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活了二十年,乔东亮才知道自己是个外星人。

为了在地球继续活下去,他不得不回到母星寻找自己的专属血兽,然而当他打包把自己邮回老家的时候,却发现等待他的不止父皇母后,还有他渣名远播的准老公。

为了捍卫自己的性向,为了保卫自己的菊花,乔东亮只好带着他的血兽和血兽的跟班以及跟班的宠物,踏上了茫茫逃婚之路。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天朝外星男青年,用切身经验告诉大家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热血燃文(啥?)。

未来耽溺于美,强强,1V1,HE,胸大有脑暴力受 X 冷艳高贵中二攻,有吸血鬼,有兽人,有生包子,有存稿,有日更(别打脸)。


【正文】

【【汪】我们的目标是没有直男】

1、王子殿下亚克西 EP01
 
  乔东亮是在二十岁生日那天忽然晕倒的。
  
  在这之前的二十年里,他一直是条生龙活虎的汉纸,自打记事起就没进过医院大门,连感冒药都没吃过。
  
  然而他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晕倒了,要命的是,当时他正在打职业篮球选拔赛,而那些即将决定他命运的教练、经纪人和俱乐部老总们,就坐在VIP看台上。
  
  作为一个大三体育生,一个高校排名第一的种子中锋,还有什么比这更悲催的呢?
  
  醒来的时候乔东亮已经躺在了自己家里,浅蓝色的窗帘密密拉着,外面阳光明媚,一束极细的光线从窗帘缝里透进来,照在他眼睛上,换了平时他肯定一点感觉都没有,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却像是被火燎了似的,瞳孔都涨的发疼。
  
  乔东亮歪了歪脑袋避开了那束光线,虽然动作很轻,还是惊醒了床边趴着的他爹乔大壮。
  
  “亮亮,亮亮你醒了?”乔大壮从椅子上一下蹦了起来。乔东亮头疼的要命,弱声问:“爸?怎么回事,我怎么回家了?”
  
  乔大壮低头看着儿子,眼神复杂的跟傅里叶函数似的,嘴唇抖了好几下,居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闪闪烁烁地说:“你先躺着,我去叫你妈。”
  
  乔东亮心里咯噔一下,看着老爹高大的背影出了房间,马上开始胡思乱想自己是不是得了绝症,或者他们老乔家有什么家族遗传病史隔了好几代让自己给赶上了。
  
  正在思维的旷野里策马奔腾,就看见老爹又回来了,后面跟着眼眶通红的老妈。
  
  完了,乔东亮的心彻底凉了,除了外公去世那回,他还从没见老妈哭过,一寻思自己肯定是没活路了,心里已经开始准备遗嘱,打算等老爹一会摊开了就给他交代自己的后事。
  
  “亮亮啊,昨儿是你二十岁的生日,有些事爸妈该告诉你了。”乔大壮拉着老婆在乔东亮床头坐了下来,傅里叶函数似的眼神看着面色苍白的儿子。乔东亮心情不禁越发的紧张,在被子底下攥了攥手心,绷紧咬肌准备承受人生致命的打击。
  
  没想到接下来老爹说出来的话彻底让他傻了眼。
  
  “亮亮啊,你不是我和你妈亲生的儿子,我们只是你的养父母。”乔大壮沉痛地说,话音一落乔妈妈就哽咽一声捂住了脸,接着眼泪啪嗒啪嗒从指缝里掉了下来。
  
  乔东亮脑子完全转不过来,表情空白地看着老爸,乔大壮继续说:“你也不是地球人,你的亲生母亲来自一个非常遥远的星系,二十年前路过地球将你托付给了我们,现在你二十岁了,算是大人了,有些事情爸也不能再瞒着你了。”
  
  乔东亮保持 =口= 的表情斯巴达了足有两分钟,依旧无法消化自己如此劲爆的身世,满脑子飘的只有一个词——外星人,外星人,外星人……
  
  震惊了半晌,他哆哆嗦嗦抄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摄像头,屏幕里的青年有一张酷酷的俊脸,下巴方正,鼻梁挺直,剑眉入鬓,唯一遗憾的是长着一对细细长长的单眼皮,不过也正是这对与众不同的眼睛,让他整张脸看上去都多了一份男性的刚硬。
  
  问题是尼玛老子哪里像个外星人了?!
  
  乔东亮咣叽一声把手机摔到了墙上,IPhone8000瞬间碎成了渣。
  
  “亮亮,亮亮你冷静点。”乔大壮顾不上扫苹果渣,难过地拉住了儿子的手,“还记得你小时候常常问我和你妈,为什么你跟我们长的一点都不像,你妈说是因为她怀孕的时候吃核桃老用门夹,导致你长裂了,其实我们都是骗你的,你是个外星人,当然和大家都不一样了。”
  
  乔东亮无语望天,说实话他打小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比如身高有点逆天的高,完全违背了遗传学规律。再比如他还特别白,高二夏令营去云南特训一个月,回来依旧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奔驰在球场上犹如一道雪白的闪电,把对方中锋的狗眼晃瞎了一遍一遍又一遍。
  
  可是不管他怎么坚信自己与众不同,都从没想过自己与众不同的程度会超过人类VS人类的范畴,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他一直还是把自己当人看的。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不是人。
  
  乔大壮早就料到了儿子的反应,叹了口气,开始将事情的原委娓娓道来——事情的起源要追溯到二十年前发生在宇宙深处的一场凄美香艳的爱情故事,这个故事里充斥着所有狗血小言必备元素,什么种族的恩怨,禁忌的情感,情深的**……不过这故事太狗血也太长了,为了快热对细节我们暂且按下不表,简单的总结一下就是:A星球的王爱上了B星球的灰姑娘,但迫于种族偏见长辈压力啥的无法和她结婚,后来灰姑娘伤心欲绝地离开,在四处漂泊中生下了孩子,将他托付给了一对朴实的地球人夫妇。
  
  当然,那对夫妇就是乔大壮和乔妈妈,而那个私生子,就是乔东亮。
  
  乔大壮一口气讲完了往事,说:“你亲生母亲把你交给我们的时候曾经说过,一旦她找到了合适的落脚地就会接你回去,可她这一去就是二十年,二十年杳无音讯,我和你妈都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本打算就这么带你过一辈子的。”
  
  说到这里乔大壮的眼圈红了:“但是,大前天晚上我们收到了来自贝克星球的申通快递,是你的亲生母亲寄来的,她说你父亲的家族忽然接受了你们母子的存在,现在你的父亲——贝克星球的大卫王陛下非常地想念你,想……想接你回去,恢复你的王子身份。”
  
  王子?那不是童话中才有的称呼吗?乔东亮又囧又雷,连连摇头:“我不回去,选拔赛还没结束呢,秋季联赛也马上就要开始了,再说我是地球人,我要跟你们呆在一起,等你们年纪大了我还得照顾你们呢。”
  
  乔大壮夫妇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欣慰的神色,乔大壮擦了擦眼睛,说:“那你不想你的亲生父母吗?他们毕竟生了你,而且你父亲还是一国之君呢,你真愿意为了我们俩放弃王位?”
  
  “他们当初不要我,是你和我妈把我养了二十年,现在我也只认你们俩当爸妈。”乔东亮坚决地说,“再说我在地球都习惯了,不稀罕当什么外星王子,爸你给他们回封信吧,就说我决定了,请他们在外星好好过吧。”
  
  二十年的小乳猪没白养啊,乔大壮两口子感动极了,乔妈妈哭了一会,说:“有你这句话妈就是死也安心了,不过亮亮啊,你还得回去。”
  
  “为什么?”乔东亮不解。
  
  乔大壮又叹了口气,说:“你母亲发来的快递中说,你们贝克星球的人在二十岁以前都和人类没太大区别,但到了二十岁生日那天,体内的本能就会慢慢觉醒,从此以后身体会发生一些变化。”
  
  乔东亮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什么变化?”
  
  乔大壮说:“你的体力会越来越充沛,感官也会变得非常灵敏,比如视力、嗅觉、听觉等等。有些人还会变得能够感知和控制他人的思想,总的来说……就跟有特异功能的差不多吧。”
  
  X—Man?乔东亮精神一震,继而狐疑地问:“既然我会越变越强,那为什么昨天还会晕倒?”
  
  乔大壮同情地看着他:“这是你觉醒的前兆,而且等你觉醒以后,变强的同时会出现一些致命的弱点,比如你的瞳孔会惧怕紫外线,你会对普通食物失去兴趣,还有……嗜血。”
  
  什么外星人,这明明就是吸血鬼好吧?乔东亮欲哭无泪,脑子里走马灯似的晃过去无数经典吸血鬼电故事,什么暮光之城,吸血鬼日记……虽然觉得要定时吸血啥的成本太高且非常麻烦,但将自己往男主角身上一套,想想那些发生在吸血鬼少年身上浪漫凄美的爱情故事,又觉得事情还不算很坏,就算前途一片荆棘,起码路边铺满了黑色的玫瑰。
  
  然而乔大壮接下来的话再次打碎了他美好的幻想:“所以你必须回到你的母星——贝克星球去寻找你的专属血兽,只有吸食专属血兽的血液,才能让你体内的本能彻底觉醒。如果你一直呆在地球上,没有血兽,觉醒的力量会慢慢杀死你。”
  
  乔东亮彻底呆了,怎么别的吸血鬼艳福不浅,自己的命运却是如此的残酷?
  
  乔大壮看着儿子纠结的神色,良久蛋蛋地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卵形玻璃瓶,里面漂浮着一粒蚕豆大小的淡蓝色胶囊:“贝克星球在远离银河系的伽马星系,迄今为止星际移民局还没有开通载人飞行航线,只有无人飞船定期运送包裹。这个药丸叫做‘脱水丸’,是你亲生母亲寄来的,她说你只要吃了这个就会脱水,生命迹象进入休眠,我们再打包把你通过快递邮寄回去,她就能用另一种药丸让你恢复正常。”
  
  脱水丸?乔东亮接过玻璃瓶惊讶地看了半天,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变成木乃伊的情景。
  
  该说的都说完了,回还是不回,是一个而艰难的选择。乔东亮不说话,乔大壮和乔妈妈也不说话,一家三口默默无语地对坐了很久,天都黑了,作为一家之主的乔大壮终于做出了最终的决定。一拍乔东亮的肩膀,大声说:“亮亮,你回去吧,虽然我和你妈舍不得你,但我们不能看着你死,你放心,你走了我们会好好保重身体,甭管多少年,一定等着你回来看我们。”
  


2、王子殿下亚克西 EP02
 
  贝克星球。
  
  天空一片阴霾,厚重的乌云遮住了恒星的光芒,让整个星球显得潮湿而阴冷。
  
  群山连绵起伏,经年不散的乳白色浓雾笼罩着郁郁苍苍的丛林,一座雄伟的哥特式庄园在浓雾中若隐若现,城堡、花园、湖泊……一切都如同仙境般虚无缥缈,只有主建筑最高处的尖顶异常醒目,仿佛利剑刺穿浓雾,突兀地耸立在半空中。
  
  “怎么回事?他还没有醒吗?斯巴鲁医生,是不是脱水丸出了什么问题?”一个清冷而柔和的男声萦绕在乔东亮耳边,接着是一个苍老的声音:“请不要着急,乔纳斯先生,王子殿下只是因为第一次使用脱水丸,加上才觉醒不久,身体有些不适应,他还很年轻,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请您再耐心地等待一些时间吧。”
  
  “唔,我可怜的孩子,真令人担心。”被称为“乔纳斯先生”的男人担忧地说,“血饮都准备好了吗?斯巴鲁医生,他还没有喝过血,你确定他第一次就能够接受这个滋味吗?”
  
  “我们只能试试看,我的先生,殿下才刚刚回来,找到对应的血兽是需要很多尝试的,不过鉴于他拥有百分之五十您的血统,这次我给他准备的是百花兽和哼哼龙的血,为了改善口味还加了一些很美味的香精,我想他应该能够接受。”斯巴鲁医生说,“不过令我担心的倒不是这个,殿下一直生活在地球,在那里吸食鲜血是被定义为非常邪恶的行为,比起生理上的适应,心理上的障碍可能会更麻烦一点。”
  
  “哦,我可怜的孩子,他在地球一定受了很多苦,看他都瘦成什么样了。”
  
  “没关系的,只要开始吸血,他很快就能恢复健康,您瞧他多么英俊,简直集合了您和大卫王陛下所有的优点,相信拜家的小王子一定会对他一见钟情的。”
  
  “但愿如此吧……天哪他醒了!斯巴鲁医生,快!他醒了!”
  
  乔东亮仿佛溺水的人一般大口呼吸着,脑袋一片空白,之前所有的对话在他脑海中只留下了支离破碎的片段,长期脱水带来的深度窒息感让他根本没有能力分析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
  
  睁开眼睛的一瞬,映入眼帘的是华丽厚重的帷幔,淡蓝的底色交织着亮金的花纹,看不出是什么纹样,给人感觉非常奢华。宝石和水晶串成的流苏点缀在帷幔四周,虽然颜色不甚鲜亮,但搭配的恰到好处,看上去赏心悦目。
  
  眼皮一痛,一道亮光忽然扫过视野,乔东亮的瞳孔猛地收缩,瞬间炫目过后一张苍老的面孔出现在了他面前,斯巴鲁医生的声音:“日安,王子殿下,您还好吗?”
  
  他是在问我吗?乔东亮空白了半晌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快递回贝克星球了,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尊崇的身份,深吸一口气,尽量拿出一点王子范儿:“你好。”
  
  “看上去还不错,殿下的体质比想象的要好的多呢。”斯巴鲁医生是个身材高大,长着啤酒肚的胖老头,乍一看外形跟地球人没什么区别,穿着身花纹繁复的金褐色长袍,腰带上缀满了金光闪闪的宝石,他仔细观察着乔东亮的瞳孔,面露欣慰之色,转头对帷幔外说,“先生您可以放心了,稍后只要喝一点点血他就能恢复活力,不过脱水丸带来的副作用还要过些日子才能完全消退。”
  
  乔东亮想起刚才听到的另一个声音,困难地转了转脑袋,看到自己床头的帷幔外站着个身材瘦削的高大男人,他穿着身淡青色的长袍,下摆和腰带上绣着华丽的黑色花纹,有点像古埃及神话中神祗的装束,雍容典雅。乔东亮想看清他的脸,但被帷幔挡住了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他白皙瘦长的双手交握着放在身前,微微颤抖。
  
  “哦……”那人似乎心情激动,连声音都有些发颤,交握的双手因为用力显出淡淡的红色,“那么还等什么呢,快去给他拿鲜血来,瞧他的眼睛,都没有光泽了。”
  
  “您不用担心先生,他的瞳色天生就比较深,想要恢复亮金色大约还得好几年呢。”斯巴鲁医生解释着,但还是迅速打发一个仆人装扮的女孩去拿鲜血了。乔东亮保持歪着头的姿势看着帷幔后的男人,他的影子被暗淡的灯光投映在布料上,晦暗不清,但依稀看得出留着一头极长的卷发。
  
  斯巴鲁医生注意到乔东亮的视线,咳了一声对那人说:“您要不要过来一下,乔纳斯先生,王子殿下在看您呢。”
  
  “好的……哦,不,他刚刚醒来,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我、我有些不舒服,稍后,稍后再来看他。”乔纳斯先生有些踉跄地后退了一步,再一步,乔东亮看着他淡青色的衣服下摆渐渐远去,内心忽然升腾起一种非常矛盾的好奇的心情,刚想叫住他,又听到他以极低哑的声音对斯巴鲁医生说:“请你照顾好他,任何不相干的人来探望都不要放进来,尤其是他的兄长和姐姐们。”
  
  “是的,先生,我明白。”医生恭敬地欠了欠身,脚步声远去,他走了。
  
  乔东亮有些失望,又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斯巴鲁医生注意到他矛盾的表情,温言说:“请不要失望,王子殿下,先生他只是太激动了,并不是不愿意见你。他长期在外漂泊,才回到贝克星不久,身体不大好,请您体谅。”
  
  血缘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尽管乔东亮的理智告诉他这个人这个星球都跟他没关系,乔大壮夫妇才是他唯一的父母,本能深处却一直有个声音在提醒着他,这里才是他的故乡,刚刚离开的男人才是和他流着相同的血的人。
  
  “他……刚才离开的那个人,是我的,我的……父亲吗?”乔东亮很艰难地才叫出了这个称呼,他不愿意称其为“爸爸”,爸爸这个词太亲昵太富有感情色彩了,他已经习惯只用它来称呼乔大壮一个人。
  
  斯巴鲁医生先是愕然,继而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说:“您是说乔纳斯先生吗?不,他不是您的父亲,大卫王陛下才是您唯一的父亲。”顿了顿又解释说,“可能您的养父母还没有告诉您,殿下,乔纳斯先生是您的母亲,二十年前就是他把您送去了地球——当然那是他不得已的选择,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他已经被长老院接受,成为了您的父亲大卫王陛下的第二任伴侣,您也马上就能恢复尊贵的身份了。”
  
  男人!他亲娘居然是个男人!!晴天霹雳!!!乔东亮完全愣在了那里。
  
  斯巴鲁医生好像想到了什么,敲敲额头,解释说:“对了,有些事您可能还不清楚,是这样的,您的母亲乔纳斯先生来自δ星系,那里没有雌性生物,男人只有和男人在一起。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初长老院才不同意他和大卫王陛下的婚事,因为在我们贝克王国,同性婚姻是不受法律认可的。当然这一切现在已经不是问题了,为了迎娶乔纳斯先生,还有您的婚……咳咳……还有恢复您的身份,长老院已经修改了法律,允许同性结婚了。总之,您慢慢的就会适应这样的家庭结构了。”
  
  虽然在过去短短几天的时间里乔东亮已经渡了好几次天劫了,这个消息还是让他再次产生了吐血的冲动——同性恋男男生子什么的,被人从菊花里生出来这么残酷的现实鬼才能适应!
  
  斯巴鲁医生眼见王子殿下双目发直脸色铁青,立刻将准备好的一管淡蓝色的药剂打进了他的胳膊,边动手边自言自语道:“可怜的王子殿下,看来脱水丸的副作用很大呢。”
  
  热辣辣的药液蹿进了血管,心脏突突直跳,乔东亮在药物的作用下渐渐回过神来,深呼吸迫使自己镇定,默默催眠:星球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地球上现在不也有很多基佬移植人工子宫来生孩子么,比起他们好歹我是天然的啊天然的。
  
  这么一想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于是连乔东亮自己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阿q精神了。
  
  这时之前被打发出去的女仆端着一个描金托盘走了进来,单膝跪在床前,恭敬道:“您的血饮来了,王子殿下。”
  
  一股无法形容的甜香在鼻端蔓延开来,乔东亮跟快要饿死的狗一样猛的睁大了眼睛,漆黑的瞳孔渐渐泛起一丝细细的金边。这味道太香太**了,虽然他在地球上的时候就无时不刻不被鲜血的香气包围,但从来没有一个人的血能这么鲜香,这么浓郁,这么令人垂涎。
  
  乔东亮直勾勾看着女仆手中的托盘,那上面放着一只晶莹剔透的水晶杯,吊灯的光芒被水晶杯上复杂的切面折射、掩映,将杯中暗红色的液体照的如琼浆一般闪着诱人的光泽。
  
  “殿下,这是我精心为您调制的混合型血饮,除了鲜血,还放了许多可以缓解缩水后遗症的香料,对了,怕您不习惯,还给您加了点来自地球的‘王守义十三香’相信您一定会喜欢的。”斯巴鲁医生殷勤地说,“本来我是准备再加一点‘海底捞火锅底料’的,您的养父说您很喜欢这个,但做好后有个厨师尝了一口居然死了,所以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3、王子殿下亚克西 EP03
 
  无暇顾及海底捞集团的食品安全性,乔东亮有气无力地支起身体,拿过了水晶杯,混合型鲜血的气味香甜的无以伦比,让他恨不得马上一口吞下去,但当他举起杯凑近嘴唇,看着杯中荡漾的厚重的猩红色,不禁又有些想要作呕。
  
  “您不必有道义上的自责,我的殿下。”斯巴鲁医生看出了他的犹豫,温和地说,“这并不是人血,而是从您父王豢养的血兽身上提取的兽血,您也不必为血兽们担心,取这么一点血它们是不会死的,我们贝克人和人类一样,都是拥有高度文明的社会群体,对于血兽的豢养是有明文法律规范的。”见乔东亮仍旧犹豫不决,加重语气说,“恕我直言,王子殿下,觉醒的本能是无法回避和抵抗的,违背自然规律的人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这次服用脱水丸消耗了您大部分的体力,您再不饮血的话恐怕身体很快就会垮掉了,请不要让乔纳斯先生和大卫王陛下担心吧,我的王子。”
  
  好吧,自然规律是不能违背的,我喝的只是动物血,以前血肠血旺啥的不也常吃么……乔东亮安慰着自己,深吸一口气,将手里的鲜血咕咚咚倒进了喉咙,诡异的香气混合着血腥味在口腔内迅速蔓延开来,说不清的美味还是恶心,但吞下去的一瞬,长久以来折磨着他的饥饿感居然神奇地消失了。
  
  “哦……”乔东亮心满意足地□了一声,感觉是从没有过的带劲儿,斯巴鲁医生的表情却在他咽下去那一刻开始紧张起来,惴惴不安地问:“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初次饮血的快感让乔东亮表情有一些空白,等了一两分钟,才皱眉摸了摸自己的胃部,老实说:“有点烧心,能给我弄几片雷尼替丁吗?”
  
  “烧心?”斯巴鲁医生不解,想了半天才问,“您是说胃反酸吗?”
  
  乔东亮点头,斯巴鲁医生的表情马上凝重起来,示意他吐出舌头看了看,又给他量了量体温,眼神隐隐露出一点慌乱,“哦,天哪,怎么会这样!”回头一叠声地对仆人道:“快!快叫我的助手把洗胃器带过来,还有我为王子殿下准备的那只专用药箱!”
  
  洗胃?不是吧,听说那玩意比直肠指检还要痛苦好几倍,乔东亮吓了一跳,尽管没感觉身上哪里不对,也被斯巴鲁医生感染的紧张起来:“怎么了?鲜血有问题?我食物中毒了吗?”
  
  然而斯巴鲁医生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问题,他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胃痛击溃了。
  
  这股疼痛来的非常迅猛且毫无预兆,好像一股子热油忽然在他胃里炸开了一般,乔东亮“嗷——”地尖叫了一声便一头载到了床下的地毯上,紧接着便如虾子一般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本就毫无血色的面孔几乎显出青白的颜色,豆大的汗珠迅速从脑门上渗了出来。
  
  “天哪!殿下,殿下你挺住!”斯巴鲁医生紧张地跪在他身边,扎煞着双手想把他扶起来,却因为年事已高无法控制炸毛的王子殿下。
  
  乔东亮面无人色地在地上滚了几圈,在撞碎了两个大花瓶,碰翻了一组雕花屏风,拍飞了两名瘦弱的女仆以后终于气喘吁吁停了下来,然后一张嘴,“哇”的一声将刚刚喝下去的鲜血统统喷了出来,把米色的长毛地毯弄的一片猩红。
  
  杯具的王子殿下一吐起来就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连绵不断一发不可收拾,吐完了鲜血吐胃酸,吐完胃酸吐胆汁,最后连小半块没消化完的脱水丸都吐出来了。
  
  就在乔东亮以为自己要把胃也吐出来的时候,姗姗来迟的助手总算赶到了,不过洗胃器这时候已经派不上什么用场了,斯巴鲁医生只从药箱中掏出一粒白色小药丸塞进了他嘴里,然后叫来两个身强力壮的侍卫把吐软了的王子殿下抬回床上塞进了被窝。
  
  在床上又翻腾了快半个小时,乔东亮终于在镇定剂的作用下睡了过去,一个女仆打来热水轻手轻脚地给他擦拭身体,斯巴鲁医生则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一边指挥助手收集清理乔东亮的呕吐物,一边暗自吐槽王子殿下爆发力真是太好了,就是举动有点太野蛮,完全不符合贝克王族优雅的行为规范啊。
  
  “发生了什么事?他排异了吗?”乔纳斯先生去而复返,或者他也许根本就没离开过,只是等儿子睡过去才鼓起勇气过来。
  
  斯巴鲁医生摇了摇头说:“对不起,是我的疏忽,乔纳斯先生,只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排异的这么厉害,这么大的反应在贝克人里非常少见,也许是因为混血儿的缘故吧,毕竟他身上流着一半您的血统。”
  
  “唔,那该怎么办呢?”乔纳斯先生双手紧紧绞在一起,焦急地问,“他排异的这么厉害,又刚刚服用过脱水丸,再耽搁下去会把身体拖垮的。”
  
  “您别太焦急了,先生,请保重您的身体。至于王子殿下,总会有办法的,大卫王陛下已经吩咐过血兽管理处了,我们尽可以取用各种类型的鲜血给王子试用,总归能找到合适的血源的。”
  
  “可是他这个样子,再试几次又怎么能撑得下去呢,而且订婚典礼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乔纳斯先生痛苦地说,“这都是我的错,如果他不是混血儿,就不用受这么大的苦了,哦,天哪,我该怎么办?斯巴鲁医生,如果可能,我宁愿自己做他的血兽。”
  
  “请不要这么说,我的先生,这不符合您尊贵的身份。”斯巴鲁医生大惊失色,暗暗给他身后的随从使眼色,“您该回去休息了,请不要再有这样的想法,王子殿下的生命固然宝贵,但您也是万金之躯啊。请您放心,我们有无数的顶级药剂师,就算没有合适的血源,一定也能研究出替代性配方的。”
  
  好说歹说,斯巴鲁医生终于将忧心忡忡的乔纳斯先生送走了,回到乔东亮床前,他颓然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排异的这么厉害,再这么下去怎么得了,如果英俊的王子变成一个脱水的人干,小魔王八成要退婚……噢不!陛下一定会杀了我!!也许真的该给他试试乔纳斯先生的血,反正没有王子殿下大家的日子以后都没法过了。”
  
  从这天开始,乔东亮杯具的外星生活正式拉开了序幕,他的住所被安排在大卫王陛下的后宫里,一个非常幽静偏僻的小院,除了近身伺候的仆人,每天只能接触到斯巴鲁医生和他的助手,他的亲娘乔纳斯先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不许任何人来拜访他,自己也一直躲着他,每天只在他睡着以后才来探望,而他的亲爹大卫王同志就更扯淡了,借口公务繁忙压根连个电话都懒得给他打。
  
  于是作为一个在外流落了二十年的王子,大卫王陛下的沧海遗珠,乔东亮破天荒的坐了N多天的冷板凳,没有任何王公贵族来跟他套近乎,连他几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们也只派人送了礼物来。
  
  换了平时乔东亮一定会马上甩脸子走人,但这次情况不同,他连命都要没了,实在没力气再纠结父王的宠爱啦臣民的拥戴啦这些有的没的——因为混血体质罕见的排异,他一直无法通过饮血恢复体力,别说像正常的贝克人那样拥有超能力,连保持普通人类的状态都非常困难。
  
  贝克星球的居民都必须定期吸血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但并不是喝什么血都管用的,大多数贝克人都会有一种对应的血兽,而血兽大多都是很常见的动物,跟地球的猪啊鸡啊什么的差不多,只要通过政府认证他们就可以随意豢养血兽,定期吸食鲜血以保持体力。
  
  大概因为他的“母亲”乔纳斯先生是个来自于δ星系的变形人,乔东亮的对应血兽却特别难找,过去的这些天里斯巴鲁医生几乎尝试了贝克星所有的生物、所有的添加剂,但无论怎么鲜美的血液,只要灌进乔东亮的喉咙,几分钟后他都会原封不动地吐出来,然后就是不穷无尽的胃疼,疼到蛋疼。
  
  普通的食物无法维持他的生命,乔东亮迅速地憔悴下去,几天后干脆连起床都比较困难了,颇有点大限将至的赶脚。思来想去他不禁十分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早知道回来也是个死,还不如呆在地球上呢,起码还能在临死前和爸妈呆在一起,客死异乡真的不适合他这样恋家的人哪。
  
  这天黄昏他正躺在床上构思遗嘱Again,忽然听到一个细碎的脚步声在门外逡巡,不像是几个熟悉的女仆,也不像斯巴鲁医生。
  
  “谁?谁在外面?”乔东亮有气无力地问,那脚步声犹豫了一下,才一步步走了进来。
  
  来人是一个穿着暗紫色长袍的青年,大冷的天手中居然拿着把华丽的羽毛扇,扇子遮住了半张脸,只看到一对金色的瞳孔。他的服饰非常华丽,脚步非常优雅,随着走动,腰上复杂的配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袖口和领口的宝石被吊灯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虽然贝克星人大都非常注重仪表和装饰,崇尚奢华,但像这位兄台这样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还是比较罕见的,一瞬间乔东亮甚至产生了一种“这货是不是想勾搭我啊”的猜测,不过看看床头镜子里自己那一脸晦气形销骨索的死德性,还是打消了这个荒唐的念头。
  


4、王子殿下亚克西 EP04
 
  “看来你真是病的不轻呢,我的弟弟。”紫袍青年迈着矜持的步子走近了床前。
  
  “弟弟”这个称呼让乔东亮有些疑惑,从女仆口中他是听说过他有几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但这帮人平时是被严令禁止靠近他的住所的,不知道这位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你是?”
  
  “我是你的第七位兄长,亲爱的弟弟,前几天我还派人给你送来了一箱上好的香水呢,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青年细长的眼睛微微下弯,像是在笑,但眼中殊无笑意,反倒有一种类似看笑话的感觉,“听说你的排异症非常严重,我很担心,老早就想来看你了,可乔纳斯先生一直不许我们靠近你,呵呵,他真的是个很小心的母亲呢。”
  
  到现在听到有人把乔纳斯称为“母亲”乔东亮还是浑身起鸡皮疙瘩,想了想最近收到的礼物,完全和主人对不上号,再说香水这种东西又是他完全不感兴趣的,于是只随口客气了一句:“礼物已经收到了,谢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穿越到小说里的男人 by 随云流水 下一篇:暴力和亲指南 by 绝世猫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