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吴杰,抑郁症加自闭。父亲不明,母亲不在。
因为某一天实在活不下去了,便选择自我了断。但是等他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异世界。有人问他:要不要称霸天下?要不要妹子倒追小弟成群?
但是对于一个找死的人来说,这些都无所谓。于是,他被扔进了一个莫名的地方,那里关着几个战斗值爆表,并且性格很是凶残的家伙。

石梁,普通大学生,父母双全,家庭完美。只是组队刷个BOSS而已,就因为某人不合作拯救世界而被拉去做第二个倒霉鬼。比起第一个倒霉鬼碰到一群终极BOSS相比,他只是一身白衣被扔到精英BOSS的战场上,还真是……(╯‵□′)╯︵┻━┻倒霉透了!!!

   第1章 第 1 章
2013年7月17日。一个炎热的夏日。
吴杰低着头,独自走在人来人往的商业街中。
他失业了。失业了整整两个半月。
吴杰是个孤儿。
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但是他见过自己的母亲,在他脖子上一个很小的项链里有一张照片,他的母亲抱着怀中的婴儿,笑的一脸幸福。
他觉得母亲是爱他的,至少在照那张照片时,是这样没错。
但是为何后来又会狠心的抛弃了他?
在他三岁的某一天,这个长相仅仅是端正的女子消失了踪迹,和她一起消失的,还有家中所有的现金和值钱的东西。
他的母亲,什么东西都没有给他留下,哪怕是用来充饥的一块馒头,也没有。
不过原因他大概猜的出来。吴杰不爱说话,不爱笑。不仅仅是不笑,也不哭,从不愤怒,也不会悲伤。他有感情缺失症,自闭。唯一拥有的情绪,就是抑郁。也就是说,他还有抑郁症。
所以,他看清一切,不论是自己还是别人,也从不在乎生和死。
这是一个天生带着灰暗气息的孩子,哪怕他的脸出乎意料的漂亮,完全不像他的母亲,却还是因为他周身总是弥漫着抑郁气息而不讨人喜欢。
村里的孩子说,他天生带有霉运。
没人愿意接近他,也没有任何人愿意收养他。除了老村长的妻子,一个面相和蔼的老婆婆,会在每天的中午,带过去一点食物,才没让他饿死。
独自一个人磕磕绊绊的渡过了九年义务教育,吴杰就去了附近镇里的一家高级餐厅打工。说是高级餐厅,不过是大一些,干净一些,比那些破餐馆奢华一些。若不是吴杰要求的工资不高,那个老板也不愿意这么一个满脸颓废的人进入他的餐馆,哪怕只是洗盘子。
后来,镇子开始发展,老板的腰包也慢慢鼓了起来,便想着要去更广阔的地方发展,他要把这家不大不小的餐厅开到城市里去。
吴杰本来是要一起过去的,可是到了大城市中,老板才发现他预想的和现实中的完全不一样,城市里一寸土一寸金,只是盘一家地点不错的店铺就花了他小半的积蓄。为了节省开支,他果断的抛弃了几个不是很能干的老员工,其中自然就包括吴杰。
可怜吴杰为了能有路费和房租钱已经将村中的那间又破又小的瓦房卖了出去,已经没有了可以回去的地方。
城市里的消费又高,仅仅两个半月,他手里就只剩下了几个一元硬币,连这个月的房租都还没有交。
吴杰思考了下,便转身走进了一家最近的药店,买了一支针管。
他曾经听店里吃饭的人说过,将一支针管的空气打进血管中,也会导致人死亡。
他不怕死,对他来讲,死了和活着没有多大的区别。一个是埋在土里腐烂,一个是走在地上的行尸,仅此而已。
回到那临时的家,拿出针管,摸索着胳膊上一根青色的血管,慢慢打了一针进去,为保险,他又连续打了一针。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胳膊上两个血洞缓缓流出红色的血液,沿着白皙的胳膊蔓延出几条红色的血线。
死亡,会更加的轻松。
然而,当一阵冷风侵袭着他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衫的单薄身体时,吴杰被冻醒了,他条件反射的摩挲着双臂,手中一阵黏黏的感觉。他微微睁开了双眼。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草丛,天黑了下来,周围的景色看的不是很清晰,但那随风轻摆的草叶和一阵阵青草的香气提醒着吴杰,这里不是他家,他那临时租下来的小地下室可没有任何绿色的植物存在,这里甚至更不是他所知道的任何一个地方。
吴杰现在是侧躺在草地上,只要稍微翻一下身,便能看见满天的……月亮?
三个巨大的圆盘清晰的映在眼中,一轮红的像火焰,两轮蓝的像大海。加起来便形成了暗紫色的天空,一条星辰组成的银河将三轮圆月包围,形成了一个圆。这样的夜景,带着浓浓的童话色彩。它能打动任何一个少女的心,而这里面自然不包括吴杰。他唯一的判断就是:我……好像不是在地球?
他伸出沾满了鲜血的手,捏了捏自己的脸。还痛,表示这不是梦。
等等……他还活着?
吴杰猛然坐起身,眼前开始一阵阵发黑,他有两天没吃饭了,现在呈现了低血压的状态。
看了看周围,一片荒地,没有可以吃的东西。看来他还是除了去死而没有其他的办法。虽然不知道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他也不是很在意。他唯一考虑的问题是,那根针管还在不在?也许是注入的空气不够,要不要再补针试试?
就在他埋头伏在草丛中时,一个听起来温温柔柔的声音响起:“亲爱的玩家,想不想成为世界第一的霸主?妹子一堆,小弟一群?”
摸了好久都没有发现,看来针管并没有和他一起来到这个世界。心里有障碍的孩子,总会有一些执拗,吴杰认定了想去死,自然也就不打算理会那个莫名出现的声音。
“……那,基友如何?邪魅的,阳光的,帅气的,前有壮硕黄瓜,后有娇嫩菊花,可攻可受~”
抬头看了看最近的一棵树,估计了一下最低树杈的高度,而后又遗憾的摸了摸自己的腰带。长度不够。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
嗅了嗅,空气中有着淡淡的湿气,附近应该有条河,湖也行。吴杰刚走没两步,他的后脖颈就被人揪住了,然后整个人被提了起来。一个满是怒气的美人脸出现在他面前。
“你特么的是怎么回事?难得劳资跟你说话这么客气!竟然敢不鸟我?!”美人这句话刚吼完就停下了,眯着眼仔细打量吴杰,半响后嘴角勾起,空着的那只手捏着吴杰的下巴。“哎哟~长
的还不错嘛,之前抓你来的时候还没注意看,啧啧,看这眼睛,这嘴巴,真是个美人胚子。也就比我还差了这么一点点。”
吴杰看了一眼对方,又低下头看着地面,果断的解开纽扣,光着上半身摔在了地上,拍拍尘土,扭头就走。
美人被彻底激怒了,一脚将吴杰踹到在地,踩着他的后背咬牙切齿:“劳资干这门工作那么多年,抓到过那么多穿越者。哪个不是打滚求着爷爷我要技能要财富要外貌的,从没见过你这么没
有出息的臭小子!急着送死做什么?赶着投胎?你就不怕一不小心走上畜生道,变成小猪被人吃了吗?劳资问你,成为世界霸主的任务,你干还是不干?”
“不。”很麻烦。
“你!!好,你想死是吧!那你就去死吧!”美人看起来是被气疯了,一只手提起吴杰,狠狠的摔了出去。在吴杰被甩出去的方向,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时空扭曲的空,一口将吴杰吞没了。美人拍了拍手,冷哼了一声。片刻后,他浑身僵硬。
“完了……又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真的把人给扔了……”美人的脸从愤怒变的惊恐,声音都带着颤抖:“怎、怎么办?”再去把人捞回来,赔礼道歉?他丢不起这人,更低不下这头!
半响后,他无奈的抬起手,虚空点了点。出现了一个清冷的男人声音:“怎么了?这么晚找我有事?”
美人嗫嚅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他似乎有些惧怕这个声音的主人。
“有话快说!”而对方如今的心情也恰好非常的糟糕,半点时间都不想浪费在和这位美人朋友的聊天上。
美人结结巴巴的总算是将事情说清楚,而对方给他的回应则是预料中的暴跳如雷。
“无尽岛?真有你的!你怎么就不干脆一刀切了他?那还痛快点!”
“去了也未必会死,那几个人也许……”美人的话还未说尽,就慢慢的低了下去,他自己也清楚,被关在无尽岛中的那几个人,究竟有多么弑杀和恐怖。
美人想了想,又觉得并不是自己的错,鼓起胸膛吼道:“你确定这么个一心找死的货,能控制好这个世界的平衡?要我看他除了那张脸算是在水平线以上,其他的都是渣!我就是给了他高强度的精神力又怎样,他还是什么都不会!”
“他不是救了自己一条小命么?”对方冷笑道。
美人顿时哑然,在他将强大的精神力赋予在对方的身体上时,吴杰的身体竟然开始自动修补损坏的身体。这种天赋……若是真的可以好好指导的话……
不过说什么都迟了。
“我是不会去接他的!反正这个世界还留有一个空位,我再找一个!”希望那个人能有些用处,否则,这个世界如果真的崩溃了的话……艹!!他绝对会被当做肥料来补充这个世界的残缺缝隙的!!
说去就去,美人果断切开了练习,身形一闪消失了。
而遥远的某地,一个男人沉沉的叹了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修改你妹啊!第一章就有肉渣,后面更是一个跟着一个全是肉。我这哪里是修改,妥妥的重写好么!!!!!
TUT
好忧伤…

 

 

      第2章 第 2 章
石梁,21岁。某XX大学生。唯物主义者。当那个诡异的声音响起,他正在寝室游戏双开刷BOSS。
“亲爱的玩家~~想不想成为世界第一的霸主?妹子一堆,小弟一群?”经历过一次失败,美人这次决定要好好控制好自己的脾气,一定要找一个合格的穿越者,绝不能像刚刚一时气愤把人扔到了那个危险的地方。后果他可承受不来。
石梁正控制着他那个小小的花萝,围着BOSS扔技能,这个声音一响起,就吓得他差点恩错键,作为一个奶,他要为全队的生命安全负责。
精神力集中,集中,刚刚的都是幻觉,不,是幻听。
“……喂!你!给我起来!”美人之前的气还没消,一而再的被无视,本来脾气就不好的他立刻就爆发了,把之前控制脾气的想法立刻扔到了九霄云外,只想狠狠教训一下眼前这个臭小子。他揪住了石梁的衣领,一个用力便提了起来:“劳资跟你直说吧。劳资要你穿越,成为那个世界的第一霸主!”
石梁歪了歪头,又扶了扶歪掉的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人。“女人?”
并不是石梁眼瞎,只是眼前这个美人浑身透着一股阴柔,又留着一头长发披散在背后,乍看一眼都不会认为这是个男人。
美人眉头抽搐了一下,多少年了,没有人再敢这么放肆怀疑他的性别!美人眼睛微微眯起,还没爆发,就听眼前青年一声狼嚎,扒在电脑面前恨不得一头扎进去,那一脸痛苦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死了什么至亲的人。
“我擦,不会吧……呜呜,团灭……”石梁一脸鼻涕一脸泪的看着躺尸的花萝,恨不得时间后退。也完全顾不得屏幕角落里那刷了屏的怒骂。
“啧啧,这种小游戏有什么可玩的。要玩就玩大的。这种虚拟的游戏即使是胜利了也没有任何意义!”美人脸上都是鄙视:“我可以让你……”
美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石梁打断:“不要。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而且有时候即使付出了也未必能得到。我在这里过的很好,没有离开的必要。你要我穿越一定有着某种原因,而且会很麻烦,我不怕麻烦,但我怕死。对于……”
“艹!你他妈的给我上路吧!!”
“等等……我还没说完呢啊啊啊…………”干嘛啊这是?!欺负话唠吗?啊??
“为什么劳资总是碰到这种奇葩?劳资问他要不要穿越他不是应该赶紧抱着我的大腿求妹子求金手指吗??这年头的年轻人都这样??劳资难道跟不上时代了吗?”美人一脸气愤。
突然间,一个声音响起:“你把他扔到哪里去了?”
“哎?你怎么突然间联系我……啊!”
“不会又是无尽岛吧。”对方的声音有些颤抖。
“怎么可能。但是……也没好到哪里去……本来应该送去光源大陆的!”若是在游戏中,那里可以算是新手村,绝对的安全。而无尽岛,则是最终大BOSS的聚集地,这个世界中最危险的地方。
“然后?”
“我一气愤给扔到星蓝岛了……”星蓝岛,在游戏中就是属于那种被多方势力争夺中的领土,战火不断。如此算起来,两人的运气倒也是不相上下,相当糟糕。
“呵。”对方已经没有什么话想说了。他都快被气死了。
“怎么办?穿越名额最多只能两人!”美人满含泪水。
“……”不作死就不会死。问题是你想死了为什么还要拉着两个无辜的孩子陪葬呢??
无尽岛。
吴杰是在饥饿度接近于0的情况下被人以高速旋转抛物的方式扔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在他着陆后,昏迷也是非常正常的情况。
而当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他身处于一件完全由石头搭建的屋内,这个房间内的建筑和摆设有一些古罗马的风格,墙壁上的刻画,窗子上的雕刻,无一不精美。只是,它们全部都是由石头制成,哪怕是桌子上的碗,也是笨重的石头碗。这应该是卧室。吴杰扭头就看见了床脚一个巨大的双人石床。上面没有铺任何材质的床单或者被褥。整个房间中,没有石头以外的东西。
人……倒是有一个。
床旁边的地板上,一个体格健壮的男人,呈大字趴在地板上。脸朝下。
就像是刚刚所说的,这个房间不存在石头以外的材质,那个趴在地上的男人也同样,身上什么都没穿。
活人?死人?
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对于他为何不去距离自己仅有一步远的床上躺着而是趴在地上很不理解,不过吴杰觉得在床上和地板上也并没有多大差别就是了,就是高那么一些而已。
“咕噜噜~~~”吴杰的肚子开始闹起了空城计。
现在,大概是第三天了吧?饿死这个死法,一直以来都是吴杰想要尽量避免的一种死法。首先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其次过程中还会很痛苦。吴杰不怕死,但是他讨厌疼痛,尤其是长期的疼痛不舒服。也许他可以试着先找一下吃的?
吴杰站起手,扶着桌沿,眼睛就瞄到了桌子上的碗,下意识的想要拿起来看一看,于是他就伸出了手,握住,然后……拿不起来?
似乎不是重的原因。
吴杰低头仔细查看,才发现碗的底部和桌子完全黏在一起,不,不是黏在一起,而是本身就是一体的。难道说……这个房间?
吴杰撑起身体,不论是书桌,书柜,甚至是床,都和地面石板地相连,也就是说,这个房间是由一整块巨石雕刻出来的,而并非堆砌而成。吴杰坐在床沿上,瞄了一眼地上的男人,如果这个男人是这个房间的主人,那么他一定很有钱,或者很有权。不是任何人都有能力做出这样一个巨石的房间。不过,为什么一丝‘不挂?
“咕噜噜~~”
好饿……厨房。等等!门在哪里?
环视了一周,吴杰才无奈的确定,这个房间里只有一个半圆的小窗户,而且那窗户距离地面两米多高,他完全够不到。鉴于这个房间所有的东西都是固定在地面的,他也没有任何可以垫脚的东西。看来,这个男人是被丢进来饿死的。那么这里的一切也就有了解释。
运气真不好。吴杰暗暗叹了口气。
而这时,男人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就在吴杰还在暗自叹息时,他竟然转过了头,原本趴在地面的脸侧向了吴杰的方向,睁开的黑瞳一动不动的盯着吴杰。
吴杰感受到了对方的目光,头也微微一侧,正好对上了男人的视线。
双方出现了片刻的沉默。
“咕噜噜~~”死一般的沉静中,吴杰的肚子咕噜叫声音反而异常明显。男人微微一挑眉,竟然会饿?这少年,哪里来的?
“我这里没有吃的东西。”男人的声音有些低沉。
吴杰头沉默的往下低,很是沮丧。
“我知道哪里有吃的东西。”男人的声音略微带了笑意:“但是你凭什么要我告诉你呢?”
吴杰看了看自己身上,衬衫也丢了,他现在浑身上下只有一条裤子和里面的一条内裤而已,更别说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他还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那个男人的。
男人冷哼了一声。半响后又突然说道:“做我的仆人,我正好需要一个帮我做事的家伙。”
“有饭吃?”
“哼,我的仆人我自然会喂饱。”
“有地方睡?”
“怎么,你是在嫌弃这里吗?”男人的声音有些危险。
吴杰诚实的点头。石头床什么的,睡起来绝对一点都不舒服。
男人嘴里发出咯吱的声音,表情凶狠:“真有胆子。算了,你先背我起来。”
吴杰扫了一眼男人壮硕的身躯:“太重。”他从来都是手不能提2斤的废柴,怎么可能抗的住这么一个大男人?更何况是在极端饥饿的情况下。
“啧,真没用!”男人觉得浪费时间在这个男孩身上是不是有些不值得。不过他还是自己慢慢的站起了身。
男人的动作僵硬,就像是生锈的机器,吴杰能很清楚的听到他身上骨骼摩擦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音。男人站起身扭扭脖子,后动了一下筋骨:“好几百年没有起来了,手脚都不太灵活?”说完他一只手捏住身边的石桌,轻轻松松的掰下了一块,掂了惦重量:“还不错。”
吴杰瞪大了眼睛看着男人,正好男人转过身向他走来,由于吴杰是坐在地板上的位置,眼睛平视正好看到男人身上某个尴尬的位置。
只不过,两个人却一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
男人见吴杰有点发愣的看着自己的下面,有些好笑的问:“很羡慕?”
吴杰疑惑了下。羡慕,倒也不完全是……只是惊讶于它的大小……
男人的笑声更大了,伸出手捞起吴杰抗在肩膀上,另一只手还拿着那块刚刚掰下来的时候,轻轻一跳,就从那小小的窗户翻身而出。
“老实点别乱动,我带你去见我的一个老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
好饿……码完了一章。真不容易。
等等!这个是!!!!
(¯﹃¯)大饼的香味……

 

 

      第3章 第 3 章
“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石梁仰躺在黑乎乎的土地上,看着被黑烟弥漫的天空,鼻子里充斥着鲜血和战火的气息。这里难道就是他穿越来的世界??
大气污染看起来好严重啊。
一阵喧闹声在远方响起。
野兽的嘶鸣声,人类的叫喊声,爆炸声,以及兵器相接的声音。
问题在于,它们是不是越来越近了??
石梁坐起身,一扭头,就看见一波人群向他靠近,最前面的一只像是马,背后却长着两只巨大的翅膀和长尾巴的野兽向他狂奔过来,野兽背上还坐着一个身穿铠甲的男人。严密的头盔只露出一双猩红嗜血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石梁的方向。
“咦咦咦咦——————?!”什么什么?我这是在哪?这是干嘛?别杀我!我什么坏事都没做!!连只鸡都没杀过!好吧,他基本上也没怎么见过活鸡,他只在餐盘上见过……啊!不对!救命啊!!!!!!
眼看着男人手中诡异的长武器就要向石梁挥过来,只听到卡当一声,另一只长剑拦截住了男人的长武器,与之交锋起来。石梁害怕的从蜷缩状态中抬起头,这才发现从始至终,那个男人看都没看他一眼。
啊~原来不是来杀我的啊……还好。
碰!一朵冰花绽放,将石梁身边的土地劈开一条裂缝。
哎哎哎??
额……这是魔法吗?
果然很华丽……
!!!很危险啊!
石梁抬起头,天空远处飞来好多背上长者双翅的天使,看他们的衣服,和那个拿着长剑拦住可怕男人的人应该是同一个阵营。
不管怎么说,这里都太危险了!!就在石梁躲躲藏藏寻路撤退的时候,那两批人却又突然撤退,一会功夫,所有的人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快速的消失了。
若不是地上新留下的尸体,石梁一定以为刚刚发生的都是一场梦。战争开始到结束,绝对没有超过十分钟。
却在这里留下了无数具尸体。
距离战场的不远处有一些废弃的建筑,几个小毛孩脑袋陆陆续续的露了出来,确定这场战争已然结束,便慌忙跑到尸体上挑拣,顺便收尸。
这是这里未成年的孩子生存技能,也是战争中的人们默认了的一种职业。
没人希望曝尸荒野,战争后,死亡的战士身上一切值钱的东西都可以被收走,而要求就是将他们的尸体掩埋。
这里,战争的首领是不负责收尸的。他们没那么多闲暇的时间,也没有那么仁慈。
死在哪里,都是自己的命。
石梁似乎有些承受不住眼前的现实,怔愣了一阵子,半响才回过神来。他并非不切实际爱妄想的人,也没有来到战争时间争霸天下的想法。这里太可怕了,他想回家。
而最首先,他需要货币。
石梁忍住心中的恐惧和恶心感,低头在尸体身上摸索着。
————————————————
无尽岛。
“一斤人肉,半两焦粉,三颗糖,一滴菊汁,熬煮半小时。”一只少年白皙的手握住汤勺,在锅子内缓慢搅拌,小小的鼻子嗅了嗅:“好像有些酸……”
“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喂!!你还活着吗??还喘着气呢就来开门!开门啊!贪吃鬼!!”
少年的眼角微微一抽,毫不理会,勺子盛出一点点汤水,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果然冷冻肉不好吃……”
彭咚!一声巨响。
“啊……门倒了。这是我的错?应该不是吧,唔,不用赔了。”
“要赔!!”少年恶狠狠的怒吼:“控制好你的力气!”
“啧,我身无长物。”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脸,走了进来。的确是身无长物啊……少年看着男人裸着的身体,突然眉毛一挑,看向被抗在男人肩膀上的吴杰。
“这是给我的?”少年上下打量着吴杰,手轻轻抚上了吴杰的脸庞,又捏了捏:“看来肉质不错,就是瘦了点。”
“不,这个才是给你的。赔礼。”男人将另一手握着的石块递上去,还记得吗,就是那被掰下来的石桌一角……
少年顿了半响,愣愣一笑,嘴巴张开,嘴角诡异的裂开到耳根,露出雪白的牙齿,咔吱咬伤那块石块,石块应声而碎。少年将碎石块吞了下去,呲着一口白牙:“不错,就是脆了点。”满满的都是威胁。“真是稀奇,有上百年没看见你了,我还以为你睡死在了那个‘棺材’里呢。想着过几天去捡了过来,这一身的腱子肉,可比冻肉好吃多了。”说着在男人的胸口揉了揉,嘴角溢出晶莹的液体。
“还真是不近人情呢,Gluttony。”男人嘴里说着,脸上却一点伤心的样子都没有。
“哦?我可不记得我们几人里有谁属于人类?对吧,Sloth。”少年嘲讽的看着男人。
“好吧。”Sloth叹气,将吴杰放了下来:“帮我喂喂他,这可是我新得来的仆人,快饿死了。”
“饿死?你在跟我开玩笑?被扔到无尽岛的家伙有谁会有饿死这个死法?”Gluttony低头看了一眼吴杰,眼睛紧闭,脸色苍白,显然是饿晕过去了。
“这么弱小的人类,怎么会被扔到这里来?”Gluttony疑惑的捏着吴杰的下颚。“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看起来不像呢。”
“先别管这些了,你给他点吃的吧。”
“呵,算他运气好,我刚煮好一锅热汤。”
“唔,看起来不错,我也要喝。”
“滚开,给你吃简直就是浪费,你不是除了下面的【哔——】以外全身上下都没有感觉神经么?你没有味觉对吧。”
“啧,真小气。”
Gluttony用胳膊肘撞开某个有伤风化的人,一手端着一碗热汤,一手掐住吴杰的下颚,直接灌了进去。
“看在你是我的储备粮的份儿,就喂饱你吧~”
“……储备粮?”
“难道你会认为我能白白喂你的人?”
“……”
“所以,现在我有他的一般所有权。懂?”Gluttony竖起一根手指在Sloth面前晃了晃。
Sloth摇摇头,打了个哈欠,就躺在了椅子上。大敞着着身体摇摇欲睡。
吴杰被突然灌进来的热汤呛到了喉咙,咳嗽了几声睁开眼睛。此时他半躺在Sloth的胳膊上,这么一动立刻就脸朝下摔了下去,好死不死的磕在了某人下面的某个位置上。顿时场面一阵寂静。
Gluttony有趣的看着这个略微笨拙的储备粮,轻笑了一声。而Sloth,他只是睁开一一只眼睛,向下瞟了一眼,又缓慢的闭上。作为一个拥有被称为绝对防御的坚硬身体的他,哪怕是身上最脆弱的部分,也能坚强如顽石!哪怕是阴狠的撩阴脚对他都是小CASE,这么点小撞击又算的了什么。所以他没有任何举动。
而吴杰,在撞上后呆了一秒,就立刻如同洪水猛兽来袭一般惊吓的跳了开来,突然看见当事人并没有任何反应,又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
只是嘴唇撞上而已,看来……没有什么啊。
“储备粮,吃饱了就给我过来帮忙。”Gluttony毫不客气的命令道。
“……哎?”
“哎什么哎,从现在起,你是他的仆人,是我的储备粮。我们拥有你的所有权。所以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否则。”Gluttony舔了舔唇。
“哦。”
“过来,帮我把这块食材上的肉切下来,剁成肉酱。不要拖拖拉拉的。”说着扔过来一段白生生的东西。吴杰慌忙接住,这个……是藕?可是手感却似软软的,他转了一下那一端东西,看见了那截口暗红色的肉质和白骨………………
吴杰浑身僵硬。
“怎么了?”Gluttony瞄了一眼吴杰:“吃都吃过了,害怕什么?”他冷笑着说。
“吃了?”吴杰想起之前被硬灌进去的热乎乎的汤。
“对啊。你吃下去的,就是这断小臂前的手掌部分啊。”
他指着吴杰手中的断臂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同时开两个文真是郁闷,都不知道先更哪个才好,哎哎,先码这个好了。最近接了个外包,有来回跑公司,真的好忙啊TUT。(我才不会说我差点就又开了一个坑呢……幸好没手欠,否则今年真的没法码完了啊……)

 

 

      第4章 第 4 章
吴杰捂住自己的胃,趴在桌子边狠命的干呕,可是那些刚喝下去的肉汤简直就像是已经消化吸收一样,一滴都吐不出来。
Gluttony冷哼:“你和那些家伙一样。要我说,这个世界只有好吃与不好吃,没有能吃不能吃。”他揪住吴杰脖颈狠狠的将人转了过来,掐住对方的下颚,清秀的少年脸庞距离很近,吴杰能感觉到对方的冰冷的气息吹在自己的鼻端,带着一阵阵寒香。
“储备粮,无论我给你吃的是什么,都不许吐出来,懂?”Gluttony的脸又凑近了一分,他的嘴唇距离吴杰的嘴唇不足一公分:“否则,我就把你切成片,一口口的从头开始吃掉!”说完他
伸出鲜红的舌头在吴杰的唇瓣上狠狠的舔了一口,就像是在尝味道。嘴角若隐若现的露出几颗森白的尖牙。
吴杰只感觉唇上一阵冰冷黏湿的触感,因为身体与对方完全相贴,他能清楚的感觉到Gluttony身上冰冷的体温。这个人,大概属于冷血动物的一种吧。对方的眼瞳是冰蓝色的,瞳仁在他说出
那一句话的时候瞬间变成一条线,吴杰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条冰冷的蛇盯住了一般,浑身发寒。
直到他碰到另一个BT,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冷血动物。
而Gluttony,只是天赋原因。
“仔细拿好,这可是高级食材。可惜不是那些常处于养尊处优中人类的肉,那才是真正的美味,肉质嫩的很呢~”
“如果你不是割掉了那位一直追求你的小姐的胸脯,现在大概也不会被仍在这里。”Sloth突然说道,满含戏谑:“那可是一位高贵的公主呢。”
“是她一直挺着大胸脯在我面前晃,我可以有好好的问‘可以吃掉你么’的。”Gluttony挑起眉:“说起来,那个公主还算是你的小姑姑,你倒是没有任何反应。”
“姑姑?”Sloth睁开双眼,默了半响摇摇头:“不记得。”
“哼。不过那两团肉,真是美味多汁。”Gluttony舔舔唇:“不愧是从小以牛奶喂养长大的,就是不一样。”
吴杰听的快要双耳发麻,这段信息量略大……
“喂!储备粮,不要磨磨蹭蹭的,快点把食材处理好,不许丢下一片肉,否则就拿你补上,懂?”Gluttony拉了吴杰一把,将人拽到料理台前,递给了他一把菜刀。
吴杰颤巍巍的接过,慢慢的切了起来。
“喂。”Gluttony站在旁边环抱手臂突然喊道:“储备粮,你叫什么。”
“吴杰。”
“哦。你是人类对吧,一个人类是怎么被扔到这里来的?”Gluttony眼里略微带着一点好奇说道。
吴杰想了想,摇头:“不知道。”
“一只不知为何迷路到无尽岛的小家伙!”Sloth突然笑了:“或者说是那群家伙给我们扔过来的玩?”
“哼!”Gluttony哼了一声,对这句话完全不相信。
“我告诉你,储备粮。这里是无尽岛,是监狱,关押着这个世界上最凶恶却无法判处死刑的家伙,在这里,所有人的刑期都是永久。没人看管,无人照料,来到这里,生死由命。”
“无法判处死刑?”
“对!因为某些愿意不能处死或者根本……杀不死的家伙。我们几个就是。几百年前被扔到了这里,当时这里到处都是囚犯。将一群怒气冲冲的狼扔到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子堆里是什么情况?
呵,杀掉,吃掉,玩弄。仅仅几十年,这里的所有囚犯,除了我们几个以外谁都没有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媳妇自个儿从小拐 by 白水煮萝卜 下一篇:人言落日即天涯 by 寒山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