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天都有风月,公子温润如玉,善音律,同博古,世人称之为“琴公子”。

魔都有花疏影,雌雄难辨妖孽惑人,爱奢靡,喜醉生梦死,世人却惧怕他的残忍至极。”

妖都有莲霄,倾世之姿天下无双,贵为天下百花之王,却骁勇善战,世人称为“花王”。

巫族有巫祝,华发如雪,面具遮颜,无人知道他的面貌,更无人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此人七情冻结,功法诡异,可依然有人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天都有一位闻名天下的屠魔公子·····················

莫寒池作为一个雄性生物活了将近三十年,可是再杀了一个魔修之后,就有哪里不对了。再后来竟然发现了两个包子,好吧即使他认命,可是孩子他爹不认,太过分了,于是他郁闷了

天下有三都,三都有天命之女

少年心比天高,怎奈苍天不仁,道魔两立。征战不停,至死方休。

从山村走出的平凡少年,背负家仇天才少年。共同拜入昆仑。

惺惺相惜的年少时代,匆匆而过。

一位成为名满天下的屠魔公子。

一位成为天下人人谈之色变的魔尊。

世道轮转,三都鼎立,四族称雄。

三尺青锋,只想换回昔日的所有。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寒池洛溪 ┃ 配角:白无风月寒惊黥郎月冷无双风云子轩辕煌 ┃ 其它:相爱相杀生子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鼓励的亲们,小新人一枚。
  自盘古开天劈地,女娲造人之后,天下渐渐熙熙嚷嚷有了生气,然而东西多了便有了纷争,有了纷争便渴望力量,渴望达到顶点,渴望永生永世的存在下去,渴望御御极登仙,或者沉冤为魔。
  于是便有了修仙,修魔,修妖。倒还真有人修成正果去了九天之外的天庭,但也有很多人经不住那天劫落得魂飞魄散之苦。倒是更多的人已经不指望那登封造极的修为,而是将这修真的力量当做了在这滚滚红尘间为争权夺世的工具。
  于是修魔者聚集的地方便被世人戏称为魔都,修仙者聚集的地方被称为天都,而在西南十万深山后那片广阔无垠的沙漠中,那些得道的仙异兽宠则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妖都。
  无论是仙是魔是妖,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势力,而相传九天之上的天庭为了统辖三都,不至于陷入混乱无规则的世界,便选瑶池圣母坐下玄女入世成为天命之女.由天命之女挑选最合适之人,赐予天目.辅佐治世.
  三都各有其天命之女。
  天都.圣君。魔都,魔尊。妖都,妖皇。三都之主被选出,共同治理天下。
  江南洛水山庄
  火光映红了漆黑的天际。将银白色的月,染成了诡异的红色。烈火灼灼,焚烧着原本雄伟华丽的建筑。迅速吞噬着方圆内所有的巍峨楼宇。
  火焰之中昔日金色的琉璃瓦逐渐焦黑,慢慢碎裂,失去光泽。朱红色的紫檀木梁当初是从万里之外的深林中运到这富贵无比的山庄内,经过无数工匠悉心雕刻,最后仍然是在大火之中化成一块巨大的焦黑木炭,发出皮拉啪啦垂死挣扎的声音。在许久之后,轰然断裂。
  紧接着占地极广的宏伟楼宇,顷刻间倾斜坍塌,碎石木料还带着五彩斑斓的墙绘纷纷掉落进火海之中,燃烧殆尽。楼宇的倒塌伴随着阵阵不甘的哀鸣,吱吱呀呀的传到小男孩的耳中。
  冲天而起的火光,似乎要将天地之间的一切吞噬殆尽,昔日令人神往不已的山庄内,奇花异草,珍禽异兽,世间珍宝。都似乎要被这场大火焚烧个干净。那些个令世人钦羡的琼楼玉宇,宛如仙境一般的美景,都在火中化为了漆黑了焦土。
  映红了的小男孩漆黑的目,目子之中在火焰燃烧着,一条又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的面前缓缓倒下。有的连最后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森寒的剑刃,抬起落下。一大片的鲜红,渐渐溢出染满了青白色的冰冷地面。昔日言笑燕燕的粉色香鬓,缓缓的倒在身前。
  “少爷,快·······跑·····”大丫鬟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小男孩木然的看着,已经不知身处何地。
  青白色的剑光在艳红色的火海之中,溅起一道又一道鲜红。小男孩一身锦衣呆坐地上,四周一片大火,惨绝哀嚎之声不断。漆黑的目子缓缓闭了起来,一声不吭。
  “洛儿不怕,有爹爹在呢。”熟悉而又低沉的声音响起,父亲仿佛山一般,伟岸的身影隔绝了眼前仿佛地狱一样的场面。宽厚伟岸的身躯带着一身的鲜红,刺鼻的腥味。一把将小男孩抱进温暖的怀中。
  小男孩突然全身颤抖的大哭不已。他早已经吓坏了。“爹。”哭喊着嘶叫起来。浓厚的血腥味不断从父亲身上传来。叫不上来名字的,可怕的犹如幽魂一样的黑影,伤害着他叫父亲的男人。
  “庄主,这里交给我们,您赶紧带着少爷离开。”
  “这里就先交给你们了,好兄弟。”伟岸的男人,却禁不住泪流满面,他深知出生入死几十年的兄弟,绝不是那些修真者得对手。只是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洛家最后的血脉。他低头看看还在恸哭不已的小男孩。转身而退。 身后还跟着一个提着剑的半大少年。
  掀开古老祠堂的地面石板,露出一间漆黑的房间,他把小男孩塞了进去。对着那个提着剑一身红衣的半大少年说道。
  “疏影,你是哥哥,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弟弟。”
  少年点点头,火光映亮了少年眉宇间的朱砂痣。半大的少年提着剑,拉着弟弟的小手躲进了黑暗中密室。父亲盖上石板之后,便冲杀了出去。 引开了尾随而来的敌人。
  黑暗中,不知道时光流逝,仿佛已经过了许久。石板缝中,有凉透了的血迹,滴落进来。落在小男孩的粉嘟嘟的唇上,融进了唇舌之中,小男孩第一次知道了血是什么味道。他惊的想要尖叫,却被少年捂住嘴。半大少年提着剑,紧紧搂住弟弟,屏住呼吸。
  终于,有一丝光线照射了进来。外面安静下来。半大少年小声说道。“洛儿,哥哥出去看看,你千万不要出来。”小男孩点了点头。精致的小脸煞白煞白。
  掀开了石板,半大少年出去后不久,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响起。
  黑暗中,小男孩捂住了嘴,大颗大颗的泪珠流了下来,却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然而就在洛水山庄覆灭的一刻,远在天都另外一处茅山脚下,一切还依然同往常一般。
  “莫寒池,药好了没有。”有个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师兄,你在等等。”□□岁大的小小少年,一张小脸给熏得胡黑胡黑,看不出原本的样子来,只有一双大大的琥珀色眼睛瞪起来,古灵精怪的。手里拿这个蒲扇,一边咳着,一边扇风。
  突然他停下手来,黑乎乎的小手,摸摸自己的口袋,翻出几棵巴豆扔进了药罐子里头。贼贼一笑,一边的小酒窝一闪。“让你在整天欺负我,看不拉死你。哼哼。”他得意的自言自语说道。
  “师兄好了好了。”说完拿起一边的布,抬起小药罐子,往里间走去。
  “宇文,听说这昆仑来咱们茅山脚下那个村子收徒了。”一个身着道袍的男子走进来说道。
  “煌师父,您回来了。”叫宇文的人,一边喝着莫寒池端着药,一边高兴的说道。却不知道身边这个小小少年眼珠子转个不停。
  喝着喝着,好像看到什么东西一般,突然黑了脸。“死小子,你竟然在我药里下巴豆,看我不打死你。”
  “我忘了煮一会要把巴豆拿出来了。”小小少年一说。煌师父脸也黑了一层。
  “混小子,你娘来找你了。”煌师父说道。莫寒池全身一抖,“师父,你别吓徒儿,我错了还不行吗?下次不会让宇文师兄看见巴豆的,·哦···不 。不会再放巴豆的。”
  不远处,一身碎花布裙的女子双手掐腰,气势汹汹走了过来。
  “莫----寒------池。”震天一吼。吓的小小少年赶紧躲到煌身后。
  “娘···········”
  “死小子,你又把狗蛋家的鸡怎么了?狗蛋他妈跑咱家门口大骂。还敢躲你师父身后。”女子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个扫把,一伸手拉过自家儿子的耳朵,就往小小少年的屁股上招呼。
  “娘啊娘,你别打了,不就是拔了他家鸡身上几根毛做了个毽子吗,至于吗。”小小少年一边辩解,一边左闪右躲。“娘,别打了。”
  莫寒池琥珀色的眼珠子一转,眼前来了救星。他爹牵着一头牛,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脸阴霾的走了过来。莫寒池一看见那牛,就再也笑不出来了。明明一头水牛,愣是被他画的五颜六色,头上还插着可笑的木头棍子,被人当成了怪物给打了一顿。
  莫寒池跪在他娘的搓衣板上,低头耷拉角的好没精神。今天是他什么日子,这么倒霉。
  “混账小子。”莫母又抽了莫寒池一扫帚。莫寒池一个没跪稳,偏离搓衣板。露出了地下的棉垫子。莫母气的火冒三丈。一声怒吼,吓得莫寒池跑出了家门。
  这一出门不要紧。莫寒池双目发亮,几乎可以媲美星星。口水都要留下来。
  晴空万里,一身白衣飞扬。风神俊朗的青年,脚下踏着剑,稳稳的落到了莫寒池的面前。
  “小娃娃,要不要入我昆仑派啊。”身着昆仑道袍的年轻人说道。另一只手上的测灵石,亮起了光芒。
  

  ☆、第一章 既有池,何有溪

  昆仑一脉从何时起,已无从记载,有史考证起,也不知道已经是第几代了,它依昆仑山而存,远离中原浩土,存在于云山缥缈之间。却是天下正道仙门的领袖。
  而现任天都君主,青云天天主正是昆仑掌教入世大弟子---寒惊黥
  巍峨昆仑,四个滚金大字篆刻在黑色的巨石上,高高耸立在莫寒池面前,仿佛他们从远古时就一直在这里等待着这些孩子们的到来.
  他们翻过昆仑雪原,在暴风雪之中,才隐隐约约看见耸立着两扇百人高的黑色巨石。若不是这些刚入门的弟子们还有些根基,只怕??????莫寒池回头看去,只怕早已死在这片不见天日的雪原之中。
  两扇巨石之间有一条狭窄的缝隙,刚好仅容一人通过,孩子们排成一字长队,在一位昆仑弟子的带领下穿过两扇巨石之间的阶梯。
  风雪已经小了些,然而莫寒池依然觉得有些冷。前方望不到头,后方望不到尾,此刻他忽然有种想回家的冲动。
  “别发呆,快走好不好。”后面有个少年说道。莫寒池走的已经腿脚发软,越过巨石中间的小楼梯,再往前看。还是望不到头的楼梯,然而两侧却没有了刚才的可以遮挡风雪的巨石,只有悬崖峭壁。他就觉得后悔了,停下脚步又不走了。
  就在这时候,前面有昆仑弟子,高喊。“就快到了。”而身后突然一阵旋风刮过,一道模糊的红影从头顶掠过,莫寒池再往前看,那人已经站在云梯顶端。 回首望向阶梯下还在费尽攀爬的他们,莫寒池仰头望去,而后又听到,与自己同来的伙伴们发出的钦佩之音。
  昆仑的正式弟子佩服的拍拍那少年的肩膀。“小小年纪,------”话还没有说完,却被那孩子一掌冷漠的拍开.莫寒池听到不少人倒吸一口气.昆仑正式弟子他们巴结还来不及,能给自己些鼓励那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可是那少年似乎完全不放在眼里.
  莫寒池不甚服气,暗骂道”什么态度”.顿时提起气来,仿佛双脚生风般跑上去。可是却发现自己仍旧是落在了不少人的身后,颇有点沮丧.甚至嫉妒起那不认识的男孩来.
  千步云梯之上是一块空旷的天台,原本肆虐的风雪骤然而止,朝阳浮在云海之上,照耀着昆仑三十六座浮游于云海之上的主峰。其中三座在云海之上又没入云海。高耸不见峰顶,寻常人只能的得见昆仑白雪皑皑的山峰,只当那里已经是昆仑最高的地方.可若是撤了阵法,便会发现昆仑巍峨远不止于此。
  此时,天台上端坐着七位身着灰蓝色道袍的道长。莫寒池细细打量起在座的诸位长老,不由的和自家那位让自己端水倒茶的老头对比起来,心下感叹道,差距啊 差距。自己那师傅整天拉里邋遢,时不时欺负自己的徒弟玩玩,哪有一道之长的威严。再看看人家昆仑道长。 各个具是仙风道骨,宗师风范。
  莫寒池站在孩子堆里,不由的伸着头往前看,而在所有到达的孩子最前面,挺身站着的,便是一开始那个令他厌恶至极的少年.
  绛红色鲜艳的亮缎,绣着银色的鲤鱼,脖子间还挂着金色的长命锁,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皮肤真好又细又白”身后一个姑娘羡慕道
  “一定什么活都没干过”莫寒池道,
  “唇红齿白.眼尾上翘.长大之后不知要迷倒多少姑娘。”
  “跟个小姑娘的似的,有什么好,”
  “根古绝佳,天纵奇才.据说出身极好.”
  “纨绔子弟,成不了大事。”莫寒池哼一声,不屑一顾.
  莫寒池细细的打量,引来一位长老眼光的震慑,他不好意思的赶紧低下头来,因而没有听见刚才师兄的宣读。又是那个声音响起。
  “弟子洛溪,叩见掌教师傅。”接着耳旁又是一片到抽气声。
  莫寒池明白来之前的路上,就听同来的伙伴说过。洛溪根骨奇佳,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而昆仑掌教自青云天天主之后,近几十年也再未收过一位关门弟子。而直接从俗家弟子中挑走更是前所未闻。可见昆仑对洛溪给予多大的期望,与他们这些是完全不同的。莫寒池抬起头来看他,却不料洛溪斜着身子撇了他一眼,登时气的莫寒池想起来揍人。
  待到挑选其他弟子时,莫寒池心底却泛上一股子反感。直到轮到他,人已经定的七七八八了。
  六位长老只剩下最后一位看起来最为年轻,穿着确是有些土里土气的长老。一看就知道在昆仑似乎地位不怎么高。莫寒池顿时有些丧气。
  而其他同来的师兄弟们也已经跟着自己刚认的师傅走了。偌大的天台上只有那么几个人了,端坐的掌教,跟他挑中的徒弟-----洛溪。此刻显得实在是格外有些碍眼。
  那位被称为小沧浪峰的道真长老笑眯眯看着他,“你可以入我小沧浪峰。”
  “恕,弟子不愿。”莫寒池一咬牙就说出了口。
  “嗯?”掌教不悦的挑了挑眉毛。
  “弟子只想跟随掌教修行。”说着,莫寒池眼光却飘向,站在掌门侧手边的那个红衣少年。
  “好,那你问问洛溪愿不愿意跟你换吧。”昆仑道胤掌教微微眯了眯眼说道,似乎准备看一场好戏。他转首去看站在身侧的少年。
  洛溪双手攥成拳头,皓白的牙齿紧紧咬住嘴角,隐隐可见红色的血珠,眼角也泛出水光,半响挤出一句话。
  “若是师傅执意要换,弟子便没有活着的意义,也只有横死在这昆仑山巅。”扑通一声竟然跪了下来。
  道胤微微吃惊,看向门下的两位弟子,复又看向洛溪。问道:“是何人带你来的昆仑?”
  “回掌教,弟子并不认识那人。”红衣少年脸色惨白,跪下的身子也在微微的颤抖,刚才若是掌教真的不收他,他变真的打算死在这里,若是家仇不能得报,他活着还有什么用。
  然而,那引领中少年们上来的两名弟子,其中一位悄悄走到道胤身边低声说道:“弟子也不知是何方高人将他带到我们面前,那人只是说这是江南洛家唯一幸存下来的孩子,只要将他带到昆仑,一定会被收留。”
  道胤掌教忽然又将红衣少年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说道“你且起来,那种随意要死的话,勿要再说。”
  莫寒池撇撇嘴,却突然开口道:“他不让,难道我就没有机会了?”
  红衣少年撇向莫寒池,又是扫视了一眼,轻蔑一笑。
  莫寒池琥珀色的大眼睛一瞪,嘴巴一孥,手握成拳头,也不分分什么场合。冲着洛溪那张漂亮的小脸就揍了下去。
  洛溪堪堪躲过,匆忙站了起来,躲到了道胤掌教身后。
  莫寒池岂能善罢甘休,不然这几年村里小霸王名字岂不是白叫的了。这个傻小子,不知死活的一拳头竟然扑向掌教。
  低下一片倒吸气的声音传来。
  莫寒池距离道胤掌教还有半尺的时候,全身却突然动弹不得了。
  “好闹腾的孩子。哈哈哈哈”道胤大笑,“可是心性不稳,太犟了。道真,你当真要好好教导教导他。”
  看了看天色,掌教一甩袖子,站起身来。“天色不早,看这些孩子都有些倦了,早些回各个峰头歇歇吧。”
  “恭送掌教。”整齐的声音传来,道胤脚下升起一团云雾,红衣少年讶异。
  “还不快些跟上来。”他摸摸少年的头。
  “是掌教师父。”洛溪双手抱拳,也站上了那看起来玄之又玄的云雾,心下还有些不敢置信。
  莫寒池一路低着黝黑的小脑袋,一脸有些憋屈的表情,他跟在道真身后,一语不敢发,刚才他那样不愿意跟着这个师父去小仓浪峰,会不会被师父记恨上了。他如是想着。
  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师父的脸色。
  一阵微风带着几分水汽刮过来,师父的衣摆微微浮动起来,莫寒池打了一个寒颤。下一刻,一件温暖的外袍,却突然间裹到了莫寒池的身上。
  道真长老摸摸自己的胡子,微笑起来。“你无灵气护体,必当会感到冷。”说着,便默念法诀,手中拿着一张符箓,顺风扔了出去。面前化出了一人多高的大仙鹤。
  “师····师····父。”这是莫寒池第一次管道真长老叫师父。
  道真满意的应了一声,伸出一只大手,拉起莫寒池来,坐到了仙鹤背上去。
  小沧浪峰云烟袅袅,还未到的时候,便能在远处看见一大片青绿色的草浪,每每有风刮过是,总是起起伏伏。草浪的尽头,有几点青碧色的屋舍。莫寒池模模糊糊能看到屋舍前站了几个人。
  道真长老牵着莫寒池的手下了仙鹤的背。莫寒池却莫名的有些紧张。许是感到了这个新收的小弟子的紧张,道真长老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不要怕,拿出刚才在望天台上的那股子精神头来。”
  突然一个高大的人影,投射下来。莫寒池心中一紧,便躲到了道真身后。露出半个脑袋来,准备看看究竟是什么人。
  小沧浪峰已经几十年没有收一个弟子了,刚刚从别的峰那里听说自己的师父收了一个小师弟,便急急忙忙赶了回来。要见见这个小师弟。
  只见一个只到自己腰那么高的小男孩,瘦巴巴的,躲在师父身后,穿的虽然不怎么好,但是没有补丁,也很干净。鼓着腮,瞪着两只琥珀色的大眼看着自己,有些不知所措。
  “拜见师父。”城朗嘿嘿一笑,仿佛初生朝阳,活力十足。莫寒池顿时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师父这是你新收的小师弟。我叫城朗,来叫声大师兄听听。”
  原本见他笑容亲切,郎眉星目,身后背着一把比莫寒池自己还要高的大剑,颇为神气。心里便有了几分崇拜,谁知道这对着自己说话的口气,却活像对着一只小猫小狗。莫寒池有些怒了。
  “师父,他怎么不说话。”城朗有些失望,肩膀都耷拉下来。
  ”寒池,这是你大师兄,今后你们将会一起修炼。”道真说道。
  “大师兄。”莫寒池快速的叫了一声。却没有想到这个大师兄,竟然将自己从师父身后一把捞了过来,就跟拎着一只小狗一样,欢快的将自己举过头顶按到了他的肩膀上坐着。
  他已经九岁了,这简直就是侮辱他男性的自尊。
  “放我下来。”他吼道。
  然而,这人完全无视莫寒池的话,欢快往中间最大的屋子奔去。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天 地 斧子 人

  莫寒池的大师兄城朗酷爱喝酒,据他自己说,是师傅将他从山里捡来的.所以至今身上还带着一种山里孩子也有的野性。
  他扛着莫寒池进了屋子。莫寒池刚被放下还有点眼晕,只觉得眼前白花花一片,有些生那个所谓大师兄的气,待他站定。眼神清亮的时候,才终于看见眼前那团白花花的是一个人。
  他的小脸登时一红,竟有些不知所措。
  和煦轻柔的声音响起。“你便是师父刚刚领来的小师弟吧,叫我风月也可。”
  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便是这种人。风月眉眼修长,一身白衣说不尽的雅致风流。莫寒池他一个小山村出来的孩子,哪里曾见过如此风采的人物。他低着脑袋,说话也开始结巴。“见····见·····过···二师姐·····”
  风月微微一蹙眉,竟然道。“二师姐?"
  城朗表情一僵,人捂住嘴几乎笑的直不起腰来。
  莫寒池小脑袋低的更低了,他怎么这般紧张。二师姐长的可真漂亮,一点都像村里头那些土丫头。
  风月微微欠身,靠的近了些。然后用手抬了抬莫寒池的下巴。莫寒池琥珀色的大眼,突然就映进风月的身影。风月一身白衣,发丝乌黑。靠的近了身上还有一股好闻的味道,莫寒池的小脸已经红的快滴出血来了。
  莫寒池突然想到。他娘说,若是遇到喜欢的姑娘,他的心跳就会变快。只要心跳变快,那就证明他喜欢这个姑娘,将来会娶她。
  “你看仔细了,是师兄,还是师姐。”风月皱眉说道,还不忘恶狠狠的看向已经快笑成一团的城朗。
  莫寒池一抬眼,这才仔细看到风月白皙的脖子上的喉结。瞬间好似美好的未来破碎了一般,他的仙女师姐,竟然是个男的。琥珀色的大眼睛里竟然突然溢满了泪水。
  “风月,你可是毁了小师弟的初恋啊。你看他那样子,分明大受打击的样子。乖不哭啊,小师弟。”城朗笑的浑身发抖,然后去摸莫寒池的脑袋。
  被莫寒池一把恶狠狠的甩了开来。他的初恋啊,从开始到结束,就连半个时辰都不到,为什么那么好看的二师兄是个男子。
  莫寒池被深深的打击到了。好在他的韧性很强大,没过几日便将此事抛到了脑后。
  小沧浪峰人丁稀薄,在昆仑门派之内,自然也就没有什么说话的分量。莫寒池不免失望至极,这种没有什么分量的峰头,自然也学不到什么真本事。
  天色还不亮,有个小矮个子扎着马步,头上绑着个布包子,一拳一拳打出去.认真的小黑脸上,还有那么几分认真的样子。
  就在这时,远远走来了一个人影,起先莫寒池还有些赞叹,那人一身白袍随风而扬,面若冠玉,他嘴角挂着笑意,往这处走来,正是他的二师兄风月。
  待那人走进了,莫寒池却发现那人手里握着一根很不搭调的扁担。
  风月将扁担扔到了莫寒池面前,说道“师父有命,让你下山砍柴去。”
  莫寒池一听小脸立刻露出苦兮兮的样子来,随即反驳道。“我是来学本事得,不是来干活的。”
  二师兄原本总似养神似的眼睛,突然睁开看了他一眼。“这是师父的命令,你想要不遵?”
  莫寒池瞪着灵动的琥珀色的大眼,认真的问道。“那我之前是谁做的。”
  “城朗,那个笨蛋。”
  “二师弟,你不能这么不给我这个大师兄面子。是不是。”一道青白色的人影,突然不知从哪处冒了出来,稳稳的落在莫寒池面前。
  城朗长的人高马大,英武不凡,一只胳膊顺势就搭在了莫寒池头顶上。
  “大师兄,把你胳膊从我头上拿下来,我娘说,这样会被压的长不高。”莫寒池皱着眉头抗议道。
  “小样,还挺讲究。”城朗把胳膊拿了下来,用力揉起莫寒池的脑袋,直到把莫寒池的头揉的乱七八糟,似乎才算满意。
  “放手,放手,二师兄快救我。”莫寒池一溜烟的跑到了风月身后。
  “城朗,你这像什么样子,师母一早来,让你带着师弟练早课,你倒好,又躲在树上睡觉。我若不来,你还不知道要躲到什么时候。怎么就没有一点做师兄的样子。”风月一脸正色数落城朗道。
  莫寒池跟在风月身后,看了一眼大师兄一脸吃瘪的样子,心里别提多痛快了,在二师兄身后,学着二师兄动作跟样子,指着大师兄对着口型说教。
  城朗挠挠头,冲着风月笑的一脸阳光灿烂,“风月,你可别告诉师母,我刚才不是在树上感悟天地吗?”
  “狡辩。”风月斜眼狠狠撇了一眼城朗,于是侧过身子去看莫寒池。
  莫寒池学二师兄训大师兄,学的正开心,突然感觉到一股杀人的视线。全身动作僵在原地。他手背在身后,一直手抬着,与刚才风月说城朗的动作像了七八分。
  城朗笑的已经弯下了腰。手不停的拍在腿上,大笑出声。“小师弟,你学的还真像啊。”
  风月脸色已经堪比锅底,莫寒池只觉得四下冷的他汗毛倒立。说起话来也结结巴巴。“我···我····实在是··仰慕二师兄的·风姿··,所以···才想要学习下,哈哈哈哈。”
  “下--山---砍----柴---去。”风月一字一字说道。
  “是,我马上去,马上去。”莫寒池一边说着,一边看二师兄隐忍怒气不发的样子。然后拿起那根扁担,撒腿就跑。
  莫寒池怎么也没想到,所谓劈柴,是要爬下藤蔓,挨过风雪肆虐的雪原,到昆仑后山的那边古林之中劈柴来。
  莫寒池站在那连接着小沧浪峰的长长的巨大的藤蔓上时,想象着自己跟个猴子似的爬上爬下的,顿时对着自己足踏仙剑,降妖除魔的威风凛凛的梦想又死心了几分。
  他往下看去,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就是掉下去,都不知道自己会掉到哪里去。想到此处,莫寒池心底里抖了三抖。
  他用极慢的堪比蜗牛的速度,双手紧紧的逮着藤蔓向下爬。莫寒池全部身心都放在了脚上,生怕踩空了,从而忽略的这藤蔓上的叶子,叶子的边缘都锋利的如同锯齿一般。他的手不小心的往下一挪,正好抓在一片叶子上,于是手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莫寒池心下一紧,一只脚就踏空,身体瞬间失了重心,另外一直脚顿时也攀不住了,整个人便向下掉去。风声呼呼的从耳边刮过。
  莫寒池大惊之下,大喊起来。“救命····救命····。”
  顿时,一道青光乍现,横空出世,大师兄城朗脚踏一把威风凛凛的大剑,双手牢牢接住了他。
  莫寒池心中暗道。别看这大师兄平时一副不正经的样子,这踩在剑上,也是霸气侧漏啊。不由的多了几分敬意。
  “吓死我了。”莫寒池拍拍自己的胸口,长长的喘了一口气。“我还以为自己就要交代在这儿了,我娘就我这一个儿子,我家还有阿黄没有人照顾,我床上还有一堆小强没有人喂,若是我死了,我要求不高,就给我去买金丝楠木的棺材就可以,嘴里边的就给我放块上品鸡血石就可以了,哦对了,我喜欢青花官窑,到时候你帮我买点。还有还有,······”
  “小师弟,别难过,没事的,你要真死了大师兄一定成全你,小师弟你怎么就要这么走了。”城朗说着,莫寒池眼圈就红了“我爹和我娘还没有来得及孝敬,我走后,大师兄,你要时常帮我下山看看他们。”
  “够了。”突然藤蔓顶上穿来一声琴音,风月转身出现藤蔓一片最大的叶子上,他脚轻轻的踩在那片叶子上。说道“叫你们恶心死了。师父选徒弟都什么眼光。”
  “风月,我这不逗师弟玩吗?”城朗说道。
  “放手把。”风月淡淡说道。
  “好。”城朗双手一松,莫寒池就大叫着“谋杀啊。”坠了下去。
  他刚喊完,屁股就摔在了地上,然后再一抬头。莫寒池脸色已经憋得通红,一脸愤愤然。这条藤蔓虽然粗大,但是只有两三长的高度,他随便往下一跳,就可以了。是有人用了障眼法,布满了雾气。才让他看不到低下的,还让丢了那么大的人。
  莫寒池怒气冲冲的看向了城郎。说了句。“为长不尊。竟然用幻术欺负小辈。”
  城朗笑呵呵的看着莫寒池一本正经的从面前走过去,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莫寒池登时睁大了眼睛。一条绿油油的藤蔓,比之刚才更是粗壮了几倍,叶子也比之前那条藤蔓更是大了不止一倍。而他们正站在一块由着藤蔓互相托起的巨石之上。
  而四周这种巨石更多,半隐半现的浮在云海之间,由这些绿色的巨大藤曼相互连接起来。这等奇景,莫寒池何曾见过,不由的暗暗赞叹天地的鬼斧神工,以及昆仑的不凡。
  “这藤也是上千年开了灵识的藤,你越是怕,他越是爱跟你开玩笑,越吓唬你。”城朗将莫寒池放在了巨大的藤蔓那里,“剩下的路你自己走,我就送你到这里,天黑之前必须回来,后山古林之中到了晚上就会有猛兽出没。”城朗叮嘱道。
  有了上次的教训之后,这次莫寒池已经有了准备,意识关注全身,让每一个地方都注意到。那个地方好落脚,那个地方有锋利的叶子,他都注意到了之后,才向下攀爬而去。小心了许多。
  “你费了这么多心思,让他认真一些,却被小师弟讨厌上了。何苦来哉?”风月看了正在慢慢往下攀爬的师弟一眼。
  “你还不是一样,偷偷跟着来了。何苦来哉?嘿嘿。哦,对了天都君主寻到了一颗菩提果,过几日就会送来。”城朗说完,便转身而去。留下风月一人听到这个消息微微蹙起了眉头。
  莫寒池平平安安的攀爬下藤蔓的时候,觉得手脚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再次抬头看去,好家伙这条藤蔓已经没入了云层之中,根本看不到尽头。他不免为自己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想到第一天来的时候,那个被掌门领走的红衣小孩,莫寒池想,他一定没有自己厉害,凭着自己的力量爬下这么长的藤条。越想他越得意,越是得意嘴角翘的越高。最后忍不住得瑟的笑出声来。“那个死小孩,一定没有我厉害,掌教一定是瞎了眼。”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玉痕 by 未央墨潇 下一篇:天命之女 by 关耳王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