”

    听到自己的名字,大黑对着话筒低低地叫了一声。小黑懒洋洋地从陆凌西的口袋了探出头,吐了吐信子,至于说什么,陆凌西就不知道了。

    颜越在电话对面笑了起来。这次回中京他把小黑留在了陆凌西的身边,虽然小黑除了吃别的什么都指不上,但关键时刻还是能出来吓吓人的。“早点回家,店里没人就不用守着了。”他又叮嘱了几句,最后想到什么,“这几天不要给小黑吃甜食,它的牙是真的快要掉了。”颜越说起来也有些无奈,作为一条吃糖吃到牙疼的蛇,小黑是真的不能这样下去了。

    陆凌西“嗯”了一声,忍着笑答应了下来。

    挂断了电话,陆凌西戳了戳咬着他袖子的小黑,小黑慢吞吞地缠到了陆凌西的手腕上,亲昵地蹭了蹭。

    陆凌西莞尔,知道小黑听到了颜大哥的话,故意在撒娇。可颜大哥说得对,小黑现在都有蛀牙的趋势了,再继续吃甜食下去,恐怕会成为已知第一条因为吃甜食掉牙的蛇。“撒娇也不管用。”陆凌西小声道:“从今天起,小黑你只能喝无糖的牛奶了。”

    小黑委屈地吐着信子,可惜它的抗议根本无效。

    六点一过,陆凌西就收拾着准备关店。王淑秀给他打电话让他直接回家,不用去小饭馆了。肖鸿和周晓曼今天过来,王淑秀要回家做饭。“想吃什么?”王淑秀在电话里面问。小饭馆食材丰富的很,想吃什么王淑秀提前就准备了。

    “可乐鸡腿。”陆凌西看着大黑说。

    王淑秀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行了,少不了大黑的鸡腿。”

    大黑耳朵嗖的一下竖了起来,脸上还是一副淡定的模样。陆凌西摸了摸大黑的头,穿好衣服锁了门,一路小跑回了小区。这个点正是上班族下班的时候,街上人不少。虽然天色有些暗,但马路两边路灯亮起,也没有颜越说的那么不安全。再说还有大黑在他身边,陆凌西心里踏实的很。他总觉得身边的人还把他当做小孩子,颜越是,王淑秀也是,甚至连大黑都有这种感觉。

    到了家,肖鸿和周晓曼已经过来了,还有一个肖百万在闹腾,屋子里十分热闹。陆凌西带着大黑一进门,肖百万就冲了过来。它有些委屈的厉害。自从肖鸿回来肖百万就重新开始了吃菜的生活,陆凌西一天几顿给它养起来的双下巴又没了。

    “我们家肖百万现在粘小西粘的厉害,就快要改名叫陆百万了。”肖鸿哈哈道。

    陆凌西心知这其中的缘故,有些心虚地笑了笑。之前肖百万掉毛的真相他没敢和肖大伯说,当然肖鸿也就不知道肖百万跟着陆凌西的那几天,不仅顿顿有肉,晚上还有宵夜的幸福小日子了。

    “小西快去洗手。”王淑秀从厨房里探出头喊了一句,“饿了吗?桌上有你大伯带来的蛋糕,饿就先垫点。”

    陆凌西答应了一声,脱下外套去洗手。外套口袋里,小黑呆呆地探出头,一眨不眨地盯着桌上的蛋糕,口水一滴滴的落下,打湿了陆凌西的衣服。在一众人没注意的时候,小黑贴着墙角朝着桌子的方向游了过去。

    “来来,先吃着,还有几道菜马上就好。”

    陆凌西刚洗好手,周晓曼就从厨房端了一盆鸡腿出来,摆在了桌子中央。一会的功夫,她和王淑秀就把菜上的差不多了。妯娌俩准备的晚餐十分丰富。王淑秀手艺本来就不错,用的又全是肖峰蔬菜大棚提供的食材,做出来的饭更是滋味鲜美,咬一口回味无穷。

    说来永春蔬菜大棚开业才一个月,已经以黑马之姿占据了凤城蔬菜批发市场四分之一的销售份额。哪怕永春蔬菜的供货价比别的蔬菜大棚要贵那么几分,也还是每天一送货就被抢购一空。肖峰这几天正准备和市里的几个大型超市合作,长期稳定地给这些超市供菜。他现在遇到的问题是蔬菜大棚规模有些小了,蔬菜的种类也不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田园日常 by 李松儒(中) 下一篇:幽魂之眼 by 贝尔月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