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文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文案:

这是我写关于托尔金毕业论文时写着玩儿的劳德和瑟爹的脑洞。

全程恶搞,如果冒出了严肃的东西,那一定是假的。

博君一笑即可,要是没笑……诶?笑笑嘛!

请一定保持非严肃的心态。

温馨,傻白甜

一.

这只是一条缓缓、缓缓流动的小溪,宽度不过1米5。

Thranduil发狠揪着麋鹿的角,但人家纹丝不动,就是不乐意趟水过去,连蹄子都懒得提起来。仪仗队一干人等绷着脸等在后面,恨不得拿手杖往麋鹿的屁股上捅一下来助跑。

Thranduil不揪鹿角了,他歪过头对Legolas耳语了15秒,后者牵动缰绳,往密林深处而去。

他整理了头发威严地端坐在鹿背上,冷不丁听见了一声嗤笑。他倒是挺想用庄严的嗓音和优雅的姿态回过头来一句:好大的胆子——!但细一想这万一不是在笑自己,这一嗓子不就此地无银了吗?

哦,那不能动!

Thranduil摆出云淡风轻的表情,梗了半天脖子望天,结果又是一声轻笑传过来。Thranduil忍无可忍,抽着嘴角准备扭头看看是哪个胆大包天的敢嘲笑精灵王。

头扭过去一半,前方密林深处闪出一个硕大的身影。

身下的大角鹿突然就呼呼喘了两口粗气,蹄子扒拉了一下就冲过了小溪,Thranduil歪着身子一下没反应过来,急忙一手拉紧缰绳,一手扶住王冠。身后的仪仗队猛然回魂,跟着跑过去。

一干人等跑近一看,那身影是Elrond和他骑着的一头鹿。怪不得麋鹿肯撒丫子跑了,Elrond骑的鹿,雌的。

往瑞文戴尔走的路上,Thranduil很不高兴。

莫名其妙被嘲笑了——笑的的人没抓着;这头二了吧唧的麋鹿还让他丢脸了——始作俑者正在朝着旁边的雌鹿嗷嗷叫。

优雅如Thranduil才不会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说出来,但他面部抽动的肌肉证明他很在意这些“小事”。

Elrond好心地去握Thranduil的手,“我告诉过你,来瑞文戴尔最好还是骑马。”

“我看不出马有什么优于麋鹿的地方。”

“马不会迷路,马也不会停在1米5的溪水边不肯走。”

这个时候他们向左拐去,Thranduil的麋鹿往外挪了几步,才缓慢拐过去,Elrond挑着眉毛斟酌字句,“看来转向性也不好,”他立刻又意识到更严重的问题,“如果你以后要上战场,你该不会也要骑着麋鹿去吧?”

Thranduil不说话了,他打着腹稿要把话题从麋鹿上转移开。

“Legolas为什么没回来?”他刚刚派Legolas去瑞文戴尔搬救兵,救兵是来了儿子倒不见了。

“我觉得小叶子都比你有远见性!你的儿子见到Lindir的第一句话是‘Ada又骑着麋鹿来了’。”

Thranduil没想到话题转了一圈又回到麋鹿身上,他决定予以反击,“我想我下一次还会骑着麋鹿来,我见识过你骑马,你的长斗篷甚至遮住了马屁股,看上去像一头人马兽,”他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我可不会做这么没有美感的事。”他想把离Elrond远一些,结果身下的麋鹿完全不理睬缰绳的指示,它恨不得黏到雌鹿身上去。

这回Elrond努力地转开话题。

“你来信说有要事相商,究竟是什么事?”

Thranduil严肃起来,终于看上去是个一国之君了。

“Elrond,我想你一定也意识到了。”Thranduil把话停在这里,等着Elrond接下去。

“是的,”Elrond的视线拉远,那里阴沉沉地压着厚重的乌云,看起来暴风雨临近了,“我听说一些木精灵已经着手前往港口了,中土的危机临近——几个精灵聚居地都有这样的传言,如果黑暗势力卷土重来,你会怎么办?”

“我已经在准备了,我不会盲目地悲观,也不会乐观,审时度势是我的原则。”

“我很清楚你的原则,”Elrond笑起来,他们到瑞文戴尔了,“你还是没说这次拜访的目的。”

Thranduil看到立在门边的行礼的Lindir,笑得高深莫测。

Elrond突然就发起怵来。

“我们都知道中土的危机临近了,”Thranduil拉动缰绳停下来,整个瑞文戴尔尽在眼前,“你要知道危机不是一下子摊在你面前的,它总是一点一滴慢慢渗透,先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再是露出冰山一角,最后张牙舞爪让你走投无路。”

Elrond觉出不好,但为时已晚。

Thranduil一甩袖子,遥遥指着东边瀑布旁的一小片竹林,转头对Elrond轻轻说,“这就是最开始的危机——”

“竹笋!”他说。

-------------------------------------------------------------------------------------------------------------------------------------------------------------------------------

Elrond傻了,仪仗队也傻了,Lindir倒是反应过来了,他有点埋怨自己的领主,没事别接Thranduil的话茬子。

Elrond花了一分钟来消化这两个字——竹笋,不是诸神,也不是祖孙,就是竹笋,竹子的芽,能吃。但他还是没抓住Thranduil的重点,所以他背过手,决定暂不表态。

这下需要个人来解释下,竹笋和危机的关系,Thranduil是不屑于做这种事的,所以Legolas牵着他的马适时地从旁边拐出来,他跑了一圈没找到Aragorn,失望地回到Ada身边。

事情是这样的——

从前有个精灵王,叫Thranduil,名字起得很春意盎然,他本人也不负众望长得很春意盎然,嗜好很多,爱宝石爱麋鹿,更爱小叶子。

这精灵活了漫长的时间,变得很具有前瞻性——他在中土大危机前就意识到了危机的开端。

他怎么意识到的呢?这需要一只鸟,一顶王冠,和一个Thranduil。

某一日他坐在自己的王座上,支着他那颗美丽的脑袋——整整3个小时,随侍的侍卫以为他们伟大的国王正在冥想,谁也不敢打扰。但他们不知道Thranduil才不在苦思国家的未来或者中土的命运,他只是在努力保持王冠的平衡,那上面有一只不太识相的鸟,跳来跳去玩得挺开心。如果王冠掉下去,不出2个小时,就能传到矮人的耳朵里,那么他这辈子努力塑造的高端洋气的形象不就毁于一旦了吗?

可惜事与愿违,他一动不动装了3个小时的木桩,结果就是头上的鸟以为他真的是一截木桩,尖锐的鸟喙毫不留情地啄在了精灵王的脑门上。

脑门一痛,Thranduil猛地一甩头。

——啪哒。

王冠掉了,鸟飞走了。

两个侍卫相望一眼,然后默契地一左一右扭开头,Thranduil沉默10秒,慢慢站起来,闲庭信步般挪到王冠边,默默捡起来戴回头上,走了。

Lindir举手:这和竹笋有什么关系?

Legolas清了清嗓子,继续——

这件事经过一个小时的发酵和升温,在晚餐上桌时,全国的精灵子民连带着在周边游荡的半兽人都知道了Thranduil的失态。这让Thranduil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觉得要避避风头,正准备找个理由,厨师长适时地端出了他的晚饭。

——一盆蘑菇。

Thranduil满意地笑起来,看得厨师长心旷神怡。最后精灵王指着碗,对厨师长说:“我想吃竹笋。”

幽暗密林里这个时节没有竹笋。

Elrond听到这里二话不说甩袖子走人。他会接待这次Thranduil的到访完全是出于那一封忧国忧民,对中土危机深入剖析的信,现在好了,这个“危机”居然指的是Thranduil的面子问题。

袖子还没甩开,Thranduil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Elrond的手腕,笑得春意盎然:“你打算就这么打发你的盟友?”

Elrond也不甘示弱,“你已经在这么打发我了!”

两人站在瑞文戴尔大门口僵持不下,最后Legolas走过来,叹着气松开了Thranduil的手,Elrond很高兴,比起这个花里胡哨的爹,小叶子还是三观很正,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少年。

好歹是个精灵王,头衔上是个“King”,Elrond也不能真的把他关在门外,最后只好引着他到准备好的房间。Thranduil再花里胡哨,能统治幽暗密林的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Elrond倒了杯茶给他,反正是盟友,那么顺手来商议一下中土真正的危机吧。

结果Thranduil端着茶杯抿了一口,眨着眼睛问Elrond,“我们什么时候去吃竹笋?”

---------------------------------------------------------------------------------------------------------------------------------------------------------------------------------

Lindir老大不情愿地挎着小竹篮领着一群精灵浩浩荡荡去挖竹笋。他对Thranduil越发不满了,且不说三番五次来打扰Elrond,他每一次找的理由都叫人哭笑不得。

比如上一次,他听说用瀑布来冲刷宝石会使宝石的色泽更炫目,所以他来了,在瑞文戴尔每个瀑布底下的岩石上挨个码了一排宝石;再比如上一次,他突发奇想要攀岩,于是就跑来瑞文戴尔外围的丘陵地区,阵仗浩大,把周围的半兽人都吓坏了。

啧啧,My Lord要是被那颗花哨的脑袋带坏了可怎么好?

Lindir想人所未想,用他长年跟在Elrond身边习得的智慧,决定给Thranduil穿小鞋。

他大手一挥,发话了,“各位,我们尊贵的客人,King Thranduil的莅临是整个瑞文戴尔的大事,”他停顿了一下,没有人响应他,“他的要求我们应当尽力满足,”还是没人理他,“他的命令是我们最高的追求!”有人开始不耐烦了。

最后Lindir总结:“现在尊贵的客人要吃竹笋,我们就应该用最高规格的竹笋来搭配这位尊贵的国王。”

众人欢呼雀跃起来,Lindir很满意。

顺便一提,整个瑞文戴尔最稀有的竹笋是苦竹笋。

Lindir深信这个“规格”的竹笋会受到Thranduil的“喜爱”。 嗯?你说要是My Lord不小心吃到了怎么办?请别担心,My Lord不喜欢吃竹笋。

这碗饱含了Lindir深情和智慧的竹笋在晚餐时分被郑重其事地端到了Thranduil面前,搭配了小红番茄和一大把薄荷叶,红的绿的白的,Lindir挺期待Thranduil吃了一口之后脸色也变成这样。

众人翘首以待。端酒的侍女,布菜的精灵,后面的乐队,无不伸长脖子盯牢那碗“Lindir秘制竹笋”。Lindir自己也是紧张地手心冒汗。

可是Thranduil不上道,他喝了不少酒,和Elrond东拉西扯话家常,从他今晚自己身上一袭骚包得极致的银丝长袍一直到自己头上柔顺的堪比Galadriel光泽度的金毛,瑞文戴尔的精灵们更加爱戴自己的领主了,面对这类话题还能保持风度,坚持和Thranduil互动。

后来Thranduil终于意识到对面是一位学富五车(他坚称自己也是)的精灵领主,终于放下酒杯,擦擦嘴巴,打算谈点有实际意义的事情。

“Elrond,我的盟友,其实你不用这么担心未来的危机。”

“我希望你指的是那位索伦,不是你脑袋上的树杈。”

“Elrond,你一定是喝醉了,你都开始说胡话了。我当然指的是那位臭名昭著的魔君,他是魔苟斯得力干将,他有魔苟斯的邪恶和力量,他是给中土大地带来苦难的灾星。”

全场静默,乐队都停下来了。

Thranduil居然说出了很正能量的话?

视线集中到了Thranduil身上,他冲Elrond眨了眨眼,“怎么了?”

Elrond深知这位王夸不得,于是把那一碗竹笋往他面前推一推,“你大概饿了。”

“哦,我还真是饿了,Elrond你太了解我了。”

但Elrond显然不怎么了解Lindir,也不了解自己山坡上长的竹笋是苦是甜。

“悲惨呀————”小叶子这样告诉亚玟,“Ada脸色从红到绿最后刷刷白!”

这一碗威力强劲的竹笋让晚餐提早结束,Thranduil歪着脑袋顶在Elrond肩上,“你的竹笋变质了。”

Thranduil焉了吧唧地在床上捂了两天,终于把精气神捂回来了,他跳下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把Lindir叫过来。

“Lindir,”他亲切地呼唤,围着Lindir转了个圈,“我想知道我上次吃的竹笋是什么品种?”

Lindir冷汗哗哗地下,“是山上比较稀有的品种,King Thranduuil.”

“啊,这真是太好了!”Thranduil坐回椅子里,手指捻着发梢,“我要为我两天前的失态道歉。”

他冲Lindir笑得挺真诚,“我第一口吃下去确实是被……苦到了,尤其加了那一把薄荷叶,我当时觉得我的天灵盖被掀起来了。但是——”

Lindir听见这个转折就心跳加速。

“这种苦味过去之后,隐约有些清甜的味道,这种滋味深得我心。”

Lindir想跑。

Thranduil没给他这个机会,“你能再给我弄一些这种竹笋来吗?”

Lindir再次挎上小竹篮,往竹林去了。

这之后再去竹林的人,赫然发现山壁上有几道剑痕,细细一瞧,上书——

绝不要相信幽暗密林King Thranduil的任何话。

TBC

二.

Lindir很忙,非常忙,尤其是近来,越来越忙。他要早起检查Elrond的洗漱用具,准备Elrond当日的服装,定好Elrond的早餐午餐下午茶和晚餐加夜宵,安排瑞文戴尔的各项事宜。

近来Thranduil的到来让这种忙碌升华了,Lindir分分钟都觉得自己见到了伊露维塔,听见Mandos的呼唤。

午餐不久后,Lindir接到Elrond的指令,要他送一条大浴巾进去。这真奇怪,My Lord什么时候喜欢在这个时间洗澡?而且还没带浴巾?

Lindir往浴池方向走,隐隐约约听见水声,水汽朦胧里逐渐浮现出一个身影,对方站在齐腰高的水里,正在洗头发。Lindir把浴巾放到架子上,“My Lord,浴巾拿来了。”

“谢谢你,Lindir。”Elrond的声音响起来,环形的浴池墙壁让Lindir分不清声音的来源。

“Elrond,难道不该我来谢谢Lindir吗?”又一个声音响起来,这声音让Lindir发炸。

“我觉得还是尽量避免你开口好了,Thranduil,你要洗到什么时候?你再不洗完我就先出去了。”

Lindir倒抽一口寒气,他敏锐的尖耳朵雷达一样“哔哔哔”发出警报,妈妈咪呀,一如神伊露维塔呀,曼多斯呀求你收了我去呀——My Lord是和Thranduil一起洗澡吗?

一起洗澡?

在同一池水里?

穿着衣服还是没穿?

等等,那为什么送一条浴巾,My Lord的命令好像是一条“大”浴巾,他们还要共用一条“大”浴巾?

Lindir觉得他好像开了什么窍,太阳穴一跳跳地发胀。

水声响起来,像是有人在走动,侧边的阶梯上上来一个人。自朦胧的水汽里慢慢走出来。赤脚踏在石头上发出轻轻的啪啪声,每一步跨得轻缓而细致,他身上的水珠滚落下来,沿着胸膛,经过腰腹,在腿侧快速地滑下去,在那块突起的脚踝上又慢下来,最后成为他脚下一小滩水渍。

头发难得披散开,湿漉漉贴在肩膀,水滴自那里而下。

Lindir目瞪口呆。这个人瘦削但匀称,身材顷长,看上去舒展而优雅,胸口起伏,胸口……胸口上还有两点……

Lindir觉得看到了要长针眼的东西,他迅速把视线下移,正好集中在对方两腿间。

——救命。

My Lord我不是故意的。

Thranduil笑眯眯走近他,斜靠在架子上,凑近Lindir耳朵尖,轻轻说:“谢谢你,Lindir。”他反手抽走架子上的浴巾,甩开往肩上一裹。

后方传来一声轻咳,Lindir从Thranduil身上回魂,想起来Elrond还在水里。

——好像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他紧张地向后望去,该死的,水汽太浓,他弄不清Elrond的位置。这个时候要怎么处理来着,Lindir脑子转得飞快,他直觉应该拔腿就跑,当没看见,但是My Lord还在这里啊,这只危险指数特特级的花蝴蝶,光的,只有一条浴巾的,杀伤力太大。

浴巾?

Lindir倒吸一口气,那My Lord要怎么上来?

想到这里,Lindir醍醐灌顶,Thranduil在干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Lindir转身疾步离开浴池,又风风火火地跑回来。

“My Lord,My Lord,我又拿了一条浴巾来,您可以上来了!”

“我上来?上哪里去?”Elrond的声音听起来很困惑。

不知哪里轻轻响起一声“啪”,又一阵衣料摩擦声,浴池另一边响起脚步声,Elrond夹着一本书从水汽里走出来。

“Lindir,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不在洗澡。”Elrond指指Thranduil,“只有他在洗。”

“咿呀——————————————————”

这一声惊天动地,划破瑞文戴尔宁静的夜空,让精灵们以为半兽人大半夜不睡觉来夜袭的叫喊,来自小叶子清澈的声线。

最近神经高度紧绷,睡着都能起来穿衣服的Lindir率先赶到声源地,小叶子正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发出呜哩呜哩的声音,看上去向被抛弃的小兽。Lindir走过去想拥住他,却被轻轻地推开了。

紧接神情焦急的Thranduil奔进来,这个热爱小叶子的父亲一个猛子扎过去,连被子一起把Legolas抱在怀里。Elrond紧随其后,他示意Lindir把医生带来。

“Legolas,你怎么了?”Thranduil拉着被子,“让我看看你。”

Legolas捂着被子微微挣扎了几下,之后猛地抬起头,一双眼睛里盛满泪水,脸鼓鼓的,嘴唇蠕动几下愣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把头埋进Thranduil的怀里,随后才“哇”的一声爆发了出来。

“Ada,你一定是不要我了!”Legolas控诉。

“Ada怎么会不要你呢?”Thranduil捧起他的脸,额头抵在他额头上,“告诉我,你怎么了?”

Legolas抽了抽鼻子,皱着一张脸,“我做了个可怕的恶梦,你把我丢在瑞文戴尔自己回去了,我抱着你的腿哀求你带我走,可你一脚把我踢开,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Thranduil松了口气,但是心脏立刻又被揪了起来,他抱紧Legolas,下巴蹭着他毛茸茸的头顶,“我不会丢下你走的,这个梦永远也不会变成现实!”他用被子把Legolas包起来,“现在乖乖睡觉吧,我保证你不会再做这样可怕的梦。”

Legolas点点头,安心闭上眼睛。

这时Lindir带着医生过来,他在路上碰到了亚玟——她也好奇地跟过来了。Elrond示意Lindir已经没什么事了。

亚玟站在自己父亲身边往床上望去,床中间拱起了一团,Thranduil坐在床边温柔地看着。

她微微地笑起来,然后看到拱起的被子里掀开了一小条缝隙,Legolas的手悄悄伸出来,冲她竖起了大拇指。

亚玟也悄悄握起手指,回给对方一个竖起的拇指。

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这一群成年精灵们,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第二天上午吃过早餐,Elrond坐在会客室里严厉地批评了Thranduil,他们一人坐在长桌子的一边,气氛沉重。

“我想你知道Legolas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恶梦?”

“我不知道,Elrond,我一点也不知道。”

“你应该知道!”Elrond提高音量,“你有多久没陪Legolas玩了?你一天到晚全部的脑细胞都用在捉弄Lindir,还有我上。”

Thranduil瞪大眼睛,他想要反驳,脑子里闪过自到达瑞文戴尔以来的种种画面,他确实忽视了自己儿子,辩无可辩。

“Elrond,你说得对,我应该做点什么,”Thranduil站起来向门口走,“Legolas逐渐长大,他有自己的朋友,阿拉贡,亚玟,我忽视了他现在和从前一样需要我。”他走到门边又犹豫起来,转过身,”那么我应该怎么做?”

Elrond走过来,扶着他的背打开门,“相信我,我和你有一样的感受,”他拉着Thranduil出去,“我们现在去看看他们吧。”

--------------------------------------------------------------------------------------------------------------------------------------------------------------------------------------

Thranduil在花园的长椅子上找到了Legolas,他当时背对着他坐着,Thranduil幻想着一幅感人而温馨的画面,他把Elrond赶赶开,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

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Legolas的背。

Legolas没反应。

Thranduil绕到前面一看,玻璃心瞬间哗啦啦碎了一地——小叶子睡着了。

站在不远处的Elrond努力憋住笑意,但仰起来的嘴角还是透露了他愉快的情绪。

Elrond走过去,Thranduil冲他挤眉弄眼:“你在嘲笑我?”

Elrond摸了摸自己的脸,动了动嘴唇:“我笑了吗?”

这两个人站在花园里,对着睡着的Legolas,演默剧似的你来我往。

“哦?是吗?你没笑?那你脸上的褶子未免太深了点?”

“Thranduil,容我提醒你,你的年纪比我大。”

“你最好把这句话收回去,Elrond!”

“这是事实,伊露维塔作证。”

Lindir自花园外的走廊经过了3回,他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他很担心,他想找个正当的理由过去。

哦,对了,他想起前天Lord Elrond要他去开锋的剑。”

Legolas由于昨晚的小动作,一直心神激荡,这导致他有点睡眠不足,但现在原本安静祥和的花园里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程。

Thranduil和Elrond不演默剧了。

“Thranduil,你别开玩笑了。你一天24小时里,有12 个小时在梳理你的头发,另外的12个小时则在考虑梳什么样的头发!”Elrond少有的激动。

“哦,是吗?我倒觉得你应该好好向我学习学习,要是你对你的头发像你对你的书一样上心,你的发际线就不会这么急着出卖你了!”

Legolas彻底清醒了。他瞪着大眼睛,托着下巴看一位领主和一位国王互相揭对方的短。

“我的发际线再出卖我,也没你的实际年龄表现得言简意赅!”

Thranduil涨红了脸,他侧过头发现Legolas正看着他,他完全没想到他们已经把他吵醒了,他对Legolas说:“小叶子,去把我的剑拿来!”

“Ada,你要剑做什么?”

“去拿来就是了,我要把Elrond削了。”

“但是Ada……”

“快去拿!”

“Ada,我很乐意去,但是你的手正紧紧握着剑柄呢!”

Thranduil大囧,他和Elrond吵得不亦乐乎,没发觉剑就在自己腰上。

“得了吧,”Elrond摇摇头,“你不如考虑考虑换把弓?用剑的话我怕你刺不到人。”

“刺不到人?刺中你就够了!”Thranduil拔剑。

Lindir带着剑过来时被吓了一跳,Thranduil举着剑左突右冲,,Elrond的长袍不方便行动,衣服已经被拉了几道口子。

“这是怎么了,Legolas?”

“哦,Lindir!”Legolas回头惊喜地发现了Lindir,和他手里的剑,“我想你应该把手里的剑给Elrond,要不一会儿他可能需要裸奔。”

“裸~~~~~~~~~奔~~~~~~~~~~~~~~?”Lindir叫起来,他二话不说把剑抛过去,复又立刻去准备另一套衣服以防万一。

两把剑金属撞击的声音很响,领主和精灵王实力不俗,努力把对方往狼狈里整。

围观的精灵渐多,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以为他们在切磋,长发利落地回旋,长袍随着动作飘扬。

他们觉得这个场景挺美。

但怎么能忽略他们脸上互看不顺眼的表情呢?Legolas叹着气,失落地想。

亚玟从人群中走过来,她看了看纠缠在一起的2个身影,坐到了Legolas的身边。

“这和我们猜想的不太一样。”

“不,效果是一样的。”

“那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他们在向我这个被忽视而伤神的小王子表演‘索伦之死’。”

“哦,得了!”亚玟朝天翻了个白眼,“谁演‘索伦’?”

Legolas笑起来,“你爹友情出演。”

“友情?”亚玟也笑起来,“昨天晚上你找到答案了吗?”

“当然,我要谢谢你的好主意。”Legolas咧开嘴,“Ada确实是从Lord Elrond的卧室出来的!”

Legolas压低声音,“我真不敢相信,第一个冲进来的会是LIndir,Ada是第二个,这说明他根本不在隔壁他自己的卧室,而紧随其后进来的就是你爹。”

“前后脚?”

“是几乎同时!”Legolas故作失望,“他深夜会你爹去了,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

Legolas和Arwen说得兴起,完全忽略了左手衣服右手茶壶,呆若木鸡站在他们身后的Lindir。

这之后Lindir又去了趟上次挖竹笋的山上,陡峭的山壁上又多了一行字:King Thranduil是个杀伤力巨大的花蝴蝶。

TBC

三.

Lindir支着头,回想着Legolas的话,不禁脑洞大开。

这是打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怎么就在自己全方位24小时无死角的眼皮子底下让Thranduil钻了个空子呢?

他挠了半天头,苦恼地看着镜子里苦恼的自己。

然后他倒抽一口凉气。

他想他发现了什么!

这几天Lindir心事重重,并且这个心事很有分量,他今天早餐的时候把一杯水浇在了Elrond的手上,浇完后又走出去端了一盘浆果进来,随后在一屋子精灵诧异的眼光里,垂手站回了Elrond的身边,这一幕被坐在一边的Thranduil看见了,他言辞犀利地吐了一回槽,不想也没引起Lindir注意。

两王面面相觑,Elrond挺关心自己的秘书,他冲Thranduil眨眨眼:“你又做了什么?”

Thranduil挺无辜地摇摇头:“我什么也没干。”

Lindir失魂落魄地完成一天的工作,脚下发飘地回到房间,把自己摊平在床上,他现在需要休息,至于My Lord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暂时不想关心,他一把蒙住了头。

Elrond的脚步也有点发飘,今天很忙碌,他应对了Thranduil,带队击溃了骚扰边界的半兽人,把迷路的探险小矮人领到了瑞文戴尔,顺便给他们解了谜题,以及在傍晚,收到了另一个消息,洛丝萝林的精灵,Haldir,受了Galadriel的命令,来看看……亚玟。

Elrond停在自己房间的门外,敏锐地发觉了门已经被开过了。他推门进去,毫不惊讶地看到Thranduil坐在桌边,见自己回来了,伸出手示意桌上的酒:“我想你今天需要喝一点?”

Elrond叹了口气:“你是不是应该多陪陪Legolas,他前几天还做了噩梦。”

“别担心,他可是我儿子!”

“就是是你的儿子,才令人担心。”Elrond在桌边坐下,“但我确实需要点酒,今天的事情太多了,”他眯起眼睛,“Thranduil,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放下一切事务来瑞文戴尔的?你可是个国王。”

“我有个异常能干的儿子。”

“我也有异常能干的Lindir。”

Thranduil歪着头给他倒酒,“你不觉得Lindir最近有点失常?”

“如果不是你对他做了什么,那么他就是生病了。”

“我们不生病,”Thranduil站起来走到阳台,他背对着Elrond,站了好一会儿,“他在烦恼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Elrond没有回答他,他在欣赏Thranduil的背影,这个美丽的精灵披散着长发,穿着层层叠叠的长袍,却不会显得臃肿,走起来衣料相互摩擦,看起来很……柔软。

直到Thranduil皱着眉头转过身,Elrond才揉着太阳穴回过神,他站起来和他并排站在阳台。阳台临水,整片夜空都被包容进这个小湖泊里,银河划过整片水面,湖水都明亮起来。Elrond只要稍稍低下头就能看见他们两个的倒影,背景是整片闪烁的星空,他发现Thranduil低垂着眼睛也在看,湖水里他的面容不清晰,整个人像包在光芒里。

“Elessar……”Elrond想起这个昆雅语的单词。

Thranduil听见了,他笑起来,“如果你是在赞美我,那我很满意。”

Thranduil被Elrond亲吻时脑子蒙了一下,这是Elrond少有的主动亲吻。舌尖小心翼翼地扫过口腔,触感和他本人一样厚重而优雅,Thranduil闭上眼睛,他难得地打算随波逐流一次。

Elrond亲吻他的嘴角,舔舐他的嘴唇,像是在品尝一样,如果真的又味道,那也是刚刚那被酒的味道。

“Thranduil,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关系?”Elrond放开他,直视着他的眼睛。

Thranduil被这个过分正经的问题逗笑了,他蹭了蹭Elrond的额头,“你说呢?”

Thranduil眯着眼睛,微张开嘴,这是他的标志,也像个信号。他的呼吸扫过Elrond的脸,他发现他的气息甚至比酒还让人神往。

这些层层叠叠的衣服非但不是阻碍,反而是煽情的调剂品,等到Elrond的手指触摸到Thranduil的身体,他终于模模糊糊想起来第一次触碰Thranduil的情景。

也是被这个美丽的精灵所吸引,手指堪堪伸出就被他握住,**一样被牵引而来,触碰到他的身体时,心底强烈地升腾起**,想要清清楚楚地探索他的身体。

想要上他,直白而露骨。

“你在想什么?”Thranduil发觉了**的分心,他恶劣地叼住他的耳朵,轻轻地问。

“我在想我们第一次上床的情景。”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不知道……”

“Lord Elrond竟然也有不知道的事情,而且还是和我有关,我是不是该高兴?”

Elrond用一根手指压住他的嘴唇,另一只手握住他的阴茎,他低下头舔舐他的胸口,“Thranduil,我很高兴你今晚能来。”

这句话让Thranduil乖乖闭上嘴,但他并不甘心承认自己的愉快,他果断地一口咬在Elrond的肩上。

Elrond对Thranduil的脾气和身体了如指掌,他在漫长的时间里充分了解了Thranduil。比如亲吻他的胸口,亲吻他的腰腹,再比如用古老的语言在他耳边称赞他的美丽。

他也了解Thranduil是个急性子。

他的温柔充分的前戏并不是每次都能得到精灵王的认可,Thranduil更热爱冲击,这是他的原话,Elrond第一次听见这话时正在扩张他的身体,精灵王喘着气吐露不满,最后他果断撤出手指,勃起的阴茎进入他的身体时,Thranduil反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Elrond,你今天一直不专心。”Thranduil抬起腿,顶了顶Elrond的腰,“你又想起了什么?”

“我想起你说过你热爱冲击。”Elrond打算实话实说。

这引得Thranduil笑起来,他粗粗喘着气,拉近Elrond,贴着他的嘴唇说道:“你既然知道,那还磨蹭什么?”

Elrond不磨蹭了,他张开Thranduil的大腿,将阴茎抵在Thranduil的穴口,最后顶了进去。

精灵王扬起脖子,这种他所热爱冲击会让他有强烈的感觉,在他漫长,毫无尽头的生命里带来真实。身体细微的敏感处被Elrond激发,他深深陷入床铺,汗湿的头发贴在他的胸口,他的一丝不苟会在这个时候被击得粉碎。

Elrond能够深深地体会到Thranduil带来的美好,他被他的身体紧紧裹住,四肢百骸的快感层层堆叠,他抱住Thranuil的身体,胯下用力,顶入Thranduil的身体,同时亲吻他的嘴唇,感受他急促的喘息。

射精时Thranduil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他更加用力地抱住Elrond,像是急于确认此时此刻的真实性,精灵都有这样的毛病——漫长的生命带来的空虚感。Thranduil则看起来更严重,幽暗密林的统治者现在看起来脆弱而美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云中光 by 方怵 下一篇:白泽 by 泗水东流流入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