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文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内容简介……

安生不安生了,因为安生在牺牲之后又重生了。
悲催的是,他重生的地方不太对劲儿!
更加悲催的是,他满眼的人妖是要闹哪样儿?
就算都是一样的人,敢不敢有个正常些的啊!

武神的丑颜挚爱的关键字:武神的丑颜挚爱,初吻江湖,内劲,武技,战技,温馨,宠溺

  ☆、楔子

不见天日的热带雨林,一抹灰绿穿梭其间,矫健的身影,一双猩红的眼睛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环境,就连那呼吸,都是轻的几不可闻。
    突然四周响起了枪声,在寂静的丛林中,是那么的明显与刺耳。
    暗道一声完蛋!
    安生转头向另一个方向前进,希望可以突围成功。
    安生是孤儿,在孤儿院长大的,长大后参了军,因训练刻苦,体能和头脑都非常优秀,最后进了特种大队,并执行了很多次艰巨的任务,这次跨境缉毒,他们队负责渗透内部卧底接应的人,就是他,只是最后关头,他被毒贩子发觉了,被迫抢先动手,虽然给队里打了信号,但他也等不到队里人的到来。
    已经在雨林里跑了三天四夜,安生知道毒贩子在追击自己,他的队友们肯定在追击毒贩子,现在就看谁能先遇上。
    枪声一直在背后响起,安生体力已经到了极限,雨林里潮气重,他的衣服都是湿淋淋的,枪支弹药早就告罄,手里现在握着的,是一把军用匕首,身上背着两把枪,腰上别着一把微型手枪,里面还有一颗子弹。
    那是给自己留的,他不能被俘。
    靠着一颗不知道什么树的树干上,安生喘息了那么一会儿,前面已经没路了,是一处悬崖,四周他都探过了,除了来时的方向,没其他地方可让他走的,更没有地方可以躲藏。
    已经能看到那些毒贩子的身影了,头脑一阵眩晕,安生努力的睁开双眼,站起来,一步一步的后退到崖边,前面是狰狞的毒贩,后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
    唉,自己牺牲了,就吃不到老刘班长欠自己的两顿饭了,队长还欠我一条烟钱没给报销呢……,脑海里过了一遍自己生死相交的队友们,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毫不留恋的向后躺仰,哪怕是死了,也不要让自己背后中枪!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安生怕死呢。
    最后记忆中的场景,是向他开枪扫射的毒贩,还有毒贩们身后,队友们的枪声和他们凄厉的喊声,他们喊的是:“生子……。”
    ······························
    暖暖的,很舒服的感觉,只是自己睁不开眼睛,没有痛觉,没有光线,哎?貌似还没有呼吸?
    这就是安生再次有知觉后的状态,浑浑噩噩的他,想动动却动弹不得,身上跟裹了一层东西一样,而且这层东西还带萎缩的,感觉越来越小。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推力,慢慢的推动着自己,有一点儿光,仿佛在身边绕着自己,安生这人其实好奇心不大,但在黑暗里突然看到或者说,是感觉到有东西在闪烁,下意识的做出了抓握的意思,感觉上那光竟然真的被自己抓住了,消失在自己手里,虽然他仅仅是凭借一种,可以说自然感觉吧。
    那股推力突然变大了,身上裹着的东西也越来越小,勒的安生好不舒服,随着推力移动。

  ☆、001 大青山明家

大青山下的明家大院里,一片兵荒马乱。
    话说这明家,虽然世代行善积德,却偏偏子嗣不旺,六代单传至今,这一代的明家主夫明秋,突然在六十岁时,又有了身孕!
    所有县里的大夫都不赞成明家主夫生下这个孩子,他已经六十岁了,绝对的高龄产夫,百分之八十,这孩子生不下来,剩下百分之十,是孩子生下来,但是明家主夫就难保了,最后的百分之十,是一尸两命。
    无奈明家主夫铁了心,咬牙坚持生,这一代的明家家主也只能尽全力,保证自己的爱人和孩子安全。
    已经三天两夜了,接生的阿么都摇头,明家家主不顾忌讳,在第二天,就已经进了产房,给自己的老伴儿输真气。
    怎么说明家家主也是一个内劲十级的高手,愣是用各种续命奇珍与自己本身的功力,延续了爱人一天一夜的生命力。
    “秋,我在这里!”斑白的发已经凌乱,明家家主明景善,看着爱人越来越微弱的呼吸,沙哑的嘶吼,同时紧贴在爱人身后的手掌不停的输出自己没剩多少的真气。
    “景、景善!”明秋突然的睁开眼睛,绷直了身体,大声的呼出爱人的名字,鼓鼓的肚子突然一空,接生的阿么立即高喊:“生了生了!!”
    明秋放松了精神,眼前一黑,身体立即软了下去。
    “秋!”凄厉的惨叫,明景善双目暴突。
    “家主不必惊慌,夫人只是太过虚弱,昏睡了过去!”接生的另一个阿么,立即安抚床头抱着自己爱人半个身体的男人。
    “真的?”难得的,一贯精明稳重的明景善,会求证于别人。
    “真的真的,小的们立即为夫人处理一下后面的事情,您看、啊?家主?家主?”又一片慌乱,接生的阿么们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家主在听说夫人没事儿之后,也跟着眼睛一闭,昏了过去,但手还是死抱着明秋不放。
    “大少爷与大少夫人回来啦!”门口不知谁一嗓子喊出来,家里人齐齐的松了口气,大少爷他们可是回来了!
    明爱秋到家门口的时候,马还没停稳,他就已经飞身下马了,他的夫人明艳也同样的动作,甚至比他还急了那么一步,俩人同时进门,往爹爹住的院子里跑。
    “怎么样了?”
    “父子平安!”
    “呼!”明爱秋一听到小厮说完这四个字,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有点脱力。
    自从得知爹爹怀孕以来,他和父亲的神经就绷了起来,家里其他的事情全部都交给了明艳处理,父亲就负责陪伴爹爹,他就负责到处收集可以续命的奇珍异宝。
    “哎?这孩子怎么不哭?”接生的阿么,抱着小婴儿,奇怪的看着。
    “什么?”明爱秋一惊,难道孩子出事儿了?
    “我看看!”明艳手快的接过小宝宝,看看孩子,皱巴巴的脸,眉眼都不甚清楚,手上一使劲儿,拍打了两下。
    “哇!”谁打我?安生很生气,他好不容易舒服了那么一会儿,怎么又感觉到身上疼了呢?
    咦?这是谁的声音?怎么跟孩子哭似的,安生想问,可是开口还是“哇哇”的声音,难不成是我?
    他还想想一想的,可是他好困啊?先睡一觉吧,甭管死活,他现在就需要休息!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明艳开心的看着怀里的小宝宝,能哭出声来就好了,他真怕这孩子出个好歹,那全家得多伤心啊。
    “艳!”明爱秋起身抱住明艳,将一颗大头放到自己爱人的颈间,闻着他身上那一抹冷香,这心啊肝儿的,总算是回到了肚子里。
    把孩子交给接生阿么们打理,两夫夫进屋看了看父亲与爹爹,接生阿么们已经快手快脚的将明秋的身子都擦拭干净了,又给自家家主也打理了个干净,两人自始至终都没被分开过,就那么保持着抱着的姿势,躺在床上昏睡。
    “先回去休息一下吧,父亲与爹爹都没事儿的。”给两位老人号了一下脉,略懂医术的明艳安抚了爱人,明爱秋点点头,没有出声儿,两人又悄悄的退了出去。
    “大少爷少夫人,快去洗洗休息一下吧,米爷爷看着就好。”一个头发全白的老人,慈爱的看着小夫夫俩。
    “好!米爷爷也注意身体!”对于看着自己长大的米爷爷,明爱秋十分乖顺听话,并且放心的带着明艳回了自己屋里,洗了个飞快的热水澡,俩人倒床上就睡了过去。
    他们自从得信儿爹爹难产,就马不停蹄的跑了两夜一天,从外地跑了回来,这会儿精神一放松,疲累排山倒海的袭来,沾床就睡着了。

  ☆、002 喜得贵子

安生睡的半梦半醒的感觉,他好像变成了一缕幽魂,漂浮在黑暗中,无声无息,用一个字形容的话,就是“空”,没有感觉没有情绪更没有声音。
    突然一个闪电划过,撕裂了天空,分开了天地,安生渐渐的可以看清楚眼前的东西,他仿佛是在高空中,俯视着一片陌生的土地,这里的空气中,游离着彩色的光点儿。
    新的世界形成并不稳定,火山爆发与飓风海啸犹如家常便饭,在安生眼里也许是一瞬即逝,但在眼前的世界里,仿佛过了很久。
    渐渐的,地上有了植物,有了动物,有了可以站着行走的人类,又过了很久一般,人们的穿着十分粗陋,但武力值大了很多,可以轻易的打到猎物的样子,而各种神兽也满山遍野。
    渐渐的,强大的人类与兽类有了隔阂,最后甚至相互厮杀,死伤无数,人类文明断传,神兽圣兽退隐山林,彩色的光点儿,虽然不见少,却再也无法轻易的亲近人类和兽类,甚至是排斥主动亲近光点儿们的人类或兽类。
    没了兽类这个敌人,人类终于安息了一段时期,后来不知为何又开始相互攻击,最初形成的部落到最后形成的皇朝,一代一代,强者陨落又有强者诞生,烽火连天的岁月,进步的不仅是社会体制,还有失落的武技与功法。安生觉得跟看一部历史传记一样。
    色彩斑斓的光点儿们,在空气中跳跃,频率时快时慢,等安生看完了这些,两颗一白一黑特别大的光点儿,带着一大串儿的其他颜色的小光点儿们,开始围着安生转悠,跳动,甚至是贴到他身上。
    安生看看这几个大号的光点儿,有点儿想笑,感觉光点儿们好像在跟他撒娇诉苦求安慰似的。
    好奇怪的感觉。
    心里还想着,难不成我死了还在惦记着小时候看的童话故事?
    光点儿们不跳了,排成一排围着安生转悠,安生想开口说话,却说不了,想逗逗它们,也动不了手,最后,他是被饿醒的。
    肚子好饿!
    自己都多长时间没吃东西了?好像从逃出那个基地开始,就没吃过东西了,在丛林里逃亡的时候,可没那个时间让他找东西吃,基本上就是随手找个能吃的就边跑边啃了。
    张张嘴想叫人,没有说出话,就听“哇!”,啊?这、这怎么回事儿?难不成,他还伤到了嗓子?
    一个肉肉的东西被塞进了嘴里,安生下意识的吸了一下,一股带着点点腥气与浓郁的奶气的东西顺劲头流进了嘴里。
    安生闭着眼睛开始吸东西,就是心里嘀咕,这哪家医院啊?配的营养液怎么这么香呢?就是有点儿腥,估计里面放了从深海鱼类里提取的东西吧??
    感情他把这些东西当成了医院里,给高危或重症病人食用的流质营养液了。
    直到后来,安生一想起这事儿就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个乳阿么将怀里的宝宝喂的饱饱的,给顺了顺,打了个奶嗝,又将小小的宝宝放到了摇篮里,轻轻的摇着。
    安生吃饱打了个饱嗝,忽忽悠悠的又睡了过去。
    明景善到底是耗功过度,整整睡了两天两夜才清醒过来,而明秋还是昏睡,家人都用各种珍贵药材与珍馐,做成流食给明秋灌食。
    从明景善醒了过来,就亲自照看明秋,喂食擦身,喂药换被等等。
    明秋是在十天之后才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自己老伴儿,虚弱的笑了笑:“景善,孩子呢?”
    明景善看明秋醒了,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这些天,他是在是不好过,生怕老伴儿就这么去了!眼睛再也不睁开了。
    “秋!你醒了真好!”轻轻的伏在爱人的被子上,明景善的眼睛里,流下了一滴浑浊的泪水。
    “我没事儿的。”费劲的抬起手,拍拍爱人,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他还是了解他的,爱自己胜过任何事物。
    “孩子呢?”转头看了看屋里,没见到应该在这里的小宝宝。
    “奶么么抱去了,一会儿就回来,是个小子。”明景善轻声的告诉有点儿焦急的爱人。
    “好,好!”明秋高兴,明家六代单传,他拼了性命不要,终于为明家又生了一个孩子。
    “秋,谢谢!”亲吻了一下爱人苍白的脸颊,已经斑白发髻的明景善,爱怜的看着高兴的爱人。
    “说什么呢!”轻嗔一下老伴儿,都六十岁的人了,还说这么让人不好意思的话。
    “嘿嘿!”难得的,一向精明沉稳的明景善,会这么孩子气一次,他第一次这么无措和焦急的时候,是三十八年前,他的长子出生的时候。
    没想到时隔三十八年,他又有了一个孩子。

  ☆、003 满月

这个时候,明爱秋与明艳夫夫也进来看明秋。
    “爹爹,你感觉怎么样?”担心的看着床上喝了粥后有了些精神的爹爹,明爱秋的眼眶有点儿湿润,他这回真的看到了爹爹的辛苦,想必当初他出生的时候,爹爹也是这般虚弱。
    “很好,除了有点儿没力气,其他的都好。”明秋自己也后怕了一把,差一点儿就再也见不到儿子了呢。
    “日后可要好好将养着,这次你爹爹受了大罪了!”明景善看着明秋,满眼都是深情,他不是不愿明家兴盛,但如果明家兴盛的前提是失去爱人,他不会用爱人的健康和性命去换取明家的兴盛。
    “父亲说的是,这次回来,我和艳儿都要好好给爹爹进补一下的,看着爹爹都瘦了呢!”明爱秋附和父亲说的话,他的爹爹真的瘦了些呢。
    “才没有,那时是水肿,现在生了你弟弟,孕时的水肿自然消了。”他才不承认呢,这三口人,又要他喝那些补药了。
    “爹爹,看,这就是弟弟呢!”明艳抱过奶么么抱来的宝宝,放到床上明秋的身边,让明秋一转头就能看到小宝宝。
    “真乖!”小小的婴儿睡的香香的,这几天他虽然昏昏沉沉半梦半醒,却也有听到奶么么说了,宝宝很乖,既不哭也不闹,除了饿了会哼哼几声,其他的时间,及其的省事。
    一家五口人,聚在屋里,享受着这幸福时光。
    青山县城里差不多都知道,大青山的明家的夫人,以六十岁高龄,生下了一个小子,从此代开始,明家再也不是一脉单传了。
    这地方受过明家恩惠的人不少,知道了这个好消息,都替明家高兴,大善之家必有福荫啊。
    明家开在县城里的几个商铺都喜气的挂上了一盏长明灯,给夫人祈福,给小少爷纳寿。更有那与明家交好的大户士绅们,早早的就准备好了丰厚的贺礼,派人送去了明家。
    明秋未醒的时候,明景善也没心思见客应酬,家里来客都是管家接待的,身份高些的,米老头就会出去见客,闲谈几句。
    现在明秋醒了过来,几天之后身体也渐渐的好转,虽然不是很快复原,但慢慢养着还是可以的,他就带着长子出去会客,但将长夫留下照顾卧床的明秋。
    明艳虽然身为明家长子长夫,却不善交际应酬,他知道自己不是八面玲珑的人,生怕出去说错话,给明家脸上抹黑,只能躲在房里照顾明秋和宝宝,让明爱秋去招呼客人。
    明秋知道明艳的性格,也不勉强他,还让人守着院子门口,交代如果有客人要来探视他的话,就说现在还不方便见客,惹的明艳很是不好意思,不过明秋却是喜欢这样省事的儿夫,虽然人看着有些冷淡的样子,其实接触多了后,就知道这孩子只是有些不通人情世故,心地还是很好的,性子也好。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明家在孩子满月的时候,举办了一个非常盛大的满月喜宴,流水席摆出了二里地远,县城里的鸡蛋都被买断了,水酒更是整车整车的往家里送。
    酒宴席间只是由明家大少夫人抱着孩子出来逛了一圈儿,就回去了,孩子太小不说,据说这孩子当时是难产,明家主夫生了三天才生下来,他本人现在还卧在床上,无法下地,估计这孩子的身体也不是那么结实。
    明家大院并不在县城里,而是在大青山脚下,占地广阔,坐拥良田千顷,所以这里的风比县城里要大一些,现在已经是深秋快要入冬了的时候,小风飕飕的冷,大家都有意让孩子快点儿回屋里去,省的有个什么闪失,这可是明家六代以来,第一个么子啊。
    满月酒后,日子回复了平静,除了明家多了个小婴儿。
    明秋在床上躺了两个月才可以下地走,期间那爷三个是各种补品轮流给明秋往家里划拉,好吃好喝的都给明秋用上,孝顺的明艳更是进了一趟大青山,采了很多珍贵的药材,回来给明秋用。
    只是让大家比较纳闷的是,小宝宝已经两个月了,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别的一概没动静,眼睛都没见睁开过。
    要不是明秋和明景善都检查过宝宝的身体,一切都显示正常,他们还以为宝宝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呢。
    终于在两个月之后,明家的这位新降生的宝宝,明家的小少爷,在白天有人看顾的时候,睁开了那双眼睛,看这个世界了。

  ☆、004 安生不安生了

安生不安生了。
    因为他终于缓过劲儿来,睁开眼睛看世界,之后,他就懵了。
    他重生了!
    噢!从西方的上帝到东方的玉皇,从清真真主到观音菩萨,甭管哪路神仙妖魔,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种几乎随机到无限循环多少位数的几率的事情,竟然让他遇到了!
    好吧,醒来后的头三天,这家伙装婴儿躺在摇篮里,闭着眼睛想了很久,向伟大领袖毛爷爷发誓,他真心激动了!他重生了!哈!他有家了!哈哈!他不是孤儿了!哈哈哈!
    后来重生的兴奋劲儿过了,安生开始观察这个新世界,后知后觉的发现,每天照顾自己的都是男的,好吧,对于一个在军队里,而且还是特种兵的军营里生活了N久的人来说,他已经习惯了周围都是男人的环境,所以前三天他是根本没注意这个。
    可是第四天小婴儿就被雷了,很简单,尼玛的那个男的有奶水,更尼玛的是,丫挺的是来喂自己的!
    紧闭嘴巴不吸奶水的后果,就是见到了这一世,他的亲生父父,都是男的!
    作为一个抗打击能力十分强大的特种兵,而且还是荣立了好几次军功的特种老兵,安生真心伤不起。
    抱着他吧嗒吧嗒掉珍珠泪的,是一个纤细温润的男人,那关怀的眼神儿,那自责的表情儿,颇有一股他们政委的味道,弄的正在闹脾气的安生都产生了巨大的负罪感。
    俗话说柔能克刚,他们政委那绝对是个中高手!而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他算是看出来了,估计和他们政委是一个学校出来的。
    一边抹泪,一边还温柔的拍着自己小小的身体,拍的他都起鸡皮疙瘩了!但又有点儿那么享受,这就是母爱?父爱??
    好吧,另一个膀大腰圆的斑白发髻的男人,一脸的不爽,瞪视着昨天要给自己喂奶的那位,看的那位有奶水的男人一个劲儿的擦汗。
    实在是被自己的“爹爹”的眼泪融化了,安生悲愤的吸着奶水,小拳头握的死紧,这事儿幸好没认识他的人知道,要不他连杀人灭口的心都有了!
    随后几天,他也见到了自己的哥哥,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还有自己的“嫂哥”,有着冷淡的气质,妖孽一样的面孔,和据说,高达八层内劲修为的高手一名。
    好吧,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安生利用自己特种训练出来的侦查力,总结了一下他现在的环境,非常之悲愤,这个是没女人的地方!噢!老天爷啊!这真是个疯狂的世界。
    对于一个坚挺的从军十年的直男安生来说,不次于世界末日来到眼前。难道自己长大之后,要跟个同样带把的OOXX??想象一下后,他吐奶了!!
    他不知道现在是哪个朝代,可以肯定绝不是在地球上了,这里负责生孩子的男人,未成年的叫哥儿,成年后嫁人了的就得改叫哥子了;不负责生孩子的男人,未成年时大家都叫小子,成年后结了婚就叫汉子。
    请原谅一个直男的说法吧,他现在还不明白啥叫攻受呢。
    他们家姓明,姓氏挺好听,好吧,现在他的名字叫明枫秋,据说是因为他出生的时候,正好他家后面那座大青山里的枫树树叶红了的时节,而且他父亲特别的爱他爹爹,他哥哥一出生就直接起名字叫明爱秋了,他的名字还是有点儿自由度的,起码他父亲没给他起名叫明恋秋。
    这里的哥儿是没有姓氏的,未出嫁前,都是只有一个字,他爹爹未出嫁之前,大家都叫他秋哥儿,嫁了父亲后,直接冠上夫姓,叫明秋了,嫂哥也是如此。
    也许是这里都是男人的原因,一向是以强者为尊,这里的人,练习内劲与武技,内劲从一层到十层,达到顶层的那就是很了不起了,像他父亲就是十层内劲高手,而他年轻妖艳的嫂哥也是有着八层内劲呢。哥哥好像才第七层,真没用!啧。
    武技么,也就是一些动作技巧,花样繁多,他看过嫂哥练习过武技,也许是嫂哥太过妖孽的长相吧,反正他看着还挺赏心悦目的就是了。
    内劲的话,他想象成武侠小说里的内功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只是他们的内劲大概是分不同的,这些他都还没弄明白,不过没关系,反正他还“小”的很,才三岁连路都走不太稳的小豆丁一个,不会有人笑话他就是了。

  ☆、005 明家二子

  三岁的小小孩童严肃的坐在床上看着一处发呆,这种情景真是让人忍俊不住,明艳进屋看到的,就是这么个情景。
  “好了,弟弟,走,吃饭去了哦!”抱起乖乖的宝宝,明艳愉悦的扬起嘴角走向食厅,今天比试他赢了,所以弟弟由他来抱,嘻嘻。
  明家小少爷是个乖娃娃,同时也是个怪娃娃。
  说他乖,是因为这位小少爷从小就异常省心,就连带他的奶么么都说,除了他两个月大的时候闹了一次不喝奶,其他的时候,根本就不用人操心,他饿了会哇哇两声,尿了会哇一声,如果便便了,就会连续哇哇四声!
  要出去晒太阳,就会挥舞一下双手,长大了一点,也不哭闹也不淘气,如果你把他放到花园的亭子里,跟他说,好好的听话,他就能在那里老老实实的呆到你来接他为止。
  说他怪,是因为这位小少爷,已经三岁了还没有开口说话,大家以为是个哑巴,为此夫人与少夫人还偷偷哭过,谁知道让这位小少爷碰到了,瞪着大眼睛看着尴尬抹泪的两人,然后突然开口问了一句:“哭什么?”
  吓了夫人一跳,少夫人反应快,立即抱起他,开始教他叫人,第二句话就是叫的“爹爹”,第三句话就是:“嫂哥儿”。
  其实不是安生怪,而是安生不知道几岁的孩子才能开口说话,直到那天他去花园发呆,听到细细的哭声,发现是自己的爹爹和嫂哥,他就有点儿生气了,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家人了,他这一世好不容易重生了,有了家人,虽然有点儿那个,怪怪的吧,但血脉亲情,谁敢欺负自己家人,他绝不放过。
  突然开口问了话后,又被嫂哥激动的抱着教说话,才发现貌似是自己的原因,仔细想了想,安生决定开口说话吧,要不家里容易被爹爹的眼泪淹了。
  看到因为自己开口说话而高兴的酩酊大醉的父亲与哥哥,安生突然觉得,其实,这一世除了没女人这种生物,其他的,都非常美好呢?!呵呵,他现在就是一家子的宝贝么,这种感觉真不赖!
  好吧,他就是明家的孩子了,以后,安生这个名字,作为他的过去,结束了,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明家小子明枫秋。
  四岁的时候,嫂哥也有了身孕,家里的重点除了他之外,又多了嫂哥,嫂哥是个内劲高手,据说怀孕的反应也比只有普通六层内劲的爹爹小了好多。
  十个月后,嫂哥生了一个小子,起名明子初。
  五岁开始,明枫秋天天黎明起床,在自己的小院里,打军体拳与太极拳两套拳法。他现在趁年纪小赶紧练功,将来才能保护家人,这世界类似于战国时代,虽然不是天天打仗吧,但也是隔三差五的就有个国家被灭的传说流传开,吓的他不得不早作打算。
  前世的十年军旅生涯,军体拳他闭着眼睛都能打上一百分,但这个身体太小,虽然是个小子的身体,可他先天有那么一点儿不足,太瘦!为了有个健康的身体,他也得锻炼自己!
  军体拳至刚至猛,可以锻炼体魄与毅力,太极拳至柔至情,可以陶冶情操更能平心静气,这个世界既然有内力的存在,他何不好好练习这两套极品拳法呢。
  果然,明枫秋的猜想是正确的,六岁的时候,他打军体拳,一层青蓝的气劲裹在他身上,随着他的动作时薄时厚,他的小拳头,竟然可以打碎一块人头那么大的石头!而拳头上竟然没破皮!
  让明枫秋暗暗高兴了一下,果然至刚至猛,一个六岁孩童的拳头,可以轻易的打碎一块石头,这得是多么惊人的一件事情啊?不过,明枫秋没有跟任何人说起,包括他的亲人,这将是他唯一的倚仗,所以他不会告诉第二个人。
  太极拳虽然也一直坚持,但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这套太极拳,还是队里一个老资格的班长教他的呢,据说他是这套拳法的第多少代传人来着?他忘了,可是他记得老班长用这套拳法,跟他们大队的人打了一架,他们是车轮战术,却是输家!所以他用了一年的时间,对老班长死缠烂打,总算是学到手里了。
  这套拳法虽然不甚出彩,却最是修身养性,一套拳法打下来,通身舒泰。
  而且让明枫秋高兴的是,自从他开始偷偷打拳锻炼身体,他就没生过病,还记得两岁的时候他感冒,家里人都要担心死了,苦苦的药汤可着劲儿的灌,差一点儿没病死被爹爹的眼泪淹死!所以他发誓,以后决不再感冒了!!;

  ☆、006 选内劲功法

  七岁的时候,嫂哥开始教导他修习内劲,爹爹带着小侄子旁听。
  基础内劲的修习只有三个月就够了,期间还要知道修习的功法理论,直到这个时候,明枫秋才弄明白这些内劲的区别,内劲是以五行划分系别的,一个人一般只能修习一到两个系别的内劲,一般都是两个,最多是三个,两个一般都是相生功法,例如哥哥,主修的木系功法长青劲,现在已经到达八层了,而辅修的功法就是水系的水纹劲,虽然只有三层的修为,却能帮助那八层的木系内劲发挥九层的力量。
  “那哥哥怎么不接着修习水系功法啊?”好奇宝宝乖乖坐在小凳子上,仰着小脸儿天真的问着授业的嫂哥,至于大男人卖萌神马的?谁说他大男人啦?他才七岁!小正太一枚好不好!!
  “一个人,几乎修习两个功法已经是极限了,如果这个人资质实在是不好,才会修习三系功法,这样的话,两个辅系功法才能帮助一个主系功法,所花费的时间也是翻倍的。”
  “那为何不专心修炼一系功法呢?”
  “因为每个人的天资都不同,谁也不能肯定你修的那一系就是适合你的呀!所以一般都会尝试两系功法,最多三系,再多的话,就会混淆气劲,身体也会承受不了的。”
  “那五系同修呢?”
  “那是不可能的哦!”明秋抱着孙子笑道:“五系之中,只有一系是特别适合一个人的,如果选择对了,那么那个人的修习就会很快,内劲也会突破的很快,如果选择错了,那么这个人这一生恐怕都没多高的成就了哦!”
  “啊?”明枫秋吃惊,这跟撞大运有啥区别呦!
  “一般在第一次修习内劲的时候,会凭借你的感觉来选择哪一系的功法的哦!”难得看到小家伙吃惊的神情,明艳有些失神,随后回神,拉着明枫秋去了他们明家的后院,那里一栋书楼,里面都是书籍,书楼只有一个人看守,那就是米爷爷,据说,米爷爷也是内劲十层的高手,在这小小的县城里,内劲十层的武者,只有寥寥几人而已,而明家就有两个,可见明家大院虽然不在县城内,却在县城里的地位很高。
  乖乖的先和米爷爷打了招呼,才由老人家带着嫂哥和他进了里面,三层高的小楼,他们只进了一楼,里面好几排书架,每个书架上,都放着好几本书籍。
  “枫秋,去吧!”松开牵着的小手,明艳有些激动又有些黯然,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走向书架。
  明枫秋可没回头看嫂哥的神情,他走在书架之间,看书的封皮,上面没有字,只有图画,画的比较简易,可以看出书籍里记载的功法的系别。
  走马观花的看了一圈儿,他一本也没拿到手里,而是在第二圈的时候,仔细的看每一本书籍的封面。
  有种感觉,很朦胧,这些书籍他都想带着,可惜米爷爷和嫂哥肯定不会让的,所以他要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图案的书籍带走吧,其他的有机会再来拿么。
  第二圈走完,也看了个仔细,他看上了一个画着太阳升起的图案的书籍,看着朝阳东升的样子,仿佛让人间充满了希望。
  第三圈的时候,小小的明枫秋毫不犹豫的走到放置火系内劲书籍的架子旁,伸手拿了那本红似火的秘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成仙 by 风溯君(八) 下一篇:武神的丑颜挚爱 by 初吻江湖(二)