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58融洽

    颜越对肖峰的企图没有任何的评价,事实上,如果肖峰真对王淑秀有意思,颜越觉得也不错。肖峰别的不说,起码做人有担当,不像陆一水那个怂包。

    当然在陆凌西面前,颜越是不应该认识肖峰的。陆凌西提到肖峰时,特意解释了一句,“就是我爸欠钱的那个债主。”

    颜越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反问道:“小西你担心什么?”

    陆凌西怔了一下,似乎在想他到底担心什么。其实他也说不出来,就是第一次见到肖峰的印象太过深刻,脑子里把他固定成坏人的形象,总担心他欺负王淑秀。

    颜越听他这么一说笑了起来,耐心的看着陆凌西,“小西你也说他们关系不错,怎么还会担心峰哥欺负妈妈?”

    这么想想好像也是,陆凌西眨眨眼,觉得似乎是自己想多了。“颜大哥你说的对。”陆凌西信赖地看着颜越,点点头,“妈妈那么厉害,不会让人欺负的。”

    少年的这幅样子落在眼中,颜越觉得他简直要疯了。他必须用全部的自制力才能控制住不要冲动的把少年揉在怀里,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

    陆凌西不知道他的这个念头,还在认真地说:“颜大哥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吧,妈妈要包饺子吃。”

    他说话的时候眼中隐隐透着一丝期待,提到王淑秀包的饺子时又有些小小的骄傲,颜越终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渴望,伸手摸了摸陆凌西的脸,点头道:“我有时间。”

    陆凌西似乎已经习惯了颜越的亲近,有些羞赧,但却没有避开他的动作,目光清澈的看着他。

    颜越微微的笑了起来,转为揉了揉陆凌西的头发,没有再说话。

    微园艺今天的生意不错,下午的时候韩哥把他的朋友带来了。对方一眼就看中了微园艺里面的盆栽,当场付了定金,双方说好三天后送货。陆凌西想着今晚去不了花圃,明天去花圃给里面的绿植升级,升级的效果要一晚上才能看到,正好是三天后。

    两人忙碌了一天,晚上一到七点陆凌西就催着赶紧回家。

    这不是颜越第一次去陆凌西家,但比起上一次,这次的意义显然不同。颜越难得的有些紧张,甚至纠结于要带什么礼物上门。不过想想他要是真带了什么礼物,王淑秀一定会怀疑。两人路过水果店的时候,颜越要去买水果。陆凌西小声道:“家里的西红柿都要吃不了。”言下之意不要浪费了。

    颜越好笑的看着他,也学着他的样子小声道:“不是男媳妇吗?第一次正式上门,我想给小西妈妈留个好印象。”

    “……”陆凌西的耳朵尖微微的红了。

    晚上这顿饭吃的十分不错,颜越必须要对王淑秀的手艺赞一声。只是在吃饭的过程中,陆凌西出于心虚,没敢像上次一样不停地给颜越挟菜,看着有些不太热情。王淑秀看在眼里,提醒了他好几次。

    “小西给你颜大哥挟个茄子。”王淑秀拍了他一巴掌,“不是你嚷嚷着颜大哥喜欢吃蒜拌茄子吗?”

    王淑秀以前对颜越还有些警惕,觉得颜越不像是和他们混在一起的人。可上次吃了一顿饭,加上这段时间微园艺的发展,王淑秀对颜越是真心的感激。她嘴上不说心里也知道颜越出了不少的力。小混蛋失忆了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又没有什么文化,王淑秀一直在担心他以后怎么办。有了微园艺,起码小混蛋以后混个温饱没问题。再说的势利一点,颜越有门路有本事,以后小混蛋遇到什么事也有个能求人的地方。

    这么想着,她看小混蛋似乎和颜越有些疏远,就不满的提醒了起来。

    颜越含笑看着陆凌西,等着他的反应。

    陆凌西听话的挟了一筷子茄子放在颜越的碗里,乖乖道:“颜大哥你吃。”

    颜越目光坦荡,一脸诚挚的对着王淑秀表示,“小西很好,在园艺这方面十分有天赋,顾客都很喜欢他。”

    作为母亲就没有不喜欢听人夸奖自己儿子的,王淑秀也不例外。听了颜越的话,她十分的自豪。“小西每天晚上看书都很晚,特别用功,有时候还得人催着才肯睡觉。”

    颜越隐晦的看了陆凌西一眼,适时道:“小西还在长身体的时候,虽然要用功,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学习什么时候都可以,身体搞垮了就不好了。”

    王淑秀马上点头,“对对,是该劳逸结合。”

    颜越挟了一个饺子给陆凌西,状似随意道:“小西太瘦了,要多吃点。”

    王淑秀跟着发愁,“小西以前没这么瘦,自从几个月前住了一次院,出来就这样了,他吃的也少,怎么都胖不起来。”

    陆凌西:“……”

    王淑秀和颜越一唱一和,完全没有他说话的份。

    颜越听到住院心中一紧,“住院?”虽然知道是过去的事,少年也活蹦乱跳的站在他的面前,但他还是忍不住担心的看了陆凌西一眼。

    王淑秀没注意到,继续说着:“那次住院医生都下病危通知单了,手术的过程中据说小混蛋心跳都停止了,好在最后挺了过来,就是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

    关于陆凌西失忆的事,颜越大概知道一些,但他不知道的是当时的情况居然这么危险。他的心里隐隐有些害怕,完全无法想象当时陆凌西如果出了事,他没有遇到陆凌西会是什么样。心里深吸了一口气,颜越像是闲话聊家常一样,认真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西以后一定会顺顺利利的。”

    这句话真切的说到了王淑秀的心坎上,她当即笑了起来,热情的招呼颜越多吃一些。

    三人吃完了饭,王淑秀赶着陆凌西去陪颜越坐坐。陆凌西要给西红柿浇水,颜越跟着他到了后院。趁着周围没人,颜越用力的抱住了陆凌西,死死的将他圈在怀里。后怕的情绪从心底泛起,他必须要抱着陆凌西才能确定陆凌西是真的在这里,不是他的臆想。

    陆凌西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怕被王淑秀看到,手忙脚乱的挣扎起来。

    颜越不顾他的挣扎,低头捏着陆凌西的下巴亲了一下,忍耐道:“小西,乖,让我抱一会。”

    陆凌西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认真道:“颜大哥你是因为妈妈说我住院的事吗?”

    颜越点点头。

    陆凌西有些迟疑,小声道:“如果没有那次住院,我就见不到颜大哥了。”

    他想到了这具身体的原主,如果不是这个陆凌西恰好和他一起出事住了院,他现在恐怕已经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虽然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陆凌西死了,而他在他的体内活了下来,但他真的很感激这具身体的原主。因为王淑秀,因为易航几个朋友,还有现在健康的身体,也因为颜越。

    颜越没有听出陆凌西话里的深意,只是紧紧的抱着他,怎么都舍不得放手。

    陆凌西没有再挣扎,伸手抱住了颜越,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晚上颜越走的时候,王淑秀包了一袋西红柿和一瓶西红柿酱非要让颜越带着吃。颜越笑着接了过来,一直看着陆凌西。王淑秀让陆凌西送送颜越,陆凌西顺从的跟着出了门。

    颜越不想走,可实在找不到理由继续待下去。他目光幽深地看着陆凌西,嘱咐道:“晚上早点睡,不要看书太晚。”

    陆凌西听话的点点头。

    颜越还想做些什么,可这里毕竟是楼下,王淑秀还在家里等着陆凌西回去。他死命的压抑着身体的渴望,揉了揉陆凌西的头发,柔声道:“明天早晨我来接你。”

    陆凌西有些觉得麻烦,但对着颜越的视线还是点了点头。不过,陆凌西想到了什么,“明天晚上我得去花圃一趟。”

    “我跟你一起去。”颜越道。

    陆凌西嗯了一声,冲着颜越弯了弯眼睛。

    第二天晚上,两人下班没有回家直接去了花圃。出门的时候,两人去吃了一次牛肉面,想着大晚上的就不去打扰李大爷了。到了花圃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陆凌西想去看看大柳树,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颜越看出了他的异常。

    “我想去看看村口的大柳树。”

    “现在?”颜越有些诧异。

    陆凌西点点头,能否进化成功要一晚上才能看得出来,要是拖到明天早晨去进化的话,想看是否进化成功要等到后天了。他有些等不及,急着想知道大柳树到底能不能进化。

    “等我找个手电筒陪你去。”颜越没有多问,径直答应着。

    陆凌西眼睛一亮,主动抱了颜越一下。颜越有些不敢置信,等他反应过来时,陆凌西已经松开手,带着大黑等在一边了。

    许是被雷劈死了又活过来的经历,大柳树“神树”的名头短短一天的时间已经传遍附近的几个村子了。陆凌西跟着颜越走到柳树下的时候,就看到有人正在往树上系红布条。树底下还有烧过的黄纸,有村里的老太太带着一帮小孩子围着柳树在讲古。

    精神扫描散出,白色面板浮在了陆凌西的面前。

    植物名称:一级垂柳

    植物需求:无

    植物成活度:极高

    植物状态:一级巅峰

    触发植物进化条件,请选择植物进化方向。

    陆凌西的视线扫过了面板,看到一级巅峰时顿时愣住了。

59进化

    微园艺里面的花花草草不少,连带着后院扫描下来,所有的绿植没进化之前全部都是初级状态,只有进化之后才会变成一级。可这棵大柳树没有进化已经是一级了,不知道进化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随着进化条件的触发,柳树的进化方向显示了出来。

    1)吸收二氧化碳+20% 2)土壤净化+20%

    陆凌西的视线落在了土壤进化上,他知道绿色植物的根系可以吸收、转化、降解土壤中的有毒有害物质,比起吸收二氧化碳,显然土壤净化的作用在目前来说更加的迫切。

    透过白色面板陆凌西可以看到,大柳树的根系十分的发达,盘根错节延伸向了四面八方。扎向地底最深的根系似乎已有十几米长,朝着其他方向最远的根系已超过了土壤进化的范围,越过了李大爷家的房子。

    趁着颜越的注意力在其他的地方,陆凌西果断选择了土壤净化。解决了这桩心事,他正想着回花圃看看其他的绿植,面板下方又出现了新的提示。

    同源柳树是否选择同质进化?

    同源柳树?陆凌西想到了花圃里面的那几株小柳苗,干脆的选择了是。

    他的注意力全在面板之上,并没有注意到在他选择是的时候,颜越极快的转头看了他一眼,复又重新将视线投注在柳树下几个玩闹的小孩子身上。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颜越从陆凌西的身上闻到了草木的清香。这种清香平时极淡,董志上次还无意中提到,也只以为是陆凌西天天在微园艺沾染上里面绿植的气息。但是有那么几次,这种清香的气味突然变得炽烈,不是那种侵略性的浓烈,而是仿若将整个人包围,丝丝缕缕的浸入到里面。就像是新雨过后的青山,清新至极。

    颜越心中微动,面上却是不露丝毫的端倪。他隐隐猜到少年身上有秘密,但不论这个秘密是什么,少年在他面前是越来越疏于防备了。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少年和他越来越亲近了。

    鼻子嗅到的清香逐渐转淡,颜越状似刚刚收回视线,低头看向了陆凌西,“看完了吗?”

    陆凌西点点头,“颜大哥,我们回去吧。”

    颜越勾了勾唇角,借着夜色伸手牵住了陆凌西。今晚的天色并不好,云层盖住了半天的天空,没有月色,村子口又没有路灯,只有手电筒微弱的的灯光。偶有错身而过的村民,也根本注意不到两人的小动作。

    “走慢点。”颜越低声道,怕陆凌西没有注意脚下的石头。

    陆凌西嗯了一声,紧紧牵着颜越的手。大黑小跑在两人的前面,时不时回头看他们一眼。回了小院,陆凌西借口整理花圃,一口气把里面能进化绿植全部选择了进化。这可比微园艺的工程大多了,好在花圃里面依照种植绿植的不同划分为不同的区域,同一区域的绿植可以选择同质进化,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等陆凌西全部弄完的时候已经快要十一点了,颜越催着他赶紧睡觉。

    “睡得晚小心长不高。”

    陆凌西洗漱完,心血来潮地跑到颜越的面前,踮着脚比了一下他和颜越的身高差,有些向往道:“我也想长颜大哥这么高。”

    颜越唇角含笑,伸手抱住了他,往上颠了颠,“这么高够不够?”

    “有些高了。”陆凌西认真道,他的重心不稳,全部重量都压在了颜越的身上,从他这里看去,已经超过颜越的头顶了。

    颜越配合的往下放了一点,“这样呢?”

    陆凌西现在的高度正好和颜越持平,两人视线相对,陆凌西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颜越,用力的点点头。“这么高就好了。”

    颜越唇角的笑意加深,凑上前轻轻的含住了陆凌西的唇。陆凌西有些赧然的想要后退,被颜越给制止了。他想要亲陆凌西很久了,尝过少年的甘美,就很难再忘掉这种滋味,他简直无时无刻不想着亲吻陆凌西。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吻了,陆凌西依然没有学会换气,颜越不得不中途停下了等着少年喘上气来。他有些眷恋的研磨着少年的唇瓣,柔软宛如三月枝头新生的嫩芽,让他恋恋不舍,怎么也不愿意离开。

    “小西,你快点长大就好了。”颜越低声道,温柔地摸着陆凌西的脸。

    陆凌西被他亲的气喘吁吁,睫毛轻颤,脑子里还在想他长大和现在有什么关系。

    颜越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陆凌西什么都不明白,也不说明,只是微微的笑着,低头在陆凌西的额头亲吻着,态度珍视而虔诚。

    晚上睡觉的时候,颜越和大黑一左一右的睡在了陆凌西的两边。尽管颜越想要借口大黑没洗澡让它睡在地上,可在他开口之前,陆凌西已经仔细的拿着毛巾擦了擦大黑的肚子和四个爪子。颜越忍了忍,只得默认大黑睡在陆凌西的身边。

    九月的夜晚已经有些冷了,陆凌西从柜子里找出了一床薄被。颜越整个将陆凌西圈在了怀里,两人合伙盖着一床被子沉沉睡去。

    整个村子陷入了安静,谁也不知道地下的变化。村子口的大柳树开始了进化,原先发达的根系逐渐朝着外面继续扩展,四通八达几乎盘踞在了整个村子下面。花圃里面的几株小柳苗也随之开始进化,原先幼细的根系开始变粗变长,一部分扎根地下,一部分朝着周围扩散。

    村子的另一头,几株拖把杆似的小柳苗歪歪斜斜的栽种在了院子里。这是村里的徐大爷某天早晨在村口捡到的。老爷子看着这些柳苗可怜,没舍得把它们烧火,回来随手栽种在了院子里,看它们能不能活下去。

    大柳树的根系延展了过来,同小柳树的根系缠绕在了一起。

    发现同源幼苗,是否共享生命力?

    面板毫无征兆的浮出,陆凌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选择了是,重新把头埋在了颜越的怀里。

    地下传出轻微的震动,睡在炕头的大黑耳朵一抖立刻睁开了眼睛,嗷的叫了一声。颜越第一个醒了过来,大黑已经凑到了陆凌西的面前,伸出前爪拨拉着他。颜越定了定神,立刻反应了过来,他也感觉到了地下的震动。

    “地震。”

    陆凌西还没完全清醒,含糊着:“怎么了?”

    颜越顾不上说什么,直接卷起被子包住陆凌西,抱着他跑到了院子里。大黑紧跟在两人的身后,警惕的看着周围。

    地下的震动并不明显,只有轻微的震感。被惊醒的并不是只有他们一家,村子里的狗开始叫了起来,陆陆续续有灯亮起,整个村子喧闹了起来。

    颜越没有往外跑,哪里都没去,只是抱着陆凌西待在院子里。他们的小院就在马路边,周围都是平地。小院的范围也足够大,即使房子倒塌也绝对压不到人的身上。这个时候待在院子里才是最安全的,往外跑是蠢货的行为。

    夜风吹来,陆凌西总算是彻底清醒了。

    “颜大哥怎么了?”陆凌西意识到他现在的处境,茫然的问着。

    颜越低头在他眼睛上亲了亲,低声哄着:“没事,可能是地震了。”

    “地震?”陆凌西挣扎着想要下地。

    颜越制止了他,“别动,我抱着你就好。”

    地下的震动越来越弱,看起来震源离得他们够远,他们这里只是受到了波及,应该没什么事。

    陆凌西还在反应着地震的消息,白色的面板浮出,飘在了他的面前。

    柳树生态群落延展为一个标准单位,奖励自然之力+5

    陆凌西眨眨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记得做梦的时候似乎梦到了白色面板,好像是共享什么生命力,难道不是做梦?他有些懵懂的看向面板,上面显示的柳树生态群落发生了变化。从原来的村头到花圃扩展到了整个村子。包括大柳树在内的六个绿色光点一直在闪烁,远远的在村子的另一头,又多出了四个绿色的光点,同村口的大柳树遥遥相对。

    十个绿色的光点将整个村子围成了一个圈,里面的土地已全部净化为白色的半透明状。

    地下的震感彻底消失,陆凌西有些明白过来。大概不是地震,而是大柳树在进化。

    “没事了。”颜越低头亲了亲陆凌西,“我们在外面多待会,一会再回去。”

    陆凌西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借此告诉颜越白色面板的事。他正在迟疑,小院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小娃娃你们没事吧?”

    是李大爷的声音,他看到了这边的灯亮起来了,赶紧过来问一句。

    “没事。”颜越高声回答道,抱着陆凌西回了屋。“我去给李大爷开门。”他说着飞快的穿好了衣服,“小西不害怕吧?”

    陆凌西摇摇头,摊开被子找到了短裤穿上。

    颜越摸了摸大黑,示意它陪着陆凌西,快步走了出去。

    很快颜越和李大爷说话的声音传了进来。

    “吓到了吧?其实没什么事,就是稍微晃了晃。凤城这里老地震,习惯就好了。”李大爷一副久经风雨的口吻。

    颜越笑了笑,“还好。“

    “小娃娃没吓到就好。”

    李大爷说着进了屋,看到陆凌西又安抚了他半天。陆凌西想说自己不害怕的,可对着李大爷慈爱的眼神,只能咽下了嘴边的话。

60顾客

    凤城位于大陆断裂的地震带,时不时会震一下。当地人都习惯了,谁也没当回事。

    陆凌西在李大爷走后又被颜越塞回被子睡了一个回笼觉,他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很快就睡着了。颜越最近虽然很少失眠,但醒了一时也再睡不着。盯着陆凌西安静的睡颜看了会,颜越凑过去亲了亲,拿着手机看地震的消息。

    华国的地震网还算靠谱,虽然从未准确的预报过地震的消息,但华国境内只要发生地震,基本几分钟之后就会出来具体的报道。但让颜越意外的是,这次似乎是个例外。他在地震局的官网和一些地震的相关贴吧看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任何有关凤城地震的消息。

    颜越微微皱眉,重新又看了一遍,甚至还去凤城贴吧看了看。现在虽然是凌晨三点,但贴吧里面活跃的人不少。众人胡天侃地,唯独没人提到凤城的地震。颜越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隐隐有了一个猜测,之前的震动可能不是地震,那是什么?放下手机,他下意识的看向了熟睡的陆凌西,出于某种直觉,他有些怀疑之前的震动和少年有着什么关系。

    怀揣着这个疑虑,颜越辗转半夜才抱着陆凌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天色微亮的时候,陆凌西是被热醒的。颜越的怀抱就像是火炉,连被子带他裹在一起,紧紧的抱在怀里。

    陆凌西轻手轻脚的挣脱了出来,注意着小心不要吵醒颜越。他一动作,大黑立刻睁开眼抖着耳朵站了起来。陆凌西笑着摸了摸大黑,比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一人一狗离开了屋子,陆凌西的心思全在进化的老柳树上,飞快的洗漱完,带着大黑一溜烟跑去了村口。

    白色的面板浮出,整个柳树生态群落都显示在面板之上。

    陆凌西放大了大柳树的位置,有些吃惊的看着大柳树延展出来的根系。从村口一直到村子的另一头,整个村子下面全是大柳树盘根错节的根系,宛如无数的触手,牢牢的吸附着这块土地。

    随着大柳树被笼罩在精神扫描的范围内,它进化后的信息也出现在面板之上。

    植物名称:二级垂柳

    植物需求:无

    植物成活度:极高

    植物进化方向:土壤净化+20%

    陆凌西只看面板并不怎么清楚一级植物和二级植物的区别。但当他站在柳树下,却是有些明白了。大柳树散发出的生机气势磅礴,更有一种精纯的气息蕴含在生机当中。这股气息从柳树身上溢出,淡淡的像是乳白色的雾气,吸入体内十分的舒服。陆凌西有种感觉,柳树的生命形态似乎比之前提升了一个层次,这种感觉十分玄妙,他隐隐觉得这才是进化的真正意思。

    颜越找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陆凌西仰着头站在柳树下,大黑安静的蹲在了他的身边。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眼前的柳树似乎又长高了一些。柳条垂下,树影婆娑,淡金色的晨辉斑斑点点的洒落。陆凌西和大黑隐隐被一层淡淡的乳白色雾气笼罩,看着就像是同大柳树融为了一体。

    颜越觉得他的这种想法不科学,但他就是有一种少年和柳树十分和谐的感觉。

    “小西?”

    颜越忍不住试探的叫了一声。

    陆凌西转身看到是颜越,弯了弯眼睛,“颜大哥你来了?”

    颜越嗯了一声,近乎被蛊惑般走到了陆凌西的身边。有淡淡的雾气围了过来,如水般浸入了体内,他只觉得一时耳清目明,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

    白色的雾气存在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消散于空中。之前雾气笼罩范围内的野花似乎开的更艳,连地上的野草都拔高了几分。颜越不动声色的压下了心中的疑虑,牵着陆凌西,道:“我们该回去了。”

    陆凌西点点头。这次来花圃他收获颇丰,不仅是大柳树连带绿植全部得到了进化,还有面板奖励的五点自然之力。他要好好想一想这五点自然之力用在哪里,不能轻易的浪费了。

    接下来的几天,陆凌西一直在忙微园艺的事。韩哥带来的那笔单子已经交易完成了,陆凌西送去的绿植都是进化后的绿植。他跟对方约好,一个星期去照看一次绿植。双方对这笔交易都十分的满意。

    这天下午,颜越有事不在,陆凌西正一个人在店里清点从淘宝买到的种子,有顾客找了过来。

    “小老板。”

    附近的老顾客来的多了,和陆凌西熟悉起来,慢慢的就从老板称呼为小老板。陆凌西对他们叫什么都无所谓,也习惯了小老板的称呼。

    “欢迎光临。”陆凌西眉眼弯弯的打了一声招呼。

    “你这里很不错。”来人是一名看着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进店眼中就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对着陆凌西笑笑,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随着店里绿植的进化,微园艺里面的环境比之以前更是好了不少。哪怕只是站在店门外,都能感觉到里面的那种绿意盎然。更不要说只需迈进店里,就有一种徜徉在清新林海的感觉,说不出的心旷神怡。

    陆凌西听多了顾客的赞美,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有什么能帮您的?”

    来人似乎想起了正事,把怀中抱着的一盆果子蔓摆在了陆凌西的面前。“小老板麻烦给看看,这盆果子蔓花序的颜色似乎不太对。”

    果子蔓是原产国外的一种多年生常绿草本,健康的果子蔓叶长带状,叶色亮丽宛如蜡质,富有光泽。叶丛中的花序挺立,色彩鲜艳,十分的美观。不过眼前这盆果子蔓却是花序色彩暗淡,缺乏光泽,花序的底部甚至有些褪色。

    精神扫描散出,植物需求显示,果子蔓需要光照,明显是之前光照不足。

    陆凌西仔细的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的毛病,认真的开口道:“您的这盆果子蔓没什么大毛病,只是之前可能缺乏光照,回去摆在明亮的地方,确保周围空气湿度高,养一养就好了。”

    来人一脸的狐疑,“不是说果子蔓不能强光照射吗?夏天还得给它遮光?你怎么……”

    陆凌西耐心的解释道:“果子蔓是一种喜欢温暖湿润和阳光充足环境的植物,想要长得好,花序艳丽必须要有足够的光照。它需要避免的是强光直射,您可以找纱帘挡一挡,但是千万别把光给遮住了。这样一来,花序很容易暗淡无关,像底部这样褪色的。”

    陆凌西讲的认真,对方听了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这样。”

    “小老板你不错。”对方客气的夸赞道。

    陆凌西神色腼腆的笑了笑。

    对方等陆凌西看完了果子蔓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在店里转了起来。他有些好奇的站在丽格秋海棠面前,迟疑着:“这是秋海棠吗?”

    陆凌西点点头。对方看到的是进化过的秋海棠。和普通的秋海棠不同,进化后的秋海棠花朵更加的饱满,色泽艳丽,看着绚丽夺目,娇媚动人。更关键的是它进化的方向是花香+20%,只要走到它的旁边,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来人似有些不敢相信,低头嗅了半天,犹豫的看向了陆凌西,“小老板你这盆秋海棠是杂交培育出来的?”

    陆凌西微微一愣,却是摇摇头,解释道:“是变异。”他已经想好了,遇到这种稍微懂行的顾客就说这些植物变异了。万一要是对方追问具体的杂交过程,他说不出来也麻烦。

    来人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当机立断,“这盆秋海棠我买了。”

    陆凌西弯了弯眼睛,“您看您挑个什么花盆?”

    “不用了,就这个塑料盆吧。”

    做成了一笔生意,陆凌西有些开心。而抱着果子蔓和秋海棠走出门的顾客却是微微沉下了脸,表情有些严肃起来。他拐了一个弯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车。车后座一名年过六旬的老者似乎正在等他,看着他回来微微笑了起来。

    “怎么样?永通,我没骗你吧。别看那家店小,里面的盆栽各个都是极品。小老板是个这方面的高手,这下你得服气了吧?”

    被称为永通的男人全名为薛永通,是凤城绿轩园艺的老板。绿轩园艺和邱田园艺斗了多年,绿轩园艺一直趋于下风。可就在最近邱田园艺突然出事了。先是邱田园艺卖出去的盆栽被退了回去,大大的打了一次脸,接着就是爆出邱田园艺和环保局的吕弘新父子勾结,这些年在凤城的市政绿化项目上暗箱操作捞了不少的钱。

    薛永通对后面的新闻不怎么在意,园艺事业想要做大,最终靠的还是绿植说话。邱田自从搭上吕弘新父子,对花圃和苗圃就不怎么上心了,落败是迟早的事。不过邱田能称霸凤城多年,在养花这方面还是有一手真本事的,有时候他也不得不佩服邱田。他听说邱田卖出去的盆栽被退回了两次,心里就一直对此念念不忘,想要看看这个能下了邱田脸的人是谁。结果没想到对方这么年轻,看着就是个小孩,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薛永通来的时候还有些不服气,现在则是满腔的感慨。他必须得承认微园艺店里的绿植真是各个极品,后生可畏啊。

    “想什么?”老者看他不说话,多问了一句。

    薛永通把那盆秋海棠抱了过来,看向老者,“钱老您能看出这盆秋海棠是如何杂交出来的吗?花型没变,但是更饱满艳丽,香味更浓郁了一些。”

    被称为钱老的老者认真的看了看,摇摇头,“看不出来。不像是杂交的,更像是异变。永通你也是搞这些的,杂交哪有那么容易。“

    薛永通不说话了,盯着这盆“异变”的秋海棠看了又看,心里还是认定它是杂交出来的,异变的可能性太小了。毕竟比起杂交,异变更不容易。

    他盯着认真,钱老也燃起了兴趣,“小老板店里这种秋海棠还有吗?我也去买一盆摆家里,这个香味还真不错。浓淡适宜,一点不腻人。”

    薛永通:“……”

61起疑

    薛永通的出现,对陆凌西而言就是一个普通的顾客,并没怎么特别在意。反倒是薛永通回去之后对微园艺念念不忘,抱着买回来的丽格秋海棠研究来研究去,打定主意要研究出它到底是哪几种花卉的杂交培育品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田园日常 by 李松儒(上) 下一篇:[重生]田园日常 by 李松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