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野营捡个树枝居然穿到了末世三百年后连饭都吃不饱的世界,本想着感谢下恩人,结果竟然“强娶”了良家虫族。
“恶霸”林乐看着自家新鲜出炉的伴侣那黑乎乎的脸,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不会再好了……
其实就是一篇末世三百年后的种田文,有点狗血。
 
 
主受文!!主角会生颗蛋哦!!!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乐,锋 ┃ 配角:齐夏,乔,等等 ┃ 其它:虫族


☆、第1章 穿越

清晨微凉的风夹杂着潮湿的气息,冉冉升起的太阳散发着炙热的光线,被高大的树木间茂密的枝叶遮住,隐约的光斑透过雾霭洒在腐烂树叶堆积厚重的黑色泥土上。
    清澈晶莹的雨露顺着树叶的脉络流下来,滴落在男人脸上,留下蜿蜒的湿润痕迹。
    靠坐在半空中树枝上的男人立刻睁开了眼睛,挺直了上身惊魂未定地四处查看,完全没有刚刚睡醒过来的迷茫,脸上满满的恐惧不安。
    林乐紧张地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任何可以危及到他生命的东西存在,这才放松了紧绷的身体,疲累地再次靠在身边的树干上,心里满满的沮丧和害怕。
    他始终也想不明白,明明走进的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树林,为什么结果现在却身处在宛如原始森林般的地方。
    林乐上个月刚刚满19岁,今年新鲜出炉的J市X大一年级生,好不容易熬过了军训,这个十一假期,原本打算待在J市这个陌生的城市好好地熟悉下环境,结果在放假的头一天晚上接到父亲的电话,原来父亲的儿子分数没有达到当地重点高中分数线去了普通高中,希望林乐能找他舅舅帮帮忙让父亲儿子去重点高中插班,林乐忍耐着听完了父亲的话,在父亲提出要求后,二话不说就拒绝了,怕再被纠缠,直接挂了电话。
    父亲和母亲四年前离了婚,原因就是父亲在外面有了女人,被母亲发现后竟毫无愧意,坦坦荡荡地承认了自己爱上了别人,后来竟然直接带着小三登门入室,身边还有个已经十岁的小男孩,是父亲的孩子。原本为了林乐还打算忍气吞声当没事发生的母亲,在看到那个孩子的那一刻,歇斯底里地将父亲和小三一家赶出了家门。虽然父亲早已暗中将家里所有的钱和房子的所有权都转到了小三的名下,母亲依然在林乐的支持下坚决和父亲离了婚,又起诉拿回了母亲娘家付钱原本就属于母亲的房子和大部分的钱。即使成为了单亲家庭,父亲也没有支付应给的抚养费,在母亲娘家人温暖的亲情守护下,林乐和母亲依然活的很幸福,林乐从那时起便当做没有了父亲,顺势也改了名字,跟了母亲姓林。
    直到半年前母亲去外地旅游时遇上飞机失事去世后,那个所谓的父亲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儿子,开始时不时地给林乐打电话,开始还试图让林乐再改回原来的姓氏,但林乐已经成年,他不愿意谁也没有办法,这才暂时打消了念头。
    听到父亲说要自己舅舅帮忙时,林乐压根一点感觉也没有,连愤怒都没有,从半年前父亲开始和他联系,就不断的提出让林乐在政府当官的舅舅帮这个帮那个,全被林乐挡了回去,父亲不过是在利用他而已,他心里很清楚,那个抛弃妻子的渣男和他早就一点关系也没有了,现在居然还有脸让他舅舅去帮小三的儿子去插班,真是脸大。
    怕渣男不死心跑到J市来找他,林乐关了手机包袱款款直接跟三个室友一起跑到外地游玩去了。
    开始他们只是在当地有名的风景区玩乐,后来不知哪个人提议,几个人收拾了简单的衣服食物,又很是认真地专门去野外运动专卖店买了些野外露营需要的东西,四处搜寻终于找了个靠着水流的偏僻的小树林作为野营的理想实施地。
    昨天下午他们收拾妥当到达树林的时候,已经是临近黄昏了,几个人匆匆扎了帐篷,就准备开始做饭,考虑到要过夜,林乐和另一个室友被分配了捡树枝的任务进了树林,谁知进去后,林乐就再也没能走出来。
    等林乐捡了一捧小树枝后准备往回走时,才发现怎么也走不出去了,拿出的手机也早已没了信号,过了没多久屏幕暗下去,连电也没有了。
    阴森的树林,不知名的生物吼叫声,未知的潜在危险和毫无人烟带来的孤独感,在最初的茫然无措后,变成浓浓的恐惧,硬生生地压在心中,让人透不过气来。
    这里明显不是原来那个小树林了,倒像是电影里古老的原始森林。
    空气里散发着潮湿的气息,周围的树木高的足有二、三十米了,有些树木甚至是两个林乐伸长手臂也环抱不了的粗壮,地上是堆积的厚厚的腐烂的枝叶,各种不知名的生物的叫声回荡在看不到尽头的树林里,莫名的危险气息散发在呼吸间,沉甸甸地让人心里发慌。
    林乐从昨天傍晚进了树林,就试图走出去,随便找了个方向就开始走,直走到太阳落了山,才慌慌张地寻找能过夜的地方。打火机他有,却不敢随意生火,地上是不敢睡的,怕有什么蛇虫鼠蚁的东西,最后只得找了个看起来比较干燥粗壮的树,费了吃奶的力气试了几次终于爬了上去,找了个卡着树干和结实枝干的地方坐了下来。
    怕睡着后会掉下去,抽出腰间的布制的腰带绑在树干靠近他胸口的位置上,又从双肩背包里拿出昨天才买的野营折刀抓在右手里,左手臂穿过腰带和树干间的缝隙,将自己牢牢地固定在树上,这才战战兢兢地开始睡觉。
    夜里森林里伸手不见五指,还有野兽依稀可辨的嘶吼声,树叶也沙沙作响,害怕和不安一直围绕着他,这一夜特别难熬,白天走了很久的路,又一直担惊害怕着,身体早就疲累不堪了,撑了没多久,林乐就沉沉地睡着了。
    好在一夜无事,平平安安地醒来了。可是接着下来,他又该怎么办?
    他昨天还期盼着室友发现他没有回去,会报警来寻找他,现在他已经放弃这种奢望了,到了现在,他再自欺欺人也知道自己恐怕已经不在原来的树林里了。
    身为一个从出生一直生活在城市的现代人,哪怕去农村都不一定能适应下来,在这么一个明显与世隔绝的原始森林里,他能活下去吗?
    双脚悬空坐在树上的林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从小树林到了原始森林,他并没有碰到任何奇怪的东西,也没有出现什么光线,所以他应该不是被外星人绑架了,也许是小说和电视上才会出现的穿越?如果是穿越,现在是哪个时代?过去?未来?还是......他已经不在地球上了?
    想到这里,林乐赶紧抬头,透过头顶一层层浓密的枝叶看到只有一个正常金黄色的太阳,这才吁了口气,昨晚的月亮也是只有一个,颜色也正常,他应该还在地球吧?
    呵呵,想什么呢,穿越什么的只是小说和电视上才有的情节好吧,太不科学了。可不是穿越,这原始森林又是怎么一回事?
    越想越乱,林乐摇摇头,管他不管是不是穿越,眼前最重要的是怎么走出去,森林太危险,他才19岁,要好好活着。
    该说他幸运么,昨天到达地点的时候天色也不早了,他急急忙忙地跑进树林捡柴火,背包都没来得及放下。
    脱下新买的墨绿色登山背包拉开拉链,林乐仔细地检查自己现在所有的东西。
    一个有保温功能装满水的野营用水壶,一个不锈钢饭盒,一双装在特制小盒里的不锈钢筷子。一瓶喝了一半的XX牌矿泉水,一小盒巧克力,一大袋太妃糖,两包真空包装的牛肉干,半包瓜子,还有一包薯片昨天晚上就吃掉了。十包一条的纸巾,一小卷卫生纸,一条白毛巾,一件黑色带帽抓绒厚外套,一条深蓝色牛仔裤,两条内裤,两双袜子。
    随手在小卖铺买的两个一块钱的打火机,一把巴掌大黑色的LED太阳能手电筒,一把瑞士军刀(万用刀),拉出来有剪刀、平口刀、开罐器、螺丝起子、镊子、改锥子、带金属锉的金属锯,带吐钩器和标尺的除鳞器,十字螺丝刀,牙签、大头针、缝纫孔等等小工具。这就是背包里所有的东西了。
    身上穿的是黑色长袖T桖,烟灰色牛仔裤,皮质的黑色中筒马丁靴,左手手腕上是母亲在林乐小时候就给系上从不离身的编织精细的粗红绳,洗澡都没摘下过,说是在庙里求来开过光能保佑人平安,右手带着块手表,手上还抓着把野营折刀,裤袋里还有昨天买东西的发票和已经没了电的手机。
    至少暂时他是饿不死也渴不死的,这应该是个好消息。
    自我安慰下,林乐重新背起登山包,解下绑在树上的腰带重新系到腰上,把野营折刀收起来放到裤袋里,双手抱着粗大的树干,一点一点往下蹭。
    双脚踏上泥土,林乐才吐出口浊气放松了些,这还是他第一次爬树呢,真是不容易,还好没直接滚下来。
    一直呆在原地是不行的,不会有人来救他,只能靠自己走出去,可问题是该往哪里走呢?

☆、第2章 怪物

电影里在森林里迷路的人都是顺着水流走的,可是从昨天到现在也没见过哪怕一个小水洼。
    林乐仔细地看着身边人高的小树,顺着树叶的延伸方向往远方白白的雾霭看过去,那边就是北方了吧。
    想了想,林乐握紧了手里的野营折刀,左手抓着身边一棵看起来主干比较直的小树,就狠狠地往树根方向砍过去,连砍了四、五刀终于小树断了,仔细地砍断上面的枝叶,又削尖了前端。
    没事不要怕,总能走出去的,林乐暗暗地给自己打气,野营折刀已经被收入了裤袋里了,两手握着根婴儿手腕粗前头削的尖尖的树棍,一边扫着前面的杂草和灌木丛,一边慢慢往东边前进,大河向东流嘛,歌里都有唱。
    呼——
    林乐额头上慢慢地沁出了汗水,沉重而缓慢地喘着气,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翠绿色的蛇缠绕在树藤上,距离林乐只有一只手臂的距离。蛇身大概有一尺多长,只有大拇指般细,金黄色的竖瞳直直地看向林乐,鲜红色的蛇信一伸一缩,发出嘶嘶的声音。
    太近了,林乐感觉自己身体都开始僵硬了起来,深深地喘了口气,瞅准了目标,紧了紧手里的树棍,迅速地伸向蛇身,飞快地挑起来抛向远处。
    哈,成功了,林乐裂开嘴想笑笑,才发现太过紧张咬牙的缘故,脸都有些僵硬了,身上也出了汗水。
    嗯?那是什么?蛇洞?
    林乐用树棍扒开树藤缠绕漏出的黑色缝隙,几颗小小的带着黑色斑点的蛋藏在了里面,旁边还有几颗椭圆型的晶体。
    林乐伸手抓了过来,细细查看起来,最大的一颗有鸡蛋大小,血红色晶莹剔透,鸽子蛋大小的是两颗淡紫色的,在光线下如水般柔和。
    林乐长大了嘴,不可置信地看了又看,这是翡翠吧?颜色这么纯正透亮,比他那个渣爹当宝贝样整天带着的绿色冰种颜色还要清亮浓郁,竟然是玻璃种的!
    哈哈,这是要发啊!想不到那条小蛇还是个小财迷,竟然还藏宝贝。
    把手里的三颗翡翠塞到裤袋里,又伸手到蛇窝里掏了掏,居然在蛋下面又扒拉出一颗绿色的玻璃种,居然也有鸡蛋大小,只比红色的小了一点,林乐喜滋滋地全收了起来。
    看了看窝里的几颗蛇蛋,林乐毫不客气地全收起来放到登山包里,这可都是储备粮。
    抬起手腕,已经11点20分了,他已经走了大概三个小时了,再往前走走吧,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能补充水源的地方,这里有蛇也不能休息。
    午后,阴沉沉的云层从天边压了下来,伴随着沉闷的雷鸣声,呼啦啦的大雨倾泻而下,砸在石块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秋初的雨总是这样,声势浩大的让人心惊。
    林乐头顶着一片大大的叶子又缩在了树上,他也知道这样的雷雨天气,躲在树上是不安全的,分分钟会被劈死,可那么多树也不一定那么巧就劈到这一棵是吧,至少这棵树很浓密,暂时他不会被淋湿,现在他可没有生病的条件。
    黝黑的眼睛呆呆地看着不时照亮天际的闪电,林乐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或者能想什么,就那么傻不拉几地呆坐着。
    “吼——”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兽类吼叫声,一个庞大的阴影凌空砸到了地上。
    林乐不由自主地震了震身子回过神来,看清了眼前的情况后紧紧地捂住了嘴巴。
    倒在林乐躲着的树前方大概二十米的地方的,是一只体型庞大的野兽。大概有老虎那么大只,黄色带黑色斑纹的皮毛被雨水打湿一缕缕地贴在身上,腿好像受了伤,有鲜红的血液混合着雨水往下淌,看脑袋像是豹子之类的猫科动物,金黄色的眼睛正凶狠警惕地瞪着它来时的方向,挣扎着站了起来。
    一道黑色的阴影闪过,刚站起来的野兽再次倒在了地上,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向上仰起的白色肚皮被鲜血染红了,大量的血从野兽脖颈喷涌而出,慢慢流到了地上。
    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顺着脸颊滴落,紧紧捂着嘴巴的手指微微地打着颤,牙齿用力过度也开始发酸了,林乐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巨大的黑色生物四肢撑地半蹲跪在野兽的旁边,保持着攻击的姿势。人形的身躯和四肢覆盖着黑色的鳞片,似人的脸,脑袋像巨大的黑色甲虫的壳一样,散发着冰冷的金属光泽,虫手和脚的部分却又像是蜥蜴类的动物,粗大的关节弯曲着,尖锐的指甲带着倒下野兽的血液,身后滑动着黑色粗长的尾巴上锋利的骨刺突起着,尖端像钩子一样正缓慢的蠕动着。
    林乐瞪大了眼睛,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了下来,背脊一阵阵地发凉,这是他从未见过的生物,硬要说的话比较像电影里的异形,可又有着不同,眼前的生物体型更高大,看起来更可怕,刚才它攻击野兽的时候,林乐根本看不到它动作,只看到模糊的影子,速度非常的快。
    似乎是察觉到了投注在身上的视线,黑色的生物微微转头,血红色的眼睛里镶嵌着黑色的竖瞳,精确地对准了林乐的位置。
    被冰冷的目光锁定住的林乐全身僵硬连动动手指都做不到,感官却越来越敏锐,能清晰地感觉皮肤上细微的触感,额头上的汗珠划过眉尾,骤然绷紧的肌肉开始痉挛,死亡的恐惧伴随深深的绝望紧紧抓住了心脏,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动也不能动,在能瞬间杀死那只巨大野兽的生物面前,他连逃跑的勇气都消失了。
    雨还在下,树上的林乐和树下不远处的黑色生物默默对视,谁也没有移开眼光。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有一瞬间,林乐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慢慢站了起来,慢慢地向自己走了过来,然后......消失了......
    消失了?!林乐不敢置信地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没有了,真的没有了!走了吗?还是觉得自己不值得动手,不够塞牙缝的,所以走了?那野兽的尸体也不管了吗?
    脑子混乱的一塌糊涂,劫后余生的狂喜让林乐狠狠地喘了口气,拍了拍胸口,刚才太过紧张的缘故,腿肚子到现在还在发抖,还有些微的呕吐感。
    那个怪物到底什么动物,见都没见过,实在是太可怕了,被那怪物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死定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怪物走了,可至少他还活着,这就够了。
    伸手抓抓有些痒的脸,不想手指碰到根凉凉的东西,嗯?什么东西?抓到手心里,直接扯到了眼前。
    有林乐手两倍大像爪子的东西,坚硬冰凉,细细的黑色鳞片,指甲弯曲锋利......
    林乐抓着黑色爪子中最短小的那根指头,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冲上了头顶,喉咙像被谁给狠狠掐住了,火燎燎的有些呼吸困难,大脑一片混沌,眼珠却自作主张不受控制地顺着手里的爪子看过去,黑色的臂膀,黑色的脖子,黑色的脸,红色的眼,黑色的竖瞳,黑色的......
    半蹲在树上的黑色生物迅速反手抓住突然昏厥过去的林乐,甩到肩上,竖瞳看到林乐放在一侧的树棍停顿了一下,拿了起来,直接跳下树来,走到不远处死去的野兽旁,俯身用爪尖碰了碰,野兽尸体瞬间消失了,直起身,快速奔跑起来。
    这是墙,对吧?
    身下的是床,对吧?
    林乐坐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眨也不眨地转动着眼珠仔细观察这个陌生的房间,不确定自己是做梦还是被救了。
    这明显是一间卧室,白色的墙壁,木质地板,床是标准的双人床大小,铺着米黄色粗棉床单,上面有一条白色的毛茸茸的毯子,他的登山包摆放在床尾。有两个木制大大的推拉门衣柜镶嵌在墙里,衣柜边有个小门,应该是卫生间。窗棂好像也是木质的,靠窗的地方摆放了个木头桌子,不像书桌也不像梳妆台,上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一把同样的木头椅子,这就是房间所有的东西了,这个房间的主人肯定很喜欢环保吧,家具都是用木材做的。
    做梦的话,是不是有些太真实了些?可是被救的话,又不太可能,他记得之前那只黑色的怪物离他有多近,谁能在那种情况下救了他?
    这里一个人也没有,要不出去看看?
    “你醒了?”
    一道声音响起,打断了林乐的胡思乱想,迅速地转过头去,差点扭了脖子。
    来人大概二十来岁,面目清秀,像个刚出社会的青年,半旧的棉麻上衣,黑色裤子,正站在门口看着林乐。
    “你没事吧?”看着呲牙咧嘴地揉脖子的林乐,来人上前关心地询问。
    “我没事,没事。”摆摆手,林乐看着眼前的人感激地道谢,“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林乐。”
    “林乐,我是齐夏。你不用感谢我,是锋从森林里救你回来的,锋有事出去了,让我来这里照顾你的,等他回来了,你可以直接感谢他。”齐夏笑看着林乐解释。
    “锋?”
    “金字边的锋。”
    点点头表示明白了,林乐不解地问道,“那个,不好意思,能问问这里是哪里吗?”
    “这里是虫族基地,放心,在这里你很安全。”齐夏安抚地说道。
    虽然知道这里肯定不是医院也不是警局,可是虫族基地......
    虫族......
    ......
    什么鬼东西?!
    林乐看着齐夏笑眯眯的脸感觉像被雷劈了一样,茫然地眨了眨眼,“虫族基地?”
    “是啊,你第一次来么?你是从人族基地过来的吧?竟然独自一人穿过森林,你好厉害啊,你不怕凶兽吗?”齐夏两眼放光崇拜地看着林乐,就像林乐脸上突然开了花一样。
    凶兽......那又是什么东西?!
    “其实......”林乐顿了顿,僵硬地咧了咧嘴角,“其实也没什么啦,运气好而已。”
    怎么办?这个人态度太自然了,难道他真的穿越了?!要不要干脆装失忆?不行,要是突然有什么不怀好意的人跑出来来认亲什么的,连反驳都不能。
    “我昏过去很久吗?今天几号啊?”笑了笑,林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些,现在自己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无论怎么样都要从这人嘴里问出点有用的东西。
    “十六号了,你睡了一夜,我已经帮你看过了,没有外伤,放心。”
    ......大哥,你倒是把年号报上啊!
    “哦,齐夏你是哪一年出生的啊?”
    齐夏愣了下,奇怪地眨眨眼,话题怎么突然转到这里来的?
    “咳咳,”林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不知道该叫你齐夏好,还是叫你齐大哥好,所以想问问你出生年月嘛,省得弄错了。”
    好笑地瞅瞅被林乐抓的乱乱的头发,原来是这个意思,这个林乐还挺有礼貌的,“我是末世三百十一年五月份出生的,你应该比我小吧,我都二十四了。”
    哦,末世三百年十一出生的话,今年应该是末世三百三十五年了。
    ......
    ......
    末世?!

☆、第3章 基地

林乐赶紧低下头,生怕脸上表情控制不住被看出什么来。
    人族基地,虫族基地,末世三百三十五年,这是穿到未来了?还是这里并不是地球?
    万一是这人耍他玩的呢?什么都是他说的,单看这间屋子也看不出什么来,虽然之前莫名其妙出现的森林和怪物从来没见过,可是穿越什么的也太不科学了。
    林乐按下疑惑和震惊,抬眼瞅瞅齐夏,“我19岁了,我还是叫你齐大哥吧,齐大哥,我可能睡太久了,身上有些发酸,想出去透透气。”
    “这样啊,”齐夏有些犹豫,“你觉得身上有不舒服吗?”
    “没有,好的不能再好了,”林乐赶紧下床,蹦跶了两下,“齐大哥,我第一次来这里,想出去看看。”
    不自己亲自验证,也太难让人相信了。
    “好吧,我带你去外面转转。”
    不敢把登山包放在远离视线的地方,只得背到肩上的林乐,走在齐夏身边听着齐夏在旁边喋喋不休地介绍着虫族基地的各种好,只觉得两眼发黑。
    这里真的是末世之后的世界,看看周围偶尔出现的长着耳朵或者拖着尾巴的高大男人,那是真的耳朵和尾巴,会动的,刚才一个男人还用尾巴抽断了根木头!林乐毫无反抗能力地接受了穿越的说法。
    在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用尾巴抽断木头的男人时,齐夏看到他的表情就开始涛涛不绝地开始说起虫族基地比兽人基地好多少多少,总之就是这也好那也好什么都好,能住在虫族基地是最幸福的事情。
    虽然很啰嗦,林乐还是认真地听,不时地提出疑问,不着痕迹地让齐夏多说些这个世界的事情。就这样,从齐夏杂乱琐碎的话语里,林乐还是找到了不少有用的讯息。
    这里依然是地球,却不再是林乐熟悉的地球,这个地球在末世后只有两个大陆,中间被广阔的大海隔开,大陆被无数的森林覆盖,在这里也不再只有人类这一种高智慧生物,还有虫族和兽族,他们是末世后从别的星球迁徙而来,和人类共同生活在这片大陆上。
    听齐夏话语里的意思,三族各有自己的几个基地,并不排斥与其他种族的来往,彼此间的关系也很融洽,虫族和兽族的基地好像还很欢迎人类定居。
    这些有耳朵和尾巴的是兽族变身而成的兽人,变身后会保留一部□□体特征,发色和他们兽体皮毛颜色一样,胳膊上也会有兽纹出现,很容易辨认出兽体是什么,他们的几个基地在离这里很远的森林另一边,偶尔会来这里交换或用购买货物,他们会用变异兽的肉和皮毛之类的东西来交换缺少的盐和布料等物品。
    虫族变身为人型的时候,额头上会有各色的虫纹,也很容易与人类区分。林乐也看到了几个虫族,他们都很高,有一米九多的样子,单看脸长得和人类一样,甚至更好看些,唯一不同的是发色和额间的虫纹。
    基地的建筑和林乐生活的时代并没有什么不同,有不少高楼住宅,也有很多较矮的木头房子和石头房子,地面不是沥青马路,而是青石板和火山岩铺成的,据齐夏所说,兽族基地就没有这么好了,全是木头和石头房子,地面也都是压实了的土。
    道路很宽敞,有很多摆在道路两边的小铺子,都是直接拿块兽皮铺在地上,上面大多摆了些肉食和蔬菜盐之类的吃食。这里没有流通的货币,都是用积分购买东西。
    末世后的生活好像很艰难,气候恶劣,凶兽肆虐,很多植物都已经灭绝或者变异了,现有的植物都不再是可以轻易食用的了,食物的选择并不多。看周围行走的人族或虫族兽族穿的衣服也都很破旧,大多是麻料的衣服或者皮毛制成的兽衣,看起来倒有点像是欧洲中古时期的衣服,腰带和鞋都是皮革的。
    也是有店铺的,并不多,走了一路,只看到十几家,都很高级的样子,基本上没什么客人,有卖衣服和首饰的,也有卖水果和糖果的,最多的是卖毛料的,林乐还看到了个小型的赌石市场。
    翡翠和玉在这个时代很珍贵,里面蕴含的能量可以让兽人和虫族吸收后进化,提升自身的力量,同样的,兽人和虫族也能用自己的力量将小块的玉石炼制出储物饰品,但这些东西都很贵重,并没有大量流通。
    林乐听到这里简直要泪流满面了,在经历了怪物末世虫族兽人穿越等等一系列的打击之后,他觉得自己绝对是倒霉到家了,结果上天还是给了安慰奖的。
    原来他能在蛇洞里摸到翡翠并不是偶然的,这是送给每个穿越人士的金手指,传说中的空间啊!虽然这里有空间的人或虫族兽人也不少,可这能一样吗,这里的人也好虫族兽人也好,人家都见怪不怪了,他可是连见都没见过的土包子啊,没直接嚎出来都是他自制力惊人了。
    “你怎么了?不舒服么?”正滔滔不绝赞美虫族基地各种繁荣的齐夏,一转头看到身边的林乐双眼湿润要哭的样子,立刻紧张起来,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要哭了呢?
    “没事,我就是觉得虫族基地太好了,尤其是这里的人,我太感动了!”林乐哆嗦着手暗暗摸了摸裤袋,确定翡翠还在,是真的感动了。多好的恩人哪,居然没趁他昏迷拿走这么珍贵的翡翠,等下见了救命恩人,一定送颗给恩人,送最大的那颗,剩下的他一颗做个储物戒指,两颗拿去卖了当生活费。
    “真的?!那你是决定在这住下来了?”齐夏倒是没想太多,听了林乐的话立刻高兴起来,他挺喜欢林乐的,有礼貌又乖巧的很。
    “恩恩,我决定要在这定居了。”林乐肯定地点点头,开玩笑,不住这,难道他要一个人再穿过那个可怕的森林,去别的基地吗?
    虽然是虫族基地,但看街上的人类都没什么愁苦的表情,眼前的齐夏也一副这里天下最好的样子,这里肯定对人类很友好,再说了,齐夏说这个世界的规矩是不准虫族和兽族无故伤害人类的,他在这里也很安全。
    齐夏听了林乐肯定的回答,立刻高兴地抱了上去,“太好了,林乐,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我能帮的一定帮。”
    “......谢谢你。”林乐犹豫了下,还是伸出手回抱了下。
    他能感觉到齐夏是真的为他能住下来而高兴,从见面开始,齐夏就一直关心着他的身体,还介绍这个陌生的世界给他认识,这是他穿越后第一个对他好的人,对了,还有恩人,林乐感激每一个对他释放了善意的人。
    齐夏很快放开了林乐,扯着他的胳膊就转了个方向走去,“走走,既然决定了就尽快办好手续,我们去基地登记中心。”
    他还能跑了不成?不用这么急吧?
    “齐大哥,办什么手续啊?”不会露馅吧?他可没有身份证什么的,怎么办?
    “就是你要在这里定居的话,以前在人类基地的身份识别卡就不能用了,要换成虫族基地的,你放心,原来识别卡里的积分会直接转到新的识别卡上的。”
    说着,齐夏拉着林乐拐进了一个不太大的三层楼房里,在一楼大厅正中间一个大大的木桌前站住了。
    “你们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我们虫族基地绝对是最适合人类定居的地方,这里有舒适的楼房,有繁华的......”坐在桌后的一名大概三十多岁的人类男人,看到了站在前面的齐夏和林乐,立刻两眼放光地将目光定在林乐身上,巴拉巴拉地开始介绍基地有多好。
    你是搞销售的吗?这么能说,林乐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这的人都是怎么了,怎么都这么卖力宣传基地啊,虽然人类听说末世后少了很多,可还活着的也不少啊,刚才在路上就见了不少人呢,至于像见了金子似的吗。
    齐夏不耐烦地拍了拍桌子,“行了,赶紧的,这是林乐,19岁了,林乐已经决定在基地住下来了,你可以省省口水了。”
    “哦哦,这绝对是您最好的决定,”男人听了也不恼,笑眯眯地看着林乐,“请出示您原来的身份识别卡,我会为您换上我们虫族基地居民的身份识别卡。”
    “......我没有身份识别卡。”林乐在男人和齐夏热切的眼光下,声音越来越低。
    “是丢了吗?没有关系,您只要将食指伸到这里按一下,我们也可以直接给您兑换新的识别卡。”男人没有注意到林乐的异常,热心地回道。
    “......”
    居然还有指纹认证!他本来想说掉了的,这下怎么办?这的人不都原始的要死,吃个饭还要去打猎的吗?为什么会有指纹认证这么高科技的东西存在!这要怎么浑水摸鱼?!
    林乐瞪着男人伸过来的黑色方块东西,无语凝噎。
    “那个,请问,是有什么问题吗?”男人举着手里的辨认器等了一会,也不见林乐伸手,疑惑地问道。
    “林乐,怎么了?”齐夏看着也奇怪地问道,这个辨认器有什么问题?
    林乐深深地吸了口气,悠悠说道,“其实,我以前就没有身份识别器。”
    “!”男人和齐夏瞪大了眼,这是什么情况?
    “请您务必将右手食指放上去。”男人震惊过后立刻严肃地说道。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帮主,别闹![网游] by 北宫二少 下一篇:重生之歌坛巨星 by 呱瓜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